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六三:玉伯,还活着

众人皆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慑!

毕竟仓鹰隼这等凶物,并非是寻常人能够捕获甚至是收服的!

彼时,那仓鹰隼凌厉非常的鹰目闪着锐利的光芒,暗黄色的眸子在看向苏苓时,也似乎泛出一抹亲昵!

仓鹰隼的确是难以驯服的猛兽,但这并不代表苏苓无法收服!

早在五年前,她刚刚来到珍珠岛后,无意间在岛屿上发现了这只仓鹰隼,而那时候它还只是个幼崽!

前世见过各种各样生禽猛兽的苏苓,自然是认得这仓鹰隼为何物的!

只不过当初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从而将这仓鹰隼一点点培养,没想到它这等傲然的生物,竟因苏苓的照顾,和她产生了亲昵的感情!

这,是苏苓意料之外的,同时也可以说是情理之中!

这么多年,哪怕她离开珍珠岛再次回到了齐楚,但是她从不曾将自己真正的势力毫无保留的绽在世人眼前!

只是她内心一直觉得,如果能够一直这样,那也未尝不可!

可惜,这一次玉伯的事,让她再不能坐以待毙!

她已经敏锐的感觉到,这次的事很可能就是玉伯早早谋划好的!

不然,这短短几天的时间内,他又怎么能将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

仓鹰隼鹰爪如勾盘在苏苓的臂弯处,微微抬着胳膊的她,轻轻伸出掌心摩挲着仓鹰隼棕黄色的羽毛。

“小仓,去找五月!”

苏苓揉着仓鹰隼的脑袋,眼底盛满了喜爱!

仓鹰隼鹰眸犀利,鹰喙轻轻擦着苏苓的脸颊,下一瞬它便再次一飞冲天,翱翔于天地辽阔的海平面上!

眨眼间,仓鹰隼翅膀翻飞,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身后民宅内的月流华,一看见仓鹰隼出现,眸子内火热的光芒还没褪去,结果就见仓鹰隼再次被苏苓振臂放飞!

这下,他不淡定了!

“哎哎哎,你怎么就这么放走仓鹰隼了?你倒是让我们也看看啊!”

月流华连跑带颠的窜到苏苓身边,眼底一片惋惜的神色看着消失在天际的仓鹰隼,嘴里还不停的咂舌!

此时苏苓已经稳定了情绪,回眸看着月流华,轻声一笑,道:“你喜欢?”

见此,月流华忙不迭的点头,“嗯,喜欢!你打算……”

“那就自己去养一只啊!”

不待月流华说完话,苏苓就低声的戏谑了一句,随即看着他一脸吃瘪的样子,心情大好!

不是她没心没肺,而是事情已经变成了这样,她断然不能让自己再次立于不败之地!

仓鹰隼的出现只是一个开端!

而接下来,不管玉伯带着五月去了哪里,她都必须要速战速决!

月流华一脸土色的看着苏苓旋身往回走的身影,气得他暗自直磨牙!

他要是有能耐也养一只仓鹰隼,还用跟她身后屁颠屁颠的激动嘛!

这什么女人?!

怎么跟凰老三一个德行呢!

现在想想,还是他的汴城好,至少他能享受着城主的无限光荣!

哪会像现在,被他们一个两个的随便欺负!

*

在珍珠岛上停留了半日的几人,在晌午过后,简单的用了些午膳便再次踏上了归途!

如今五月已经被玉伯带走,虽然苏苓和凰老三内心都十分担心,但仔细想想,玉伯的目的一定不会如此简单!

至少,到目前为止,五月还算安全的!

彼时站在船舷边看着帆船乘风破浪的苏苓,指尖正拿着一柄金钥匙!

她终于知道玉伯临死前为何会那般极力的让自己去打开宝藏!

虽然他特意将他们支使到沂莲山从而耽搁了时间,但这也正好给他自己创造了绝佳的逃离机会!

这金钥匙到底是不是打开宝藏的关键,苏苓也不敢肯定!

只不过,既然玉伯打算利用五月,那就足以说明,她的身上一定还有玉伯想要得到的东西!

不然,他又怎么会如此的大费周章?!

身为前朝凤家管家之子,如果按照礼仪尊卑,他怎么会如此咄咄逼人!

多少次他们争执的过程中,她都察觉到玉伯企图逼迫自己去光复前朝的野心!

这,难道真的只是玉伯自己的想法?!

“王妃,三爷,玉肃之醒了!”

此时,船舱内的落冰匆匆跑了出来,对着甲板上的令人焦急的喊了一声!

得知玉肃之清醒,苏苓和凰老三几不可察的对视了一瞬,两人眼底一片漠色,没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苏苓凤眸闪了闪,对着凰老三轻轻点头后,便忙不迭的随着落冰走下了船舱!

由于之前玉肃之昏迷,所以此时的他正被安放在船舱的厢房之中!

走下甲板后,苏苓和落冰沿着厢房的通道走去,直到站在最里面燃着烛光的房间后,两人双双顿步!

但听,房间内也恰好传来玉肃之的咳嗽声,“咳,请问王妃到底在哪里?”

从他沙哑和低弱的嗓音中,不难听出他的虚弱!

闻声,落冰也不做耽搁,直接拉开厢房的雕花扇门,对着里面的玉肃之说道:“王妃来了!”

房间内的落羽对着苏苓颔首,随即便和落冰视线交汇,两人同时走出了厢房!

待房门再次紧闭后,软榻上的玉肃之一见到苏苓,匆匆作势就要起身,而神色淡漠的苏苓却三两步就走到软榻一侧,道:“免礼,歇着吧!”

客套的语气和听不出情绪的口吻,玉肃之的表情一瞬就愣在了当场!

他举目睇着苏苓,动作也僵硬着,苍白的唇角抿了抿,随即低下头,自嘲的笑道:“教主,属下知错!”

“何错之有?”

苏苓默默的看着他,随后旋身落座在软榻边的矮凳上!

见此,玉肃之稳了稳身形,靠在一侧,苦笑道:“教主,属下不该怀疑你!一切的一切,都是属下的错!还请教主原谅,让属下能够继续为你效力!”

幽幽叹息一声,苏苓的余光仔细的打量着玉肃之!

曾经他们并肩作战的场面还在眼前如倒带般的划过,但此时彼此之间仿佛有了隔阂般,连周围的空气都似乎凝滞了许多!

良久,苏苓沉沉的叹息,随后她目光悠悠的看着某处,菱唇开阖,“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错了,那就告诉我,珍珠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你,又为何会出现在玉伯的棺椁之中!”

原本,这很正常的一句询问,但苏苓却敏锐的发现,玉肃之在听到她的话后,整个人竟如遭雷击的怔在当场!

甚至他的眉眼之间都写满了不可置信!

这样的表现,苏苓不期然的就紧蹙柳眉,“怎么?还有什么是你不能说的?若是这样,养好伤你就……”

“教主!”玉肃之听着苏苓越来越凉薄的口吻,心下一紧,连忙呼唤了一句,随后他盛满了慌乱的眸子中,不停的闪烁,好半饷才问出一句,“教主,你是说……我被放在了后山师尊的棺椁之中?”

“难道,你不知道?”

苏苓噙满诧异的眸子看着玉肃之,她清晰的捕捉到他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悲凉和痛楚,就连他之前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此时也变得一片轻嘲!

闻此,玉肃之摇头,“不,我信!”

“那就说说吧!珍珠岛到底发生了什么,清娘她们又去了哪里?!”

若非是苏苓有耐心,恐怕她早就对玉肃之歇斯底里了!

如今可能知道前因后果的人就只剩下玉肃之一个,而他又是在清醒后如此表现!

看来,很可能他也是被玉伯算计了!

沉默了片刻后,玉肃之垂下眼帘,低声陈述,“教主,在你离开之后,岛上的人便久久难平!很大一部分人还是觉得是你害死了师尊!

所以你离开后,我和清娘本想努力平复他们的怒气,但是不论怎么做,事态却愈演愈烈!

直到师尊故去三日后的那天晚上,我一直跪在师尊的墓前,本想着送他最后一程,但是……但是我怎么都没想到,师尊……师尊竟然从里面破土而出……”

在玉肃之说着就再次沉浸在痛楚之中,而苏苓也不禁冷笑,“呵,果然没死呢!”

“教主?你知道师尊还活着?”

题外话:

这是一更!听说今天【kimo8227】敏儿宝贝成年日~为你加更!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