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09.73我花开过百花杀

皇帝大惊:那是百花香气!

皇帝怒吼:“岳兰芽!你们两个方才给朕喝下了什么?!”

兰芽便笑了:“皇上还记得百花蛊么?”

皇帝一震,惊愣望向凉芳。

“百花蛊?凉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鲎”

凉芳紫衣绝艳,眼角斜飞:“就是皇上以为的意思。”

皇帝心口登时一片翻涌,腹中绞痛更甚:“如此说来……凉芳,你原来不是朕的忠臣,你分明还是跟岳兰芽联手!褴”

凉芳仿佛细想了想,歪头看了兰芽一眼:“与她联手?倒也不是。我只是想要做我自己想办的事罢了。这世上,谁杀了曾尚书,我便要杀了谁。从前以为是司夜染,我便一直都想杀了司夜染;后来明白是皇上,那我就杀了皇上!”

皇帝一晃:“你怎知道了是朕?”

凉芳咯咯一笑:“皇上也是天纵英才,布棋高手,只是最后棋差一招:皇上许是彼时太过忌惮司夜染,心思便都放在司夜染身上,倒忘了防备微臣,叫微臣知道了原来当年叫曾尚书惨死的蛊叫百花蛊,而这蛊自从大藤峡之战之后,就落到了皇上的手里。”

原本,这大明京师里,懂得用蛊的仿佛只有司夜染和吉祥两个。是那一晚才叫凉芳明白,原来皇上也懂啊。

皇帝伸手按住腹部,额头已然汗下。

兰芽淡淡而笑:“兰也是花,号为王者之香,也就是说兰花只在得道明君身畔开放。可惜皇上不是有道明君,甚至原本连登上皇位的资格都没有,那就自然不配继续拥有微臣的侍奉。”

“凉芳的名字也好,同样是花香……所以皇上死在百花蛊之下,也正是因应了我们两个的名字。皇上,这冥冥之中也许是上天早已给皇上计算好的。”

皇帝伸手撑住床栏,嘶声大喊:“来人!来,来人!”

兰芽笑得俯仰:“呵呵,呵……皇上啊,皇上,还叫什么呢?微臣是乾清宫总管太监啊,早就清退了所有人了,只因皇上伤心,又是病重,唯有安安静静的才方便叫皇上养病嘛。”

凉芳也淡淡地答道:“东厂在微臣手里,西厂是兰公子执掌,所以有我们两个人联合下令,便是谁都进不来这乾清宫门半步的。”

兰芽笑得也凄凉:“皇上多年独居深宫,只依赖微臣们这些内官办事,疏远了外臣,于是这时候便再没人有机会越过我们两人而进宫来。皇上啊,你就安心地等待吧。三天,皇上,微臣还是给你留下了三天。”

凉芳森然道:“三天之后,皇上肚烂肠穿。太医们全都查不出死因,更无药可医!”

兰芽“啧啧”有声:“原本,这些事张敏伴伴和怀恩也还能知道;再不济,还有吉祥。可惜呀,他们死的死,被皇上罚的罚,全都帮不上皇上了。皇上只有承受自己造下的果,好好享受自己最后剩下的三天。”

皇帝恼怒,血行加快,那虫儿发作得就更快。

他突地死死瞪住凉芳:“朕给你的蛊虫只是一条,你既然骗朕喝下了,那么那晚……小六呢?小六究竟喝了还是没喝?”

兰芽叹了口气:“皇上不如直接问:大人究竟是死了还是没死。”

皇帝疼得满脸紫红,闷声哼着:“说,说!”

兰芽轻轻叹息,怜悯地盯着皇帝的眼睛:“……大人他,又怎么可以死在皇上前面呢?”

“他没死?他没死?!”

皇帝闷哼一声,骤然仰倒在榻上,双眼直勾勾盯住床帐,大口大口喘气。

不知道是暴怒,还是……安慰。

“那……那死了的,又是谁?朕派怀恩亲自去验过的,如果不是小六,又是谁,嗯?”

凉芳凄冷而笑:“当然是另外那个杀了曾尚书的凶手啊!凝芳,我最亲爱的师弟,平生最善乔装改扮,当年都能扮作我骗过了曾尚书,所以这一回再扮成司夜染,尝一回曾尚书的痛罢了。”

善也是缘,恶也是缘。终究因缘到头,皆有果报。

皇帝合上了眼,面上倒似乎——颇有释然。

兰芽看到他这样的神色,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

心下终究总是盘桓着张敏曾经说过的那句话,说“小六那孩子的福分啊,在后头呢”。

兰芽便忍不住问:“皇上现在终于可以说了,你究竟是希望他死,还是想让他活下来?”

这始终是困扰兰芽的一个问题。即便皇帝最终下了死命,可是如果他倘若只单纯想让大人死,那么当年在大藤峡便可动手,后来又何必让大人年少而权倾天下?

皇帝转过头来,用力导着气。

兰芽垂首,从腰带里掏出一丸药来塞进皇帝口中。

凉芳吓了一跳,急忙质问:“你想干什么?”

兰芽点头:“别担心,那不是解药。只是能缓解他疼痛的药。”

兰芽说着又怒目望向皇帝:“这镇痛之药还是当年大人

替你配的。他用自己为皇上试药,却最终还是换来了皇上的杀意!”

皇帝便也闭上了眼睛:“凉芳,你出去!你做完了你想要干的事,朕却不想再看见你!”

凉芳听着便笑:“皇上说得有趣,就仿佛微臣想见皇上似的!实话告诉皇上,如果可能,我凉芳宁愿选择不来这京师,不自宫了进宫,不要这司礼监和东厂的权势——我只愿,合江南而老,只厮守在那个人身边,生死相随。”

兰芽垂眸,眼角已然染泪。

上前轻轻推一推凉芳:“你先去外面等我吧。”

凉芳出了殿门去,殿门轰然关严。偌大寝殿,只剩下了兰芽和皇帝两个人。

兰芽道:“微臣明白皇上的心意:有些话,皇上只能说给微臣听,连凉芳也不可以知道。因为事已至此,皇上知道活不过来了,便更在乎死后史书上该如何书写。”

皇帝想说的,自然是针对大人。

一个篡国之贼的子孙,会不会死后在史书上被揭开真面,生前所有的一切全都成空了?

兰芽深吸口气,想着大人的眉眼,缓缓点头:“微臣可以告诉皇上的是:皇上没全说错,建文皇太孙是当真已经死了。”

皇帝猛地转头过来,死死盯住兰芽:“你说的,是真的?”

兰芽悠然点头:“微臣认为,太子会成为一个好皇上。至于大人……他想当的,永远不是朱天翼。”

甚至也不是司夜染……其实,是凤镜夜。

或者还有月船,还有周生,还有——冰块。

无论千变万化,他想当的其实永远都只是在她身边的模样。

她便轻轻地笑了:“皇位上的苦,还是留给皇上的子孙去品尝吧。大人和微臣的孩子,我们只希望他们自由地奔驰在朱家先祖奠定的大明江山之中就好了。”

决不能像皇上一样,号称是大明之主,却不过一辈子都只圈在这深宫里,从来就没真正地看见过自己执掌的这锦绣河山。

“孩子?你说孩子?”皇帝又是一惊。

兰芽点头微笑:“没错,孩子。是龙凤胎。男孩儿小名狼月,女孩儿小名固伦。大人一直在等微臣回去才给他们定最后的大名……只是微臣倒是觉得不必了,这两个小名儿已经很好。再说微臣私心下,当真不希望再叫他们姓朱,就让他们这样自由自在的,已是最好。”

皇帝又是一阵喘息,不过面上却平静下来许多。

那镇痛药起效了,他不再疼得那么撕心裂肺。

兰芽便道:“皇上千万别误以为不疼了就是还有活下来的可能,不会的。这药只是镇痛,令皇上肠胃麻木而已,虫儿该咬穿的一样会咬。”

“而且这一丸药只能支撑一炷香的工夫。如果这一炷香的时间里听不见皇上的回答,那微臣就不会再给皇上第二丸药了。”

皇帝咬牙切齿,却莫可奈何。

兰芽给自己搬过一张椅子来,坐了,淡淡抬眸:“皇上,别让微臣等急了。”

皇帝合上眼,旧日时光历历浮现在眼前。

皇帝喘息了一下:“朕平生第一大恨乃为嫡庶之分。”

他是父皇的皇长子,他出生之后朝臣欢庆,可是他的父皇却并没有怎么开心,更没有册立他为皇太子。此中缘故都只因为他是庶出,生母不是钱皇后,而是周贵妃。而他的父皇一心一意都想等来一个嫡出的继承人,所以留着太子之位,期望正宫钱皇后诞下麟儿——

题外话——【明天见~大人一路走来引导、保护、扶持兰芽,都是为了这一天~所以这个舞台,在这个时候,只留给兰芽,由她来最后完成《美人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