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93.坑深193米:我指不定要为陆小姐让位

那拼木已经被完成得差不多了,放在她的书桌上,看完成的程度成品应该是一座房子,还差最后的小部分没完成。

晚安站在门口,不知道是转身回卧室,还是走进去。

蓦然,专心致志的男人忽然抬头看了过来,见她站在门口眸底微诧,但也不过一闪而过,很快低低的开口,“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犹豫了几秒钟,晚安还是抬脚走了过去,她巡视了眼书房里被拆了的礼物,又看了一眼书桌上摆放着的做工精致的工艺品,唇动了动,问道,“你一晚上没睡觉吗?瞬”

顾南城拉住她的手臂,稍微用了点力将她带入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手指替她整理着头发,低声笑了笑,“我不在,是不是没睡好?”

距离更近了,晚安能够清楚的看到他眼睛里的血丝和眼下的疲倦,她抬手摸了摸他的脸,有些心疼,小声的道,“你为什么不睡觉?”

如果不想回卧室跟她一起睡,趴在桌上休息也好点啊。

男人将脸凑过来,蹭了蹭她的,低声淡淡道,“让人查了点事情,需要时间所以过来看看有些什么玩意儿,试了下这个拼木,想拼完。鱿”

他的气息落在她的脖子里,她忍不住道,“你可以白天再弄啊。”

顾南城低眸瞧着她的脸颊,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发,很亲昵,“不小心天亮了,乖,现在还早,再回去睡会儿,嗯?”

她蹙眉看着他,“你别弄了,去睡觉吧。”

男人的下巴在她的脸上顿了几秒,低低道,“好,我回去陪你睡。”

说完便直接横抱起她,长腿迈着大步朝卧室走去,晚安圈着男人的脖子,看着他愈发深邃的眸,软声问道,“你在查什么?”

顾南城低头看着怀里极小的脸蛋,半响才淡淡的道,“在想盛绾绾的智商是几。”

晚安瞳眸微微睁大,她抿唇,“你别这么说她。”

“我很认真,”男人抬脚,动作不重的踢开了卧室的门,然后反脚勾上,英俊的脸上清贵逼人,又隐着浓稠的笑意,他语气很淡的笑着,“不是盛绾绾智商不足,就是盛西爵脑子不清醒,你比我了解他们,你觉得是哪种?”

说完这句话,晚安已经被他放在床上了,抬手很自然的替她脱去厚厚的外衣,然后掀开被子。

晚安看着脱衣服准备睡觉的男人,想了一会儿才道,“我不明白。”

男人动作不急不缓的换了件舒服的睡衣,从另一头上了床,然后很自然的搂着她躺下,嗓音有些疲倦的沙哑,“锦墨用盛西爵威胁你,那就代表他落在了锦墨的手里,这样的事情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发生?”

晚安怔了怔,“绾绾在薄锦墨的手里的话,他想控制西爵不是很容易吗?”

顾南城把灯关了,外面的天色还没有完全亮起,他埋首在她的肩膀处,属于女人的发香扑面而来,“不是,”

一躺下他就立即显得特别的困了,闭上眼睛,“盛西爵不会因为他妹妹在锦墨的手里就没办法,除非是他亲妹妹骗了他。”

“什……什么?”晚安呆滞了将近一分钟才消化来男人的话,正想再问,可是偏过头却看见男人已经闭眼睡着的脸。

累了一天,又一晚上没睡觉,应该是很累的。

晚安看着他离她很近的男人的脸,溢出极浅的叹息。

她闭上眼睛,慢慢的又睡着,两个小时后再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天亮了。

看着身侧仍然睡得很沉的男人,又躺在床上想了想昨晚发生的事情,五分钟后才轻手轻脚的起床,穿衣服,洗漱,离开的卧室的时候把窗帘也拉上了。

草草的吃了点东西,晚安就回到书房收拾东西。

主桌上的拼木房子她没有动,担心一个没有碰好就散了,虽然只是拼木,但是晚安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东西极其的复杂,让她来拼一个月都没办法完成。

晚安正准备蹲下身桌面就传来震动声。

她这才发现男人的手机放在桌上没有带回卧室。

是有电话打进来了,她走过去捡起手机,蹙眉,想了想还是接了下来,那边的声音急急地传来,“顾总。”

是席秘书。

“他还在睡觉,有什么事的话晚点再打过来吧。”

“哦……是夫人,”席秘书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连忙道,“好的夫人,那我晚点再过来,不打扰了。”

晚安垂眸,忽然问道,“他是不是让你调查昨晚的事情?能不能告诉我,他让你查的是什么?”

席秘书显得很为难,他吞吞吐吐的道,“这个……夫人,”斟酌了一番,他在那端小心翼翼的道,“不是不能告诉您,只是我们这种身为手下的也不知道哪些事情能说哪些事情不能说,您想知道的话等顾总醒来亲自问顾总,他一定会告诉您的。”

晚安没多为难他,“那好,我会告诉他这个电话的。”

挂了电话,晚安将手机重新放回桌面,她坐到椅子上,有些怔怔出神。

她想不明白。

席秘书一大早打电话过来,也没有否认她的话,那就代表他是来禀告昨晚顾南城交代他调查的事情。

调查什么呢。

薄锦墨是不是同时踩着两个女人?是不是背叛了陆笙儿。

似乎只有陆笙儿值得他这么迫不及待,大费周章。

可她又觉得,没有她以为的这么简单。

【盛西爵不会因为他妹妹在锦墨的手里就没办法,除非他亲妹妹骗了他。】

八点左右,米悦的电话来了。

她的声音还带着点刚醒来的慵懒,“你老公昨晚给我打了电话,你今天早上给我打了电话,你们找我什么事?”

“西爵在家吗?”

米悦在那端沉默了会,然后不高兴的道,“我又不跟他一起睡。”

那就意味着昨晚婚礼结束后西爵跟着她一起回去了,晚上才出去的,晚安想了想,继续道,“西爵好像出事了,米悦,你知道什么吗?”

“他出什么事了?!”米悦拧着眉,愕然的问道,“他昨晚还跟我一起回来的。”

“你知道他身边有什么贴身的手下吗?我想问问,”

米悦十秒钟没说话,也没多问,“我知道了,晚点给你电话。”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点火大的下床,合作伙伴合作伙伴,那男人什么屁事都不会告诉她,她知道个毛,出事了才找她有什么用!

晚安盯着自己的手机,一遍一遍的思考昨晚发生的事情。

偶尔,她看着无名指上镶嵌着珍珠的戒指,闭了闭眸。

坐了不知道多久,顾南城的手机再次响了,晚安听到动静下意识的看了过去,上显示着薄锦墨,她看到这个名字神经就好像被割了一下。

想也不想的拿过来接起来。

手机那端男人的嗓音显得比顾南城都要疲倦,他低低哑哑的道,“南城。”

她蹙起眉,淡淡凉凉的嘲笑,“我以为你们两个为了女人要闹翻了。”

听到她的声音,薄锦墨也没显得多意外,只是语气冷淡了几分,“晚安,”

“他还在睡。”

“这样。”

“薄锦墨,”晚安蜷缩在大大的椅子里,手握成拳落在自己的膝盖上,面无表情的道,“这里没有其他的人,陆笙儿不在,顾南城也不在,你没必要在我面前兜兜转转的,西爵我就先不说了,你抓着绾绾想干什么?是想用她牵制她哥哥,还是喜欢她想占有她?”

电话线里有漫长的十五秒的沉默。

薄锦墨淡淡的回她,“你知道我想怎么样了,能改变什么吗?”

“我知道了才好做个心理准备。”晚安抬眸看着窗外,语气比他还淡,“要是想占着绾绾的话,我指不定给为陆小姐让位。”

“他不会为了笙儿跟你离婚的,”男人波澜不惊的陈述,“他娶了你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晚安勾了勾唇,“你似乎很了解他。”

“这个很意外么?”

“那你知道他在调查你吗?”晚安眯起眼睛,笑着,“据说你们是十几年的交情,应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彼此了解的话应该无需动用手下来调查对方了。”——

题外话——不好意思,晚上我朋友遇到了点麻烦所以耽误了时间,今天的更新比较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