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84.坑深185米:从感情到生活到物质,你这样也能算是喜欢他?

她又困又累,埋首闭眼睡着,呼吸均匀,躺在他的身边,偎在他的怀里。

房间里的灯已经关了,但是外面的月色格外的亮,干净皎洁,流水一般的泄在屋子里,落在她半边身子上。

顾南城半倚在床头,低眸看着女人的半边脸,手指落在上面,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另一只手轻轻的拉开抽屉,从里面拣出烟和打火机瞬。

单手点燃,一簇幽蓝的火苗,灭掉后暗色中是忽明忽暗的烟火。

他叼在唇上,半眯着眸,几秒后烟雾融合在夜色中,在安静的月光下袅袅的飘着,淡得几乎看不到。

大概抽了一半,靠在他腰间的脑袋忽然蹭了蹭,男人立即低头看去。

她蹙着眉心,模糊的嗓音有些不满的低喃,“不准在卧室……抽烟。”

他抽烟不算很凶,等人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或者思索的时候偶尔也会抽。

她一般不会管他,只不过提过不准在卧室抽鱿。

顾南城低低的嗯了一声,而后便很快将燃到一半的烟掐灭,“好,不抽。”一边说着,一边俯身躺下去,低头凑过去亲她的唇。

没有深入的吻,只是薄唇浅浅的辗转在她的唇上。

“嗯……”她低吟了一声,别过脸躲着,但还是没有睁眼,只是迷糊的抱怨,“烟味……不喜欢。”

他看着她睡着的模样,眼底蓄起了几抹笑,“睡觉,”手指刮了刮她的脸颊,低声道,“晚安,晚安。”

…………

这几天早起形成了生物钟,晚安五点就睁开了眼睛,正想坐起来,才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一只手臂搂住了,她怔了怔,偏过脸蛋看了过去,英俊的容颜在昼夜交错的墨蓝色光线里显得有点模糊。

他睡着的模样较之白天更加的干净清俊,也没有不说话时那么深沉。

赤果着上半身,脑袋又凑上了她的枕头。

她可能无意识的动了一下,抱着她的男人半醒了过来,低哑的声音从喉咙里溢出,“你今天不拍戏,可以睡很久。”

说着,将她往怀里拢了拢。

“噢,”她其实也还很困,听到他的提醒才想起来唐初叫她休息几天,遂应了一声埋首继续睡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床上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身影,窗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下来了,卧室的光线显得很暗。

很久没有这么舒服满足的睡过了,晚安翻了个身,又在床上滚了好几圈,才懒洋洋的爬了起来,舒展手臂伸着懒腰。

洗漱完换好衣服后,开机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刚好九点。

下楼后林妈给她装了一小碗粥,吃了早餐后,她坐在沙发上捏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来来去去的滑了很久。

锁屏是一个设计很别致的小时钟,当时针指向十的时候,她还是拨了个电话出去。

…………

盛家别墅是典型的现代建筑,整体看上去就带着浓烈的哥特式风格,她站在雕花的铁门外摁了三下门铃,不到一分钟就立即有佣人来开门了。

“顾太太,”佣人是新面孔,“我们家小姐在客厅等您,请吧。”

晚安颔首,微微的笑了下,“好,谢谢。”

因着她和绾绾的关系,盛家别墅她熟悉得和自己家一样,自己几个月前他们两家出事,就再没有来过这里。

踏进客厅,已经是全然陌生的装潢和摆设,她一怔,随即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女人。

陆笙儿穿着简单居家的衣服,黑色的长发也只是简单的梳理了几下,跟在媒体和屏幕上展现出来的有几分差异,但是气质较之之前愈发的显得清冷。

见她走近,陆笙儿微抬了下巴,侧首吩咐一边的佣人,“上两杯茶,然后就不必候着了。”

“好的小姐。”

晚安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将手包搁在身侧,这才注意到陆笙儿的腿直放着,下身穿着裙子,她抬眸问道,“你的腿伤了吗?”

她想起昨晚在电影院里顾南城接到电话时突变的脸色。

陆笙儿抬手整理了几下裙子,淡淡的回答,“昨天跟人起了争执,不小心受了点轻伤,不过没什么大碍。”

只不过是受了伤就不能工作,所以她今天才会在家。

直到佣人小心的端了两杯茶上来放在茶几上然后退下,陆笙儿才主动的开口,“你会主动来找我,真是稀奇,”

她看了眼晚安编织着粗而漂亮的发辫,以及她今天穿的乳白色的大衣,视线最后回到了她的脸上,“你找我是为了盛绾绾,还是为了南城?”

晚安伸手碰了碰泛着袅袅茶香的茶杯,被烫得收回了手,她挽起唇角,眼神不偏不倚的看着她,“应该说,我们是先谈绾绾,还是先谈我老公。”

陆笙儿看了一眼自己的腿,淡淡的道,“如果你是为最近几天晚上的事情的话,我向你道歉,”她顿了顿,清

冷的眉目没有很大的情绪变化,“是我求他帮我的,你也知道在安城除了南城没有人有资本和能力可以跟锦墨抗衡,而且除了他我没有其他可以求助的朋友。”

她看了一眼晚安淡静的神情,“昨晚也是因为我被人困住了所以他才过来帮我的,我有我爱的男人,他有他的妻子,我们不会做任何越轨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天气偏凉,茶几上的茶水很快不那么烫了。

晚安端起来喝了一口,最先在舌尖蔓延开的是苦涩,很快感觉到浓郁的茶香。

她放下茶杯,“我不担心你们会越轨,”她抬起眸,温温凉凉的启唇,“我相信你们会谈心不会接吻,相信你们会拥抱不会滚上床。”

陆笙儿听这话便下意识的觉得刺耳,脸色一变,有些难看。

晚安莞尔淡淡的笑着,但是眼神里带着凉薄的冷意,“只不过,薄锦墨相信他的兄弟和女人自有分寸不会逾距,可我是女人,没有男人那么开阔的胸襟,所以越不越轨是一码事,我开心不开心,是另一码事。”

这话里带着明晃晃的嫉妒,可她的姿态太坦荡,以至于这嫉妒都不在她的脸上呈现。

她顿了好几秒,然后继续的道,“所以我希望陆小姐下次有诸如昨晚的事情,记得找自己的男人,不要找别人的——我想在你的安危面前,天大的事情塌下来薄先生他也会马上赶到的,哪怕你暗地里调查他怀疑他。”

半响,陆笙儿看着她开口,“这些话,你跟我说,怎么不去跟南城说?”眼神里躺着泠泠的冷意,还有讥诮,“你不喜欢他插手我的事情,大可以明明白白的跟他说,因为我的事情,即便我不跟他说,他也全都知道。”

晚安也不怒,她眯了下眼睛,“我会跟他说的,”波澜不惊的开口,“有些习惯短时间很难改变,比如你遇事喜欢找他,跟自己的男人闹矛盾了喜欢找他,以前如何如何无所谓,只不过既然你自居他的朋友,应该不希望他的婚姻不幸福。”

陆笙儿看着晚安。

她屈尊降贵的来找她,那就意味着她在那段婚姻中处于下风,她不大能理解慕晚安是怎么做到如此理所当然的跟她说这些的。

南城很少在她的面前谈及他跟慕晚安的感情和现状,偶尔她问起,他也只是淡淡的带过去,不会深谈。

“如果我不存在,你们的婚姻就会幸福?”陆笙儿反问道,“当初他随随便便就娶了你,而你也是为了钱和他的权势被迫嫁给他,难道没有我,他就会爱你吗?”

“他喜欢跟我在一起。”

陆笙儿看着她,竟然觉得微微一震。

慕晚安这句话说的很平淡,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喜欢……跟你在一起?”她觉得好笑,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晚安微微的笑,淡淡然的有条不紊,“我喜欢他的人,而他喜欢跟我在一起,陆小姐,我比你实际,跟是不是最爱比起来,我更在意做他的女人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从感情到精神到物质。”

从感情到精神到物质。

“从感情到精神到物质,这样也算是你喜欢他的人?”陆笙儿看着她,笑出声,“如果他不是GK的总裁,不能给你最好的物质,不能让你在往后的导演路上一帆风顺,你还会喜欢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