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六一回 正面冲突

平大太太听顾蕴说她心里有数,又想着的确如今该着急的不是东宫,而是宗皇后林贵妃等人,毕竟宇文承川怎么也占了大道正统的名分,就算妙嫔真生了皇子,也未必就能将宇文承川拉下马来,反倒是他们,本来他们的对手就够多了,再添一个得宠的皇子,他们成功的希望岂非更渺茫?所以正如顾蕴所说,还真不必东宫出手,自然会有人出手的。

也就放下心来,与顾蕴说起其他来:“太子殿下离京已半个月,想来不日就该抵达江苏了,老爷让我告诉娘娘,不必为太子殿下担心,他在户部也算说得上话,不会让太子殿下后手不继的。”

即便彼此是最亲密的人,平大太太还为自己生养了儿女,彼此已是儿孙成群,有些事平大老爷也是不会告诉平大太太的,可平大太太进宫一趟,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叮嘱平大太太,所以只好拿这些无关痛痒的话来让她带给顾蕴了,反正他与宇文承川早已是心照不宣。

顾蕴点点头:“有大舅舅这句话,我也就可以放心了,只盼此番太子殿下能圆满的完成差事,顺利的回来,让人以后再不敢小瞧了东宫去。”

不欲再多说这个话题,随即便岔开了,“对了,最近外祖母与大家都还好罢?我大伯父大伯母他们呢,彭太夫人丧事期间,没有出什么岔子罢?云阳伯呢,可消停了?”

平大太太道:“老太太和大家都挺好的,娘娘只管放心,彭太夫人的丧事也一切顺利,只云阳伯对建安侯府的态度有些不满,那建安侯府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开始竟连奠仪都不曾送到显阳侯府,云阳伯便发狠说,既然建安侯府不拿显阳侯府和云阳伯府当亲家,那索性让顾葭与董无忌和离了的好,反正错的也是建安侯府,他倒要看看,董无忌与顾葭和离了,还有哪个好人家肯把女儿嫁给他。娘娘不知道,董无忌的那个外室大年初二一早又生了个儿子,如今建安侯府连顾葭站的地儿都快没有了,想来建安侯也打着与顾葭和离了,把那方氏扶正的主意呢。”

可至今她也没听说过有关顾葭与董无忌和离的一丝半点风声,要知道这样的事绝对算得上丑闻,像三皇子妃之流,又岂有不因此狠狠奚落笑话儿她一番的?显然二人终究还是没和离成……顾蕴思忖着,问道:“那后来呢?”

平大太太道:“显阳侯当即便斥责了云阳伯,说这门亲事当初既是顾葭拼死拼活求来的,如今她就是死,也只能死在建安侯府,否则他就以族长的身份将顾葭除名,反正只是一个庶女,连开祠堂与族老们商量都不用,他一个人就可以做这个主,让云阳伯看着办。云阳伯就不敢再多说了,适逢建安侯太夫人亲自来吊唁,姿态放得极低,好话说了一箩筐,云阳伯也就借坡下驴,不再提和离的话。”

说着吃了一口茶,才半是感叹半是嘲笑的继续道:“也不知道建安侯府是怎么想的,别人没有机会,创造机会还要与显阳侯府云阳伯府套近乎呢,他们倒好,现成的借口摆在眼前的,姻亲上门,就算大家再不待见顾葭,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将他们拒之门外,次数一多,怎么也能混几分香火情,可他们竟还一副恨不能与顾家两房划清界限的架势,也就不怪会落魄成这样了,实在是蠢得让人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得亏当初娘娘发现董无忌的真面目发现得早,不然……”

平大太太话没说完,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忙堪堪打住了,讪笑道:“瞧我一啰嗦起来就没完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往娘娘跟前儿说,娘娘可别放在心上才好。”

顾蕴笑道:“大舅母也不过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不碍的,何况我闲着也是闲着,听听这些事调节下心情也不错,大舅母也知道我与顾葭多年的恩怨,总要时常知道她过得不好,我才能放心!”

董无忌自是想和离了扶正方雪柔的,可董太夫人必定不会答应,所以顾葭与董无忌方雪柔夫妻妻妾之间“相亲相爱”的日子且在后头呢,这次不让大舅母说了,以后大舅母必定都不会再说,那她上哪儿听狗咬狗的戏码去,总不能她还得特意打发人去打听罢?那三个还不配她为了他们特意去浪费人力物力。

平大太太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这个话题却是不好再说了,忙笑着转开了:“对了,有个好消息差点儿忘了告诉娘娘了,谦哥儿日前与二太太说,他愿意娶亲了,让二太太尽快替他相看,总算二太太与老太太都可以了一桩心事了,老太太还让我告诉娘娘,届时聘礼的第一抬还要劳娘娘不拘赐两样什么东西下去,也好让亲家知道我们平家的诚意。”

三表哥终于愿意娶亲了?还以为她那封信起不了作用,平谦仍走不出来呢……顾蕴闻言,大是欢喜,忙道:“这有什么难的,等人选定了,两家放了定,我便立时赏两抬东西下去,就当是我给三表哥的贺礼了。”

总算以后她见了二舅舅和二舅母,可以不必再心虚内疚,不必再觉得对不起他们了!

娘儿俩又说了一会儿话,待用过午膳,平大太太方与顾蕴行了礼,告辞出宫去了。

如顾蕴所预料的那样,妙嫔前所未有的盛宠的确很快让林贵妃坐不住了,她这些年在宫里能与宗皇后分庭抗争,除了娘家的势力,最重要的还是皇上的宠爱与看重,如今皇上的宠爱却全都给了妙嫔,还是六宫粉黛无颜色那种宠爱,只怕要不了多久,妙嫔就该变成妙妃,成为后宫人人争相巴结奉承的对象了,届时妙妃再生下儿子,三皇子总还占了个嫡出的名分,她的乾儿却非嫡非长还非宠了,又该怎么办?

不行,一定不能给那小贱人怀上身孕,生儿育女的机会,说什么也不能给!

林贵妃坐不住了,宗皇后又何尝不是一样?

原本她是巴不得妙嫔越得宠越好,才好与林贵妃打擂台,让她坐收渔翁之利的,可如今妙嫔得宠成这样,保不准就是下一个林贵妃,不,以皇上对她的宠爱,她将来甚至极有可能爬得比林贵妃还要高,不要说什么以妙嫔的身份,没资格做贵妃皇贵妃,只要皇上坚持,那便一切皆有可能。

也不要奢望什么文武百官与御史台的劝谏能让皇上改变主意,宗皇后不到十岁便知道自己将来是要做皇后的,所受的教育自然也与寻常闺阁女儿不同,寻常闺阁女儿会的,她得会,寻常闺阁女儿不会的,她也得会,文史子集与权谋什么的自然都要有所涉猎。

她看得多了,便渐渐知道,由来判定一个帝皇圣明与否,都与他对妻儿好不好,没有太大关系,只要国治得好,他便是个明君,管他是不是冷落了糟糠妻、麒麟儿,偏宠了妖娆小妖精。小妖精一哭,他便说是结发妻子虐待了她又如何,小妖精一诬告妻子,便信了妻子是恶人又如何?只消他将偌大一个国家治好了,这些便都是“小节”,朝臣们也不好太多嘴,只能在礼法范围内谏上一谏,他若执意不听,朝臣们便也管不着了。

宗皇后这才后悔起没在妙嫔得宠之初,便摆出正宫的架势打压妙嫔来,皇上这些年与她的情分越发淡了,待三皇子这个唯一的嫡子也没比别的皇子更看重,皇家就是这点最可恨,嫡庶从来不若寻常人家那般分明,都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可怜她的稷儿因出生得晚了几年,不得不以中宫嫡子的身份屈居于一个婢生子之下也就罢了,难道将来还要因为皇上的偏心,再屈居另一个奴婢生的黄口小儿之下不成?

最好也是最一劳永逸的法子,自然是让妙嫔根本没有生儿育女的机会,那样皇上就算将她宠到了天上去又如何,等皇上一去,她立马就会跌落到十八层地狱里去!

可不管林贵妃与宗皇后有多想让妙嫔根本怀不上孩子,一劳永逸的把后患给解决掉,二人却不约而同的没有急着出手,就跟当初在很长一段时间以内,二人都不曾出手解决了宇文承川一样,她们都不想让对方白白的坐收渔翁之利,反而让自己身陷囹圄,所以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

所以整个二月上旬,妙嫔所受的圣宠依然无人能及,让后宫所有妃嫔都妒恨得眼里要滴出血来了,这也是宗皇后与林贵妃都没急着出手的另一个原因,万一就有其他妃嫔耐不住,妒火中烧之下先对妙嫔下手了呢?

二月中旬,宗皇后亲领着一众儿媳和一众妃嫔去到设在北郊的先蚕坛,先祭拜过蚕神嫘祖,再亲自蚕桑喂蚕,剥茧缫丝,行过了今年的采桑礼。

是日九门都提前戒严了,金吾卫开路,沿途经过的街道两旁都拉起了黄幔帐,宗皇后的仪仗自然走在最前头,之后是顾蕴的太子妃仪仗,然后是众皇子妃的,最后才是妃嫔们,当然妃嫔也不是人人都能去的,得贵嫔以上的一宫主位才有资格,且除了林贵妃与陈淑妃,其他人也没有仪仗可摆,便各自邀了各自要好的,坐了翠盖珠璎八宝车,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倒也自有自己的快乐。

顾蕴跟在宗皇后身后,宗皇后做什么,她便做什么,从头至尾倒也没出什么岔子,不经意一瞥,却见三皇子妃正满眼怨毒的盯着她,见顾蕴看过去,她也不躲不闪的,毫不掩饰挑衅之意。

顾蕴不由勾唇无声的冷笑,真当占了中宫嫡子的名分,太子就理所应当是三皇子的囊中之物了?那也得看宇文承川和她同不同意,原本就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别人抢了也就抢了,但既然一早就是他们的东西,那就谁也别想抢去!

与三皇子妃短兵相接的打了一回眉眼官司,有内务府的官员来回午膳的豆饭与麦饭已经得了,恭请皇后娘娘与各位皇子妃并各宫娘娘们前往用膳。

顾蕴遂又跟在宗皇后之后,领着所有人去了先蚕坛外围的配殿里用所谓的‘豆饭’与‘麦饭’,却不是真的吃,只是象征性的尝尝也就罢了,据说是因为早期养蚕缫丝的人们一日里最好的饭食,也就只是豆饭与麦饭而已,既要亲民,自然少不得要尝尝养蚕人的饭食。

一时用过了豆饭麦饭,宫女们将碗盘杯碟都撤了,复又开始上起饭菜来,这回才是真正给大家伙儿用的午膳了,无论是丰盛程度还是美味程度,自然都远非方才的豆饭麦饭能比。

顾蕴略略用了些,也就放了筷子,这种大场合的东西,她怎么敢乱吃,真吃出个什么好歹来,连想找人算账都不知道该找谁去,最好的法子自然是不吃,反正先前在来的路上,她已在车辇里用过点心了,这会儿一点也不觉得饿。

然后借口更衣,辞了宗皇后,扶着白兰出了配殿,去了设在后面的净房。

等顾蕴从净房出来,刚转过弯走上通往前殿的回廊,可巧儿就遇上了宇文策逆光而来,他穿着金吾卫同知的大红官服,其他男人穿大红色的衣裳,难免给人以阴柔的感觉,他不是,他硬是将身上的大红官服穿出了英挺飒爽的风姿来。

顾蕴不由暗暗感叹,十一哥这样的男人也算是万里挑一的极品了,暗地里爱慕他的姑娘不知几何,怎么他就会一个也没有心动的感觉,以致拖到现在还没成亲的呢?

思忖间,耳边已传来宇文策独有的低沉声音:“臣金吾卫同知宇文策,参见太子妃娘娘,太子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顾蕴应声回过神来,就见宇文策已单膝跪在离她一丈开外的地方了,她忙笑道:“十一哥快快请起,这里又没有外人,十一哥何须与我如此见外?”

宇文策道了一声:“谢太子妃。”方站了起来。

顾蕴已又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十一哥,真是好巧,待会儿凤驾回鸾的一应事宜都已准备妥当了吗?”因知道今日这趟差事金吾卫是由宇文策领班,故顾蕴有此一问。

宇文策微笑道:“已经准备妥当了,所以进来到处走走,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没想到会遇上太子妃,的确好巧。”

脸上虽一派水波不兴的样子,却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心究竟跳得有多快,本来只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侥幸就近看她一眼,若能与她说上一句话,当然就更好了,不想运气就这么好,难道老天爷也在可怜他吗?

两人寒暄了几句,顾蕴见宇文策不先告辞,也不好说先走的话,只得继续笑道:“对了,前儿我恍惚听人说,十一哥的亲事已有眉目,十有*就是光禄寺卿的长女了,我还没恭喜十一哥呢,只不知那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十一哥对她了解多少?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十一哥只管开口。”

说着,想起上次自己与宇文承川私下里议论宇文策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不然就是喜欢男人,不由微微有些尴尬。

“是已有眉目了,毕竟我年纪不小了,家父希望我最好年内就能完婚。”宇文策简短的道,“若将来有求于太子妃,我一定会开口的。时辰已不早了,太子妃且先回去罢,省得皇后娘娘并大家久等,臣就不送太子妃了。”

还有什么,能比与自己真正想娶的人,讨论自己娶别人之事来得更讽刺更糟心的呢?

顾蕴想着自己出来的确有一阵子了,也就不再多说,应了一句:“那我就先走了,十一哥好走。”微微欠了欠身,往前面去了。

余下宇文策狠狠看了一眼她的背影,纵有万般情绪,到底还是决绝的一转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去了。

顾蕴自不知道宇文策的心情,她扶着白兰才又绕过了一个拐角,不想就又遇上了人,只是这一回,她一点不觉得惊喜,反而瞬间提高了警惕,因为对方不是别个,正是庄敏县主。

许是见四下里并没有其他人了,庄敏县主也懒得再伪装,别说行礼了,连笑容都欠奉一个,直接便冷声与顾蕴道:“我看见你方才跟荣亲王世子幽会了,你说,我如果把这件事告诉太子,他还会像现在这样护着你吗?”

顾蕴本就不想多与庄敏县主虚与委蛇,何况她还口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想也不想便寒声回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一个本就心理肮脏的人,可不是看什么都觉得与她一样肮脏吗?你只管告诉太子殿下去,看他是相信我这个枕边人,还是相信你这样一个佛口蛇心,口蜜腹剑,两面三刀之人!”

话音未落,庄敏县主已恨声道:“贱人,你才口蜜腹剑两面三刀,若不是你背地里捅我们母女的刀子,我们又岂会陷入今日的困境,你竟还有脸骂我!好啊,你既那么自信,我们就走着瞧,看太子对你到底有多信任与爱重,等没有了他的信任与爱重后,你又还能不能像现下这般嚣张,届时你就会发现,原来自己根本什么都不是!”

恨声骂着顾蕴的同时,心里也一阵失望,方才她只是远远看见顾蕴与宇文策擦身而过,想着怎么这么巧二人偏就在男人止步的地方遇上了,指不定二人之间有奸情呢?所以才会故意出言试探顾蕴,想着若真能试探出什么来,可就是捡了个大漏了,却没想到,顾氏竟一片坦荡,偏方才又没有别人在,她纵想拉着作证的,都找不到人,真是可惜了!

她这般不客气,顾蕴少不得要还以颜色,冷笑一声便回道:“贱人骂谁呢!本宫就背后捅你们母女的刀子又怎么样了,难道就只兴你们背后算计人,闷声发大财,不许别人还击你们不成,这世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你有本事就明刀明枪的来与本宫对决,看本宫会不会怕你,只会在没人时放两句狠话,难怪你们母女多年来只会在皇后跟前儿做小伏低,靠抱皇后的大腿过日子呢,你们这辈子也只配抱别人的大腿过活了!”

庄敏县主方才话一出口,已经后悔了,明明她都已答应过四皇子,要蛰伏起来,不但不主动去挑衅别人,哪怕别人挑衅到自己头上,也绝不与之冲突了,谁知道一看见顾氏,她便怎么也控制不住怒火了,这可万万不行,就让顾氏逞几句口舌之强又何妨,将来自有她悔不当初那一日!

念头闪过,庄敏县主已打定主意,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不想顾氏的反击立刻来了,而且比她的话难听一百倍,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偏他们还不能不吃下这个哑巴亏,就算如今她们哭着跪着去向皇后表忠心,皇后也定然一千个一万个不会相信她们,他们也不敢轻易对皇后还以颜色,皇后昔年做的那些阴私事他们的大半都知道,可他们当初既参与了其中,如今一旦事发,自然也脱不了干系,难道为了伤敌一千,他们就得自损八百不成?

可眼下的确不能再与顾氏争锋相对下去了……庄敏县主忍了又忍,方将满腔的怒气面前按捺住,不屑的上下打量了顾蕴一番后,冷冷扔下一句:“我懒得跟你一般见识,只有半灌水才会哐当作响,我只等着将来将你千刀万剐即可,你呢,就最好从现在起,开始祈祷那一日来得迟些罢!”拂袖而去了。

余下顾蕴看着她主仆两个走远了,方微勾唇角,与白兰道:“不是说今日日子极好吗,怎么我还是遇上疯狗了?”

白兰本来正满脸怒色的,闻言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太子妃娘娘也真是好性儿,您方才就该狠狠打她几巴掌,让她知道您不只嘴巴厉害,巴掌也厉害,以后看见你便远远绕道走的。”

------题外话------

昨天带孩子去医院做幼儿园入学前体检,人爆多,孩子也不配合,累得我头昏眼花,没时间也没精力多码了,只好更六千,请大家见谅,O(∩_∩)O~

另:银色月光的新文《重生之金枝庶叶》还不错哈,双处,绝宠,一个庶女的奋斗史,一个调教外表腹黑内里逗比夫君,养呆萌小包子的故事,亲们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下哦,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