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83章 喜临门,重重喜!

但见这些飞行兽,少说也是三千年级别,雄赳赳气昂昂而来,那兽压浩浩汤汤,一时间遮天蔽日,凶威浩瀚磅礴。

青城县是个小地方,居住在这里的人,哪里见过这等排场,顿时都是心惊肉跳,如临大敌起来。各自家中的鸡狗,一只只更是吓得失禁的失禁,哆嗦的哆嗦,简直如临灭世。

但只是片刻,这些兽压就迅速散去。

却见天空中有为首的一名白衣中年男子,风临之中恍如仙人莅临。其后跟随一众紫衣老者,端的是个个气势不凡,分明都是仙翁般的人物。

这等光景,看得人又是楞住了。

这边青城县围观群众,正是在傻啦吧唧的观望着,却看见好像从云家堡方向,凌空就踏出来三人。

这三人之中,有两个看着倒还算认得的。可还有一位,竟是白衣胜雪,虽隔得远看不清楚模样,可那身飘渺绝代的气韵,竟要比对方那为首的白衣中年男子还要胜几重。

趁着下边的人还在傻看,上头几位已经寒暄起来,不一会就都入了云家堡。

隔了好一阵子,青城县的人才是傻傻回神。

“这……这都什么情况?仙人造访云家了?”

“你别说,还真像是啊,我刚才看着他们都是骑着仙鹤来的吧!这红的白的,真真是仙人一般!”

“如今云家真是不凡了,竟然有这番际遇,定然是跟那云七小姐脱不了干系。”

“噢!对!这仙人肯定是紫云宗的长老,对了对了,一定是这样的,没想到云七小姐在紫云宗竟然得这般器重,回家探亲还能请来宗门长老!”

“卧槽——紫云宗长老!不是真的吧……”

“天啊!紫云宗长老亲自莅临,那咱们刚才不是被看到,你说我会不会被看上,然后收回去当徒儿啊——”

“呸,就你这瘪三样,人家仙人长老看到你眼睛都疼,还收徒个屁!”

“卧槽,侯三你说谁瘪三了,我他娘的长得再怎么寒碜,那也比你好看……”

“……”

一时间,青城县内热议如潮,都道是云家真是今非昔比了。

青城县某处小庭院,赵家人新居之所内,本在各司其职的赵家人,也都被刚才的动静惊了出去,可一看那光景,却发现来的这批人,分明是云家的客人。

赵善苦涩的看了一眼在座的赵家长老,更是晦涩的看了神色恹恹的赵初一眼,心中是无边的叹息。

“谁能想到云家丫头,竟然是个大造化的,倒是我们从前目光短浅了,哎……”偏生这时候还有个赵家长老,拎不清的叹息了一声。

他这话本也没错,说的也是事实,可是大家想归想,说出来可就戳心死了。

果然,一听完这话赵初就“唰”的站起身,只说道:“我先回房了。”

说罢,赵初也不看众人神态,立即就是出了议事厅。

“老九,你就不能少说两句。”赵善面色不霁,沉声就对那名九长老道。

这位九长老也知道失言,可事实本就是如此,所以他面上也没什么愧疚之色。

“家主,搬迁吧。虽说云家待我赵家仁义,可当初我赵家迟迟不肯与人家结盟,最终反跟楚家做了亲戚。虽是被迫的,终究是我赵家决断不下所致。如今楚家完了,我们赵家在青城县,也已经是没有立足之地了,走吧……”说这番话的,却又是赵大长老。

赵善闻言面色更难看,那九长老已经道:“大长老说的容易,可要搬去哪里?再说我们赵家在青城县也还有点产业,可去了别处就是什么都没有了。再说那时候的情形,谁知道楚家是那么急的主,也不全是我赵家的错。”

“不错不错,青城县毕竟是我族的根基。”

“我也赞同九长老所说。”

“……”

“都闭嘴吧,我们赵家到了这一代,已经是越发窝囊了。守着祖业,只知道固步不前,做事决断都跟娘们似的。散了这里的家业,寻了另处重新打拼,方才是我赵家延续之道。”

赵大长老经历了这些年的事,深知无论是他还是赵家其余人,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斗志,再这样下去就算没有楚家,赵家也迟早是要完的。

“少主如今还是个能上进的,可惜被我们这些老的拖着,凡是都要去左右他,反而更是坏了事。少主一早就说,让我们马上的跟云家结盟,一起对抗那楚家,可当时我们都没当一回事。再说起来,就是少主跟那丫头的事情,也是我们这些老家伙从中作梗,平白断送了……”

赵大长老叨叨的说着,却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赵善听着忽然明了一重意思,却豁然而开道:“大长老说的不错,都是我们这些老家伙,误了初儿一辈子。赵家家主的位置,即今日起给初儿吧,我老了糊涂了,当不得这个任,至于赵家是去是留,就请初儿来定夺吧。”

闻言,赵家的长老们沉吟一阵后,倒是都没有意见。

毕竟这一次赵家出事,赵家所有人能保全下来,都是赵初在周旋的,他们这些老家伙,虽然没什么魄力,但大多都还不糊涂,自然都心里明白着。

自此,赵家家主的位置,落到了赵初的身上。

赵家这边如何安排,云家这头自然是不知道。

就是云芷汐这里,她也是没察觉的。为啥?

当然是手段通天的容煌,早早就在她这院外布下的阵法,好隔绝外头对她和她那些属下的影响。

容煌本也没想到,宗里的人来得这样快,等他察觉的时候,云芷汐这边已经开始了,根本不好打扰,他便只能先这么办。

所幸今儿他们要办的事情,倒也不需云芷汐在场。

于是外头如何,云芷汐是完全不知道,她正一心一意给十个属下护法。

体制果倒是温和,并不需要云芷汐费心照看。

唯独吞服万年灵乳的张天茂,要抵制那万年灵乳的寒气有些困难,但在云芷汐的几根银针协助下,也就万无一失的挺过去了。

万年灵乳毕竟是精神力方面的圣品,张天茂在精神力上没有好的功法,要靠自己协调可是不能够。

约莫小半天之后,小院内爆出了大动静。

九个吞服体制果的人,居然齐齐晋了一阶!这倒是云芷汐没想到的。

而吞服了万年灵乳的张天茂,差一点就跨上了王阶!但他似乎自知不在晋阶的好时段,生生的把自己的修为压在了半步玄王。

这等把持力,说不得跟张天茂早年落拓,被人暗害是有关的。若是没有那番经历,张天茂二十多岁的青年,也不可能有这样坚韧的心性。

十人此时不仅晋阶,更是深刻的感受到,体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感觉就好像获得新生了一般。

“多谢小姐恩赐!”十人心中欢喜,纷纷朝着云芷汐一拜。

“你们的属性精纯度得到改善,日后修炼必会事半功倍。”云芷汐也是满意的点点头,又让贪狼按照七大护院的属性,给他们各自发了五行丹药。

七大护院拿着手中丹药,呼吸都忍不住炙热了一些,这些金刚丹、水溶丹等五行丹药,对于他们这些大玄师,有着很大的作用!

“现在你们可以吞服了,依照你们现在的体质,吞服这丹药算是物尽其用了。”云芷汐吩咐下去道。

七大护院心中激越不已,一个个在吞服了属性丹药后,再度是晋阶一级!

这样一来,他们竟是一日之内,晋阶了两级!

这等好事,可是他们在当佣兵和冒险者时,怎么都不敢想的!

这种感觉,简直让他们幸福得,一个个忍不住暗暗揪了大腿,好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他们还记得四年前,当这位少女许诺时,他们还没那么当回事,可是今时今日,他们的主子已经用能力告诉他们,她是说到做到的!

想到这里,七人纷纷跪下身来,直接朝着云芷汐磕头道:“小姐恩同再造,我等必誓死效忠!”

看到七人一步晋阶两级,周正、贪狼和张天茂倒也没觉得嫉妒,反而暗暗感叹,他们这群人真是跟对了主子。

“我可不希望你们死,我希望的是,你们能让你们的对手死。”云芷汐似是笑语,却别有深意。

七人心中一定,纷纷暗下决心,日后无论是谁,只要敢对小姐不利,他们必然要拼得对方后悔去!

“好了,都起来吧,我这里还有一些兵器,你们自己挑挑看。”云芷汐说话间,“哗啦”的丢出一片玄兵,直接把十人看呆掉了。

只等他们调好趁手的兵器,云芷汐又给他们一人一个储物戒。

今儿好事一桩接着一桩,直接把十人弄得傻了眼了,一个个都是兴奋得跟娶了媳妇似的。心中更是坚定不移的想着,就小姐这阔绰的手段,跟着她绝对是不会吃亏的,以后办事可要尽一百个心才好。

到了这里,十人以为云芷汐要给的东西应该给完了,这体制果、万年灵乳,储物戒、玄兵的,简直是太完美了。

不想云芷汐在他们傻乐的这时候,又丢了一大把地阶初级、中级的功法玄技,直接让他们自个挑选修炼去。

这下子,十人都被震得呆若木鸡了!

好一阵子后,十人才蜂拥而上的,把这些功法玄劲哄抢一遍,兴奋的寻找着适合自己修炼的那一款。

不多时,十人都拿到了称心的功法玄技,他们都看得出了这些东西的不凡,而且居然都是原本,更是稀罕得不行!毕竟誊抄的,就怕有个出错,直接修炼出了毛病来。

可就是这样稀罕之物,他们家的小姐丢出来,却是眉头都不皱一下。这让十人心中愈发感动,都是铁了心的效忠云芷汐。

“多谢小姐!”十人感动之余,都是诚心诚意的膜拜道。

“这是对你们四年来守卫的肯定,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们诚心追随,我必不会亏待你们。”云芷汐凝着众人一说,身上一股凤势隐散!

顿时!十人只觉得眼前少女,犹如冲天翱翔的凤凰,竟是风姿锵锵,令他们心中折服的惊叹道:“我等誓死追随小姐!”

恩威并施,云芷汐完全获得了十人的忠臣,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至于暂时不在这里的九婴,以及远在南域的癫狂和尚,她心中也有一番计较。

“这段时间你们好好感悟拿到的功法玄技,十日之后,我会亲自带你们进玄天森林历练。”云芷汐说罢,才是散了众人。

十人闻言纷纷高声应和,心中却不以为然,毕竟过去四年里,他们经常在玄天森林历练,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这边十人才散去,云芷汐刚要进屋的身子却是一顿。

“哈哈哈……没想到小丫头还有这一手!”院内立有火战打趣的声音传来。

“可不是,早知道该让汐丫头操练峰上的小子。”又闻火刑从旁高兴道。

云芷汐转身一看,就看见小院里“哗”的,涌进来了好些熟人!

“师父!师叔,宗主,各位峰主……你们……”云芷汐却是愣住了,这才连忙出来见礼,心中感觉好突然,又是十分的欢喜。

可是宗门如今虽然强盛着,但毕竟是多事之秋后,有很多事务要处理,这各峰的峰主和紫云宗主,肯定都是很忙的。尤其是新上任的天兵峰和碧水峰峰主,根本就不可能走得开身的,可是……

“汐儿,还不快快请人进屋,怎么光愣着了。”这时候云一鸣的声音,明显带着喜意穿进来。

云芷汐闻言一拍脑门道:“看我都高兴坏了,快请进。”

“哈哈哈,倒是难得看你这丫头犯楞。”紫云宗主笑侃了一句,率先迈步进屋,其余紫云宗强者随后跟进。

大佬们前头进去,莫老和云傲城也已迅速作陪而上,云一鸣却也拉着闻素心快步上前去,结果反应过来的云芷汐,才发现在这群人的后头里,还藏着一个容煌。

“怎么人都来了,我却是一点感觉没有,是不是你搞的鬼?”云芷汐正是奇怪,以紫云宗主这些人的气势,但凡是进了青城县范围,她必然是有感知的才对。

可容煌却不答话,眼瞅着云一鸣和闻素心进了屋,他才伸手握住云芷汐的手掌,让人惊奇的是,他这手心居然微微发着汗?!

“成了。”容煌这一声成了,明显有着愉悦和激动之意,听着很是欢畅,令得云芷汐不由抬眸看他。

却见他一双墨目才璨璨的发亮,竟如盘桓了美丽星云的宇宙,他用这眼神胶着着她,直把她黏跌了进去,有些回不过神来。

于是乎,免不了有些犯傻的问道:“成什么?”

“成亲。”见她傻傻的,平添几分娇憨,容煌忍不住轻笑出声,更是微俯了身的亲近说道。

云芷汐眸光一亮,脑子这才从男色上转回来,立即明白紫云宗主他们为何而来了。她有心要说两句……

“汐丫头欸——平日那么机灵的人,今儿怎么半天走不进屋?”不想屋里却传来了火战的声音,语气里明显还有一抹促狭的意味。

听得云芷汐脸上一热,连忙是甩了容煌跑进屋去。

“呵……”倒是容煌原处笑了起来,一双墨目里喜意萌萌。

要说云一鸣之前,其实也没完全答应了容煌,只含糊的说让他诚意些来提亲。容煌一听,自然是半点不拉下,立即是通知了紫云宗主。

紫云宗主好歹算是容煌的师父,这亲事还真就只能他来提了。恰好宗门里的事务也基本稳妥,风火宗那边也没什么问题,星辰宗那头他们也没掺合,于是各位峰主议定一同前来。

等云芷汐进屋的时候,正好听紫云宗主在说婚期。

“就定在这里大婚吧,省得来回跑的。我出来时就看了,若是亲家忙得过来,不妨定在腊月二十八,那是个好日子,也正好映了俗话说的,娶个媳妇好过年。”紫云宗主知道容煌的心思,恨不得早点娶了媳妇,自然是全部按照他的意思来安排。

“哈哈哈!可不就是这个理,要说这个日子是极好的。”站在紫云宗主身边的胖长老,立即是大小的附和道。

其余长老纷纷称是,火刑扭头看见云芷汐,还笑眯眯说道:“这回可要应了景了,大喜连着过年,喜上加喜的。回头来参加这婚宴,势必可以过回一次年了。宗门里就知道修炼,倒是快忘了这滋味了。”

“可不是!回头把几个小子也拉来,正好热热闹闹的,想想也是美事一桩。”金震一听就是一拍桌赞同道,就那样子仿佛恨不得马上腊月二十八了。

“急什么,也没听汐儿爹怎么说呢。”祁雄一看这些人自家下米下得高兴,也不看看人家乐意吃不,顿时丢了白眼过来道。

“就是。”易天也是个比较稳重的,都觉得这几个老小子丢人。

“咳咳……”金震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哈哈哈……”几人看金震一脸尴尬,都是轰然的嘲笑他。

紫云宗这边的人欢欢喜喜的,云一鸣等娘家人就有些呆了。以前吧,都听说紫云宗是东域第一大宗,宗内强者如何如何,怎地怎地……就跟神明一般。

可今儿见了,都是一群老顽童啊!

“嗯哼,你们别光刁难汐儿爹,我可是丫头的师父,这日子还得看我乐意不。”火战在笑了一通后,却摆起脸谱虎声虎气道。

“你小心公子晚上去找你。”那边胖长老立即应道。

火战一听老脸僵了僵,忽而就感觉背后微凉,然后一侧身间,他就看到从外头走进来的容煌,不由哼了一声道:“怎么地,本峰主现在可是娘家人。”

“火峰主说的是。”不想容煌却是和煦应道,还转手轻车熟路的,竟是亲自去泡了一杯茶来给火战。

火战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茶盏,瞬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其余几位峰主、长老也都是愣住了!谁都没想到,容煌居然会亲自泡茶给火战,这……

他娘的!不会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哼,养的白眼狼,我当初可是连弟子茶都没喝过。”紫云宗主酸溜溜的说道。

结果容煌倒也不厚此薄彼,干脆给屋里的人,都上了一杯清茶来。

倒是云芷汐有些窘,要说当初她拜师,可也是没有奉什么弟子茶的……

等亲事议定,云芷汐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说起来这是她的事儿,结果他们一帮大的自说自话,谈论完就跟她说一声,竟完全没有征询她的意见,就是容煌也是个旁观的。

偏偏还都不放他们走,这可真是……

等到大事定好了,因说歇一歇明儿再议细小的,这才是散了去。

云一鸣、莫老和云傲城自去安排众人下榻,闻素心也帮衬着安排,省得大佬爷们不细心,错漏了什么可不好。

送完这些人出院,云芷汐抬眸盯着没跟过去的容煌,正是没好气的说道:“这议亲都是这样的?”怎么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啊,他们当事人不是应该避开的么?

“我也不知。”容煌摇摇头,他哪里懂这些枝枝节节,能知道找紫云宗主来搞定这事,已经是不容易了。

这一问一答,不知为何却反而无言了,云芷汐看着远去的,那一群有说有笑的长辈,心中涌起的暖意绵绵不绝。

以前对于紫云宗,她当那是第二个家,虽然也喜欢着,毕竟没有云一鸣他们亲厚。可是如今看着他们不远千里而来操持,虽也有为容煌之意,可到底也是对她上心。

这群老家伙,真是越看越可爱了。

“汐儿。”见云芷汐怔怔的,容煌看不透她心思,不由上前拉住她的手儿叫唤。

“嗯。”云芷汐回神轻叹了一句。

“怎么了?”听她叹息,容煌握着她的手一紧。

“之前神神秘秘的,就是瞒着我这事呢。”云芷汐闷声道。

听她的声音似乎不太高兴,容煌修长的剑眉轻拧,梵音微紧道:“汐儿,我……”

“我很高兴。”可此时,云芷汐忽然懒眸睿亮的,抿嘴看着他笑道。

她知道,在云家堡成亲的决定,肯定是他的主意。他知道她想在家多呆些时日,可他又想早些成亲,于是他做出了这个权衡。

虽然好像没什么,可就选是在修炼世界,男子在女方家成亲,多少都有入赘吃软饭的意味。

可他这样的人,自是不在乎这些看法,但他又不想让她委屈,让人觉得她似乎嫁得那什么了,就有了宗门这些大佬前来云家堡提亲的安排。

他的心思,是全心全意都挂在她这边。

闻言的容煌,眉眼瞬间散了柔软的笑意来,不由轻拉了人儿在一旁,避人耳目的将她拥入怀。

“你只管忙你的,日子到了当新娘便是,这边我来安排。”容煌知道她最近要提升那些手下,也忙活着给家族的人炼丹。

“那我不得安排嫁妆呀?”云芷汐好笑的抱住他的蜂腰,念想到回了云家堡后,他竟老老实实的,夜里都不摸来她床上了,却有些想念着窝在他怀里睡的感觉。

“我只要你。”容煌定定的看着怀里的人儿道,他别的才不要的,他就恨不得早点把她抱回去,名正言顺的,天下皆知的。

“噗……”云芷汐见他竟是认真得很,却忍不住笑的在他耳边嘀咕。

容煌听得眼神一亮,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那我要。”

听得他性感的梵音在耳边,嗅着他身上清雅的梵香,再看眼前男人英挺的耳廓,如那金刚玉雕般的润泽,云芷汐忽然鬼使神差的,含住了他的耳垂,还轻轻的一舔!

哗!

------题外话------

雾艹!菊花被爆到十一名了!这就是公子的聘礼?月票欸,月票欸……亲爱滴们快给公子投点聘礼,他准备要下聘了……

感谢榜留言区置顶回复中,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么么砸(*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