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11.75(2更2)

皇帝抬眼盯着她,没作声。

兰芽笑:“皇上说是从曾诚一案,才开始对大人改了初衷的。那微臣呢,微臣在皇上眼里又算个什么东西;还有微臣的父亲,还有我岳家满门的性命呢?!”

天亮了,清丽天光劈开黑暗,便也反倒将夜色和灯光一同氤氲而成的温软全都剔去,代之以冷冽和明晰,叫人无所躲闪。

皇帝的腹痛便更严重起来,他抱着肚子,痛得说不出话来。

可是兰芽耐心却又凄冷地盯着他,一瞬都不瞬:“直到此时,皇上还不想说么?微臣的父母和满门家人都在黄泉路上等着皇上呢,皇上还能隐瞒到几时去?!”

皇帝闭上眼睛,额头汗下,颗颗都有如黄豆那么大鲎。

“……你既然如此问,想来你心下也已然有了答案,又何必要这样追问?”

兰芽咯咯迭声清笑:“皇上原来直到此时还是不敢说出口么?”

兰芽笑够了,眼底拢起深深的悲伤:“皇上在我面前还敢摆出用心良苦的模样,还敢说从曾诚案才开始对大人生出防备之心……实则,皇上前面说的不过一派伪善,皇上早就开始防备大人了!”

“可是大人生于忧患,天性警醒;又绝顶聪慧,皇上知道对大人用一般的手段难以驯服。皇上看出大人终究有一颗仁厚之心,所以皇上才会摆出一副真情相待的模样,以此换来了大人的真心回报……大人彼时终究只是个五岁的孩子啊,他年幼失去亲人,是当真将皇上当成了失而复得的亲人啊!”

“皇上除了自己在大人面前演戏之外,又另外想要寻找棋子,用以为将来布局,以防大人长大之后终究揭竿而起。说来也巧,当年我爹主张与草原化干戈为玉帛,皇上表面信重我爹,实则心下也起了疑心,所以需要派人到我爹身边去当眼线……皇上担心我爹会看出来,所以要选小孩子去,可是彼时的仇夜雨却做不到,皇上为难之下才不得不派了大人去。”

“如此阴差阳错,皇上便知道了有我的存在。我那时候也不懂事,镇天价只知道女扮男装满世界去跑,一点不懂得防备,而那时的大人也只能满世界追着我跑……彼时的无数次真情流露,便都被皇上的耳目得知,全都报给了皇上知。于是皇上开始将算盘打到了微臣的身上,知道微臣将来长大后会成为牵制大人的一颗好棋。”

皇帝忍住腹痛,眯眼盯住兰芽:“果然聪明,果然……还是被你猜到了。岳兰芽,你知道我朱家男丁生就一个何样的软肋,那就是——专情啊。成祖曾为一个李朝贡妃诛杀三千宫女,朕也只为贵妃一人而舍弃六宫;实则小六那孩子也是一样。虽然你们当年还小,可是从他对待你的情状,便已经能看出端倪来。所以朕又如何不明白,要想真正控制住他,就得先拴住他的心,而你——就是能拴住他心的那根绳子。只要能牢牢抓住你,那孩子就什么都不敢做。”

兰芽深深吸气,点头再点头:“皇上便想将微臣攥到手里,拢到身边来,设法让微臣对皇上死心塌地。而要做到这一点,皇上就要斩断了微臣所有的倚仗,让微臣变得一无所有,让微臣在这天下只能依靠皇上一个人。”

“所以皇上才下了决心,终究有一天要除掉微臣满门去,让微臣在这世上只剩下孤身一人!皇上就是想让微臣孤苦无依,再带着对大人的恨,然后却受到皇上的宠信,从而一步一步平步青云,终究代替了大人去,最后再用自己的力量替皇上除了建文皇太孙这心腹大患去!”

要想打猎,先要打造一把合适的刀。皇上就是这个耐心的猎人,而她就是皇上精心打造的那把刀!

明白了这个道理,再回头看当年爹跟小书童之间的那些恩怨,便明白那不过是一场烟幕而已。

多亏贾鲁的母亲,让兰芽知道爹在草原时的真实想法。

没错,她爹是发现了在草原那些生活困苦的汉人,也因为发现了他们大多饱读诗书而猜到他们实则是建文余部。可是爹却没动过向朝廷告发的念头……只因为那些人的生活景况他都看得真真儿的,他们活得那么卑微,那么痛苦,实则已经不再有揭竿而起的力量。更何况巴图蒙克收留他们的同时,也在严密地监视着他们,不给他们足够的粮食,更不让他们接触铁器,他们已经对大明朝廷不再构成切实的威胁。

可是这话到了后来,却被传成岳如期要告发建文余部,小书童得知而与之不共戴天……最后发展成爹杀死了小书童……

这些话她从未听爹娘说过,只是后来听皇帝和邹凯说过。就连兄长也是在草原受到了这样别有用心的欺骗——这些话怕是怀仁说的,又或者是巴图蒙克授意草原百姓这样流传,故意叫岳兰亭听见罢了。

此事在所有人看来,那个向皇帝告密、诬陷爹私通鞑靼的人,怎么都该是司夜染自己才对。毕竟他就是皇帝埋在爹身边的眼线呢。

而一旦将爹跟草原和建文余部联系在一起,皇帝便有了理由说爹私结鞑靼,然后私命司夜染去料理此案……

卖.国通敌,自当满门

抄斩,罪无可逃。况且大人彼时恶名满天下,心狠手辣,手下从来不留活口,于是这案子便成了铁案,无人怀疑。

只是……兰芽自己此时想来,也不由得想起了灭门那晚。所有锦衣卫都手执绣春刀,唯独大人……空着手。

她彼时以为因为他是为首之人啊,自然不必手拿屠刀;可是如今想来,便也生出了格外的滋味。

——那时前院屠杀,众人奔走呼号,可是大人自己却是从后院廊檐下转出来,而佛堂就距离他不远。倘若细思,也许前院的屠杀并非他亲口下的令,甚至他自己都是迟来了一步,一切都来不及转圜。

彼时的紫府,彼时的锦衣卫,并不只在他一人掌中。无论仇夜雨、公孙寒还是怀恩,都比他拥有更高的调度权。

可是他还是当着她的面斩杀了她的奶娘!——哦不,好像也不是的,若细细回想起来,他手中无刀,真正动手的是他身边那两个执刀的锦衣卫罢了!凭她后来的身份,她不会认不出来,那两个锦衣卫根本就不是大人身边的人,不是息风,不是藏花,甚至不是灵济宫里任何一个手下!

那个晚上,她只眼睁睁目睹大人做了一件事:吩咐放火。

娘就是死在那场大火里,所以她恨毒了他,认定他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可是此时回想起来,若没有那场大火,仗刀的锦衣卫就会顺着地道追上来,那时候凭着她的脚力,如何能跑得过?

她深深吸气:“皇上,别再逃避了,告诉微臣,我岳家灭门当晚,皇上是如何运筹帷幄,叫微臣和天下人都深信是大人办的。”

皇帝深深喘息:“又有何难?!不过前后时辰错开而已。朕先密旨公孙寒,从紫府里抽调完全与小六没有瓜葛的新人,当晚抢先动手。而当晚,朕又先将小六叫进宫来说话,将他与外界全然隔绝。待得公孙寒送进消息来,前院外宅的已经都了结得差不多了,朕再将消息告诉小六,命小六去办差。”

“待得小六到,事情已经做完了。可是朕翌日只记小六的功,让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小六一个人办的。”

兰芽忍不住厉声冷笑,笑到眼泪都淌了下来:“皇上,好手腕!”

兰芽笑过了,幽幽挑眸:“倒是不知,皇上当日是如何嘱咐公孙寒的手下,要保住微臣性命的?”

究竟大人那晚吩咐放火是大人自己早有安排,还是也全都是皇上的安排?

皇帝怔了怔:“朕命活捉了你,却没想到他们回来复旨,说你被烧死在佛堂地道里。”

兰芽又是咯咯地冷笑:“后来他们还找到微臣的尸首了,是么?”

皇帝眯起眼来:“你以为朕会相信么?朕知道小六定会设法放走了你,朕也不急,朕知道迟早有一天会再看见你,朕便耐心地等待着你走回朕身边。”

只因为她爹岳如期是忠君之臣,只因为他们岳家三代都是忠良啊,所以她岳兰芽如何忍心叫自己的爹蒙受不白之冤,在史书上被人唾骂?她必定会千方百计为她爹昭雪,而要做到此事,她就必定要仰仗他这个皇帝。

忠孝之下,儿女情长便也只能放下。

他相信这个流淌着岳家血液的小姑娘,这个当年只有几岁大便展示出非凡冷静与才华的孩子,终究会帮他除了建文余脉这心腹大患去——

题外话——【岳夫人最后那几句话的奥妙明天解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