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五十章 晋升宗师!

灵力形成漩涡般吸入身体,那疯狂的速度,让人咋舌,恐怖到了极点。

白衣男人发半躺在岩石上,注视眼前人儿的目光,一直不曾挪开过,眼睛深处淡淡杀意,依旧存在。

明亮双眸豁然睁开,离夜随手抓起一把丹药,直接往嘴里塞,连看都没看一眼。

这举动若是有人看到,又会是一场轩然大波。

这么吃丹药的,一把一把往嘴里塞的,离夜绝对是第一个,就算有人敢这么吃丹药,不怕丹药的力量冲破肚子,也没有这么多丹药可以吃,毕竟,丹药何其珍贵。

吞下一口丹药,离夜继续闭上眼睛,身体中灵力旋转的速度,比刚才快了一倍不止。

经脉在灵力,丹田暖流的温润下,已经修复的七七八八,力量和实力也在飞速回转,身体里的灵力,能感觉比以前更为醇厚。

纳兰清羽看到离夜的举动,溺宠一笑,依旧保持着姿势,眼睛还是不曾挪开。

不知道是不是五个月的寻找,让他还心有余悸,还是担心眼前看到的只是幻觉,回到深渊山涧底下,他的目光就不曾离开过。

离夜即便闭上眼睛,也能感觉那灼热的注视,嘴角稍稍勾起浅弧,没有出声。

她知道这次,是吓到纳兰清羽了。

但是她的身体,的确是没事了,从那天醒过来以后,又是三个月过去,这三个月里面,她能感觉自己像是重生了一般,身体的感觉,和以前不同。

对外界的灵敏,灵力的醇厚,还有……实力,这些都有所提高了。

再说到炼药方面,她也觉得比以前操纵更加灵活,甚至炼药成功的几率都要高出一成。

尽管只是一成,可离夜本来在这方面天赋就高,她炼出丹药的几率放本就比平常的炼药师高,如今再多了一成,那提升的就不只一点半点。

总之,这一次,她算是应祸得福,尽管受了重伤,得到的却更多。

药力在身体里一点点消耗,直到日落西山,离夜才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浊气,动了动身体。

“如何?”眨眼,白色身影已经到了她面前,伸出双臂将她紧紧搂住。

离夜抬头看了一眼纳兰清羽,没有反抗,顺势靠在纳兰清羽怀中。

“已经好很多了,不过灵力比以前醇厚了很多,而且……我感觉好像快晋升了。”应该等伤完全好了以后,就能够突破。

宗师,她终于能走上这个高度了!

在另一片天地宗师可能不算什么,但在去另一片天地之前,在四国中,她已经突破了宗师,后面的还会远么!

“晋升,倒是不小的机遇。”纳兰清羽淡淡笑道,听到晋升,心里悬着的石头又落下了一点。

宗师,只要那边的人不过来,在这边,宗师的地位,已经没几个人敢对夜儿出手了。

哪怕日月殿,想要对宗师级别的人如何,也要掂量掂量。

“当然,不过我想在晋升之前,炼制冰火两极丹,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但是丹神诀打开新的禁锢,需要这东西,等我晋升宗师,打开新的禁锢,又需要新的丹药。”离夜无奈道。

现在已经这么无奈了,这要是晋升宗师,想要打开另外一道禁锢,里面药材的珍贵,她可能都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寻找了。

造化诀好点,她比较期待造化诀,冰沙裂魂斩威力那么大,看看造化诀里的新招,有没有适合她的。

“打算什么时候开始?”纳兰清羽皱眉问道,他倒是听夜儿提过“扭转乾坤”的两本灵诀,只是,他也不知道这是谁遗留下来的。

不过在修炼上,倒是没有什么坏处,甚至比一般的灵诀更神奇。

“一个月以后,身体里的伤,尽管好了不少,不过还不能随便牵动,冰火两极丹也珍贵,身体不稳定,我也不敢随便炼制。”药材的分量,只够她炼制一次,一次不成功,就要重新找。

这一份就这么难找了,要是不成功,真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找。

“好,安心疗伤。”

伤好了,就没事了。

“不过八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有点担心爷爷。”看到她这么长时间没回去,那老头会不会抓狂。

或者,不知道他会不会知道玄凤国的这件事情,这要是知道了,他老人家弄出的动静,一定不会太小。

“我已经派人去北宫家了,别担心。”纳兰清羽笑道,这点他早就想到了。

离夜点点头,笑道:“那就好。”

纳兰清羽手臂稍稍用力,两道身影往地上倒去,离夜趴在纳兰清羽胸前,淡淡微笑,这三个月,他都是这么让自己睡的。

她哪里有那么脆弱,不过,他既然都这么做了,有什么理由拒绝。

地为床天为被,两人躺在星空下,享受着难得的安静。

没有人打扰,也不会有人吵扰他们。

一个月时间过去,离夜动了动身体,感觉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把所有人的药材拿出来,她准备开始炼药。

纳兰清羽静静坐在一旁,尽管他不是炼药师,也知道炼药师炼药的时候,不能够轻易干扰,其中后果,可大可小。

红莲难得出现,自从纳兰清羽到了这里,除了平时带着纳兰清羽出去找药材,它基本上离纳兰清羽和离夜远远的,无聊就去寻找火种,它需要恢复。

普通药鼎放在地上,红莲火熊熊燃烧,离夜刚想把第一种药材放下去,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怎么?”纳兰清羽疑惑问道,有什么不对。

“有点担心这药鼎问题,不过,上次给你看的三足鼎,到现在还没解开奥秘,也不知道是什么药鼎。”离夜撇了撇嘴,什么都不知道,还真是的。

希望新启的丹神诀里会有记载,现在也只能如此希望了,期待也别太大。

“先炼药。”纳兰清羽指了指药鼎,现在想那么多也没用,在这带了将近夜儿都待了九个月了,也是时候离开了。

炼药以后,她还需要晋升突破宗师,日月殿……她不是要去。

“嗯。”离夜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先炼药,那个三足鼎炉,她总会知道是什么东西的。

红莲火焰徐徐燃烧,离夜全神贯注,极为熟练将药材一样一样放进鼎炉中,一心一意,不敢有丝毫松懈。

药材只有一份,毁了就全没了!

纳兰清羽静静靠在一旁,一手放在膝盖上,慵懒靠在岩石上,柔和的目光,露出淡淡笑意。

离夜最先将子午麒麟子炼制,两种颜色的果子,经过火焰的炼制,慢慢变成液体,两种液体相互挤压,碰撞,就是不肯融合到一块。

精神力提炼着液体,将它们融合,挤压,不管它们如何不想融合,最终还是融成一团,灰色灵液漂浮在空中,宛若灰色的精灵,四周带着熊熊火焰。

以火焰包裹,能更好的保存药效,红莲的火焰更是如此。

然后将王者朽木炼制,白色粉末散发出诱人香味,最后是血莲蕊,红色晶莹的灵液,晶莹透亮,犹如红色宝石,煞是好看。

最难的就是烈焰寒泉,这东西不能炼制,也不是用来炼制的,它本身就已经是炼制好的药材。

其余的三种已经经过了红莲的炼制,多少不会再像刚开始那么反抗,烈焰寒泉不同,它本身就有火焰,还有这寒冰,将它硬生生融合在其它三种里,才是最困难的。

看着附在空中,已经准备齐全的药材灵液,离夜脸上闪过一丝凝重。

机会只有一次,用完了就没有了,第二次机会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但是,这次要是不成功,她就看不到更好的药方和炼药的技巧,也就是说,她炼药这方面,暂时就停止在了这里。

但是神品的丹药,前面的药房已经不合适了,不开启新的篇章,只怕是不行。

想到这里,离夜眼中露出坚定,一定要成功!

精神力将四种药材牵引到一起,然后将它们揉搓挤压,烈火熊熊燃烧。

四种药材刚碰撞在一起,就表现出明显的抗拒,显然是不愿意和对方融合,融洽。

离夜脸色一沉,将它们控制起来,不容反抗!

额上密密麻麻的汗珠越来越多,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夜幕降临。

离夜像是没发现这点,全部的注意力,依旧是在丹药上面。

纳兰清羽坐在一旁,看到离夜额上的汗珠,尽管不想她这么辛苦,但是,现在不如此,如何能够强大!

强大二字,不只是说说,要强大,这些是必须的经历和经过。

终于,在第二天黎明升起的时候,四种药材揉成了一团,只是把他们勉强揉成一团,还没有炼制成丹药。

就是如此,离夜看到揉在一起的药团,脸上也忍不住露出欣喜。

第一步已经完成,现在只要掌握好火候,将它炼制,用不了多长时间,丹药就能够成形!

红莲此时也不敢懈怠,它太清楚知道这丹药的重要性,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认真。

面前凑在一起的药团慢慢变小,表面形状,也变得圆润。

微微药香飘向四周,随着时间流逝,火焰炼制,味道越来越浓郁。

烈日当空,一丝裂痕从药鼎上裂开,离夜脸色顿时一僵。

不是吧,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再过一点点时间,就能够收丹,药鼎竟然在这个时候裂开!

要玩也不带这么玩的吧,已经是最后了,最紧咬的关头啊!

“不管了!”离夜脸色一沉,双手托起,一枚圆润丹药从药鼎中飞出,四周包裹着火焰,飞出药鼎后,火焰明显弱了几分。

红莲看了一眼飞出药鼎的丹药,急忙加重火焰力道,维持着火焰的温度。

“咔嚓……”

药鼎又离开一道缝隙,发出刺耳的声音。

再一点点,再一点点……

离夜紧张看着慢慢成形,圆润的红色丹药,再一点点时间就好了。

“咔嚓!”

声音越来越频繁,离夜脸色也越来越紧张,现在药鼎破碎,一切都完了!

“咔嚓……”一道缝隙,从药鼎中间裂开,只要在稍稍一点,药鼎就要裂开两半了。

离夜眉头紧皱看着裂开的药鼎,再坚持一下,只要一下下就好了。

看到药鼎的裂痕,纳兰清羽脸上的表情不禁也变得认真起来。

两人全神贯注落在丹药上,离夜紧张,感觉纳兰清羽比她还要紧张。

“啪!”

“收!”

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离夜眼尖手快,急忙抓过空中漂浮而出的丹药,几乎是同一秒,药鼎破碎!

这次药鼎不同往常那样,直接炸炉,而是碎成一块一块,静静躺在地上,惨不忍睹。

离夜紧紧握住手掌心的丹药,放在胸前,彻底松了口气。

“就差一点点。”离夜轻喃道,擦了擦额上冷汗。

“成……”

纳兰清羽的话刚说出一个字,脸上表情随即愣住,然后露出了然的笑容。

灵力在身体内蠢蠢欲动,离夜微微一僵,缓缓看向纳兰清羽,此时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突破,竟然在这个时候!

“我帮你护法。”纳兰清羽站起身,双手负在身后,淡淡笑道。

不知道哪里来的一缕微风,吹起衣角,白衣似雪的男人,墨丝飞舞,仙气飘飘,衣袂上暗纹流溢光彩,只是一站,便是世间最美的风景。

离夜小心翼翼收起冰火两极,红蓝交错的纹路,散发出淡淡香味,看着就有想吃的食欲。

“好。”现在突破,的确需要有人护法,因为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成突破。

有些人抓住了这个时机,有些人到了这个时机也没突破。

抓住的都晋升成为宗师,没有抓住的,只能停在巅峰先天天阶,有些甚至会降级,宗师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

突破,必须要突破!

离夜咬咬牙,迅速回神,将全部精力放在晋升上面,现在这个时候,晋升才是最关键的!

必须要突破!

四周灵力汹涌,比前几天更甚,纳兰清羽站在一旁,注意着四周,也注意着离夜。

能晋升,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这也算是应祸得福。

九个月的时间疗伤,在伤好了同时,也能晋升,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少年席地而坐,男人柔和注目,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没有半点突兀。

离夜顺着造化诀的运行,将灵力迅速运行周天,丹田处的波动逐渐频繁。

绿褐色灵力,在经脉中一闪一闪,绿褐色,青色,不停交替,疯狂转动,蠢蠢欲动的力量,随时都会爆发。

离夜如同老僧入定,这一坐,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在飞速旋转后,离夜终于感觉到了其它的一丝不同,她急忙抓住,不敢放开。

灵力闪动交替着,青色之光,越来越厚重,也越来越浓郁。

四周是那般的压抑,这深渊山涧下,被离夜疯狂吸收了九个月的灵气,还能维持如此,可想这下面的灵气的浓郁。

要晋升了么?

纳兰清羽看着离夜深深一闪而逝的青光,薄唇微微勾起弧度,这就是晋升的先兆,看来是要晋升了。

轰!

离夜感觉脑海中一声爆开,随即,丹田处的灵力和暖流,如潮水一般,往身体的各个地方蔓延开来,四肢百骸,每一处经络。

直到请光之力蔓延到全身各处,离夜立刻睁开眼睛,低头看了看身体,抬起双手,脸上露出喜悦。

真的是突破了,宗师,这就是宗师的感觉。

难怪有那么多人无法突破宗师,的确,突破宗师以后,感觉和先天天阶,有很大的不一样。

看到离夜脸上的喜悦,纳兰清羽嘴角稍稍上扬,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光亮,身影瞬间已经到了离夜面前,稍稍用力,将她压在身下。

离夜眸光微转,双臂提力,想要挣开纳兰清羽的钳制,却发现,她用力一分,身体受限制就会加重一分。

靠!

晋升的喜悦,还没有来得及欢呼,立刻一盆凉水就这么浇了下来。

“你……”离夜咬牙切齿看着压在身上的纳兰清羽,仗着自己有实力,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夜儿,便是晋升,你还是不够啊。”纳兰清羽低哑轻笑,满意看着被压在身下,怒瞪着自己的离夜。

不够,还是不够!

离夜眼中燃烧起两簇火焰,倔强的看着纳兰清羽。

至于红莲,在离夜晋升那一刻,它逃之夭夭了,这种时候,它在不合适,经过那么多次被震晕,它已经完全清楚了。

“你等着,小爷总有一天把你压倒!”让他也尝尝被人压!

纳兰清羽俯下身,鼻尖碰触着离夜的鼻尖,唇瓣只有那一点点的距离。

“为夫等着。”

湿热从唇瓣传来,四个字刚传入耳中,离夜就再也说不出任何话了。

两道身影的契合,是那般的完美,唇舌的纠缠,化作一声声美妙的旋律。

两道身影紧紧相拥,男上,女下,纳兰清羽将唇瓣移开,把头埋进离夜的颈间,滚烫的气息轻灼着肌肤。

“纳兰夫人,为夫找到你了,没事了。”

低哑的轻喃,直到这一刻,才彻底的放心下来,悬着的石头,落入尘埃。

离夜听着耳边的轻喃,放在腰间的双手,加重力道。

“嗯,你找到我了,没事了。”

这个男人,到现在才真正的放心下来,即便四个月过去,一直紧紧看着她,就是担心她随时会消失在眼前,直到这一刻,他才完全相信,她就在这里,他找到她了。

相拥契合的身影,静静躺着,谁也不愿意打破着温馨的气氛。

日升日落,离夜炼制出冰火两极丹,终于是将新的禁锢打开了,可是,刚刚打开那道新的禁锢,随之而来,又是另外一道禁锢。

她已经突破了宗师,当然会有更难得,跟高深的炼药的药方和一些东西在前面等着她。

“冰火两极丹的作用,居然只是能让吃下去的人,冬天不会冷,夏天不会热!耍我的吧!”离夜忿忿看着手上的丹药。

她辛辛苦苦找了那么久的药材,结果就怎么点作用!

“不是说了,炼制出冰火两极丹,才算你真正能炼制出神品,比一般的神品炼药师要强上许多。”纳兰清羽拿过离夜手上的丹药。

冰火两极丹尽管只用了简单的四样药材,但是这四种药材都很珍贵,至少对四国来说是。

“谁知道是不是耍人的。”离夜脸上再次露出怒意,辛辛苦苦这么长时间,结果就这样,就只是这样!

“夜儿,别小看它,到了极热和极冷的地方,它都能让你感觉如同平常。”冰火两极丹是极热极冷炼制出来的,所以它的作用,还是挺大的。

离夜叹了口气,睨视了一眼纳兰清羽手上的丹药。

“说的也是,这个世界太奇怪,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你都没听说过的丹药,还是先收起来。”说着,她拿过纳兰清羽手上的丹药,放进玉瓶中,然后扔进储物手镯。

看着离夜的举动,纳兰清羽轻轻低笑,一阵无奈。

“晋升了,丹神诀新的禁锢也打开了,里面有不少药方,我得好好研究,然后造化诀也开启了新篇,我想看看有没有适合我用的招式。”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晋升了宗师,她觉得更多事情要做了。

现在她所用的招式,尽管不少,但是能多学点总是没错。

这一片天地,她早晚会走出去,在走出去之前,多学点,总是好的。

“不懂的可以问我,九天穹诀,你暂时学这两样就好了。”震天诀和翻天诀在风启大陆已经够用了。

“这个是必须的。”离夜笑着点点头,有他在,不懂的当然会问。

“走吧,回天龙国,快十个月了,再两个月,不就要去日月殿了么,到时候更没时间。”修长手指拉过离夜的手,淡淡笑道。

一下子就十个月过去,北宫家家主,看到自己孙女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也快抓狂了。

在到这深渊下面之前,夜儿已经离家几个月了,现在算起来,有一年多没回去了。

“你这也知道?”离夜狐疑看着纳兰清羽,日月殿他是不是走完了?

“知道一点,五年前,四国选出人去日月殿的时候,我刚好在。”纳兰清羽轻描淡写道,就像是在谈论天气那样。

离夜嘴角一抽,刚好在,刚好把日月殿当自己家走吧。

“然后呢?”离夜询问道,他的意思,她也有必要去日月殿修炼的地方走一圈?

“那个地方,你若是去一趟,离神化不会太远。”适合现在的夜儿去。

离夜眼前一亮,神化,真的这么神奇!

“不过最多应该是巅峰宗师,你也知道,风启大陆没有让人晋升神化的因素。”不然这个地方也不会没有人能晋升神化,最多只能停留半神化。

半神化已经是他们的极限,神化根本不可能。

“嗯。”这点她知道,顿了顿,“说不定,我会晋升呢,这个世界没什么不可能的。”

随时会有机遇出现,什么时候就能晋升,这点谁也说不准。

纳兰清羽顿了顿,看了一眼离夜,扬起笑容,“也是。”

“走吧,我总觉得要去一躺,小白和千寂都沉睡了,说不定去一趟,它们能够醒来也不一定。”红莲也差点沉睡,幸好是找到了火源,才没沉睡过去。

“嗯。”纳兰清羽点点头,搂过离夜的腰。

“红莲,回家了。”离夜朝着身后叫了一声,火红莲花如闪电一般,迅速飞来,然后没入离夜身体。

纳兰清羽看了一眼红莲,然后收回目光,深渊山涧下的两道身影,不过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悬崖上面。

看着闪电一般的速度,离夜无声看了一眼纳兰清羽。

他生来就是打击她的,她以为自己的速度已经够快了,结果……现在这么一比,什么都不算了。

“夜儿会更厉害的。”像是知道离夜会说什么,纳兰清羽淡淡一笑,抱着她,眨眼走到了空中,走出这一片森林。

离夜顿时满头黑线,这是安慰么,红果果的打击好么!

在看到熟悉的断魂山脉,再来是帝都城外,帝都皇城外,离夜不得不承认。

纳兰清羽的速度,真的很快!

从玄凤国到天龙国,其中相隔不知道多远,他竟然不用一个时辰就回来了,这么快的速度,是人都会觉得倍受打击的。

看着熟悉的帝都街道,高低起伏房屋,到处都是那么熟悉,一点都没变。

俯身看去,整个帝都都在脚下。

“你找个地方把我放下去,你就能回国师府了。”看到熟悉的北宫府,离夜脸上露出笑容,她终于是回来了。

一年多都过去了,也不知道南轩,兰御风还有洛九城他们三个晋升到什么级别了。

纳兰清羽无声看向离夜,握在腰间的大手,稍稍家中力道。

“嘿嘿,国师大人,你不想别人大白天看到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吧?”感觉到腰间的力道,离夜抬起头嘿嘿一笑,眼中闪烁出狡黠。

纳兰清羽:“……”

他现在很想问问北宫家主,为什么要把夜儿,从小扮作男人!

“所以,我还是先走了,你不想让人家知道回来,我可以不一定。”离夜耸耸肩,淡淡笑道。

她回来的消息,很快整个帝都都会知道的,想瞒也瞒不住,纳兰清羽就不一定了,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回到国师府,谁也不会知道这件事。

尽管同样是回去,可差别就是这么大,没办法。

“好吧。”考虑了一下,纳兰清羽脸上露出笑意,腰间的大手才慢慢松开。

离夜狐疑看着纳兰清羽,他这笑容是什么,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先走了。”说完,离夜转身离开,迫不及待往北宫家的方向飞身而去,眨眼就变成了小黑点。

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落下去,拍了拍皱起的衣服,离夜脚步飞快,走向北宫府的方向。

远远看着熟悉的大门,离夜眼睛眯成了一道缝隙,终于是回来了。

“小少爷!”

门口护卫看到那熟悉的轮廓,尽管日益成熟,越发的俊美,他们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离夜点点头,直接走进北宫家,脚步才走进去一步,她又退了回来。

“那个,我爷爷呢?”不会她一走进去,迎接她的又是一声惊天动地泣鬼神的大吼声,能爆破耳膜那种。

护卫相视一看,脸上露出笑容,看着离夜皱起的表情。

“少爷放心,家主去见皇帝了,刚刚才去,现在应该走到皇宫,不会那么快回来。”小少爷终于是回来了,这都一年多了,小少爷变得好看了,也变得成熟了。

离夜这才点点头,不在家里就好,她还能安静梳洗一下,换身衣服什么的,最好有时间去看看南轩出来没有。

走进北宫家,来往的下人和巡视的护卫,立刻停了下来,惊讶看着走进来的少年。

“小少爷!”

“少主!”

所有人异口同声,激动看着回来的离夜。

小少爷终于回来了!

离夜点点头,笑呵呵走进去,额上滑下一滴汗珠,她只是一年没回来,他们不用这么激动吧?

看了看他们激动的表情,离夜迈出步伐,刚走出一步,灰色身影眨眼出现在了面前,平凡的脸上带着招牌笑容,眼中也是难得的露出激动。

“小少爷。”终于回来了!

离夜:“……”

这一个个是怎么了,怎么连奇叔都变成这样了?

“主子!”褐色身影从天而落,急忙走到离夜面前,罗刹同样一脸激动。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大同小异,离夜不自觉吞了吞口水,看了看身后的大门,脚步不自觉往后挪动。

“那什么,奇叔,我还是先走了,避避风头什么的。”一定是她家老头又做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现在回家,肯定不是正确的选择。

正好老头不在,还是去纳兰清羽那边避避风头什么的。

北宫奇的目光看着离夜身后,脖子僵硬摇摇头,好像,是不行了。

离夜看着众人脸上僵硬的表情,额角滑下一滴冷汗,缓缓转身,忍住拔腿就走的冲动。

当熟悉的轮廓映入眼帘,一声暴喝随之而来,“北宫离夜,你敢走!”

一声暴喝,惊天动地,北宫家每一个角落,甚至半个帝都皇城都能清楚感受到那一声暴喝中的怒火滔滔。

在场所有人,除了离夜,在那一声怒吼前,就已经把耳朵捂上,可即便这样,还是被震的头晕目眩,气血翻腾,头重脚轻。

“爷爷,我说笑的,真的。”离夜甩了甩头,稳住身体,双手环住暴喝的老人的手臂,嘿嘿笑道。

爷爷不是去皇宫见皇帝了么,不是刚刚才去么,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过从刚刚那一声大吼,连她都能感觉到压迫,看来神灵石是真的起到了作用。

“哼!”北宫弑脸庞通红,重重哼了一声。

离夜看到北宫弑的模样,忍住扶额的冲动,保持着微笑。

“爷爷,其实我也是想很早就回来的,真的!”可惜没办法,她这是刚刚好,刚刚突破,然后就那么什么回来了。

速度已经够快的了,本来几个月前,她是决定找到血莲蕊就回来的,谁知道会遇上那么一档子事。

晚回来几个月,好歹也回来了,她已经回来了。

“哼。”那一哼声,明显力道减弱。

“好了好了,大不了在去日月殿以前,我都待在帝都。”离夜的一阵狂汗,现在的老人家,怎么和孩子一样。

北宫弑别扭的表情,这才看向离夜,狐疑问道:“真的?”

“嗯,真的!”离夜点点头,去日月殿也就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这两个月她想要好好稳固宗师实力,能到什么地方去。

感觉到离夜身上的气息,北宫弑目光上下扫视了离夜一眼,眼中露出光亮,然后一把拉过她,两道身影眨眼消失,不知道去了何方。

石化当场的下人和护卫相视一看,了然点点头,对了,就是这种感觉。

他们就说这一年什么地方不对劲,就是这样,每次家主再大的怒火,到了是小少爷这里就不管用了。

“主……”

“好了好啦,你主子会回去的。”北宫奇拉了拉罗刹,现在某爷爷拉着孙女,肯放人就怪了。

他也去听听,看看小少爷一年多没回家,现在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了。

北宫弑这么一拉,离夜瞬间就到了他的院子。

看着这些速度,离夜一阵比一阵郁闷,都是重重打击!

“晋升了?”北宫弑上下扫视了一眼离夜,明显感觉隐隐不同的气息,不过感觉不出来是什么等级。

“嗯。”离夜点点头,眼中闪过惊讶,她已经用造化诀隐藏住实力了,没想到爷爷还是能发现。

难道……

“爷爷,你已经突破了!”已经到了神化了么!

北宫弑嘿嘿一笑,点点头,“半年前突破了,幸好有你送回来的神灵石,里面的能源,让我突破了不说,也让北宫奇晋升了一大截,现在已经半神化了,一只脚踏进神化了。”

离夜笑着点点头,尽管半神化厉害,可她知道远远不及神化,差那么一点,就是很大的差别。

“小少爷,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们,你到什么等级了?”北宫奇缓缓走进来,上下看了一眼离夜,然后无奈摇头。

小少爷隐藏的是越来越深了,根本感觉不到她身上的气息,看不出是什么等级。

不过,小少爷离家的时候,是先天天阶,现在……

“嘿嘿,我刚刚突破宗师,比不上爷爷和奇叔。”他们早就突破了,她现在才突破。

尽管心里已经有了猜想,可离夜说出来以后,北宫弑和北宫奇还是呆愣住了。

宗师!真的是宗师!

这速度,太可怕了吧,他们用了这么多年,才到现在这样,她居然这么快就追上来了,简直可怕!

北宫弑轻叹一声,心里暗暗道,真是个小怪物。

某爷爷怕是忘了,离夜若是小怪物,他又是离夜的爷爷,不就是……

“这种速度,简直可怕!”北宫奇好不容易回神,还是忍不住惊悚,这种速度,简直太惊悚了!

“刚刚突破没多久,还没有稳定下来,希望在去日月殿之前,能够掌控。”离夜摸了摸鼻子,看到北宫弑和北宫奇脸上的惊讶,无辜轻笑。

她只是,一不小心就晋升了,真的是一不小心。

北宫弑和北宫奇要是听到这话,一定得气晕过去,他们花了半辈子的时间,结果到她这,就变成一不小心就晋升了!

有那么容易吗?是那么容易的吗!?

“日月殿,你当真要去日月殿?”北宫弑眉头紧皱,认真严肃的看着离夜。

她已经决定好了吗?要去日月殿。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现代娱乐圈哒,喜欢的亲去看看吧,么么哒

霸宠之影帝的腹黑妻文/云帆

前世,她陷入阴谋算计,绯闻缠身、声名狼藉。娱乐圈的星梦破碎成渣,阴谋最后被人推下高楼断送了性命。

今生,她要抓紧机遇,步步攀登娱乐圈宝座,成为举世无双的新晋影后!

今生,她要冷心无情,报仇雪恨,让那些渣男贱人被碾碎的连渣都不剩!

PS:昨天传文有点着急,忘记恭喜大家七夕快乐了,嗯,单身狗表示默默的看着你们,哼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