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95.坑深195米:你有西爵的消息了吗

顾南城看了她一会儿,方淡淡的道,“你应该清楚的不是她们两个,是锦墨,他一整晚没休息了,你让他吃点东西先睡一觉。”

陆笙儿看着站在她的面前不远不近的男人,心底蔓延开说不出来的感觉,她问道,“你真的觉得……我和他的未来还会像以前我想的那样吗?瞬”

男人沉默了几秒钟,方看着她的眼睛,缄淡的开口,嗓音低低沉沉,“笙儿,你要明白未来都是人争取来的,没有什么东西会理所当然的等着你走过去,懂吗?”

陆笙儿看着他深邃而晦暗的眸,好半响没出声。

“我先回去了。”

“……好。”

拉开车门,回到车上,顾南城一边开车,另一只手拿起手机拨通电话。

“顾总,您有什么吩咐吗?”

“太太呢?”

“太太在家没有出门。鱿”

“好,”他手扶着方向盘,眼睛注视着前方,温淡的吩咐,“加两个人保护她,不要让人有机会靠近她。”

电话那边的手下不解,“顾总具体指的是?”

顾南城淡漠的重复,“盛西爵。”

“好的顾总,我们明白了。”

掐断电话,手机随手扔到了一边。

晚安不知道他出门是去上班还是去干什么了,也没想到他会这么早就回来,她在书房看书就听到了汽车的引擎声。

她抬眸怔一会儿,然后又继续低头看书。

整个上午,顾南城没有上楼,也没有进来找她,晚安也只发了几分钟的呆,就不再多想了。

她淡淡的想,顺其自然吧。

中午十一点四十,书房的门被敲响,她开口说了句进来,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推开门朝她走了过来。

晚安仰头看着他,“怎么了?”

他俯身低头,伸手摸了摸她的发,“看书不看时间,嗯?吃饭了。”

晚安这才看向自己腕上的表,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噢,”她应了一声,将书本合上便站了起来,朝他道,“那下去吃饭吧。”

男人温和深邃的眸盯着她的脸看了会,没说什么,抬手拉着她的手腕带她下楼了。

“你不是应该回公司上班吗?”

“下午过去。”

“噢。”

到了餐桌晚安才发现餐桌上的饭菜出乎意料的丰富,比他们平常吃饭几乎多了一倍的菜式,而且,她看了眼,都是她喜欢的。

男人顺手替她拉开凳子,温和而低沉的道,“昨天你没怎么吃东西,多吃点。”

晚安坐了下来,扶起筷子看了又看,没说什么,拿起勺子装了一碗汤,低头安静而斯文的喝着。

直到她动手夹菜吃饭,尝了好几口,盯着她的男人才出声,“好吃吗?”

晚安朝他笑了笑,“好吃啊,你的厨艺比林妈好。”

顾南城脸庞晦暗淡然,温淡的道,“嗯,你喜欢就好。”

她吃了两碗饭,比平常多吃了一点,胃口看起来不错,心情也不算很差,吃完后拿出纸巾擦嘴的时候她很寻常的问道,“你待会儿去公司上班吗?”

男人抬眸看着她,“嗯。”

晚安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那你开车小心点,我昨晚没睡好待会儿回去做个午睡,下午我要去找米悦。”

他的脸色看不出什么变化,只是温柔的低声嘱咐,“让陈叔送你过去,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好啊,”晚安挽唇笑着回答,便起了身,抬脚朝客厅走去了。

顾南城看着她的背影,眸色暗得能溢出墨水。

晚安是真的有点累,需要好好的睡一觉才有精神思考和办事,刚刚换了衣服躺下,卧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吵醒你了?”

晚安抿唇,“我刚刚躺下,你还有事吗?”

顾南城走进来,干净儒雅,身形颀长而笔挺,他看着她,而后有些心不在焉的道,“你睡吧,我上来拿点东西。”

晚安没多想,闭上了眼睛,“好。”

顾南城看着已经安然的真的睡下去的女人,眉心不自觉的蹙起,顿了顿,走到柜子前随便的拿了件大衣出来穿上。

出门之前,他走到床前,俯身低声叫她的名字,“晚安。”

她睁眼,“嗯?”

“睡吧,”他低头凑过去,在她的眉心落下一个吻,“我走了。”

晚安看着他,眼神慢慢的变得复杂了一点,她在他起身的时候抬手抓住他的衣角,轻轻的问道,“你知道绾绾和西爵怎么样了吗?”

男人的眼眸是沈沈的深沉,他低眸看了她一会儿,“有些事情,我不能插手,晚安。”

她笑了笑,也没有意外,“我知道了。”

说完这四个字,她又重新的闭上了眼睛,睡了。

脚步声响起,然后是极轻的门被带上的声音。

…………

下午两点,晚安去西爵和米悦住的别墅,起床后洗脸把冷水泼到自己脸上的时候,她决定自己开车去。

到了目的地把车停下的时候,意外的看见停车坪还停着另一辆车。

晚安蹙眉,还是循着上次的路走了进去,米悦家果然有别的客人,她抿抿唇,出声唤道,“米悦。”

她来之前给她打过电话了。

米悦听到她的声音很快的抬头,“你来了,”她原本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在看到晚安的时候稍微缓和了几分,“过来坐吧,我打发走他就跟你聊。”

她用了打发两个字,显然是不怎么客气的。

晚安微笑着说了声好,然后走了过去。

米悦的对面坐着一个男人,年纪在二十六七左右,穿着商务精英风格的衬衫,下身是西装裤,模样也是很好看的,他看着米悦,频繁的皱眉。

“裴先生,”她眯着一双美眸,身上着红色的包臀裙,既显得正式,有显得妩媚,双腿交叠着,坐姿不大礼貌,语气里带着不掩饰的不耐烦,“你看到了,我有客人到了,如果除了刚刚说的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那就走吧我没这么多时间跟你墨迹。”

那男人也不怒,“米悦,你不是十六七岁的小女孩了,至少应该分得清轻重,公司的事情是能由得你任性乱来的吗?那是你爸爸一辈子的心血,你就准备为了一个明摆着准备利用你的男人一直在这里耗着?”

“你这人也真是好笑,既然是我爸爸的公司,我爱怎么耗着关你什么事?我要不要会纽约要不要谈那笔合作案还轮不到你在我面前说三道四!”

“你再这样下去,对你不满的股东会越来越多。”

米悦闻言娇娇的笑着,但是眼睛里一点笑意都没有,小腿线条很漂亮,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摇啊摇的晃着男人的视线,“这不就是你希望的吗?”

“米悦……”

“忘了提醒你了,堂姐夫,谈公事的话呢,你叫我董事长更合适,”她细细白白的手指圈着自己卷卷的长发把玩着,“我老公不在家,你又不带着你的爱妻,再叫得这么亲热的话那也太不避嫌了,我们新婚燕尔呢,我可不希望因为不必要的人造成什么不必要的误会,你说是不是?”

晚安安安静静的坐在另一张单人的沙发里,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的对话。

这男人是米氏家族过来的,想带米悦回纽约。

眼睛里漫过层层的冷意和嘲弄,有这么巧么,昨天西爵才出事。

男人看着她,眼睛里隐约掠过怒气,但是藏得很好,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笑着问道,“你这么听他的话?”

米悦冷嗤,“行了裴先生,我们夫妻间的事情不牢你过问和操心,我不会回纽约,那笔合同到时候再说,你再不走的话,我就要请保镖送客了。”

晚安看得出来,米悦跟这男人之前应该是有点恩怨的,她的态度赤果果得毫不掩饰。

而且她估计说到能做到。

那男人看了她一会儿,还是起了身,态度很平和,“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可以找我,这个礼拜我在这边出差,一直都在。”

米悦正眼没瞧他,他抬脚离开了。

晚安等他的身影彻底的在客厅里消失才开口问道,“米悦,他是什么人?”

“不重要的人。”

她不想说,晚安自然不会追问,只是蹙眉有些着急的问道,“你有西爵的消息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