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一十四章 星戒一游

柳家主走后,冰娆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

“主人,准备下,咱们明天要出去!”当天晚上,星儿笑眯眯对冰娆道。

“去哪?”冰娆脸上尽是问号。

“爱达火山!”星儿轻轻吐出四个字。

冰娆脸色有些变了,并忍不住问:“去哪里干嘛?”这么热的天去火山,想想都醉人。

“去找火种!”星儿如实道。

“你不会是想找神火吧?”冰娆无语了,星儿可真是行动派,在迷天幻境的时候就嫌弃自己的本命火焰不好,这刚一出来,就要去找火种了?可神火是那么好找的?而且,这一界可能有神火吗?

“答对了,等回来我会奖励主人一套魔鬼训练滴!”星儿笑眯眯道。

冰娆泪奔,亲,能放过她吗?

说实话,她还以为星儿已经忘记这事了呢!想不到,星儿居然还记得,而且,魔鬼训练神马滴,那简直不是人干的活啊!

“主人,别愣着了,快去召集人手,咱们明天就出发!”见冰娆还在发愣,星儿催促起来。

“火山很危险,并不适合所有人去。”听到星儿让自己召集人手,冰娆忍不住提醒。

“嗯,只要带上冰溪和沧陌染两个小帅帅就好,其他人就不需要带了。”星儿双眸放光道,到时,它一定要近距离的观察帅哥。

冰娆黑线,亲,你是看颜值选的人吗?

当冰娆将星儿的决定告知哥哥、沧陌染时,两人都没啥意见,可是柳妖精听说冰娆等人要去爱达火山后,当即反对!

丫的!爱达火山那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流云大陆境内最大的火山,里面很多东西尚未开发,说白了,就是那里人迹罕至,少有人去,甚至,那里比魔鬼森林还要荒凉,相较之下,柳妖精宁可冰娆等人去魔鬼森林,都不想冰娆他们去爱达火山!

不过,去不去的冰娆可做不了主,一般来说,星儿决定的事情,都不会轻易改变,而且,冰娆也觉得,去一趟其实是无所谓的,毕竟,有没有神火种子得去了才知道,若是那里都没有,想必星儿也就不会在折腾了!

可现在,还没去爱达火山呢,就在奶奶这里碰了壁了!

给了哥哥一个求助的眼神,冰溪当即开口道:“奶奶放心吧,我们会和娆儿一起去的。”

“没错,我们会保护好媳妇的!”沧陌染也道。

“唉!让孩子们去吧!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你总把他们护在羽翼下怎么行?难道你想他们像柳家那些纨绔子弟一般,干啥啥不行,哪哪都不敢去,全跟废物似的?”钟伯轻瞥了眼柳妖精,淡淡道。

柳妖精一听,顿时蔫了。

良久,她才恶狠狠道:“我还不是担心他们?”

“以他们的实力,对上灵尊都不成问题,你担心哪门子?”钟伯无语道,这女人啊!总是前怕狼后怕虎的,管的又多,担心这,担心哪,真是没办法!

其实按钟伯的想法,娆儿想去哪就去呗!因为他很清楚,娆儿从来都是个有主意的人,不会轻易下决定,可一但下了决定,那就是非去不可,阻止能有用?开玩笑吧?

真阻止了,说不定这几个小家伙直接离家出走了!

对于孩子们,钟伯还是赞成放养滴!

柳妖精听钟伯说的,又被噎了半晌,最后才道:“死鬼,想我同意他们去也行,你陪他们走一趟吧!”

有钟伯在,柳妖精还是能放心不少滴!

钟伯眨眨眼,并看着冰娆三人道:“娆儿,你们三个不会嫌弃爷爷吧?”

“不会!”冰娆连忙道,开玩笑,真敢说嫌弃,爷爷没准会哭给他们看!

现在啊!爷爷知道打不过他们几个了,也干脆不出手了,可一但有什么事,爷爷保证装可怜!

就这样,第二天的时候,冰娆、冰溪、沧陌染和钟伯,一行四人出发了。

爱达火山位于流云大陆以西,那边离商云国十分近,而他们前往爱达火山最好的路线,就是先抵达商云稍做修整,然后再前往爱达火山。

去往爱达火山的路十分崎岖难走,而距离火山越近,周边温度也越高,那个时候,飞行兽根本无法靠近,他们也只能徒步上山。

徒步上山的辛苦可想而知,但既然决定要去,他们断没有畏惧的道理。

出了柳城,紫沧一路向西飞行,傍晚时分,四人已经抵达了商云国。

到了商云国边境,沧陌染、冰溪和钟伯本想进商云国住店休息,不过,冰娆却告诉他们,可以带他们进星戒一游。

对于娆儿的星戒,只有冰溪知道的最清楚,因此听说可以进去,他心里极其兴奋。

不过,沧陌染和钟伯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后来听冰娆解释才知道,原来星戒就是星儿的家!

知道要去星儿的家,钟伯还在发愁,去串门是不是应该带点礼物啊?

冰娆知道钟伯的想法后,忍不住笑,并道:“爷爷,星儿不讲究那些的。”

“对哒!对哒!”星儿从星戒中跑了出来,一脸羞涩道。

“那我们打扰了!”看着眼前化身成雪白小老鼠的星儿,钟伯客气道。

星儿微点头,并心念一转,眼前四人外加一只鹰,都被它带进了星戒。

进去后,除了冰娆,另外三人全都傻愣愣的呆怔住了。

尤其是沧陌染和钟伯,两人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这里就是星戒?

有睛朗的天空、新鲜的空气、黑油油的土地,有青山、有绿水,还有一幢幢漂亮精致的两层小楼,这里分明就是自成一界啊!

星戒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两人感觉眼睛都不够看了,而冰溪,因为早前听冰娆提起过星戒的模样,只呆怔了会儿,就很快反应过来,并四处溜达参观起来。

在冰溪右前方,他看到了用金丝翠竹搭建的碧绿小楼,迎面更有一股清新的竹香扑面而来,正前方,有一座矗立在云端的高山,那山体大部分都笼罩在云雾之中,只露出一个尖尖的山顶,但已不难看出,那山很高很大!

左侧,有一处瀑布,瀑布中生活着一种巴掌大的透明小鱼,此时鱼儿正欢快的在清澈的溪水中游来游去。

收回视线,距离翠绿小楼不远,有两口泉眼,一口泉眼流出来的水为黑色,十分浓稠,并带有淡淡的清香,一口泉眼流出来的水,虽然看似是正常的泉水,但却比普通泉水更清澈甘甜!此时,两眼泉水正汩汩流淌,并悉数流进了下方的两座白玉池中。

相较之下,流出黑色泉水的泉眼,流的要慢些,而它下方的白玉池中,黑色液体也不是很多,只有薄薄一层,但冰溪丝毫不敢小瞧这么一点浓稠的液体,他更相信,星戒出品,肯定非同凡响。

见哥哥对那两眼泉十分感兴趣,冰娆笑着解释:“哥哥,这是阴阳墨玉泉!”

“阴阳墨玉泉?有什么作用?”冰溪好奇问。

“阴阳墨玉泉中黑色的墨液,虽然颜色不是很好看,但却可以淬炼杂质,有提纯的作用,一小手指头大小的墨液用于炼丹、炼器的话,至少可以提升丹药、装备一个品阶,用来做菜的话,也可以使得菜品更加的美味,当然,还可以拿来洗澡,在水中加入墨液,可以排出体内多余杂质,让皮肤更加的晶莹剔透,也更加的完美!”

“至于这玉泉,效用不及黑色的墨液,但却可以直接饮用,属于日常生活用水!平时喝着,对身体也是很好的!”冰娆笑着解释。

听完,冰溪简直震惊的不可思议,想不到这所谓的阴阳墨玉泉作用居然如此大!

这简直就是宝贝啊!

这时,已经从呆怔中恢复过来的沧陌染和钟伯,也来到了泉水边,沧陌染更是情不自禁的用手掬了一口玉泉水,一喝之下,他大惊,这水好甜!

见沧陌染喝了玉泉水,钟伯和冰溪才想起来品尝。

喝完,两人全和沧陌染一个反应,“这水可真甜啊!”

“那还用说?放眼各界,可只有我这里有阴阳墨玉泉!”星儿一脸得瑟的走过来,傲娇道。

“星儿可真厉害!”冰溪配合的拍马屁道。

“呵呵。”被小帅哥夸奖,星儿很得意,然后又突然满脸期待道:“你们快用这泉水洗个澡吧!啦啦啦!我爱洗澡,皮肤好好!用这泉水洗澡,不但可以令你们的身体更为精纯,关键是皮肤那个好啊!”

说到皮肤好,星儿顿时双眸放光,话说,这才是它最期待的啊!

冰溪、沧陌染以及钟伯全都有些黑线,星儿让他们用这泉水洗澡,究竟是为了让他们身体更加精纯,还是想让他们皮肤好啊?

这泉水的重点,不应该是在身体精纯上吗?但听星儿的意思,貌似对他们的皮肤好更感兴趣啊!

冰溪、沧陌染还好点,毕竟两人年轻又长得俊美无双,对皮肤可以有高要求,可钟伯却有些风中凌乱,他都一老头子了,还在意皮肤好不好?

但,星儿显然不给他们拒绝的机会,一眨眼,三只巨型大木桶已经出现在了冰溪三人面前,桶里甚至装满了水,就等着冰溪、沧陌染和钟伯下桶了。

三人面面相觑,全都尴尬不已。

这星儿,还是个行动派,说话间桶都准备好了!

抹了把额上冷汗,冰溪三人有些不知所措了,求助般的望向冰娆,冰娆只能对他们无奈耸肩。

星儿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而且,星儿还是星戒的掌控者,它想让你们洗澡,你们若不洗的话它也是有办法让你们洗滴!

还是乖乖洗吧!

冰娆用眼神同情的看着眼前三人。

三人无言,难道真要下桶去洗澡?

就在三人犹豫时,星儿直接以心念控制,将三人扔在了巨型木桶之中。

果然啊!

看着扑通一声掉进水里的哥哥三人,冰娆对他们寄予了无限的同情。

落入桶中的三人,虽然郁闷,但同时也庆幸,好在星儿将他们丢进大木桶的时候没有剥光他们的衣服,他们是连衣服带人一起进去的!不然,只怕他们都要无地自容了!

静静的泡在水里,三人一动不动。

渐渐的,三人都感觉到体内一股温和的暖流在缓缓流动,那暖流每到一处地方,都会停留片刻,而暖流所到之处,都仿佛有东西被排了出去。

无意中低下头,冰溪、沧陌染和钟伯都惊讶发现,原本还算清澈的洗澡水,已经在慢慢变得浑浊了,他们体内,却是一片轻松。

感受到这奇妙的变化,三人一扫之前的郁闷,主动配合着体内那股暖流,将体内多余的杂质排除出体外。

“别忘了洗脸啊!不然皮肤颜色会不均匀滴!”这时,星儿又提醒了句。

三人无语,星儿这小东西怎么总提皮肤问题?

按理说,修炼者的皮肤一般都是很好的,但星儿的要求显然太高,看到他们就好像看到了没洗干净的大白菜一般,只不停的催促着他们洗澡。

良久,三人终于被星儿允许出浴了!

浑身*的出来之后,星儿又充当了一回烘干机,二话不说将三人烘干,然后满是赞叹的看着三人道:“啧啧,瞧瞧现在这小皮肤,多好!多么晶莹剔透啊!”

冰娆也看向三人。

她不得不承认,星儿说的没错。

原本,包括爷爷在内,三个人皮肤就已经很不错了。

可是用阴陌墨玉泉洗完,三人皮肤都不同程度的变白了不少,也更加的柔滑细嫩,看着就像是刚刚剥了皮的荔枝,皮肤嫩的简直能掐出水来!

情不自禁的在哥哥和沧陌染的俊美脸蛋上摸了把,冰娆学着登徒的模样调戏道:“两位美人的手感果然非同一般!瞧瞧这小皮肤嫩的,真是太诱人了。”

至于爷爷,冰娆就不敢调戏了。

而冰溪和沧陌染听冰娆说完,脸色都有些黑。

他们的皮肤是变好了,不仅白皙细嫩,光泽如玉,而且手感极佳,摸上去滑滑软软的,可请注意,他们是男人!男人!

堂堂男子汉,皮肤嫩成这样,让他们以后怎么见人?

“哈哈!我没说错吧!”相较于冰溪和沧陌染的郁闷,星儿却十分赞同冰娆的话,甚至于,它也忍不住上前摸了两下。

摸完,星儿小脸微烫,幸福的眼前直冒粉红泡泡。

但星儿的举动,也让冰溪和沧陌染两人脸色又黑了几分。

“呃!你们其实也不用太在意,皮肤好只是顺便,让你们洗阴阳墨玉泉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排除你们体内的杂质,以及一些疗伤丹药无法治疗的暗伤,难道你们没觉得,自己身体轻快的许多吗?”怕三人暴怒,冰娆主动解释道。

这点,三人不得不承认,可这皮肤问题怎么办?以后总不能真顶着这么一张细皮嫩肉的脸上街吧?

哎玛!他们还不被人当成小白脸?

不过,三人的郁闷,很快就被其他的一切吸引住了。

因为,星儿又带他们三个去其他地方参观了!

去到种植空间的时候,三人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许多天材宝,以及新鲜安家落户的魔皇草和霸王花,显然,魔皇草已经成了种植空间的老大,并帮着星儿管理起种植空间。

当三人看到魔皇草时,魔皇草皇皇正一脸温柔的跟一株黑色的小草聊天,看到皇皇那温柔如水的小眼神,冰溪三人都忍不住有些凌乱。

话说,眼前这个柔得能滴水的小奶娃,真是那个曾经要跟星儿拼命的魔皇草吗?

显然,魔皇草对这里的适应良好。

赞叹着看完种植空间,星儿又着重给三人介绍了一下试炼空间,因为那里,将会是星儿给他们安排魔鬼训练的地方。

听到魔鬼训练这几个字,三人额上一片黑线。

看星儿的意思,他们也得参加啊?

面对三人的疑惑,星儿一脸嫌弃道:“你们实力太低了!我必须给你们加强训练!”

“我也需要训练吗?”眨眨眼,钟伯忍不住问。他已经是灵尊了,还能训练到哪里去?

“必须!你不但要接受训练,还得重新开始修炼!”星儿肯定道。

“为什么?”钟伯有些不解,他都是灵尊了,为嘛还要重新开始修炼,这不是要他老命吗?

“你修炼的功法太简单,没有太大前途,因而必须重新修炼高等级功法才行,身为我家主人的爷爷,你也不想将来给她拖后腿吧?”星儿淡淡提醒。

“星儿,你是打算让爷爷和我一样修炼烈阳诀吗?”冰溪问,他听娆儿说过,烈阳诀正是星儿收集的极品法诀之一!

“不是!这老大爷太老了,修炼不了烈阳诀,我要让他修炼的是风云诀!”星儿笑眯眯解释。

钟伯闻言彻底郁闷,他成老大爷也就罢了,眼前这小老鼠居然还嫌他老?呜呜…真是太欺负老人家了!

不过,风云诀是什么东东?

也和娆儿、溪儿的一样,需要被雷劈吗?

想当初,娆儿曾问过他,要不要重新修炼,当时,他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开玩笑,他好不容易才修炼到灵尊,其中耗费了多少艰险,要把他一下子打回到解放前,他真心不愿意。而那个时候,他也没有太多的雄心壮志,只觉得在流云大陆上不被欺负就行了。

可现在,听星儿的意思,将来他会拖娆儿后腿?这可怎么办?难道非得重新修炼?更主要的是,他不知道这重新修炼是怎么个重新法,需不需要废掉现在的修为啊?

看出钟伯的疑惑,星儿坏笑道:“你现有的修为肯定是要废掉的,不过,这么多年你修炼的灵气却可以保留,也就是说,可以用到风云诀的修炼之中,另外,因为你有灵尊的底子,开始修炼后,很快就可以突然风云诀第二层了,择日不如撞日,现在正好有时间,咱们来改换功法吧!”

星儿是个急性子,决定了就会立即去做。

钟伯却忍不住无语的瞪大眼睛,他能说,他只是进来星戒一日游的吗?怎么这就要开始重新修炼了?

那个…改天不行吗?非得今天?

明天不是还要前往爱达火山?

“以你的底子,一个晚上时间足够了!乖啦!快点盘膝坐下,我来帮你!”星儿催道。

无奈,钟伯只能赶鸭子上架。

“会有点疼,忍住啊!”星儿待钟伯原地坐下后,提醒着。

钟伯点点头,随即,星儿的小手立即伸进钟伯丹田,一顿摸索,那丹田砰的一声暴了,钟伯则疼的身体一曲,如同煮熟的虾子般忍不住在地上打起滚来,尼玛!这是有点疼吗?这简直就是要人命啊!

不过,在星儿破坏了钟伯丹田之后,它已经连忙用自己的结界护住了原本储存在丹田内的灵气,以免灵气暴动肆虐,尔后,一道白光顺着星儿指尖,飘进了钟伯脑海。

霎时,钟伯脑中出现了风云诀的介绍以及内容口诀。

默念着口诀,钟伯丹田重塑,并缓缓成型。

新的丹田,有如龙卷风形状,呼啸着在钟伯体内肆虐了一番,随后,钟伯体内筋脉被重新绺顺,灵气也开始缓慢归位。

不知道过了多久,钟伯体内状况终于稳定如初了。

这个时候,钟伯整个人都有如刚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浑身早已湿透,体内虽然仍然很疼,不过,他却明显感觉到体内的力量磅礴到令自己快要爆炸开来。

“我…”从地上坐上来,钟伯看着星儿满脸疑惑,现在的他,让力量撑的很难受。

“嘿嘿,憋坏了吧?出去晋阶吧!”说完,星儿直接将钟伯丢了出去。

“星儿,爷爷不会有什么事吧?”一直担心着的冰溪,不安道。刚刚看爷爷如此痛苦,但他却帮不上什么忙,这种感觉十分不好受。

“没事!有我在,能有什么事?我可是宇宙间最伟大的人才导师,我教导出来的学生,必定是精英中的精英,所以,你就放一万个心在肚子里吧!”星儿安抚着。

冰溪静默了片刻,知道修炼这种事,外人是真帮不上忙,因此,只能听星儿的,随遇而安。

而被丢出星戒的钟伯,刚一出去,都没有来得及准备,就迎来了劫雷。

好在他曾经参观过冰溪晋阶,对此多多少少有些心理准备,所以,他很快便调整好状态,一脸严肃的开始晋阶。

乌云密布的第一道劫雷劈下,钟伯已经全身焦黑,雷电打在身上的*感,也让钟伯暗自感叹,娆儿、溪儿实力较一般的灵皇强,甚至能战灵尊,绝不是一点道理没有的!

瞧瞧这雷电,那就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啊!

等三道劫雷降落完毕,钟伯已然外焦里嫩,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肉香。

吃了几粒疗伤丹药下去,钟伯情不自禁的抹了把额头上的瀑布汗,这雷,威力可真大啊!

他此时所呆的地方,为商云国边境,也幸好是边境,因此周围异常空旷,几乎没有人烟,不然钟伯真不敢想像,他当着别人的面挨雷劈,会不会被当成蛇精病!

可即便如此,在他渡劫过后,周围也一片狼籍了!

好在,没有人看到!

庆幸不已的钟伯,胡思乱想了会儿,瞬间便又感觉自己眼前景致变幻了。

原来,他又被星儿移进了星戒。

位置,还是在试炼空间中。

“这回舒服了吧?”看着浑身焦黑的钟伯,星儿淡笑问。

钟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能说,挨雷劈的滋味不好受吗?

这时,星儿又道:“老大爷,你进试炼空间修炼一晚,明天就可以突破风云诀第二层了!那时,你的实力就和之前差不多了!”

又是老大爷!

钟伯黑线!

不过,想到明天就可以恢复到之前的实力,钟伯还是很开心的,可一想到,明天又得挨次雷劈,他这心情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可惜,星儿才不管那么多,直接一脚就将纠结中的钟伯老大爷踢进了黑漆漆试炼空间的试炼阵中。

看着钟伯被星儿如此粗暴的对待,冰溪和沧陌染只能狠抹头上冷汗。

随后,两人便被星儿带回了冰娆面前。

看到去的时候是三个人,回来的时候只有两个了,冰娆忍不住问:“星儿,爷爷呢?”

“那老大爷在修炼中!”星儿如实道。

“嗯?”冰娆眨眨眼,不解了。爷爷怎么这个时候修炼?一会儿就要吃晚饭了啊?

“娆儿,星儿让爷爷重新修炼了风云诀,你懂的!”冰溪给妹妹答疑。

冰娆惊讶的微张着粉唇,好吧!星儿是个行动派,这她早就知道了。

“主人放心,老大爷明天就可以恢复以前的实力了,甚至,以后的修炼速度会更快!也更有前途!”星儿安抚着。

冰娆点点头,对于星儿,她当然是相信的,只是没想到爷爷居然会同意重新修炼,要知道,重新修炼对于爷爷这样的强者来说,是很难下定决心的,但星儿却做到了!

“咦!主人,你在给这些小家伙们洗澡吗?”这时,星儿看到它准备的三个大木桶中,又被重新换上了水,而桶里,一只只小兽们在开心的玩耍着。

当然,除了紫冥等九级灵兽外,桶里最多的就是螃蟹和蝎子。

而经过了阴阳墨玉泉的洗涤,原本等级不算很高的螃蟹及蝎子们,都发生了相当令人震惊的变化,甚至有的螃蟹和蝎子还出现了即将晋阶的迹象。

而紫冥等兽,经过阴阳墨玉泉的浸泡,全身毛色不禁更柔更亮,青云和紫衡的壳,也变得更加漂亮耀眼。

此时的青云和紫衡,有如最美丽的红宝石和紫水晶,眩目的令人移不开视线!

可见,阴阳墨玉泉效果有多好了!

看到冰娆的小兽们都在欢快的玩着水,冰溪和沧陌染也忍不住把自己的兽兽放了出来。

他们的小兽出来后,都没用主人提醒,就径直跳进了大木桶之中,欢快的游起泳来。

而这一刻,冰娆才发现沧陌染居然有四只兽兽。

除了大松鼠以及她曾经见过的那只九级蓝雕,沧陌染的另外两只兽,一只是极为漂亮少见的血狐,也为九级,另一只则是全身漆黑的…狗狗!

沧陌染的这只黑色狗狗,冰娆看不出它的等级,但眼前小狗一脸的傲气,下到水里后也丝毫不惧怕桶里的其它九级灵兽,这就不能不令她感觉诧异了。

甚至冰娆还发现,沧陌染的其它兽兽貌似对这只黑汪还颇为尊敬,就连后加入的大松鼠,都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拟态的小黑狗,然后殷勤的上前帮小黑狗按摩起来。

看到这一幕,冰娆真是太诧异了。

这小黑狗待遇好高啊!

就在冰娆诧异的时候,一道惊喜声音响起:“哇!好多宝贝啊!我喜欢!主人,我喜欢这里!我要在这里长住!”

说话的,是冰溪很久没有放出来的小白,小白一出来,没先跳进木桶之中,反而跟刘姥姥逛大观园似的四处看着,每到一处,它都赞叹不已,最后,小白跑到了星儿面前。

两只一模一样的小白鼠,对视着。

“你长得和我一样,也是寻宝鼠吗?”小白好奇问道。

“不是!”星儿淡定回道,并感兴趣的看着小白问:“小老鼠,你虽然有寻宝鼠血脉,但血脉极其稀薄,想继承先祖的王兽血脉实在太难了,这样吧!以后跟着我混,我会想办法让你成为真正寻宝鼠的,如何?”

面对星儿的诱拐,小白挠了挠毛绒绒的脸蛋,有些不舍的看着冰溪,才道:“跟着你混不是不可以,但我舍不得主人!你不能分开我们!”

“放心,我不会做出棒打鸳鸯的事滴!”星儿保证。

小白开心了,当即就叫:“老大好,老大请多多关照!”

冰溪则黑了脸,丫的!他和那小白老鼠不是鸳鸯好不?

“请问,有办法让我也继承先祖血脉吗?”一直安安静静的银啸,听完星儿的话,犹豫了会儿,才小心翼翼问。

成为王兽,可是每一个拥有王兽血脉的兽兽最大梦想啊!以前,这事它压根不敢想,但认识了星儿这个知识渊博的器灵后,银啸却忍不住想要试试了。

“这个…虽然我的记忆中目前还没有如何激活王兽血脉,让你们成为真正王兽的办法,但请相信我,我一定会为之而努力滴!”星儿握拳道。

“老大!我们相信你!”小白双眸放光道,短短数分钟,它就化身为星儿的脑残粉了!

银啸也点点头,满脸期待的看着星儿,心里已经默认它为老大了!

面对粉丝的拥戴,星儿有些小得瑟,接着,它将眸光转到紫冥身上,并问:“小貂,你可有办法?”

被点到名字的紫冥,有些诧异的看着星儿,怎么问上它了?难道说,这器灵看出它的来历了?

想了想,紫冥道:“王兽的后代,之所以无法继承王兽血脉,成为真正的王兽,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因为它们的王兽血脉越来越稀薄,如果有机缘能得到远古时期初代王兽的血液,炼化之后它们自然能成为王兽!”

“你这跟没说有区别?”星儿听完直咬牙,远古时期的王兽,几乎早就死得不能在死了,还能上哪找去?

“当然有!至少有希望!而且,初代王兽身体异常强悍,即便陨落,尸体肯定还是在的,若是将来某天能找到初代王兽的尸体,它们自然有希望晋阶为王兽!”紫冥笑着道。

星儿不吱声了,它不得不承认,这只貂说的有道理,但结果很难预料,因为初代王兽的尸体,鬼才知道陨落到哪里了!

不过,星儿也清楚王兽啥的目前离他们还很遥远,因此只纠结了会儿,它便将此事放下了!

等吃过了晚饭,三人及兽兽们便在星戒中休息了。

隔天早上。

星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钟伯再次丢出星戒。

钟伯对此已然有了心理准备,二次晋阶时也不在手忙脚乱,但二次晋阶的劫雷,却让他再次感受到了*蚀骨的感觉。

二次晋阶,劫雷成倍增长,虽然看似只多了三道劫雷,但对晋阶者来说,却是成倍的生死考验!

头顶漫天劫雷,钟伯整个人都被烤得漆黑如墨,脚下土地也被他坐出了一个人型深坑…

良久,熬人又慢长的劫雷终于散去,钟伯已经被雷给劈的摇摇欲坠,但好在,挨雷劈后的好处是巨大的,不然,他非郁闷死不可!

并没有围观钟伯晋阶的冰娆三人,知道爷爷晋阶完毕后,才从星戒中出来,正想恭喜爷爷,三人却突然听到钟伯委屈的声音:“娆儿,爷爷这么狼狈的时候,你们出来干嘛?”

“……”三人眨眨眼,这啥意思?

“我要洗澡!”钟伯咬牙切齿,三个笨蛋!就不能让他收拾干净了?

噗哧一笑,冰娆将钟伯送进了星戒,洗澡啥的,还是交给星儿去办吧!

片刻,钟伯神清气爽的从星戒中出来了。

修炼了风云诀之后,钟伯确实感觉现在的他和以前有所不同,至少,他能感觉到身体更加年轻,充满了活力!

在加上阴阳墨玉泉的辅助,钟伯此刻的模样,就跟三十出头似的,关键是这皮肤好啊!温润如玉,毫无瑕疵,完美到足以令任何女人心生嫉妒!

正所谓一白遮百丑,皮肤变好之后,钟伯原本平凡的五官,都变得精致了许多,现在站在冰娆三人面前的钟伯,年轻到像他们哥哥似的,说是他们爷爷肯定没人信!

不过,此时钟伯却有些不自在。

现在的自己,是不是太年轻了点啊?

摸摸自己光滑如玉的肌肤,钟伯泪奔,以后他可怎么见人啊?柳妖精那老太婆见到他,还认得出他吗?

“爷爷,咱们出发吧!”不想爷爷继续胡思乱想,冰娆转移视线道。

“出发吧!”叹着气,钟伯道。

在商云边镜,离爱达火山就不是很远了,三名因为洗了阴阳墨玉泉而使皮肤变得白皙如玉的大男人,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有男人味些,便坚决要求步行。

按照他们的想法,是想多晒晒太阳,把皮肤晒得黑些,不然,他们只怕真要被人当成小白脸了!

冰娆清楚他们的目的,也没拒绝。当然,冰娆也不会傻到一直陪着他们走,等走累了,她就将青云放出来,让青云驮着她。

晚上,三人都没有进入星戒,而是选择了风餐露宿。

对于三人的固执,冰娆只能无奈的自己进了星戒休息。

商云边境到爱达火山脚这一段路,四人陆陆续续步行了七天。

七天的时间,冰溪、沧陌染以及钟伯的晒太阳计划初见成效!他们较之前黑了许多,晒成小麦色的肌肤,看上去十分有男人味,当然,三人的皮肤还是一如既往的如剥了皮的荔枝,光滑如玉!但即便这样,他们三个已经十分满足了!

到了火山脚,温度骤升。

原本,地面温度仅有二十多度,可火山脚下的温度,却达到了四十度。

还没等上山,冰娆就已经被烤得小脸通红,额上布满了香汗。

“娆儿,在山脚下休息会儿吧!山上只怕更热!”见状,沧陌染有些心疼道。

冰娆点点头,直接将四人移进星戒之中。

外面绝不是人能休息的地方,只怕刚一坐下屁股就要被烤熟了!

进了星戒,适宜凉爽的温度立即令他们感觉全身舒爽。

在星戒中休息了会儿,冰娆不禁问星儿:“星儿,火山那么热,我们怎么进去?”

“走进去!”星儿直截了当道。

“……”冰娆无言了,她会不知道走进去吗?她想说的是,那么高的温度,只怕走不了几步就要把人烤晕了,继而把人烤熟,然后他们就成肉串了是吧?

“安啦!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让你们如此辛苦呢!”坏笑了下,星儿手中多了几粒蚕豆粒大小的白色石头。

那石头,虽然小小的,却散发着异常寒冷的气息,冰娆等人没有离近都感觉到了那慑人的冷意,这就是星儿给他们准备的入山工具?

冰娆手不由得伸了过去,刚一碰到那石头,她顿时感觉手指尖好似被冻住了一般,都僵硬麻木了。

“星儿,这是什么石头?”冰娆惊讶问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