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六二回 归来

“……太子妃娘娘也真是好性儿,您方才就该狠狠打她几巴掌,让她知道您不只嘴巴厉害,巴掌也厉害,以后看见你便远远绕道走的。”白兰的第一要务便是在保护顾蕴的同时,尽可能让她一丝一毫委屈都不受,方才庄敏县主那般可恶,她言语间自然没有好气。

顾蕴却笑道:“痛打落水狗虽痛快,却也要防着狗急跳墙,给自己添无谓的麻烦。”横竖照如今的情势来看,庄敏县主也蹦跶不出什么花儿来了,话说她能将未来的皇后给挤兑成那样,可真是太有成就感了!

不过,都到了这个地步,庄敏县主还敢放言将来将她‘千刀万剐’,她这是气急之下为稍稍挽回颜面找回场子,虚张声势放的狠话,还是她其实有所倚仗,或者说四皇子府与益阳长公主府还有不为人知的底牌,她确信他们一定有翻身之日,所以才敢这样有恃无恐,吃定了将来只有她收拾自己的份儿,没有自己收拾她的份儿?

说来四皇子前世能在强敌环伺之中,笑到最后,除了大半时间都依附皇后母子,之后自然而然顺势接掌了皇后母子的大部分势力以外,的确该有旁的不为人知的底牌才是,不然他凭什么笑到最后,皇后母子与贵妃母子谁是省油的灯了?

顾蕴想起庄敏县主前世的大气沉稳和早前的谨言慎行,总觉得她不会急躁至此,怎么也该为自家留一条后路才是,毕竟宇文承川离皇位就只一步之遥,且她和四皇子也已知道宇文承川不若旁人看到的那般势单力薄了,以庄敏县主的性子,不该这般只顾前不顾后才是。

那么,四皇子真有旁的不为人知的底牌了?唔,回去后可得让冬至递话给韩大人,让其更深入的查探一番才是。

亲蚕礼后,宫里风平浪静了几日,便被钟粹宫的甄婕妤下药谋害妙嫔,以致妙嫔大出血,以后十有*不能生育了之事给打破了。

甄婕妤进宫五年,也算是近年来较为得宠的妃嫔之一,不然也不会距主位只得一步之遥了,她所缺的,只是一个皇嗣而已,所以对妙嫔如今的专宠有多忌恨,可想而知,皇上都年过半百了,说句不好听的,再过几年,指不定根本没有生儿育女的能力了,她不趁早怀上皇嗣,难道真等皇上百年以后,被送去皇陵守一辈子的陵不成?

所以她指使自己的心腹宫女,在御膳房日日送去绿霓居给妙嫔的补药里加了一味麝香,那补药是皇上特意吩咐太医院的院正给妙嫔开的,妙嫔说什么也不肯给皇上生孩子,皇上舍不得勉强她,只得每次侍寝后都赏她避子汤,可又怕长期服食避子汤会损伤妙嫔的身子,等以后她想通了愿意给他生孩子时,却因损了身子再不能生了,是以亲自吩咐了太医院的院正给妙嫔调养身子。

只妙嫔闻不得那个味道,这才没在绿霓居的小厨房给她熬那补药,改在了御膳房由专人负责。

旁人自不知道这其中的端倪,只当这是皇上巴不得妙嫔能早些为他怀上皇嗣,所以亲自下旨为妙嫔调养身子,也足见妙嫔得宠到什么地步,叫人怎么能不恨得滴血?

可在绿霓居负责日日去御膳房给妙嫔取补药的宫女,还有御膳房的熬药太监,都说了先前他们曾见过甄婕妤宫里的人后,何福海奉旨去到钟粹宫拿人时,甄婕妤却宁死也不肯认事情是她做的,只说自己是被陷害的,为此闹到了皇上跟前儿。

到了皇上跟前儿,甄婕妤的心腹宫女却吃不住重刑,奄奄一息的反了口:“奴婢招,奴婢招……的确是我们小主指使奴婢在妙嫔小主的补药里加了麝香,我们小主也是一时糊涂,求皇上看在她服侍皇上多年的份儿上,从轻发落……”

然后看向甄婕妤,哀哀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小主,奴婢实在受不住,只能先走一步了,只盼小主经此一事后,能幡然悔悟,好好活着,毕竟活着才能有希望不是吗?”便一头碰死在了皇上和众人面前。

这下甄婕妤越发百口莫辩了,只得哭着一遍又一遍的哀求皇上:“皇上,臣妾真的没有,真的不是臣妾啊,求皇上务必查明真相,还臣妾一个清白,不然臣妾宁死也不会认自己没做过的事……”

皇上如今对妙嫔是真上了心,瞧得她惨白着脸躺在榻上,心疼得心都要揪成一团了,老房子着火,火势自然非同寻常,哪里听得进甄婕妤的话,恨恨的扔下一句:“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抵赖?来人,给朕拉下去,褫夺封号贬为庶人,再赏绫子!”

便有几个太监应声进来,拉了甄婕妤往外拖去。

关键时刻,妙嫔的贴身宫女出来了,行礼后恭声与皇上道:“我们小主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若真是甄婕妤做的,都死到临头了,她犯不着再咬死了不承认,可见真有可能不是她做的,所谓的人证物证也大有可疑之处,还请皇上再彻查一番后,再下定论也不迟,省得错杀了好人,白白放过了坏人。”

皇上想了想,妙嫔的话也不无道理,又见甄婕妤满脸的哀婉与绝望,到底还是松了口,让将甄婕妤先关在自己宫里,由何福海亲自安排人看守,以免有心人得了机会让甄婕妤“畏罪自杀”,也免得甄婕妤再接触外人,想其他法子脱身。

随即亲自过问此事,从甄婕妤贴身宫女素日都与哪些人往来,到哪些宫里都领取过麝香,如今分量可都还对得上,连同御膳房当日当值的人全部都下了慎刑司严刑拷问;又将太医院所有太医都召到绿霓居,让他们查看妙嫔的药渣子里除了麝香,可还有其他东西,看能不能据此找出线索来。

没想到太医们这一查,竟真查出妙嫔的药渣里除了麝香,还有一味红萝藤,只这红萝藤长在西域,珍稀无比,见过的人少之又少,太医们都是商量再四后,才敢确认的。

太医院院正因抱拳向皇上道:“启禀皇上,先前微臣们就觉得奇怪,麝香用得多了,虽对人体有害,可没达到剂量之前,反而有开窍醒神,活血散瘀的功效才是,而且妙嫔小主至今并无身孕,照理怎么也不该大出血才是……如今总算有了定论,真正让妙嫔小主身体受损的不是麝香,而是这味红萝藤啊!”

这下皇上比先前还要生气,那劳什子红萝藤,连他都闻所未闻,可在他的后宫里,却有人在用它来害人了,这还只是侥幸曝光了的,谁知道没有曝光的还有多少起?

皇上盛怒之下,直接动用了腾骥卫,让腾翼卫来查此事,查探出来的种种线索,都是指向的景仁宫与关雎宫,显然这事儿不是宗皇后所为,就是林贵妃所为,甚至极有可能两人都有份儿。

到了这个地步,皇上纵然再爱妙嫔,也不能再继续追查下去了,不仅仅是因为他得顾及二皇子三皇子两个成年儿子的体面,更得顾及宗皇后与林贵妃背后的势力,本来他专宠妙嫔就让百官颇有微词了,他若再因妙嫔大动干戈,将自己的皇后和后宫位份最高的妃嫔一并发落了,谁知道前朝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皇上做了几十年的明君,不想临到老来再晚节不保,让自己前面几十年的努力都功亏一篑,少不得只能委屈妙嫔了。

很快,六宫便收到旨意,皇上晋了荣妃为贤妃,六公主与七皇子的生母韵贵嫔为韵妃,陆昭仪为宁妃,除了贤妃本就奉旨协理六宫以外,又赐了韵妃与宁妃协理六宫之权,淑妃这阵子都忙于六皇子大婚之事,顾不过来宫务,就暂时不必协理六宫之事了,只安心准备六皇子大婚的一应事宜即可;还晋了妙嫔为妙贵嫔,可谓是本朝以来,晋位晋得最快的妃嫔了,没有之一。

后宫其他妃嫔虽对妙贵嫔这么快便从一介粗使宫女跃为了一宫主位大是不平不甘,可想着太医说的,她至此十有*不能生了,又都释然了,她此番吃了大亏么,皇上本就宠爱她,如今又有愧于她,可不只能升她的位份了?横竖她已不能生了,再得宠又如何,一样跟没跟的浮萍般,不知道将来在哪里,且由她得意去罢!

本来皇上还曾想过让顾蕴以太子妃的身份协理六宫的,寻常人家长子长媳进了门,本来就该跟着主母学习管家,以便将来慢慢接过管家大权,履行自己长子长媳的责任不是吗?何况皇上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打算。

是妙贵嫔说:“太子妃娘娘是长子长媳不假,可皇上的后宫能与寻常人家一样吗?寻常人家至多只有贵妾贱妾之分,似我这等的,主母一个不高兴了,提脚卖了便是,皇上的妃嫔却都是有品级的,太子妃娘娘一个做儿媳的,如何好管教她们?而且说难听一点,也有做儿媳的,去管公公房里事的,皇上是怕自己与太子妃的名声都太好听是不是?”

才让皇上打消了念头,然后下了晋封贤妃几人旨意的,宫里一直都是皇后与贵妃分庭抗争,如今也是时候该加入第三方势力,以达成另一种平衡了。

消息传到东宫,顾蕴不由笑了起来,与冬至道:“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办事,要不是妙贵嫔,如今我岂不是要被逼着去管皇上后宫那一摊破事儿,以后再别想过清净松快的日子了?”

若没有妙贵嫔,也整不出这么多事儿来啊……冬至腹诽着,赔笑道:“要不说娘娘智计过人呢,后宫经此一次大洗牌,皇后与贵妃都没得着好儿,可不是短时间内不得不消停,而是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得不走一步看三步了,殿下这回是真没有后顾之忧了。”

顾蕴要的正是这种效果,宗皇后与林贵妃既然爱斗,光在前朝斗怎么够,得让她们多点开花,到处都与人斗才是,业精于勤荒于嬉嘛,安逸的日子过得太久,万一宗皇后与林贵妃都不会斗了,可如何是好?

她沉默了片刻,才问冬至道:“前次我让你递话给韩大人,更深入的查探四皇子府和益阳长公主府,如今可有眉目了?”

冬至道:“暂时还没有眉目,不过娘娘放心,韩大人打发去的人一天里十二个时辰都随时保持高度的警惕,他们没有异样便罢了,但有异样,我们立刻就能知道。”

顾蕴点点头,叹道:“只盼是我多疑罢,东宫与殿下已经强敌环伺了,若四皇子再比我们预期的更强,可就棘手了。也不知道殿下那边如今怎么样了?希望一切都顺利。”

不提起宇文承川时还好,一提起他,心里更是霎时被思念的狂潮席卷了,他离开已经整整三十八日了,这三十八日她已经觉得度日如年了,他就算最快四月底五月初回来,也还有六七十日,这六七十日她要怎么熬?真恨不能立刻打马赶往江苏,与他同吃同住,同进同退了!

宗皇后哪想到红萝藤那么隐秘的东西都能让太医瞧出来,她在出手之前,为求稳妥,明明就让人混了红萝藤在太医院新到的一批珍贵药材里的,太医们当时没一个认识,怎么事发后,就都认识了?可见其中一定有人做了手脚!

本来知悉了林贵妃欲利用甄婕妤陷害妙贵嫔之事时,她还曾暗暗欢喜,还以为那贱人能忍多久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倒是为她省事儿了。

甄婕妤的父亲乃是林贵妃兄长的手下,甄婕妤初入宫时,也曾依附过林贵妃一段时间,是后来甄婕妤眼见自己得宠了,对林贵妃便不若早前那般言听计从了,二人的关系才渐渐疏远了的。

林贵妃选中甄婕妤来陷害妙贵嫔,也算是煞费苦心了,既可解决了对自己不敬的眼中钉肉中刺,又不至于让人怀疑到她头上,只要甄婕妤的父亲在永嘉侯手下一日,他们便是一条绳上的人,林贵妃怎么会傻到自毁长城,陷害甄婕妤,甄婕妤是曾对她不敬,到底也算是自己人不是吗?

宗皇后知悉了林贵妃的打算后,便起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念头,谁曾想竟出了岔子,惹得皇上疑上了她,不但让贤妃韵妃宁妃都白得好处,还让妙贵嫔圣宠更甚从前了,可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唯一的安慰,也就只是妙贵嫔自此不能生了,总算不是一无收获。

可贤妃与韵妃的上位无疑将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麻烦,这两人也都是有皇子的,娘家也都不弱,万一因着这次晋位,她们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来,他们岂非猛虎未退,又来恶狼?到底是谁在背后做手脚,等她查出来了,一定将其碎尸万段!

林贵妃也懊恼得不行,彼时正屏退了满殿服侍的人,在与心腹女官低语:“本宫明明就没在绿霓居小贱人的补药里加麝香,那里面是怎么会多出一味麝香来的?这事儿务必要尽快查清楚了,不能我们和皇后在前面斗得你死我活的,到头来好处却让别人白捡了去!”

饶再恨妙贵嫔,林贵妃也不会傻到以身试险去陷害她,万一将自己填限进去,岂非白白便宜了皇后?所以她利用甄婕妤谋害妙贵嫔,不过只是做给宗皇后看的,这后妃二人斗了几十年,又岂会一点不了解彼此的,林贵妃确信只要宗皇后知道自己出了手,一定会也跟着出手,届时即便事发,也只会查到自己身上,而查不到她身上。

所以妙贵嫔的补药里,从头至尾都没有麝香,林贵妃这一出计中计,不止是要坑妙贵嫔和甄婕妤,更重要的还是要坑宗皇后。

万万没想到,太医竟然一开始便在妙贵嫔的补药里查出了麝香,那这麝香是谁加的?不把那个人尽快找出来,谁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在背后又捅她一刀?

她的贴身女官沉默了片刻,才低声到:“娘娘,您说会不会是贤妃或是韵妃所为?这次所得好处最大的,就是她们两个了,她们又都有皇子,心里会有非分之想,也是人之常情。”

林贵妃闻言,咝声道:“本宫也想过这个可能性,尤其是贤妃,她这阵子奉旨协理六宫,要人不知神不觉的动手脚可不是易如反掌,韵妃也是,阖宫儿女双全的妃嫔,可就她一个,明里暗里捧她臭脚的人也不少……这阵子多注意她们两个,胆敢算计到本宫头上,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主仆两个都没往陆宁妃身上想,一来后者虽长袖善舞,在宫里人缘不错,家世却不显,二来她已那么大的年纪,让她生儿子她也生不出来了,就算妙贵嫔再得宠于她也没有影响,还有最关键的一点,陆宁妃没有儿子,争得头破血流也是白争,所以她有什么理由谋害妙贵嫔?

连陆宁妃林贵妃都不怀疑,自然更不会怀疑妙贵嫔自己了,就算那小贱人表现得再冷情再清高,说到底也是在意皇上宠爱的,不然要留住男人的心不容易,要将一个男人往外推还不容易?端看她自己愿不愿意罢了,所以冷情也好清高也罢,都是装的,都是在欲擒故纵,这样一个人,又怎么可能对自己下手?

林贵妃待贴身的女官应了,才又沉声道:“再传话给乾儿,让他加快物色绝世美人儿的进度,皇上表面看似不追究此番之事了,但正是因为皇上心里已恼了皇后与本宫,才会不追究的,不然他就继续彻查下去了,就是因为他心里已认定皇后与本宫都脱不了干系了!本宫要挽回皇上的心已是不能够,只能寄希望于新人了,绿霓居的贱人说到底就仗着一张脸而已,等有了比她更漂亮的新人,本宫就不信,皇上还会继续专宠她!”

但不管宗皇后与林贵妃心里有多惊怒与不安,接下来一段时间里,至少表面上她们都沉寂了下来,整个阳春三月里,后宫依然以妙贵嫔所受到的近乎专宠最引人注目。

只是经过了前番之事,皇上也明白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偶尔也会翻别的妃嫔的绿头牌,或是去别的妃嫔宫里坐坐了,所以妙贵嫔才受的是‘近乎专宠’,而不再像二月那样一枝独秀了。

三月过完,进入四月,整个皇宫都为六皇子的大婚而百般忙碌起来。

顾蕴身为长嫂,与陈淑妃也算是颇有交情,自然少不得时常去承乾宫帮着陈淑妃料理一些琐事,权当打发时间了。

到了四月十六婚礼当日,顾蕴更是一早便到了宗庙的正殿里等候,普通皇子大婚自然及不上当初她与宇文承川大婚隆重,却也要在宗庙里行礼,然后在宫里设的新房住满三日,再回到六皇子的府邸里去。

傍晚时分,新人被簇拥着进了宗庙,顾蕴见六皇子眉目舒展,一脸的笑,新娘子洪氏也是一脸掩饰不住的羞喜之意,知道二人都对这门亲事极满意,心里也不由为二人高兴起来,想到了当日她与宇文承川大婚的情形,眼下已是四月中旬了,照宇文承川上封信说的大概归期算来,至多半月,他就应当能回来了罢?

果然到了四月底,宇文承川一行终于风尘仆仆的回京了,虽然他回京之后便不得不先去乾清宫给皇上请安复命,不能第一时间回东宫与顾蕴相见,但他的确回来了。

------题外话------

从上周三晚上差点熬了个通宵,一直到现在,我都还缓不过来,我果然是老了吗?亲们,把你们手里的月票评价票都拿出来,安慰一下我的老心灵吧,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