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六五:早有预谋

终于,在窗外的海风再一次带着凌厉的姿态刮进船舱厢房后,苏苓冷笑,“想要复国,天时,地利,人和仅仅是复国者的借口罢了!而复国真正需要的东西,便是多不胜数足以倾覆天下的……银两!”

最后两个字,苏苓特意加重了语气,而话说到这份上,玉肃之即便再不灵光,也明白了苏苓话中的深意!

他神色莫名的惊了一瞬,随即目光中噙满了担忧看着苏苓站在窗边的身影!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接下来很可能师尊会不择手段!

玉肃之的想法刚刚生成,苏苓清浅的语气再次传来,“五月已经被他带走,现在你是否还会认为,是我杀了你的师尊?也是我要陷害你的师尊吗?”

陡然从苏苓口中说出的一番话,让玉肃之面目惊惧,随即不作他想,直接从软榻上一跃而下!

哪怕他如今重伤的身子根本无法支撑起他这样的动作,但他仍旧强行运功,导致体内的血液倒流,随后狠狠的摔在地板上,却依旧强弩着让自己单膝跪地,对着苏苓垂眸说道:“教主,属下不敢!之前的事,是属下愚钝,今后属下愿意任凭教主差遣,绝对不会再有任何妄言!”

话落,玉肃之还生怕苏苓仍旧怀疑他,情不自禁的小心抬眸,望着苏苓坚毅的背影,眼底一片晦涩!

“你起来吧!眼下你先养好伤,等回倒齐楚国之后,我要你将所有凤门和凰门的暗桩全部调查清楚交给我!

如今这件事,已经不仅仅是我们和玉伯之间的争斗!如果按照推测的话,他真的有心复国,那么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则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动乱!

但是,玉肃之!如果在你的心里,你还是对玉伯忠心耿耿的话,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可以离开了!

我不会留你这样三心二意的人在身边,就如同珍珠岛的那一次,你跟着我五年,却还是因为玉伯对我产生了怀疑!

你要知道,我并不是,非你不可!”

苏苓说着就从窗边旋身看着跪地的玉肃之,她冷傲的深情和淡漠的眼眸,无一不表现出她此刻的决心!

而她已经将话说的如此明白,玉肃之不由得狠狠点头,“教主放心,属下从此后只有忠诚于教主!若是教主不信,属下可以立誓为证!”

“不必了!誓言即便再信誓旦旦,也不过是空口无凭的白话罢了!

玉肃之,我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将你所知道的一切调查清楚,并尽快把暗桩的情况告诉我!

如果你还有半点隐瞒,那么……我也绝对不会再给你去效忠玉伯的机会!”

“教主明察,属下一定竭尽全力!”

待苏苓从厢房中退出后,房间内的玉肃之久久难以平静!

他相信了二十几年的师尊,他奉如神明的师尊,竟然还是在此刻挑起了争端!

他虽然一直都知道师尊心里的想法,但是在后来教主和公主来到珍珠岛后,明明师尊已经有放弃复国的念头了,可为何这次还是这么突然!

他并不是知恩不报的人,当年师尊的养育和教诲一直都被他谨记在脑海中!

就连他一直以来,也都认为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复国!

但,这一切的想法全都在遇到教主苏苓后彻底改变!

他看着她风华满目,逍遥自在,甚至在很多时候,她的聪明伶俐都让他忍不住流连侧目!

这也是为何,他最终能够成为她身边的首席护卫!

师尊,难道天下大乱,四海硝烟,甚至不惜背叛你一直都尊敬的公主殿下,也要选择复国吗?!

曾经教主娘亲多少次都表示过对复国毫无念头,难道越是这样,反而让师尊无法平衡?!

不,他不信!

师尊能够将一切都谋划在内,并且让他和教主都毫无察觉,那么足以证明这件事绝非是一时冲动!

他看得出教主这次的决心,想必他也没有多少的时间可以耽搁!

凤门和凰门的暗桩,他一定要仔细的调查清楚!

如今细细想来,也许师尊早就开始对他产生了戒备!

因为自从他跟着教主之后,很多事情师尊便不再对他细说,甚至连后来的这几年,师尊到底又发展了多少的暗桩他都无法说清!

果真,早有预谋!

*

船舱之外,苏苓倾身踏上甲板,一抬眸就看到凰老三真不偏不倚的站在船舱门口!

见她走出来,他的眼底也闪过一抹担忧!

“怎么样?”

凰老三上前伸出手,直接将苏苓的小手拉在掌心中,沙哑的嗓音和不停滑动的喉结,让苏苓眼眶一热!

她反手扣紧凰老三的指尖,菱唇微微抿着,笑道:“他知道的,还不如我们多!”

“当真?”

“嗯!他的确是被玉伯打晕然后扔到棺椁内的!我想,玉伯也许也并不能肯定我们是否真的会回到珍珠岛!

只不过他在离去之前,就将一切都提前布置好了而已!毕竟,如果我们发现任何异常的话,那一定会回去珍珠岛,但也不得不说,他这次挺狠的!

你想,如果我们并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的话,或者说我们回去珍珠岛,却并未去打开棺椁,那么玉肃之的结果就只能是难逃一死!

他能对细心栽培这么多年的玉肃之都下了狠手,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呢!”

苏苓轻嘲的语气和一片冷鸷的瞳眸,让一旁静候的鬼颜也不禁侧目!

只不过此时的苏苓和凰老三,早就没有任何心情去观察鬼颜的表现,如今他们只能以最快的时间赶回齐楚!

同时也要将四国接下来会发生的变故全部掌握于胸!

也就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找到绝佳的反击机会,让玉伯无法得逞!

不是他们舍不得这天下,而是因为若四国真的被玉伯搅得天翻地覆,那么不单单的各国百姓无法安宁,就连他们尘王府也休想在安居一处!

更何况,手握齐楚重兵的凰老三,任何战争都必定会将他牵连其中!

而这,是苏苓最不想看到的!

她厌倦了尔虞我诈,也倦怠于如今的世事,若有机会她希望解决完一切之后,远离纷扰的朝堂!

她有娘亲,有爹爹,有丈夫,有孩子,不论身在何处,一定都会生活的很好!

不得不说,玉伯这一次是真的触碰到她的逆鳞了!

而他也的确选择了一种最笨的方式,那就是与她为敌!

如果玉伯知道,如今她手握的财富说不定比那宝藏中的还要多,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宝藏,她从来都不关心,她只是必须要将玉伯的野心彻底击碎!

否则,宝藏只要存在一天,那么这天下就永远不会太平!

而娘亲的身份,则会变成外人诟病的疏漏!

“哎,我说,你俩这是咋了?干嘛都绷着脸?凰老三,不是我说你,就凭你身后那些武林群雄,你要是想干点什么的话,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再说了,那个珍珠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你们不但掘了人家坟墓,现在还把那个病号给带上船来,这都是为了啥啊?”

月流华从一旁的船舷边走了过来,而他边走边说的风凉话,引得苏苓和凰老三双双以凌厉的视线瞪着他!

不多时,凰老三薄唇一侧,冷眸深邃的睇着月流华,低声道:“那边由你发出掌门令,让他们齐聚齐楚京都吧!”

话落,凰老三再次冷冷的扫了一眼月流华,随后就拉着苏苓走向了帆船的另一边!

至此,月流华算是明白了,他不能说话!

因为他但凡一开口,绝壁就能成为凰老三利用指使他的机会!

真是炒蛋的!

欲哭无泪的月流华,此时站在原地愣神,随即一阵海风拂过,吹散了他纠结的情绪,举目看着凰老三和苏苓整日黏在一起的模样,心里简直快呕死了!

凭什么他们相亲相爱,自己成为跑腿的了?!

他可是汴城天下无双的城主!

怎么自从离开汴城后,他有一种被人当成打杂的小厮随意使唤的错觉呢?!

嗯,一定是错觉吧!

真是令人跨下一紧的节奏,蛋疼啊!

题外话:

这是三更!群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