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零五章 离不开的原因,山中有瑞兽

上官雪妍觉得怎么她走到哪里都能遇见病人,虽然说她是个医者,她的责任就是行医救人。但是她更加希望是,生病的人没有那么多才好。可是她也知道那只是她天真的想法而已,人吃五谷杂粮、生活的环境不断变化、还有各种不好的习惯,怎么能不导致人生病。她要做得就是遇到有人生病不袖手旁观,帮他们医治。减轻病人的痛苦,保住他们的性命那就是她身为医者的首要责任。

上官雪妍上回到外间和轩辕玄霄他们坐下,刚端起茶碗准备喝里面的热水。在他们之后出来的村长,就噗通一声跪在她面前。

“恩人呀,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我老头子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报答你,就给你磕个头吧。”那村长跪在上官雪妍面前双眼泛红的说。他们不知道小年对他们老两口意味着什么,他们不能失去那唯一的孙子。

“村长,你先起来再说。我是个大夫,哪有看见有人生病不救的道理。你这一跪我可受不起,那样我会受到良心的谴责的。”上官雪妍起身弯腰扶起那村长。

上官雪妍是觉得她治病救人真的为了让自己不背负愧疚,再说那也是她理应做的。对于她来说举手之劳的事,让这村长一跪,她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了。再说她从不觉得自己救人就该让对方磕头道谢,也许是她的思想和这些人不一样吧。她活了一百多年下跪磕头次数很少,她只在拜师仪式上和至亲长辈的葬礼上下跪磕头过。所以她一直认为下跪磕头那是很高的礼仪,她不会随意的去做。

“使得、使得……你救了小年就等于是救了我们全家人。你们不知道我家里人口简单,我和老伴也就只有一个儿子。可是两年的时间里,儿子好二儿媳接连去世,就只给我们留下了这个唯一的孙子。你们说真要是孙子也走了,我和老伴也活不下去了。”那村长借着上官雪妍的力道起身,缓慢的坐在炕上,用苍凉的声音说着那些悲伤的事。

上官雪妍他们没想到会是这样,又是一家可怜的人,可是他们又能做什么。上官雪妍知道那孩子病的很重,要不是遇到自己说不定他就真的去见了自己的父母了。这连二连三的失去亲人,那两位老人说不定真的会受不了打击,也随着而去了。

“村长爷爷你放心吧,有我娘亲在,里面的那个小哥哥一定会好起来的。我告诉你,我娘亲的医术可好了,比外面传言的云隐神医都厉害。”轩辕云墨抱着宸,欢快的和那村长说。他也是为了让那村长安心,虽然他不知道这村长是否知道大舅舅的名号,但是有神医的二子就一定很好用。

“比神医都厉害,那是什么人呀?看来是我们遇到贵人了。多谢、多谢……。”那村长听到轩辕云墨的话明显要松快多了,不知道是不是那比“神医”还厉害的名头给了他信心。

“比神医厉害的那是神医的姐姐。”轩辕云墨一本正经的说,也只有他们这一行人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轩辕玄霄嘴角微抿,对于神医云隐来说比他医术厉害的那可不就是他的姐姐。但是要是其他人听到儿子的这一句话,大多会以为他就是说着玩的,童言无忌吧。那村长现在恐怕就是这么想的吧。

上官雪妍伸手揉了一下儿子的脑袋,他有时候真的很可爱,这话恐怕也就只能他回答的出来。

上官雪妍的笑意好像驱赶了刚刚的阴霾。但是总会有人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

“怎么死的,难不成也是病死?”就在上官雪妍他们都在想打住那个话题,不让老人陷入伤心的时候,那云寞雪突然问。

“七弟……,村长,我弟弟他不是有心的,您不要怪他。”云斐雪低声呵斥他,可是话他已经说出去了,也收不回来了。云斐雪捂着云寞雪的嘴,脸上带着歉意看着村长。

“呜呜呜……。”被捂着嘴的云寞雪一直想挣脱自己六哥的手,但是他越挣扎,他六哥就捂得越严。

“没事,其实也都是过去的事了,再说村子里向我这样的人很多。我们村子每年冬天都要死一些人,大多都是病死的。我们这里很冷,加上穷,冬天缺衣少食的,谁要是得病死了也不奇怪。谁死只能说是他的命不好,怨不得别人。”那村长僵硬的说道,语气中有伤怀、无奈和认命。

上官雪妍知道他那是不得不趋于现实的境况,但是他真有自己说的那么无所谓吗?

“每年都要病死人吗,那你们为什么不搬出去住,那样也许就不会年年都一样了,这里冬天很不适合住人的。”轩辕玄霄听了那村长的话,看似好奇的问出了他一直想问的事。

“我们也想,那也得走的脱才行。不是,我是说我们反正都习惯了,熬一熬就过去了。只要过了冬天就可以到外面找活计了,都是这样过来的。”那村长先是看着外面的漫天飞雪,像是无意识的说着。突然好想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就着急的改口了。

“大爷,恐怕不是你说的这么简单吧,从我们进村子说要上山采药,你和那些村民的反应就很奇怪。你们是不是有什么顾虑,说出来也许我们可以帮到你们。是不是关于在外面另建村子的事,我认识一些当官,也许可以把这里的事和他们说一下,或许能帮到你们。”轩辕玄霄也不大算兜圈子,他觉得那样是浪费时间。但是他不会直接的就和那村长说他们的目的,他会迂回的和他说。

“不……不用,不、不用。谢谢这位老爷。你的好心我领了,但是我们在这里都住习惯了,也里不开这里。”那村长听到轩辕玄霄说可以帮他们,他竟然说话有点语无伦次了。

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他们看得出来,他的语无伦次那可不是感激的意思,那明显是慌张的表现。他们不明白是什么,让他吓的不敢离开,明显不是什么故土难离。

“村长爷爷,你们为什么不离开,这里的真的很糟糕,你们都与世隔绝了。你难道还想村民们继续每年都死去吗?你们搬个地方就不会发生这么的事了。村长爷爷你要相信,我爹爹是真的想帮你们。”轩辕云墨用他那天真的语气问着村长,其实村长的的怪异举动他也察觉的到了。他也不想那些村民年年都死亡,他觉得他们很可怜。

“孩子,这都是我们的命呀,孩子你还小不懂。”那村长直盯盯的看着轩辕云墨说了一句他听不懂的话。

“村长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你们在怕什么,是什么原因让你们宁愿死在里也不离开。”轩辕玄霄这一次问的就比较直接了。

上官雪妍也看着那村长,她的直觉告诉她问题应该是出在那三座突然出现的大山上,可是她现在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看来有必要去山上走一趟了。

那村长听到轩辕玄霄的问话,低头沉默了良久,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脸上先是纠结,然后是坚定或者是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村长突然起身从炕上下来,走向外面。轩辕玄霄他们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也和他一起走了出去。

“你们看见那三座山了,它们就像是从天而降的一样。外界传言外面吴家村是被上天惩罚的地方,其实也差不多。就在那三座大山出现的第二天晚上,当时的村民都做了同一个梦。梦里有人告诉他们那三座山里住着瑞兽,他们吴家村的要做的就是守护好它,并且无论生活多困难都不能离开,直到瑞兽的主人出现,到那时候他们的任务才算完成了。最开始也有人不信,想迁到他处居住。谁也没想到凡事走出的人,只要走出村子动了不回来的念头,就会浑身疼痛难忍,那还是轻的。要是真有人忍着疼痛不回村子,一心想离开,那就会突然死亡。但是只要那些人回到村子,疼痛就会消失。不少人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我们只能留在这里,哪儿也去不了。”村长那龟裂的手,指着村子外围的三座大山,喑哑的说着那些不为人知的原因。村长说的时候手是颤抖的,声音也是颤抖的。村长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他们说那些,但是心中有个声音告诉他,让他对他们说实话。

他们已经好几代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被选中的是他们的村子,他的曾叔父曾经就是那不想被禁锢的人之一,但是他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尸体是在村外五里的地方找到的。从那以后他们一家再也没有人敢去尝试着离开了。

上官雪妍看着那三座大山,现在已经可以说是雪山了,她没发现有什么不同的地方。现在看来那也就是普通的三座雪山,可是为什么会有什么“瑞兽”在里面,而且那“瑞兽”又是什么东西。搞得这里百姓过得这么苦,它真的是“瑞兽”吗?

上官雪妍信村长说,她觉得那村长没必要骗他们。再说在她看来什么奇怪的事都不算奇怪了。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奇怪”的存在。她现在好奇的是那山里的瑞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会像宸一样神通广大吗?

“瑞兽,哪有什么瑞兽,什么样子的,你们见过没有?”轩辕玄霄先也看着那白茫茫的三座大山,好奇的问。他不是很相信村长的话,但是他能判断出那村长说的话是没有破绽的,不想说谎的样子。

“没人见过,只是听过它的吼叫声,那声音以前很大,现在很小,就像一个人临死之时的声音,年年都会吼叫一次。”那村长轻摇着头说,他们起初也不信,直到有一次突然听到来自山里的声音。当时的那声音很大,屋子都在颤动,让他们不得不相信。

“越说越玄乎了,我都想见识一下了,这一趟真没白跟着过来。”云寞雪说想见识瑞兽的时候,眼睛看的却是宸。

“宸,你说那瑞兽长什么样子?”轩辕云墨也摸着宸的好奇的问。

宸破天荒的没有回答轩辕云墨的话,它一直盯着那三座山其中最高的那座看着,它竟然流泪了。

“吼叫声,每年都有吗?时间都一样吗,那一天?”上官雪妍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她怎么突然觉得那所谓的瑞兽会和她有关。

“每年的十月二十六,从不会错。”村长脱口而出,看来这个时间他记得很牢靠。

“那不就是今天?”轩辕玄霄有点吃惊的说,他不会记错时间的,他们昨天刚为妍儿过完生辰。他们是不是来的太及时了,怎么就这么巧遇到了。

“好像是今天,我差点忘记了。”村长突然叫了起来,然后着急的向屋里走去。

上官雪妍他们不知道他是要做什么,只能看着等待着他下面的动作。

那村长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不过手中多了一个小香炉和几支香。村长在上官雪妍他们的不解和注视下,点燃香插在香炉里,然后放在院子中间,他自己跪在雪地上,对着大山跪拜。

上官雪妍他们虽然好奇他的举动,但是他们也都站在一边看着谁也没说什么。

那村长在雪地里跪了很久才起身。

“村长你这是做什么?”

“供奉瑞兽,让它知道我们没有离开,一直都在。我们进去吧,声音应该快来了。”村长一边回答云寞雪的话,一边往回走。

上官雪妍他们也跟着他往回走。可是他们刚走到门口,还没进去就听见一个声音从山里传来。那声音好像极度痛苦不甘,像是困兽犹斗最后绝望的声音。

上官雪妍听着那声音,那种进了这里难受的感觉更甚了,她觉得莫名的烦躁和酸楚。

“这就是瑞兽的声音吗?怎么听着像是快死的样子。”云寞雪抬头看向那声音的来源,突然说。

“小麒,是小麒的声音,怎么会是小麒的声音?”宸的声音回荡在空中,它的身子却已经向山中飞去。

“宸,你去哪,宸……?”轩辕云墨看着那漫天的飞雪着急的追了出去。

“玄霄看好墨儿,我去找宸。”上官雪妍是第一次看见宸如此的不冷静,等宸消失不见她才反应过来。只来得及说这一句话,然后她也追着宸离开。

“妍儿……?”事情转变的太快,轩辕玄霄没来得及说的话,吞没在风雪中。

轩辕玄霄看着那不见的一人一兽,他站在原地凝望着大山,他知道他追不上他们,可是他会等他们回来。他会听她的在这知道有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他要留下保护儿子。

上官雪妍不知道宸口中的小麒是谁,但是她知道她必须找到宸,不能让它受到伤害,宸对她来说太重要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