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五八章 一木一浮生14

帝和不动声色的看着琉旒,只怕不单单是她,整个帝亓宫里的神侍皆不是他原来的人了。结界完好,人却变了。他离开时,宫中并无异象,怕是有人趁着他离宫潜入了帝亓宫作乱。此人修为的高深在他的预料之外,竟然能在不破掉他结界的情况下潜入,能把满宫的神侍变成他的人,不足为奇。他宠爱的瘦瘦,不知可还活着。

“不知不怪。”帝和平静的道,“都去忙吧。”

“是。鲎”

琉旒带着神侍走过后,帝和在宫里看似悠闲的散着步,实则暗暗观察宫里的神侍和变化。所有的人,见到他皆是生硬的行礼,规规矩矩看着没有任何不妥。他却清晰的知晓,此宫非他本来的帝亓宫了。

但帝和身边的知虞反而觉得她威严无比,遇到的每一个神侍对他恭敬有加,让跟着他的她莫名的倍感尊贵,尽管这些并不属于她,只是沾了他的光,但看着那些神侍行礼的样子,她感觉自己千万不能失态,不可丢师父的脸,也不可让神侍们瞧她的笑话,让他们觉得帝和神尊带回来一个不懂事的山野小仙,她可是勇敢与帝和神尊一起面对妖风的女子呀褴。

走到瘦瘦住的地方,帝和轻轻推开门。他希望能迎面扑过来一只黑呼呼的胖子,尤为遗憾的是,并没有如他所愿。在瘦瘦住的房间,他甚至闻不到一丝它的气息。那些他带回宫给它玩的玩物,还好好的待在笼子里,一只只睁着眼睛看着他,好像在问他,瘦瘦去了哪儿。

知虞细细打量房间里的东西,没有出声,这一点倒是让帝和甚为满意。话少的姑娘带在身边不会太烦人的耳朵,但如果让他特赦一个人可以在他耳边聒噪的话,非那个人莫属了。说不出为何,听她的声音能让他的心莫名愉悦,哪怕是她生气时说的话,他亦觉得好听。一个人若是在自己的心里,做什么都被许可,哪儿都讨人喜欢,旁人眼中的缺点也要变成她独一无二的优点。飘萝之于星华,幻姬之于千离,勾歌之于河古,大约皆是这样吧。不过,看勾歌对河古的样子,那小子想抱得美人归还需下点功夫才是,当年他可没少伤害勾歌,人家姑娘未必能够爱上他。

帝亓宫太大,帝和从瘦瘦住的地方出来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寝宫,朝宫群的正心大佛殿走去。

近大佛殿的大门,知虞感觉到自己的脚步越来越沉,明明精神很好,不觉得累,可双腿像是变成了石头,抬起来很重。知虞疑惑的去看走在前面两步外的帝和,帝和神尊也如此吗?可她一点儿看不出来呢。

很快,知虞自我鄙视,她当然看不出帝和神尊是不是也有异了,他是神尊,她只是小仙。在天界,如果没有那次她被追杀他出手相救,她不可能见到他的神容,更不会有可能认识他和诀衣天姬。想想那天的事,当真是惊心动魄,差点儿回不了仙山,死她不怕,就怕死了再也见不到师父。

想到簿兮仙山的师父,知虞又在心里念叨了一遍,什么时候回去呀?

走到大佛殿的门口时,知虞啊的叫了一声,朝地上跌去,叫声里,含着痛楚般的颤抖。走前的帝和反手把她拎起来,另只手拂扫广袖,大佛殿的门随之缓缓打开了。

帝和松开拎着知虞的手,娇小的身子便朝地上跌去,帝和再又抓住她。

“欺负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轻轻的,帝和的声音响彻大佛殿的每一个角落。明明人在门外,可声音却沉厚得仿佛带着无穷的力量,知虞对帝和佩服得难以言表。不过,谁在欺负她?除了他们俩,似乎没有第三个人在这儿了。

“她呢?”

大佛殿内飘出来一个声音,幽幽的,似鬼魅,让知虞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好像瞬间到了寒冷的冰窖。原来真的有第三者在殿内,神尊果然了不起,她连路也走不好了,却还没想到是有人在陷害她。单纯的姑娘哪里知道,她不知道有人在殿内是因为她修为不够,脑子太简单。

“呵。”帝和轻轻笑了下,“你笨还我傻?”

知道他想伤害猫猫,还会带着猫猫到他的面前来,他的心可没如此大。

“你为何不说是你不够自信能胜过我。”

帝和嘴角的笑容渐渐浮现,眼中有着不将殿中人放入眼里的笑意,“说出来的自信常常并非真的自信。”

“噢?”

“在丛林里,狮子不需要吼出来,大家也知道它是狮子。野狗叫的再凶,也只是野狗,没人觉得它是狮子的对手。”

知虞猛点头,“说的好!”双眼崇拜的看着帝和,神尊懂得真多,野狗肯定打不过狮

子的。但是她不明白,“不过,帝和神尊,狮子为野狗为什么打架呀?”

“……”

姑娘,假设,比喻,并非真的要狮子和野狗打架,他只是想说,他像狮子,不需要特地说出来才能证明他不惧怕血魔这只野狗,她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莫不是被那场天雨给淋得脑中全是水了么。

殿中的声音传来,“哈哈,你就那么肯定能收服我?”

门外的帝和微微一笑,眼中有着不屑,“事实是不需要说出来的,就像太阳一定会升起,说不说出来,大家都知道,不是么。”

知虞再次点头,“就是就是。”看看天,今天的太阳不错,想赖明天也必定是艳阳天。

“……”

这种徒儿真不合他的口味,也就玺阳能收了。假如当年的飘萝蠢笨成这样,就算是闭月之姿恐怕星华也看不上她,更别说动心动情了,世后娘娘虽然不学无术,可人脑子灵光,聪明可爱呀,这货平时究竟修行修得是什么。

一道黑风从殿中瞬息间吹到门口,帝和带着知虞眨眼飞入殿外的空中,数道金光飞射而出,大佛殿上一缕黑烟钻出来,烟寥散尽后,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出现在空中。

知虞看着殿顶上的男子,感叹,真是个好看的男人呀。想着,转头再看看帝和,嗯,如果和别的男人比,简直能让其他男人去毁容再生,可与帝和神尊相比,还是神尊更俊俏些。

“你莫不是以为随随便便带一个女人回来,我便能放过她?”

帝和看着白衣渊炎,这小子喜欢猫猫他一早就看出来,当时忍了他,不过因为猫猫那会儿与他并无亲密,如今猫猫是他的人了,他可莫要惦记了。他桃花多,心也宽,但那些姑娘并非他的娘子,猫猫是他打算娶回宫里的女子,在她的身上,他可是小心眼的很。那些个爱慕她的男人,偷偷摸摸喜欢她也就罢了,明目张胆来他跟前抢人的,休怪他不客气。

“你与她无冤无仇的,为何要针对她?”

眼前的渊炎,是渊炎,但又不是渊炎。

帝和与渊炎有过几次交手,他知晓他法力的多少,眼前的渊炎能保存他的结界潜入帝亓宫,还能操控整个宫里神侍的神志,绝非当初的渊炎。如果他猜的不错,眼前的男人,渊炎的身体,血魔的灵魂。真正的渊炎是不会伤害猫猫的,他保护她还来不及,怎会取她性命。看来,让猫猫留在天界是再明知不过,她不在此,真打起来,灭了渊炎,她也不会怪他心狠不留情。否则,还真难说她看到自己杀血魔时,会不会碍于渊炎的身体而生他的气。

“你跟她非亲非故,为何要保护她?”渊炎问。

帝和笑,“非亲非故?如果我告诉你,她是我媳妇儿,你会不会觉得我保护她,保护得天经地义?”

知虞心道,原来他们嘴里的‘她’说的是诀衣天姬呀。现在她明白了,白衣男人要杀诀衣天姬,而帝和神尊不让他伤害天姬。

“我也会保护天姬。”知虞看着渊炎,“天姬是好人,我不会让你得逞。”

渊炎看了眼知虞,冷冷的笑了。不自量力。

看着帝和的渊炎双眸微微眯起,目光里藏着杀气。帝和何其睿智,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渊炎的气愤,看来血魔很狡猾呀,为了利用渊炎,竟然只是寄占了他的身体,并没有吞噬掉他的灵魂,想利用他对他的不喜为他所用。当初珞珞死后,它放肆攻击猫猫,便是因为吞了珞珞的灵魂,才有了它对猫猫的恨意。

双魂血魔。帝和暗道,还真有点儿不可小视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