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五六章 一木一浮生12

决心无悔随风去,一抹紫色却为他而来。

诀衣奋力想把帝和从卷风中拉出来,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帝和欣喜她的苏醒,却又担心他为了救自己而被卷进风中,多日来最不愿发生的事出现在眼前。

随诀衣旁边现身的是目光清冷的勾歌,即便所见分离充满了悲伤,她的神情依旧冷似冰霜,仿佛一个世界全与她没有关系。强风卷着帝和朝天洞飞去,诀衣加力拉住,不想轻盈的身体被飓风带着朝上方飞去,帝和的心猛得一紧。离诀衣最近的勾歌赫然出手,一手抓住诀衣手腕,将她紧紧拉住,一掌挥出淡蓝色的长绫,飘舞的绫带飞进风中与紫色的天绫一道缠住了帝和的身体,将他稳稳的牵住。

河古飞到勾歌的身边,双眼充满了崇拜和惊喜,欢喜的拍手,“心肝儿,你太棒了。鲎”

勾歌冷冷的瞟了河古一眼,嫌弃得仿佛恨不得不认识他。不,她确实不认识这个男人。

“心肝儿最美,你最美。”

勾歌的目光清冷,没想到她说话的柔音比她的目光更冷,“你谁呀?”

啊?!

河古惊讶的看着勾歌,翘着兰花指指着自己,“我啊,是我啊。心肝儿,你不能这样对我,虽然昨晚的我没有让你满意,但是来日方长,我们可以今夜可以再来呀。”

“昨晚输了罚你洗的衣裳似乎还没洗完吧。”

河古:“……”

诀衣就在勾歌的身边,她的话,听得清清楚楚,颇为诧异的看了河古一眼,御尊被罚洗衣裳?昨晚他跟这位姑娘干什么了没让她满意,居然还输了。

千离等人虽然离得不算近,可哪个的法力都堪称无边,听到勾歌的话不费吹灰之力。虽然帝和即将离去让他们心情沉重不舍,但河古如此跌份儿的糗事被说出来,委实有趣的很,连帝和在风中都是一派戏谑的笑容。天空里的三女暗自在心底想了想,我家那个帮我洗过衣裳没有来着?

至尊男神就是至尊男神,只需一眼,便各自晓得自个儿媳妇儿在想什么。心里忍不住暗呲河古,臭小子,果然是兰花指翘多了。

短暂的轻松之后,当千离几人准备施法助诀衣拉回帝和的时候,猩红风柱忽然生出新支,顺着天绫朝诀衣卷过去。帝和大惊,金光闪现,施法拖住新风柱,却仍阻挡不了异度血风要卷入诀衣的势头。

“猫猫,走!”

危急关头,千离施法护住诀衣,星华用法术坚决的把诀衣缠在帝和腰间的天绫解开,让千离得以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风柱卷来的瞬间,河古抱着勾歌躲开了,带着她立于云端,脸上扫尽先前的戏闹玩乐之色。

千离带离诀衣的同时仍不忘呵护好自己的媳妇儿,低头看着怀中的幻姬,确定她没有受到伤害才放下心来。

卷风柱没有吸入诀衣,像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疯人,在天空里放肆卷飞。帝和在风中看着千离一左一右带着两女避开血红天风,不免担心连累到自己的老友。

“走啊。带着她们走。”

看样子,天风不会轻易放过诀衣。他如何舍得让她跟着再去异度世界,那儿可不是适合与她风花雪月的地方。一个诀衣已叫他心中放不下,若是因此事连累其他人,他可要内疚得不知如何是好,尤其怕把那个小子的女人卷进异度世界,要如何交代。

星华等人虽不甘,但不得法救帝和,只能带着各自护着的女子离开,连一贯爱玩闹的飘萝也正经得很,知晓事态严重不可玩笑。可一向冷静的诀衣却反常不安静,千离强行带她离开,她却不停的想冲出他护她的结界。

“诀衣,我能理解你。”幻姬在一旁轻声的安抚诀衣,“但你想想帝和,他一定不希望你跟着去异度世界。”

“你若真能理解我便该叫你的夫君放开我。”

幻姬为难的看着诀衣,异度世界确实不是好地方,帝和想留她在天界情有可原。而他们虽然知道强行分开他们不道义,但若辜负了帝和的嘱托,岂不是更对不起他。他的心意是好,诀衣应当明白。

三人带着四女飞开血红飓风,帝和在风中朝天洞里飞快的进入。

突然,河古一声,“那只猪怎么又回来了!”

千离等人看过去,一个姑娘竟然到了天洞的下面,千离等人不识得,诀衣和河古却认识,知虞。河古心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怎么又来了,不是吹远她了吗。

“知虞。”诀衣叫了一声,趁着千离没注意,从他的身边捏诀瞬间闪逝。

不知情况危急的知虞一心想着要帮忙,不能见事不管,看到血色大卷风不但不知道避开,反而朝着大风挥剑,看得帝和与其他人想说她蠢都不知道要找哪个词更合适。

“帝和神尊你放心,我不怕。”知虞心想,这种妖风作祟,必须将其收服,不然日后肯定要再来捣乱的。

一道紫光惊入帝和的眼睛,见诀衣飞身而来,虽是救知虞,但他更了解诀衣的性格,恐怕是想救知虞之余陪他去异度世界,她的倔强他早已领教过。

飞到天洞入口的帝和一掌金光打出,将近知虞身边的诀衣震开,佛光笼罩知虞,把她朝卷风里吸来。若血红飓风定要收俩人去异度世界才肯罢休,他宁可让知虞跟着去,也不愿诀衣去吃苦。血魔还在异度世界里等着她,她可是忘了吗?

眼看自己要救到知虞,却没想到被帝和震开,诀衣惊讶的看着将知虞拉向身边的帝和,他宁要知虞不要她?

帝和双目紧紧的盯着不敢置信的诀衣,猫猫,你不要怪我。

风中的知虞不停翻飞,尖叫声不绝于耳,越叫她的声音越让诀衣心烦,大卷风从天地之间开始收进猩红的天洞里,帝和的身影渐渐模糊,巨大的洞口迅速的收拢。

忽的,一声。

“诀衣!”

“拉住她!”

异度天洞闭合的最后,一道紫色天绫飞出,如一道紫色的幻光,诀衣消失在了天洞的入口。

剩下的六人从不同的云际飞到一处儿,看着恢复平静的蓝天,心情不免低落。原本是可能将诀衣带走留在天界的,对帝和来说,这是他最希望的事。如今可倒好,回去了不说,竟然还带了另一个女子进去。

“哎,对了。”河古想到诀衣是最后才入的异度世界,“帝和会不会知道诀衣跟着进去了?”

星华千离对一眼,难说。

“回宫之后,我告诉他吧。”

河古蹙眉,“你刚才可是用了法杖封天的,还能施*吗?”

“……”幻姬想想,“我试试吧。”

飘萝道,“我见你刚才用法杖时修为耗费不少,莫要强来,以帝和的脑子来说,未必不会想到。或许,诀衣进去之后就落在他的身边亦不一定。”

“嗯。”

飘萝轻轻的叹气,“多好的机会呀。”

“是啊。”幻姬也觉得很可惜,原本想着万一留不住诀衣该如何是好,没想到差一点点就成了。他们无法责备她最后自己要去异度世界,换做她或者飘萝,也定然义无反顾的去。帝和不就是晓得她不会让他独自回去才让他们相助的么。一时没留心,竟让她又回去了。想起被帝和带进去的那个女子,幻姬问,“你们可注意到了先诀衣进去的那个姑娘了吗?”

飘萝看着河古,“你认识?”

“不认识。”河古猛摆手,立即看向勾歌,“心肝儿,相信我,真不认识。那姑娘认识帝和,与帝和感情好,可与我半点儿关系没有,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么急着撇清关系,真不认识?”飘萝将信将疑的问。

河古立即拉开与飘萝的剧烈,“哎,不要以为帝和不在就能污蔑我。不认识就是不认识。我可不是情圣。”

幻姬皱着眉心,“我看着好像……舞倾。”

“舞倾?”飘萝惊讶的看着幻姬,“珑婉的妹妹。”

星华下意识的看了千离一眼,像舞倾就罢了,可别真是第二个舞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