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六一:一切,真相大白

再次经过两日的时间,苏苓和凰老三所乘的帆船已经抵达珍珠岛附近的海域!

只不过,这次回来后的心情和之前截然不同!

虽然苏苓也说不上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但她一方面想要求证一些事情,另一方面也不停的期翼,希望是自己多想!

当帆船的航行速度渐渐平稳后,苏苓的脸蛋上一片漠然的神色!

而凰老三的俊彦也闪过眸中暗芒,两人双双立在船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也许是苏苓的神色让落冰等人感觉到一些诡异之处!

是以,这两天的水路航行,偌大的帆船几乎是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

就连平素习惯嬉笑打闹的玉树临风等人,也只是安静的开着船!

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明显感觉到这次事情的诡谲之处!

“三爷,王妃,已经到了!”

在帆船猛地靠近岸边挺稳后,船身摇晃的感觉顿消,而身后的落冰轻声开口,也霎时打断了苏苓的沉思!

“走吧!”

自打他们愈发靠近珍珠岛开始,苏苓的脸上就不再有任何的表情!

而此刻她率先走下甲板,虽然脸色依旧淡漠,但她的步履却是有几分沉重!

她希望,事情一定不要是她所想象的那样!

不然,她又当如何自处?!

一路走来,她算计皇权,谋划出路,但如果最后她真的被自己曾信任的人所欺骗的话,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心中彷徨却面色如常的苏苓,走下甲板的一瞬,看着曾经生活了五年的地方,心里五味陈杂,一股子陌生的感觉油然心生!

然而,一行人刚走下甲板,每个人的脸上便浮现出古怪的神色!

珍珠岛虽然他们之前没有上岛,但是周围的环境也大概知道一二!

可今日,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

然,这些古怪的感觉,并未让苏苓停下脚步!

既然有了这样的变故,无疑是加深了她心中的怀疑!

而此刻,敛去所有表情的苏苓,步履依旧沉稳的一步步向前走!

越是前行,她的心就越是沉重!

毫无声息的感觉,仿佛一记重拳狠狠的打在了她的心上!

她曾经朝夕相对了五年时光的同伴,她曾经想要共度余生的地方,如今竟然空无一人?!

这岛上到底有多少人?!

足足两千多人的地方,此时竟然空无一人?!

对了!

她怎么会没发现,原本停靠在海边的无数船只,此时只剩下几艘破旧的叶船!

“进去看看!”

凰老三早就察觉到苏苓身上所散发出的黑暗气息,他们谁都不曾开口,但是眼前的情况已经昭然若揭!

他低沉醇厚的嗓音如一缕春风般轻轻吹进苏苓的心田,也就是一刹那见,将她从黑暗的牢笼中救赎!

苏苓沉沉的叹息一声,低头浅笑,却带着一抹彷徨的心碎,“我……早就该想到的!”

望着这样的苏苓,那种倍受打击却不得不故作坚强的模样让凰老三心疼无比!

哪怕他也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却还是不忍看着她如此,轻轻的拉近她,安慰道:“眼见,为实!”

闻声,苏苓侧目看着凰老三,见他的冷眸内噙满了温柔且担忧的神色,不禁摇头!

少顷,她将所有负面的情绪全部收入心底,站在一排荒无人烟的民宅前,陡然下令,“玉树临风墨影,跟我来!”

一声令下后,苏苓再没有任何停留,直接沿着民宅走向了珍珠岛后山的方向!

今天,她一定要看一看,事实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是!”

一看到苏苓似是恢复到之前的性情,这让玉树等人都纷纷舒了一口气!

天知道刚才王妃那么骇人的脸色,看的他们都桔花一紧呢!

玉树和临风以及墨影,三个人颠颠的跟着苏苓往前走!就连月流华也因为苏苓的表现而闪过惊奇!

虽然不知道干啥,但是见苏苓那种破釜沉舟的架势,就知道一定是要有一番大作为!

好激动,有木有!

然而,梦想很丰满,但现实骨感的让他们欲哭无泪!

谁能告诉他们,眼前这座立着墓碑的坟墓是什么情况?!

谁又能给他们解释解释,王妃让他们拿这腰间上等的佩剑挖坟又是几个意思?!

“愣着干什么?动手!”

彼时,众人所立的地方,恰好就是后山的山洞门外,那葬着玉伯的地方!

其实早在苏苓带人过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坟墓的蹊跷之处!

按说,距离下葬玉伯的棺椁已经有将近七天的时间,再经过风吹日晒,那么这些土色一定会变得深谙和干涸!

然,此时那些明显被重新翻整过的新土,甚至连空气中还带着尘土的气息,单单这一点,就更加印证了苏苓的怀疑!

见苏苓的脸色愈发的难看,玉树等人也不再迟疑!

直接拿着手中的佩剑,辅以精湛的内力,很快就将那地上掩埋的棺椁显露出来!

站在一侧,苏苓目不斜视的看着地上的土坑,里面的棺椁一如之前下放一样,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在她眼底拂过一抹冷鸷的深沉后,她菱唇微动,清脆的嗓音蕴含着不容拒绝的坚毅,“开棺!”

闻此,玉树和临风面面相觑,就连始终不语的凰老三都一片阴郁的神色!

不消多时,在墨影拿着佩剑缓缓将锋利的剑尖划开棺椁时,玉树和临风在另一侧一齐用力,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那棺椁的盖子就他们直接掀开!

盖子掀开后,由于苏苓所站的地方恰好被盖子挡住了视线!

而玉树和临风双双看去,见到躺在里面的人时,惊讶的呼叫了一声:“啊?这……怎么会是他?!”

闻声,苏苓的凤眸瞬时眯了眯,与凰老三交汇视线后,他的掌心不偏不倚的袭在盖子上,直接将盖子凌空掀飞!

凝神看去,入目之人那双眸紧闭的熟悉脸庞,让苏苓的心几乎沉入冰湖!

玉伯,原来,真的是你!

玉树看着苏苓的脸颊,随后跳入到深坑里面,伸手放在那人的鼻端,很快他便喊道:“王妃,还有气呢!”

“把他带出来!”

清脆且蕴着冷意的口吻吩咐了一句,玉树和临风收起佩剑,便连忙将棺椁中的人给抬了出来!

只不过,这小子怎么会被封在棺椁里?!

他不是王妃的得力手下嘛?!

诚然,那原本葬着玉伯的棺椁,此时里面所躺着的人,不是别人,恰恰就是玉肃之!

“呵,果然是他呢!”

苏苓一瞬不瞬的看着昏迷的玉肃之,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他微弱的气息!

很难想象,如果她这次选择不回到珍珠岛查明真相的话,那么是不是玉肃之也就会魂归西天?!

此时,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

她偶然回珍珠岛,却偏偏那么凑巧的遭遇玉伯身故!

而玉伯也成功的以死来抵消了她对他的怀疑,好一出障眼法!

“王妃,他怎么办?”

玉树和临风双双搀扶着玉肃之,见苏苓一脸的阴郁和冷冽之色,不禁小心翼翼的询问了一句!

“抬着他去民宅,我还有事要做!”

话落,苏苓便毫不停留的转身走向后山的山洞!

入目的一切和曾经熟悉的样子没有分别,而就在她走向山洞门口时,始终静候在一侧的鬼颜却闪身到她的身畔!

苏苓睨着鬼颜,淡漠的神色和清幽冷凝的凤眸,似乎平静,但暗藏的波涛却让鬼颜清晰的捕捉到!

口不能言的鬼颜见此便垂下眼帘,随后他伸手在山洞石门的机关处,轻轻扣动机关后,石门应声而开!

轰隆一声,震耳欲聋!

陡地,在石门刚刚打开一半的时候,从里面传出一声轻小的响动让苏苓的脸色大变!

“让开!”

随着她一声厉喝,鬼颜正要揽着她有所行动!

然而她身后不远处的凰老三却率先动身,在石门还未全部打开之际,已经扣紧苏苓的腰肢,一个回旋的转身,就将她带离了原地!

但,由于一直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苏苓身上的鬼颜,却意外的被里面射出的箭矢划伤了小腿……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