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下场凄惨

强势的力量,扑面而来,简直要毁天灭地!

冰山男人双手间灵力沸腾,迎上直冲而来的银色之力!

“轰——”

力量肆意狂狷,强势而来,冰山男人身后的八人,身影踉跄后退,他们发现,自己竟无法阻挡这股突然爆发的力量!

这是什么,怎么会这么厉害!?

八人惊悚畏惧,那股力量,让他们畏惧惊悚,害怕慌神。

银光在力量冲击下,轰然消散,在两人面前,一个巨大坑洼,凹陷下去了两尺。

冰山男人见银光消散,冰冷寒霜的唇瓣轻启:“灵魂印记。”

灵魂印记!

日月殿的五个人可能不知道灵魂印记是什么,另外三人,在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神情大变,全身颤抖。

于此同时,在另一片天地间,闭眼倚在大椅上的白衣男人,灵魂出现巨大波动,冰冷寒霜的眸光猛地睁开,脸上沸腾出熊熊杀意,在众目睽睽下,瞬间消失。

留下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然,唯一知道的,有人死定了,还会是以最可怕的方式死去。

离夜倒下,电石火光间,一道白色身影骤然出现,将倒下的她瞬间接住。

庞大的身影,霸道强势,身上沸腾着杀气,想要将眼前的人,全部撕成粉碎,让他们直接下地狱!

“吼!”白色的庞然大物,通体透白,力量磅礴浩瀚,王者之威,充斥宇宙苍穹!

离夜倒在那白绒绒的背上,握了握手,嘴角勾起淡淡笑意,这才是本体么?

“这,这是什么?”几人还没从灵魂印记中回神,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让他们惊悚恐惧,那力量的强势,绝对在他们每个人之上!

他们惊悚指着突然出现的白色庞然大物,那恐怖的压迫,让他们总觉得死神就在面前,随时就会没命。

白色身影站在他们面前,高都有六七丈,其庞大那就更不用说了,这就犹如压顶而至的高楼大厦,站在它的面前,他们显得是那么渺小,那么的微不足道。

面无表情的冰山男人,抬头注视着站在面前的白色玄兽,微微的惊讶和震撼闪过,同时染上一层不解,疑惑。

他同时注意到,跟在白色巨兽身后的所有玄兽,此时匍匐在地,仿佛是在参拜王者!

“噗!”躺在背上的离夜,吐出一口鲜血,面带痛苦,最后一点意识沉睡,她昏死了过去。

银色眸子闪过担忧,尽管想将眼前的人类,碎尸万段,但它背上的人更为重要,一声大吼,宛若王者号召,白色往空中飞身而去,背上双翅,流光溢彩,速度快如闪电,眨眼消失在众人眼前。

匍匐在地的近三十头玄兽,看到回到森林中的白色庞然大物,手忙脚乱爬起来,连滚带爬往回跑去。

“这……那是什么东西!”葛老呆呆问道。

怎么会突然出现那么大的玄兽,他从来没见过这种玄兽,那力量,那震撼,简直太可怕了!

“没用的东西。”冰山男人冷冷呵斥,稍稍转身,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众人只感觉一道寒意飞速从脸颊闪过,其余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葛老低头站在原地,对于男人的呵斥,不敢有半点反驳。

“现在,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回去?”巳长老呆呆问道,那少年太可怕了,他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殿主才行。

“自然……”

骤然间,天地失色,风云剧变,在那蔚蓝的天边,一道硬生生的裂缝被撕裂开来,杀气倾斜而下,将八人紧紧笼罩。

强势的压迫,八个人差点直接趴在地上,好不容易才稳住自己的身影,忍不住吞口水。

“这是……这是!”葛老他们三个脸色大变,目光惊悚,抬头注视着空中的裂缝,当裂缝中,出现那一道白色身影,三人立刻瘫软在地。

他来了,他真的来了!

硬生生把空间撕裂,他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实力,撕破空间!

葛老三人,看到裂缝中的白衣男人,全身打颤,整个人就像是掉进了冰窖。

日月殿五人看清来人以后,脸色大变,惊悚变成愤怒。

“是他,他怎么……”

巳长老的话还没说完,站在天际的缝隙中的白色身影,眨眼,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

滚滚杀气,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让人不寒而栗。

“她人呢?”平淡如水,清冷淡漠的目光,此时急切不已,若不是要知道她的下落,眼前的八人,早已经变成了尸体。

他?那个少年!

三人狠狠打了冷颤,那个少年,真的和他有关系!

日月殿的人看到一直要找的人出现,巳长老哪里还顾得上其它,直接走过去,指着白衣男人。

“纳……”

银光弧度横空划过,狠狠砸在巳长老身上,才说出一个字巳长老,嘴巴张开,眼睛来不及闭上,直直倒在了地上。

他……他什么时候动的手!

几人惊悚看着白衣男人,他们还没看清楚,巳长老就死了,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日月殿四人全身颤抖,巳长老的死,无非是给他们巨大的打击。

“再问一次,她在哪?”他没有那么多耐心。

“饶命,饶命啊!”三人脸上顿时没有一点血丝,跪在地上,只知道求饶。

白衣男人眼皮都没抬一下,又是一道银光,跪在最前面的葛老,肩膀上,立刻出现一个血洞。

“啊!”葛老痛苦嘶吼,血洞疯狂流下鲜血,皑皑白骨暴露在蓝天之下,显得狰狞可怕。

四周的人脸色顿时一片苍白,死亡的恐惧将他们紧紧笼罩。

“他,他被救走了,带进了那片森林。”柏广急忙叫道,哪里还有开始的嚣张和得意,现在只求自己能活一命,这样便足够了。

可是,在这个男人面前,要想活命,太难,只怕连死都不会那么痛快。

他的可怕,这世上只怕没有人敢去招惹!

森林?

抬头看去,目光将整片森林扫视了一下,空气中淡淡血腥味,薄唇再次轻启。

“你们伤了她?”

葛老和勒历再一次狠狠打了冷颤,葛老甚至惊吓到忘记了身上的疼痛,跪在一旁的柏广,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如此庆幸,自己没有动手。

看到两人脸上的变化,那不变清冷的眸子,稍稍转动。

“看来,就是你们了。”手指稍点,无数道银光,瞬间涌出,如翻滚的浪潮,扑向跪在面前的人。

“不,不!”

两人惊悚后退,看着飞来的银光,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畏惧和恐惧。

银光如灵蛇狂舞一般,没入两人身体,两人身上,瞬间出现无数小洞,鲜血潺潺,他们却还剩下一口气,却无力反抗。

日月殿四个宗师,倒吸了口凉气,好狠!

让他们看着自己流血而死,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去,却没有半点力气挽救。

有什么事情,比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点点流尽更可怕,想活,却只能死,还是看着自己死!

“我没动手,我没有动手。”柏广拼命磕头。

他真的没有动手,没有动手!

柏广现在脑海中拼命重复的,只有一句话,他没有动手,仿佛这已经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

淡然的眸光看向森林,薄唇稍稍露出弧线,眸光露出柔和,“她不会想你们活着。”

话落,银光现,银光轰然笼罩而下,将方圆十丈,笼罩其中!

银光中,声声泣血,痛喊大叫,迎来的痛苦,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白衣男人踏破银光,步步离去,银光中,从那传出声声泣血的嘶喊叫唤中,就能知道,里面的场景是何等可怕。

走出两步,一阵冰寒从天空闪过,落在面前。

“你杀了他们。”寒冷如冰的声音响起,冰山男人注视着面前的人。

眼皮垂下,杀意浓浓的声音响起,“你击碎灵魂印记,所以,今天饶你不死。”

冰山男人站在原地,目光注视着不远处的银光,听着里面传出的声声泣血,也忍不住皱起眉头。

白衣男人,瞬间消失在天边,不见了踪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银光中的声音越来越细小,银光越来越微弱,七个人从里面滚出来,他们早已经染成了血人,身上一个个血洞,甚至……显露的血骨,肉块散落一地,他们,早已分不出谁是谁,血肉相连,仿佛融成一体。

可即便是这样,他们依旧还有呼吸,无法再存活,只能等待死亡!

冰山男人握了握放在身侧的拳头,他一直都知道那个人的可怕,却不知道,他如此可怕!

这种手段,是能比他更残忍!

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也不过如此!然而,即便承受了这样的折磨,他还是让眼前的人留下一口气,等待死亡的降临,承受完所有的痛苦,才能死去!

他,这个世上,没有谁比这个男人更嗜血残忍!

“救……”血泊中,伸出白骨皑皑的手指,从里面爬出来的,是血人,看不清楚样貌。

冰山男人漠然看了烂成一滩的人,扫视了四周,看向森林。

最后身影消失在几人面前,不知去了何处。

瘫软在地的八个人,再也分不出你我,躺在一滩死肉和血泊中,等待着死亡,看着自己死亡,毫无挽救的余地!

白色身影没入深林,找了森林深处中一处极为隐蔽的深渊,飞身而下,放眼看去,四周景色,如同仙境。

天然山涧,水流潺潺,青山绿水勾画出一幅幅绝美的景象。

“砰!”庞大身影急速从空中坠落,重重摔在地上。

黑衣少年趴在庞然大物的身上,倒是没有什么损伤,只是他身下的白色物体,一阵强大的幻影闪过,银色眸子闪过一丝懊恼。

然后,那庞然大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小,最后,变成白狗形状,疲惫趴在地上。

“呜~”黑衣少年身下一阵蠕动,小白呜呜轻叫,阵阵呻吟,小心翼翼从离夜身下爬出来,走到一旁,又趴在地上,气喘吁吁。

“呜!”小白倒在地上,看着昏迷中的离夜,黑亮的大眼睛闭上,四周浓郁的灵力,涌入小白身体。

时间一点点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周没有半点动静,明显是一个无主之地。

小白疲惫睁开双眼,天色已经慢慢暗淡下来,它忍住疲惫,慢慢站起身,走到离夜身边。

“呜呜!”

灵魂空间一丝波动,迷你小龙出现在小白身边,看着地上躺着的离夜,它双腿在不停颤抖,极力忍住昏过去的冲动。

一龙一狗,奋力把离夜翻转过来,小白走到离夜身边,一双爪子,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下子拿出二十几个药丸,黑亮的大眼珠子露出疑惑,丹药混在一起,它无法分辨这些丹药的药效。

千寂鄙夷看向小白,平常它每天吃那么丹药,没想到还私藏了这么多,这么小的身体,竟然可以藏二十多颗!

“呜呜!”小白直立而站,前面的爪子指了指离夜的嘴巴,双爪捧起药丸,放到离夜嘴巴前。

千寂尽管不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可现在貌似除了这种办法,也没有其它什么好办法了。

一龙一狗,第一次合作,一个把离夜的嘴巴扒开,一个把不知名的丹药一股脑全部给离夜塞下去,也不管药性如何。

丹药入口即化,一点一点落入肚中。

等做完这件事情,两头玄兽已经几位疲惫,身体一软,集体趴在地上。

小白静静注视着离夜,眼中划过担忧,同样也极为疲惫。

它刚才的恢复,是看到离夜被攻击,一下子没想那么多,只知道要保护离夜,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其中的力量不过它本身的十之一二。

然而爆发了这一次,小白状态就极为疲惫,要不是靠着一股子毅力的坚持,知道这个时候离夜需要照顾,它早就沉睡了过去。

千寂也是一样,在离夜最关键的时候,把自己本身的力量,转化成离夜的灵力,这一过程,本来就是非常消耗的,它现在也是疲惫到了极点。

两头玄兽都已经是昏昏欲睡,而地上躺着的人还没醒过来,它们不敢沉睡,要守护着她。

“哎呦。”灼热温度啪的一下,从离夜身体里滚出来,掉到地上,那个地方瞬间变成一块灰烬,四周的温度也骤然下降。

“太憋屈了,这一战离夜受了重伤不说,就连我们三个也变成这个样子。”红莲虚弱无力道,何止是憋屈,它都感觉自己随时就会消散一样。

小白和千寂相视一看,无奈低下头,它们也觉得憋屈。

一个是拥有龙族血脉的泰坦巨龙,一个不知品种的高级玄兽,它们现在却是这副模样。

简直了,离夜身体里的伤还不算,他们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小白,能把离夜带出来就不错了,那几个老家伙,等离夜好了,一定会亲手宰了他们!”红莲忿忿道,虚弱爬起身。

“我去找找哪里又火种,这一次消耗太大,你们要看好离夜,千万别先沉睡了,至少要等我回来。”红莲紧张叮咛,然后迅速飞出去。

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是它们三个守护离夜,小白和千寂一旦沉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所以只有在它们还没沉睡之前,先让红莲恢复,这样它们就算是沉睡了,离夜就有人守护了。

小白和千寂也知道这样,点点头看着红莲走远,静静趴在地上,吸收四周灵力恢复。

在它们刚刚开始吸收灵力之时,眼前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离夜身体宛若一个漩涡,疯狂吸收着山涧四处的灵力,那些灵力疯狂卷入身体,就像是沙漠行人,见到了水源那般迫切。

小白和千寂吞了吞口水,愣愣扭头看向对方,然后再看向离夜,两道身影,猛地后退了十步。

靠的太近,它们本身剩下的灵力,都会被那股力量吸干的。

小白和千寂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从惊愕中回神后,它们继续后退,吸收着灵力,用来不冲体力。

必须要离远点,太近了,它们好不容易吸收的灵力,立刻就会被卷走,速度就是这么快,连阻止都阻止不了。

深渊之下的山涧,悬崖峭壁,层岩叠嶂,深不见顶。

在这里不会有其它玄兽的打扰,也不会突然冒出一个人看到这一幕。

山中岁月,不知今夕几何,小白和千寂都回到了契约空间陷入沉睡,红莲漂浮在空中,它好不容易找到火种恢复了,离夜却一直没有醒过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走进森林的纳兰清羽,疯狂在森林中寻找,只希望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完好出现在眼前。

可是,他找了一天又一天,一日又一日,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他没有放弃,但整座森林,已经被他走了大半,却依旧没看到他想要看到人儿。

杀气,怒火,都在隐忍,纳兰清羽甚至觉得,那样就让那八个人死了,太轻松了一点。

这三个月的时间,他不断寻找,但是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不知道夜儿去哪里了,没有灵魂印记,要在这么一坐大山中找到她,真的很难!

“不会有事,夜儿一定不会有事!”纳兰清羽深吸一口气,把杀意和怒火压在心底,继续一点一点,一滴一滴,细细寻找,就怕错过一处,也许她就在那个地方。

纳兰清羽隐忍的怒火,此时要是有人看到,一定会发现。

这次他要是找不到北宫离夜,只怕这四国,这天下,天地万物,宇宙苍穹,他都将要一一毁灭!

白衣男人的身影再一次没入丛林中,那一尘不染的衣袍上,明显能看到以前不常见的皱痕。

深渊山涧,溪水流动,清澈见底的水底,能见到鱼儿欢快的嬉戏。

红莲着急等待着,它不知道等了多久,一心一意放在离夜身上,要不是胸口的跳动,它真的会怀疑眼前的人已经死去。

那么长时间的昏迷,它完全可以想象离夜伤的有多重。

知道小白喂了离夜丹药,可那些丹药是什么,它们三个谁也不知道,现在只有将全部的希望,放在离夜身上。

“离夜,你可要快点好起来,我都恢复了,你怎么还睡,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了。”

小白那些丹药,不会一点用处都没有吧,那都是离夜辛辛苦苦炼制出来的。

离夜给小白的除了补药,还有不少提升的丹药,其中也有疗伤的,真不知道它具体留下了什么。

红莲转而想到,能让小白一直舍不得吃的,肯定是最好的,在离夜给的所有丹药中,是最好的,想到这里,它也就送口气。

时间流逝,沉睡中的人丝毫感觉不到,但是她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听到红莲的话,也知道自己睡了很长时间,可眼睛就是睁不开,身体也动不了。

该死的!这种感觉,就像是那个黑衣男人,用威压震慑住她时候那种感觉,不对,比那种感觉还要难受。

一动不能动,这让离夜几乎抓狂,但是从四肢百骸传来的痛楚,她又不敢轻易挪动身体,只要一动,全身就像是又被人砸了上白拳。

靠,等她这次出去,一定要把那臭老头,狠狠揍他一个稀巴烂!

真当她北宫离夜是好欺负的,随随便便能让他打了!

离夜深吸一口灵气,她现在身体里所有的气息,都是灵气,很浓郁很浓郁的灵气。

在她昏迷后有了意识之后,全身就是火辣辣的疼痛,特别是五脏六腑,简直随时就会爆炸。

那个时候,离夜几乎每天都是如刀削的疼痛,她却只能咬牙坚持。

再来就是造化诀,还有丹田暖流,丝丝流动,包裹全身,却不能减轻痛楚,甚至,那痛楚还在日益加重。

痛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泣鬼神,她好几次想要睁开眼睛,最后都失败了。

在这些天,灵力和暖流相辅相成的配合下,全身灵力充盈,一开始那如刀割,如火烧的身体,慢慢开始有了好转,现在痛,也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痛了。

可还是只要扯动身体,四肢百骸,就有忍不住的疼痛。

该死!

离夜深吸一口气,想要睁开身体的僵硬,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

全身就像裹上是一层禁锢,任谁也无法打开,而她本身也受到了限制,无法动弹。

时间一点也抓不住,离夜时而清醒,时而朦胧,排山倒海,铺天盖地而来的痛苦,她都怀疑自己全身都碎了。

就像是血肉重组,被打碎,然后重新粘连起来。

当然,离夜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造化诀和丹田暖流都在极力帮她恢复,只是她受的伤太重,一下子无法复原。

臭老头,等小爷恢复了,打的你满地找牙,把今天的一切一切,十倍百倍奉还给你!

又一议论猛烈的疼痛更,离夜此时做不了其它,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那八个人,狠咒了一遍。

她在等待,等到她恢复巅峰的时候,她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心急。

灵魂空间中,她也可以感觉到,小白和千寂的沉睡。

“真是够了!”

一声暴喝,冲破寂静,山谷中不停回荡,浓浓杀气沸腾,四周温度顿时下降。

铺天盖地的疼痛袭来,坐起来的身体,再一次倒下去,这一次,她没有再昏迷,身体的僵硬,也有了好转。

终于可以动了么?

离夜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欣喜,能动就好了,她还以为永远会是这种情况,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谁会想在床上瘫软一辈子,空有实力,不能发挥。

红莲漂浮在一旁,呆愣看着这一幕,头顶燃烧的火焰,一下子寂静,它整个身体都僵了。

这是……醒了!终于醒了!

“太好了,离夜,你终于醒了!”红莲兴奋大喊,不敢靠离夜太近。

离夜虽然是醒了,但是身体灵力的吸收,丝毫没有减弱,甚至越发的强盛。

幸好这个山涧底下,灵力够充裕,不然这样的吸收速度,太过可怕。

离夜稍稍动了动脖子,看向欣喜的红莲,张了张嘴,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多长时间了?”她睡了多长时间了?

她记得,在最后一刻,灵魂好像听到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紧接着一道银光冲出来。

纳兰清羽,灵魂印记!

离夜猛地一怔,最后那个黑衣男人的探寻,被灵魂印记挡下来了,结果那个男人就是不肯死心,要和灵魂印记对抗,最后灵魂印记破碎!

这么说,纳兰清羽也知道这件事情了,说不定现在正在找她。

离夜动了动身体,却发现,她身体是有了力气,却不足以支撑她站起来。

“离夜,你先别动,好好呆着,你知不知道自己伤的多重,五脏六腑,全身筋脉都受到损伤。”红莲着急道,那几个人下手也太狠了,完全是要置离夜于死地。

离夜顿了顿,停止了动作,抬头看着空中,“红莲,去找,去找纳兰清羽。”

纳兰清羽一定来找她了,要是没找到她,一定会做出疯狂的事情。

“你怎么到现在还想着那个男人。”红莲郁闷看着离夜,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她都躺在这里了,怎么还想让它去找那个男人。

明知道它不适合去接触纳兰清羽的,每次都被他震晕!

离夜无声看向红莲,无力躺在地上,红唇轻启,“你要是想等我们出去的时候,四国,甚至是日月殿,变成死地,可以不去。”

她了解纳兰清羽,所以知道他完全会这么做,而且也有这种能力和实力。

他没有告诉自己具体身份,但是那样的一个男人,也不难猜出。

“死,死地!不会吧!”红莲惊悚道,就那个男人,能把四国,然后日月殿都变成死地!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它就说那个男人危险,现在何止是危险,简直可怕到了极点。

“你可以试试。”离夜含笑问道。

红莲狠狠一颤,急忙往山谷上面飞去,“那你等我,我现在就去找那个男人。”

把四国变成死地,它没觉得什么,但杀那么多人,那个男人会变得疯狂嗜血的,到最后……

红莲猛地晃了晃身体,不要想那些,一定找到他!

看到红莲离去,离夜才放下心里的石头。

四国毁灭和她没关系,也知道纳兰清羽对和她有关系的人,是不会动的。

可他要是真的灭了四国,灭了日月殿,他会有危险的。

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纳兰清羽走的时候好好的,等她去见他的时候,也必须好好的。

四周寂静,离夜闭上双眼,专心吸收灵气。

红莲飞出深渊,看了看四周,它都忘记这里是哪里了,还不知道那个男人在什么地方,这要怎么找,离夜也不说要怎么才能找到那个男人。

红色身影在森林中晃荡,灼热温度慢慢扩散开来,带着灼热滚烫的气息。

深渊之下,经过几天的调息,离夜已经能慢慢坐起身,身体的力量也在慢慢恢复。

知道这点的离夜,脸上再次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

她北宫离夜可不是轻易认输的人,等她回去,一定要好好报仇!

想到这里,离夜再一次开始调息,梳理,经过这次,她能明显感觉到,身体经脉变得坚韧不少,还有五脏六腑,也在一一恢复,身体越来越轻盈。

红色火莲从天而落,急速下降,白色身影紧随而来,甚至比它更快,眨眼,他已经站在了少年面前。

看到熟悉的人儿,那冰冷杀气浓浓的气息,瞬间消散,眸光中的杀意,也立即消失。

清冷目光染上柔情,软靴走过,他终于在少年面前蹲下,小心翼翼伸出手,仿佛自己力气大点,眼前的人就会破碎。

熟悉的气息窜入鼻间,还在调息中的离夜,缓缓睁开眼睛。

依旧的绝世无双,依旧的仙气飘逸,依旧的一尘不染,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清羽。”离夜笑道,他终于是来了。

轻唤的一声,把这个俊美无双的男人从虚幻中叫醒,修长的手指抚上离夜的脸颊,他猛地将面前的人儿拉入怀中,紧紧相拥,仿佛要将她和自己揉成一团。

终于找到了,他的夜儿没事,没事!

被拥住怀中的离夜,脸上露出柔和微笑,这次,把他吓到了。

“没事了,真的没事了,只是身体还有点没有恢复。”离夜轻抚着纳兰清羽的背,轻声笑道。

纳兰清羽身体一怔,急忙松开离夜,精神力探入,同一时间,他脸色一片幽黑。

空中漂浮的红莲,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它早就猜到,这个男人要是知道离夜受了重伤,身体的情况,一定会发火的。

现在果然如此,所以说,它还是有先见之明的,知道先离开,一面被怒火波及,成为炮灰。

“看来,为夫让他们死的太痛快了!”纳兰清羽俊美无双的脸上露出阴霾,眼中的杀气,身上的气势,凌厉蚀骨。

让夜儿受这么重的伤,他们死的,还是太痛快了!

嘎?

离夜抬头注视着纳兰清羽的表情,然后双手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你把他们杀了!”惊讶的声音冲破山谷。

红莲摇摇头,再次后退,看吧,它就知道,平常冷静的离夜,在这个男人面前,就会变成这样了。

纳兰清羽阴沉的表情顿时僵住,薄唇微微上扬,扯出一抹淡笑,刹那间,山涧万物,全都黯然无色,黯淡无光。

“放心,夜儿,为夫没让他们死的太舒服。”纳兰清羽额角滑下一滴汗珠,一下子说漏嘴了。

“没舒服是多舒服?谁死了会舒服?”她还想着回去报仇,现在人都死了,她还怎么回去算账,便宜他们了。

纳兰清羽看着离夜的表情,轻咳一声,“比千刀万剐,凌迟更惨的下场。”

若是知道夜儿伤的这么重,应该让他们死的更惨,而不是那么简单。

那几个人要是知道纳兰清羽说,那种还是简单的,一定会直接逃下地狱,不敢再出来。

简单!什么叫简单,他们那种叫简单,那最可怕的该是什么样子的!?

“这样?”离夜挑了挑眉头,听起来还不错。

“他们竟然伤你,自然不能放过他们。”幸好有灵魂印记,幸好。

离夜点点头,脸上重展笑容,“那好吧,杀都杀了,总不能把他们尸体拉起来鞭尸,清羽,时间过去多长了?”

她总有种过去很长时间的感觉,可不知道具体多久,自己失踪了多久,他就找了多久。

双臂张开,离夜缩进纳兰清羽怀中,这段时间,他一定急坏了。

纳兰清羽紧紧拥住,脸上的紧张,慢慢化作淡笑,“五个月过去了。”

他差一点就能找到这里了,倒是红莲先找出来,这样也省了不少时间,这么快见到夜儿。

“五个月!”离夜惊讶道,这么久她的伤还没好!

“我差点把山翻过来。”把山翻过来还找不到她,四国,日月殿,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听着耳边的低喃,离夜稍稍叹了口气,双手紧紧抱住纳兰清羽。

“我没事了,没事了。”

“嗯。”

“但是还要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这样的速度太慢了,我打算炼丹加快速度。”离开北宫家已经太长时间,家里的老头也会担心的。

这一战不知道会不会传出去,这要是传出去,说她生死不明,爷爷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疯狂的人,可不只是纳兰清羽一个,家里还有一群。

“好。”

“那你这几天帮我采药,我把药方给你,你按照上面的找,找齐就能回来了,然后我们很快就能离开这里。”即便她受伤了,炼药还是可以的,而且她的火焰还是红莲,能帮她照看不少。

“好。”

回答离夜的依旧是那一声好,紧紧相拥,知道她在便好!

“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红莲都回来了。”离夜看着不远处飞来的红光,嘴角一阵抽搐。

这红莲,竟然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们它回来了。

纳兰清羽顿了顿,慢慢松开双臂,转身看去,映入眼帘就是不急不缓,慢慢飘来的红莲,身上还有不一样的火光。

它……

“离夜,看到没,我多聪明,这样就不会打扰到你们了。”红莲嘿嘿笑道,这种时候它虽然不适合在,但是离夜还需要疗伤,总不能让这个男人一直抱着。

纳兰清羽扫视了一眼红莲,清冷的目光,不带半点情绪,转眼,他又是那不染一丝凡尘,随时乘风归去的仙人。

面对纳兰清羽的注视,红莲全身僵住,眨眼,身体如同一道红色闪电,直冲往上面的飞去。

“我在上面等你们!”

啊啊啊啊!这个男人,还是这么可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