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27 心魔

逆天,续命。

有多难?

俗话说,阎王要你三更死,不可留人到五更。

而这个行逆天之事的人,就是要和天作对,要和阎王抢命!

若是个不小心,失败了,便会落个身死道消,烟消云散的下场。

并且,失败的几率远远大于成功的几率。古来今晚,哪一个逆天续命的人不是在风水学历史上留下了赫赫威名,但却仍然寥寥无几,失败者更多,历史中也有留名。

比如诸葛孔明,点七星灯续命,外布七盏大灯,内有四十九盏小灯,望向天再求二十年寿,却被魏延闯入,小灯全灭,诸葛孔明半仙一般的人物,却也知无力回天,不久之后便病逝于五丈原。

更有多个故事,数不枚举。

远的不说,就说现在元晞做的一系列续命逆天之事,艰难困阻不必多言,就是为盛老爷子续命的代价,都大到恐怖。

元晞既然以泰山真龙天子气为引,若是续命成功,延续了千年的泰山之地,积攒了千年的王朝龙气,恐怕会被抽去将近一半!

此后,若再有人想效仿元晞的办法,以泰山龙气过体续命,要么,再等个成百上千年,龙气慢慢恢复,要么,就只能看着被彻底抽走龙气的泰山,秀丽不再,变成寸草不生的荒凉之地!

由此可见,盛老爷子今天续命一事,绝对可遇而不可求的!

——

东方木也,其帝太皞,其佐句芒,执规而治春。

南方火也,其帝炎帝,其佐朱明,执衡而治夏。

中央土也,其帝黄帝,其佐后土,执绳而制四方。

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其佐蓐收,执矩而治秋。

北方水也,其帝颛顼,其佐玄冥,执权而治冬。

五帝之名,五方天帝,其代五行,金木水火土。

循环运转,生生不息。

可大地回暖,可枯木回春。

只见得山坳之中,宽大祭天四台的四方,轰然升起四方石柱,上面雕龙画凤,气势非常,如同古代帝殿之物,更是神奇地闪烁着金光,在这黑夜中,熠熠生辉,编织了一片金色的天幕,如织锦彩霞,隐隐浮动,曼妙生光。

这样明亮的光芒,在黑夜中,简直就是一盏明灯。

再加上是出现在泰山之巅,任谁看了,都会为它自然地增添一丝神秘的色彩。

而且,这般气势磅礴,已然掩盖不了了。

只是盛家的人这会儿还没有注意到,等到过来,必然会为此担心。

可这周围一方天地,皆在元晞的掌握之中,她岂能不知?

但元晞神色不改,随手挥动赶山鞭,牵动生气,在这黑夜中悄然地布置了一个障眼法,将这泰山之巅上的光芒变动,全然掩盖住了。

能看到的人,也就只有泰山之巅上的这些人而已。

可对于他们来说,今晚的惊讶,已经一茬胜过一茬了,都快要麻木了。

而这还不是结束。

在四方石柱升起,顶端更是有四方代表的栩栩如生的石刻神兽,之后,又是中央代表之土的祭天石台,更是升出拔高又几米,变得更加高高在上,威严不可侵。

当石台升起的那一刻,一道积攒多年的崭亮白光冲天而起,气势汹汹地冲入云端,天上积云一搅而空,露出月光漫越、皎皎如玉的天幕,清澈干净得透亮,在那冲天的光芒中,褪去层层暮霭,只剩下如雾似纱的圣洁。

不知道是不是在场这些人的错觉,他们总感觉好似听到了有大音希声的吟唱,庄重得如同古代祭天大典上的祷词,威严肃穆,振聋发聩。

刹那间,心灵都好似被洗涤干净了似的。

又见得,盛老爷子躺着的石台,又抬高些许,原本只高寸许的凸起平台,却成了石柱,令得关切老爷子的那些晚辈们,心里一紧。

元晞衣袂飘飘,恍若绝仙。

她闭着眼睛,如雾的月光在她脸上披上一层薄纱,让她的眉眼变得越发的清冷淡漠,高如天人。

她手执赶山鞭,袍袖一卷,平地一阵卷风,带着她直上云霄,飞入九天。

那驭风驾云的本事,不是神仙又是什么?

不顾得周围呆滞的目光,元晞闭着眼睛,灵台一片清灵,明明应当是一片黑暗的眼前,却突然豁然一空,变成茫茫白色云雾之端,浩渺广袤看不到边际,只知道云的那端,还是云。

元晞身姿轻然,飘飘若仙,站在云端,也仿佛霍然生出一种藐视世间万众的傲然。

元晞猛地睁开眼睛,眼底一如所期闪过一丝极致冰冷,好似灭绝七情,断绝六欲,变成了冰冷,也漠然众生的神仙,世界万物再也无法侵入内心。

可是,元晞垂在身侧的两只手臂却突然颤抖起来,好似在与什么无形的东西作着极大的斗争和抵抗,两相拉锯,竟然变成了一场持久战。

于是,外人看来,元晞乘着清风,漂浮在半空中,神圣高洁的样子,却不知道她的内心,是何等的挣扎。

逆天续命,上天必然会设置下层层关卡险阻,不少先驱者便是失败在这上面。

而且,此关卡险阻,也是因人而异,不同的人自然所面对也是不同的。

元晞所面对的第一关,是内心之魔。

在一个人自认为成为掌控苍生的神仙之后,自然会生出骄纵狂傲之心,蔑视一切。

若是顺应这份心思,那应对者只会被这份狂纵骄傲所吞噬,然后永远地沉溺在心魔的世界中不可自拔,此生都不可能挣脱出来。

直指内心——这简直是最困难的一个关卡。

元晞也不曾想到,自己居然一上来便遇到这样的困难,那心魔简直就是气势滔滔而来,好似洪水海浪,以恐怖之势席卷而来,令得她险些便招架不住!

幸亏她有元家家族传承多年的底蕴在,那一份份属于先贤的记忆,在这个时候,变成一个个的闪光萤火虫,在她的身前编织出一道防线,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挡住了那份侵袭,也为她留出一些反应的时间。

元晞则是脸色苍白,好似滔天风浪中摇晃的小舟,随时都有可能掀翻,却每每都在最危险的时候稳住,继续前行,驶向几乎看不到的彼岸。

“呔——醒来!”

虚空之中,传来一个苍老威严的声音,那是很多人的声音和在一起,浑厚而庄重,还有一份熟悉,似乎是这些人的声音中,也有属于外公的。

元晞顿时明白,元家的先祖先贤们,不仅仅为她挡住了第一波的攻击,也用了这种方式,阻止了她与心魔的僵持,将她一把拉了回来。

有了先贤们相助,元晞瞬间脱离了危险的状态,陡然一松,整个人都在不断地大口喘气,眨眼之间竟然大汗淋漓起来。

可是,困难并没有就此结束。

白茫茫的雾蒙世界被一道金色的闪电劈开,一道几乎支撑起了这个世界的庞大如山的身影霍然出现,夹杂着雷霆万钧之势,金光如纱铺盖天幕,煌煌天威是君王的降临,积攒了千年帝王的龙气,凝结得已经成了实质,仿佛生出了自己的灵智。

属于皇帝的本相,自然是受命于天的真龙,金色的巨龙,盘踞得如同一座不可翻越的山。

若是元晞成功,必然会抽走它一半的实力,变得虚弱,为了自保,它自然会竭尽全力地阻挡元晞的步伐。

只是,现在不过才是第二关,它居然就已经显露真身了?

元晞抿了抿唇,撑起疲惫的眼皮看向那庞大如山的金龙身躯。

“难道我已经到了真正威胁你的地步,让你迫不及待地这么早出来?”她轻轻笑着,语气听不出情绪。

四面八方都传来金龙的声音,大概是初生的灵智,就算是他竭力掩盖的情况下,仍然显露出了几分稚嫩。

“呵,你太看得起自己了。”金龙轻嗤一声,“虽然作为风水师,你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天才,但是,在你没有成为承载国运的国师之前,都没有资格让我高看。”

元晞怎么会不知道?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自视甚高的人,在经历了一年的尘世游历磨练之后,她更是收敛了所有锋芒,变得内敛含蓄,心态沉着苍茫得完全不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女孩儿。

她看得透彻,知道这泰山之巅的龙气生出的灵智,必然是有目的,才会这般猛烈地攻击它,又迫不及待地在元晞面前显露了真身。

不是有言告之,又是什么?

元晞轻轻笑了起来。

“既然不是为了我的话,那就是为了和我有联系的人。是谁?我认识的?”元晞意有所指,“我认识的人,并不多。”

“好了!我知道了!”金龙气恼地吼道,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元晞话语一收,也没有往深入想下去。

金龙松了口气——天机不可泄露。

“今天,我可以帮你。”

元晞有些讶然:“你愿意在损耗自身一半实力的情况下,助我?”

元晞开始怀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要求了。

却只听得金龙嘀咕了一句:“反正我也,哈哈。”

“什么?”

“没什么。”金龙迅速严肃起来,“好了,我需要你答应一件事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