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90.坑深190米:慕晚安,你过来把你的男人带走(5000)

顾南城掀起眼皮,淡漠的开腔,“锦墨在?”

“是,”

男人低头看着坐在床上的女人,她白净的手指握着手机,正抬脸看着他,眼眸很黑,看不出情绪的起伏。

顿了几秒钟,他淡淡的开口,“好,你和他在那里等着,我待会儿过来。”

然后简单的说了几句话,顾南城把手机扔到床边,俯身靠近她,手臂落在她身侧的两端,“笙儿说,她在那天出事的别墅里发生盛绾绾了,锦墨在那里但是不让她搜人,如果我不去的话,她不是锦墨的对手,盛绾绾的事情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解决。瞬”

她怔了怔,半响才道,“我明白。”她明白的,晚安笑了下,淡淡的道,“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是今晚。”

为什么要是今晚呢,她今天挺开心的鱿。

男人仍是俯身看着她,呼吸很近,近得能感觉到温度,“你不想让我去吗?”

晚安眯了眯眼睛,“顾南城你这么问真的是太无耻了,”她别过脸,在光线里呈现出阴影,淡淡的笑,“你明明知道。”

不是每一次都有机会,她怎么敢拦,万一陆笙儿说的没错,她不是就又要绕圈子了吗?

哪怕是她的新婚夜。

晚安抱着自己的膝盖,长发落到床褥上,下巴搁在膝盖上,“记得你答应我的话。”

顾南城定定的看着她,半响才淡淡的道,“好。”

卧室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从小到大,她素来喜欢清静喜欢安静,可是此刻这种安静像是一种巨大的黑洞,仿佛随时会将她吞没。

她闭了闭眼,维持着这种坐姿坐了很久,直到某一刻方突然醒悟过来,她忘记打电话给西爵了。

想起这个她立即重新拿起手机,拨号过去。

连着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她用力的握着手机,细细的眉重重的蹙起,是不是现在太晚了,西爵他睡了吗?

有点不安,她想了想还是在手机通讯录里找了找米悦的电话,可是从上翻到下也没有,她跟米悦不是很熟,又想着她和西爵只是合作不是真的夫妻,也就没有存她的号码。

咬唇,他既然答应了她会替她护绾绾的平安,绾绾就应该不会有事的。

可是,薄锦墨……

正想着,手机的屏幕就亮了,晚安下意识的看过去。

她愣了下,很快的接了电话,“薄锦墨。”

那边的声音很冷,“慕晚安是么?”

晚安怔住,缓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这是那男人的声音,打她的电话问她是不是慕晚安?

是没有存她的号码所以才问的么?

她拧着眉头,没有多想,声音更冷的道,“绾绾在你的手里?”

冷漠如水的声音无波无澜,“你过来,我给你地址,你过来把你的男人带走。”

那声音很冷,又理所当然的像是在给她下命令。

晚安再一次确认,这是薄锦墨的声音。

“你什么意思?”

“顾南城他不是你的男人?”

晚安冷笑,“你是不是疯了?”

电话猝不及防的被挂断了,晚安愣住,还没回过神来,一条短信就送了过来,准确的说,是彩信。

照片附着一句话:你想所有人平安无事,就过来把顾南城带走,让他永远不要再插手这件事。

威胁她?

晚安盯着短信的内容,咬唇,薄锦墨很顾忌他?

来不及做过多的思考,晚安慌忙下床穿衣服,披上风衣,把顾南城留给她的车钥匙找了出来,也没有通知林妈,直接自己去了车库。

手机仍在副驾驶上,短信里附了别墅的地址。

发生了什么,她不难推测出来,可是她不明白。

【如果你希望所有的人平安无事,就过来把顾南城带走,让他永远不要再插手这件事情。】

所有人。

让顾南城永远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他插不插手,难道是她可以左右得了的吗?

别墅的地址在很偏僻的地方,尤其在午夜凌晨的点路上已经鲜少有行人了,唯有路边整整齐齐的路灯仍是那样照着。

车速不断的提高,她踩在油门上的脚加重力道,已经褪去了妆容的脸愈发的温凉,弥漫着一股紧绷的气息。

车停下,笔直找过去的车灯可以准确无误的让她看清楚前面停着的是她熟悉的宾利慕尚。

薄锦墨让她过来把顾南城带走,然后她想也不想的就来了。

可是,她是怎么做?

解开安全带,她的脸始终没有什么表情,推开车门一下车就闻到了一股凛冽的凉意,飕飕的要钻进她的毛孔里。

秋天都快结束了啊,午夜可是真的太冷了。

垂落在腰间的长

发被风吹起,她站在门外,看着里面亮着的灯。

晚安只在门外站了半分钟,就抬脚走了进去。

别墅的门口有四个穿军装的男人守着,晚安走过去,其中一个伸手拦住她,“什么人?”

晚安抬眸,淡淡的道,“慕晚安,薄锦墨请我来的。”

“顾太太,请进。”

风将她风衣的衣摆吹得作响。

她才走到门口,突然听见瞄的一声,一只纯白色的猫猛地不知道从哪里蹿了过来,蹲在她的脚下,围着她的脚转圈。

晚安顿住脚步,低头,看下脚下一尘不染的猫,目光一震,缓缓的蹲下身来,手慢慢的摸着它的毛,喃喃的道,“长这么大了啊。”

“瞄……”

她抬起头,看着里面明亮的光线,隐隐可以听见不大清楚的争吵声。

楼梯上铺着红色的地毯,她顺着阶梯走上去,踩过最后一级,转身便一眼看到了僵持不下的三个人。

走廊的灯是橘色的,那种光线是一种心情好的时候便觉得暖洋洋,心情不好就只觉得过于昏暗不够明亮。

就像她此时觉得过于暗淡了。

薄锦墨站在门前,气息淡漠森冷,他穿着黑色的衬衫,一张俊美的脸仿佛能结出一层白色的霜雾。

陆笙儿长发披散,她抬头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从晚安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侧脸,所以无法准确的看清楚她脸上的表情。

微微垂首的顾南城站在离她半米远的地方,一只手插进裤袋,远远看上去仍是温淡得不带攻击性,但眉眼过于冷锐和沉静。

顾南城清淡的开口,“锦墨,何必闹得这么难看,如果不是,你让笙儿看一眼又何妨,免得她总是咋咋呼呼的担心这里担心那里。”

走廊很安静,显得陆笙儿的呼吸声那么的重。

她抬起脸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脸,冷冷的笑着,“如果是盛绾绾在里面,那你大可以叫她明明白白的出来,从小到大,我有纠缠过你吗?你要是喜欢她想要的是她,我又有什么办法?你觉得我能把你怎么样,还是能把她怎么样?”

薄锦墨的身形没有半丝的动弹,冷冷淡淡的看着她,居高临下,眼眸像是一口古老幽深的井,她无迹可寻,完全看不透。

陆笙儿狠狠的咬了下唇,艰难的收回视线,然后看着半米前的门,开口,“如果你在的话,我想你应该听得到我的声音,盛绾绾,你做了二十多年骄傲的盛大小姐,现在何必把自己弄得像个见不得光的小三,你出来告诉我这段时间他都跟你在一起,我陆笙儿马上把位置让给你。”

晚安蹙眉,视线从陆笙儿的脸上挪到了门上。

那门没有任何的动静,安静得像是死寂了一般。

陆笙儿的手越捏越紧,面上的笑也跟着越来越冷和鄙夷,“你不是看不起我妈,看不起我是小三的产物,你知道你现在躲在里面算是什么东西吗?”

这种刻薄到难听的言辞陆笙儿极少说,无疑是想激她自己出来,绾绾那性子素来冲动,平常谁敢指着她的鼻子骂她她两三句话就冲上去了。

现在,她宁愿她受不了陆笙儿的话冲动的开门——如果她真的在。

一道阴沉的视线蹦了过来,晚安落在身侧手指一下蜷缩了起来,薄锦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偏过了脸,直直的看向了她。

晚安呼吸一窒,一秒钟就读懂了他眼神里的意思。

还没来得及抬脚,顾南城已经敏锐的看了过来,晚安跟他的视线有一秒钟的交错,他眉尖皱起,像是没有料到她会出现。

晚安走了过去。

陆笙儿看到她,也是没想到,过了几秒钟笑出来,“慕晚安,你不要告诉我你很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那样的话我对你就实在是失望过头了。”

晚安淡淡的看着她,淡淡的道,“我有什么是需要让你失望的?”

陆笙儿对上她凉薄得沁骨的眼眸,“你不是说,讨厌我是因为讨厌小三是你的本能,而我恰好是小三的女儿,所以你瞧不上我,那盛绾绾呢?她如今躲在里面像个老鼠一样不敢现身,总不会因为她是你的朋友,所以所有的准则都不兑现了吧?”

晚安看着她,依然是淡淡的笑,“她有没有躲在里面我不清楚,她是不是小三我也不知道,但是么,”

眼眸抬起,弯了一下,神色未曾变化,一阵凉风带过,谁都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巴掌就直接扇过去准确无误的落在陆笙儿的脸上。

安静的走廊,昏暗的光线下,清脆响亮的巴掌声显得格外的清晰。

谁的眉头重重的皱起,而后出声沉沉的唤道,“晚安!”

陆笙儿的脸被扇得别过去,好几秒后,她方反应过来,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看着淡淡凉凉的晚安,似乎完全不明白这个巴掌是为了什么落在她的脸上。

甚至,她就这么嚣张而肆无忌惮,当着两个男人的面。

她睁大了眼睛,“慕晚安,”

晚安眉眼弯弯的看着她,弧度是笑着的,但是全然没有一丝温度,她接着之前没有说完的话,“但是呢,我觉得你在我新婚的晚上把我的老公叫出来操心你跟你男朋友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倒是很对得起这两个字,你说呢。”

有一道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晚安知道是谁,但是没有去看。

陆笙儿肤色也白,巴掌印在她的脸上逐渐的浮现出来,她看着面前同样是长发披散肩头的女人,“小三么,”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你以为我今天想要抢走你的老公,当初你还会机会轻而易举的救你爷爷,轻而易举的拿到两个亿还你们慕家的负债,轻而易举的继续做着顾太太过你慕大小姐配得起的锦衣玉食的生活吗?”

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她就是不屑的,不过是最简单的钱色交易而已。

晚安抬眸,脸上的淡笑未曾消失,“那么,我是应该感谢陆小姐当初看不上顾公子呢,还是应该感谢顾老夫人觉得陆小姐不配进他们顾家的门,才让我捡了这么一个便宜?”

“你不必感谢我,”陆笙儿抚着脸的手落下,冷冷的讥诮,“反正即便没有南城,以你豁得出去的架势,找一个有钱的男人替你们家还债也是容易得很。”

顾南城温淡的声音沉得厉害,深不见底的眸亦是一片暗,“够了笙儿。”

晚安眉眼弯得更深,“说起来也是比你容易,毕竟顾公子比安城其他的有钱男人要来得好,我不用花什么力气就能嫁他,总比陆小姐和男朋友情定孤儿院,爱情长跑十几二十多年男人都结过一次婚了自己都还没当上新娘来得好。”

顾南城原本就很不好看的脸色此时已经暗沉到了极致。

她在不断的刺激笙儿,顺便讽刺他。

嘲弄她嫁给他没有花任何的感情,即便是输了也没有成本,就当是为了钱跟有钱的男人做了一笔交易。

结婚这件事,显然是陆笙儿伤疤,尤其是今天她参加婚礼。

她从未想过顾南城会在她嫁人之前就娶了别的女人。

那场婚礼在几乎所有的人看起来都几近完美,从婚宴到他们在婚礼上的神情,好似真的是相爱至深结为夫妻。

陆笙儿怒极反笑,“既然比我好,那又何必专程跑到我的面前来教训我?”

晚安眼底掠过冷淡的笑,脸上又是面无表情的,她扬手毫不犹豫的要甩下第二个巴掌。

但这一次她的手被人在半空中截住了。

顾南城握着她的手腕,英俊的脸上阴得能滴出水,他低眸看着她,半响才低低淡淡的开口,“如果你是为这件事情,我们押后谈,”

男人的语调接近温柔,淡而缓慢,“如果你是为了盛绾绾而来,她既然对你那么重要,那你也不希望她做个见不得光的小三,是不是?”

出门的时候她没有拦他,现在也就没有理由表现出这么大的愤怒,甚至不惜撕破脸争锋相对。

晚安看着他深而黑的眸,有瞬间的失神。

顾南城捏着她的手腕,慢慢的放下,但是没有松开,温淡而有条不紊的道,“如果她想插在他们之间,那这是她和锦墨的事情,如果她不想离开是被囚禁想回去找她哥哥,那么我会送她走,不然晚安,你想怎么样呢?”

晚安听到他在她的头顶道,“即便她要跟锦墨在一起,那也应该出来见光。”

“薄锦墨叫我管着你。”短暂的沉默,她别过脸,也避开了他的眼神,淡淡的道,“他说陆小姐总是疑神疑鬼的怀疑他,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每次都来维护她替做她的后台只会让她变本加厉,而且次次都借着这样的理由,我和他都很怀疑你们。”

“慕晚安,”还不等男人回答她说些什么,陆笙儿就冷冷的嘲笑出声,“说了这么多,你不会是因为盛绾绾是你的朋友,所以就维护至此,不然南城出门的时候你没有阻止,偏偏要跟过来挡我们在门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