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04.坑深204米:我不相信她看不到脸就会认不出那男人

晚安看着她的眼睛,和漂亮卷曲的睫毛下无神的眼睛,心口一震,“什么叫希望你一直瞎着?”

他—妈的真的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子吗?

盛绾绾皱着眉头,哼了哼,“谁知道他在想什么,本来就是个精神不正常的疯子,我简直倒霉透顶才会招惹上他。”

晚安还在想,当初她和薄锦墨离婚的时候她还在现场,那时候她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冷漠,寒意入骨的嘲弄和淡漠瞬。

签好的离婚协议直接砸到他的脸上,冷静又轻蔑,抬着下巴道,滚吧,老娘已经玩腻了。

是的,从那天起薄锦墨之于她就不再是意味着恼怒和期待,爱和失望。

她看着绾绾嫌弃的表情,是厌恶,却不是冷漠和恨。

“对了晚安,你知道他到底是哪条路上冒出来的吗?我在安城出生在安城长大,黑白两道都没有听说过他这号人物,好像蛮厉害的样子,我想了三个月都想不出来。鱿”

她托着腮,很苦恼的思考着。

仿佛平地惊雷,盛绾绾这一番话比发现她的眼睛看不到更加让她震惊,晚安几度张口,“你……不知道是谁……软禁你的?”

盛绾绾只能根据她说话的声音判断她的方向,她垮下一张脸,“我的眼睛都瞎了,当然不知道是谁。”

可是眼睛看不到……那也听得出来声音啊。

薄锦墨的声音,她都听得出来的。

难道……不是他?

“晚安,”盛绾绾拧起眉头,静了好几秒都没有听到有其他人的脚步声,“我哥哥难道没有跟你一起来吗?”

晚安想起那晚西爵受伤,想起顾南城说是绾绾骗了西爵。

“不是西爵带我来的……”

“不是我哥?”她一听便很失望,但也很快的反应过来,“是顾南城带你过来的?我还想问你怎么就真的嫁给那货了,不过他大费周章的带你来找我……还勉勉强强的算是对你不错。”

晚安看着她白净而明艳的脸蛋,低低的问道,“绾绾,你真的不知道是谁把你关在这里的?”

盛绾绾歪着脑袋,怔怔的道,“你这么问我,是不是代表着是我认识的人?”

晚安闭了闭眸,“你一点点都察觉不到?”

她几乎不敢相信绾绾会察觉不到薄锦墨,他们一起长大做过恋人做过夫妻那是她在这世上最爱的男人了。

她跟顾南城认识到相处半年的时间不到,那男人往她的身侧一站,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她闻都能够闻得出来。

盛绾绾精致的五官组合的表情很讶异,“察觉什么……我这么年轻美貌,谁知道多少男人在觊觎我垂涎我,里面有个把爱我爱得深沉的變態也不奇怪。”

毫无察觉。

又或者,晚安已经不知道,是不是她和顾南城,陆笙儿全都弄错了。

所有的问题全都塞进她的脑海里,像是一团团的线缠绕在一起,她看不到起点也看不到终点,完全无法理清楚思路。

见她不说话,又无法看到她的表情,盛绾绾小心翼翼的问道,“晚安……我们现在不离开这里吗?”

晚安猛然的清醒了过来,是的,没什么比离开这里更重要。

她正想带她走,身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立即想起,顾南城说过只能跟她说话,不能把人带走。

晚安咬唇立刻接了电话,“我要带她走,现在就走。”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清晰,“不可能,晚安,五分钟,你立刻出来。”

“五分钟?半个小时没有过。”

“没有半个小时了,这里的监控系统做得比预估的更谨慎。”

晚安的呼吸一下就变得急促起来,她咬牙道,“我不管,我必须带她走,她的眼睛看不到了,那个混蛋害得她的眼睛瞎掉了!”

顾南城在电话的那头静默了几秒钟。

大概是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但也就只有几秒钟,他很快冷静淡漠的道,“这别墅是有人守着的,只不过他们是看监控器行动,他们是身手一等一的专业报表,上次盛西爵受伤了你也看到了,你带着盛绾绾消失,他们马上会追上来。”

“追上来又怎么样,他不是一直不肯承……”

“追到了的话,盛绾绾马上会被转移地方。”

男人冷静清晰的话堵得她哑口无言,她上次来的时候门口就站着几个穿军装的,也许白天他们只是没有现身,但是不代表不存在。

“可是……”

她一句话都没说完,手机就突然被人抢走了。

晚安呆呆的看着抢走她手机的盛绾绾,“绾绾……”

“你别跟他吵了,他让你现在离开你就离开吧,”她的眼睛看不到,所以听觉和其他的感官一下就变得敏锐了很多,能隐隐约约的听到电话那头的男人说

的话。

“不行……”

“我现在也没事,除了无聊了一点没伤没痛的,让我哥知道我在哪儿就好了。”她扬起笑靥,抬手去摸索她的脸,“至少我不用无休无止的等下去。”

晚安闭上眼睛,眼泪一下就溢了出来,但是没有让她察觉到,“好,我会带西爵过来把你带出去的。”

“等等,我爸爸还好吗?”

她控制着自己的语调,不泄露异常,“你爸爸和你哥哥在一起,你不用担心。”

“那我就放心了。”终于摸到晚安的脸,她笑眯眯的道,“你快走吧,别耽误时间了,虽然顾南城也没什么好畏惧的,但是还是不要随随便便的得罪那个疯子,我真是烦死他了。”

晚安几度想开口,但是还是没有出声,“好。”

牙齿用力的咬住唇瓣,还是狠心的转了身。

用力的拉开车门,然后用力的关上,顾南城皱眉看着她系安全带都仿佛在抖着的手,他一眼扫过去也没有开口,只是很快的发动了车。

晚安睁大眼睛,里面有一圈血色,“为什么不让我带她走?”

相比她情绪的紧绷,男人显得很平静,“她怎么了?”

“她的眼睛看不见了,她甚至不知道是谁把她关在这里的,顾南城,你告诉我,这些是不是薄锦墨那个疯子做的?”

男人的眉头皱得很紧,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但是语调仍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不动声色的问道,“她的眼睛看不见,也不知道是谁把她关在这里的?”

顾南城这么问,却并没有表露出多的意外,反倒是眼神更加的深沉和晦暗,眼底涌出一层旁人看不懂的暗茫和薄刃般的冷意。

像是一层深冬里的霜花,慢慢的沁入毛孔和血肉中。

“我不相信她看不见脸就会认不出薄锦墨,”晚安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嗓音微哑,温度也很低,“他是不是把绾绾卖给别人了,就像叶骁对乔染那样?成功的甩掉一个女人,又废物利用了一把。”

她没跟绾绾说她不知道的男人的身份可能就是她的前夫,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她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薄锦墨。

顾南城只是皱了皱眉,淡淡道,“他不会,也没必要。”

混迹商场,他自问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歪门邪道的路也不是没走过,但是拿女人做交易……最多不过是原本就属于欢场亦或是娱乐圈甘愿用自己的身体换取前途的女人。

像盛绾绾那样的……做过自己的女人又做过妻子的,不可能。

晚安一双明眸瞪着他,几乎要将心口那股燃烧着火焰蔓延到开车的男人身上,“那究竟是为什么?他不敢让陆笙儿知道,也不敢让绾绾知道?!”

“晚安,”男人伸出一只手,摸到她的脸上,淡淡静静的道,“你冷静点。”

她的情绪很少这么激动,不过顾南城很清楚,这些事情超出了她的预料,尤其是盛绾绾会眼睛看不到,加上她一开始就不喜欢锦墨。

他深色的眸眸慢慢的眯起,刚刚好……就这么凑巧的看不见了?

要说凑巧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太过凑巧。

如果真的是那样……

收回眼底的湛湛冷意,顾南城真的只是温和低沉的开口,“我想办法把她带出来再说,嗯?”

“可以吗?”

他淡淡的笑,“我自然会想办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