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四章 血镜开启!鬼界巨变!

王紫一行出现在了万清寺,睁开眼睛看到的正始一座佛塔和塔下打坐的慈真大师,慈真大师的木鱼声一停,忽然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一看,果真是已经失去联系的王紫几人,平静的面上也难免露出欣喜,过了这么久,还好他们回来了……

“恭喜几位施主,功成归来!”那慈真大师走到王紫几人面前,双手合十说道。

“大师,距离我们离开,这里过去多久?”王紫双手合十回礼,这才缓缓的说道。

“已经过去三月。”

那慈真大师说道,王紫听了却是一惊,轮回盒的定位是根据她离开时的记忆自动推迟一段时间的,没有办法精准到几天之后,所以在开始的时候王紫就知道这所谓的一段时间可能会是一个月,也可是一年,他们离开只有是一天而已,现在看还是晚了很多。

“那六界可有发生大事?”王紫问道。

“贫僧不过问六界之事。”那慈真大师说道,王紫也觉得自己这问题问的人不对,便施了一礼说道:“多谢大师劳心,弟子在上古遇到些挫折,虽然顺利回来,但是不知道对如今局势有没有影响,弟子不敢在这里耽搁,这就离开。”

“施主请。”那慈真大师说道,面上也笑了笑,目送着王紫离开,口中呢喃着“阿弥陀佛”,果然佛的旨意没错。

王紫先去见了慧远和方丈,慧远很激动,三个月来最担心的人莫过于他,毕竟慧远才是王紫的师傅,见她安全回来才算真正松了一口气,高兴过了之后,想到如今六界的局势,面色又凝重起来。

“师傅为何如此愁容?可是六界有了新的变化?”王紫立刻问道。

“丫头你们离开三个月,六界却是发生了很多大事,影族的动作很快,已经从暗中转入明处,现在六界到处都是他们的人,最为棘手的是凡间界,影族果然是最先进犯凡间界,虽然你们事先在凡间界安插了不少人修士,也有军队驻守。

但是凡间界位面众多,影族又没有集中在哪个位面,现在修真者已经大规模的暴露在凡间界,凡间界还处在混乱当中,但是凡间界的高科技也有了对策,在面对影族的攻占时,他们现代化的法器、哦是武器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花溪谷的三位城主已经派人与凡间界的掌权者沟通,虽然能暂时给凡间界支撑,但是恐慌持续蔓延下去,凡间界的伤亡太大,这已经触犯了修真者不得进入凡间界的法则,既定的法则一旦被破,便很难再有遵守,除了影族,唯恐天下不乱的邪修也不顾这些约束,已经渗透了很多位面。

一句话,凡间界现在堪忧。”

王紫听了不觉心中气愤,影族竟然真的把爪牙伸向了凡间界,其他人面色也不太好,这确实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

“影族并不是真的想要凡间界,只是想制造混乱,而凡间界是最容易乱起来的地方,要想解决凡间界的问题,就必须转移影族的视线,毕竟,他们不可能把人力一直分散在凡间界,如果不是因为某些目的,他们不会这么做的。”

东乾沉声说道,凡间界并不适合修士生存,同样不适合影族,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凡间界不是影族的目标。

“东乾说的没错,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大事?放在大师说了,现在六界都是影族的人?”青龙也问道。

“凡间界是动荡最眼中的地方,修真界也不平静,已经有两个位面完全落入影族的手里,影族的动作太大,在你们没有回来之前,花溪谷的三位城主已经紧急召集了各界面的代表,现在影族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了。”

慧远又道,提到这些面色一直好不起来,看来平时为此忧心不少。

“佛门、没有打算出手吗?”王紫沉思片刻,问道,她不是在鼓励佛门也入世参与俗事,只是单纯的问一句而已。

“唉……丫头你有所不知,佛门自三千万年前决定隐世不出之后,世代遵守,并非单纯的避开俗事,这里面的与那因有些复杂,佛门可以为你们提供一些便利,但是绝对不能入世。”

慧远却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面色忽然有些无奈,王紫心里很清楚他也在为了现在六界的格局而忧心,但是有些事情他却是无能为力的。

“师傅,既然影族已经开始动作了,接下来该怎么做我会应对,我是你的弟子,我出面就是你出面,你不比心中有愧。”王紫说道,也意识到因为她的一句话勾起了慧远心中的无奈,她虽不知道慧远的难言之隐是什么,但是即便佛门真的不动手,她也不认为有什么。

“好,好!丫头,这是六界的劫难,重担放在你们身上,师傅不能亲临战场,但是万清寺的大门会一直为你们敞开,若是有何难解之处,尽管来万清寺寻师傅!”

慧远的眼睛亮了一些,情绪也高涨了一些,显然是从王紫这里得到了一些安慰,收了王紫这个徒弟,现在看来是越看越满意。

“我知道了。”

王紫点头,稍稍一想便明白慧远的意思,虽然佛门的弟子不能远征六界,但是这里却会作为一个避风港,若是有什么逼不得已的时候,他们选在佛门做掩护,如果影族能有本事找上佛门,上门的挑衅,佛门也不会闷声不管。

王紫沉默下来,现在想的是要怎么解决现下的麻烦,三个月,影族的事情竟然已经天下皆知,虽然她之前一直在想如何把影族的事情告知六界的代表,但是没想到影族已经先一步动作,在这种被动的情况下让六界接受,她是不是该乐观的想,最起码影族亲自出面让六界认清了自己的敌人,而不用她苦口婆心的去解释了?

“影族的目的仍然是六界支柱。”乐九的声音响起,一语道破了根基。

“对,不管影族做什么,他们的目的都是想毁了这个六界,我们与影族之间必然会有一场终极之战,一旦我们的阵营确立了,影族也不会到处骚扰,而是会专一对付我们了,因为……我们就代表了六界。”卫子谦说道。

“既然如此,乐九,你还是要回到花溪谷,给爵爷他们报个平安,也要让其他人知道我的动向,我们回景天大陆,太古八灵已经集齐,那么,是开启血镜的时候了!”

王紫稍作整理,很快说道,意识到了现在局势的紧张,他们跟影族正面对抗的时间、到了!

“好。”

乐九点头,将找来的菩提树心血递给王紫,他很清楚花溪谷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六界现在还有定然比慧远描述的更加不平静,并非所有人都像他们一样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如何能让所有的环节都运转起来,他也必须回去筹备了。

“对了,师傅,貔貅现在的情况如何?”王紫忽然问道,想起了他们离开时只匆匆交给慧远的貔貅。

“已经清醒了,但是很不稳定,现在被禁锢在寺内,还需一段时间他才能自己控制得了自己,为了尽快清除自己体内的阴邪之气,在清醒时他自己封印了自己兽核。”慧远说道。

“那就让他继续待在这里,事不宜迟,我们也不在这里耽搁了,这就离开。”王紫说道。

“好,丫头你们万事小心。”慧远郑重的嘱咐,亲自送王紫几人离开。

……

却说王紫几人离开佛门之后,乐九回了花溪谷,东乾、北皇、南阙、西诀四人回了魔界,离开三个月,魔界和妖界虽然因为准备充分并不是影族重要光顾的地方,但是也需要缜密部署才是。

王紫在神识中告诉了灵杉,可把灵杉高兴坏了,虽然一再求王紫让她来找她,但是都被王紫拒绝了,之所以跟灵杉说是因为让她将消息带给白衣,让他放心。

王紫离开时特意在这个位面上观察了一遭,他们曾在这里遇到过影族的圣子,想来他应该会多留一份心眼,果然,在这里见到不少影族的人,小规模的战斗不断。

随后王紫直接回到了景天大陆,是冷殇亲自迎接的他们,似乎也很担心的样子。

冷殇看着哪个清冷的身影,一如既往的平静,她应该知道了现在六界是什么情况了吧,从她离开景天大陆,距离现在已经有三个多月了,这个过程、应该不顺利吧……

王紫知道冷殇的视线一直停在她身上,但是始终不曾开口说话,重逢的时候,好像问候什么的也没有意义了,没什么比亲眼看到对方平安更好的事情,众人坐了半晌,王紫才说道:

“我需要三天的时间做出血镜需要的禁制,然后血便可以开启血镜。”

“离开这么久,你不需要先修养一下吗?”冷殇问道。

“三天的时间,除了要做的时间,也够我调整好状态了。”王紫说道。

“那好,需要准备什么你尽管说。”冷殇也不再纠结于此,又说道,他的声音平静,雪白的瞳孔亦波澜不惊。

“好。”王紫点头。

如此,三天的时间王紫留给王紫自己,现在不管六界怎么样,王紫都要专心找出六界支柱的位置,而之后,便是他们正式跟影族交手的时候了。

王紫将莲生交给了冷殇,以冷殇的因素,相信莲生恢复起来会很快,三天的时间,王紫用得来的太古八灵之血和上古八兽之血绘制禁制,虽然之前她已经联系过很多次,但是真的绘制的时候还是相当谨慎,容不得任何人打扰,太古八灵之血得来不易,一滴都浪费不得。

在第二天的时候王紫已经将禁制绘制完毕,最后一天王紫打坐冥想,恢复自己的最佳状态,三天匆匆而过,第三天一早,当王紫踏出门槛的时候,没有意外的见到了所有人,他们都在等这天的到来。

“我之前说的已经准备好了吗?”王紫问梼杌,预思需要很多东西的辅助,最重要的东西在她手中,而剩下的细枝末节,便交给了梼杌几人去办。

“已经按照你绘制的图完成,你可以再看看有没有不妥的地方。”梼杌说道,一行人便转身朝着事先准备的场地而去。

到了地方,却见诺大的场地,四处安插着黑色大旗,旗面上绘制着图腾,那是王紫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四路大旗字在中央汇聚,随时临时准备的的,但是现在看起来也庄严无比。

王紫查看了那些绘有图腾的大旗安插的位置,这些都很重要,等做完这些,才回头跟众人示意,她要开始了。

王紫站在中央,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天心乖乖的站在王紫的肩膀上,毛茸茸的尾巴一动一动的,他不知道什么叫紧张,现在他更期待接下来做的事情。

半晌,却见王紫手中凝结了巫元力,在面前画出一个三米直径的大圆,待巫元力凝聚到一定程度,王紫快速的将事先准备好的符纸打入园内,那上面是王紫这几天来绘制的禁制,却见那些鲜红色颜色在园内翻滚,四周忽然起风,大旗扑簌簌的随风招展。

王紫等待着那些禁制各自归位,回到自己该去的地方,却见八灵之血居外,八兽之血居内,缓缓的变化着,渐渐的稳定了位置,天空中忽然阴云翻滚,快速的覆盖了王紫头顶的天空!

王紫收回手,忽然盘膝坐下,快速的念着心法,身上的巫元力在汹涌的涌进园内,在血镜开启之前,维持这些运转的能量全部来源于王紫,天心的瞪大了眼睛,心念与王紫统一,他要辅佐王紫顺利的完成预思的心法。

众人看着几乎在一瞬间暗下来的天,又看向正中央凝神施法的王紫,那个身影沉稳而坚定,他们不担心,只是现在难以抑制的骄傲,这就是他们爱的人,无所不能。

“有变化了!”

青龙沉声说道,却见王紫面前那大圆中忽然涌出一片红色光幕,众人不由得将视线牢牢的定格在那光幕之上,耳中都是呼呼的风声,半晌他们才看到了那光幕中出现影像。

“这是凡间界,并不在位面上,是在星际!”卫子谦说道,那俯瞰的地图他曾经看过无数次,再清楚不过,现在是一副纵横交错的定位图,凡间界的位面支柱位于众多位面之间,并没有根基,用阵法隐藏了起来。

“这个是妖界,就在八岐海中!”饕餮说道,现在看来,妖界的位面支柱并非位置难寻,而是隐藏的高超,就算是有人站在位面支柱脚下,恐怕也发现不了。

“这是仙界,竟然就在煅魂水下!”穷奇说道,他们竟然很多次从仙界支柱旁边路过了,而影族的目标选在世外域也没有错,只是具体的位置偏移了。

“这里是修真界,也在众多位面中央。”慕千厷说道,这么看来,仙界支柱埋下的位置很容易想通,只是能够撑起一个界面最佳的平衡点,只是仙界支柱的材质非凡,并没有让影族找到而已。

“这里是魔界,应该就是、万魔山脚下!”梼杌说道,万魔山他们是去过的,只是没想到界面支柱就埋在魔冢旁边。

“这是鬼界,而这个地方、分明是黑水!”混沌说道,真会选地方,放在黑水下,谁敢去黑水中搅和?

待六个界面的界面支柱全部出现之后,那红色光幕渐渐消失,天空中阴云也很快散去,风停,众多黑色的大旗也安安静静的立在原地,天空恢复晴朗,众人急于上前去看王紫,见王紫睁开眼睛对他们轻笑,顿时也轻松了。

“小紫。”卫子谦扶起王紫,见她只是脸色有些苍白,探了探脉,也只是巫元力消耗的太多,这些只能让她自己恢复,灵药也起不到作用,便又说道:“现在六界支柱的位置也出现了,你先休息好,择日就去花溪谷。”

“嗯。”王紫点头,心中回想着在血镜中看到的场景,事实上她还有些疑惑,只是她自己也没想清楚,所以暂时也没有说,心想还是给她点时间整理一下吧。

……

话说自血镜开启之后,王紫一边修养,一边与众人商讨找出六界支柱的事情,已经有了方案,只等着去花溪谷将具体的适宜告知乐九了。

这天,王紫去看莲生,正好见到莲生就坐在莲生的房间,许是刚刚给他诊治过还没有离开。

“莲生怎么样了?”王紫问道,见莲生只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上的外伤已经全部好了,乍看上去跟健康之人无异。

“你是如何捡到他的?”冷殇却忽然问,这问题问的王紫一愣,莲生殇好像还真是她捡到的,于是说道:“仙界,你不知道吗?”

王紫这话问的很自然,她下意识的认为,她以往的所有事情应该都在冷殇的掌握之中,冷殇抬头看着王紫,那双雪白的瞳孔很安静,半晌才道:

“他的伤已经无碍,理应该醒了,但是他的神识好像沉浸在了什么地方,一时还无法清醒过来。”

“神识沉浸在某个地方?这是什么意思?”王紫奇怪的问道,难不成是陷入了什么梦魇之中?除了这个她想不到所谓的神识沉浸在某个地方指的是什么意思了。

“他应该是清楚周围发生的事情的,但是神识被某个东西绊住了,他突破不出来,就好像梦魇一样,也许是他自己困住了自己,你们碰到过什么人吗?”冷殇说道。

“碰到过,除了打伤他的人,他应该没有跟别人深入接触过了。”王紫说道,还是不太明白冷殇的意思,难道莲生被影族的圣子打怕了?这个可能吗?于是又道:“那就只能等他自己醒来吗?”,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莲生什么时候能醒。

“你们如果决定了什么时候去花溪谷,就把他留在这里吧,我来想办法。”冷殇看了看昏迷不醒的莲生说道。

“嗯,也好。”

王紫点头,她势必会让莲生大好起来的,而留在冷殇这里当然是最好不过了,至于冷殇这一次也不会同去花溪谷,王紫也没多说什么,原定计划是他们一同前去花溪谷商讨大事,冷殇是为了给王紫增加信服力,只是她在上古耽搁了时间,现在影族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所以冷殇是否以强有力的伙伴出席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

又在景天大陆停留了五天,王紫一行才取道仙界,由惊鸿接他们去花溪谷,仅在路上就耽误了一整天的时间,到达花溪谷的时候正是日落十分,红霞漫天,一把瑰丽的伞,就撑在触手可及的头顶。

王紫的心情忽然放松了很多,花溪谷的空气对她来说很亲近,虽然也只在这里住过几天而已,但是她对这里很有好感,记忆很深刻。

“小紫!”

一声有些激动的呼唤,王紫也开心的看去,正是她的母亲、夏筱莲,夏筱莲很激动,快走几步来到王紫面前,端详着王紫,她牵挂了三个月,一直让自己用最平静的心等,但是毫无消息传来,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王紫一定要事缠身?

直到乐九回来带回她的消息她才肯让自己松口气,而在现在见到王紫的时候,夏筱莲几乎要哭,这样颠簸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结束,但是她没有哭,眼前的女子是她的宝贝女儿,她现在帮不上忙,只能让自己好好的,不要让她担心。

“母亲,我好想你阿。”王紫上前保住夏筱莲,轻轻的说道,她是真的很想她,因为有夏筱莲在这里,她才强烈的想让自己快点回来。

“呵呵,母亲也很想你,快起来吧,让别人笑话你了。”

夏筱莲忽然笑了,她的宝贝女儿很强,强到让很多人畏惧、敬仰,可是在她面前的时候永远很乖,这让她说不出一句重话,在她心中,她的宝贝女儿太完美了,她只会为此骄傲着,自豪着,夏筱莲摸了摸王紫的头,不管分开多久,在王紫抱她的那一瞬间,她很肯定的知道,他们之间是一样的,一样不会改变的牵挂着彼此。

“哦呵呵,也不见你这小面瘫想着我……”妙绮忽然掩唇笑道,她是真的很长时间没见王紫了,却见王紫的修为真是日进千里,又是大变样了。

“就你一糟老太婆,人家有必要想你吗?”爵爷瞧着二郎腿立马说道,又是那熟悉的场景,还要妙绮说话,爵爷就一定会唱反调,妙绮的茶杯脱手而出,只是被爵爷熟练的接住了,而且惬意的喝了一口,咂巴着嘴巴很前奏的样子。

“呵呵,小紫心里不说,她一定很想你们的。”夏筱莲拉着王紫坐下,看似打圆场的说道,事实上她说的是实话,她的女儿她清楚,只要是放在她心里的人,她一定会悄悄的记挂。

“筱莲说的是大实话,只是这小面瘫不仅面瘫,还闷骚,想什么都不说。”妙绮立马点头,这么说王紫,夏筱莲也只是笑笑,在这里这么久了,她完全能够接受妙绮这种程度的笑话。

“小面瘫本姑娘也就不说什么了,你们四个!有了小面瘫就完全忘了师傅了是吧?”妙绮把玩着指甲,那黑色指甲看起来很毒,忽然手指漫不经心的点在卫子楚、卫子谦、慕千厷还有李战四人身上。

“哪敢哪敢阿!妙绮师傅快息怒,刚才您不是在跟王紫殿下说话吗,我们哪敢插嘴阿!现在得了,有了您的命令我这不立马就过来了吗,自从离开花溪谷我是每天都想您阿,怎么会不想呢,您看我是那种人吗?”

卫子楚真了一杯茶,赶紧给妙绮端过去,但是只小心的放在桌子上,然后满脸笑意的说道,但是一放下茶杯就退开好几步,那样子看起来有些滑稽,但是没办法,要是妙绮师傅一个不顺心,给他弄点什么药上来,那可是防不胜防阿。

妙绮一看卫子楚的样子就直到他的小心思了,哼了一声,但是卫子楚权当没听见。

“见过四位师傅。”李战直接说道,慕千厷和卫子谦也跟在李战后面施礼。

“行了,都坐下吧。”乐九空灵的声音响起,阻止他们再说些有的没有的,问起了正事:“六界支柱的结果如何?”

“已经知道具体的位置了,要怎么做还想听听你们的意见。”王紫说道。

“哦?这六界支柱的位置在什么地方,我倒是想听听。”爵爷眼神一亮,好奇的问道,隐藏了这么多年的界面支柱,不好奇是不可能的。

“凡间界的界面支柱在星际,修真界的界面支柱也在位面交织的中央,妖界的界面支柱在八岐海,魔界的界面支柱在万魔山下,鬼界的假面支柱在黑水之中,而仙界的界面支柱、就在煅魂水下。”卫子谦回答道。

“赫!都是些众所周知的地方!”爵爷惊讶的说道,这里的几处地方几乎都是人来人往的,也许界面支柱就踩在他们脚下然而他们却一直不知道。

“嗯,仙界支柱的守护者找到了没有?”王紫问道,后来也想起来她忽略了什么,仙界支柱是被修补过的,它周围有着鸿、泽二兄弟留下的阵法。

“有一个没找到,是负责灵力这一块的守护者,到现在还没锁定是什么人。”爵爷说道,说起这个也有些凝重,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别人都找了,却唯独缺这一个,在仙界的话,理应会更好找的,但就是奇了怪了,自己叹了口气有说道:“既然你们回来了,子楚和那个、简修文是吧,那就你们两个去找吧,你们同为守护者,会有感应,找起来会容易很多。”

“好,我们一定负责找到!”卫子楚点头说道。

“好。”简修文看了看王紫,也点头道,虽然他并不想去,但是如果是王紫也想的,他就必须去,只是希望进展快一点。

“既然已经找到了,那就要重点提防这些地方,以防影族下手。”顺尧说道,他们做这些的目的就是让自己站在主动的位置,如果操作不当,仍然会适得其反。

“现在六界战况如何?”

王紫问道,她其实想过要不要参考仙界支柱的守护阵法,在其他五个界面支柱同样以阵法护之,只是记载重看,那个阵法是几乎让鸿、泽二兄弟都丧生,如果她来做,她不能保证自己能不能顺利布下,而且还是五个!

况且仙界支柱的守护阵法以各个修真派系选出的人作为守护者,这根本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事情,所以虽然这个办法预想了很久,但也不得不继续搁浅。

“影族占领了很多地方,看样子他们是要倾巢出动了,而且他们似乎也在寻找最合适的落脚点,毕竟他们不能一直躲躲藏藏下去,想要与六界为底,他们一定要找一个大本营才是。”

爵爷说道,挥手让人拿进来地图,六个地图,分别是六界,这么浩瀚的地图,尤其是凡间界和修真界,位面众多,这还是王紫第一次见到六界的规模,而她一直以来见过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这些红色的地方是已经落入影族手里的,这些黄色的地方是影族常活动的地方,还有这些蓝色的区域,是邪修趁机占领的地方,现在六界内见不得人的势力都在蠢蠢欲动,我们除了对付影族,这些人也得提防。”爵爷指着地图上的标记说道。

王紫仔细看着那些被标记的提防,还不少,站起来在六张地图前看了半晌,说道:“这些提防很凌乱,如果是找落脚的地方,影族似乎没有目标。”

“这一点很奇怪,影族的行动本来就诡异,现在反倒是不骚扰仙界了,就在别的界面盘踞,就现在的状况来看,他们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修真界和凡间界。”爵爷说道,说这些事情的时候爵爷变得很睿智,不像是平时与妙绮开玩笑时不正经的样子。

“这就只能让六界内的人各自防备,影族到处乱窜,我们也不能跟着他们跑阿。”卫子楚说道。

“所以……”王紫沉吟着,众人的眼神都看向她,却听王紫很快接着说道:“我们该向影族叫战了。”

“现在确实应该如此,只是要让影族应战,也不是我们说了他们就会答应的,在这里一点上影族一定会保留一部分主动权,在他们还没找到能够作为大本营的地方之前,是不会跟我们正面交战的,继续这样没有目的的骚扰下去,既能让我们这里乱成一团,他们也没什么损失,影族当然乐意去做。”

爵爷没什么形象的坐在椅子上,摇了摇头说道。

“实在不行、我们就追着他们打呗,打死多少算多少,影族最好的功夫是跑,要真打起来也不难对付吧?”卫子楚说道,想到几次跟影族的交手,除了对方的招数很歹毒之外,小心些并不难对付。

“总不至于让我们给他找个大本营吧?”梼杌说道,只是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如果我们以六界支柱作为诱饵呢?”饕餮也道。

几人都说了些办法,只是都没什么执行的可行性,本来是要商讨如何跟影族打的,却是没商量出个结果来,众人又做了半晌,天色已经不早了,夜幕降临,今天便各自散去了。

“六界支柱如今找到了,却没有派上多大用场,影族到底想干什么?藏头露尾的,真他妈烦。”卫子楚踢着地上的石子儿,难得想这么久的事情,一直想不通心里马上不痛快了。

“就你这样,影族想要的就是这效果,人还没动手,你自己把自己逼急了。”梼杌闲闲的说道。

“小爷向来光明磊落,当然想不通影族那些小人的心思。”

卫子楚气冲冲的坐了下来,为了一个影族他们忙活了这么久,影族就这么大动作没有小动作不断的,在卫子楚心里,这梁子可是结大了,影族别的人不认识,就记得那个阴阳怪气的圣子,以后非得活扒了他不可!

“小丫头你在想什么?”饕餮问道,见王紫一直低着头在地上勾勾画画,那沉思的样子似乎是因为什么想不通的事情。

“我在想,如果能找到破解时空封印书的办法,巫族如果能出现在这里,一定是对影族最好的战帖。”

王紫说道,只可惜她很清楚这只能暂时想想,她一点头绪都没有,巫族的族长虽然说有缘人可解,但是只要有缘人出现就能解吗?她难道还不算有缘人吗?然而她想了这么久,不还是一筹莫展吗。

“是啊,要是巫族会出现,影族一定马不停蹄的来战。”青龙也道。

回来花溪谷两天,当王紫还在想着如何对影族叫战的时候,却忽然传来一个震惊的消息!

这天一大早,花溪谷如往常一般安宁,王紫站在山顶看风景的时候,忽然传来乐九那边很急的召唤,王紫顿时觉得不对,从做题晚上开始她心中就有些不安,总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而此时听到乐九这么召集叫她,那种不好的感觉更加强烈。

立刻动身过去,而在进门后见到愁容满面的黄泉老人时,王紫心中咯噔一声,难道是鬼界出事了?

“黄泉老人,你……”

王紫说道,还未等她说什么,黄泉老人就是一声长长的叹息,脸上满是痛惜和失望之色,王紫心中更加忐忑,看了看乐九和爵爷,妙绮和顺尧也在这时候赶来了,王紫走的很召集,看到王紫离开后,九幽他们也很快来了。

“黄泉老人,鬼界出了什么事情你不妨直说。”青龙说道,见黄泉老人现在的样子,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只能是鬼界出事了。

“鬼界,已经完全落入影族手中了!”黄泉老人重重的叹息一声,拍了拍桌子,他修身养性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如此恨意满腔,黄泉是他守了多少年的地方,若不是因为出了大事,他也不会离开黄泉。

“什么?!”几乎是所有人同时的声音,满是不敢置信,就算是鬼界出事,他们也没想过是这么严重的事情!这在几天阿,一点消息都没有,鬼界就这么悄声无息的沦为影族的地盘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青龙紧锁着眉头,堪堪回神,几乎被这个消息炸的头晕,鬼界,这不同于任何一个位面,鬼界代表的意义太过重大,如果鬼界丢了,六界也必然会乱!

黄泉老人离开了,意味着轮回也中断了,并且,若是影族掌管了地府,他们要在轮回路上做什么手脚,那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再加上现在战乱频繁,六界死去的人无法回到鬼界,秩序必然大乱!

鬼界位于六界秩序的最中央,鬼界一乱,六界不想乱都不行!影族不断的在凡间界和修真界搞小动作,妖界、魔界、鬼界、仙界看起来相安无事,难道他们一开始的主意就打在了鬼界上面?

“就在前天!影族忽然大批涌入鬼界,几乎没有费力就拿下来鬼界,不少魂魄被直接丢进了黑水,现在鬼界通往外界的所有通道都被关闭了,我是因为深居黄泉之中,那些人才奈何不了我,昨天晚上,趁他们都在忙于部署兵力的时候,我才破开界面离开,他们一定已经发现我不在了,不过也许他们也不介意我把消息带给你们,这帮影贼!太猖狂了!”

黄泉老人激动的说道,愤怒的情绪一直都难以平息,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几乎不没有费力?为什么?难道是……”穷奇眯起了眼睛,注意到黄泉老人异常的愤怒,不只是因为影族。

“没错!就是岿敕那厮!道貌岸然的做了鬼界这么多年的界主,没想到一直都在为影族布置!现在竟然做下这种引狼入室的事情!若是让我见到他,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黄泉老人显然变的异常愤怒,鬼节的界主,没有为鬼界镇守就罢了,竟然拱手将鬼界送给了贼人!这样的千古罪人,岿敕竟然真的去做了!

------题外话------

今天好累好累好累啊,码字的时候都快闭上眼睛了,呜呜睡觉睡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