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87.坑深187米:六位数,我买不起(5000字)

陆笙儿本来没什么血色的唇几乎被咬得溢出血,她冷冷的视线直直的看着顾南城,“所以,那是我的错吗?我当初就说了,我不要我的手让他不要去求她,就算我的手救回来了又怎么样,我不会再弹琴了。瞬”

“你觉得你的自尊重要,但是锦墨觉得你的手重要,男人看着自己的女人的手废掉明明可以治好但是无动于衷,那种感觉是你想象不到的挫败。”

陆笙儿看着他,一下无话可说。

是她错了吗?

顾南城收回视线,也敛去了眸底复杂的光,“好好休息,我打电话叫他回来陪你。”

晚安是被他牵着出去的,在从客厅到上车的几分钟时间里,她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出神,直到他拉开车门又关上,在她动作迟钝低头的时候凑过来给她系安全带的时候,看着他近在咫尺英俊沉静的脸,忽然兀自的笑了下,“我以为你这么快赶来是想把我捉回去骂一顿,叫我不要找她的麻烦呢。”

顾南城修长的手系好了安全带,抬眸看她,“跟我一起吃完午餐再回去,嗯?”

“你们当初在美国不是在一起了,为什么后来又分手了?”

她的眼神好奇,似乎真的只是因为困惑才问的。

他波澜不惊,温淡简单的回答,“没有为什么,笙儿不爱我,我奶奶也不喜欢她,所以没有强求的必要,后来他们就和好了。”

几句话,像是局外人那般简单的概括下来鱿。

顾南城捏着她的下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在想什么?”

“在想你刚刚说的话啊。”

他眸色加深,淡淡道,“怎么了?”

“在想你说的都有道理,但是为什么薄锦墨不爱绾绾,陆小姐也不爱你。”

他笑了下,“又不是公式。”

“你说的没错,绾绾属于爱心爆棚的那一种人,”晚安看着他的脸,凉凉淡淡的道,“以前薄锦墨特地跟我说,你很喜欢宠女人,我在想,你是不是也属于这种人。”

他低头看着她,淡淡的笑,“不然,你怎么会跟她做最好的朋友,然后喜欢我?”

晚安瞳眸微微的睁大了一点,“什……什么?”

男人低头,吻落在她的唇上,低喃着道,“你说呢?”

…………

顾南城带她去一家西餐厅吃午餐,环境很安静,放着浅浅的钢琴乐。

“回家吗?还是想去逛街?”

晚安的手指拿着勺子,小口小口的吃着小小的甜品,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我待会儿去江树和易唯家看看,上次他受伤我还没有去看过。”

江树上次被顾南城的手下打伤,她都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她的话去医院,易唯在他跟前就是个小媳妇小跟班,根本制不住他。

顾南城皱了下眉,也没有反对,“好,回去的早的话叫陈叔接你,晚了就给我打电话。”

她继续低头尝着味道不错的甜点,很随意的道,“那你先回公司吧,我把这里吃完就自己打车过去。”

男人没有起身,眼睛盯着她一张一合的绯色红唇,淡淡的道,“江树才二十出头,他打算一直当个小混混?”

晚安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手指捏着勺子,蹙眉道,“我跟他说过很多次……可是他总是说自己没学历,又没什么特长,没有正式的工作要他。”

“如果他不想一辈子当个小混混,让他递一份简历去GK的人事部。”

“可是,”晚安怔了怔,下意识的问道,“他能做什么?”

顾南城看她一眼,眼神停在她染着点白色沫状的唇角,喉结上下的滚动,低沉的嗓音有点哑,“总有个地方能把他塞进去,其余的看他自己。”

晚安想了想,“不然我跟西爵说……西爵跟江树很熟。”

话还没说完,她就在男人的眼神里慢慢的低了声音。

这么说没其他的意思,江树对西爵很崇拜,可能更听他的话,可是她这么说,还是很容易衍生出其他的意思,尤其是上午陆笙儿的事情之后。

顾南城看了她一会儿,方淡淡的道,“米氏的重心不在安城,米悦迟早要回美国,你觉得盛西爵跟米悦的关系能维持多久?还是他现在能安排其他的正式工作。”

晚安抿唇,“那我待会儿就跟他提一提……如果他原意的话。”

虽然是朋友,即便是关心,但是别人的生活别人的选择,她无法强求,只能规劝。

“嗯。”

他还是没有要起身的意思,晚安看着他,困惑的问道,“还有事吗?”

“没事了,”顾南城很快的回答,末了,唇畔勾出几分似乎无奈弧度,晚安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站了起来。

就在几秒钟的时间里,他已经俯身隔着长方形的餐桌朝她靠了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下巴也已经被男人的手指托住,他低头吻了下来。

舌尖在她的唇角舔了一下,然后稍微的离开,低声徐徐的笑着,“你的餐桌礼仪呢?”瞧着她黑白分明的眸,“我想顾太太应该不是故意的。”

晚安在他回到位置上时,她才迷茫的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唇角,表情有些懵懂,“怎……怎么了。”

顾南城看着她的白净的脸蛋,好整以暇,“已经擦好了,继续吃。”

所以她是沾到嘴巴了吗。

她本来就不是故意的,晚安看他逗弄般的眼神,有些恼怒,“你怎么还不走,上午早退,下午上班也不按时,你就是这么当老板的。”

他淡淡的笑,“嗯,我是老板,想怎么当都可以。”

他这么理所当然,晚安无话可说,于是继续低头吃甜品,直到她差不多吃完他才招来服务生付账,然后亲自拦了辆的士打开车门让她上车,“到了给我发短信。”

这有什么值得发短信的,顾公子莫不是被那个有问题的司机吓出后遗症了……

想是这么想,但是晚安还是乖巧的点点头,“知道了。”

顾南城抬手摸了摸她的发,低头顺势亲了她的脸蛋一下,“乖,”

…………

坐在的士上,晚安拿手机给易唯发了条短信,然后收起手机,看着车窗外不断变化的景色。

她找陆笙儿是为了问绾绾的事情,陆笙儿并不是很容易就疑神疑鬼的性子,几次三番的怀疑甚至不计后果的闹腾,不可能无迹可寻。

手指搭在车窗上,回忆了一下刚才男人跟她说的话和表情。

顾南城他也没有说谎骗她。

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军官的别墅,陆笙儿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找到军官的别墅里去。

她打了个电话给西爵,简单的说了下最近的事情,斟酌着道,“西爵,我觉得那里可能真的有点问题……你要不要也查一下,我听他说,你以前在部队里有不少的朋友。”

“嗯,我去查,”盛西爵在手机的那端淡淡的道,“不过如果真的有问题,顾南城没有把消息翻出来,我就更难找出问题,不过你既然持疑,我会亲自去看。”

晚安嗯了一声,软声嘱咐,“你小点心,陆笙儿跟人起了争执,还被伤了……在安城敢对她动手的不多。”

陆笙儿是明星,没几个人不认识她的脸,认识她还敢起冲突,晚安也不解。

“我知道了。”盛西爵简单的回复她,很显然对这件事他心里有数,顿了顿,他转了话锋,“顾南城和陆笙儿现在是怎么回事?”

他的语调低沉而冷漠,覆盖一层淡淡的质疑和责问。

晚安明白他在为自己抱不平,她眯着眼睛笑了下,语调不大在意的道,“他对陆小姐的事情放不大下心。”

“你不介意?”

“介意又如何,”她淡淡的道,“一段关系总不会事事都如意,再看吧,以后的变故以后再说。”

盛西爵沉默了短短的几秒钟,“你自己想清楚都好。”

她自己的事情,从小素来有自己的主意。

挂了电话,十分后到了左树家,易唯开的门,她进去就发现屋子里被收拾的整整齐齐的,“你们吃饭了吗?”

“早就吃了。”易唯一边说一边给她搬了条椅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江树他感冒了,在床上躺着呢。”

“感冒了?”

“是啊,”见晚安的神色有变,猜到她可能误会了,连忙解释,“跟那次的事情没关系,是他自己晚上睡觉踢被子,所以才会感冒的。”

易唯这么说,晚安回了她一个笑容表示明白了,但是心底还是止不住的几分阴霾,是外伤加上受凉才会感冒吧,江树这样的年纪,怎么会随随便便的病到白天都只能躺在床上。

她担忧的问道,“他的伤去医院料理了吗?感冒有没有吃药?”

“有啊,”易唯点点头,“我跟他说再过两天就是你的婚礼了,如果不吃药不看医生就只能一直躺尸也看不到你穿婚纱的样子了,所以他就乖乖的吃药啦。”

晚安看着她的表情,微微有些怔然,但还是很快的侧开视线,“他睡着还是醒着?我今天下午没事做,本来是想来看看他然后拉你陪我去逛街的。”

“中午吃了点东西他就午睡了,病怏怏的精神不是很好,刚才手机的短信也是我回的,你要去逛街买东西吗?好啊,我把药都准备好,傍晚赶回来给他做我弄饭就行了,”

晚安浅笑,“那我到时候送你回来,然后跟他说几句话再回去。”

“好的,”易唯起身收拾包准备出门,正弯腰俯身,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下站直了身体,“昨天我收到你老公给我和江树寄来的礼服,裙子很漂亮,晚安,谢谢你啊,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穿什么过去。”

晚安又怔住。

她来找易唯逛街,本来是打算待会儿带她去看衣服,然后就顺势给她选一

件礼裙,以免她为了参加一个婚礼一下开出这么大笔不必要的花销,或者是到时候在婚礼上显得不自在。

顾南城具体请了哪些人她不清楚,但是以他的身份多半是非富即贵。

晚安只愣了几秒钟,然后很快的笑了出来,“你喜欢就好了。”

下午晚安陪易唯在商场里转了两三个小时,给爷爷买了一盒他喜欢的茶叶,自己买了一条适合秋冬天的围巾,然后给易唯买了一套适合她的化妆品。

经过男装区的时候,晚安看中了一件男款大衣,忍不住驻足看了会儿,然后走过去抬手摸了摸。

她身上穿的一身,即便是导购认不出她的脸,那也认得出来她身上的衣服都是大牌,立即走上去热情的介绍。

晚安摸了又摸,眼底掠过失落,最后还是浅笑着道谢,拉着易唯走了。

走远了一点,易唯就好奇的问道,“那件大衣蛮好看的啊,我觉得穿在顾公子的身上应该很合适,你不是也挺喜欢的吗?”

晚安看她一眼,抿唇默默的道,“六位数,我买不起。”

易唯,“……你买不起谁能买得起?”

“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她就是个小副导。

易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顾公子他不给你钱花的哦?不对啊,你刚才给你爷爷买茶叶的时候刷的卡看上去就很有钱,而且你的茶叶也很贵啊。”

只有其他的围巾,化妆品,还买了些其他的零碎的小礼物就不说了。

晚安睁着眸,“那我总不能刷他的卡给他买礼物吧,那样很没意思啊。”

易唯不解,“那你刷他的卡……都不给他买礼物,这样比较有意思?

晚安,“……一件衣服而已,等我下次赚了钱再给他买,应该比较好,他现在也不缺一件衣服穿。”

快回去的时候,晚安请她去咖啡厅喝咖啡,直到陈叔接到电话赶来接她们,送她回家后江树果然醒来了。

易唯去做饭,晚安看着他吃了感冒药,然后简短的跟他说了今天中午顾南城跟她说的话,“你的生活你自己选择,但是我想说,你不顾自己也要顾着小唯,她跟着你不抱怨不计较,难道你想让她一直这样吗?”

江树愣了下,想也不想的道,“我跟小唯不是你想的关系,我把她当妹妹。”

晚安闻言便蹙眉,过了一会儿才道,“好,小唯只是你妹妹,那你是不是打算永远一个人过,遇到喜欢的姑娘是不打算出手还是让她这么跟着你?”

江树又愣了愣,过了会儿才道,“我知道了,让我想想。”

晚安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好。”

没聊多久,晚安嘱咐他多休息,就回去了。

等她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了,她拎着纸袋子走进客厅的时候恰好看到男人看过来的眼神。

他在室内已经脱下了西装外套,只穿了一件薄薄的V字针织毛衣,衬得更加的他一身的儒雅。

男人一只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半带慵懒闲适的看着她,“去逛街了?”

晚安走过去,把东西在他的身边放下,顺便坐下来休息揉着自己的手臂,“是啊,我本来打算去给易唯和江树买衣服的,你之前没跟我说。”

他淡笑着反问,“需要跟你说?”

晚安轻声哼了下,把给林妈买的小礼物拿出来放在茶几上,然后唠叨似的道,“下次去看爷爷的时候记得带茶叶过来,前次白叔还跟我抱怨说家里没有好茶叶了。”

老人家如今别的爱好没有,就喜欢下棋,品茶,练练字画之类。

顾南城薄唇噙着笑,“好。”随即跟着扫了一眼她陆陆续续拿出来东西,都不是他感兴趣的,却还是随口问道,“买了很多礼物?”

“是啊,看到了觉得合适就顺便买了,给奶奶也买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

顾南城注视她的脸,低沉懒散的道,“会喜欢的,她只要喜欢你的人,你买什么她都喜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