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97.坑深197米:顾南城,讲真的,我们分手吧

晚安看了他一会儿,手落在门框上,朝他笑着,“这么巧,你不是应该在公司吗?”

顾南城像只是随口一般的回答,但一双深眸始终盯着她,“嗯,跟人在这儿谈事情。”

她笑靥轻绽,“是么?瞬”

男人的语气有几分重,“晚安。”

晚安抬手看向自己的手腕,她温凉的笑着,“从我进这间房,再到你敲门,差不多半个小时,算上你从GK的办公室下楼,去停车场,开车到这里,再搭电梯走到门前,时间刚刚好,我想问你一个不那么重要的问题,”

抬起脸蛋瞧着他愈发暗沉而显得冷漠的脸,脸上的笑容未曾消失,“让人盯着我的,是薄锦墨呢,还是你呢?”

顾南城低眸看着她,平淡开口,“你希望是谁?”

她想也不想的回答,“他啊。”

男人同样想也不想的回答,嗓音低沉的接着她的话,“那就是他。鱿”

晚安仰着脸,素净得看不出妆容,笑起来却显得格外的精致妩媚,“可是西爵跟我说,薄锦墨不想让我插在中间的话,也只会让你看好我。”

“那就是我,”他淡淡的道,眉目间的情绪不变,“是我还是他都不重要,不早了,一起回去。”

晚安站着没有动,“不,我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你准备待到什么时候。”

“谈完了就回去啊。”

“晚安,你想闹什么,”他皱起眉,看着她,平平淡淡的道,“我说了,我不插手他们之间的事情,你也别逼我插手。”

她闻言就笑了,“顾南城,讲真的,我们分手吧。”

晚安抬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消失,再一次重复道,“我不想跟你一起过了。”

男人的眼底眉梢很快的溢出一层阴霾,整个人内敛起来的温和跟矜贵都变得戾气逼人起来,半响,他方眯起眸,异常的淡静,“好,等你能甩掉我再说。”

他长腿往前走了一步,跨了进来,“现在,跟我回去。”

晚安几乎是紧跟着就往后退了两步,把两人之间的距离再次拉开,“顾南城,”晚安落在身侧的手握紧了又重新松开,“你死缠烂打着我做什么?有意思吗?”

她看着他,眼神里的色彩裸露着毫不掩饰,凉薄,嘲弄,讥诮,“你不是说你不插手么,不插手是什么意思你懂么,就是我不打扰你为陆笙儿忙前忙后,你也不要来打扰我做任何事情。”

顾南城的眉头动了动,似乎没想到她抗拒的意味和弧度会这么明显,“你想在这里跟我吵架吗?”

晚安闭了闭眼,淡淡的道,“不吵架,我想分手,我要离婚。”

男人怒极,反而笑了起来,“发生了什么你忽然要这样闹,嗯?”

结婚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她都没有表露过这样的意思,除了婚礼的第二天,然后就是今天。

“不然顾公子凭什么认为我得一直乖乖的,”她的杏眸眯起,望着眼前英俊又显得危险十足的男人,“我愿意我才乖,我不愿意多难看都闹得出来。”

顾南城低头看着她,薄唇慢慢的勾勒出一抹弧度,淡漠又显得肆意,他抬手,动作不重的将她的身形拨到一边,然后抬脚往屋子里走去。

笔挺的身影极端的冷漠,他走进去,扫了一眼里面的男人,那眼神不客气得叫人不舒服,但裴子俊忍住了的,微微一笑,“顾先生,你太太似乎在跟你闹脾气。”“嗯,”这话好似取悦了他,顾南城开口的语气比眼神客气多了,“没事了,你走吧。”

裴子俊彬彬有礼,“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

顾南城相当平淡的巡视了一眼套房,窗帘被拉得密不透风,没有开灯,昏暗得白夜不分,他没有回头,对跟着进来的女人道,“晚安,你回去还是不回去。”

“回去离婚么,可以。”

他心头压抑着的怒意终于连绵的蔓延了出来,转身立着,一只手插在口袋里,淡淡的道,“听说他受伤了,你一直待在这里虽然不会有人敢进来搜,但是,”

男人抬起眼皮,看着她微微有些紧绷的下巴,低低的笑,“中了一枪的话,伤口应该需要医生包扎,否则不废掉也得坏死,所以我猜呢……”

顾南城的语速越放越慢,如愿的看着她脸上的神色不及开始那样冷静,反而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笑出声,不紧不慢的从大衣的口袋里摸出手机。

晚安瞳眸重重的一缩,几步的走了过去,抬手就把他手里的手机抢了过来,她咬着唇,脸色有些苍白,“顾南城!”

男人的手机被抢,他看上去也丝毫不介意,反倒是看着她轻笑了下,“所以,我刚刚叫你回去的时候,你就应该乖乖的跟我回去。”

手掌抚摸着她的脸颊,“晚安,你不来我也不会插手,你来了,效果都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是,她能拖延的时间比别人长。

他不用搜也知道,这间套房里是没有人的,盛西爵从来没有再这个套房里出现过,只不过是一个幌子。

晚安抬头看着他从容淡然的模样,竟好似第一次见到他那样。

高高在上,不可触摸。

“不,差了很多。”

他淡淡道,“是么。”

“你来之前,我总觉得,虽然你最爱陆小姐,但是勉为其难我也能和你过下去,毕竟平常你对我挺好的,惹我生气或者心情不好了也会哄我,再加上,你又有钱,少了点儿爱情我以后在工作上会比较顺利,将就着一点,未尝不开心。”

她如是说,若不是神经绷得太紧,心头仿佛压着一座山的重量,看着他神色的变化也许还能产生点畅快,可是也没有。

“现在不了,我觉得,我没法和你一起生活了。”

顾南城抬手捏上她的肩膀,力道不算很重,但是他的眸显得异常的森冷,晚安还没反应过来,手臂忽然受到一股大力的拽,她直接就被重重的扔到那边的沙发上。

全都是柔软的构造,不疼,但她还是几乎受到了惊吓。

她摔进去,抬头看他,“顾南城,你疯了是不是?”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温不火,“那你是希望我疯了,还是希望我正常着打个电话出去,或者现在就走出去?”

晚安瞳眸紧缩,掠过挣扎,最终还是咬牙没有出声。

其实她不知道西爵在哪里,他在短信里没有告诉她,只说让她尽量的拖延时间。

开始她以为,西爵就在这儿的,但是顾南城刚刚说不在,她才反应过来不在。

顾南城望着她黑色长发下有些苍白的脸,脑子里来来回回的都是刚才她几次三番的说,没法跟他过下去了。

其他的内容都在褪去。

神经像是被削尖了,异常的敏感,看她有些失魂落魄的走神样,逐渐抑制不住那股魔怔。

晚安抬头再看他的时候才发现男人竟然在脱衣服,他动作显得很优雅,有条不紊看不出着急,眼睛盯着她,解着大衣设计别致的扣子。

所有的扣子都解开,他继续之前的节奏把衣服随手扔到一边。

那股从他骨子里溢出来的气息,跟那晚在暴风雨的夜里如出一辙,漆黑暗得深不可测的眸里,跳跃着忽明忽暗的冷芒。

晚安咬着唇,“你干什么?”

“脱衣服啊,挺热的,”顾南城眼底蓄着笑,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哂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以为我想强女干你么?”

他果然没有再继续脱,只是俯身靠近她,双臂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温热的气息喷薄下去,“虽然我的确很想这么做,只不过我答应下不为例,那就不会再发生,所以,你不用这样看着我。”

晚安别过脸,看着同样昏暗的地板,没有在说话,也不再说分手离婚的话题刺激他。

下巴在下一秒就被扳了过来,被迫对上他的眸,喑哑的低笑,“看都不想看我了?”

晚安有些心悸,她极少看见他这样。

她睁着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他手指上的力道松了几分,似温柔一般的蛊惑她,“听话,吻我。”

晚安看着他,慢慢的咬唇,“是威胁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