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88.坑深188米:顾南城,你说我猥琐?(5000)

“是吗?那就好。”

漆黑的眼眸里忽然掠过一层薄薄的暗色,他掀起眼皮,“你买了这么多的东西,连林妈的都买了,”顿了几秒钟,他才继续道,“那我的呢?”

晚安正在收拾的手顿住,抬眸看着他,眨了几下,“不是礼物,我只是逛街的时候看到有些觉得他们会喜欢就买下来了。”

顾南城盯着她,目光几乎逼得她后退,他不温不火的开口,“那么大的商场,没什么东西是你觉得我会喜欢的?”

晚安,“没……没看见,”她摸摸自己的发,温软的嗓音带了几分卖乖的笑,“你什么都不缺啊,缺了什么你的秘书发现得比谁都快,所以我也没留意,下次我再去逛的时候一定会记得给你买好不好?鱿”

男人一脸温淡,“是我有钱有错,还是有秘书有错。”

晚安,“……瞬”

她看着他似乎明显的不悦,好似她给所有人买了礼物就单单故意把他忘记了,晚安原本是单膝跪在茶几边的地毯上也站了起来。

在男人的身侧坐下,手抱着他的手臂,仰脸笑着,“就这样……你也能不高兴?”

顾南城一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另一只手被她挽着,他低头看着她笑盈盈的脸蛋,薄唇吐出三个字,“就不高兴。”

说罢就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凑过去吻住她。

等他满足了才放开她,晚安眨眨眼睛,“其中我看中了一件衣服,觉得很适合你,可是太贵了,所以我没买。”

顾南城黑了一张脸,皱眉不高兴的问道,“买不起?”

晚安抿唇,无辜的瞅着他,“你买得起我买不起啊,”她笑眯眯的,黑白分明的眸,眉目明艳,“等下次我领工资了,我就去给你买。”

他看着她,“你不花我的钱?”

“爷爷的茶叶刷的你的卡。”

结婚第二天,他就把他的副卡给她了。

男人的唇畔终于抿出点儿笑意,“嗯,不过你的工资也是我给的。”

她微微撅唇,“你不要偷换概念,那是我的劳动换来的。”

顾南城抬手摸着她的发,忍不住低笑,俯首凑到她的耳边,低低地说着话,唇畔鼻息间的热气都落在她的肌肤上,“不然你用别的劳动,去给我买衣服?”

就这姿势,他分分钟没按捺住就能把她压进沙发里,晚安逛了一个下午饿得不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你不要乱来……你好意思问我要礼物,”她的嗓音半娇半软,“我嫁给你这么久,你也没有给我买过什么礼物啊。”

顾南城的动作这下倒是顿住了,拢起眉,“我没有给你买过礼物?”

晚安瞳眸睁大了一点,微微鼓了鼓腮帮,底气也跟着足了点,“没有,没有礼物。”瞧他一眼,她别开视线,哼了哼,“你总不会好意思把婚戒当做礼物吧?”

“知道了,”盯了半响,顾公子淡淡的吐出三个字,但是眼角眉梢又带着点其他的意味,手指用力的捏了捏她的脸颊,语调像是从喉间极深的地方溢出,“下次你就不会有理由单单忘记我了。”

晚安眉目流转,手臂缠在他脖子上,带着女孩的清净和女人的妩媚,学着他懒散的语调道,“好啊,让我看看安城赫赫有名的千人斩能送出什么礼物啊。”

千人斩……是个什么玩意儿?

吃了晚餐,晚安回书房跟唐初视频交流了一会儿,刚刚结束电话,正在犹豫看书还是看电影,书房的门就已经被推开了,她听到声音便抬头看去,怔了怔,下意识的道,“有事吗?”

男人颀长的身形半靠在门板上,“回卧室。”

晚安囧囧的看着他,现在回卧室,做愛吗?

她整个身子缩在椅子里,面前摆着打开的银色笔记本,晚安看着男人俊美的容颜,好心的提醒他,“我们昨晚才忙过,你忘记了吗?”

他一般不会连续几天猛烈的需索。

顾南城淡淡的睨着她,“顾太太,除了做愛,你的脑子里没有别的内容了吗?”

晚安,“……”她微微一笑,“不然你叫我回卧室做什么呢?盖着棉被谈心吗?”

现在才七点多不到八点。

他迈开长腿朝她走了过来,一边道,“回床上看电影。”

晚安怔了怔,“什么看电影?”

男人已经走到她的身边,俯身就将她拦腰抱了起来,“把你的笔记本抱好。”

“你的别墅装了家庭影院吧,为什么要用笔记本挤在床上看?”

顾南城瞥她一眼,“没用过那玩意儿,而且我更喜欢床上。”

晚安想了会儿,抿唇温软的道,“你要跟我看爱情动作片吗?今天好像也不合适,因为你会把持不住的。

顾公子嫌弃的看着她,“你怎么满脑子都是这些猥琐的东西?大家都说你很矜持,都只是说说而已吗?”

晚安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细细的眉不满的横了起来,“顾南城,你说我猥琐?”

他有什么脸说她猥琐?!

顾公子敏锐的看出敢肯定这句话的后果,立即从善如流,“没有,”他低头温柔的吻着她的眉目和唇角下巴,言不由衷的哄着她,“你最端庄最矜持,是我猥琐,嗯,是我。”

她依然不满,“你在讽刺我?”别以为她听不出来。

顾南城自上而下的看着她的脸,心头都是阵阵的软,忍不住就失笑,唇畔的弧度也跟着扬起,带着点性感的邪,“说你猥琐也错,说你矜持也错,你想让我说你什么,嗯?”

她的手抱着合上的笔记本,微微扬了扬下巴,“除了夸我漂亮可爱,其他的什么都不准说。”

男人又是阵阵的发笑。

晚安看着他的模样,说不出来的恼怒。

无形的温暖舒适的微风刮过他们之间。

他想跟她看电影,晚安自然也不会拒绝,“那就先洗澡吧,洗完澡再看。”

“一起。”

晚安很利落的拒绝,“不要。”她才不要跟他一起洗澡。

顾南城试图哄她,低低的嗓音蛊惑着,“省时间。”

晚安抱着自己的浴袍,摇着脑袋,“不省时间,你会弄很久很久的。”

而且她一点都不喜欢在浴室。

顾南城,“……”

晚安很迅速的进了浴室,然后动作利落的反锁了门。

他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想想她的表情和眼神,唇角的弧度又忍不住的加深。

很久很久。

轻轻的笑开,后天就是洞房了,

是可以在浴室顺便巩固她的记忆。

洗完澡,晚安抱着笔记本搜电影,“你想看什么?”

还在擦头发的男人望着她,“昨晚去电影院看的电影。”

“可是我看完了啊。”

“可是我没有看完。”

晚安看着他,“我看完的电影你叫我陪你看?”

顾南城闲适的看着她,“是你陪我看,我不喜欢半途而废。”

他昨晚在电影院也不见得看得多认真。

晚安的手指还顿在键盘上,没吭声。

是谁把她一个人扔在电影院的,他好意思说他不喜欢半途而废?

男人扔掉擦头发的毛巾,绕过床尾走到她的身侧,手托起她有些闷的脸蛋儿,低低的道,“顾太太,刚才我给你买礼物了。”

她瞧着他,半响才道,“礼物呢?”

他又捏上了她的软绵绵的脸颊,笑意散在嗓音里,“还在做。”

还在做……他真的是。

晚安想了想,下巴倨傲的扬起了一点,很勉为其难的道,“那好吧,我陪你再看一遍。”

唔,什么礼物是需要现做的?

她想了想,眼角眉梢漫上星星点点的笑和暖。

…………

婚礼的前一天,晚安回慕家住。

睡前,爷爷拉着她的手说了很多话,沟壑纵横的脸上多少笑容,可是眼睛里混杂着各种说不出来的情绪。

“老头子终于能把我们家的宝贝交给另一个人了,”慕老拍了拍她的手背,浑浊的眸似有被灯光反射的光线,但是细看却又只有笑意,“能活着见我乖孙女披上婚纱最漂亮的一天,真好。”

晚安咬着唇,眼泪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爷爷才永远是我最亲的人。”

“傻孩子,”慕老一双早已不再清澈的眼不断地看着她年轻的脸,笑着道,“爷爷总会离开的,有人陪着你,我就放心了。”

晚上,慕老坚持在床边守着晚安,要等她先睡。

兢兢战战的守着唯一的孙女长大,十多年前恩怨是非,也随着时间终于慢慢的淡去了,这是最后一晚,他能守着他的宝贝了。

晚安握着爷爷干燥温暖的手,很快的沉沉睡去。

深夜,慕老一个人坐在书房,灯光明亮却寂寞。

搁在前面的手机显示正在通话中。

慕老苍劲的嗓音传输着,“明天,晚安就要嫁人了。”

那端沉默了一会儿,方道,“我知道,报纸上都在说。”

“云槿已经过世十多年了,我也是半截身体进黄土的人,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但晚安她是你的骨肉,血浓于水,我只希望,如果有一天她被人欺负了,不至于无依无靠。”

“您别这么说。”

慕老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你给我记住了,你恨我很好,恨云槿也罢,可晚安是你女儿,孩子永远是无辜的,你当初要不是没有出现在她妈妈的葬礼上,她也不会怨恨你到这个地步,这些年,她很不容易。”

那边的声音低了不少,“我知道。”

“行了行了,”慕老对着空荡的空气里摆摆手,“

不奢求你多爱她,但是不要让她被欺负了,我已经老得保护不了她了。”

浓重的沧桑感层层的漫过无线电。

威廉站在落地窗前,下面是万家灯火,他仍然身处安城,借着各种各样的借口。

也许也只是想看完明天的婚礼再回去。

曾经专横霸道固执的人已经老得说出如此无力的话了。

心头涌出的却不是当初以为的快—感,而是蔓延着一种说不出的沧海桑田。

绝口不提当年的事,不提原谅,不提对错,不提爱恨恩怨。

也不提释怀。

只提醒他,晚安是你的女儿。

也许真的是老了,这些年,他也逐渐的想起,晚安是他的女儿。

午夜梦回,甚至会想起那张更加遥远几近模糊的脸。

娇妻爱女,权势金钱,没有什么是不完整的。

只不过,一个人的时候,心底慢慢的堆积起说不出来的遗憾感。

人生若是重来,他依然会那样选择那样过,那么又有什么是值得遗憾的。

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最后,他对着电话那端至亲至梳的老人道,低而缓慢,仿佛每个字都需要斟酌,“我会的。”

耳边剩下了嘟嘟的声音,绵长而茫然。

…………

早上天刚刚亮起,晚安才起床洗漱完,工作人员还没到盛西爵和米悦就先到了。

虽然他们只是貌合神离的合作关系,但是这样重要的公众场合他们自然必须要出双入对。

盛西爵难得的穿了一身正装,冷峻里收敛了之前掩饰不住的冷傲,脸上露出难得的笑,“紧张吗?”

晚安摇了摇头,又点点头,咬着唇瓣,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小声的道,“有一点。”

他俯首,单手轻轻的搂住她,温温沉沉的声音透着一股稳重,“做新娘有一点紧张才好,死水无澜的婚礼也不会多幸福。”

米悦从跟着他进来开始打了个招呼,就安静的坐在一边充当摆设,这样显得温情脉脉又安慰意味极其明显的话从这个男人的嘴里说出来,可真是别扭。

不对,她转念一想,他也许只是对她不温存而已。

毕竟他厌恶她又看不起她。

晚安展颜笑了,“我可能习惯了做导演在后台,一下成为主角……会有点紧张。”

盛西爵没有抱她很久,很快就收回了手臂站直了身体,像一个寡言却格外可靠的哥哥,“你应该骄傲,今天你是最漂亮的新娘。”

她以为婚礼不会改变什么,除了让安城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正式的顾太太。

可她天还没亮就醒来了,心情便开始奇妙得无法言说和形容。

晚安十指相扣,仰着脸庞浅笑,“你和米悦吃早餐了吗?”

盛西爵原本想说吃过了,却突然下意识的想起了什么,淡漠的瞥了眼坐在待客的沙发上一言不发的女人,眉头微皱,“还没。”

“白叔特意熬了粥,爷爷身体不好起得晚,你们不嫌弃的话先下去吃点东西填下肚子,不然我让人去外面买点吃的来。”

“不用,喝粥就好了。”盛西爵看着她披散的长发和居家的衣服,淡淡道,“我去盛两碗粥上来,你先忙。”

剩下她和米悦,晚安有几分尴尬,不过也很淡,她转身给米悦倒了一杯水。

米悦看她一眼,说了声谢谢,然后道,“你不用管我,你们家的化妆团应该快到了,待会儿别说穿婚纱,光是化妆和做造型就不知道得坐上几个小时。”

她结过婚,是过来人。

晚安看着她微笑着道,“你和西爵举行婚礼的时候,一定很漂亮。”

米悦端起水杯,抬起脸认真的道,“那是当然的。”

在西方文化里长大的姑娘,对别人的夸赞素来愉悦享受。

何况米悦是真的漂亮,结合东西方的美。

她喝了一口水,然后道,“你也很漂亮,等下上妆穿上婚纱应该可以辗压全场,我来这里这么久还没见过几个比你好看的。”

晚安微愕,她不是没被人夸赞过漂亮,可是还真的没被人这么一本正经的夸过,尤其对方是个年纪相当的女孩。

——╭(╯3╰)╮我也是拼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