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零六章 如何破除封印,小麒真容

上官雪妍现在也没心思去想轩辕玄霄他们会不会追过来,她现在一心就是想快点找到宸。那小麒看来宸不但认识还应该对它很重要才是,看它着急的样子就知道了。她和宸在一起一百多年,她很了解它,它不在乎的东西,它从不会多看一眼,那怕是初遇自己的时候,它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自己能得到它的认可,那也是付出了很多,至少在修为上要让它满意才行。就为了这个理由自己都不知道受过多少伤,吃了多少苦。

现在竟然遇到在宸心中比自己还重要的人或物,想起来上官雪妍都觉得酸酸的。

上官雪妍放弃轻功,用了她自身的修为。她和宸有联系,所以即使宸走多远只要宸不故意隔绝他们之间的联系,她就能感应到它。上官雪妍是冲着那最高的山峰去的,她知道宸就在哪里。

上官雪妍刚到山顶就看到宸漂浮在山尖看着下面,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为什么会有封印,小麒,小麒,你等着宸叔叔这就来救你出来。”上官雪妍在宸的身边停住身子,就听见宸说的话。

宸也没理会它身边是不是多了一个人,它说完就准备动手。

“宸,等一下。”上官雪妍看着在不断漂浮向上的宸,突然开口说。

“女人,你想做什么,休想拦着本王救小麒出来。”宸居高临下的看着上官雪妍,狐狸眼中充血,好像只要上官雪妍说阻止它的话,它就会让上官雪妍消失一样。

上官雪妍被它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气惊到了,她没想到宸竟然有一天会这么对着她。不但称自变了,还带有杀气。那“本王”两个字,它以前也经常说,可是这次明显和以前不一样,以前多带有玩笑的意思。而这一次那是以一种高高在上,不用质疑的口吻说的。上官雪妍看到这样的眼神觉得很难受,她们相处一百多年,近连两百年的时间里,她以为他们一直都是相依为命的存在,都是把对方当做心中最重要的存在。

上官雪妍知道宸会如此对她,那只能说明那小麒对它来说重要性。虽说她被宸的眼光伤到了,但是她会帮它的。因为它是在最温暖的存在,也是她比较敬重的存在,她的武学修为都是来自它的教导。

“我不是要阻止,你至少要布下结界吧。要不然你一动手这里至少方圆百里都要被你给毁了,那是你愿意看到的吗?”上官雪妍用手在空中划了一下,示意它不要忘记了山下的那些村民,他们都是无辜的。

“谢谢你,女人,我刚才不会故意的,小麒之于我就好像小墨儿之于你。”宸歉意的看着上官雪妍,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他当然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伤到她了。但是现在它是一定要救出小麒的,小麒就像它的孩子一样,从出生就是它看着它成长的。

“我生气了,你一个月的排骨没了。以后的一个月里我们吃着,你看着。好了,现在赶快救小麒要紧,它好像很虚弱了。”上官雪妍听到它的解释心中才会好过一点。她也是第一次听到宸说起它以前事,她对那个小麒现在也很好奇。可是她知道现在也不是她听那些往事的时候,眼下救出小麒才是重要的事。

“好,我这就布下结界。要不是你提醒,我差一点闯下大祸了。”宸放眼看着那些村子,他们差一点就毁在自己的手里了。

宸漂浮在半空中,口中喃喃自语,前肢举过头顶在空中向两边张开,随之可见的是一片透明的光壁在慢慢的变大,然后被它推了出去,罩在三座大山上。

“爹,怎么看不见了?娘亲呢,怎么消失了,还有宸,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见了。不行,我要去找他们。”轩辕云墨突然抓住轩辕玄霄的袖子,焦急的问。为什么娘亲和宸都不见了,刚才明明还在呀。

“没事的,没事的,你娘亲不会有事的。有你在她一定会回来的,你应该相信她,相信宸。我们不能去,我们去了也只能给你娘亲添乱。”轩辕玄霄看着那山顶,拉着儿子,并安慰着他。

轩辕玄霄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儿子还是说给他自己听。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心中也很乱,但是他又必需留下来照顾儿子。他即使去找他们,那积雪的山峰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上去的。他不怕危险,为了她也愿意上去,可是他万一上去以后成为她的累赘这么办?他现在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无用,明知道她在冒险,他却只能在这里看着。他直直的看着山顶,妍儿离开以后,直到出现在山顶他们都能看的到,但是现在为什么突然不见了,他攥紧拳头,心中翻涌。妍儿我信你能解决好问题平安归来,但是我只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要是一个时辰你还不出现,我也就顾不了你们多了,我到时无论多危险也要上去,哪怕让人铲平那三座山也在所不惜。

上官雪妍不知道儿子的担心,也不知道轩辕玄霄的决定。她现在正看着宸在对着那山不断的轰炸,可是费解的是那山竟然没受到丝毫的损害。

宸布下结界以后,就投入救小麒的事情中去。它实在是担心小麒,又不知道这山结构所以不敢用全力,开始也只是用了他自身的三成力量。它的三成力量打上去,山不见变化,所以它又加了两成,可是结果依旧如故。宸不信邪不断的逐渐的加注力量,现在已经是它倾尽全部的力量了,但是它依然没收到成效。它不甘心,又试了一次。

“宸,你怎么样,张嘴。”上官雪妍接住从空中跌下来的宸,喂它丹药,抱着它小小的身子心中很是疼惜。它吐血了,伤的不轻。

宸吃下丹药,看了上官雪妍一样就开始闭目调息身子,也没过多久宸起身又漂浮到半空。

上官雪妍知道它想继续,于是她也飞身上前和它立在一起,手中拿着凤羽神剑。她知道她的力量要比宸弱了不少,但是她愿意尽自己微薄的力量帮它。

一人一狐,两道白色的灵力从他们的手中击向山尖的一处。

一下又一下,上官雪妍先支撑不住跌了下来。宸也随后跌落。上官雪妍看着自己的狼狈样子,她也是第一次拼劲全力还把自己伤到吐血。

上官雪妍吃了一粒丹药,也同时给宸也喂了一粒。

“为什么,我们尽了全力这里竟然没有一点变化?”上官雪妍吃下丹药,并没有打坐调息,而是看着那山峰问宸。其实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她信任宸,才会随着它攻击那一处地方。现在看来蛮力是行不通的,她才想起来问原因。

“那是封印,要是我修成人形,一定可以解开的。可是我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修成人形,现在小麒等不了。”宸,看着那一处眼里的担心很明显。它也知道它说的那些都是没用的,这里连它进阶都承受不了,更不要说让它化形。在说它现在的修为离化形还远着呢。

“什么封印,除了硬拼就没什么别的办法吗?是不是还有其他办法,我相信既然让我们遇到那就说明我们一定可以救它出来的。”上官雪妍知道是封印,想着自己对封印知道的并不多,因为很多还是她接触不到的。她说的并不是宽慰宸,而是她就是那么想的。

她一直都认为她出现在这里不是没有理由的,只是她还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就像她说的那样,既然封印小麒的人让他们知道小麒的存在,就代表对方知道他们会出现在这里。这一点从村长说的那个梦就能证明,小麒在等一个主人。那封印小麒的人如果知道宸和小麒的关系,就应该知道他们一定会想法设法的救小麒。并且他们一定能救得出小麒,那就小麒的办法一定就在他们能力范围之内。

“其它办法吗?那有和没有也没什么区别。”宸听到上官雪妍的话,想了一会儿,突然激动了起了,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丧气的话。

“什么办法,什么叫有和没有一样,有就代表了希望。你说什么办法,也许我们可以一试?”上官雪妍和她想的不一样,宸气馁但是她觉得那是希望,于是着急的问。

“上神的血可以摧毁一切东西。”上神的身份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那是一个永久的秘密。曾经有人说他从混沌初开就存在了,上神听到后也只是微微一笑不作答。就连跟在他身边的它们这些兽也都不知道他的出身,它们唯一知道也就是他的血是比较特殊的,具有重塑和毁灭的作用。但是他们同时也知道上神的血不是可以随便使用的,他每消失一滴血就会损耗几十万年甚至更久的功力,他们也只是听说上神用过一次,是为了那个它们不曾见过面的主母。现在上官雪妍问起来,它才想起这事,但是想起了也没用。

“好像是有和没有一样,你那上神主子,谁知道在哪里待着呢。一定要他的血液吗?”上官雪妍听完它的话,也灰心丧气了。自己虽然拥有上神留下的紫莲戒和宸,但是他也仅存在宸和自己说的故事中。但是她又死心的问,她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错,他们一定可以打开那个封印的。

“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下封印的人自己解除封印,你觉得可能吗?”宸翻着白眼看她,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上官雪妍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他们去哪里找那人去,谁知道他是谁呀。

宸说完又起身想继续努力,它就是死也要在那之前救出小麒。

“等等,宸你等一下。我问你,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说你是被上神冰封的对不对。”上官雪妍突然想起什么事,站起来问宸。

“你个笨女人,才这么短的时间你就忘记了。我是被上神冰封的,这么了?”宸好像被上官雪妍气到了,觉得她问的很白痴。

“我没忘记,但是你记不记得,你当时是怎么破除封印出来的?”上官雪妍没好气的说,它的“短时间”那可是已经过了一百多年了。对于它那也许是眨眼间的事,对于普通人那至少差不多是两世的时间了。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要说的是另一件事。

“当然记得,那是你的血,不过好难闻。”宸想也没想的回答上官雪妍,还不忘讽刺她。

“我当时是看到那紫莲空间里上神的留书,才会知道自己的血可以解开封印放你出来。你说我当年可以用血放你出来,那是不是也可以试一下看看能不能破除这个封印救小麒出来。?”上官雪妍举着自己的手和宸说着自己突然想的事。自己的血可以解开上神的封印,不知道是不是也可以解开其他人的封印。虽说这只是她突然间的灵光一闪,但是万一让她歪打正着呢!

其实上官血液也不确定毕竟她没发现自己的血液有什么的不同。要是真有什么不同,她前世那么多次的体检能不被会发现吗。要是真发现有不同,她恐怕早就成实验室的小白鼠。

“能行吗,你又不是上神,也太高估你自己了吧?”宸虽然希望是,但是也觉得可能性不大,它是真没发下她有什么不同。估计她能破除封印让自己出来,也是因为她是紫莲戒有缘人的关系,而自己当时就在紫莲戒中,也算和她有缘吧。

“行不行试一下就知道了,要是行我们也能快点救小麒出来。它可以少受点罪,我们也可以回去见墨儿他们了。你突然什么也没话说的就跑掉了,墨儿都担心死了。”上官雪妍说完起身她想用事实来说明她想的对不对。

上官雪妍的身子漂浮在半空,她面前就是他们刚才尽全力都攻不破的那山尖封印的薄弱处。上官雪妍看着那处地方,用指甲在右手中指划了一下,对着那处弹出血珠。

上官雪妍看着那血珠落在那封印上,她紧张的看着哪里,等待着变化。宸也立在在它身边,看着那里的变化。

“我说没用吧,你看看还是没变化。”上官雪妍目不转睛的看着哪里,她觉得过了很久。那里没什么变化,耳边也传来宸的声音。

上官雪妍看着自己的手,原来真是她异想天开,她也就是一个普通人。

“我也只是想帮你吗,那现在怎么办,继续用蛮力吗?”上官雪妍不得不放弃,低声问它。

“小麒我是一定要救出来的。”宸坚定的说,然后再一次对那处攻击。

“这,这……女人一定是你的血起作用了。”宸一击下去,看见那处竟然有了裂纹,这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它想到也许是上官雪妍的血液的原因。

“原来我的血真能用,那你还愣着做什么,继续呀。”上官雪妍再次抬起自己的手看看,她把刚才那划破的手指放在唇边。看着在愣神的宸,于是大声说。

“嗷……,我继续。小麒你等一下宸叔叔很快就能救你出来了,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宸叔叔?”宸说完又倾尽全力的攻击哪里。

随着宸这一次的攻击,山摇晃了,山上的冰雪也在快速的消融。

“父王,您快看,山上的雪怎么好像少了,那娘亲会不会有事?”轩辕云墨突然指着山摇晃着自己父亲的胳膊大声说,由于紧张连称呼都变得正式了。

“没事的,你娘亲没事的。放心吧!”轩辕玄霄也在第一时间看见了山上的变化,他看着那逐渐露出的山头,突然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那变化一定是在山上的妍儿和宸弄出来的,他不管他们为什么弄出那么大的动静,能弄出这么大的变化至少说明他们都没事。

此时上官雪妍和宸已经通过那消失的封印口,就莫名其妙来到了山的腹地石洞里。

上官雪妍看着这里,怎么好像是一个很大的儿童房,她手中这个是小孩子的玩具吧,应该可以说是玩具吧?上官雪妍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物品,那是一个圆形镂空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球,球的中间是一颗铃铛,她用手摇晃着那铃铛撞击球体发出的声音很好听。

“小麒,你在哪里,小麒……。怎么会没有,它会在哪里,我明明感应到它在这里,那声音也是它的。”宸进了这里就在到处找那小麒,可是它把这里转了一个遍都没发现小麒,所以着急了。

宸在担心小麒出了什么事,毕竟它听到的声音很虚弱。

“这些是不是小麒的东西,是不是它以前经常玩的东西?”上官雪妍拿着手中的那颗球让宸看看。其实上官雪妍很奇怪那个把小麒封印在这里的人,看着里面的东西那人应该很了解小麒,对它很好才对,可是既然这样为什么会把它封印在这里。

“你在哪里找到的这个,这是我以前做给小麒的,这外面是蛟龙筋,里面是人鱼珠制成的铃铛,人鱼的歌声是最好听的,用来哄它睡觉的。”宸一把夺过上官雪妍的手里的东西,说着它的来历。

“就哪里呀。”上官雪妍指着一个角落说,她进来就出现在了哪个角落,这东西也就是她随手捡的的。

“这是我做的,这是凰做的,还有这是诺做的。这些都是我们做给小麒的,也是它最喜欢的。这些东西在这里,小麒也就一定在这里。可是在哪里,我找遍了这里都没找到它?”宸看着那些熟悉的东西,它一一指着说。

宸进来之后就着急的找小麒所以并没发现这里的东西,经过上官雪妍的询问它才发现这里,竟然有很多它熟悉的东西。这些东西又让它好像回到以前一样。

“那你记得这些,应该会记得小麒最喜欢的是什么吧,说不定找到它最喜欢的,我们就能找到它了。”上官雪妍敲了它一下,让从回忆中醒来。

“小麒最喜欢的是……是水,它喜欢泡在水里。”宸经过上官雪妍的指点突然想起了小麒最喜欢的东西,它记得上神曾经把它放入紫莲戒的莲池里,它还不愿出来。

“水,那边有湿气,应该有水,我们去看看。”上官雪妍突然指着一个地方说。

宸的动作比上官雪妍的要快,上官雪妍话没说完它就已经不见了。

上官雪妍无奈的走向哪里,等她到哪里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不大的水池里,有个红色的动物漂浮在蓝色的水面上。

龙头、麋身、牛尾、马蹄、鱼鳞皮这和自己知道的文字记载的一种动物重合了。这是麒麟吧,传说中神的坐骑、主太平、长寿和吉祥的瑞兽。

上官雪妍看着那四肢展开趴在水面的睡姿,她怎么觉得有点幻灭的感觉。小小的它趴在水里,脑袋侧向一边,小尾巴朝上还在摇晃着,样子看着挺可爱的。

“它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上官雪妍问一直站在水边的宸,它的第一反应不是应该把那小东西抱过来看看嘛。

宸没回答她,只是小心的把那水中的麒麟吸过来。然后轻柔的从水中抱过它。

上官雪妍看着宸抱着个头比它要大的小麒麟,笑了出声,它们现在的样子看着很滑稽。

“小麒醒一醒,小麒……你给它看一下,它好像不是睡着了。”宸抱着那小东西摇晃了几下,竟然没唤醒它,宸有点着急了。

上官雪妍看着宸,心想你现在想起我了。她还是伸手接过小麒,看着抱在怀里的小东西,她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她非常确定除了在书上,她从没见过它。抱着小麒它刚进入村子时的那种难受也消失不见了,上官雪妍自己都没发现她看着小麒不自觉地的有了微笑。

上官雪妍把它放在臂弯里,另一手放在它的身上,探查它的情况,过儿一会她拿开手,从空间里拿出一个盆子,盆子里装有液体,然后把小麒放在里面。

“它没事,只是这里缺乏灵气,它必须用沉睡来减少自身灵力的消耗,等它在灵液里泡一会儿就能醒来了。”上官雪妍用手拨动着躺在灵液里的小东西,它身体里的灵力已经在枯竭了,要是没遇到他们,这一次的沉睡就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它是麒麟一族的火麒麟,麒麟族的小王子。它的父亲司麒曾是上神的坐骑,只不过在一次内部争斗中死亡了。等上神得到消息带着我们几兄弟赶到麒麟一族的时候,我们只看到了它。听忠于它父亲的长老说,当天在它降生的时候,麒麟族的水麒麟发生叛变,偷袭了正在产它的母亲。司麒为了保护它们母子,让它能降生,遭到对方的连环攻击,而又腾不出手应对。最后是那个衷心的长老带人突破对方的结界,找到快死的司麒和它已经死亡的妻子,还有刚出生气息微弱的小麒。司麒临死之前让那长老想办法保住小麒,然后送到上神那里,希望上身可以让它活下去。在得到那长老的保证以后,司麒也死亡了。那长老为了小麒也是受尽了苦楚,我们见到它的时候,它身边都是血和麒麟族的尸体,它躺在血泊里把小麒护在身下。”宸想着它们当时看到的那一面,现在想来都觉得心惊,经过无数战斗的它,看到那画面都不觉得心悸。那一战导致麒麟族元气大伤,实力下降,要不是因为其它族类知道司麒和上神的关系,一定吞并了麒麟族。

“不过那长老它没死,是上神救了他。上神处理完麒麟一族的事,让它伤好暂代麒麟一族的王,等小麒长大再归还。从那天开始小麒就和我们生活在君天宫里,小麒虽然降生了,但是也生产过程中在受到了损伤,以至于延缓了它的生长。我们都没孩子,所以它就是我们君天宫里所有人的孩子。它还称呼上神为父神,而我们这些和它父亲出生入死的兄弟就都是它的叔叔。我一直以为它应该在君天宫里,没想到它会在这里。我记得我被封印的时候,它还在君天宫里,也不知道是谁把它封印在这里。”宸看着那又趴在灵液里的小麒,带着慈爱的笑,它还是和以前一样,明明是火麒麟但是却十分喜欢水,这一点他们给它改不掉。它是它们宠爱了几千年的孩子,没想到在见它会是这样的情况。

“我们带着它下山吧,要不然我担心他们父子会找上来。我先把它放在空间的莲池里,等它醒了在让它出来。”上官雪妍觉得这小东西真是命途多舛,它以后和他们在一起她会好好照顾它的。但是现在他们必须出去了,要不然外面的人一定等急了。

“好,我们走吧。”宸端起那盆子递给上官雪妍。

上官雪妍接过盆子,收回了空间里。他们走出水池,上官雪妍还把它的玩具也送进了空间。

“我们怎么出去?”上官雪妍突然问宸,她进来的是莫名其妙的,当然不知道怎么出去了。

“抱着我。”宸回答她。它能穿梭时空,这还有什么可以难倒它的。

上官雪妍抱着宸,感觉一阵眩晕等她看清眼前景物的时候,她们已经到了外面。

上官雪妍看着外面的山,这和他们进去之前已经不一样了,那时候这里正在消融冰雪,现在这里竟然一瞬之间草木茂盛,虫鸣兽叫的,流水的声音,一派欣欣向荣的样子。这里也太反常了,现在可是冬季呀。

“这怎么回事,是不是也反常了?”上官雪妍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问宸,她并不觉得反常是好事。

“这应该是,他们守护小麒的馈赠,这里以后就四季常青,有很多的动物和药材,可以帮助这里的村民。”宸说完就先向山下飞去。

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景色,既然已经都成定局了,她也不能改变什么,希望这里的村民能好好的利于这三座山。

上官雪妍最后看了一眼这里,也随之下山了。

山下的他们都已经等得很着急了,就在轩辕玄霄打算山上的时候,他们等得一人一兽出现在他们眼前。

“娘亲,你可回来了,墨儿……。”轩辕云墨看到回来的上官雪妍第一个冲上去抱着她的腰,埋首在她怀中什么也不说了,

上官雪妍抱着他,感觉到自己胸前的湿意,她没想到儿子竟然哭了,看来是自己这次吓到他了。

“墨儿,不哭呀。娘亲这不是没事嘛?再说有你们娘亲也不会让自己出事。娘亲还想看着墨儿长大,娶妻生子呢,到时候墨儿可不要嫌弃娘亲老了是累赘了。”上官雪妍抱着他摸着他的头,温柔的和他说。

“不会,墨儿不会的。娘亲,爹爹和大哥他们也都很担心你。”轩辕云墨不好意思的从上官雪妍的怀里抬起头,看着站在一边的父亲说。

“宸也回来了,去看看宸吧。”上官雪妍拍他了一下他的肩膀指着那边的宸。

上官雪妍转头看着一边的轩辕少泉和云寞雪兄弟两人,微微一笑:“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少泉去和弟弟玩去吧,母亲回来了。”上官雪妍说完上前抱了一下轩辕少泉。

轩辕少泉他们看着站在一边的轩辕玄霄都识趣的离开。

漫天的飞雪里,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相对的站立,他们彼此看着对方,有太多的话想说,最后只汇成简单的一句对白。

“玄哥哥,妍儿平安回来了。”上官雪妍知道他在意的是什么,所以那些多余的解释她也没必要说。

“平安就好。”轩辕玄霄眼中各种情绪交织,最后也只有这四个字。

其实他们现在彼此心意相通,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就能感知对方的心意。

------题外话------

这一章的内容其实和我正在酝酿的下一本有点关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