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场赌约,苍岚城遇故人

“媳妇儿……”

混沌堵在王紫身前,王紫走到哪里他就堵在哪里,一身痞气,就媳妇儿媳妇儿的叫,也不说是什么事情,王紫已经这个称呼自动免疫了,可是被他现在这么反复的叫着,不免这个称呼代表的意义被强调了出来。

王紫退后一步忽然看向混沌,看着这个一身痞气,总是懒洋洋的人,混沌不是个爱操心的人,自从他跟着王紫开始,从来都是王紫指哪儿他打哪儿,其他时候他是从来不会主动管什么事情的。

唯一能让他乐此不疲的主动,就是在趁王紫空闲的时候来刷存在感,反正他的目标就是,这个媳妇儿必须从字面意义变成实际意义。

这段时间以来忙于东奔西跑,王紫根本没有世间去想感情的事情,发现自己对乐九的心意也是意外的事情,虽然她在感情上迟钝,但若是她真的发现了,就一定不会逃避的,所以收了乐九这个夫君也是情理之中的。

只是混沌,她一直以为他开玩笑的成分多一点,他玩儿惯了,痞惯了,开这些玩笑对他来说也许是家常便饭了,可是现在,王紫看着依然痞痞的混沌,忽然觉得他好像不是在开玩笑,因为这个玩笑已经够久了,没有了好笑的成分,剩下的都是她不得不正视的认真了。

可是,她对混沌并没有男女之情,就算混沌的媳妇儿叫的再勤快,她仍然不会有心跳的感觉,王紫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混沌,如果你是真的……”

可是王紫的话还没说完,混沌的手忽然覆在她的唇上,阻断了她要说的话。

“嘘,听我说。”混沌另一只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仍然笑的很随意,忽然表情变得严肃,忽然的正经让王紫略不习惯,然后才听混沌继续道:“媳妇儿,我必须跟你纠正一下,我才是你的第十位夫君,乐九是第十一位。”

王紫瞪着眼睛,他偷听了他们说话?不,这不是重点,他这么认真,就是为了说这个?她什么时候承认他是她的夫君了?王紫拿下了混沌掩着她唇的手,已经有些生气,她从来不愿对自己人生气,但是混沌这样不肯放手的态度让她着急。

如果是无伤大雅玩笑,她就当一笑而过了,如果他是认真的,她会觉得很麻烦,如果不能有一个很干脆的决定,她不会安心的,如果混沌今天没有找她也就算了,可是现在既然让她意识到这件事情不能拖下去,她就不可能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混沌,你该知道我并不喜欢你,如果你并非认真,这样的玩笑就不要再开了,如果你是认真的,也打消这个念头吧!”王紫说道,这一次混沌没来得及拦住,王紫一口气就说出来了。

混沌脸上的痞笑还在,垂着眼皮看王紫,似乎在等她是不是说完了,心里却有些凝固,是冷的,他的样子很像开玩笑吗?如果是开玩笑,他用得着把自己绑在王紫身上吗?契约这种事情,他会拿来开玩笑吗?

“是啊,我是在开玩笑。”

混沌的嘴角轻勾,不知为何多了些自嘲,让王紫心中跟着颤了一下,她并非一个狠心的人,感情是她最不愿处理的事情,如果是顺其自然,她不会逃避,但是面对混沌单方面的喜欢,拒绝起来让她觉得很棘手。

而混沌现在的表情莫名的让她觉得她伤害了她,混沌是她的血契伙伴,除却混沌口口声声的媳妇儿,她可以对混沌保有很好的印象,他救过母亲,也救过她,他认真的去做她吩咐的事情,不管世人对混沌的看法如何,她始终都觉得混沌是无可替代的,他有他的玩世不恭,但也有他的认真。

在看到混沌现在的表情时,王紫几乎后悔自己刚才说过的话,但是想到他话的内容,又不自觉的松口气,他也说了,是在开玩笑,王紫动了动手,想挣脱混沌抓着她的手,既然如此,这不是皆大欢喜吗?他们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既然这样,你以后不要在称呼我媳妇儿了……”

王紫说道,气氛忽然间变得尴尬,但是既然说了,就一次性说清楚了,只是在她说话的时候,混沌一步步的逼近了她,他的眼神也变得阴沉起来,俊脸上阴云密布,王紫后退着,她没见过这样的混沌,压迫感忽然变得很强,王紫皱了皱眉,她更不明白混沌为什么忽然变成这样。

“我是在开玩笑,在奈何桥地下,还没见过你,你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婴儿的时候,我就在开玩笑了,见到你的时候我还是在开玩笑,每次喊你媳妇儿我都是在开玩笑,我开了几十年的玩笑,跟你契约陪上了我一辈子,这些都是我在开玩笑!”

混沌不停的逼近王紫,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好像要吃了王紫似的,他似乎在压抑着愤怒,直到把王紫逼到了墙角,两人都停下脚步,见王紫只皱眉看他,那样子好像在不耐烦一样,王紫的不接受他的情绪在混沌心中无限扩大,他感觉他的肺都要气炸了。

王紫不知道该说什么,混沌压抑的愤怒让他的每一个字都表现出那么明显的言不由衷,为什么偏偏要喜欢她?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执着?

“我认真了这么久,你一句‘开玩笑’就给我否定了,我刚才是在开玩笑,你却认真了,王紫,你当我混沌是你想用就用想仍就仍的啊!”混沌倾身靠近王紫,微微低头,视线与王紫相接,嘴边带着笑,但是那笑并不暖,却听他又道:“从你跟我契约开始,你就该想到,咱俩分不开了,这个玩笑也迟早会成真的!”

王紫听着混沌那一句比一句重的话语,心中微颤,她如愿以偿的听到混沌叫她王紫而不是媳妇儿了,只是并不像想象中的轻松,这无关一个名字,混沌第一次明确的让她知道了,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比任何时候都认真。

她跟混沌契约确实有利用他的因素,血镜一定需要他,大地隐也需要混沌的力量,但那也是在混沌同意的情况下才契约的啊,只是在混沌的口中,似乎她成了那个玩弄感情的人,谁说契约了,就一定要感发展成为夫妻的?

“如果我不想,就永远不会成真。”王紫说道,如果说她有什么后悔的事情的话,现在就很后悔契约混沌,但要是混沌咄咄逼人,她也不会顾忌什么,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你这双眼睛,这样的眼神,可有看过别人?”

混沌轻轻的抚摸王紫的眼睛,却被她侧头躲开了,混沌的手悬在空中,看着王紫很抵制他的样子,这世上最疼的事情是什么,不是伤,不是死,是你满腔爱意的看着一个人,那人却满眼怒意的回敬你。

他哪里不好了?可以接受别人,可以对别人百依百顺,却不给他商量的余地,如果他够变态,是不是该想,最起码这样特别的待遇,他们不曾享受过?

“王紫,话不要说的这么绝对,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混沌忽然说道,收回手推开一步,就这么简单的一步,他跟王紫之间的僵硬的气氛顿时被隔开了,王紫看着混沌,本来她都做好说什么都要让混沌死心的打算,可是混沌却忽然变了,刚才的怒意和不甘烟消云散,这样的转变太突然,突然到她几乎以为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

看着双手环胸,痞痞的混沌,这样玩世不恭的样子很没有说服力,但是经过了刚才混沌的一番话,王紫现在很清楚,混沌很认真,比她想象的还要认真。

“打什么赌?”王紫直面混沌,她不介意听听,如果能不费力气的斩断混沌的情丝,她一定会很乐意的。

“从现在开始,你我之间只是主仆,我身为你的契约兽,定当仔细完成你的所有吩咐,万死不辞,你也不用再担心我来纠缠你,我们之间可以保持你最想要的关系,正正经经安安分分,我说道做到,但是……如果是你出格了,你主动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平衡,那么对不住,这是我很想要的结果,所以当然不会放手,而你,也要对我负责到底,承认我是你的第十位夫君。”

混沌挑了跳眉,缓缓的说道,王紫怀疑的看着混沌,这明明怎么看都是对她有利的条件。

“不可能,乐九才是我的第十位夫君。”王紫说道,本来只是想纠正他不要总想着做她的夫君了,可是说出来才发现她的话很有歧义,只是已经收不回来了。

果然,混沌立马笑了,呵呵的笑出了声,眉目间也带着些戏谑,随即说道:“那就第十一位,无所谓了,只要是夫君就好。”

“你不能从中作梗,用一些卑劣的手段。”王紫看着混沌笑的那么开心,并不打算继续跟他纠结这个,不然说不清了,混沌也会更开心,只是很认真的补充了他的条件,她在妙绮的媚药上再过跟头,不能不堤防这样的可能。

“卑劣的手段?你是说媚药吗?”混沌戏谑的看着王紫,很快就想到王紫说的是什么,只是他现在探究的眼神,更像是在说‘你莫非也中过媚药?不然为什么这么懂?’,只是他在王紫不耐烦之前适可而止了,于是说道:“你放心,我还不至于这么做,我并不质疑我的魅力。”

“加一个时限,到什么时候这个赌约自然到期。”王紫又道,不理会此刻变得自恋的混沌。

“可以,就一个月!”混沌说道,王紫还真跟他较真儿,能想到的都想到了,不过,他也不是说着玩儿的。

“好,现在你可以回去了,我要打坐。”王紫点头,很自然的说道,那样子好像再说,既然如此,赌约可以开始了,他必须按照她说的去做。

“等等。”

混沌却忽然说道,转身走到书桌后面,抽来一张纸,拿起笔快速的在纸上书写一番,却是将方才说的赌约完完整整的写在了上面,写完后又拿了一张纸原原本本的重新写了一遍。

自己咬破手指在两张纸的右下角按下手印,王紫走过来,刚刚抬起手,就被混沌抓了过去,大拇指对上王紫的,将自己的血涂在王紫的手指上,然后带着她按了手印,末了和满意的看了看,将其中的一份交给了王紫。

“一人一份,一个月,我可是很期待的。”混沌说道,将自己的那一张纸叠起来,好好的收了起来,正要走的时候,却忽然回头跟王紫说:“主人好好休息,我时刻听候差遣。”

那样子却是有按捺不住的期待,语气变得欢快而调皮,王紫想不到混沌哪里来的自信,但是很快就不想了,只有一个月,她并不觉得会有什么不妥,想着便也收起了那张指,只是在看到手指上干了的丁点血迹时顿了顿。

……

花溪谷用了两天的时间准备妥当,留下三分之一的人继续看守花溪谷,剩下的人随乐九他们前去仙界,虽然王紫离开时是希望夏筱莲留在花溪谷的,但是夏筱莲说这次要陪着他们去。

这次分别一定是挺长的时间,夏筱莲无法安静的在花溪谷等着,与其让她牵挂不止,她宁愿一起去,虽然当年修为退了不少,但她现在也是天灵期的人,保护自己还是没问题的。

王紫想,他们只是将基地设在仙界,并非战场,而且在重重保护之下,她也无需忧心夏筱莲的安全,最重要的是,她更想尊重夏筱莲的想法,如果她想去,她多半会同意的,只是她会派更加谨慎的人保护,所以最后也同意了。

他们最终的地点选在了仙界的苍岚城而非世外域,世外域深居海中,与陆地遥遥相望,并不适合他们统一调配几个界面的兵力,而苍岚城位于距离海上不远的地段,东部邻海,北有屏障苍岚峰,南有天堑妖河谷,西有号称无路之森的永寂森林。

而苍岚城又是一座仙界都数一数二的大城,城内能够容纳的军队至少有几百万,再加上周围广袤的地势,这里可谓是绝佳的地点,而除了战略考虑之外,乐九的徒弟、苏城也本就是苍岚城城主的大公子,因此沟通征用苍蓝城的时候,很容易就谈妥了。

王紫他们从永寂森林中过来,这里之所以被称作无路之森,一是因为这片森林大,被人走过的地方很少,一旦落单,很难找到出路,二是因为这里的森林中的险地很多,再加上苍岚城对永寂森林专门做了很多陷阱,很少有人来这里触霉头。

而王紫一行,加上乐九带来的花溪谷的人,将近十万,这样大批开进永寂森林,用了不少人才将所有人带进来。

乐九带来的人全部要驻扎苍岚城内,作为花溪谷的心腹军队,必然占据最佳的位置,因为花溪谷的人搬来苍岚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所以当十万人入城的时候,满城的修士夹道欢迎。

不只有苍岚城内的人,还有这些天已经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都是想再战斗中一展拳脚的人,花溪谷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神秘的,如今那个在仙界一直以来以神话存在的花溪谷忽然出现在了苍岚城,怎能不让这里沸腾!

而世人也终于见到那神话中有着无数版本的四位城主,还有那些令人闻风丧胆的裁决者军队。

“这才刚来,这里的人也太热情了吧?”

卫子楚跨在双翼马上,有些受到惊吓一般的说道这,这里的人实在太热情了,还有军队在道路旁维持秩序,那谁谁谁,你都要快扑倒那个无辜的士兵了!这感觉有点像电影中打了胜仗回城,受到全程百姓拥戴的情形,可问题是现在他们还什么都没做啊。

“这热情不是对着你的,你嚷嚷什么?”穷奇说道,他倒是很自在。

“谁说不是对着我的?看个女人,眼睛都快挂我身上……虽然这并不重要……好吧,确实跟我没关系。”

卫子楚本来觉得是自己的魅力受到了质疑,没有经过思考的说道,确实,有很多女人看着他都尖叫了,但这并不只有他,王紫身边的男人都是一样的遭遇,只是一个个都跟没看见一样淡定。

卫子楚这么一直,那女人险些就飞过来了,还好关键时刻被路旁的士兵给阻止了,卫子谦拍拍胸脯,好惊险,见王紫也看他,才觉得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摆着手补救,那些女人跟他才没有关系,可不能让他家王紫殿下误会了。

王紫也不看卫子楚耍宝了,抬头看了看路的尽头,她很想知道以现在这么慢的速度,什么时候才能走完,这些人都是来看花溪谷的城主和军队的,谁能认识她是谁?这一点她并不介意,只是想到要在这片噪音里度过很久,王紫就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跟花溪谷分开来的。

“王紫小师妹!啊你让开,别挡着我!”

“王紫小师妹……”

“佩白你别叫了,人王紫小师妹现在是魔王,还是妖皇,你在这里叫算什么,不要捣乱了!”

“你不也这么叫了,走开走开!等他们回了城主府,难不成我还要闯戒备森严的城主府啊?到时候不被大成马蜂窝才怪好吧!”

“你现在继续制造混乱也会被打成马蜂窝!”

“别叫了,人现在还指不定认不认识你。”

“嘿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不记得你有可能,但怎么可能不记得我呢?走开走开,你不去也别拖我的后腿!”

王紫正想着封闭了听觉,跟着大部队慢悠悠的回去,可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声音太杂,王紫看了看一时也没找对地方,仔细听了听,那声音再出现的时候,王紫很快就循声望了过去。

很久不见了啊……也许在那几个人看来,仙界过去的时间很单纯,可她在期间经历了很多事情,更感觉见到他们时恍如隔世,那莽莽撞撞的女子、显然是戎佩白,那个给她泼冷水的,是旗妩月,那个拽着戎佩白往回走的人是高思源。

演阵院的日子好像过去很久了,现在竟然再见到了他们,王紫心中是高兴的,毕竟当初她满是怀疑的待在世外域,只有演阵院那帮弟子是单纯的。

戎佩白个子不高,尤其是在一群高头大马的士兵面前,一米六的个子几乎要被淹没了,但是这妞儿嗓门很大,气势也很冲,这是她一直都没变过的,看她推搡的样子,高思源也拉不住她,似乎马上就要跟那士兵动手了。

“苏城,有没有进城主府的令牌?”

王紫转身去问苏城,苏城身为苍岚城的大公子,虽然鲜少有人知道,但是这么点小事苏城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也没问王紫做什么,换来了士兵去下一块令牌递给王紫。

王紫点头表示感谢,调转了方向让双翼马带着她往戎佩白那里走去,戎佩白心想着耽搁的王紫都过去了,正想着抬头去喊的时候,一抬头却看见王紫策马走了过来!

“王紫小师妹!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戎佩白顿时跳的老高,不停的跟王紫挥手,眼看着王紫在她面前停下,戎佩白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她就直到王紫是记得她的!

拦着戎佩白的士兵也简直惊吓了,回头一看,竟然是魔王亲自来到他们身后,畏惧的情绪还没来得及传导出来,就在看到王紫的容貌时惊的呆住了,虽然也很想仔细瞧瞧今天来的大人物,包括这位最近一直是所有人津津乐道的魔王。

可分配他们在这里维持秩序,心里苦逼着,但是也不敢掉以轻心,哪有时间去看什么人?可是这会儿看到王紫,传说中的王紫如何善战,如何嗜杀,却又如何正义。

虽然传说王紫容貌惊为天人,可在他们向往强者的心里,仍旧把王紫描绘成杀气很重的人,这么一来容貌也定然好不到哪去,可现在、他们才发现他们以往的认识有多蠢,这岂止是惊为天人?天人是什么人?恐怕世间再美的人在她面前都会黯然失色吧!

周围的人也都尖叫起来,推搡着人群朝王紫这里倒过来,那些士兵才堪堪回神,赶紧用灵力筑起屏障,挡住了后面的人,而在这之前,戎佩白已经趁机溜了进来,而那些士兵现在直到戎佩白跟王紫是相识的,所以也没敢再拦。

“王紫小师妹,我们终于见面了!上次匆匆一见,你一句话都没留下就走了,我可是很想很想很想你的!前天听到消息说会在苍岚城汇聚五个界面的强者,我马不停蹄的就赶来了,从昨晚一直等着,真的把你给等来了!嘿嘿……”

戎佩白上千抓着王紫座下双翼马的马鬃,让它不要乱动,抬着头兴致勃勃的喊道,生怕这么乱的环境里王紫听不到她的声音一样,而且她说的自然,笑起来更加真实。

王紫在仙界做过的事情她应该都知道,可在她心里,好像关于王紫的记忆,丝毫没有阴霾的角落,从始至终都是一样的,真心的喜欢,真心的敬佩。

王紫低头看了看兴奋中的戎佩白,将手中的令牌递给她,戎佩白接了过来,口中下意识的问道:“这是什么?”

“城主府的通行令牌,我安顿下来你可以来找我。”

王紫说道,戎佩白都能做到是非分明,对她的态度从未变过,她又何必因为世外域而影响了对她的看法,除却世外域这个不太好的背景,戎佩白算是一个好的朋友,时隔这么久,她竟刚刚想通。

“哦哦!我知道了!”

戎佩白愣住,眼看王紫掉转马头到了队伍前面,戎佩白才跳起来挥着那令牌喊道,随即低头玩着手中的令牌,兴奋的样子任谁都看得出来,戎佩白趾高气扬的转身面对那些士兵,刚才还拼了命的拦他来着。

戎佩白得瑟似的把手中的令牌在那几个士兵面前晃了晃,重要的不是这令牌,苍岚城哪有这玩意儿的人不少,重点在于这令牌是谁给的!她就得瑟了怎么地?她就狐假虎威了怎么地?

“您请您请!”

那士兵赶紧松手,给戎佩白送出去,戎佩白鼻孔出气,背着手不慌不忙的晃了出去,穿过拥挤的人群,走到了安静的街道,心里盘算着什么时间去找王紫合适一点,王紫也说了,她要安顿一下的,反正这个时候不能去添乱的。

“咳,那个……那个佩白啊,咱俩商量商量呗,你说我前天接到消息立马就告诉你了,咱俩漂洋过海是吧?一起飘到这苍岚城是吧?一起找到了王紫小师妹是吧?所以……”

高思源追上来,挫折手笑嘻嘻的在戎佩白面前说道,那样子有些讨好。

“所以什么?”戎佩白捏着令牌上的红绳转着那令牌,高思源的眼睛也跟着那令牌转,然后说道:“所以要去见王紫小师妹的,当然咱俩也是一块儿去呗!”

“刚才不知道谁死活拉着我不让去的。”戎佩白闲闲的说道。

“是我的错!我只顾着担心那些士兵会跟你动手了,怕你吃亏所以拉着你,但我现在已经深深的认识到自己错了,下次我一定奋不顾身的冲在第一线!”高思源立马说道。

“哼,那要看我心情了~”戎佩白耸耸肩说道。

“诶那你现在心情怎么样啊?”高思源赶紧追问。

旗妩月妩媚的脸上笑了笑,不理会前面的两个活宝,抬眼看了看渐行渐远的王紫,这一别数月,当初种下的感情却丝毫没有淡,虽然她嘴上说着王紫已经忘了他们了,但她心里怎么会这样想?令她欣慰的,王紫并没有忘,她邪,她也正,而面对他们时,是那真性情的一面。

------题外话------

嘤让我休息一下下,万更再继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