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28 逆天续命

泰山之巅的祭天石台,乃是牵连着整个泰山所承载的龙运皇气之地,泰山之龙气,也是历朝历代,真龙天子所庇佑留下的,代表着一国国运,最早可追溯到秦始皇以前,不过最著名的,就是秦始皇泰山封禅,收六地,纳四海。

这些龙气在积攒了数千年之后,终于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量。

在元晞之前,不是没有人打过这泰山之巅龙气的主意。

只是,那时候封建王朝如同一座大山紧紧压在上头,对于那些君主来说,泰山乃是一朝皇帝的象征,就算是国师,也只能维护泰山,而不能妄自打泰山的主意。

没有人敢在这样牵涉九族性命的事情上放肆,泰山之巅的龙气,便达到了一直积蓄的目的,最终达到了恐怖的数量。

就算是在封建王朝之后,那时候国祚不稳,风雨飘摇,泰山作为皇权的象征,也随着封建王朝的彻底覆灭而大创,此后蛰伏了一段时间,又是玄学一脉遭受打击,无人敢大意放肆。

时至今日,玄学没落,内地的风水师一个不如一个,连风水师的必备望气术都成了稀罕物,这泰山之巅,有人打主意,也变成了没有能力。

最后,成就了元晞,也是大气运。

只是,在泰山龙气蛰伏的时间,却悄然生出了灵智,化身金龙,尚且稚嫩,认知不全,只有本能,却以本能,与元晞作了交易。

能让它乖乖拿出一半龙气,相当于一半的它,做交易的,会是什么?

“在你会死的那一天,请你务必去死。”金龙的语气,冰冷得没有一丝人味儿,虽然它本就不是人。

但元晞却在这一刻很惊讶。

她想了很多,有关于外公的,有关于父母的,有关于元家的,更奇怪的是,还有关于席景鹤的。

甚至于,外公对她说过的生死劫的事情。

难道……

元晞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若是,我最后没有达成你的条件呢?”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半空中漂浮着的金龙,做出极为人性化的傲娇抬下巴的动作,这个时候又褪去了神衹一半的高贵冷漠,眼神中却流露出几分孩子般的天真自然。

可元晞没有觉得好笑。

她心底一凛,在这一瞬间,心情沉重起来,好似有万钧之重,压得她呼吸一滞。

这,也许是一种预感。

“好。”她却说。

金龙嘿嘿地笑了起来,眉飞色舞,仿佛完成了一件极为了不起的事情。

元晞却神色晦暗不明,眼底流动着淡淡的光华。

转瞬间,元晞眼看着周围的世界迅速往后退去,重归真实的世界。

一方小天地皎洁无云,月光粼粼,高大宽敞的祭天石台,风雷阵阵,气势欲起。

最困难的地方已经过去,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了。

七盏青铜油灯点燃,好似一条灯火长龙,在这黑暗的泰山之巅,燃起一片灯火辉煌。

天上星光摇动,隐于黑幕中的北斗七星随之牵动。

星光自天上坠落,有大星落于野,星光月华几乎凝结成实质,冷凝如霜,冲入盛老爷子的体中。

黑暗中虽然看不真切,但是在肉眼看不到的盛老爷子的体内,却是枯木逢春般,腐朽老化的沉重五脏六腑,一点一点开始复苏。

泰山也随之震动起来,就像是两三级的地震,震感明显,却并不强烈,也不会对泰山造成太大的影响。

黑夜中似乎响起一声悠长绵远的龙吟,咆哮声震动天地,让人油然而生一种臣服与敬畏。

是帝王的震慑,是真龙的声音。

只见得煌煌金光龙气升腾而起,照得天地一片金碧辉煌。

而在祭天石台上方,则隐隐飘起一片五彩织锦云霞,却越发的明显浓烈,慢慢形成龙虎之状,威严不可言。

这五彩织锦云霞,便是五色天子气。

此五色天子气,便代表着真龙,真龙出现的时候,望气的人就可以在他的头上看到一片五色天子气,代表“奉天承运”。

追溯《史记》中的《项羽本纪》,便记载了范增对项羽说的一句关于刘邦的话,便有相关的描述:“吾令人望其气,皆成龙虎状,成五采状,此天子气也。”

而这些五色真龙天子气,以龙虎之行,一跃而入盛老爷子的体中。

盛老爷子灰白的头发从根部开始变黑,脸上的皱纹也随之淡去不少,整个人看上去至少年轻了十岁!

当天上的星光重归隐没,泰山的摇动就此停下来,那煌煌金黄的真龙天子气褪去,天上的光彩也一点点消失——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平静起来。

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连祭天石台也降了下来,周围的四方石柱缩了回去,一切都还原了之前的样子,除了地面的一片狼藉,刚才那些玄幻的事情好似只不过是一场幻觉。

元晞脸色苍白,身子一软险些瘫倒,却被不知道何时冲到她身边的盛明东接住,揽着瘦弱的她在臂弯里。

吴清影慢了一步,没有多想只是从表哥怀中把元晞接了过来,元晞不重,轻飘飘的元晞尚且能够让她扶住而不觉得不吃力。

而其他的盛家人,则是一窝蜂地冲到了老爷子的身边,为首的便是盛老太太。

在明亮的手电灯光下,老爷子的变化清晰可见。

老太太到底没有忍住,伏在还没有清醒过来的老爷子身上小声哭了起来,泪如泉涌,又是激动又是安慰。

她无比庆幸还有元晞,若是让她面对失去老头子这件事情,大概,她会疯吧。

两人原本就是发小,相识近八十年。

跨越一个世纪的时间,这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熟悉八十,而代表了两人一辈子的相守、相望、相知。

也许两人争吵过,两人冷战过,但是一起走到最后的也还是两人而不是别人。

不管对于老爷子,还是老太太来说,对方都是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半,若是一方死去,另一方伤心至极,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

现在,老太太可以安心了。

不过,高兴激动之余,她也没有忘记元晞,转头看到元晞身边只有吴清影和盛明东的身影,顿时生出几分愧疚,自己的行为颇有些过河拆桥的行为,便立马朝着元晞而去。

她冲着孙子和外孙女欣然地笑笑,然后蹲下身在元晞旁边,轻声说:“晞晞,太谢谢你了,若不是你,估计老头子去了,我也无法独活吧。”她苦笑道。

元晞竭力抬起疲惫到沉重的脑袋,安慰地说了一句:“续寿二十年,二十年,却不知。”话戛然而止。

后面一句——也不知是好是坏。

老太太没担心其他,而只有高兴。

元晞看到老太太的真心笑容,扯着嘴角轻轻一笑,却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元晞!”

惊呼声在她的耳边渐渐远去。

盛家带来的人还是训练有素,所有人包括老爷子也元晞,都作为重点关心对象,第一个也是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山下,进了医院。

老爷子的身体检查结果很快出来,身体的所有机能都开始恢复,老爷子的身体年龄转瞬年轻了二十岁,面临的死亡问题自然没有了,出来的结果让一群医生目瞪口呆,而盛家的人则是彻底安心下来。

并且,他们对元晞的态度也开始改变,从一开始的质疑针对,再到现在的真心佩服。

对于盛家来说,元晞的存在也是迅速拔升,归于应当“尊敬”的人中。

而此时的元晞,经过医院的检查,只是简单的疲劳过度,住院观察一晚,就可以出院了。

只是元晞,大概耗费了太多的精力,一直没有清醒,而是足足睡了一整天。

殊不知,她的这一条消息,已经让某个人快要疯掉了。

席景鹤在上次见过元晞之后,便一直心乱如麻。

他的理智告诉自己,远离元晞,断得越早越好。

可是,他的情感却完全不受他的支配,疯狂地想要见元晞,疯狂地想要她,就像是那个沉溺在情感中没有自我的那个他,只要看到她,就好似拥有了全世界的一个傻子。

他不想再做一个傻子了。

于是,理智和情感不断地相持纠结。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一个关于元晞的消息。

习惯将一切掌握在手中的席景鹤,就算在纠结,也仍然派了人。

所以,元晞莫名昏迷住进医院的消息,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便传到了他的耳中。

他已经顾不得理智了,开车冲到元晞所在的医院,想要见她,却发现她正在急救室。

不过只是一个小时的时间,却漫长得好似等待了一个世纪。

忐忑、煎熬、不安、疯魔……

一个小时,他却仿佛体会了所有这个世界上的悲伤与绝望。

那时候,他的脑子只有一个想法——

若是没有她的话……

而这个过程中,他也是彻底想清楚,对于自己来说,元晞便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

说到底,自己还是不能失去她。

想通了的席景鹤,终于能够光明正大地站在元晞的病床旁边,看她昏睡的静颜,心底一片安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