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08.72都只为情痴(2更2)

皇帝一步踉跄:“上天示警?朕倒想知道,当年朕被景泰废去太子之位时,上天在哪里,它为什么不给景泰示警?”

万安瞄了皇帝一眼,叩头说:“圣上忘了,景泰所立太子不久便夭折……且景泰之后再无皇子。”

皇帝便不说话了,跌坐龙椅之上,忽地转眼盯住兰芽。

兰芽明白,皇帝此时不由得想到了司夜染的死。那是建文皇太孙,是正朔嫡孙,皇上也怕上天的示警也应验在了司夜染之死上褴。

兰芽便甩了下廛尾,轻轻问了声:“首辅大人方才叫咱家禀告皇上,说昨晚贵妃托梦……”

万安便点头,连忙奏道:“贵妃娘娘告诉微臣,说无常使者在黄泉路上鞭打娘娘……”

皇帝又是狠狠一怔,半晌终于阖上眼睛。

“朕知道争不过,知道争不过……算了,朕不争了……鲎”

当晚兰芽亲自到文华门外传旨,代替皇帝安抚群臣,并嘱咐万安和秦直碧厚葬林展培,优厚抚恤林展培的妻儿。

秦直碧上前,缓缓道:“你放心,林家一双幼子,我会收到门下为学生。带入东宫,与太子伴读。”

这便是秦直碧在许诺那两个孩子的前程……兰芽欣慰而笑,幽幽点头。待得众人退去,方缓缓说:“近日宫里事情多,妾身不便回府。夫人那里,还望大人代为解释。”

身为侧室,晨昏都要到正室那里问安,这般多日不在,不能不做个解释。

秦直碧终是忍不住,伸手按了按她的手腕:“宫里事多,我都明白。只是……也请你善自珍重。”

兰芽点头微笑:“你放心。”.

翌日皇帝终于下旨送贵妃至天寿山妃陵下葬。

同时下诏追封贵妃为皇贵妃,命史官记入史册,令万贞儿成为了有史以来史书上正式记录的第一位皇贵妃。

终于完成此事,终于……还是负了贵妃这一生的念想,皇帝便大病了一场。太医用尽了全力却也收效缓慢,太医请罪,皇帝只叹:“皇贵妃去了,朕……还能独活多久?”

这一生她替他背尽了天下骂名,都道她惑乱君心,可是她想要的,他却一样都没办法给她……这还叫什么三千宠爱在一身?.

皇帝病倒,兰芽自然不能离开乾清宫。

小包子便忍不住试探:“皇上这一病,怕……好不了了吧?”

兰芽却静静摇头:“皇上爱重皇贵妃,可是皇上更爱的却是龙椅、江山。为了保住他的皇位,为了安稳执掌天下,他还是终究负了皇贵妃。所以皇上纵然为了皇贵妃的死而伤心,可是他却不会因此而放弃了江山。他会好起来的,为了他的江山好起来。毕竟,他今年不过不惑罢了。”

刚刚过了四十岁,寿终正寝对于皇帝来说,也许还是一段漫长的时光。

可是她却不可以让这段时光再继续任性地漫长下去了,皇帝等得了,她却已经等不及.

怀恩死后,凉芳晋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同掌司礼监和东厂,大权在握,独步天下。

这样的权势,便是从前的怀恩、司夜染、兰芽全都没有达到过。

凉芳与兰芽在宫中相见,兰芽也上前朝凉芳拱手:“给凉公公贺喜。”

凉芳却更瘦了,目光更见冰冷。

“兰公子不必客气了。我都不知道还犹豫什么可值得贺喜的。”

兰芽心下也是难过:“公公若厌了,不如也回江南走走。我倒是还有一宗薄礼相赠。”

凉芳便一眯眼:“江南?薄礼?”

兰芽便笑了。以凉芳聪明,怎么会想不到。

兰芽从袖口里将那张纸抽了出来,搁进凉芳掌心:“曾尚书旧宅,我已命人修旧如旧。尤其公公从前卧房门廊上的彩画,都是我亲笔画了,叫他们去办的。”

凉芳眼中轰然涌起水色。

这么久以来,他面上终于出现了一点属于人的神色。

可是那一点温暖却也转瞬即逝,他抬眼盯住兰芽:“你不杀我了?”

兰芽抬眼定定望住他:“凉公公,你现在还活着么?”

凉芳挑眉,随即倒也笑了。

是啊,他现在还活着么?对于他来说,这样孤孤单单活在这世上,明明权倾天下,却换不回死去的人……这原本就是最深重的惩罚。

兰芽深深吸一口气:“你本该死,可是为了曾尚书,为了——你的一颗痴心,我便由得你去吧。梅姐姐也是痴情之人,她若能明白我的心,定然也会明白。”

凉芳杀死过梅影,梅影却也设计谋夺过长贵的性命……其实这般说起来,这世上又有谁的手上是干净的?总归,还是为了曾尚书罢了。

凉芳黯然,深吸口气:“他在世时……最爱令尊岳如期大人的画作。”

兰芽点头:“当日曾尚书搜罗的家父那些

画作,都在皇上的御书房内存着呢。将来凉公公带回江南吧,焚化在曾尚书灵位前,也算是我能尽的一份心意。”

凉芳深深凝视兰芽,终究又浮起水意。

兰芽伸手:“上回皇上给公公的那好物件儿,公公手里还存着吧?赐予我吧。”

凉芳双眼一眯:“你别想自己动手!我不会忘了,曾尚书也是那么死的。”.

夏去秋来,金桂满地。

皇帝又梦魇了,梦见那年景泰帝废了他的太子之位,册立景泰自己的儿子当了太子。

他由太子之尊贬为亲王,成了整个天下的笑柄。

那年皇祖母生辰,所有皇室宗亲家的孩子都进宫贺寿,新太子放纸鸢,趾高气扬地支使他满御花园奔跑着去将纸鸢捡回来,一次又一次……他仿佛不知受辱,颟顸地笑着听凭驱驰,仿佛全然忘了自己才是名正言顺的太子,仿佛不知道自己在皇室宗亲的眼里有多无能。

天地偌大,他就那么傻傻地笑,无尽无尽地奔跑,直到累得再也跑不动,猛然睁开眼,是寝殿里孤单一人的黑暗。

他在梦里跑得口渴,便唤人:“来人啊。”

一个娇小的身影从暗影里走出来,“皇上口渴了么?微臣给皇上送茶来。”

皇帝愣愣望住:“兰卿?你怎么还没回府去?快去吧,夜晚朕身边不必你伺候。”

兰芽笑了:“皇上怕微臣晚上陪在皇上身边么?”

她怎么这个口气?

皇帝眯起眼,盯着她手里的茶杯:“段厚呢?或者其他任何人。兰卿还是赶紧回府去吧。”

兰芽点头一笑:“是从何时起,皇上连微臣送上的茶也不敢喝了呢?是不是从司夜染死了的那个晚上开始的?”

皇帝没做声,只防备盯住兰芽。

兰芽笑了:“好吧,微臣就唤别人来送茶。”

回眸,朝向黑暗:“凉公公。”

凉芳从黑暗里走出来,身上披了一件艳紫的锦袍。不是内官的服色,艳丽得叫人目眩神夺。

皇帝一怔:“凉芳?你怎么来了?”

凉芳瞥了兰芽一眼:“今晚微臣偶然得知兰公子遣散了寝殿里所有人,唯有她一人当值,微臣便不放心,亲自来伴驾。”

皇帝这才悄然长舒一口气,笑了:“凉卿辛苦了。”

大明朝廷,凡事都是左右制衡:司礼监制衡内阁,西厂制衡东厂,凉芳制衡兰芽。此时有凉芳在,他终于可以放下心来。

兰芽绝顶聪明,奈何是个女子,且不会功夫;凉芳与之相比,实在是强大了太多。

凉芳便亲自奉上一杯茶来:“皇上放心喝茶,微臣今晚会一直陪在皇上身边。谅兰公子不敢做什么。”

皇帝欣慰,将茶一口饮。茶甚香甜,像是融和了多种花草在其中。

皇帝喝完了茶,满意地躺回去。

昏昏沉沉又睡了一会儿,皇帝忽然被腹痛搅醒。他眯眼,讶然见榻前依旧立着凉芳和兰芽。他们两个的面容都印在黑暗里,他只能看得见他们腰带一下的衣摆。

他哼了声,“凉芳,朕腹痛不适,你快派人去请太医来。”

凉芳却没答话,只歪头闲适地望了兰芽一眼。兰芽清笑点头,上前一步,走入了光影里,目光清亮盯着皇帝。

“皇上刚刚喝的那杯茶好不好喝?”

皇帝一怔:“你想说什么?”

兰芽清甜一笑:“皇上觉得那茶,味道跟从前喝过的,有何不同?”——

题外话——【从前有读者说凉芳该死,某苏一直告诉大家,留下凉芳有用~便是如此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