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五章 子车家族,两厢情愿

“岿敕竟然是影族的人?”

穷奇惊讶的说道,岿敕作为鬼界的界主至少已经三千万年,早在影族开始渗透六界的时候岿敕就已经是鬼界的界主,加上他在界主之前担任鬼界要职的时间,岿敕到底筹备了多久?

“岿敕并非影族的人,哎……说起来如今的局面与我也有脱不开的干系,若不是当年我心软救他一命,现在他也不会有机会拱手把鬼界送给影族……”

黄泉老人说道,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语气中满是失望,以往的黄泉老人虽是白发白须,但是精神烁烁,可现在,好像忽然间苍老了很多,那时从心里感觉到了疲惫。

众人不觉看向黄泉老人,岿敕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并不清楚,身为鬼界的界主,自然要让鬼界的所有人认可,已经过了这么多年,竟然在他身上出现了问题,而看黄泉老人的样子,似乎这其中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过去。

“我若说出岿敕的本来的名字,相比四位城主也知道是谁。”黄泉老人说道,看向乐九几人。

“哦?黄泉老人尽管说来。”妙绮疑惑,说道。

“子车归束。”黄泉老人说道,妙绮的眉毛高高的扬起,爵爷则直接坐直了身体,顺尧淡漠的脸上也露出思索,乐九冰蓝色的眼睛转暗,其他人一看,看来这岿敕的真实身份真的很悬。

“子车?我似乎也有些印象,这个姓很少见,据我所知,冠有这个姓氏,并且有足够影响力的人,就只有当年仙界的子车家族,全族只有不多不少三百人,世代不曾变更,只是约四千万年前,传承十几亿年的子车家族全族覆灭,没有留下一个后代,但是照黄泉老人的说法,岿敕竟然就是幸免于难之人?”

青龙眼中闪过思考,翻出了很具以前的记忆,见黄泉老人听了他的话之后又是叹息,青龙便知道他猜中了。

“子车家族?到底是什么来头?全族传承竟然有几十亿年?这太夸张了吧?而且还是不多不少三百人?”卫子楚疑惑的问道。

“没错,这个家族确实传承了几十亿年,从太古一直到六界,四千万年前毁于一旦,子车家族是人创造的家族,是奴隶家族,为了保护家族的秘密,族内的传承至少三百年才可以继续,而且只能只能近亲婚娶,如果多出一人,都会被族人亲手杀死,死后灵魂要溺死在黄泉之中,不得入轮回,哪怕是忘却前尘,也不可以,所以族人不多不少,只能是三百人整。”

爵爷不由的站了起来,看他走在门口徘徊了几遭,沉声说道。

“不是,你们不讲清楚点吗?到底在故弄玄虚什么?既然是传承几十亿年的家族,应该是很尊贵的家族了吧?为什么又说是奴隶家族?既然是奴隶家族,他们的主人又是谁?”卫子楚满脑子的问号,但是看其他人好像都知道的样子,为什么只有他不知道?又看了看王紫,忽然说道:“你们快说啊,王紫殿下一定也不知道。”

“子车家族,是守护上界之门的家族,这一点早就被世人遗忘了,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会因为岿敕而提起。”卫子谦说道。

“上界之门是什么东西?上界在哪里?哥,你一次性把话说完好不好?”卫子楚跨坐在椅子上,身体倾斜着,带动着椅子也只两脚立着。

“上界是什么?”王紫也问道,这时她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

“上界,可能在六界之内,也可能在六界之外,太古时期有这样一扇门,能够允许至强之人通过,进入另一个界面,这扇门的能量很大,想要通过这扇门,至少至少也要是等级之外的人,很多就算达到条件的强者,也会被这扇门的能量粉碎。

太古时期的上界是不论哪个种族都向往的地方,即便是在门内粉碎,也有不少人前去尝试,上界之门并非自由,进去后永远不能出来,子车家族的出现原本只是为了甄别上界之门的一个标记,但是直到太古结束之后,上界之门也完全关闭,自此子车家族的的存在几乎是摆设,但是子车家族的命运仍然在上界内的人手中攥着,所以子车家族才不得不一直守着上界之门。”

卫子谦说道,王紫和卫子楚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啊,王紫看着卫子谦,这个世界大的可怕,总有未知的事情,上界、那又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那后来子车家族是怎么全族覆灭的?”王紫问道。

“对啊对啊,发生了什么事情?岿敕怎么会活下来?”卫子楚也跟着说道。

“我来说吧。”

黄泉老人说道,本以为是归于尘土的事情,却不曾想真的会有一天浮出水面,他该想到的,想到那个满眼仇恨之火的小男孩不会将一切忘却的,想到他终会卷土重来的,可是他身为轮回的执掌人,再清楚不过、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他想后悔都不行,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四千万年前,子车家族发生了很多事情,先是岿敕的母亲,再偷偷溜出家族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仙界的男子,只是她深知家族内规矩,这段感情一定不会得到允许,便狠心离开了那个男子。

而那个男子许是早已从岿敕母亲口中得知一些子车家族的事情,两人分开很久之后,那男子不知道怎么找到了子车家族,并且要迎娶岿敕的母亲,可惜结局可想而知,子车家族的家规能传承几十亿年,又怎么会因为个别人破例?

那男子修为也不低,但仍然被子车家族的人杀死,并且用子车家族的办法,灵魂都没能幸免,岿敕的母亲亲眼看着深爱的男子惨死在自己面前,悲痛欲绝,情绪失控,最后竟然陷入疯癫,虽然家族的人给她医治了,但是后来也总是清醒一阵,疯一阵,只得将她的用厚重的铁链锁了起来。

为了不破坏子车家族的传承,子车家族的家主让她跟一个族人成亲,不久后诞下一子,此子便是岿敕,岿敕天生叛逆,小小年纪便城府极深,母亲的遭遇让他很是愤世嫉俗,痛恨所有的人,包括他的家族,在他慢慢知道自己将来也会是波澜不惊的既定命运之后,从四五岁开始便韬光养晦。

岿敕的母亲清醒时教他如何顺从,疯癫时教他如何反抗,更让岿敕的性格很是极端,他想离开子车家族,永远的离开,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直到她的母亲疯癫时不小心透露了一个他、包括子车家族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岿敕并非他母亲与族人所生,而是她跟仙界那男子所生,岿敕知道这件事情后很震惊,但是他只有九岁,但是以他的城府,已经很清楚,如果这件事情被子车家族的任何人知道,等待他的都是跟他仙界的父亲一样的下场。

自此之后岿敕在族内更加小心翼翼,讨好家主,跟族人打好关系,为了让她母亲永远不要说出这个秘密,竟然给她母亲服下忘情水,忘情水虽然让她母亲不再疯疯巅,却是自那之后,再也未曾开口说过话,不思修炼,成天呆坐着,对任何人的劝说都没有反应,形同废人。

子车家族不会留下这样的人,所有人都明白,包括岿敕,岿敕意识到自己想救母亲却然而害了她,那时岿敕十岁,他已经在策划着他几年来一直准备的事情、离开子车家族。

当年子车家族还发生了一件事情,上界之门已经十几忆年不曾出现过,他们谁都不知道自己家族世代传承守护的这扇门到底存不存在,甚至也有不少人怀疑,到底有没有必要再守下去,一生不得肆意而活,死后亦不得好死。

子车家族有人动了禁术,那是召唤上界之门,试图去联系他们几十亿年都不曾出现过都主人,如果没有得到回应,那就说明他们几十亿年来守护的只是一个早已湮灭的神话而已。

保守的人想阻止,可是没有成功,到底有没有得到上界之人的回应,上界之门到底有没有再次出现过,没有人知道,可唯一能确定的是、子车家族乱了,那一年岿敕十一岁,乱时不逃更待何时?

岿敕带着他的母亲离开了,但是他知道子车家族的乱维持不了多久,早晚会停下来,也早晚会把视线放在他的他的母亲身上,他要想活着就必须找到能让他避风的地方,而再次之前,他早就打听清楚,他的亲生父亲名叫宇文昊,是当时世外域鼎鼎有名的一个家族。

岿敕想尽办法到了世外域,找到宇文家族,并且将自己的身世告知宇文家族,本来此时的岿敕可谓是烫手山芋,一般人都不敢接,但是宇文家族不是一般人,更重要的是、岿敕更不是一般人。

十一岁的岿敕,已经能够如何挑唆世外域一个诺大的家族来做他的保护伞,他告诉宇文家上界之门的存在,更告诉他们子车家族现在正在自相残杀,世外域作为六界顶端的存在,让他们知道有上界这个地方的存在、自视六界强者的他们,怎会不想另辟一番天地?

宇文家紧锣密鼓的筹备,得知子车家族只有三百人,宇文家更是集结世外域和整个仙界的一千多强者,以三倍于子车家族的人数逼近子车家族,有岿敕带路,他们轻松的闯过了子车家族设下的障碍。

之后的事情你们不难想到吧,子车家族与仙界一千多强者血战多日,两败俱伤,最后,子车家族的家主引动了家族内的机关,子车家族的所有人与仙界的一千多人同归于尽。

许是子车家族的家主也不想守着那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上界之门了,与其子车家族永远没有未来,现在全族覆灭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岿敕料想到结局不论是怎么样对他都是有利的,但是没想到,远远观望的他也没能幸免,一并死于死去,只是有一点,凡事纯血脉的子车家族之人,灵魂上都会被刻下烙印,死后溺死黄泉。

可岿敕的父亲并非子车族人,因此岿敕才能逃过这一劫,他在仙界飘荡数年,她的母亲还是那个样子,就连他告诉她子车家族再也不存在,她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时,她也没有丝毫反应。

岿敕夺舍数人,一直没能找到能让他融合的身体,又加上他母亲一直都是那个样子,所以他做了一个很疯狂的决定,亲手杀了他母亲,然后带着她母亲的魂魄一起赶赴鬼界,那一年,按照岿敕生前的岁数,他十七岁。

他带着他的母亲顺利到了奈何桥下,他本以为子车家族已经消失了,一并带着子车家族的诅咒消失了,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在奈何桥下,他母亲的魂魄却怎么都过不了奈何桥,她的灵魂有着子车家族的烙印,不能轮回。

岿敕想尽了办法,还是不能如愿,可他杀了他的母亲,如果不能给她一个轮回,一个干净的下辈子,他才是真正的杀了她母亲,不只是身体,还有灵魂。

岿敕的异常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等我撑船去问时,却见那岿敕的母亲忽然间眼神清亮,与常人无异,可她只推开了岿敕,转身跳进了黄泉之中!

岿敕大惊,也跳下去寻,可她母亲只喊道‘母亲是子车族人,你不是,你做了那么多错事,母亲带你去死,只望你来生做个平凡之人!黄泉老人,救他一命!’。

岿敕的母亲将他推上我的渡船,自己则永远沉入黄泉,那时我才知道,岿敕是子车家族留下来的唯一血脉。”

黄泉老人解开了被厚厚的尘土掩盖的过去,幽幽的回忆着当年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他身为轮回的执掌人,当然清楚子车家族族人的灵魂世代都是累尸黄泉底,当然也知道数年前子车家族的覆灭,只是没想到,子车家族还有一人活下来,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子车家族的纯血脉后代。

众人听了也久久没有声音,如果抛去对岿敕的看法,这段过去确实很沉重,不仅是子车家族的消失,还有世外域宇文家族的消失,那一千多仙界的强者,又抽走了仙界多少顶尖的存在?

王紫看了看九幽,她更惊讶的是,岿敕超乎她想象的城府,她以为她认识的岿敕已经够毒了,没想到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四五岁起就谋划出逃,要从那个家规极为严密的子车家族逃出。

一直等了六年,才等到时机,小小年纪挑唆宇文家族集结一千强者主动去跟子车家族拼命,而有一点王紫不得不唏嘘,就算子车家族杀了岿敕的亲生父亲,就算她的母亲疯疯癫癫,他和他母亲也是子车家族的后人,为了以防万一,他竟然能够下定决心先下手为强,目标是铲除整个子车家族!

这与王紫记忆中的岿敕一样,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东西,他都会拼了命的去争取,在他母亲活着的时候,他保护的人有他自己和他母亲,在他母亲死后,他会考虑的、就剩下他自己一个人了!

他的母亲应该是什么都知道的吧?她会自己跳进黄泉就是因为知道岿敕犯下了非死不能的大错,她是被子车家族的家规培养大的人,就算她想反抗子车家族,也断断不会有杀人灭口的想法,还是灭族的想法!

她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理由,恐怕就算能轮回她也不会去吧,三百多人的性命在她心里还是太沉重,她无法去安心轮回,只能去找沉于黄泉底的子车族人。

而岿敕,她不忍岿敕死,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黄泉,他始终是子车的外人,她不会让他跟子车族人葬在一起。

岿敕聪明,可他的聪明里注满了毒药,对这个世界的毒药,因此他恐怕自始至终都没看清,他的母亲一直以来并非疯癫,那是她真实的样子。

一方面严格的遵守着子车家族的家规,就算她再爱宇文昊也只会狠心待在子车家族,按照子车家族的安排走下去,另一方面她又痛恨这样的自己,没有勇气反抗,可她渴望自由。

可是她的一切遭遇造就了岿敕的性格,他恨所有的人,偏偏他可以装的跟所有人亲密无间。

或许岿敕的母亲也并未喝下那忘情水吧,她知道岿敕想做什么,无非是想让她安安静静的,不要在时空的时候说出他的身世,她索性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其他人多是知道上界之门的,只是那扇门已经随着太古的过去而过去了,也一并被他们放在了记忆深处,没想到,岿敕会跟上届之门有关系。

“岿敕后来是怎么活下来的?”王紫问道,打破了众人之间的沉默。

“这个世上没人比我更清楚子车家族的事情了,我明白子车家族已经再也不存在了,一直以来我都对子车家族怀有恻隐之心,每个家族有每个家族的命运,子车家族有自己的使命,也有自己的选择,我错就错在,不该对那个年纪轻轻的灵魂心软。

那个仇恨的眼神和悲痛的表情都让我无法忘记,我想让子车家族这个并不纯的血脉留下来,一个是让他证明、子车家族确实存在过,一个是想给他一个新的人生,我自以为我会让岿敕忘记一切从头再来,可是,我英明一世却输给了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儿。

我让他轮回,可他偏偏选择了做一个鬼修,留在了鬼界,我看着他渐渐长大,看着他修为快速的提升,他很聪明,也好像渐渐忘记了过去的事情,我想也是啊,哪有时间抹不平的东西?

一千万多万年,连我都几乎忘了自己曾救下的岿敕其人,他在地府之中越爬越高,直到最后成了鬼界的界主,我已经不过问他的事情,虽然他有时候处事极端,但是我一直以来都相信,他有足够的理智,能让他分清孰对孰错,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绝对不能做的。

可如今残忍的事实告诉我,岿敕幼时能忍六年,长大后四千万年亦不含糊,我震惊于他的隐忍和城府,直到现在,我才认清,岿敕的目的与影族一样,他想让这个六界被血色晕染,他从来没有停止对这个世界的憎恨。

子车归束,岿敕,归字从山下,永世无出路,敕者,诫也,约束自己戒骄戒躁,四千万年,岿敕从来没想过回头,亏我还以为亲手救回了一个迷途之人。”

黄泉老人说道,神情中带着沮丧,作为黄泉的守护者,他看过无数张不甘的灵魂,摆渡过无数迷途的魂魄,他自认一双清明眼,看透世间人,却不想在岿敕上面犯下大错,如今鬼界已经落入影族之后,怎会让他不自责?

青龙拍了拍黄泉老人的肩膀,他很清楚黄泉老人现在的心结,可是这只能让他自己想通,别人帮不了他,只好暂时转移他的注意力,问道:“那现在奈何桥怎么样了?”

“我已经掐断了弱水,也封死了六道轮回的路,想来影族和岿敕暂时也想不到办法打通六道轮回的路,这一直以来都是我执掌,就连岿敕都无权知道,所以他应该也没想到我还能做到封死轮回路这一点,所以他们暂时无法在轮回上做手脚。”

黄泉老人说道,如果他连这一点都没做到,他真的可以自刎谢罪了。

“地府肯定在岿敕的控制之下,鬼界也满是影族的人,但是鬼界的魂魄和鬼修也不少,影族应该需要几天的世间来整顿,现在派所有人全力侦查影族的动向,见到多少杀多少,影族既然有了鬼界,就可以先清理干净别的界面了。”饕餮说道。

“还要马上派人去凡间界,要派很多人,斩了影族这些烦人的触角。”梼杌说道。

“马上召集各个界面的人回来,集结军队在原地待命,影族这次看来真的是倾巢出动,我们也要做好马上开战的准备!”爵爷说道,叫苏城过来立马下达了指令。

从鬼界已经陷落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爵爷等四位城主也开始有条不紊的变更布局,王紫的灵兽都在妖界,时刻待命,魔界更严谨,现在东乾等四大亲卫都回到了魔界,还有魔祭司列爻和龙骑军团在,魔界时刻都处在战备状态。

“黄泉老人,鬼界发生这样的事情、幽冥地狱没有动静吗?”

王紫忽然问道,事实上在黄泉老人刚刚带回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就已经在奇怪了,冥王不对此做任何回应吗?这真的很不对劲,冥王就算再怎么不搭理六界的事情,也不会任由影族在他的邻居那胡作非为吧,就算是图个清静,冥王都不会什么都不做吧?

“没有!这个我也很奇怪,也许是影族还没有踩到幽冥地狱的禁区,以岿敕的聪明,他不会想不到幽冥地狱这个埋在鬼界的不确定因素,他已经已经想好了对策,最起码在我离开之时,知道所有人不得靠近幽冥地狱十里之内,影族并没有进驻地府,地府还是岿敕的原班人马,影族只是守在黄泉和九重黑水之上。”

黄泉老人声音也有些加重,本来他是想看到幽冥地狱出面的,但是幽冥地狱自古以来都是六界极为神秘的存在,谁也不知道能让幽冥地狱出手的底线在哪里,而现在影族的进犯,在他看来是再严重不过的事情,可是在幽冥地狱眼里呢、是吗?

忽然,黄泉老人看向王紫,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却一时不知道怎么说话,却见他手中忽然出现一个迷你的竹篙和渡船,翠绿的色泽很是漂亮,这是七星神蒿和黄泉渡船,黄泉老人走到王紫面前,将两样法器递向王紫,却听他说道:

“王紫,我已经不能回到黄泉了,就算回去,我老头子一个,也做不了什么了,七星神蒿和黄泉渡船我就交给你保管,希望有能用得着的地方。”

王紫看着眼前两样迷你的法器,她确实需要这个,在鬼界难免会用到,再说了,黄泉深处的她迟早回去,也许会用到这两样东西,但她知道,黄泉老人不是草率决定将这两样法器交给她的。

见王紫没有伸手接住,黄泉老人心中感慨江山代有人才出,这些小辈的能力、他真的是低估了,他必须承认,他已经老了,知道留着心眼没有一点好处,黄泉老人实话实说:

“幽冥地狱在上次肯为你派出地狱屠手与地府厮杀,我知道你与幽冥地狱的关系定然不浅,如今你是魔界和妖界的两界界主,是跟影族对抗中最强大的一股力量,我老头子无法参与太多,却想鬼界早日脱离影族和岿敕的控制,恢复轮回,而我能做的也不多,将七星神蒿和黄泉渡船交给你,也是我的心意。”

没错,黄泉老人深知,也许让幽冥地狱动手的几率很渺茫,但是即便有那么一点,也一定会是因为王紫,如果能以七星神蒿和黄泉渡船作为贿赂让王紫尽心,这有何不可?

“七星神蒿和渡船我收下,因为在鬼界一定会用到,可是,黄泉老人,你不必如此求我,影族我会与之决战,岿敕我也会除掉他,这两样法器也会在适当时候归还于你,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王紫站了起来,收下了七星神蒿和渡船,她知道黄泉老人为鬼界忧心,看着黄泉老人说道,黄泉老人的心思全写在了脸上,出于心中的一点尊重,她不会作出高高在上的姿态,七星神蒿和渡船不属于她,她不会有想要占为己有的贪念。

“……王紫。”

黄泉老人顿了顿,只感慨的呢喃了一声王紫的名字,当初让仙界对王紫赶尽杀绝的时候,可曾想过,就在几十年后的今天,天下的格局掌握在王紫手中,不是乱世、而是救世……

……

黄泉老人一早来到花溪谷,众人在一起商讨了整整一上午,确定了接下来要做什么,下午的时候,王紫坐在门口的石狮上,看着渐渐西斜的太阳,只两天的世间,六界的格局就变了,鬼界已经落入影族之手。

现在她在等花溪谷整顿妥当,最晚两天后前去仙界,今天他们一致商议决定,跟影族对抗的基地选在仙界,花溪谷隐蔽,来回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地方,花溪谷有自己的军队,就是被外界成为裁决者的军队。

乐九他们会用最快的速度整顿好人马,安顿好花溪谷的适宜,然后带着军队一起前往仙界,而苏城等一众乐九的弟子们也已经通知所有该到的人,都在仙界集结。

这一次见面,势必要重新布置所有的环节,战斗时不同于平时,必须有绝对的领头人,必须有严密的统帅,而这个绝对的统帅,要么是乐九,要么是她。

这一次她不会谦虚,这一场的战斗,她必须有所有的支配权,她不允许意外和不配合的情况出现,既然要打,就必须胜利,而之所以乐九和她担任统帅是一样的,因为她认为乐九跟她本来就是一样的,乐九会允许她做任何事情。

想着,王紫的思维忽然被上古时期的一幕占据了,那时在苗戚部落的图腾下,乐九牵着她的手向所有人宣布,她是他的妻子,‘从今往后,永远都是!此生我只忠于她一人!’。

王紫捂着心口,这里在快速的跳动着,失去了节奏。

“不想回仙界吗?”

空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以往这样的声音只会让她的心平静下来,沐浴在清新的音符之下,只是今天,这声音非但没有让她平静,却好像本来应该在心里的声音忽然跳了出来,本来应该在心里的人忽然出现在身后,似乎是被她的心思召唤出来一样,突然的她没有准备。

乐九看了看王紫,却见王紫的眼神看向别处,并不平静,更像是在慌,而她的慌是因为见到他而出现的,乐九冰蓝色的眼眸动了动,走到了王紫面前,抬头仔细的看着王紫。

王紫坐在两米多高的大石狮身上,乐九长身站在他面前,抬头时能够很完整的看到王紫的所有情绪,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很安静,却莫名的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力。

王紫忽然就想到在修真界初见乐九时的样子,他盘膝而坐,膝间横放着伏羲琴,长长的墨发落在身后,云袖轻拂,衣摆处静谧的海潮突然让她险些以为看到了大海,那时他开口,她愣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她从未听过那么好听的声音,到现在仍然是。

“你在想我。”乐九说道,空灵的声音无孔不入的钻进了王紫的耳朵,似乎是在他观察了半晌之后得出的结论。

是啊,她在想他,想了很多,想他出现在她还是很弱小的时候,想他一路默默的在身后给她清理尾巴,想他对她一直以来几乎没有理由的纵容,想他为了她肚子去上古,想他身重蚀心蛊却坚定的站在她身边,想他一字一句说过的话,她是他的妻子。

“是,我在想你,我在想……”王紫的眼神终于对上了乐九的,她想问问,那天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做不做数。

“我很高兴。”乐九却打断了王紫之后的话,说道,看着王紫的眼神仍然静谧,在那双冰蓝色的瞳孔中,王紫失望的发现,她并没有在那里面发现任何她希望的情绪。

“高兴什么?”王紫有些心不在焉的问,她的话还没说。

“你头低一点,我告诉你。”

乐九说道,王紫没有多想的弯腰,乐九却上前一步,头微微扬起,不偏不倚的吻上了王紫的唇,舌尖在那双柔软的唇上划过,留恋了一会儿钻进了王紫的口中,探索着吻,乐九的吻很生涩,却很认真。

王紫睁着眼睛,看着乐九半垂着眼眸,只露出一丝冰蓝的眸色,王紫不曾想过像乐九这样的神人沾染了春色是什么样子,她潜意识里应该想过,乐九会清心寡欲一辈子。

一直以来,她跟乐九保持着很亲密的关系,却说不清是什么,不像爵爷他们跟他的友情,不像子谦他们跟他的师徒之情,那种感情很包容,却也很念腻,让她依赖,让她上瘾,她曾很多次的想过,希望乐九永远不要离去,站在她回头就能看到的地方。

王紫回应着乐九的吻,舌头纠缠上了乐九的,手撑在乐九肩膀上,以前,她说不清跟乐九的关系,以后,却再也不用担心,是吧?

乐九眼皮微动,看着王紫闭上了眼睛,全身心的回应他,冰蓝色严重划过笑意,瑰丽而炫目,好像阳光洒在冰蓝色的海绵,漾起夺目的色彩,这不是他第一次吻王紫,但是他第一次知道吻可以这么美。

在苗戚部落时,只是浅浅的贴着王紫的唇,那时全身都痛,是蚀心蛊带来的痛,其实他很感谢蚀心蛊,即便他知道自己不会死,但是他尝到了好久不曾有过的冰冷,那种靠近死亡的冰冷。

他没有想过什么时候跟王紫表明心迹,他一直在试图找机会,可一直都没有成功,蚀心蛊是意外,也正是这个意外让他说出了他想说的话,他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可只有那一次,他做了。

他看到王紫当时眼中的震惊,他不知道王紫听了他的话会是怎样的情绪,会不会回应,他想过做一个王紫离不开的人,一旦他开口了,就一定要等到王紫的同意,可他并没有那么做,他想,就算这次失败了,他也不会放弃。

然而令他欣喜的是,如今,他得到了王紫的回应,比想象中的更高兴,更、安心。

两人的唇渐渐分开,王紫低头看着乐九,见乐九平静的脸上似乎点缀了氤氲的红,虽然那双眼睛仍然静谧,却刻下了属于她的印记。

“你怎么会喜欢我?”

王紫忽然问道,乐九这样的神人,也会喜欢一个女子……可是转念一想,如果他一定会喜欢一个女子,那这个必须是她,如果是别人,比如那个上古的苗芷寒,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她才渐渐清晰的认识到,她对乐九的感情并不单纯,那是一种想占有的情绪,王紫忽然捧着乐九的脸,这张脸淡漠的近乎神圣,她感觉她就是那个小恶魔,让这个神人动了凡心,毁了清规戒律。

“因为是你,所以喜欢了。”

乐九说道,轻轻一跳,坐在了王紫身边,牵过她的手放在自己手里,仔细的把玩着,真到了可以光明正大的牵她的手,可以不用顾忌的吻她,他才知道,这一天他真的等了很久很久了。

“你是花溪谷的城主。”王紫说道,是爵爷他们的朋友,是天下人都尊之为上的人,可做了她的男人,他会觉得不妥吗?

“嗯。”乐九是轻声嗯了一声,好像只是认可王紫的话,这样的身份他理所当然的清楚一样。

“你是子谦他们的师傅。”王紫又道,从这一点说,他又算是她的长辈了。

“嗯。”乐九还是只淡淡的应了一声。

王紫侧头看着乐九,忽然笑了笑,乐九这是一点都不在意啊,果然符合他的性格,如果是他乐意的,谁都俄看法都不重要了。

“那你就是我的男人了!”却听王紫忽然说道,乐九揉捏着王紫手指的手这才停顿了一下,却很快又是一声轻轻的“嗯”,只是这一次,那空灵的声音好像有了起伏,带着音调。

“我数数,九幽、穷奇、饕餮、青龙、子谦、子楚、千厷、李战、黑子,你是我的第十位夫君了。”王紫说道,只是数着数着就囧了,她又多了一个夫君,不知道九幽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乐九却伸手抓住了王紫的另一之手,一并握在手里,却听他道:“不用数了,我只记得,我的妻子,只有你一个就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