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91.坑深191米:晚安,你没叫盛西爵过来吗

陆笙儿看着她的眼睛,晚安的手指动了动,眼神仍然没有避开,淡淡的道,“我出门的时候没有阻止,现在就不能不爽了吗?谁规定的。”

她的嗓音温温淡淡,落下后走廊又恢复了好几秒的寂静瞬。

“那你就别挡在门口,”陆笙儿过了好一会儿才道,眼睛里带着笑,“跟你计较的事情比起来,难道连你十多年的好姐妹你都不顾了吗?我以为你应该比我急着找到她。”

“那是以前啊,”晚安眯起眼,清清淡淡的,“以前么盛叔叔被软禁,西爵在监狱,所以我急着找她担心她在外面受苦受累,现在不一样了,她的亲哥哥回来了,我就这么点本事,向来觉得该男人操心的事情我还是不要想太多。”

不管怎么说,她都能找到理由堵住她的话。

陆笙儿看了她一会儿,“那么,你想要怎么样?”

晚安闻言,这才抬起眼眸,看向始终握着她手腕的男人,温凉而婉约的笑着,“跟我回去吧。”

顾南城低眸看着她,视线像一张看不到的网,网住她脸上所有的神色和变化,他低声淡淡的道,“你真的想让我跟你回去,对这张门后的存在不敢兴趣?”

那视线只是温淡,可是又异常的锐利,仿佛能够轻而易举的看透看。

晚安的心脏拧起,她呼吸一窒,随即仰脸看着他笑,“那你要跟我回去,还是要替她打开这张门?鱿”

顾南城定定的看着她,半响,他反手握住她的手,淡淡的笑,“既然你不感兴趣,那我们自然是回去。”

晚安的睫毛动了动,她低头看着自己被他握着的手。

头顶又响起男人的嗓音,低声温柔,“晚上很冷,是不是衣服穿的不够?你的手很凉。”

晚安垂眸,好一会儿才点点头,“冷,回去吧。”

陆笙儿一直看着他们的对话,直到顾南城敛着眉目握着晚安的手准备走,她才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臂,怔怔的问道,“你明知道她在帮盛绾绾……”

说到这里,她便说不下去了。

即便他因为慕晚安的插手要走,她也是没有立场要拦的,慕晚安是他娶的女人。

顾南城倒是顿住了,他视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向始终冷静而沉默的另一个男人,看着那双森凉的眸,波澜不惊的开口,“里面已经没人。”

陆笙儿先是一愣,“为什么?”

顾南城没看她,依然只是淡漠的看着薄锦墨,“这么晚了,你不让她看,准备闹到什么时候。”

薄锦墨眼皮微微的动了下,“看了又怎么样,里面没有人也照样会有下一次,”他眉目极其的冷淡,“她这是第一次为这个闹腾吗?”

晚安抿唇,看着他。

顾南城淡淡的回,“你这个点行踪不明出现在这别墅里,怀疑你不也是正常的么。”

薄锦墨的视线在他的身上落了几秒,然后转移视线看着眼圈已经红了的陆笙儿,“如果这种事情没有下次了,你就进去看看里面究竟有没有人。”

陆笙儿咬唇,“如果里面没有人,为什么这个时间点你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别墅都不是你的。”

薄锦墨不温不火的道,“你也在盛家长大,盛家是不是全透明你没有一点概念么?有些事情就是不能见光,这个很难懂?”

陆笙儿看着他,久久都只觉得熟悉而陌生,良久她开口,“那就开门吧。”

薄锦墨眼神未动,很随意的做了让她开门的姿势。

她走过去,门并没有锁上,手落在门把上,一拧就开了。

晚安的手越来越凉,她侧过视线,盯着陆笙儿的动作,亲眼看着她把门打开。

刚才牵着她的男人说里面没有人,她想里面那多半就是没有人的。

门先是开了一条缝,随即慢慢的被推开,开了一半。

里面没有开灯,是黑的,很安静。

晚安看着,陆笙儿走进去了一步,手摸到墙壁找到灯的开关,灯开了。

里面的确是卧室的模样,放着床,床褥都是都是整整齐齐的,浅灰色的窗帘如古时的帷幔,不同的材质,一层层的渐变着,看不出材料的木质地板。

像是有人住,但是又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安安静静的只是一件布置在那里的客房,过于的一尘不染,找不到人的痕迹。

陆笙儿抬脚走了进去,卧室的装修自然是匹配着豪华别墅的档次,但是空间也不算很大,一眼过去看不到多少可以躲藏的地方。

打开柜子,柜子里面是空的,除了干净的一次性生活用品整整齐齐的放着,没有别的东西,也没有女人的衣服,她转身走进浴室,明亮的光线洒下,里面更是干净得没有尘埃。

不到一分钟就能转完,陆笙儿回到卧室,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用力的拉开落地窗。

下面是花园,低下是松软的草地,但是这里是二楼,她目测了一眼

高度,她不敢跳,盛绾绾也是半点身手都没有,她也不会敢跳。

晚安不用跟进去就知道陆笙儿没有在里面找到人。

她抿唇看了眼眉目冷淡的男人,他敛着眉,光线照不进他的眼底,让人看不见他眼睛里的神色。

晚安看了又看,总下意识的觉得哪里不对。

末了,她才抬头去看始终握着她的手的男人,不期然就直接的撞上了他的眼神,她心尖战栗了一下。

他一直在盯着她,审视她。

她抿唇,没有说话。

顾南城将视线从她的脸上收回,淡淡的看向薄锦墨。

后者掀起眼看着他,“还有事?”

“没有,”顾南城淡淡的道,眼睛里没有波澜,似只是不经意的道,“你今天忘记戴眼镜了。”

“眼镜坏了,拿去修。”

顾南城淡笑,“怎么不买新的?”

男人回了一个相似的笑,“能用的东西我不喜欢换。”

陆笙儿已经从里面走出来了,她先是看了眼气息森冷的薄锦墨,随即咬咬唇问离她半米的温淡沉静的男人,喃喃的道,“为什么……没有人。”

她的眼神带着几分茫乱,似乎是不肯相信。

她怎么可能相信他在这么晚的时间里,尤其今天还是南城的新婚,会出来谈什么公事,甚至无论如何都不让她见。

顾南城深沉不透光的眸看着她,淡淡的道,“不早了,回去吧,先休息好再说。”

说着便转身要走。

陆笙儿一着急,几步走过去扯住他的衣袖,“我不相信他说的,我知道你知道,你告诉我,我不要像个傻瓜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顾南城低头看着她,微微的皱着眉,随即道,“既然没有看到,那大概就是没有,笙儿,你最近想太多了。”

陆笙儿看着他的脸,慢慢的松了手,“是吗……”

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眼底略过茫乱的怀疑。

顾南城牵着晚安离开,步伐沉稳而缓慢,一步步的下楼。

晚安穿过客厅和前院的时候,没有再看见那只猫。

他拉开宾利慕尚的副驾驶车门,看着她一言不发的上车,随即关上车门自己回到驾驶座。

很快的发动引擎,车灯笔直的照着,晚安听到他开口,“明天让陈叔过来把车接走,”男人的嗓音维持着他一直的温和淡然,他似乎是很随意的看了眼周围,“晚安,你没有叫盛西爵过来么。”

晚安正在系安全带的手微微的顿了下,“我打电话给他了,但是他没有接,也许是今天太累现在又太晚了所以睡着了。”

车子发动,打了转向慢慢的从别墅前离开。

晚安看着前面除了车灯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转而看着男人专心开车的侧脸,忍不住问道,“绾绾不在这里吗?”

“不在的话,你怎么会专门赶过来。”

她的手指捏紧了点,半响,却只是问道,“她真的在吗?”

顾南城淡淡的笑了下,“不在的话,他不会特意让你过来了。”

晚安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你觉得我是故意的?故意过来帮他,不想让你们发现绾绾吗?”

虽然好像似乎,的确,是这样的。

男人的手落在方向盘上,眼睛也始终只是看着前方,“你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确定,就听他的话过来替他拖延时间?我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侧首看向她的脸,眸色漆黑,语调没有起伏,“威胁你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