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四十五章 阳昆镇

这种好东西,当然不能错过,师父炼制的丹药,怎么可能会有差的!

离夜白了一眼兴奋的齐暮,随意指了指地上,“你挑吧。”

品级都是一样的,只有丹药的不同,有些是灵元丹,有些是其它比较稀少的丹药,她还以为齐暮不会要,毕竟他自己本身就是圣品炼药师,这些丹药应该能够炼制出来。

齐暮乐呵呵弯腰拿过身边的是个玉瓶,脸上露出乐呵呵的笑容,满足的很。

司南垂涎三尺看着齐暮手里的玉瓶,渴望看向离夜,好像在无声的说,他能不能也挑一瓶,虽然他不懂药。

“拿吧。”看到司南眼中的渴望,离夜一阵狂汗。

齐暮好歹也是炼药师,他们两个脸上这种表情,怎么有种一辈子没见过丹药似的。

司南蹲下身体,乐呵呵的看着地上瓷瓶,犹豫了一会,想了一会,然后他傻眼了,呆木了。

每一种都是极好,这要怎么选择!

“怎么?”离夜看司南犹豫不断,挑眉问道。

司南欲哭无泪,抬头看着离夜,“公子,不然你随便给我一瓶吧。”

他是真不知道怎么选择,感觉每一瓶都很好,可是拿了一瓶,又觉得另一瓶更好,其实两瓶都是一样,结果就不会选择了。

离夜顿时无语,这有什么不好选择的,他还真是……

顿了顿,离夜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玉瓶,递给司南。

“这个是玄灵丹,你现在应该需要提升实力。”地上摆着的那些,没有玄灵丹。

“谢谢公子!”司南激动接过,公子果然是大好人,知道他需要什么!

不过在这个世界,谁都需要实力的,公子给他这个提升实力,真是太好了,他一定会好好保护齐暮大人,报答公子的大恩!

“不要了吧?”离夜指了指地上。

齐暮和司南同时摇摇头,他们手里的这些就够了,已经有很多了。

离夜蹲下身体,稍稍扫过,眼前玉瓶集体消失,落入储物手镯里面的。

“师父,我来找你,是来告诉你,那什么血莲蕊有下落了。”齐暮兴奋道,他找了好长时间,才找到血莲蕊的消息。

幸好皇宫资料都齐全,不然还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还有血莲蕊的特性,怎么样才能不破坏采摘的血莲蕊。

“在哪里?”离夜脸上闪过一丝笑意,果然还是皇宫里才记录了这些东西。

在帝都她找到了烈焰寒泉,已经满足了,不可能两种东西都出现在帝都。

“上面只是记录有,好几年前,在帝都以南方向的一个城镇,出现过这种东西,当时皇家的人和南门家族的人去找,都晚了一步。”齐暮不急不缓详细道,要不是皇家的人去了,这东西恐怕也不会记载。

几年前……

离夜无声看着齐暮,几年前出现过血莲蕊,现在还会有血莲蕊的影子吗?想想都觉得希望渺茫。

“师父,你别着急,是这样的,最近那个镇子,就是几年前的镇子,那个镇子一个比较大的家族,族长好像是生病了,邀请炼药师去救治,所得的报酬里面,就有血莲蕊。”师父是炼药师,大可以去试试。

血莲蕊这东西虽然珍贵,但是不会用的人,拿来了也没用。

离夜挑挑眉头,血莲蕊,治病。

“什么镇子?”好歹也算是有了消息,治疗好那个人的伤,能得到血莲蕊,可以考虑一下。

“阳昆镇。”齐暮缓缓吐出三个字。

阳昆镇?离夜不解看着齐暮,这玄凤国的事情,她了解的真的不是很多,像这个什么镇,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

“阳昆镇其实也没什么,师父要是去,肯定很简单就解决了,就是有一点,王家主家的人在阳昆镇,还有就是,貌似最近阳昆镇反有很多日月殿的人出没。”齐暮讪讪笑道。

帝都皇城发生的事情,他都听说了,知道师父做了什么。

王莽被师父杀了,日月殿的人,师父招惹上了,这次去阳昆镇,怕是有点那什么……

“你是说,日月殿的人最近聚集在阳昆镇?”离夜若有所思手指摩擦着下巴,日月殿的人最近频繁出现在阳昆镇,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啊。

想必日月殿做什么,总不会无缘无故的,这点她是太了解了。

“对啊,听说是给王家老爷子祝寿,但是我也打听了,王家老爷子根本没有过寿,对了,师父,那王家老爷子,也是宗师,貌似是中级。”齐暮小心翼翼提醒着。

王家老爷子早早就把家主之位让给了儿子王莽,自己闭关修炼,这一闭关就是好几年,如今已经是中级宗师。

宗师!

离夜忍不住狠啐,怎么跟日月殿有点关系的人,动不动就能冒出一个宗师来!

总有一天,她要去日月殿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日月殿弄出这么多宗师来!

王家老爷子是中级宗师,离夜相信,那不会是依靠药物提升的,像王莽那样,暂时成为宗师,等到后遗症一来,他还不知道要在床上躺几天。

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宗师,而且还是中级宗师……

“阳昆镇是谁需要治疗,别告诉我是王家老爷子。”那样的话,她不介意换一个方式去拿血莲蕊。

“这个倒不是,是唐家的家主。”齐暮认真道,这些他都打听清楚了。

离夜慢步走向门口,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那就去阳昆镇!”

不是王家有人,一切就好办了,她要的只是血莲蕊,王家人要做点什么,后果自负!

见离夜还是要去,齐暮立刻把打听到的事情,全都给离夜说了一遍,而且非常详细,连离夜都忍不住惊叹齐暮打听消息的效果。

说完以后,齐暮喝了杯水,笑眯眯看着离夜,搓了搓双手,笑着询问。

“师父,你准备什么时候走?”他也好准备准备。

离夜扭头睨视了一眼齐暮,呵呵一笑,然后收起笑容,“你就不用跟去了,留在帝都吧。”

说完,离夜头也不会离开,步伐匆匆。

笑话,带着齐暮一起去,她还不想凌皇动不动找她要人,齐暮是玄凤国的首席炼药师,对玄凤国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今天她要是把人带走了,北宫家以后怕是不太平了。

“大人,你还是好好留在帝都吧,公子是不会带你去的。”司南嘿嘿一笑,跟着离夜走出去。

齐暮双手叉腰,指着笑眯眯跟上离夜的司南,“嘿,这小子……”

玄凤国的首席炼药师,是个麻烦的身份!

齐暮一直觉得这个身份麻烦,当年一时被药材冲昏了头,就这么答应了,结果就再也甩不掉了,可要是不跟在师父身边,怎么学习炼制神品!

浑浊的双眼立刻闪烁出光亮,齐暮精神大振,他一定要想一个万全之策!

离夜回到竹屋,立刻就开始收拾东西,阳昆镇,说远不远,说近的也不近,她已经等不及要那道血莲蕊了。

“哈哈,终于是要离开了!”红莲笑道,帝都已经够热闹了,他们再待下去,只怕会更热闹。

看了看住了几天的竹屋,见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了,离夜才转身走出房间。

纳兰清羽她就不用担心了,既然说在她额头上印下了灵魂印记,应该会跟着这东西找到她,就像他说的,自己走到哪,他都能找到。

嘴角勾起淡淡笑意,离夜走出院子,远远就看到司南站在一旁,静静等待。

“还有事情吗?”离夜走到司南面前。

司南身体微微一怔,然后单膝跪在离夜面前,“谢谢公子的玄灵丹,司南一定会照顾和保护好齐暮大人的。”

离夜:“……”

红莲:“……”

给他玄灵丹,这和齐暮有什么关系?

“先起来。”离夜忍住抽动的嘴角,淡淡笑道。

司南这才慢慢起身,嘿嘿一笑,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可爱。

“先解释一下,我给你丹药,你为什么会保护和照顾齐暮?”这和齐暮应该没有多大关系吧?

司南随即笑道:“这是当然的,齐暮大人可是公子的徒弟啊,司南肯定会照顾好的,你放心,不会让他有事的!”

再者说,齐暮大人的实力,比不他弱呢,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他也只能自保。

离夜再次一阵无语,随即想到还要离开,摆了摆袖子,迈步离开。

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还是什么都不要说,主仆都是一样,她什么时候说,齐暮是她徒弟了!?

离开齐府,离夜直接到拍卖行拿钱,换上上次的样子,不会引人注目。

烈焰寒泉不是她抢的,最多是半路打劫,所以说愧疚那东西,她是不存在的,这钱是她花丹药换来的,拿的理直气壮!

看到离夜来了,立刻就有人去通报温如玉了,可惜,温如玉早的一天前就离开了,没看到温如玉,但他也有交代,让人把东西亲自交到离夜手上,他才放心。

温如玉交代的人很快拿着水晶卡走出来,交到离夜手上,脸上莫名露出激动。

离夜看到那人脸上的激动,也没多想,接过水晶卡,直接离开。

给离夜水晶卡的那个人,看着额立业离开的背影,稍稍叹了口气,伸长脖子还在看。

“果然是炼药师大人,我还想给大人留个好印象呢。”结果看都没看他一眼,炼药师大人就走了,一下子就不见人了。

拿到了钱,离夜立刻出了帝都皇城,然而城门口的两道身影,老早就在那等着了,好像知道她会今天离开。

“你们怎么来了?”离夜疑惑看着南门紫竹和凌剑锋,他们还真是形影不离。

很少看到他们两个分开,除了上次,这是习惯么?

“就知道你会离开,我只是想来提醒你,一年后就是我们四家少主,去日月殿修习的日子了,你可别忘了,以前都没看到你去的。”说着南门紫竹摇摇头,以前她还奇怪,现在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北宫离夜那么厉害的实力,还去什么日月殿修习,根本不用了。

“有这回事?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离夜皱了皱眉头,她家的老头也没说过这件事啊。

“当然有了,因为是五年一次,我去的时候,还很小呢。”南门紫竹笑呵呵看着离夜,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可别小看去日月殿修炼,我上次不过修炼了一个月,硬生生提升了一个层级!”

就不知道这次去,还有没有这种效果,有那东西在,日月殿有那么多宗师,也不奇怪,他们四家要是有,肯定也有很多宗师。

“日月殿为什么要让我们四家少主去?”离夜摊开双手,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该死的老头,居然也不跟她说说这件事情,五年一次,去一次修炼一个月,这可是好事!

这样顺便能去看看日月殿的古怪,还能提升实力,何乐而不为。

“看来你们家的那些老头,什么都没跟你说。”南门紫竹忍不住叹息,真不知道北宫家的老人家在想什么。

北宫离夜天赋是好,而且很强,宗师都不在话下,可修炼这么好的事情,谁会嫌多,他们竟然不告诉北宫离夜这件事情。

“说说看。”她觉得,爷爷有可能把这茬给忘了。

北宫家已经有十年没参加这什么东西了,她老爹可能去过,可……听说十年前老爹出事,她还小,后面又测出来是百年难见的废物。

爷爷自然是不会让她去日月殿参加的,把这茬忘记了,也是正常的事情。

“这是的皇权和殿权之间的协议,四大家族在十二年一次的比试中,打赢日月殿,我们就有五年一次去日月殿修炼三个月的机会,上次我还小,所以一个月突破等级,已经是极限,就不能进去了。

除了这五年一次的修炼机会,还有是就十二年间,日月殿不得对四国势力范围做出什么事情,你知道上次去了,应该也知道,上次的比试是我们赢了。”听说上次就是打赢日月殿,她就没听说过北宫离夜的父亲。

这么重要的事情,北宫离夜的父亲居然没参加,然后一直失踪。

“那大概会有什么人去?”除了他们四家少主,应该还会有的人的吧,皇权可不会吃这种亏。

“还有就是四国皇家选出来的人,谁知道会是谁,上次是谁我也忘了。”只记得剑锋是去了,其它三国是不记得了。

“一年后?”离夜确认道。

“嗯,一年后。”南门紫竹点点头。

“我知道了,一年后我会去的。”顺便看看日月殿,了解一下。

玫瑰红唇露出完美弧线,南门紫竹看到离夜脸上的笑容,明明笑的很完美,她却感觉有种莫名的危险。

“那你走吧,帝都还有一堆烂摊子。”烈焰寒泉的事情总要解决,要怎么解决就不知道了。

“保重。”离夜微微颔首,继续往前走去。

一年后,日月殿是么?

两人看着离夜远去的背影,凌剑锋霸道拉过南门紫竹,紧紧攥住她的腰。

“为什么告诉他?”这种事情,该说的是北宫弑。

“日月殿那些人不是很自负,离夜可是能把宗师打败的人,你不想扬眉吐气一回,还有就是,一年后,谁知道这个小怪物会是什么样子。”南门紫竹若有所思道。

她很期待北宫离夜能震慑住日月殿那些人,他们七个怕是很难做到,但北宫离夜可以!

“是不错的想法。”那天的事他听说了。

“是吧,所以……唔”

南门紫竹要说下去的话,全部被封住,两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想到现在还是白天,而且还是在皇城外,顿时羞红了脸。

可在连绵不断的纠缠下,她一下子也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方。

离夜早已经离去,否则看到这一幕,不知道该有多郁闷。

想到血莲蕊,也速度飞快,一路往阳昆镇走去。

阳昆镇,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这里也是帝都这个大城周围的一个小镇子,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要是真的说特别,唯一特别的地方,就是这里的王家的后盾,是日月殿。

王家本来是个小家族,可不知道怎么的,就靠上了日月殿这座大山,然后就成了阳昆镇数一数二的家族,就帝都皇城,都开始知道王家的存在。

这是阳昆镇人人念叨的事情,他们只能嫉妒羡慕恨,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怎么让王家人遇上了。

王家本来没有宗师,可王家老爷子,在王家投靠日月殿没几年,就突破了宗师,这又是非常让人眼红妒忌的事情。

眼红归眼红,妒忌归妒忌,他们还是不敢去招惹上和日月殿有关系的家族,哪怕王家再小,可人家后面的是日月殿啊!

蓝衣少年走进阳昆镇,淳朴民风扑面而来,让人错以为是到了一个普通的小镇子,当然,前提是忽略进进出出,来来往往的灵师。

风启大陆哪里都不缺灵师,能修习灵师,那就是最让人开怀的事情。

“离夜,我们现在是直接去唐家吗?”红莲在离夜身体里看了看四周,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它的好奇心才又弱了下来。

人类世界真的挺大的,比断魂山脉大多了!

“直接去唐家,夜长梦多!”离夜点点头,朝着齐暮告诉她的方向,往唐家方向走去。

这次她没有吃易颜丹,拿东西一个时辰得吃一次,这要是在唐家忙的时候忘记吃,那就囧大了。

“好。”红莲应道,找到血莲蕊,他们就可以离开玄凤国了吧。

算算日子,他们出来也挺长时间的了,有两三个月了吧,突然有点想回北宫家了。

在外面这么长时间,还是觉得北宫家好。

“等这件事情完了以后,我们先回去一趟,看看他们在家里训练的效果,再来补充一下丹药,然后再出来。”应该很快就回去了,这次出来时间没上次长,也是时候回去看看。

不然等下次回到家里,家里的老头,她爷爷,还不知道怎么气愤。

穿过街道人群,离夜静静走着,解释的确是走过不少穿着日月殿外袍的人,他们行色匆匆,顾不上其它,像是遇到了很着急的事情。

看到日月殿的人如此匆忙,离夜尽管想跟上去看看发生了什么,随即想到唐家还有血莲蕊,血莲蕊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走到唐家门前,看着寂寥的唐家,离夜撇了撇嘴,要不要这么门庭紧锁。

“叩叩!”

敲门声传出,大门这才被打开,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气势汹汹的汉子,不像是迎接客人,倒像是敌人找上门来的似的。

汉子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的别人,只看呆蓝衣少年站在门口,双手负在身后,他这才上下打量。

“阁下是什么人?”汉子抱了抱拳,粗声问道。

最近他们唐家正在最关键的时候,不能让王家的人得逞,欺负到他们唐家人头上!

“我听说你们家主受伤,特地帮他来看看的。”离夜不急不缓道,面对那紧张的气氛,依旧淡然。

看到唐家人这么警惕,不用多说,离夜也知道肯定是王家最近做了什么。

齐暮后面才告诉她,王家和唐家是死对头,本来阳昆镇是唐家一家独大,阳昆镇也算是平静,可自从王家巴结上了日月殿,阳昆镇就没平静过。

王家更是不断打击唐家,现在唐家的风头,远不如以前。

汉子狐疑看着离夜,显然是不相信,这个少年看上去不到二十岁,会是炼药师。

对于汉子的质疑,离夜神情一沉,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成与不成,让我进去看看便是,不成又不收你唐家的钱!还有这是南门家族的举荐书。”

这也是齐暮弄来的,说有这东西,要进去唐家基本上没有什么多大问题。

汉子打开举荐书一看,神情僵住,立刻点点头,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让离夜进去。

离夜睨视了一眼汉子,才走进去,汉子站在一旁,对于离夜的目光,额上不停冒出冷汗。

早该想到这世上能人很多,南门家族都相信的人,肯定是炼药师啊,这是毋庸置疑的,差点就得罪了炼药师大人。

走进唐家,离夜习惯性的观看四周环境,一个镇子里的小家族,算不上什么华丽磅礴,也算是说的过去。

汉子迎接着离夜走进唐家,刚走进大厅,立刻就有好几个人迎上来,就是唐家老爷子的几个儿子什么的,然后还有几个陌生人坐在里面,神情高傲,都看着对方不顺眼。

看到他们几个的神情,离夜已经猜出来了,这些也是找上门来的炼药师。

果然血莲蕊的面子大,这比皇帝的面子还要大,能叫来四五个炼药师,比炼药师比试,多了一倍还要多的人,不过炼药师比试,到最后还是没比成,因为有个炼药师死了。

坐在客厅的炼药师,不是半百之龄,也有是四十好几,总之年轻的炼药师,没见到有。

他们在听到离夜也是炼药师,脸上纷纷露出不屑。

这么年轻的后生,居然会是炼药师,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能比的上他们!

最后由唐家的人带着他们,穿过庭院,走到一个房间里,房间分客厅和卧室,卧室的房门紧闭,不让任何人出入。

那些炼药师看到离夜,依旧是那不屑的目光,甚至连坐,都不愿和她坐在一起,好像这么做会掉了自己的身家一样。

唐家的人看在眼里,也不好说什么,南门家族举荐的人,应该不会差的。

“真是狗眼看人低!”红莲轻哼道,这些炼药师对一大把年纪了,有什么好得意的,他们炼制出来的丹药,又没离夜的厉害!

“你都说是狗眼了,看人当然低,不管他们,我们的目的是血莲蕊。”离夜淡淡道,别人怎么看,那是他们的事情,她要的只是血莲蕊。

“嗯。”红莲低声应道。

一簇细小的火焰,从离夜身体里飞出,落在几个炼药师的衣角,却没立刻烧起来。

“几位炼药师大人,家父就在里面,请。”说话的人是唐家老爷的儿子唐山,他面带恭敬,面前的人是一个也不敢得罪。

谁会敢去得罪一个炼药师,况且现在面前的还不止一个,有好几个呢!

第一个炼药师趾高气昂,走进旁边的房间内,房门立刻合上,过了一会,炼药师走出来,面带愁容,声声叹息。

看到炼药师的叹息和离开,唐家人心里咯吱一响,心里越发担心了起来。

紧接着第二个不服输的炼药师也走进去,显然不相信世上有自己治不了的病,医不好的伤。

然后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每个走出来都是垂头丧气,面带愁容,自觉走出唐家,不再多留。

离夜坐在椅子上,看着一个个走出来的炼药师,脸上带着叹息和无奈,明显,王家老爷子的伤,他们也奈何不了。

“公子……”唐家众人把所有希望放在离夜身上,刚才那几个炼药师都不行,他可是南门家族举荐来的!

离夜站起身,也不废话,走进房间内,房门再次关闭。

唐家人着急站在外面,现在他们只有把全部的希望放在这少年身上,不然,他们家怕是完了!

唐家老爷子倒了,那就相当于唐家的半边天倒了,如此,唐家很快就会没落。

走进灯火通亮的房间里,四周门窗紧闭,不让任何人靠近。

离夜走到床边,看着床上气血虚弱,枯竭只剩下皮包骨的老人,黑亮的眸光微变,她立刻坐到床边,查看老人身上是不是有伤口。

刚刚坐下,才碰到老人的身体,凹陷的双眼,极为突兀,猛的睁开,警惕看着床边少年。

“我是帮你来治伤的炼药师,既然你醒了,那你告诉我,是不是身上有一道无法愈合,不管用上很么办法,一直溃烂的伤口?”这唐家发老爷子的症状和风雨潇的也太像了。

老爷子听到离夜的话,猛地睁大双眼,然后使劲点点头,颤抖伸出一只手,指了指自己肩膀。

离夜二话不说,也不顾上什么合适不合适,拿出匕首,割开老人肩膀的衣服,一道不大不小的狰狞痕迹落在肩头,伤口已经开始溃烂。

在看到伤口以后,离夜明显松了口气,这伤比起风雨潇的,要好很多。

难怪唐家愿意用血莲蕊作为酬谢,这老爷子的伤,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除了她和齐暮,的确不会有人知道医治的方法。

唐家老爷子张了张嘴,沙哑的声音响起,“有救吗?”

他是不怕死,却是放不下唐家,他若是死了,王家必定不会放过唐家的!

“还行,不过你要忍着点,我要把你的死肉割掉,才能给你炼制疗伤的药。”离夜叹了口气,只能用那么办法了,目前也只有这个办法。

听到这难得的回答,唐家老爷子眼睛都湿润了,这是他此生听到最好的消息。

离夜把伤口周围的衣服割开,将伤口完全显露在外。

这次的伤口,和风雨潇的极为相似,可以说就是一阵兵器所伤,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兵器,一而再的出现,威力都能赶紧的上神品兵器了。

其它没什么,就是这伤口不能用普通丹药治愈,必须要神品!

看着唐家老爷子肩上的伤口,离夜熟练开始了动作,这次有经验了以后,可比上次熟练多了。

唐家老爷子嘴里咬着纱布,痛疼充斥着大脑,尽管他不知道这个少年,是用了什么办法,在那锥心刺骨的疼痛过后,他立刻会觉得舒畅。

可在这一刻,他真的相信,这个少年能治好他,完完全全,真的治好他!

唐家老爷子痛的是撕心裂肺,满头大汗,离夜额上也密布着冷汗。

离夜进去一直没出来,把唐家的人等的着急了,又不敢就这么闯进去,这要是打扰到了炼药师大人,就不好了。

“没出来总比出来好!”也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句,然后着急的人,一下子都冷静了。

是啊,比起刚才那些走进去,然后就出来的炼药师来说,那个少年炼药师已经进去很长时间,一直没出来过,他肯定是有办法的。

唐家人忐忑等待着,只要没事,比什么都好!

房间内,离夜收起匕首,用白布擦拭着上面的腐肉和血水,然后撒上药粉,伤口瞬间急速愈合。

“吃了这个。”离夜拿出一颗丹药凑到唐家老爷子嘴巴。

唐家老爷子用上全身的力气,才慢慢张开嘴巴,刚才的疼痛,他还能保持清醒,已经不容易了。

把丹药含进嘴里,丹药入口即化,一丝暖流从喉咙话落,落入丹田,然后蔓延至四肢百骸,全身的疼痛和疲惫,都瞬间消散。

“这只是灵元丹,能让你好过一点,不过你的伤,还要等我炼制出丹药,才能医好。”离夜起身,擦了擦额上汗珠。

现在基本上是没事了,唐家老爷子的伤暂时不会恶化,只要炼制出神品青纹丹,给他吃了就没什么事情。

青纹丹,那是转身治疗这种伤口的丹药,丹神诀上有记载,不然她能治标也不能治本。

“谢谢。”唐家老爷子激动道。

没想到,他的身体,真的还有救啊,这得对亏这个炼药师!

“不用客气,我也是有目的的。”离夜冲着唐家老爷子淡淡一笑,转身往房门口走去,打开那扇紧闭的房间。

离夜才刚走出去,门口所有人都走了上来,着急中带着激动,忐忑不已。

“基本上没事,给我找个地方,我炼制一枚丹药,再给他服下,就没什么事情了。”离夜不急不缓道,还好她治过一次,不然还真不会这么快。

听到离夜的回答,唐家人差点全都跳起来狂呼。

不愧是南门家族举荐来的人,太厉害了,真的是太厉害了,那么多炼药师都束手无策的事情,他居然有办法!

“让人进去整理一下,至于老爷子最好不要挪动,看到什么也不要大惊小怪,他吃了灵元丹,应该已经睡着了。”离夜继续交代,她可不想唐家的人走进去,看到地上的一堆烂肉,大惊小怪。

灵元丹!那么贵重的东西!

客厅中十几个唐家的人全部愣住,脑中回响的,就是那一颗灵元丹。

他们这样的家族,一般用的起赤灵丹,再贵也不过紫元丹,灵元丹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好好好!谢谢炼药师!谢谢!”唐家的人点头道谢。

只要老爷子没事就好了,这果然是个厉害的炼药师,看起来年纪轻轻,竟然会这么厉害,老爷子有救了,老爷子有救了!

“不用,只要把你们准备的东西,准备好就行了。”各取所需,不过还真应了那么句话。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血莲蕊,换一颗神品青纹丹,她没占到什么便宜。

“一定一定!”唐家人当然知道是什么东西,多少炼药师是为了它而来,却无功而返,可眼前的少年竟然做到!

“炼药师大人,这边请,房间已经准备好了,不会有人和人打扰你。”刚才气势汹汹在大门遇到的汉子,此时恭敬有礼,对待离夜更是客气有加。

离夜没理会他们脸上的笑容,跟着汉子离开客厅。

这本就只是交易,不存在什么谢不谢的,至于唐家人怎么样,她也不会在意。

在汉子的带领下,离夜很快就到了房间,然后她关上门,立刻叫出红莲开始炼丹。

青纹丹她已经炼制过一次,而且神品丹药,她也已经炼制过很多次,比起第一次炼制青纹丹,要熟很多。

在房间里面呆了一天一夜,完美的神品青纹丹逐渐成形,圆润清香。

红莲收起火焰,飞回到离夜身体,她收起地上的药鼎,走出房门,把丹药交给门口的汉子。

汉子激动接过丹药,做出请的姿势,让离夜走在前面,自己才迫不及待跟上去。

刚走到唐家老爷子的门口的客厅,昨天离开的几个炼药师,再次出现在眼前,而且他们全身焦黑,狼狈不已,愤怒坐在椅子上。

“几位炼药师大人,我们唐家,真的没那个能力做什么,甚至可以说,我们的实力,还在各位之下。”唐家的人被人莫名其妙找上门,尽管气恼,可对方是炼药师,也不敢撕破脸。

几个炼药师脸色微变,他们当然知道这点,可是从唐家走出去,他们身上就起火了,好不容易才扑灭,差点要了他们的老命!

离夜上下打量了一眼几个人身上的焦黑和狼狈,眼中闪过了然。

能做到如此掌控火焰的,除了红莲,她还真想不出第二个,不过这次,做的倒是不错。

几位炼药师脸色铁青,又想不明白为什么,就更加气恼了,唐家人他们相信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可……

蓝衣少年映入几人眼帘,他们几乎同时站起来,厉声呵斥:“是你!”

一定是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