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89.坑深189米:你今天很漂亮,新婚快乐(5000)

她看着米悦不明显但能察觉到痕迹的混血的脸庞,略略有些凌乱。

没一会儿盛西爵就上来了,他手里拿着餐盘,上面放着一大一小两个碗,里面盛着热气腾腾小米粥。

他端了一碗放在她的跟前,“没别的,吃吧。”

米悦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抬头,有些眼巴巴的,“放糖了吗?”

“放了。”

“噢,那就好。”她吃不下不放糖的粥鱿。

晚安看着他们坐在一起喝粥,西爵可能在部队里待的时间太久了,坐姿和动作都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男人味,大口大口的喝粥,米悦的吃相相对就秀气多了,一勺一勺的尝着。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替新娘化妆团队就到了,因为顾南城说这些事情她全都无需操心,所以连所有需要准备的东西甚至是婚纱,也全都是早晨送过来的。

所有的程序都很顺利。

婚纱的尺寸做了小弧度的修改,晚安换完婚纱出来的时候惊呆了候在外面的一干众人,彼时她还没有化妆没有做发型,黑色的长发垂直而下,落在腰间。

她走出来,看着没有一个人说话,抬手梳理着自己的长发缓解自己的不安和尴尬,小心的笑着,“有什么问题吗?”

现在有问题也来不及了啊。

盛西爵原本坐在屋子里的沙发上翻着杂志,他抬起头看着站在两米外有些局促的女孩,黑白分明的眸里压着一层不安。

惊艳是毫无疑问的效果。

婚纱中和了她原本偏静偏冷的气质,让她整个人在典雅和端庄之外,多了好几分的少女的甜蜜和俏皮。

盛西爵的手搁在膝盖的杂志上,淡淡的笑,“很漂亮,他还是挺有眼光的。”

晚安不确定的问道,“你真的觉得好吗?”

男人挑起眉梢,“你没有穿给他看过吗?”

这个他值得自然是顾南城,晚安抿唇,“有啊,不过我不记得他怎么说的了。”

他似乎只关心她喜不喜欢他定的婚纱,倒是没有说过漂不漂亮。

试婚纱的那一次,他们好像还闹脾气了。

盛西爵看着她终觉得有些好笑,他点点头,再次重复,“你别再担心好不好了,很漂亮,比我见过的任何新娘都要漂亮。”

周围的工作人员也跟着笑了,“顾太太这可是真的,您是我们接待过的新娘里最漂亮的。”

晚安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她能厚着脸皮跟顾南城说只能夸她漂亮可爱,但是对着其他的人,她还是没那么自然。

正如米悦所说,化妆和做发型花去了两三个小时。

顾南城抱着她从二楼的房间下楼到上车的时候,身边似乎响起不少起哄的声音,晚安圈着男人的脖子,脑袋和脸一并埋进他的肩膀。

低哑性感的嗓音贴着她的耳畔,弥漫着止不住的笑意,只够她一个人听到,“顾太太,你这是害羞了吗?”

平常在任何的场合,她都少见有这样的神态。

特别的娇羞,特别的小女人,看着他的眼神像只软萌的小猫。

晚安依然没有抬头,小声的道,“你别跟我说话,好多人。”

然后她又听到男人在她的耳边笑着,带着喷薄下来的炙热的气息,“你今天像一块蛋糕,漂亮可口。”

她抿唇,睫毛在他的脖子里眨来眨去,“你喜欢吃蛋糕吗?”

男人的嗓音愈发的低得不行,沙哑性感,“喜欢,今天特别喜欢。”

婚礼的现场几乎拒绝了所有的媒体,人并没有晚安想象的那么多。

用最简单的话来形容就是……一场小型而极尽奢华的婚宴,堪比精心打造的电影场面——也许是原本打造这场婚宴的就是大导演。

同样身为导演,晚安真不知道郁少司是怎么做到在白天让整个教堂呈现出夜晚月色弥漫全场的效果。

月光,水色,淡粉或米白的珍珠,毫不突兀的花,透明的水晶遍布全场。

不过站在红毯的另一端,她无暇思索这场婚礼现场的布局,戴着白色手套的手被爷爷握在手里,很凉,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砰砰砰的跳着。

在观众视线盲区的角落,婚礼进行曲从那里传来,唯有钢琴伴奏,却丝毫不显得单薄,再多反而显得多余。

郁少司十指修长如玉,在男人中更是显得难得的好看,流畅自如的游走在黑白的琴键上,看着在不远处正在进行的婚礼,俊美偏阴柔的脸淡漠得事不关己,眼底却不自知的逐渐蓄起沉淀复杂的光。

他记得他当初问顾南城想为他的女人准备什么样的婚礼。

彼时那个温淡矜贵的男人半眯着眸想了想,无需什么思索就回答了他,“婚礼么,无非是唯美浪漫,如果你能做到,最极致便是让所有的元素都让我的妻子觉得全都是她所喜欢。”

只要他给得出元素,那就没有是他做不到的。

极尽唯美,极尽浪漫,极尽奢华。

也是从他的手下出来得最世俗的作品了,没有之一。

他眼神淡漠的看着被头发花白的慕老牵着走过红地毯和漫天花瓣雨的女人,精致美丽的妆容掩饰不住她眼底薄薄的光,隐含着期待,忐忑,娇媚。

花开裙摆的婚纱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头纱落下,却没有遮住脸。

周围所有投注在他们身上的都是艳羡。

男人艳羡安城顾公子娶到如此美丽的新娘。

女人羡慕昔日第一名媛的漂亮和幸运。

真是俗套极了。

可是,他又看着慕老低低的跟一身白色西装,英俊温润的男人说着什么,然后才满眼老泪的将慕晚安的手郑重的交到男人的手上。

大抵,所谓幸福,原本就是俗套的存在。

晚安的脑子里好像只能听到整个教堂里最有存在感的婚礼进行曲,然后便是唇角噙着笑一瞬不瞬望着她的男人。

她听到爷爷用苍劲的声音郑重其事的说了最后一句话,“我把我的宝贝交给你了,让她幸福。”

顾南城微微的低头垂首,十足的谦逊礼貌,“好。”

他伸出手,在她的手还没有落在他的掌心上时,忽然开口低低的出声,“晚安。”

晚安抬眸,看着他,手也迟疑的顿住没有落下去,瞳眸睁大了一点,“怎么了?”

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声音更是压得低,所以没有第三个人听到他们的对话。

男人的唇畔往上扬起,在英俊的脸上勾出温柔而蛊惑的笑容,“嫁给我。”

他看着她的眼睛,如是道。

晚安只怔了一秒钟,眼睛里很快的蓄起星芒,眉眼弯起,手落在他的掌心,轻轻的道,“好啊。”

她看着他唇畔立即加深的笑意,心想这个男人真是无耻。

在这个时候来问她要不要嫁给他。

然后便是在十字架下宣誓,神父果然是那日她见到的老人,也仍是和蔼安详的笑和声音。

以上帝的名义起誓。

即便整场婚礼下来晚安什么都不需要做,但吵吵闹闹又站了将近一天,踩着高跟鞋,她还是双腿站得酸软,累得不行。

等所有的宾客差不多散尽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再等顾南城把几个跟他关系好的哥们也遣散回家是十点四十将近十一点了。

总算是清净下来了。

晚安也是跟他相处之后才发现的,顾南城这个男人外面看上去挺温润脾气挺好,偶尔还会给人一种好相处的错觉,但实际上他相当的龟毛。

比如他较之一般的人更加受不了吵闹,所以在婚前才会连佣人都不要。

顾南城推门回到卧室的时候,就瞧见他的女人躺在床上,脑袋埋在枕头里,花开环绕的裙摆散在白色的婚纱上,布满了整个红色的大床。

抹胸式的婚纱,隐隐可见白皙性感的线条。

大手摸上她的臀,半腾空的覆盖上去,薄唇噙着笑,低低哑哑的笑,“累成这样,怎么不去洗澡?”

她半睁着眸,软绵绵的道,“帮我把拉链弄下去,在后面。”

说完,她就应景似的翻了个身,顾南城看了一眼,手指听话的替她把拉链往下拉,然后将婚纱慢慢的从她的身上褪去。

手一路上都不怎么规矩,晚安也没怎么搭理,趴在枕头上仍是软绵绵的,眼睛睁开了一点,眼巴巴的瞧着他,“我要泡澡,帮我放洗澡水好不好?”

“好,”男人从善如流想也不想的答应,低沉的三个字说得格外的别有深意,“一起洗。”

顾南城看着她在蓬蓬的婚纱里爬了起来,抬手抱住他的脖子,脸蛋在他的肩膀里蹭着,像是撒娇的猫咪,顺手就环住她的腰,低低的笑,“怎么了?这么招人疼?”

他低头就要去吻她,爱不释手的,“累不累?洗完澡我给你揉,嗯?”

“嗯……”她嗓音细细的笑出声,仰脸看着他,眼睛眨啊眨,“一起洗澡……真的只洗澡吗?”

男人笑声低醇,“顾太太想做点什么,我自然是无条件奉陪的。”

“可是我好累啊。”她在他的耳边娇软的抱怨,“那个高跟鞋是新的,磨得我的脚很疼,站了一天,走来走去的。”

她的婚纱虽然没有脱下来,但是发型已经放下,长发散下来了,手摸着她的发,嗓音低而宠溺,“那我待会儿去找林妈要点药膏,然后洗完澡就休息。”

女人满意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笑眯眯的道,“好乖,那你去放水吧,记得倒精油,那瓶绿色的,可以舒缓疲劳。”

顾南城揉了揉她的发,将身上白色的西装脱下,然后才起身走进浴室。

晚安在他放水的时间里把婚纱脱了下来,随便找了件临时的衣服穿上,然后才下床把沉重的婚纱抱起来放到衣帽间去了,准

备明天再让林妈帮忙把它挂起来。

回去的时候刚好撞见走到卧室门口的男人,他一见她就皱眉,“去哪儿了?”

一边说一边走过来抱着她。

“去把婚纱放好啊,你好歹花了那么多钱的,以后挂着吧,还挺耐看的。”

顾南城将她打横抱起来,腿一勾就顺便关上了门,“去洗澡。”

晚安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被他抱着,没有出声。

浴室里是蒸腾的热气,在凉意阵阵的秋日里显得格外的温暖。

说好的只洗澡不做别的,晚安趴在浴缸上,男人的手替她按着摩。

唔,她闭着眼睛享受,顾公子按摩的技术真的是日渐涨。

但是按着按着摩,那只手就开始作怪了,晚安昏昏欲睡都被他弄醒了,脑袋一低捉住他的手,“你别闹……”

健硕的胸膛贴了上来,男人从后面咬着她的耳朵,低低哑哑的道,“我给你按摩,你是不是也要给我点吃的,嗯?”

她的脸蛋被热气蒸腾着,呈现出粉色的红扑扑,又那么嫩,红艳艳的仿佛能滴出水,抬眸委屈的撒娇,温软水媚,“可是我真的好累啊,没有骗你。”

晚安看着他英俊的脸就这么盯着自己,抿唇瞧着他,“你心疼我呗。”

男人的嗓音已经沙哑透了,手臂一捞将她圈进怀里坐到自己的腿上,让那蓄势待发的渴求清晰的抵着她,“我心疼你,谁心疼我。”

晚安感受着,红着脸蛋说不出话来,他眸色愈发的深,手又跟着愈发的肆无忌惮起来,呼吸弥漫在她的耳边,耐着性子温柔的哄着,“不如给我蹭蹭?”

她有些茫然,张口望着他,半响才问道,“蹭蹭……是什么意思?”

他笑声醇厚,“我教你。”

于是,晚安秉着他给她按摩了的心思,决定给他蹭蹭。

然后,蹭着蹭着,就变成了这样。

“顾南城!你说了只蹭蹭的!”

耳边回应她的是男人低低的喘息和满足的低笑,“嗯,不小心进去了,一会儿就好,乖……”

……

“顾南城,你说了一会儿就好!”

“嗯……很快就好。”

氤氲的热气在浴室里形成了淡淡的白雾,晚安看着男人模糊又性感至极的脸庞,忽然想起白天在教堂的时候他问她的话,眼神有些恍惚,仰脸低头咬在他的肩膀上,整个人都差点沉入了水中。

洗完澡出去后,顾南城把她放进被子里,她已经累得昏昏欲睡了,直到凉凉的触感落在她的后脚跟上,她才又打开了眼睛。

唇抿出笑意,晚安伸手去拿手机,已经快零点了,屏幕上显示很多条未读短信,她伸手一条条的点开。

基本都是祝福的短信,各种各样的祝她新婚快乐。

又两条最简单的,一条是来自左晔:你今天很漂亮,新婚快乐。

还有一条是来自没有备注的手机号码:新婚快乐。

晚安有几秒钟走神,正准备退出短信关机,手机的震动声就响起来了。

她怔了怔,才发现震动的是不是自己的手机。

顾南城看了床头一眼,起身伸手过去把手机拿了起来,他眉头皱起,没有思索的接了电话,“怎么了?”

他刚说完这三个字那边就响起女人的哭声,陆笙儿极其罕见的带着咬牙切齿,“我找到她了……我真的找到她了,可是他不肯承认……南城,他骗我,他真的在骗我。”

她语无伦次的哭诉里含着极大的愤怒,顾南城的眉头越皱越紧,“你冷静点,你找到谁了?”

晚安准备关机的动作也跟着顿住了,她蹙起眉看着讲电话的男人。

“那个别墅……南城,她一定在里面,可是他不让我进去,我不知道怎么办?”

顾南城皱眉顿了一会儿,面庞随即面沉如水,“你怎么知道她在里面?”

陆笙儿冷笑,“如果不是她在里面,那他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