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一十三章 他死了,我就回去!

“想知道?”星儿有些欠揍的看着怒火中烧的小花王,淡笑着问,随后又道:“跟我来吧!”

说完,星儿心念一转,和小花王一起消失了。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星儿消失不见,却谁都没敢问星儿去哪了,没办法,他们怕啊!

星儿那家伙连魔皇草和霸王花都敢招惹,若是自己问了惹的它不高兴,对方一怒之下那他们做点啥,到时倒霉的不还是他们吗?

所以,他们便老老实实、如同乖巧小宝宝般,在外面耐心等着,同时还要警惕那些霸王花们突然对自己发动攻击。

而这个时候,已经在星戒中呆了好一会儿的皇皇,却仍然一脸的迷茫。

这是哪里啊?

为什么他感觉这里的灵气好浓郁?

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儿?谁把他弄来的?

深吸了几口新鲜香甜的空气之后,皇皇有些着急了,墨绿色的眸子中,闪出一丝泪花,呜呜…这里好冷清啊,他居然没发现一个人!

“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啊!”皇皇大声叫着,他不想一个人在这里啊!呜呜…

别看皇皇为草中之王,但实际上,他胆子很小,尤其怕自己一个人,而在这里呆了许久,他连个草叶都没看到,就有些害怕了。

哪怕这里灵气十分充足,他也不愿意独自呆着,他需要人陪!

“有没有人啊!花花…快来陪我,我一个人好怕啊!”皇皇胆怯的哽咽着,心里越来越孤单!

“皇皇!我来了!”突然,小花王的声音响起,然后一个红裙子小女娃出现在皇皇面前,并安慰的抱紧皇皇,嘴里还道:“别怕,我来了!我来陪你了!”

星儿有些无语的看着皇皇,心里有些失望,魔皇草那么强大的植物,怎么可以害怕一个人独处呢?更主要的是,它这里有那么可怕吗?它这里无论环境、景色可全都是一流滴!

唉!这小草太没有眼光了!

“咳咳!”轻咳了两嗓子,星儿打断了眼前一对小情人的柔情蜜意,略带尴尬道:“好了,你们已经见到面了,小花,我没伤害你的皇皇吧?”

“哼!算你识相!”小花王恶狠狠道,并继续安慰有些吓到的皇皇。

星儿见两小娃又不理自己了,只能在边上当起一百瓦的电灯泡,就当是看狗血言情剧了,啧啧,这年头,植物都懂得谈恋爱了啊!

良久,小花王和皇皇才想起星儿的存在,并异口同声问:“小黑狗,你究竟想怎么样?”

“请叫我星儿!”星儿纠正着两人的称呼,小黑狗个毛线啊!它只是今天是小黑狗,明天可就不是了!

“星儿,你究竟想怎么样?”小花王从善如流,并咬牙切齿问。

“我希望你们能在这里安家落户,成为我星戒中的一员,如何?”星儿诱拐道。

“只是这样?不是为了奴役我们?利用我们?”小花王满是怀疑的问。

“笑话!我只是个器灵,怎么奴役你们?利用你们?”星儿对此嗤之以鼻道。

“你不是还有主人?”小花王提醒着。

“我家主人身边那么多兽,她哪里顾得上你们。虽然你们实力很强,但看到她身边那只貂没?那只貂就能把你们都吃了!而且,那只貂毛绒绒的,长得又可爱,抱着还暖和,小女生最喜欢了,所以,她对你们的兴趣没有我大!再者,你们外形还都是些奶娃娃,我家主人可没有使用童工的嗜好啊!”星儿淡淡一笑道,其实,它更想说的是,你们太高估自己的价值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稀罕你们滴!当然,它除外!

星儿这样说,小花王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只貂对他们的威胁性确实高,但,“那你又为什么一定要得到我们?”

“首先,我得纠正你一下,我想得到的是魔皇草,并不包括你!你嘛,只是顺便,充其量只能算是这株魔皇草的附属品,我也看出这株小草离不开你了,所以,就只能勉为其难的将你一起收归旗下!”星儿诚实道,这话有些伤人,小花王一听就怒了!

“可真是太为难你了!”小花王继续咬着牙道,丫的!想她堂堂霸王花王,走到哪里不是称王称霸的?可现在,在这只小黑狗的眼中,她成了附属品也就罢了,就连收下她都是勉为其难的?

小花王很愤怒,脾气火爆的她,真想一拳打暴这只小黑狗的狗头,让它在胡言乱语的羞辱自己?但,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既然小黑狗都说了自己是器灵,那必然是他们所站的地儿的主人,如此,她只能忍气吞生的忍下了!

“还好,你并没有差到让我无法忍受的程度!”小黑狗有些登鼻子上脸,继续刺激着小花王。

忍啊忍!

小花王拳头都握起来了,额上青筋更是气得突突直跳,想揍狗的感觉怎么破?

最终,性格坚韧的小花王,还是忍了下来,并再次问:“那你为什么一定要得到皇皇!”这次,她没有带上自己,免得又被羞辱一番!

“我要培养他!把他培养成世间最好、最厉害的魔皇草!真正的草中之王!”星儿一脸期待道,看着魔皇草的眸子更是闪闪发亮,好像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似的!

皇皇瑟缩了下,实在是这只小黑狗的眼神太过骇人,他有些吓到。另外,他也不是第一次听眼前小黑狗这样说了,但对于小黑狗的话他有些怀疑,这小黑狗有毛病吧?成天想着培养这个,培养那个,自己却是个战力渣,真有那本事,把自己的实力提一提啊!别一打架的时候就知道逃跑,那真是太丢人了!

看出皇皇的心思,星儿尴尬一笑,当即换了个形象,一只小奶娃瞬间出现在皇皇和小花王面前。

这只小奶娃跟皇皇、小花王略有不同,虽然同样是白白胖胖的形象,但星儿身上却穿着一副得体的小西装,鼻子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胖呼呼的小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教鞭,一副为人师表的小模样。

看到小黑狗变成了小奶娃,皇皇和小花王都忍不住瞪大眼睛,这形象还带变来变去的?他们显然有些适应无能!

“本人,星儿!身为辅助性器灵,最大的使命就是培养你们这些小树苗成材,只要你们能长成参天大树,我就算战力渣又如何?你们可都是我教出来的,没有人规定,当师傅的必需啥都比徒弟强吧?我理论经验的丰富根本无人能及,脑海中又有许多培养你们的妙方,所以,只要你们按照我安排的计划去做,我保证皇皇你可以成长为世上最厉害的魔皇草,唔!你这只小霸王花也一样!”星儿一脸严谨道。

皇皇和小花王闻言眨眨眼,又互相对视了眼,才道:“你确定可以做到?”

“当然,请不要瞧不起我的专业!我可是顶级先天神器的器灵!”星儿傲娇道。

“顶级先天神器?没听过!”皇皇和小花王异口同声道。

“切!孤陋寡闻!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们,在你们那鸟不拉屎的地方生活,能知道什么呀!”星儿善解人意道。

“谁说我们那里是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们那里还是很不错的!”皇皇抗议道,好歹是他生活了那么久的家,现在却被人贬的一文不值,在好脾气的人也会恼吧?

“有我这里好吗?”星儿随意问。

“比你这里是稍差了点,但比你这里热闹,你瞧瞧你这儿,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皇皇抱怨道。

“嘿嘿!这里属种植区,是我特意为你们划分出来的地方,当然不会有别人存在了!事实上,在其它区域里,还是有不少天材地宝的,只不过,现在你们看不到而已!”星儿笑着解释。

“真是这样?”皇皇还是很怀疑。

“丫的!器灵不说慌的!”星儿火大道。

“还有,你确定可以把我的朋友都带到这里来?”想了想,皇皇又问。

“当然,只要是你想带上的,我都可以满足你,如何?小草,我的待遇很好的,保证你不会后悔!”星儿非常有诚意的保证着。

又和小花王对视了眼,皇皇终于妥协了。

“我可以住进来!”皇皇道,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一味拒绝,这只小黑狗不定跟他墨迹到什么时候呢!既然在哪里都是住,换个地方也就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了!

星儿听完高兴了,心念一转,又把皇皇和小花王带了出去。

“咦!咋多了一个小娃娃?”肖敬看到失踪的是两个小娃娃,出来后却变成了三个,惊讶不已。

冰娆黑线,“那是星儿!”

“……”众人沉默,一天变幻两个形象,亲,您老是有多无聊啊?

星儿不以为意的淡定笑笑,“诸位,从今天开始,这小草和小花都是我的小弟了!”

“……”众人再默。

虽然不知道星儿用什么手段收服了魔皇草和霸王花,但显然,星儿这两小弟的战斗力都比他强!

“恭喜!”心思跑偏了会儿,众人才想起向星儿道贺。

“哈哈!大家客气了。”星儿有些小得意。

这时,小花王手一扬,众人眼前的霸王花海就被她收了起来。

见小花王如此,众人知道这小花王是真的被星儿给收服了。

满心羡慕嫉妒恨的众人,虽然不知道接下去该干嘛,但他们看到皇皇径直走了,星儿则赖在冰娆怀里让她抱着跟上,他们只好也跟着走。

随着皇皇来到一处隐秘的狭小山谷,众人这才发现,这里居然生活着许多天材地宝。

当然,这些天材地宝虽然已经有了灵智,但却还未能化形,这也就是说,它们的年龄不足万年。

见到那些天材地宝后,皇皇用着异常温柔的声音道:“亲们,我要离开这里了…”

没等皇皇说完,众天材地宝霎时不淡定了。

“王,要走?为什么?呜呜…”一株淡紫色小花哽咽着道,然后众人就见那小花花朵正中流出了一行眼泪。

“王走了,以后就没有人能保护我们了,呜呜…我们一定会被那些外来的冒险者给抓走的!”又一株红色小草,也伤心欲绝道。

听着红色小草的话,肖敬等人心里都感觉怪怪的,对方口中的冒险者,说的不会就是他们这样的人吧?

不过,他们总算知道为何大家在这里毫无收获了,因为这些宝贝都被魔皇草保护起来了,而又没有人打得过魔皇草,自然带不走这些小东西!

“王,不要抛下我们!我们不能没有你!”在众人思绪纷飞的时候,一块红色石头也开口说话了。

众人惊讶的看着那块鲜艳的红色透明晶石,这石头也成精了吗?

“你们都淡定些,我话还没说完呢!”皇皇有些无奈道,这些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啊!都是被那些冒险者给吓的!

想到这儿,皇皇回头恶狠狠的瞪了眼众佣兵,如果这些人不是跟那小黑狗一起来的,他定会把他们都给收拾了!

被瞪的众佣兵则一脸的莫名其妙,他们什么时候惹到这株厉害的草了?

皇皇没理会他们的心里活动,瞪完人后,又一脸温柔的对眼前小家伙道:“我没想过要抛下你们独自离开,我的意思是,我会带着你们一起走的!”

“真的?”天材地宝们一听这话,顿时眉开眼笑。

“王,你最好了!我们耐你!”不知道是哪个天才地宝带头喊了句,其它天材地宝全都热烈响应!

皇皇跟着天材地宝们沟通了会儿,才给星儿使了个眼色,星儿心念一转,天材地宝们及皇皇、小花王都被他移进了星戒之中。

随即,星儿也离开去给新来的成员安排地方。

星儿收掉了这里的天材地宝后,冰娆又特意提醒几个佣兵团的人在这里转转,因为天材地宝生活的地方,说不定会有其它收获。

当然,这也是冰娆主动给几大佣兵团的好处。

毕竟,大家一起进来的,她收获颇丰,对方却啥都没有得到,这有点说不过去,弄不好对方心里在有点啥想法,那样也于联盟不利。而且,最大的好处都在她这儿,她自然不会在和他们争。

几位佣兵团团长也明白冰娆的意思,给了她一个感激的眼神,就带着身边的佣兵去探宝了。

冰娆等人则留在原地等着。

等着的时候,肖敬忍不住问:“小娆儿,我们不去找找吗?”

“你想去找?”冰娆淡笑问。

“也不是很想,只是觉得探宝貌似挺好玩的。”肖敬有些期待道。

“这样啊!那等他们找完这里,咱们就离开,然后让你们去其它地方找。”冰娆想了想道,迷天幻境这么大,他们还有些地方没去过,正好可以去溜达溜达。

肖敬兴奋的点点头,安逸了。

等几位佣兵团团长带着队伍回来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笑,显然收获不错。

接着,众人一起离开。

休整一晚,隔天早上,众人在冰璃和大松鼠的带领下,又去了几个没去过的地方,同样收获颇丰!当然,这几个地方的收获肯定不及峡谷深处的好东西多,但众人已经很满足了!

尔后,众人便找了个地方驻营,同时等待着迷天幻境通道天启。

在这期间,知道要与众人分离的大松鼠开始变得烦躁起来,它舍不得这些新结识的人类小伙伴啊!

特别是沧陌染那家伙。

大松鼠幽怨的眸光,自从知道众人要离开的那天起,就一直如影随形的缠绕在沧陌染身上,可惜,沧陌染根本不搭理它,这样的事实,简直令大松鼠伤心欲绝!

呜呜…人类,实在是太无情了!

等到迷天幻境的通道开启,眼看众人就要离开,甚至有可能永世不能再见,大松鼠再也无法忍受的一头扎进沧陌染怀里,并抱着他嚎啕大哭:“呜呜,帅哥,收了我,带我一起走吧!”

沧陌染脸黑了。

如果不是大松鼠抱得太紧,他早一脚踢开那只恶心的家伙了。

都是男人,搂搂抱抱的象什么话?

看着沧陌染的黑脸,肖敬不客气的狂笑起来。

沧陌染眼一瞪,肖敬笑得更夸张,甚至只差满地打滚了!

大松鼠见沧陌染生气了,立即出脚帮他报仇,只见它一脚踏上了肖敬的胸口,并霎时将肖敬踩在了脚下…

胸口处突如其来的重量,让肖敬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被过气去,更主要的是,胸口这个疼啊!大松鼠的那一脚,力量绝对不轻!

“小娆儿,我受内伤了!”肖敬含着眼泪,委屈的看着冰娆道,胸口处火辣辣的疼得钻心,这大松鼠可真狠啊!另外,也太没良心了,亏得自己平时没少喂它,现在看来,都喂了白眼狼了!呜呜…

冰娆一见,肖敬小脸已然煞白,连忙对大松鼠道:“快松开你的脚,小心出人命!”

大松鼠委委屈屈的收回脚,无声看着沧陌染,用眼神表达着自己心中的想法,染染,我都是为了给你出气!

沧陌染给了大松鼠一个赞赏的眼神,决定收下它了!以后,就专门用它来对付肖敬!

待迷天幻境通道开启时,大松鼠如愿以偿的跟在了沧陌染身边,如同保镖似的,不离左右的保护着他。

和五大佣兵团分别前,冰娆又送给了佣兵们每人一份礼物,就与他们分开走了。

目送着冰娆等人的背影,几位佣兵团长心里感慨万千。

此次前往迷天幻境,他们五支佣兵团数百人的队伍,如今不足五十人了,这样的损失,足够惨重!当然,天下佣兵团貌似更惨,一个活人都没见到,不过,没见到一个活人的也不仅仅是天下佣兵团,同他们一起进入的柳家人,也是一个人影都没看到。而进入的几支佣兵团中,唯一没有伤亡的只有黑焰佣兵团,由此可见黑焰佣兵团的实力。

再者,他们能保留下来近五十人,也多亏了黑焰佣兵团的帮助,不然,只怕这点独苗苗都剩不下来!

经此一役,两大王级佣兵团以及他们五支A级佣兵团全都伤亡惨重,以后,佣兵界就是黑焰的天下了!当然,对于这样的事实,他们一点也嫉妒不起来,因为人家确实有那个实力,哪怕他们的人很少!

想着,几位佣兵团长忍不住打开冰娆给他们的礼物盒子,一看之下,五人大惊失色,盒子中,静静的躺着一株血红色漂亮的花。

这、这是霸王花?

还是红色的霸王花!

送给他们的?

五人满脸震惊的互相对视,这礼物手笔也太大了吧?这可是红色霸王花啊!在外界相当于九级灵兽的存在,更主要的是,红色霸王花在外界都是花王级,完全能够发展自己的霸王花群!

五位佣兵团长在佣兵界闯荡多年,也算得上见多识广了,但此时他们却都忍不住瀑布汗了,对方出手之大方,世所罕见!

这下子,他们这人情欠的可太大了!更主要的是,虽然此次五大佣兵团人员损失惨重,但有了他们手中这红色霸王花,他们仍然可以傲视其它佣兵团,甚至还有机会将自己的佣兵团打造成王级佣兵团!

想到这儿,五位团长的心都情不自禁的雀跃激动了!

“快看看给你们的是什么?”这时,暴龙团长着急的催促着手下佣兵。

佣兵们点头,一起打开装着礼物的盒子。

他们的盒子中,躺着一株粉红色的霸王花。

“哈哈!这礼物实在是太珍贵了!”暴龙团长忍不住大笑道。

另几位佣兵团长也都很开心,有了这些霸王花,他们佣兵团的实力不减反增啊!

冰娆,真是他们的大恩人!

“以后,谁敢欺负冰娆小姐,就是跟我们暴龙佣兵团作对!”暴龙团长首先表态道。

“也是和我们火鸟佣兵团作对!”火鸟团长随后道。

见两大佣兵团都表态了,另外三位团长自然也不甘示弱,但说完,他们五人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跟冰娆小姐作对,那可真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啊!”风行团长大笑着。

对于这话,在场的佣兵们深以为然。

与此同时,冰娆带着队伍走出一段距离后,好奇的齐亚枫终于忍不住问道:“小娆儿,你送给他们的礼物是什么啊?”

“一株霸王花!”冰娆淡笑道。

“啊!那么好的东西,就这样给他们了?”齐亚枫有些羡慕嫉妒恨。

“别急,你们也有的。”冰娆笑眯眯道。

“真的啊?小娆儿,快给我吧!”齐亚枫一听,有些迫不急待道。

肖敬看到他的模样,忍不住嗤笑:“怎么,你不害怕了?”

“呃!怕什么啊?现在霸王花又不会咬我了!”齐亚枫理所当然道。

冰娆听他这样说,直接取出一株红色霸王花,那霸王花一出来,就一口咬上了齐亚枫的手指头,顿时疼的他直咧嘴!

众人见状,都忍不住狂笑。

齐亚枫委屈到不行,并可怜巴巴的看着咬住他手指头不放的血红色霸王花,伤心欲绝道:“不都已经是朋友了吗?怎么还咬我?”

话落,契约规则突然降临,齐亚枫才恍然,原来是为了认主啊!他就说嘛!

认了主之后,齐亚枫看着红色霸王花真是怎么看怎么顺眼,对于霸王花那张吓人的牙齿,他也不害怕了,甚至还抱着霸王花的柔嫩花瓣猛亲起来。

“啊啊!色狼啊!敢占老娘便宜,主人,你讨打啊?”红色霸王花愤怒的晃着自己拟态后小小的花骨朵,对着齐亚枫就是一阵狂咬。

霎时,齐亚枫一张俊美脸蛋上,已经布满了牙齿印。

见状,众人再次狂笑。

“小枫枫,以后你顶着这张脸出门的话,外人肯定以为你家里有个厉害老婆,不然,怎么专门给你的脸上留下吻痕呢?以后啊!估计也没有女人敢喜欢你了,嘿嘿!”肖敬兴灾乐祸害的笑着道。

齐亚枫泪奔,他的一世英明啊!都让一朵小花给毁了,呜呜…

紧接着,冰娆又将霸王花给其他人发了下去。

有了齐亚枫的前车之鉴,其他人对待霸王花都跟对待祖宗似的,丝毫不敢随意动手动脚。

给沧陌染的时候,沧陌染表示自己不需要。

冰娆不解,沧陌染则指着大松鼠道:“我有这家伙了!”

大松鼠被点到名字,一脸的得瑟,并昂首挺胸傲娇到不行。

还是染染重视它啊!有了它都不稀罕那朵咬人的花了!嘿嘿!

事实上,沧陌染根本没有它想的那般重视它,只是沧陌染觉得,霸王花连主人都咬这点可太不好了,万一以后他突然被霸王花咬了,被媳妇误会可怎么办?因此,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他宁可不要那花。

沧陌染不需要,冰娆自然不会勉强。

处理完霸王花的事,冰娆等人便由紫沧载着,回了柳城。

进了家门,柳妖精就直奔着冰娆扑过来,然后紧紧抱着,脸上还尽是担心道:“坏丫头,你们总算舍得回来了,真是担心死我了!”

“奶奶,我们啥事没有,真的!”冰娆保证,回来前,众人已经商量好了,不把迷天幻境中的危险详细说给奶奶听。

“没事就好,不过,你们也去得太久了,我这心啊!一直悬着,就是放不下来!”柳妖精心有余悸道。

“我们去了很久?”眨眨眼,冰娆问。

“是啊!你们这一走,足足一年了!”柳妖精如实道。

“一年?”众人大惊,他们有去那么久?他们自己怎么没感觉呢?

想到这儿,众人不由的转头看向冰璃和大松鼠。

冰璃和大松鼠无辜的耸耸肩,“迷天幻境里的时间和外界不太一样,换算下来的话,每次通道开启都差不多是间隔一年。”

冰娆这时才想起,冰璃貌似跟她说过,但当时她没太往心里去。

不过,在里面呆了那么久着实非他们所愿,迷天幻境不开门,他们想出也出不来!

众人与柳妖精寒暄了会儿,冰娆又将一株霸王花送给奶奶。

柳妖精契约后,才想起什么似的,表情古怪的看着沧陌染。

“奶奶,我脸上长花了?”被看得心里发毛的沧陌染,小心翼翼问道。

“沧云国又派来了使者,现在正赖在我这里不肯走,我一撵就撒泼打滚,你快去把人给我打发了!”柳妖精吩咐道。

沧陌染一听,好心情立马就没了。

那老东西居然还敢派人来?真是活腻了啊!

愤怒的沧陌染,还想为之前陆神的事找沧云的人算帐呢,正好就有人送上门,那他还客气什么?

挟着愤怒的火焰,沧陌染来到了使者居住的院子。

此时,沧云使者在跟个大爷似的坐在院中石椅上喝着茶水,吃着水果,显然,他这阵子过得十分安逸。

沧陌染一到,使者就感觉到了一股凉意袭来,半眯着眼睛的使者连忙睁开眼,看到是沧陌染,便讨好笑着:“殿下,您终于回来了!老奴可等您好些天了!”

“等我干嘛?”淡淡一笑,沧陌染问。

“陛下十分想念殿下,让老奴接您回去。”使者小心翼翼道,十七皇子长大后这小脾气越来越暴虐,所以,他不敢不谨慎应对。

“不回!”沧陌染冷声道,显然没有商量的余地。

“殿下,那可是您亲爹啊!”使者苦着脸提醒。

“你确定他是我亲爹?”眨眨眼,沧陌染似笑非笑问。

呃!使者傻眼,这是啥意思?

陛下跟殿下肯定是亲爹跟亲儿子啊?难道说,有人在殿下面前胡说八道了什么,以至于殿下怀疑起自己身世了?

使者脑补一番,随即肯定道:“殿下,你跟陛下肯定是亲的,这假不了!”

“亲的?亲的他会趁我不在,把我媳妇给丢掉?亲的他会想方设法拖我后腿?亲的他会千方百计欺负我媳妇?亲的他会找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给我添堵?”沧陌染声声质问,话中的寒气慑人,使者吓的直接双腿打颤,呜呜…殿下越来越可怕了,怎么办?他只是个使者啊!真心管不了你们父子之间的矛盾。

不过,使者还是鼓足勇气道:“陛下、陛下不管做什么,肯定都是为了殿下好!”

“放屁!他只是为他自己!”沧陌染大怒,并嗤之以鼻道。

使者小脸煞白,扑通一声,吓得不由自主的跪地,看着沧陌染,他决定豁出去了,并一把抱紧沧陌染大腿:“殿下,您就跟老奴回去吧!有什么问题,你们当面解决不好吗?”

按使者的想法,当然是想先将沧陌染骗回去,至于陛下能不能摆平自家儿子,就不是他能管得了的了!

可惜,沧陌染面对使者的话,根本不为所动。

“不回!让他死了那条心吧!”沧陌染冷声道。

“殿下,您怎样才肯跟老奴回去?”想了想,使者问,他觉得如果殿下有什么额外条件,在他能做主的范围内,完全是可以答应的,不能做主的,当然只能陛下决定了。

“除非我死了!”沧陌染吼着。

使者吓得小脸又白了几分,呜呜,别吓他啊!他可不敢带着这位的尸体回去给陛下,那陛下非砍了他不可!

“不对,我不能死,我死了媳妇岂不便宜别人了!”很快,沧陌染反应过来,他真是被气糊涂了,自己怎么能死呢!

使者听完也稍稍放心,不管因为啥不想死,不死就好啊!

“该死的是那老东西!他死了,我就回去!”使者的心刚放下一半,就又听到沧陌染补充道,顿时,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呜呜…不要这样啊!你们谁死,都不好!

“听到我的话了吗?回去告诉他,他死了,我就回去!回去继承王位,娶媳妇!”沧陌染见使者有些吓傻,遂气死人不偿命的继续道。

“殿下…”使者小心肝乱颤,这话他敢回去告诉陛下吗?陛下还不得吃了他?

可沧陌染显然已经没了耐心,也不想再跟眼前使者废话了,直接给跟在身边的大松鼠使了个眼色,大松鼠一抬粗壮的胳膊,就把使者提了起来,然后用力一抛,使者化为一个小黑点,渐渐消失于沧陌染的视线中。

搞定使者,沧陌染又回了媳妇身边。

这个时候,柳妖精正在问娆儿柳家人的情况。

听到奶奶问起柳家人,冰娆才恍然。

是啊!柳家人呢?

在迷天幻境中,她早把柳家人抛到脑后去了,不过,在那里面那么久,都没有看到一个柳家人,貌似也挺奇怪的!

斟酌了下,冰娆才如实道:“奶奶,一进暗黑大峡谷,我们就被自动分开了,后来,我们才陆续汇合。不过,我们在里面并没有遇到一个柳家的人,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还活着。”

“这样啊!唉!算了,听天由命吧!”柳妖精听冰娆说完,只能叹气。

“奶奶,你不用太担心,没看到人,说明都有可能活着,只是那里的幻境很厉害,如果不能自己脱困的话,他们根本走不出来,我们自然也就遇不到他们,所以,过一阵子说不定他们就会回来了!”冰娆安抚着。

不过,他们会回来也得有一个前提,就是得在吸血藤死后柳家人才脱离的幻境控制,毕竟,迷天幻境里的吸血藤一死,幻境里安全性大增,如果那个时候他们才脱的困,存活机率自然大大增加。

但如果那些人在吸血藤死亡前就脱离了幻境控制,那生死可就不好说了!

这事啊!还是让柳家主去操心吧!谁让那些人都是他让去的!

听冰娆这样安慰完,柳妖精也决定不管了。如果那些柳家人真有什么事,柳成肯定会来告诉她的!

结果,第二天柳家主还真来了。

柳家主也是听说冰娆等人回来了,才想上门来打听打听消息。

“冰娆,我们柳家人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一见到冰娆,柳家主就直截了当问。

“不知道,我在峡谷里并没有遇到他们。”冰娆如实道。

“那你们怎么可以先回来?为什么不等等他们?”柳家主听到冰娆这样说,气到不行。

冰娆乐了,并问:“柳家主,你当我是什么?你们柳家人的保镖?”

“你们是一起去的暗黑大峡谷!”柳家主咬牙提醒。

“那又如何?我有义务保护他们?”冰娆嗤笑,又道:“如果真在那里遇到了他们,看在奶奶的面子上,我照顾他们一二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明明没遇到他们,你还硬让我留在那里等着他们,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你又把柳家人当成什么了?”

“你、你也是柳家一员!怎么可以如此无情!”柳家主愤怒道。

“我姓冰!”冰娆提醒。

柳家主一噎,知道你姓冰,但你跟柳家不是有关系吗?

“柳成,闭嘴!你确实没资格对娆儿提如此无理的要求!”见柳家主似乎还想开口,柳妖精当即怒声指责。

“姑姑…”柳成有些委屈,姑姑这胳膊肘儿,拐的也太外了吧?

“我问你,当初那些人是不是你让去的?我是不是阻止了?”柳妖精随后质问。

“是。”柳成点头。

“那当时我是不是说过,如果他们有什么事,后果自负?”柳妖精又问。

“是!”柳成承认他是说过,可他以为姑姑说的只是气话。

“既如此,你有什么资格指责娆儿?娆儿肯帮柳家是情份,不帮是本份,因为这不是她的义务!”柳妖精火大吼道。

“柳家主,柳家进入暗黑大峡谷的人都死掉了?”这时,冰娆也好奇的问。

“没,死掉了一部分!”被柳妖精的吃里扒外训得很郁闷的柳家主,听到冰娆的问题,如实回道。

“那你恐怕只能等了,若我猜的没错,他们应该是被困在了幻境中,而身在幻境,根本谁都帮不了他们,能帮他们的只有自己!”冰娆提醒。

“听到娆儿的话没?还不滚回去等着。”柳妖精听完一脸不耐烦的对柳家主吼道,知道柳家人还有部分活着,她就放心了,当然,看柳家主也就更加不顺眼,都是这货搞出来的,不然,柳家人怎么会去送死!

被骂了一顿的柳家主,灰溜溜的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