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五七章 一木一浮生13

帝和进入异度世界之后,刚定住身子,头顶传来尖叫声。不慌不忙的,摊开手掌,一片淡金色光芒托住知虞,让她缓缓的飞到他身边。

“多谢帝和神尊搭救。褴”

“对不住了。”淡淡的,帝和对知虞说了一声。

他的歉意,是为了不让诀衣来异度世界而故意拉她进来心生歉疚。虽然如此保护了猫猫,可连累了无辜的人,他心底实在过意不去。危急关头,他无暇顾忌太多,一心不想她跟着进来。能在进来之前看到苏醒的她,他的心也算是安了不少,只要她听话在天界待着,他总能想法子出去。有一,便定有二。

帝和抱歉的话让知虞不明所以,她以为该自己对帝和道谢又道歉,没能帮他的忙,反而好像帮了倒忙。刚才若非他出手救她,估计掉到地上自己要变成薄饼。他说对不住她,为什么对不住她?

知虞一点没明白的摆摆手,说道,“对得住,对得住。帝和神尊你已经很对得住我了,如果你不救我,我肯定掉下去了。”神尊果然就是神尊,哪怕她只是小仙一只,也不吝伸出仁慈的佛手。如果是她的师父,说不定眼睁睁的看着她掉呢。师父这个人,最看不得她学艺不精,认为她能自己飞起来,可是她刚才试过,自己捏诀压根儿不能停住鲎。

说完,知虞朝四周看了看,问帝和,“帝和神尊,我们这是到了哪儿?”看上去像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地方,虽然她怕是不怕,可出门太久也不可,万一师父找她不着,又得挨罚了。想到玺阳冷冰冰的表情,知虞问,“我们在太阳落山之前能回去吗?”怕帝和误会她说的是簿兮仙山,又道,“刚才刮大风的那个地方。”

到了异度世界还想今天就回天界?看来这个被他带来的无辜姑娘连异度世界听都没听过。有那么一霎那,帝和后悔将知虞拉进这个残酷的世界代替诀衣。

被帝和重伤的白幻熹曜灵尊在一团白色的幻光里显出身影,仅仅是在瞬息间,便又消失在帝和的眼前,不给他抓住自己一丝的可能。

知虞揉揉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眼花,“帝和神尊,刚才好像有个人出现了。”

好像?!

帝和觉得自己这回失策了,当初珞珞的修为不高,但白幻熹曜灵尊出现时,珞珞一定能看得清楚,诀衣就更不消说了。身边这只可好,连人都看不清,好像出现……依这点儿本事,把她放在帝亓宫里还得日夜令神侍贴身保护才可能有命回簿兮仙山。

“不过似乎又没有人,可能我是看错了。”知虞轻声的说道,自我怀疑很严重。

帝和本想再杀白幻熹曜灵尊一次,看看能不能意外二回天界,此时她逃遁了,一时半会儿必然不会被他找到,眼下他又带着一个拖油瓶,首要的事便是回帝亓宫看看,离开数月,不知血魔可在异度生了事。金色的祥云腾在帝和的脚下,知虞踩着帝和的祥云,下巴微微的抬起来,背脊挺得笔直,心想着不能给帝和神尊丢脸,祥云底下说不定有人在看着他们呢。

飞了一段后,帝和声音轻轻的,道,“放松点。”

“……”

在跟她说话吗?

知虞转头看着帝和,“神尊你在和我说话吗?”

“祥云上还有第三只活的吗?”

她师父玺阳没有给她气出病来也不容易了。

“哦。”原来是让她放松一点,可她一点儿没紧张呢,能跟神尊一起破妖风,她非常自豪,毫无惧意,甚感自己正义有道,不负师父平日里的悉心教导。想必师父从未与帝和神尊一起施法过吧,这一点,师父比不上她,想想很是得劲。

知虞再挺胸,越发感觉自己对得起簿兮仙山大仙君玺阳徒儿的身份了,尽管妖风作乱乱的是佛陀天的神尊,可她没有怯懦没有逃避,勇于面对未知的险恶。

让她放松反而更一派严肃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还是故意要与他做对?帝和想,以这姑娘的脾性和智慧,该是前者。她离智慧这个词,颇有些路程呀。

腾云驾雾有一炷香的功夫后,知虞不大能确定的问,“帝和神尊我们这是去哪儿呀?”目之所及全是一片荒芜,灰黑色的巨石寸草不生,偶有一条小河,河水竟不是清澈明水,而是黑似浓墨的腥臭脏水,天界里居然有如此荒凉毫无生机的地方,着实让她没想到。难怪出过仙山的师姐师兄们告诉她,山外的世界并非梦中那般美好,有欢声笑语祥和之地,也有悲伤痛苦无情之事,师父说得果然没有错,她要越发辛勤的修炼,得道后下山所做善事,为自己为天

地积攒福德,让世间变成福地。

“本尊的宫中。”到了帝亓宫,自然有神侍耐心向她解释此处是哪儿。

知虞连忙问,“为什么要去神尊的宫中呢?”她和他不熟,贸然去他的宫里似乎不妥,何况她并未准备拜宫的大礼,最要紧的是,“帝和神尊,我还没有告诉师父我去佛陀天呢。”

“不是佛陀天。”

“那是……”知虞小声的问,“哪儿?”

“本尊的宫中。”

“……”

知虞暗道,她当然晓得他们现在是去他的宫里,可他的宫群不就在佛陀天的南古天吗?帝和神尊好生奇怪,明明是去佛陀天,竟然说不是。哎,真不明白大神的心思。

“我们不找诀衣天姬吗?”

帝和微微蹙眉,“她不在此处。”

“哦。”

难怪。

当帝和带着知虞飞到帝亓宫大殿门前时,看着长长的金阶,莫名的想到了诀衣。他带过珞珞入宫,当年也收留珑婉和舞倾在南古天的帝亓宫里养伤,如今又带着知虞进宫,虽每次事出有因,可想起来,他竟然有些后悔。突然的,他很羡慕千离,他的宫中神侍在他眼中不算女子,唯有幻姬一人是他亲自领进宫的。

领一人,成一妻,爱生世。

祥云飞落的时候,帝和心想着早些找到白幻熹曜灵尊,再来意外一次,回天界去多陪陪他的猫猫。

帝亓宫的宫门口,帝和带着知虞走进大门,直到穿过林园,不见一个神侍。可俩人走出林园时,迎面却来了一群花枝招展的神侍,见到他,面无表情,亦或说太过于平静,让帝和感觉到微微疑惑。他宫里的神侍见到几月不见的他,怎么可能是如此表情,他对姑娘们可是极好的,开朗热情的见到他,飞扑过来不奇怪,欢喜跳来也正常。哪怕是文静的仙子,别后重逢,脸上也会带着笑容高兴他回宫。这一群看着他面色如平波的姑娘是几个意思?

神侍们再帝和的面前站定,定定的看着他,整齐的行礼,“拜见帝和神尊。”

嗯?

帝和愈发疑惑了,帝亓宫里的姑娘们可是更习惯叫他麒麟神尊。尤其为首的神侍琉[liú]旒[liú],性子奔放的很,每回他回宫,总要欢喜的冲到他面前问他是否带了有趣的东西回宫,今儿怎么如此冷静?

“琉旒。”帝和看着她,“怎么回事?”

琉旒看着帝和,“小仙不明白帝和神尊的意思。”

帝和发现,琉旒在与他说话时,虽然看着他,可双目无神,再看其他神侍,同样双眸空洞,完全不似曾经的清澈灵动,一个个仿佛变成了行尸走肉。抬头看看自己布下的结界,当初为了防血魔进到宫里残害宫中众人,如今结界完好,一个个怎得如此让他匪夷所思呢?

“本尊走后,宫里可发生了什么事?”

“回神尊,并无异样。”

“当真?”

“是的,神尊。”

琉旒答得肯定,帝和心中更疑。

“我离开的这几月,瘦瘦可还好?”

琉旒愣愣的看着帝和,像是不知道瘦瘦是谁一般。

“我问你话,为何不答?”

琉旒眨眼,“回神尊,我不知道瘦瘦是谁。”

帝亓宫里有谁不晓得瘦瘦是谁?

刹那,帝和心知,果然出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