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一年前的旧账

“少主真是天才!”

“宗师,这么年轻的宗师,风启大陆找不出第二人了吧!”

“说什么纳兰清羽是风启大陆第一天才,现在算起来,这第一天才,是我们家少主。”

“简直不是人的速度。”

……

北宫子弟兴奋不已,看到离夜的实力,简直比自己晋升还要开心。

他们其中不缺乏让人羡慕的天才,但是像离夜这样,十七岁能有如此成就,让人羡慕嫉妒恨,又恨不起来的这种,却是没有。

这样的天赋,他们就算是羡慕嫉妒恨,也要能拥有才行,而且在他们心里,崇敬占了多数。

听到他们激烈的话语,离夜顿时满头黑线。

不是人的速度,她总觉得速度还太慢了,真的很慢。

激烈高昂的北宫家子弟,要是知道十七岁的离夜晋升了宗师还觉得慢,会不会气的吐血。

这样的速度算是慢的话,他们的那就是掉渣了。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让少主看看你们这一年来的成就。”北宫奇笑呵呵道,看着离夜的目光越发自豪。

眸光深处染上一层湿润,是啊,如此天才,就算是她父母看到,也会很欣慰的,他们一定会看到的,看到自己的女儿仙绽放光彩的那天。

“好!”所有人兴奋点头,他们正有这个想法。

少主给了他们这么大的惊喜,现在也让少主看看,这一年来,他们就没闲着。

站在校场高台,放眼看去,几千人密密麻麻,每个人都斗志高昂,像打了鸡血似的,争先恐后,就怕落后谁一点。

“小少爷,如何?”北宫奇紧张询问道,这是小少爷设计出来的,在他们眼里满意,小少爷未必会满意。

虽然不知道小少爷为什么会设计出这么多奇妙的东西,但是这些,对于北宫家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差了点,比预料的好很多。”离夜淡淡扫视四周,这种程度,已经超过了预想。

一年的时间,他们都在校场度过,的确是有点烦闷了。

“那……”

“三个月后,让他们分批去断魂山脉历练,回来一批,再去一批,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资格的,奇叔,这些我先拟定一下,到时候你那样做就好了。”离夜再看了一眼校场,转身往高台下走去。

在校场上这一年的训练,尽管还是会有比试,还有历练,比以往少了很多。

校场上的训练再熟练再刻苦,还是要经过实战,只有实战才能真正提升自己,突破自己。

想要做到这样,不容易,就不知道这样以后,北宫家还能剩下多少人。

北宫奇走在离夜身边,一批批放出去历练,小少爷真的想好了吗?

好像知道北宫奇心里的想法,离夜继续道:“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提升,日月殿……”

日月殿能制造出那些东西,她只是毁了一部分的丹药,谁知道会不会有其它的。

所以,去日月殿,越早越好。

“日月殿?”北宫奇更疑惑了,这一年小少爷去哪里了?提起日月殿表情有点严肃,还是日月殿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让北宫家子弟遇上日月殿,小心一点,具体的事情,我会告诉爷爷。”看来治疗那种伤口的青纹丹,得备上一点在家里。

把北宫家族安排好,她才能放心离开。

“嗯。”北宫奇没有多加询问。

离夜想了想,看着北宫家外面,然后摇摇头。

没时间出去,就在北宫家吧,出去了一年,她可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能把北宫家打理的这么井井有条,爷爷和奇叔已经不容易了,她能做的,只有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出点主意,最后实施,还是得靠爷爷和奇叔。

“我先去一趟藏药楼,药长老已经抓狂了。”北宫家这一年的丹药消耗应该挺多的,炼药师不多,否则以北宫家现在的实力,是可以请一个炼药师来帮忙。

北宫奇怔了怔,随即笑着无奈点点头,也是,北宫药应该早就抓狂了。

少年走远,北宫奇站在原地,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夜儿,相信他们知道如今的你,一定会自豪,不过也可能,更多的是担心。”轻喃的声音响起,往校场四周散开,空气荡起一层一层涟漪。

离夜远去,远远就看到藏药楼,嘴角微微上扬,大步走进去。

门口的北宫家子弟看到离夜来了,脚步迅速后退,脸上带着紧张。

“少主。”两人讪讪笑道。

谁会想到,当初被人叫成废物的少年,现在已经是天才了,而且是北宫家族,乃至天龙国都无人比拟的天才。

以前的事情他们都记不得了,现在能记住的,就是他如何的天才。

离夜扫视了紧张的两个人,收回目光,红唇轻启:“不用这么担心,只要你们不挡路,我是不会出手的。”

揍他们都是差不多两年前的事情了,再说,不挡路,她是不会出手的。

“谢谢少主!”两人脸上立刻露出欣喜。

心里的石头悄然落地,眼睛都笑眯了,他们担心了两年啊,少主终于说不会对他们怎么样了!

挡路,现在就算是少主叫他们挡路,他们都不敢了。

一股强风从里面冲击而出,门口的两人眼前一花,北宫药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离夜面前。

“小子,你是真的变强了不少啊,现在连老夫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了。”北宫药围着离夜一圈接着一圈走,目光上下打量,心里暗暗惊叹。

何止是变强了不少,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他的实力了,完全将自己的气息隐蔽起来,要不是知道他的实力,肯定不会以为他是灵师,说不定还会以为他是眼前的那个北宫离夜。

然而,在帝都做了那么多事,能把邵家都直接灭了的人,怎么会是废物。

“药长老。”离夜含笑轻声叫道。

对于北宫药探究不到她实力,没有多大奇怪。

离夜拥有造化诀,能隐藏自己的实力,就连北宫弑想要探究她的实力,都要费力,北宫药的实力,现在还在离夜之下,更加是感觉不到了。

“走吧走吧,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来。”北宫药收回目光,转身往藏药楼走去。

北宫家能出一个如此天才,幸事,幸事!

离夜直接跟着北宫药走进藏药楼,笨重的门口关起,将一切阻隔在外。

北宫家再次恢复平静,北宫离夜回来的消息,人尽皆知,但是真正见过她的,除了北宫家的人,外人连影子都没看到。

炼药七天,在第七天的时间里,离夜终于走出了藏药楼。

北宫药看着一瓶一瓶排列的玉瓶,每一瓶都散发着极具诱惑的香味,那叫一个热泪盈眶。

比以前更浓郁的味道,已经是神品了么?

他不敢确定,神品,和神的存在没什么两样,没有人见过神品,也不知道神品是什么样子的。

北宫药和齐暮不同,齐暮是炼药师,对丹药的了解,总比一个守护丹药的人来的详细,知道的清楚。

齐暮能一眼看出来是神品丹药,北宫药未必能看出来,就算他能看出来,这一时半会想要他接受,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离夜,我先回去了。”红莲知道在北宫家,离夜基本上有做不完的事情,所以它还是老实的会院子里面。

看到如闪电一闪而逝的火光,离夜转身往北宫大门口走去。

在家里呆了好几天,是时候出去看看了,顺便看看一下帝都这一年,有没有什么变化。

离夜这次出去,几乎没有惊扰任何人,她现在的实力,也能做到如此。

走在热闹的帝都街上,听着四周的喧哗,离夜速度极快,没有半点停留的意思。

“和以前一样。”离夜速度极快看着四周。

尽管有一年没回来了,还是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

又走了几步,刚刚抬头,一道人影站在面前,全身漆黑,面无表情看着离夜。

“北宫少主。”那人沉声叫道,目标很久明确。

离夜扬了扬眉,停下步伐,红唇轻启,“有事?”

这么大庭广下找她,夙琉展是忍不住了吧,她回来,夙琉展有那么紧张么,还特地派暗卫过来。

“王爷……”

暗卫刚说出两个字,清冷声音响起,打断他要传达的话。

“夙琉展要是让你请我过去,你最好还是让开。”夙琉展想见她,她就要见。

别忘了,他们之间还有一笔帐要算,请她,能有什么好事。

传信的暗卫有点傻眼了,他这还什么都没说,北宫离夜就知道了,这真的是传闻中的那个废物。

不对,两年前,北宫离夜就不是废物了。

“王爷……”

“话已经说的很明白,让开!”离夜冷声呵斥道,挡她的路,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准备!

暗卫还想说什么,目光不经意间扬起,神情顿时僵住,脚步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跳开了,心里一阵颤抖。

离夜头也不回走远,留下暗卫一个人心有余悸站在原地。

暗卫手指不自觉抚上胸口,这是怎么了,只是看到北宫离夜的目光,身体本能的就跳开了,甚至来不及思考。

可那种眼神,嗜血的目光,只是看一眼,他就觉得,自己随时会没命。

少年走在街上,四周的注目是难免的,刚才又发生了那一幕,更是引来了更多的注视。

“他不会就是北宫离夜吧?”

“这本来就是北宫离夜!”

“怎么感觉才一年的时间不见,变得更俊美了。”

“才看出来,我早就发现了。”

……

街边行人传来一声声惊叹和沉醉,绝代风华的容颜,精致五官,贵族气质,出尘气息,都惹人沉醉。

不管是男女,看到如斯的离夜,都只有沉醉的份,羡慕不起来。

离夜后背挺直,器宇轩昂走在街上,听到四周一声声称赞,嘴角一抽,加快速度。

“北宫少主!北宫少主!”气喘喘呼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离夜脚步慢慢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身后。

儒雅书生,文质彬彬,随着身影走近,书卷气息扑面而来。

“温如玉?”离夜疑惑叫道,他不是在玄凤国,什么时候回来了。

呃,貌似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她差点忘了。

“北宫少主,你走那么快,我都差点追不上你了。”温如玉抹了一把汗珠,他后面追的也很累的。

离夜白了温如玉一眼,他跟上来,不会就只是跟她说这句话的吧?

“嘿嘿,北宫少主,在下找你有点事情,不知道你方不方便。”这件事困扰他很长时间了,现在终于可以看到解决的人了。

离夜双手抱臂,本来想拒绝,随即想到温如玉每次丹药拍卖的时候,都会帮她的忙,点了点头。

“暂时有。”

“那就是太好了,请跟我来,我有点东西想给你看看。”温如玉依旧是那书生卷气,在外人看来,就像是的一个无害的书生,不会有谁想到,会是高级的鉴定师。

“嗯。”看什么东西?

离夜看着温如玉脸上的神秘样,也有点好奇了,毕竟能让温如玉露出这种表情的东西,不多。

两道身影走远,街边的人依依不舍收回目光。

在温如玉的带领下,离夜再一次来到了天龙国帝都的拍卖会,走进他那个神秘的房间。

“少主,你先坐。”温如玉笑呵呵指了指不远处的座椅。

看着温如玉脸上的笑容,离夜有种拔腿就走的冲动,这笑容太值得怀疑了。

“你先说找我干嘛吧。”没什么事情的话,她还是先走了。

温如玉笑呵呵慢慢走到离夜面前,搓了搓双手,眯起双眼,缓缓道:“少主,我见到那位炼药师了。”

本人啊,没有任何遮掩的本人!

想到这里,温如玉又是一阵激动,这一年,只要提到曾经见过的炼药师,他就会有这种表情。

离夜阵阵狂汗,果然,她就不该来,温如玉大老远把她叫来,只是为了这一件事情!

“嗯。”淡淡应了一声,离夜转身就走。

“哎哎哎,少主先别走啊,在下是真的找你有事情,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怎么联系到那位炼药师,我有点东西想请教他!”见离夜要走,温如玉死命拉住。

北宫离夜一离开帝都就是一年多,现在要放他走了,下次见面,谁知道会等到什么时候,所以这次坚决不能让他走!

那位炼药师,他还是很想再见见那位炼药师,上次太匆忙了。

看着挡在面前的温如玉,离夜露出淡淡弧度,手指伸出,“给我就行了,不劳驾温如玉大人亲自去。”

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神秘?

“给你?”温如玉看了看离夜,眼中露出疑惑。

这种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有过。

“我帮你交给她。”她就在这里,不用再去找那位大人了。

温如玉迟疑点点头,现在也只鞥呢这样了,他联系不上那位炼药师大人,只有北宫少主可以。

想了想,温如玉低头把东西从储物袋中拿出来,递到离夜面前。

看着温如玉的举动,离夜额角一阵抽动,他带在身上,干嘛还叫她到拍卖会来!?

“这个是我偶然之下得到的丹药,从没见过,但是药效太过霸道,能让人瞬间提升到宗师级别的实力,但维持不了多久。”温如玉看着手上的药瓶,目光凝重。

这样的丹药,尽管能让人有一瞬间晋升到宗师,可要付出的代价极大。

提升宗师实力!

离夜立刻拿过现温如玉手上的丹药,打开瓶口,圆润的一颗丹药,落在手掌心,散发着诱人的药香味。

“这是……”这不就是王家她烧了的那些丹药么,温如玉这里怎么会有一瓶这么多!

“你从哪里得到的?”离夜看向温如玉,他这么清楚知道药效,应该已经试过。

瞬间提升宗师实力,日月殿。

“当时去玄凤国,在偶然机会下得到的,差点没命。”当时他就是好奇,好奇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丹药,结果拿到手里才知道是什么。

早知道是这样的丹药,当时是说什么,他都不会冒着那么大危险去拿。

偶然机会下得到的,离夜鄙夷看了温如玉一眼,只怕是在人家偷出来了,这种可能极大,堂堂鉴定师,竟然用偷的。

不得不说,温如玉为了丹药还真是不顾一切,但是能从日月殿手里偷到这瓶东西,温如玉的实力……就要有另外一番估计。

当时的王家,就算没有那三个人,还有好几个宗师在,他能偷出来,还能安然无恙,实力怕是不会低。

离夜看了一眼温如玉,以前她倒是没怎么注意温如玉的实力,现在想想,能成为高级鉴定师,又活到现在,受人尊敬,实力怎么会差。

“我知道了。”离夜把丹药放进瓷瓶中,放进袖子里面。

这种东西,不能放在储物手镯,找起来太麻烦。

“你不看看?”温如玉指了指离夜手上的药瓶,一阵疑惑,他怎么觉得北宫少主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种感觉会是错觉?有点不太像。

“你觉得我看了有用?”离夜挑眉反问,他不是已经认定了另外一个炼药师。

温如玉如实点头,不解的看着离夜,“我总觉得,少主会知道。”

有个时候他还会以为那个炼药师就是北宫离夜,可上次看过以后,又不像是,但是……一个人要改变自己的样子,也不是不可能。

炼药师要改变自己的样子就更容易了,一颗易颜丹就可以搞定。

离夜:“……”

这样的肯定,她是不是该跟他说一句荣幸?

“北宫少主,你干脆就和我说清楚吧,你跟那位炼药师,是不是师徒关系。”他每天想着也揪心。

要不是师徒关系,那个炼药师,怎么会如此信任他!

“温如玉大人。”离夜叫了一句。

温如玉神情一怔,眼中放光,“在呢,你说吧。”

他是不会告诉别人的,这点大可以放心。

“没什么可说的。”离夜摇摇头,特别还是温如玉这种爱药成痴的人,就更不能说了。

温如玉嘴角一抽,无奈瞪了一眼离夜,不说就不说,勾起他的好奇心的干嘛。

“温如玉大人,没什么事情的话,告辞,不用送。”说完,离夜转身离开房间,直接走出拍卖会。

温如玉愣愣站在原地,然后耸耸肩,他就知道问不出什么。

不知道下次问那位大人,他会不会透露,还是说,其实北宫离夜就是那位炼药师大人。

想到这里,温如玉立刻摇了摇头,一阵心惊肉跳。

他竟然会以为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会是能炼制出圣品的炼药师,想想都不太可能,北宫离夜已经够天才了,这要是再说,他是圣品炼药师,绝对是疯了!

不到二十岁的人,即便有炼药的天分,也应该才刚刚学起,所以,他不会是那个炼药师。

温如玉得出结论后,满意点点头,应该就是这样,不,一定是这样!

手指抚上胸口,温如玉低声轻喃:“为什么总觉得是。”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也许,真的就是。

离开拍卖会,手指不经意抚上放进袖子的瓷瓶,离夜皱了皱眉头,大步往北宫家的方向回走。

可还没走出几步,高大的男人迎面走来,身边还有刚才拦住离夜那个夙琉展的暗卫。

男人四周散发出淡淡煞气,让人不想多加靠近,一看他就是常年和死人打交道。

他看着离夜走过来,握了握拳头,仿佛想要将目光变成拳头,砸在眼前人身上似的。

北宫离夜,他们终于又见面了!

看着走来的人,离夜随意扫视了一眼,然后就没有再多看一丝,直径往前走去。

两人擦肩而过,男人突然停下步伐,离夜目不斜视,大步走去。

男人见自己这么被无视了,脸上闪过一丝恼怒,身影稍稍煽动,瞬间出现在离夜面前,挡住她前进的步伐,眼中带着愤怒,露出不屑。

“你就是北宫离夜?”一个灵力都没有的人,感觉不到丝毫灵力波动的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天才,天才若是如此,天下间不到处都是天才了。

“让开。”她不想在这里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明摆就是冲着她来的,还问她是不是北宫离夜。

他身上的气息倒是有几分眼熟,像是从什么地方见过,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暗卫站在一旁,触及到离夜冰冷的目光,身体微微颤抖。

不知道为什么,一靠近北宫离夜,就会有这种畏惧感,让他感觉到害怕,可他身边这位也不是吃素的,他有什么可害怕。

暗卫底气突然又变足了起来,压下心里的畏惧,面无表情注视面前少年。

“北宫离夜,听说你是北宫家的天才,难道是天才,还怕人挑衅不成?”男人扯出一丝笑容,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

离夜抬头对上那男人的目光,熟悉的眸子落入眼帘,脸上划过一丝了然,黑亮的眸光中露出一抹讥笑。

邵家,夙琉展,怎么喜欢用这些人,她还想着要去哪里找失踪的人,现在倒是送上门来了。

“吃了一颗易颜丹,就以为小爷认不出你了,罗及。”离夜皮笑肉不笑问道,一年多前在擂台上的帐,她还没算清楚。

就说气息有些眼熟,样子变了,气息没变,还有那种眼神也没变,从前气息也许只感觉到熟悉,但是这双眼睛,他永远也隐藏不了。

邵家那次是他跑的快,早早就逃离里邵家,不然现在他也只是一具尸体而已,当时找不到他人,现在看来,应该是被夙琉展藏了起来,没有让她找到。

男人微微一怔,脸上露出诧异,手掌微微颤动。

北宫离夜怎么会看出来!

看到男人脸上的惊讶,离夜淡淡一笑,走近一步,稍稍抬头,眸光中带着笑意,却让人有种莫名的寒意。

“刚才让你走,你不走,现在,你以为你还能逃掉吗?”这个人是罗及,她不介意浪费一点时间在这里,把一年多前的帐算清楚。

罗及脸上扬起一抹冷笑,北宫离夜真是出言不逊,真当他是一年前那个罗及。

即便他还是一年前的罗及,眼前的却不是当年擂台上遇到的那个,实力在他之上的罗刹!

北宫离夜不过才十几岁,能有什么实力!

“既然被北宫少主认了出来,罗及也不隐藏自己来的目的,今天到这里,是为了挑战少主,希望少主赏脸。”罗及阴冷笑道,王爷说了,这次就让北宫离夜有回无归!

“也好,省的小爷再去找。”离夜点点头,随意应道,神情是那么的漫不经心。

暗卫顿时傻眼,他以为这件事情会很难办,所以才特地跟过来的,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容易,北宫离夜这就答应下来了!

王爷说的还真是对,北宫离夜,谁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街上行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停下步伐,听着刚刚的谈话,目光来回在离夜和罗及身上扫视。

“这个人就是那个罗及吗?”

“用卑鄙手段取胜的罗及,当年我在啊,怎么样子变了这么多?”

“娘的,你没听北宫少主说,他吃了易颜丹,才改变了自己的样子,北宫少主还真是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了。”

“让他想藏都藏不住,哈哈!”

……

当年的事情,罗及用卑劣的手段这件事,帝都几乎都传遍了。

擂台上发生的事,当时是立刻就传了出去,邵家在擂台上暗算北宫家,邵家被灭,就是因为这件事,事实真相面前,夙皇也不好说什么。

罗及,那是当时最让人鄙视的一个名字,胜之不武,使用暗器取胜,胜了也是可耻的。

罗及脸红耳赤怒瞪着离夜,双拳握紧,眼中露出愤怒。

北宫离夜,北宫离夜在这么多人面前提起往事,让他丢人,今天北宫离夜答应了挑战,那就死在这里吧!

看到罗及脸色的变化,离夜嘴角微微上扬,这就受不了了么。

“罗及大人,不然……”

“你滚开!”罗及愤怒吼向身边的暗卫,今天他是如论如何也不会放过北宫离夜的!

暗卫还想再说什么,可在看到两人眼中的杀意,慢慢后退到人群中,将自己隐藏起来。

“北宫离夜,今天我就杀了你,洗刷我的屈辱!”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为北宫离夜,都是因为他!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不在意扫视了一眼罗及,“你已经多活了一年,这次小爷没打算让你再逃掉,不然我家罗刹,不就白受伤了。”

围观众人听到离夜的话,忍不住狠狠颤抖,嘴角不停抽动。

就知道北宫离夜记仇,可居然这么记仇,一年前的事情,他到现在还记着。

这让曾经得罪过离夜的人,不禁又开始担忧了起来。

当年他们有眼不识泰山,会不会像这个叫罗及的人一样,被北宫离夜记到现在,随时就来如数奉还给他们!

“北宫离夜,你当我罗及还是当年的罗及吗?”绿褐色力量在身体四周炸开,灵力涌动,带着浓浓压迫。

他如今已经是先天天阶,北宫离夜再天才,也不能十几岁就进入先天天阶之列!

绿褐色的灵力,让四周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露出惊讶和震撼。

先天天阶,竟然是先天天阶!

先天天阶尽管不是最强的,但是这个世上,有几个宗师,在他们眼里,先天天阶也算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度。

离夜扫视了一眼罗及,若有所思点点头,“是进步不少。”

先天天阶,这速度的确是很快。

“所以,今天你只有一死!北宫弑来也救不了你。”罗及看到离夜的点头,笑的更加狂妄,他如今已经是先天天阶,还需要怕谁!

玫瑰红唇露出完美的弧线,离夜双手垂在身体两次,眸光露出嗜血。

“那小爷也还给你一句,今天,就算是夙琉展亲自来,你也死定了!”夙琉展派这么个人试探她的实力,该说他聪明还是说他蠢。

这个罗及倒是真的不怎么聪明,帝都皇城中,夙琉展让他来杀自己,他也不想想,夙琉展敢这么大阵仗对她做点什么。

夙琉展再怎么想让她北宫离夜死,也得掂量掂量,她这个北宫家少主的身份,可不是摆设。

街边围观的人阵阵叹息看着离夜,他和一年前一样,还是那么嚣张。

可是……这好歹是先天天阶!

北宫离夜即便是天才,总不能这么短的时间,就晋升到先天天阶吧,要知道,他才十七岁而已!

罗及怒火爆发,双手紧握成拳,狠狠往离夜身上砸去。

看到飞速闪过的拳头,离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脚步微变,身影瞬间消失,只剩一道残影。

“砰!”

罗及的拳头没有落在离夜身上,绿褐色灵力重重冲击地面,地面发出阵阵抖动。

好快!

看到离夜极快闪躲的速度,所有人脸上的叹息变成惊讶。

他们记得一年前,北宫离夜……对了,一年前谁知道北宫离夜的实力!?

谁也不曾见过他身上的灵力,只是传闻说,她已经是天阶级别。

可现在这速度,不会是已经突破天阶了吧!

众人惊悚,一年时间突破天阶,晋升到先天天阶,这该是多么可怕的天赋,这要是真的,北宫家这个少主,可就不是天龙国的天才了,放到风启大陆,都能让人仰视。

罗及看到飞速闪躲而过的离夜,脸上露出狰狞。

“北宫离夜,你躲什么!”只会躲,这胜负还怎么分出来!

罗及看着四周,始终只看到离夜的残影,无法探究她真正的位置,一阵恼怒。

“好啊,那我就不躲。”嗜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罗及全身顿时僵住,稍稍侧身,就看到熟悉的轮廓映入眼帘。

离夜站在罗及身边,在他转身过来的同时,她腾空跃起,一脚狠狠踢在他的胸前。

“嘭!”

罗及整个人腾空飞起,重重落在几丈外,撞击的地面都有几丝抖动。

围观的人立刻后退,不敢靠太近,两人的对战,连累到他们可就不好了,他们还不想成为对战中的牺牲品。

可是,听声音,应该是挺痛的。

罗及正要站起来,眨眼,刚刚还在三丈外的少年,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一把短剑。

“你……”

罗及震撼的看着离夜,他什么时候过来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太可怕了!

“看在小爷今天还有其它的事情,就给你个痛快,对了,你不过区区先天天阶罢了,当真以为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强的了吗?”说着,离夜将手中短剑甩出。

短剑脱离离夜手掌,笔直往罗及飞去,速度快到让人咂舌。

银色短剑,如同一道闪电,瞬间,已经穿透了罗及的身体,他,无处可逃,无力可挡!

罗及震撼,他更是无法明白,自己明明是先天天阶,为什么会打不过一个北宫离夜。

区区先天天阶,区区……难道他已经是宗师了!

“噗!”罗及吐出一口鲜血,手指颤抖的指着离夜,脸上带着恐惧。

宗师,他是宗师……

离夜低头扫视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短剑插在他的胸口,眼中还露出不敢置信和不甘心,脸上惊悚的表情好像是想明白了什么。

“我说过,谁也救不了你。”说完,离夜转身头也不回离去。

黑亮眸光扫视了一眼众人中的暗卫,嘴角勾起狡黠弧度。

夙琉展,你想知道小爷实力,这么一个人来,是不够的,不过初级先天天阶罢了。

没有人会去救罗刹,挑战北宫少主,这是众人看在眼里的事情,谁会自讨没趣,救这么一个找死的人。

挑战离夜,这本来就是找死,中级宗师,在离夜还是巅峰先天天阶的时候,就能斩杀,罗及不过一个初级先天天阶,还来挑衅,明摆了就是活太久,找死。

退入人群中的暗卫,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他以为北宫离夜同样不会放过他。

咬咬牙,暗卫随时看了一眼死去的罗及,匆匆离开。

要把这件事告诉王爷,北宫离夜轻轻松松就杀了一个先天天阶,这简直太可怕了。

罗及根本是没有反抗的力量,三两下就倒下了。

能如此轻松对付罗及,北宫离夜该是何种等级,巅峰先天天阶,或者是……宗师!

暗卫迅速摇摇头,他一定是疯了才会有这种想法,北宫离夜不到二十岁,怎么可能是宗师,要知道,北宫家的北宫弑如今也不过只宗师巅峰。

离开暗卫的速度越来越快,迫不及待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夙琉展。

围观众人,看到如此一幕,脸上的惊讶震撼,无法掩饰。

一年多的时间,北宫离夜,居然这么可怕了!

先天天阶,怎么觉得在他眼里,就跟砍萝卜似的,那么轻松、随意!

------题外话------

昂昂,昨晚有点卡文,所以没更新,现在更新啦,当然,晚上还会更的,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