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03.坑深203米:晚安,你来了,我哥呢?

顾南城的车果然停在那里,她一路小跑着过去,伸手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因为太着急,所以有些气喘吁吁。

男人看她一眼,顺手拿了瓶水出来,拧开递到她的面前,“我说十分钟,你用不着这么着急。”

从他挂电话到她上车,大概就三分钟,看着她接过水瓶斯文的喝水,盯着她的脸蛋淡淡的道,“你不是很敬业,一句话不说就扔下你的工作?瞬”

晚安把瓶盖拧好将水放回去,这才低头替系安全带,呼吸逐渐的平息下来了,“我给唐导发短信了,走吧。”

大概是电影开拍就差不多进入秋天了,阳光不算很烈,所以她的肌肤虽然没有一开始那样柔软白皙,但仍旧毫无瑕疵。

顾南城将视线收回,发动引擎踩下油门,“不准发短信通知盛西爵。”

晚安的手机刚拿出手,就听到他一句话扔了过来。

她的动作顿住,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之前所有跟绾绾有关的事情她都会告诉西爵的,而且他也从来没有说过,那就意味着他是默认的鱿。

顾南城专心开车,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淡淡的道,“我有我的道理,不然,”他侧首瞥了她和她的手机一眼,“你现在回去继续拍戏。”

晚安握着手机,想了想还是放回了包里。

但她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告诉西爵?”

男人始终都是看着前方,听她这样问也只是漫不经心的道,“他不是前几天才挨了一枪,告诉他又怎么样?盛绾绾愿意走她自己会闹,她不愿意走你劝不了她哥哥能劝她么。”

晚安仍是不解,“你能……带我见她?”

“嗯。”

“她在哪里?”

“你上次去的地方。”

晚安怔住,怔怔的问道,“我不明白。”

她大抵能够猜到这一个多星期他是加快脚步在调查的,虽然中间没有告诉她任何的信息,今天带她出来,那就代表已经有结果了。

顾南城不说话,她便只能继续问,“前几次你不是和陆笙儿去过了吗?”

男人薄唇勾起,泛出极淡的笑,“她次次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本来不知道的都知道她要去了,能捉到什么。”

晚安一想,也是,他每次都是过去给陆笙儿收拾后事,就算真的有什么痕迹也变成没有了。

“所以……”她蹙眉看着男人微微有些紧绷的下巴,试探性的问道,“你是背着薄锦墨带我去的?不会被发现吗?我记得那别墅里有人守着的。”

“我会处理好。”

听得出来他不打算跟她细说,她抿唇,“噢。”

“笙儿和锦墨去出差了,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劝她,让她自己主动的离开,那别墅白天外面不会有人守着,但是所有的角落都有监控器,监视器也有专门的人看着,你进去之后的半小时会有黑客把电脑的监控画面换掉,但时间不会很长,里面有一个专门贴身照顾她的佣人,这个很容易解决。”

晚安蹙眉,“为什么你不直接让我带她离开这里?”

“她自己离开最好。”

晚安的眉头蹙得更紧了,很不满他这话里的潜台词,“难道你觉得她是心甘情愿的自己要留在那疯子的身边?别的不说,就让她一天到晚的待在一个地方她是不可能待得下去的,是薄锦墨那个變態软禁她。”

男人眸色极端的深沉晦暗,他只是简单而平淡的道,“比你想象的复杂,你听我的话就可以了。”

良久,晚安才道,“好,等我见了她再说。”

半个小时后,宾利慕尚停在那一次她就来过的别墅门外。

这别墅白天和晚上,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晚安解开安全带,手要去推开车门,动作忽然顿住,回头看向他,问道,“你不跟我一起去吗?”

顾南城抬手淡淡的看着她,“我在这里守着,你进去吧,我已经安排好了。”

“好,”

晚安下车,反手关上了车门。

铁门一推就开了,她顺着上次的记忆走进去。

别墅里的确是空荡荡的,但是绝不会给人没有人住的感觉,尤其是白天这种感觉更加的明显,因为花草整齐,灌木草丛都修剪得整整齐齐,干净,却没有荒芜的灰尘感。

虽然很豪华,但是占地面积不算很大。

顾南城说只有半个小时,晚安抬头看了看天空,初冬的天,浅蓝色,几乎没有什么云,阳光照下来,淡淡的,却还是驱散了不少带着寒意的凉沁。

晚安站在原地转了个圈巡视了一番,没有选择进屋子,而是朝花园走去。

她走过去的时候还在想,别墅里白天既然没有人守着,绾绾怎么不逃走呢?依着她的性格有半点机会都应该要逃走的。

难道真的跟顾南城说的那样,是她自愿的?

这个念头刚刚过去,她便一眼看到草地上没有任何障碍物阻挡的女人的背影。

有点陌生,但是更多的是熟悉。

陌生是因为,她那一头原本的长至腰部海藻般浓密的长发变成了干净清爽的短发。

熟悉则是因为,她不用看正脸就能确定她是谁。

草地上特意搁着一套欧式的白色桌椅,她就俯首趴在桌上,安安静静的,看样子可能是睡着了。

晚安走过去,在距离还有一米的时候,看见她的脑袋动了下,应该是醒来了,正想出声,就听到她熟悉的嗓音带出极度不耐烦的话,“我说过了不要来打扰我,这么简单的话很难听懂?”

明明知道是她,顾南城既然带她过来了,而她也认出了她的背影,可是亲耳听到她开口说话,晚安的心脏还是砰砰砰的跳着。

晚安还没开口说话,就看到她忽然坐直了身子,转身朝她看了过来。

认识她这么多年晚安第一次看见她短发,五官仍旧是精致而明艳逼人,放在人群中一眼可以挑出来的惊艳。

短短的发冲淡了她身上那股娇气,显得更加有气质了。

她皱着鼻子,黑色的眼睛里皆是困惑,“你不是兰姐?”

晚安一下就懵了。

绾绾看着她,但是脸上和眼睛里半点都没有熟悉和兴奋,唯有皱眉的不解。

还没反应过来,又听她不耐的道,“是活的就吭声。”

晚安注意到,她是朝着自己站的方向看过来的,但是那双形状极其漂亮的眼眸却半点没有聚集焦距,涣散而空洞。

仿佛一个突如其来雷猛然的在她的脑袋上炸开,将她之前所有的认知和猜测全都炸得灰飞烟灭。

她咬着唇,艰难而呆滞的出声,“是我……绾绾。”

然后,晚安看到她没有焦距的瞳眸猛然的扩大,然后一下就站了起来,膝盖直接的撞上了椅子的角,痛得她下意识的弯下腰低叫了一声。

晚安连忙走了过去,紧张的扶着她的手臂,“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没事,没事,我没事,”就撞了这么一下对现在的她来说压根不算什么,这点痛完全可以忽视,她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晚安,你来了,我哥呢?他回来了是不是?”

还不等晚安说话,她就一下抱住了她。

晚安的脑袋是空白的,只能呆呆怔怔的问道,“你的眼睛……怎么了?”

“啊……”她眨了眨,随即有些讪讪又有些愤愤的道,“吓到你了吗?那个死疯子的手下拿棍子敲我的脑袋,醒来就……看不见了。”

她虽然脸上表情忿忿,但是看不到多大的悲伤和愤恨。

可能是……发生的时间已经太长,她几乎适应了。

晚安看了眼桌上,上面摆着些她不认识的东西,虽然不了解,但是晚安隐隐猜测是盲文之类的。

她明白为什么白天没有人绾绾都没有逃跑了,她估计根本就不知道有没有人守着,下意识的以为是有人的,根本不会动这份心思。

现在跟离开这里相比,晚安更关心她的眼睛,“他没有送你去医院吗?医生怎么说?”

“有医生来检查过,但是他没跟我说,”她撇撇嘴,对此的语气有些淡,“可能是治不好,他也没告诉我吧,或者他根本不想让我治好,希望我一直瞎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