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50 不过一个凤墨罢了

虽然轩辕夜的出现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但是总归还是顺利进行了,两人离开之后,现场很快再度继续进行了比赛。

而在这之中,自然也是出现了不少出类拔萃的天才。

凤长悦原本就是想要借此机会增加一点对凌家的了解,既然阿夜已经来了,那么她自然也没有继续参加的必要。

于是,在其他人尚且在思考着如何战胜其他人的时候,凤长悦已经在想着,如何才能打听到更多的东西,好为将来杨溯几人回来做一些准备。

在安静的房间之内,凤长悦盘腿坐在床上,周身紫金色的光芒隐隐闪耀,隐约还有一丝的银色,掺杂在其中,显得越发的神秘。

周围的天地灵力不断的被她吸收着,而后引入自己的身体,经过几个周天之后,尽数化为自己的力量。

神识内视,她可以清楚的看到灵宗之心还在有力的跳动,而且经过和尚尹和陆风这两人的大战之后,她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提高了不少。

感觉到境界已经稳定在三星灵宗中期,灵宗之心里面,那三根经脉也变得越发的坚韧起来。

呼——

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而后猛然睁开眼睛!

唰!

两道淡淡的紫金色光芒,从那双眼睛之中猛然射出!

片刻之后,那光芒才逐渐消散,露出那双平静的黑色眼睛。

“你的境界如今是在三星灵宗中期,但是实力却是可以和四星灵宗巅峰一战。不过,似乎在和陆风一战的时候,你并未动用自己的全力?”

轩辕夜坐在一旁看着她,周身气息沉静,眼底却是带着淡淡的骄傲。

凤长悦握了握手,感觉到身体里面充沛的能量,满足的吐出一口气,而后看向轩辕夜,倒是并不吃惊他会看出这一点。

阿夜的水平她一直不是十分清楚,但是曾经见识过他出手,她已经明白自己和他之间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阿夜会看出来她有所保留,自然再正常不过。

她勾唇一笑:“没错。”

“之前我遇到过一个同样是四星灵宗巅峰的人,虽然那个人的战斗力和陆风还是差了一些,但是也已经有了一点经验,所以对阵陆风的时候,我其实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是不会将自己完全暴露的。毕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凤长悦语调微沉:“阿夜,说出来你可能也觉得不太可信,但是…我自从红崖出来之后,尤其是在进入到这里之后,就莫名的觉得,似乎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不是我曾经来过这里,而是冥冥之中,感觉有人曾经来过这里。虽然我对他没有什么印象,但是…。”

凤长悦回想起手镯之中,那一个始终沉静的紫檀木盒,在进入这里之后,隐隐产生的能量波动,心中的猜测却是越发的肯定。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吧。”

凤长悦其实也觉得这样说起来,似乎不是十分严谨,按照她做事的一贯习惯,没有确切的证据,她是不会轻易下决断的,但是面对阿夜,她却是将自己心中最深处的思虑说了出来。

轩辕夜定定的看着她,而后向她招招手:“过来。”

凤长悦向前走了两步:“怎么…。”

话音未落,便忽然被他一拉,抱在了怀里。

他的手臂箍住她纤细的腰身,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轻轻一动,便可以触碰到她欺霜赛雪的肌肤。

“无论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放心去做。你只要知道,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就可以。”

他的声线清冷,却带着绝对的霸道。

“我轩辕夜的女人,不需要畏手畏脚。”

凤长悦黛眉微扬。

“不过,之前和陆风那一场战斗,他最后的那一击,非同小可。你那时候还不打算出全力吗?”轩辕夜的声音带着几分质问,“若是你一不小心没有来得及反应怎么办?你甘愿用受伤的代价,来完成这一系列的伪装吗?”

其实他知道按照凤长悦的实力,最后那一击,纵然他不出手,她也绝对可以应付。

她那几乎堪称神鬼的本能,总是能够让她在第一时间对所有的危险产生反应,继而占据先机。

但是她知不知道,当时他看着那一幕的时候,心里竟是瞬间涌起了惶恐。

他向来冷心寡情,几乎从不知道畏惧是什么感觉,但是在遇到她之后,惊慌不安,贪嗔痴念,通通都尝过来遍。

在那一刻,他终于没有克制自己的冲动,亲自出手,将陆风斩杀。

凤长悦忽然安静了片刻。

一片寂静。

而后,凤长悦轻轻靠在他怀里,很自然的说道:“因为当时你在啊。”

因为当时有你在我身边,所以,这些危险,也就都算不上危险了啊。

虽然当时她的确已经做好了准备,只等着陆风冲上来,就必定会送他去见阎王,但是就算是她不出手,她也不会有任何的担忧焦虑。

因为,你在啊。

轩辕夜心头如同被什么东西重重撞击,耳中只剩下了那一句话在不断的徘徊。

“因为当时你在啊。”

这是怎样的信任和深爱,才会让她将性命交付,以生死做赌。

轩辕夜忽然觉得,那些漫长的等待,忽然在这一刻变得不足轻重起来。

那些在无数寂静的时光里,不断衍生的寂寞和想念,几乎将他的心都吞噬出一个巨大的黑洞,几乎夜不能寐,烈焰灼心。

然而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那个黑洞,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填补,让整个心脏,都变得满满涨涨,一切都在这一瞬,变得圆满。

他的手臂逐渐收紧,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闭上眼睛,掩去了那一瞬间,那双凤眸里面的惊心动魄的瑰丽流光。

“我何其有幸。”

他低声道。

他曾经不相信命运,不相信除了自己之外的一切,但是现在,她的存在,却让他甘愿低头,甘愿相信并且承认宿命这一个词。

“遇见你,一定倾尽了我前半生所有的运气。”

凤长悦一愣,而后嘴角缓缓勾起。

“阿夜,我也是。”

所以,这一次握紧你的手,绝对绝对,不会松开。

而在这一片寂静之中,忽然传来一阵小心翼翼的敲门声。

“君上。凌家主已经命人将那些人都送过来了,您看,如何处置?”

林远站的笔直,小心的敲了门之后,就满脸严肃的往后退了一步,静静的等待里面的反应。

谁也不知道,此时林远的内心也几乎是崩溃的。

身为黑刹大统领,为君上做事情当然是义不容辞赴汤蹈火,但是…。

他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来啊!

别人不知道,他难道要装作不知道吗?

若非因为和君上之间有特殊的联系办法,只怕此时他也不会这么快的找到这里。

但是他是一点都不想来啊!

他眼睛也不瞎,脑子也不蠢,先前君上那么匆匆忙忙的带着人离开,他现在敲门,不是自己找死吗!?

对凌震天等人他可以面不改色的敷衍过去,但是他心里分明这么清楚明白,来这里敲门真是煎熬啊!

林远心里忐忑不已,以前君上不近女色,他们私下也曾想过君上是不是对女人没兴趣,甚至一直想着君上是不是对男女之情天生绝缘,直到那位的出现,总算是让他们打破了这个猜测。

但是…。

林远艰难的克制住自己再次向后退去的冲动。

虽然君上以前总是清贵无双的样子,但是…。既然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哦不,是几乎视为生命的女人,这么久没见了,是个男人…。都控制不住吧…。

林远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脸色几乎能苦出水来,恭谨小心的等待着里面的回应。

片刻之后,里面传来低沉冷凝的声音——

“一个不留。”

林远当即躬身道:“是!属下这就去办。”

轩辕夜目光划过一抹冷色,不仅仅是陆风,所有和这件事情有关的人,他全部都不会轻易放过!

悦儿会被安排在第一场,而且对方是实力极为强横并手段残暴性格狠厉的陆风,这件事情,后面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让凌震天将这件事情涉及的凌家人也交出来,全部斩杀。”

轩辕夜的声音很静,也很冷,不过是一句话,已经决定了无数人的生死。

关键这其中,很明确的说明要求凌震天将凌家的人也交出来,显然是不打算给凌震天面子了。

林远心中一动,恭谨道:“君上放心。属下已经暗中命人彻查此事,想必他们也不会愿意因为一些小人物,影响和君上的关系。”

其实在来之前,他已经听说凌震天开始命人着手处理这件事,只是因为牵涉到凌家里面的一些人,所以可能会花一点时间。

但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凌震天肯定不会愿意因为这件事情,打破他们之间的关系的。

凌震天老谋深算,怎么也不会做赔本买卖的。

轩辕夜倒也不意外,他虽然和四大家族的人向来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却不代表他不了解他们。

凌震天的选择也是在他的预料之中,因此并未过于在意。

感觉到林远还没有离开,轩辕夜微微冷了眼眸。

“凌震天还有什么事情要你转达?”

林远心里一阵叫苦,这件事情原本他就不想说,但是却也没得选择,结果就犹豫这片刻时间,就让君上猜到了。

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冷静:“君上,凌家主邀请您在大会之后,前往凌家本家。说您不远万里而来,一定要让他一尽地主之宜。”

轩辕夜轻笑一声。

“回去告诉他,既然人是在他这里找到的,那么这邀请,本君就应了,也顺便——好好谢谢他凌家。”

林远这才舒了口气:“是,属下这就去办。”

这一次,终于清静了。

轩辕夜和凤长悦,却是同时想到了凌震天的邀请。

“阿夜,多谢你。”

轩辕夜似笑非笑:“谢我什么?”

凤长悦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我这次,的确是想要进入凌家看一看的。不管是为了杨溯他们,还是为了我爹的下落,我都觉得,这一趟,我是一定要走一趟的。”

阿夜身份特殊,若是跟着一同前往凌家本家,再怎么看,都是在别人的地盘上。

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料不到。

她这些天跟容枫和凌朗一起,也对一城四族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些了解。

相对而言,四大家族的关系还算是比较亲近,彼此之间偶尔也会有联姻,虽然难免心里各有心思,但是起码表面上来看,都还是一片平和,相安无事的。

但是永恒之城却是一个例外。

它是最为神秘的地方,平时和四大家族并没有什么过于亲密的来往,即便是联姻,也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尤其是自从永恒之城里面发生暴动,轩辕夜成为新的永恒之城的城主之后,就越发的隐秘。

就连凌朗这等身为凌家本家的嫡系少爷,对永恒之城的了解,也停留在几年前的那一场血杀。

他们只知道一个年轻的男人,杀出一条血路,大开杀戒,手段狠辣,终于成为永恒之城的新任城主。

所以,这些年永恒之城和四大家族的关系,也是越发的单薄。

至于更多的,就连凌朗都不知道了。

至于其他人,则更是知之甚少。

这也是为什么,在阿夜出现之后,那么多人都未曾将他联想到永恒之城的原因。

因为没有人会想到,永恒之城在沉寂了这么久之后,居然再度出现。

凌震天显然是想要抓住这一次的机会,和永恒之城攀上交情。

而现在,轩辕夜身边,只带了几个随行,除了林远,甚至没有任何多余的心腹在身边。

他前往凌家本家,简直就是单刀赴会。

凌震天着实是个老狐狸,到时候也指不定会有什么花招,轩辕夜会选择答应,无非也是做出了一个赌注。

而这个赌,显然也是为了她而打。

轩辕夜看到她眼底灼灼,轻叹一口气,摸了摸她的脑袋,容色淡淡,嘴角却是勾出一抹动人心魄的弧度。

“玲珑心思。”

她总是能够一眼看穿所有的事情,了解所有的关节,明白一切的关键所在。

就像现在,不过是几句话,她已经看出大局,并且将其中关系都猜了个通透。

当真是一副玲珑心思,让他有点无奈更多的却是骄傲和欣喜。

这才是,他轩辕夜一眼看中的女人。

永远如同一个无尽的宝藏,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会给出怎样的惊喜。

凤长悦但笑不语。心里却是忽然想起她跟着阿夜离开,容枫和凌朗那边还有一些事情没有交代,便道:“对了,阿夜,我来到这里的时候,还认识了几个朋友…。”

“那些人都并不重要,明天再说。”

轩辕夜自然知道她是在说那两个跟她一起进赛场的两个人,当即眉心微动,语调微淡。

“可是…。”

凤长悦还要说什么,却忽然感觉到轩辕夜向着她肩窝靠了靠。

“悦儿…。我很想你…。”

凤长悦被他的呼吸扰的脖子里顿时一阵灼热,连带着整个身体都微微战栗,顿时一手握住他的手,而后腰身一闪,便轻巧的滑出他的怀抱,而后在他即将伸出手准备拉她的时候,陡然贴近他的胸膛。

两人距离极近,呼吸相闻。

在轩辕夜准备说话的时候,她忽然一手捏住他的下巴,而后猛的贴近,认真的盯着他澄澈的凤眸,道:

“阿夜。”

“嗯?”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会把持不住的。”

“…。哦?”

轩辕夜看着她,眼底逐渐浮现几分欢欣笑意。

凤长悦磨了磨牙:“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方才他分明就是在诱惑她!

轩辕夜神色无辜,清冷的容颜上,似乎春水微动。

“欢迎之至。”

“……”

凤长悦看着这张清隽的容颜,虽然看了很多遍,但是依然会心动不已。

虽然这样说不太合适,但是…。这个男人…。的确是绝色倾城。

她努力将心神镇定下来,让自己不要受这张脸的迷惑。

“我总得告诉…。”

“悦儿,我身上好像有点不舒服。”轩辕夜看着她淡淡道。

凤长悦立刻神色一凝:“哪里?哪里不舒服?是不是上次你…。身体还没好吗?”

一边问,她的手便要再度探向他的手腕。

方才分明想着这件事情的,结果一连串的插曲将她的心思完全打乱了,看他这般容色竟是以为他的身体已经好了。

她眉宇之间浮现淡淡的忧虑,眼中却是闪过几分坚定之色。

“我之前已经炼制了一些温养身体的丹药,尤其是你上次灵魂体和身体长时间的分离,可能会给身体留下一些影响,所以我一直在尝试,应该是有效果的…。”

“悦儿。”

轩辕夜忽然握住她的手,眉心微风小雪,凤眸深邃如海。

“我全身都不舒服,不过,只要抱着你就好了。”

说着,将人一把横抱而起,走向床边。

凤长悦瞳孔倏尔大了一圈:“阿夜…。”

先前不是说…。要等的吗?

轩辕夜却是轻轻的将她放下,俯身在她眉心一吻。

凤长悦不自觉的闭上眼睛,双手抓住了他胸前的衣襟。

“现在,我只要你好好休息,先睡一觉。”

轩辕夜不去问也知道她这一路必定疲惫不堪,加上先前的一场大战,虽然她身体的复原能力卓绝,但是他却依然心疼。

他随即也在她身边坐下,而后向后面斜倚而下,将她抱在怀中,调整到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而后,俯下身子轻落眉心一吻。

“万事有我。”

凤长悦心里的情绪,忽然间就被抚平了,变得无比的宁静平和。

她点了点头,闭着眼睛,往他怀中靠了靠,感受着那坚韧的胸膛,有力的心跳,才觉得似乎心有所依,无比静谧。仿佛所有的事情,在这一刻通通抛到脑后,不必理会。

她的心终于轻松了下来,闻着鼻端的熟悉而安心的冷香,低声道:

“好。”

……。

另一边,虽然凤长悦已经离开了好一会儿,但是却依然有一些人无法缓过神来。

这其中,最为震惊与忐忑的,自然就是云澜。

从轩辕夜出现在凤长悦身边的那一刻,他就觉得如同遭受雷击,整个人都懵了。

他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肯定有什么误会,但是当看到那风姿卓越的黑衣男人,冷清两句话就要了陆家所有人的命,随后带着凤长悦离开的时候,他终于无法自欺欺人,整个人都如坠冰窖,周身一阵阵的饭冷,几乎让他忍不住颤抖起来。

在一旁的云擎自然发现了他的异常,眉头微皱:“爹,您怎么了?”

云澜似乎没听到,依然双眼怔怔的看着那擂台,却似乎已经神游天外。

云擎面容越发的冷峻,声音大了一点:“爹?”

“嗯?你说什么?”

云澜猛的惊醒,连忙看向一旁,等看清是云擎,才神色微定:“怎么了?”

云擎心里也涌出一股怀疑:“爹,你这是怎么了,一直魂不守舍的?”

云澜看着他,原本是不想说的,但是眼下…。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云擎了!

“擎儿,你听爹说。”云澜神色一整,压低了声音,“这一次,你一定要发挥自己的全力,让凌家主看上你!无论如何,今天你一定要成功,不允许失败!”

他的视线环绕一圈,道“你放心,爹已经看过了,在场的这些人虽然多,但是实力比你强的没有几个,而且那几个也都已经几乎都经过比赛了。你只要展现出自己的天赋和实力,那么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毕竟,你才十九岁,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天赋,肯定是可以的!”

看着云澜似乎有些魔怔的摸样,云擎一把拉住他的胳膊,皱眉道:“爹,你在担心什么?”

就算他不说这些,他也肯定会尽自己的全力的。

他无比清楚,自己走向强者的征途,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要把握住机会。

而他也有这样的自信。

但是现在,他爹的模样,却是有些诡异,让他忽然心生不安。

云澜被他这样一问,顿时闭嘴了。

片刻之后,他才将视线转向一边:“总之,我们云家的生死和未来,都在你的手上了,你知道吗!?”

云擎看着他紧张的神色,以及飘忽的眼神,忽然心中划过一抹亮光。

“爹,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事?”

云澜立刻否认:“没有!我怎么可能对你隐瞒什么事情!”

云擎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之前…。对凤墨做了什么?”

云澜眉头微蹙:“我怎么可能对他做什么!你不是都看到了?那时候我和他正好遇到,我和他早就因为容家有矛盾,遇到的时候产生摩擦不也是很正常的吗?再说,后来你来了,事情不是就那么解决了吗?”

云擎却是紧盯着他:“你…是不是有什么没说的?不然你为什么这么害怕?”

云澜当即就要反驳,一抬头看到那张面容上冷峻的神色,顿时无声了。

“总之…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爹的过错…。”云澜咬牙,想起来心里情绪就万分复杂,“谁知道,那小子竟然有着这般背景!”

那小子一开始代表容家出现,他怎么会想到,他居然和那样的人物有牵连?

那神秘的黑衣男人,清贵而睥睨一切,就连凌家主都对他那样客气,显然身份不凡!

可是就是那样的一个男人,却是当众保护了凤墨!

整个陆家都因此被处置了!

若是他之前找尚尹对付他的事情被那人知道了,只怕他们云家也是逃不过!

云擎当时赶到的时候,尚尹已经死了,他并不知道那是他专门找来去对付凤墨的,后面又听了他的叙述,甚至差一点和凤墨打起来。

当时他还心有不甘,觉得没有杀死凤墨真是遗憾,现在却是后怕不已!

他直觉凤墨那个人不会就此罢休,若是真的找上门来…。那么,容家就彻底完了!

所以眼下,他能够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让云擎能够脱颖而出,被凌家的人看重,最好是能够入了凌家家主的眼,这样,好歹也是有了一些保证的…。

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脸上的神色变化,云擎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他平时一心都在修炼之上,对这些家族之间以及双方的恩怨情仇并不上心,但是这不代表云擎就不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相反,他看到云澜的这表情,将最近的事情都串起来,已经大概猜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虽然心里有些厌烦但是这终究是他的父亲,他不可能看着自己的父亲赴死,更加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家族面临灭亡。

但是…。眼下这个情况,分明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控制的了。

他看着云澜,短暂的沉默之后,终于沉声开口——

“爹,无论怎样,我会尽自己的努力。但是,这件事情你也不能看的太简单。凤墨身后那人,身份背景绝对不是我们可以招惹的,我们之前和凤墨结下了怨仇,无论是怎样的结果,都是我们自己种的因。况且,这件事,最大的希望,并不在我。”

云澜当即辩驳道:“怎么不在你?若是你能够被凌家主看上…。”

“即便他们看上我的天赋,爹,你觉得,他们会为了一个区区的我,得罪那人吗?”

云澜登时脸色一白。

是啊,他之前一直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但是实际上,云擎说的的确是最真实的事实!

他自己也知道,凌家家主甚至可以牺牲整个陆家,他们又算得了什么?

云擎冷声道:“眼下,也只有看凤墨到底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了。担心也是没有用的,我们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云澜却是说不出话来。

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没有告诉云擎——

那一次的击杀,那个尚尹,是他们家族前几年好不容易进入凌家的那个人指使的!

尚尹虽然已经死了,但是这件事情却并不一定会成为永远的秘密!

一旦被查出来…。就连他们最后的希望也没了!

但是这话他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

“下一场,云擎,对阵江镇!”

听到自己的名字,云擎当即深吸一口气,便转身朝着台上而去。

云澜嘴唇蠕动了两下,却也是什么都没有说出。

而在另一边,同样看着这一场比赛的,还有容枫等人。

凌朗目光从云擎身上扫过,眸色微深。

他记得,当时从那峡谷之下上去的时候,凤墨说要回去找云擎,现在看来,这云擎却似乎并没有受什么伤啊…。

虽然他可以看出来,云擎的实力是在四星灵宗,但是凤墨的实力,分明可以一战。

若是他真的偷袭或者硬战一场,那么云擎起码也应该是有点伤的。

可是现在…。

当时他并未怀疑,但是现在看来,当时凤墨的确是返回了,但是却并不是冲着云擎而去的。

他到底…。去做了什么?

凌朗心中迅速略过几个猜想。

想了一会儿,却也没有想到什么靠谱的想法,纵然是有怀疑,他也是没有什么证据的。

他自己并不是很在意这件事情,况且在他心里,的确是将凤墨当做朋友,想不出来自然也就不去想了。

再说,那人有着那样的背景,想要什么没有啊?若是想做什么事情,早就做了,何必费那么大的功夫?

这么一想,凌朗也就想开了,将这事抛在了脑后。

他当然不会知道,当时凤长悦根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这么快的碰到轩辕夜,所以一切事情都是极为小心谨慎,而她下去,也的确是为了找到那里面真正的宝藏——彩晶石。

对凌朗而言,看到那坐在上面的那老家伙难得带着几分恭敬的模样,倒是更加有趣。

他忽然没什么笑意的笑了笑。

原来,那老家伙也会有这么一天呢……

白霖自作聪明,将自己葬送了,这下,只怕就连他身后的人也会牵连不少。

倒是省去了不少力气,也少了不少糟心事。

“容少,原来你在这里啊!”

忽然一道惊喜的声音传来,容枫和凌朗同时扭头看去,却是几个男人,此时正满脸惊喜和讨好的看着容枫。

一看到这几个人的嘴脸,容枫周身的气息,就瞬间变得冷了下来。

“你们来干什么?”

这几个人,赫然就是一同从龙山城出来的其他家族的人。

容家这几年越发的落寞,和其他家族的关系早已经淡薄不少,在容家遭遇灭顶之灾之后,更是饱受其他家族的冷眼和嘲讽。

除了凤墨,没有一个人出手帮他们。

所以容枫心里早已经将他们看做了半个敌人,而现在看到他们这样的嘴脸,自然是心里一阵厌恶。

“嘿嘿,容少,别这么见外啊!咱们都是从龙山城出来的,在外面自然是要相互照顾的是吧?你不知道,一开始你们从红崖消失以后,我们找你们找了很久,却是始终没有找到!一直到今天才看到你们,心里都是十分担忧的!眼看你们无事,我们也放心了。”

“是啊。你们消失了十几天,我们可是一直都担心的很,就怕你们出了什么事啊…。”

“可不是,毕竟若是你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么跟你爹交代唉…。想当初,我们和你爹,都是过命的交情啊,眼下,容家就剩下你了,我们不照看你,谁来?”

一群人叽叽喳喳,满脸关怀,容枫觉得,如果他不开口,这些人能将这些年有的没的都讲出来,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也都能扯出来。

他冷冷一笑:“是啊,我爹死的时候,你们可全都是那么远远看着呢。”

众人顿时一噎。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一个男人脸色整了整,皱着眉头,“当时我们也都是没办法啊,况且你当时也不在,根本不知道到底怎么个情况…。”

“你们没有要说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容枫冷道,随即就要转身。

“哎!等等!”

见容枫一点面子也不给,这几个人也算是明白了,相互看了一眼之后,终于讪讪道:“其实,我们来也的确是有点事情想要麻烦你的…。那个,凤墨和你,关系好像不错啊?真是看不出来,他居然有那样的背景呢!”

几个人眼神暧昧而热切,还有着无法掩饰的羡慕:“能够让凌家主都这般以礼相待的人,想必肯定也是四大家族里面声名显赫的人物了,凤墨背景如此,你这孩子,居然不早说!你说我们要是…。”

“我和他不熟,这些事情你们也别找我。”

容枫心里涌起一阵厌恶,声音冷的几乎掉渣。

“哎!容…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有人连忙拦住他,满脸的不相信,“你要是和他不熟,他能救你?帮你们容家?这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容枫,咱们也别拐弯抹角了,我们也就直说了,我们来,也就是想让你去找凤墨说说,看能不能让我们都…沾沾光?”

那人说着,声音忽然低了下去,暗含暧昧道:“虽然他是那种身份,但是我们看,他可是受宠的很呢…啊!”

那人正说着,忽然一声痛呼,整个人都被容枫一拳打翻在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哀嚎不已。

其他人也是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就要指责容枫,却不想一眼看去,却正看到容枫那几欲杀人的目光,顿时一个寒噤,通通住了嘴。

“再说他一个字,陆家,就是你们的未来。”

说完,容枫又上去狠狠的踢了一脚,踢断了那个人的肋骨,冷声道:“若是你们不怕,就尽管来。我随时恭候!”

这些人都被这样的容枫惊住,一瞬间都不敢出声。

容枫转身离开。

他原本就没想过来这里,他知道自己的水平如何,凤墨帮他争取到他们容家的晶石,他已经是万分感激,而现在,他甚至还有了黄晶石以及紫晶石,这原本就是托他的福才有的。

他何曾有任何资格再去评论一二?

而且,这些人的话,听着是那么刺耳。

容枫面无表情,凌朗看了一眼,也懒得理会那些人,眼看这一天的比赛也即将结束,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依然在看台之上高踞而坐的凌震天,随即离开。

……

当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之后,凌震天便独自找见了凌木。

“事情都处理好了吗?”

凌木微微躬身:“家主放心,陆家的人,以及其他和这件事情有牵涉的白霖等人,也已经尽数拿下,我已经尽数交给林统领。至于凌家其他和这件事情有牵涉的人,也在进一步的彻查当中。”

凌震天点点头,那双苍老的眼神里面流露出几分满意之色:“你办事,我向来是最放心的。这次的事情很是特殊,你也要把握住度。虽然要摆明态度,但是也不可过了。”

凌木点头:“孙儿知道。必定会给那位一个满意的答复。”

凌震天揉了揉眉心:“我倒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也会亲自来,那就说明,这个凤墨的身份,绝对也值得我们重视。不过这个消息,你也要封锁住,不能走漏一点风声,懂吗?”

“是。”

“邀请的事情如何了?”

“林统领已经回话,说那位已经同意了。”凌木容色之上并无波澜,仿佛早已经猜到,“我已经传了命令回去,让他们好好准备。”

“不错。”

凌震天这才舒了一口气。

这个孙子,做事情,总是最让他放心的。

凌朗面上闪过一分思虑,而后到——

“另外,凌朗也已经回来了,但是似乎暂时并不愿意回来。”

短暂的沉默之后,凌震天忽然睁开眼睛。

看着面前这张始终淡定稳重的年轻的面庞,再想想另一个让他头疼不已的家伙,凌震天只觉得一阵烦躁,最后却是化为一声叹息。

“凌朗若是有你一半的懂事和稳重就好了,也不会惹出这么多的事端。”

凌木犹豫了片刻,忽然单膝跪地,道:“家主,据我猜测,凌朗他……似乎已经猜到了红崖的秘密。”

“什么?”

凌震天眼睛忽然睁大,闪过一抹冷光。

“他怎么会知道那些事情?我不是早就说,绝对不要告诉他吗?”

“这些暂时查不出来。但是据说,当时他是和凤墨一同趁乱离开红崖的,而在那之前,他却是并无异常。”

“也就是说,这个消息,极有可能是凤墨告诉他的。”

凌震天脸上的神色逐渐平缓,靠在了椅子之上,良久,才道:

“罢了,罢了。这也许就是天意吧……”

毕竟,他不可能因为这事情去追究凤墨的责任。

至于凌朗…。

“他若是不想回来,那就不用理他,等他吃够了苦头,自然会明白的。”

凌木点头应是,随后站起身来,平静问道:“家主,您这次,有什么安排吗?那位的到来,这一次虽然不能大张旗鼓,但是终归是要有姿态的。您可是有什么打算?”

凌震天却是忽然一笑。

“永恒之城向来神秘,这次算是误打误撞,自然要把握住机会。至于安排…。听闻最近,蓝蓝的实力又提高了?再过几个月就是她十六岁生日了,有些事情,也该考虑了…。”

凌木眸色一闪,眉间微蹙,抬头不太确定的问道:“家主,您是打算…。将蓝蓝送出去?”

凌震天眯了眯眼睛,道:“倒是不至于送。毕竟那样的男人,蓝蓝想必也是会喜欢的。”

凌木的脑海里,忽然闪现许久之前,在那一片广袤的沙漠里面,在那纷乱错杂的紫色莲花宫殿之中,那张让人记忆深刻的半张丑陋半张绝美的容颜。

又想起另一张俏丽容颜,冲着他软软的喊:“凌木哥哥。”

他的心一定。

“家主,那位…。分明是喜欢男…。”

“这有什么关系?”凌震天晒然一笑,“他毕竟年轻,我看倒是尚且可能不知道女人的滋味。温香软玉,红袖添香,如何比不过一个倔强无趣的少年?”

凌震天低声笑道——

“不过是一个凤墨,等他知晓了其他女人的好处……还有那凤墨什么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