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四十四章 冰杀裂魂斩!

什么!?

在王莽还是宗师以前,杀了他!

两边的人同时怔住,日月殿的是不明白眼前少年为什么能如此轻狂,竟然说在王莽还是宗师的时候杀他。

少年既然知道了那东西,应该也知道,只要在等一下,就算不再动手,王莽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这就是那东西的后遗症。

这话是什么意思?

南门家族的人一阵呆愣,他们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也应该不敢往那边想。

日月殿若真是有什么让先天天阶,直接晋升宗师的东西,该是多可怕的事情,现在日月殿的宗师已经够多了,要是再多下去,他们四国就要岌岌可危!

这种事情,没有谁敢想下去,他们也没听说过有这种办法。

王莽深吸一口气,手指间不知道是一枚什么东西,他张开嘴,迅速把那东西扔进嘴中。

混乱的气息慢慢平复,原本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打斗,应该该疲惫了的王莽,此时又恢复了刚才灵力的巅峰时期,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离夜眯起眼睛,看到王莽的举动,丹药维持,看来她想的没错,王莽吃的就是那东西了,没想到日月殿药宗,连那东西都炼制出来了。

她伸出手,剑指着王莽,玫瑰红唇轻启,笑道:“你已经没有价值了。”

留他到现在就是想看看猜的对不对,现在她已经知道了,王莽,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价值。

“狂妄小子,你的灵力也用的差不多了吧,现在我又恢复了巅峰时期的灵力,你又能奈我何!”王莽手持长枪,肆意狂笑。

他已经恢复灵力,眼前的少年又能拿他怎么样!

“你可以试试。”离夜笑道,手中吾邪剑气逼人,杀气笼罩,让人不寒而栗!

王莽双手持枪,青色灵力充斥全身,肆意狂舞,四周形成道道罡风。

“武式——苍羽破!”

青色灵力暴涨,王莽稍稍转身,灵力化作千万片,如同片片羽毛,铺天盖地,疯狂往离夜那边席卷而去!

大地动容,灵力飞过,所到之处,没有一处完好,被削割成千万片,强劲罡风紧接着横扫,削割成千万片飘落的东西,眨眼成了碎屑尘埃,掀起百丈尘土!

离夜手掌微转,脸上露出淡淡笑意,不惊不忙,脚步微转,造化诀遮掩着她的灵力,不管她如何使用,都不会暴露人前,除非她想暴露。

“剑技——烈焰万影刃!”

烈焰刀刃,冰冷,灼热,剑气冰冷,剑光灼热,相互揉搓,形成一股可怕的力量!

烈焰万影刃所带来的震撼,丝毫不比王莽的苍羽破弱,甚至在气势上,还要强上几分。

可是,离夜现在的实力,不过巅峰的先天天阶,而王莽则是宗师。

离夜的气势能压倒王莽的,这也是他宗师不纯正最好的表现!

“你也只会这点,哈哈,黄口小儿,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接着招!”王莽大笑道,急速加快速度,他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很快那东西的说后遗症也就要来了。

他一连吃了两颗,还不知道要躺多久,一定不能让这个小子得逞,要在后遗症来到之前,将他碎尸万段!

被一个少年,逼迫成这样,还没有半点灵力的少年,王莽是郁闷的。

他现在的实力,好歹是宗师级别,却对一个少年对战这么长时间,丝毫没有占到上风,他怎能不郁闷。

可他不知道的是,今天换做任何一个人,他都可能已经速战速决,但是这个对手是离夜,他想要用这么点力量,去对付离夜,是远远不够的!

风云动,罡风呼啸,形成道道鞭型气流,急速往王莽那边凝聚而去。

离夜双手迅速凝聚灵力,衣袍被罡风嫌弃,肆意狂舞,马尾长发随风摇曳,在两人继续凝聚招式之时,烈焰万影刃和苍羽破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嘭!”

电石火光,大地晃动,罡风席卷狂狷,四周房屋,顷刻间,不是倒塌,就是被震成碎片,四周狼藉,没有一处完好!

站在两边的人,明显感觉到强劲气流从脸颊边擦过,那强大恐怖的冲力,哪怕对他们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他们也是惊悚不已。

“玄雷爆!”

王莽奋力嘶吼,声音冲破云霄,四周狂风大作,灵力形成巨大能量球,宛若一个巨大炸弹!

在两边的人看到那强大的能量球之时,他们脸色大变,就连日月殿的人都被惊到了。

“王莽是不是疯了,对付这么一个小子,竟然用上了王家绝技玄雷爆,他这是想未来半年直接在床上躺着吗?”绿衣男人惊讶道,他从来没想过,王莽对付一个少年,竟然会用到在这招。

能比王莽用到这招,这个少年何其恐怖,完全可以想象!

“王莽哪里是疯了,是那个少年太过诡异,说不定你动手,也会被他逼成这样。”玄衣老人摇摇头,他有真正宗师的手里,比在场围观者,任何人都清楚发生了什么。

那个少年太诡异了,不只是实力,还有那怪异的身法,见所未见。

到底是什么人,年纪轻轻能有这样的实力,甚至没有灵力,这样的人,要是在日月殿该多好。

“一定不可能!”绿衣男人立刻摇头,他才不信一个少年,能把他逼成这个样子。

玄衣老人笑而不语,话不能说的太满,尽管那少年不知道是什么等级,但从他出招,还有能对付王莽的实力看来,一定不低于宗师。

风启大陆,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年轻的宗师了!

南门家族的人看到王莽的招式,一阵气愤,“这简直太可耻了!”

“唉,看着吧,不行的话,召出暗卫,大家一起出手,不能让他有半点损伤!”南门紫竹沉声道,他再怎么样,也是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怎么能死在这种人的手上,他可是打败过自己的,要是输给了别人,她可不承认!

“玄雷爆?拿这个试试我新学的招,最好不过。”离夜喃喃自语,嘴角勾起渗人的弧度,双手间灵力浮动,若影若现,却被巧妙遮掩而去。

动静异常,吾邪剑身充满灵力,离夜身上也充满了灵力,只是,无一人可见!

“冰杀裂魂斩!”

铿锵有力的五个字,冰寒蚀骨,震慑天地,空气都在颤动!

寒冷刺骨的气息散开,四周空气急速下降,空气瞬间凝结成冰,只见吾邪剑身裹上一层厚厚冰霜,一道冰冷寒意形成蓝色光芒。

离夜剑尖朝下,由内往外,狠狠一道冰寒划破长虹,仿佛要将天地一分为二!

蓝色光芒从离夜面前开始蔓延,一路横扫而过,所到之处,一切凝结成出厚厚冰层,万物都像是笼罩在冰层之中,触目惊心!

冰冷尸骨的寒意,迎面而来,王莽睁大双眼,他身体竟然开始僵硬,血脉开始不流畅!

怎么回事!

王莽大惊,全身像是被完全凝结了一样,无法在挣脱半动静,甚至,连灵魂,灵魂都僵硬其中,无法自拔!

这是什么!?

全身血液完全被冻结,经脉阻塞,凝结而成的灵力,还有那双手间的巨大能量,就像是烈火遇上了漫天冰雪,然后,瞬间熄灭!

不过稍稍闪身的时间,王莽全身已经冻结上了一层薄薄冰层,铺天盖地冰寒蔓延而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无法动弹,甚至无力反抗!

冰冷蚀骨的寒意,侵入心底,王莽在这一刻,终于慌了!

他仿佛意识到了自己招惹了一个怎样可怕的人,能将灵力隐藏,连宗师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这个少年……

眼看着斩杀寒意就要到了面前,王莽也不知道突然是哪里来的力量,也许是身体的本能,他奋力大吼,“不!”

蓝光充斥眼眸,横空从王莽身上截腰而过,在那一瞬间,他甚至能听到冰块碎裂的声音,那是从他身体里发出来了,身体血液早已凝结成了冰块!

四周冰层在蓝色弧度穿透王莽身体的那一刻,瞬间瓦解,然而刚才冰层凝结过的地方,在瓦解的那一刻,随之化作尘埃,散落在地上。

四面八方,狼藉一片,方圆三十米内,几乎可以说夷为平地,其它地方也是一片狼藉。

刚才围观的人幸好走的快,不然也会成为这场对战中的陪葬品。

蓝光笔直划过,弧度重重落在王莽身上,他甚至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绿衣男人看到这一幕,倒吸了一口凉气。

凝结成冰,整个人都凝结成了冰块!

太恐怖了,真的太恐怖了!

绿衣男人不禁有袖子擦了擦头上冷汗,手掌间阵阵发凉,他这才意识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手掌心早已满满都是冷汗了。

“这样的少年,这样的天才!”玄衣老人激动热切看着离夜,这简直就是天才!

那么强势的攻击,他都不一定能够接下来,小小少年竟然能凝聚出那么恐怖的力量!

激动热切的老人随即一怔,刚才他们全力支持着王莽,而且这少年斩杀了日月殿的人,明显就是不把日月殿当一回事,这样的人,这样的天才,殿主是绝不容许留在世上的!

玄衣老人眼中闪过杀意,竟然不能留在世上,就要找机会把他解决,日月殿不容任何人威胁!

不能纳为己用,就要彻底铲除!

尽管有点可惜,但是为了日月殿,不能够有任何心慈手软,只能,杀无赦!

要知道,这个少年的实力,当年纳兰清羽的这个时候,都没有这么强的攻击力的啊!

比纳兰清羽还恐怖的天才,不能再有,一个纳兰清羽就已经让日月殿损失惨重,头痛不已,要是再来一个,怕就要危险了。

蓝色弧度横过王莽身体,咱在不远处的南门一族所有人,看的是一清二楚。

看到如此恐怖的离夜,他们不禁吞了吞口水,脸上露出恐惧。

“太恐怖了,那力量怕是宗师也抵挡不住吧!”

“有没有感觉到,在那一瞬间,身体的血液仿佛都凝结不再流动,寒意过后才恢复的正常。”

其余几个人猛地点头,他们当然感觉到了,然而,他们感觉到的不过是余力,余力尚且如此,这硬生生接下这一招的王莽,该是如何!

除了南门紫竹,南门家族的几个人,纷纷打了冷颤,他们相视一看,心里同时有了一件非常肯定的事情!

绝不和北宫离夜为敌!

这样的敌人,太过可怕,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死了,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且,这样的敌人还有最可怕的一处,从开始对战,到最后死了,都不知道对方的实力。

他娘的,北宫家族这是培养出了这样的一个怪物!简直太可怕!

“他奶奶的!”南门紫竹怔怔回神,第一个反应,就是忍不住爆粗口。

这简直了!北宫离夜这么恐怖,真他娘的是和她同一辈吗?人比人气死人好么!

南门紫竹想到当初自己还偷袭,就恨不得狠狠拍自己一下。

当时北宫离夜要是用上全力,她当时只怕就搭在那了,这么危险的事情,她当时竟然做了,简直太佩服自己的勇气了。

南门字数深吸了口气,僵硬动了动身体,蠕了蠕嘴巴,想问王莽死了没,却发现自己连声音都找不到了。

看到笔直僵硬站在原地的王莽,谁也不知道他的生死,他就站在那里,四周冰层已经消失,他却一直在站立不倒。

“太冷了。”红莲狠狠打了冷颤,它好歹是火啊,离夜竟然在它面前,凝聚出这么可怕的力量。

“冷着。”离夜淡淡说道,语气中透着一丝虚弱。

红莲急忙紧张道:“离夜,怎么样,你没事吧?”

声音怎么又这么虚弱,上次声音这么虚弱的时候,那是她第一次用万剑朝宗,刚才那招冰杀裂魂斩,比万剑朝宗还要可怕么!

“没事。”离夜淡淡道,深吸一口气,造化诀迅速运转,吸收着四周灵力,丹田暖流蔓延至四肢百骸,填补身体灵力的虚耗。

“他死了吗?”红莲再次问道,这要是没死,离夜肯定没有力气再打下去,这样不就是离夜输了!

离夜摇摇头,握了握吾邪,“不知道。”

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去探究王莽的生死,该死的,她一直知道冰杀裂魂斩有点消耗灵力,没想到消耗的这么大!

万剑朝宗也没这么可怕的消耗力,现在要不是造化诀和丹田暖流支持着,她早就倒下去了。

所有人静静站在原地,屏住呼吸,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王莽身上。

死了吗?

见王莽一动不动,日月殿人脸上露出一丝凝重,王莽若是死了,那刚刚才得到的线索,不就全没了!

他们大老远到这里来,没有半点收获就回去,殿主要是知道,是他们纵容,让王莽和这个少年过招,那他们就死定了!

想到自己后果,绿衣男人和玄衣老人纷纷打冷颤,王莽绝对不能死了啊!

他死了,他们两个回去怎么交代!

要他们告诉殿主,王莽是被一个少年所杀,不到二十岁的少年所杀,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南门家族的人试着往前走,在这么僵持下去,等会天都快黑了。

南门紫竹走到王莽面前,看他面带惊悚注视着前方,全身僵硬,嘴巴微张,一动不动站着,她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王莽的身体。

笔直身体,在稍稍力量的作用下,轰然倒地!

王莽倒在地上,刚才还僵硬不已的身体,瞬间变得软化,好像身体里一点骨头都没有似的。

见王莽倒地不起,南门紫竹彻底松了口气,终于还是死了,王莽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就这么死了,还是死在北宫离夜手上。

现在北宫离夜的实力,到底到什么地步了?

南门紫竹抬头扭向离夜站着的方向,嘟了嘟嘴巴,直径走过去。

“你……”才说出一个字,她立刻发现离夜脸上的苍白,赶紧走了过去,将离夜扶住,小声问道:“没事吧?”

他怎么这么虚弱,好像随时会倒下去一样!

离夜看到王莽倒地不起,呼出一口浊气,苍白脸色露出淡淡笑容。

“没事,死了就好。”死了就好,要真的是再来,只怕她就该坚持不下去了,倒下的人会是她。

“我们先回齐府。”南门紫竹着急说道,现在他急需休息,好好调息。

“嗯。”离夜现在也没有力气反驳,的确是该回去好好调息一下,没想到一个王莽竟然能让她弄到这种地步,果然宗师还是很强的,哪怕不正宗。

但是这次比上次好多了,上次她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还是清羽把她抱出叶家的。

“能走吗?”南门紫竹皱眉问道,不会让他们抬回去吧?

离夜动了动身体,反手把吾邪放进储物手镯内,白了南门紫竹一眼。

“我有那么虚弱吗?”走回去还是可以的。

南门紫竹点了点头,极其诚恳道:“有。”

太有了好么,这表情,这血色,简直惨白到了极点!

离夜嘴角一阵抽搐,南门紫竹有个时候真的不可爱,这是真的!

一行人正要离开,几道身影迅速闪过,走到他们面前,拦下他们的脚步。

“喂,你们别太过分!是王莽自己说生死不论,现在他死了,难道日月殿的人还想帮他讨回公道不成!”南门紫竹好歹也是南门家族的少主,从小就开始学习大小事情,然后应对,这种事情,她还是能应付的来的。

绿衣男人和玄衣老人,听到“生死不论”四个字,脸色一僵,却无法反驳,心里暗暗咒骂。

不要命的王莽,你好好的干嘛说一个生死不论,现在人死了,连让他们找理由的机会都没有了!

“王莽是王家家主,日月殿势力下的家族家主,岂能说被你们杀了就杀了!”绿衣男人立刻说道,就算他们同意,殿主都不同意好吧!那么重要都东西,现在就搭在他们两手里了。

绿衣男人的话一出,南门家族的人就一阵愤慨。

这日月殿简直太不要脸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提日月殿势力下的家族!

刚才他们干嘛去了,听到王莽说生死不论,他们不是挺开心!

黑亮双眸闪过一丝寒意,离夜推开扶住她的南门紫竹,轻巧的步伐,好像一点事情都没有的样子。

“日月殿,告诉你们!今天是王莽给小爷下的生死不论,在场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王家要来找小爷报仇,小爷等着,但是你们日月殿……”离夜顿了顿,露出冷笑。

“在王莽说‘生死不论’的时候,你们没有说任何话,现在就给小爷闭嘴!滚回你们的日月殿!”冰冷的呵斥声,带着汹汹气势!

那与生俱来的强者之势,此时毫无阻隔,宛如滔滔江河,排山倒海而至!

为首的两人,顿时怔住,强而有力的话震慑他们心底,在那一瞬间,他们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离夜看了一眼怔住的两个人,眼中闪过寒霜,她现在要不是身体有点虚弱,他们以为自己能够活着离开。

稳健轻巧步伐慢慢往前走去,灵力在急速恢复,离夜头也不回往齐府方向走回。

站在身后看着南门紫竹,惊的下巴都快掉了。

“他刚刚不是还……”刚才那个连走路都没力气的人,怎么这短的时间,丁点事情都没有了!

老天,这还是人吗?

北宫家家主,确定他们家这培养的少主,而不是一个小怪物!

南门紫竹震撼,其余的几个人更加正震撼,他们也想知道,这到底怎么了,他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

日月殿的人好不容易回过神,离夜已经走远,甚至消失在了街角,不见踪影。

两人同时咬咬牙,显然不满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少年给震慑住。

耻辱,耻辱!

“两位,想必有一位是长老宫的长老吧,不好意思,紫竹先走一步了。”南门紫竹回过神,冲着日月殿两个人嫣然一笑。

让你们得瑟,现在知道他们四家厉害了吧,他们四家可不是好欺负的!

刚走两步,南门紫竹又停下脚步,“对了,今天的事情,我会全部告诉皇上还有我们家主,所以,几位还是尽早离开,否则,让你们有来无回!”

说完,一行人匆匆离开,他们迫不及待想要回去,查查这北宫离夜,到底是怎么回事!简直也太变态了!

玄衣老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紫,被一个晚辈指着鼻子说,而且还接连两个说让他们有来无回!

“大人……”绿衣男人迟疑叫道,南门紫竹说的还真是没错,眼前的老人,就是日月殿长老宫的长老——巳长老!

“回去!”巳长老冷声一哼,转身扬袖而去。

难道受的耻辱还不够,还要留在这里被南门家族的人羞辱不成!

今天的事情,他都记下了!

“是!”一行人急忙跟上去,隐忍着怒火的老人,谁也不敢轻易上前得罪。

众人全都离开后,暗处的身影走出来,看着离夜离开的方向,脸上露出淡淡笑痕。

“果然是不简单的少年,巅峰先天天阶竟然有如此力量,尽管那个人是依靠药物提升实力,毕竟也是灵师。”墨东炎喃喃自语道。

这么大动静,他就住在这附近,一下子就听到了,开始还以为是宗师相斗,后面感觉气息并不纯正,结果走出来一看,差点惊掉下巴。

昨晚和他们合力击杀索图的少年,竟然有那么强的实力,接二连三让人震撼,现在他可以肯定,昨晚,就算没有他们的联手,这个少年,也是能把索图斩杀的。

“隐藏实力么?不失为保护自己的一种方法,可惜他不接受那样东西,不然,会是一个很好的保护之所在。”墨东炎摇摇头,转身离去,连那些人都惊动了,看来他身上的东西真的很重要啊。

追兵怎么一个两个,都来的这么快,得赶紧养好伤。

墨东炎身影逐渐走远,消失在这片狼藉的街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躲藏的人才敢走出来,然而在看到这一片狼藉之时,彻底傻眼了。

谁能告诉他们,怎样恐怖的一场战斗,才能让好好的一条街,变成现在这样!?

离夜匆匆回到齐府,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回到自己的院子,房门重重关上,然后直到晚上的时间,都没有人见她出来过。

这点众人还是非常好奇的,毕竟这几天离夜都是早出晚归,很晚很晚才回来,今天……好像有点早了。

回去之后,离夜几乎是立刻开始调息,直到完全恢复,已经是傍晚了,看了看外面天色,她干脆就不打算出去了。

然后沾枕就睡,等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红莲着急漂浮在空中,尽管感觉到离夜身上的气息已经恢复正常,还是忍不住担心。

不寻常的温度在房间笼罩,熟睡中的人瞬间睁开眼睛,立刻坐起身,冰冷目光扭头看去,看清楚床边的东西之后,离夜一阵无奈。

“这是想秋后算账吗?”它头上的火,到现在还没收敛。

红莲稍稍抖动了两下,然后一切化作一声轻叹,“离夜啊,下次怎么能不能不这么拼命,小白,还有千寂,你明明契约了两头玄兽,不对,是三头,三头玄兽!”

还有它啊,尽管胆小了一点,但是离夜有什么事情要它帮忙,它是绝不会胆小的!

每次都这样,每次都差点没吓死它。

“好好好,我知道了。”离夜点点头,站起身,走到屏风后面开始换衣服。

昨天倒下就睡着了,果然是战斗消耗有点大了。

“知道有什么用。”红莲又叹了口气,它是异火,没有人类那么多心思,它只是不想离夜受伤而已。

尽管它知道离夜现在要变强,有个时候这是必要的,可还是会担心。

“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只不过说昨天把烈焰万影刃,还有诛神剑式第二招,用了两次,再加上冰杀裂魂斩,我是第一次用,才会那样。”她昨天就是想试试,最近学会的这几招威力怎么样。

后来是一下子没把握力道,才会出现瞬间的灵力枯竭严重,幸好有造化诀和丹田的那东西在,不然没这么快恢复的。

说到造化诀,上面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万影刃,还有烈焰万影刃,都是上面所记载的招式,后者可以说是升级后的招式,威力比万影刃更厉害。

至于冰杀裂魂斩,那是她开启新的禁锢以后,唯一想学的一招,从她晋升先天天阶以后,就一直在研究这招,最近才研究出来,所以拿来试试,没想到还成功了。

红莲无语的看着离夜,突然替昨天那个人默哀,他完全成了离夜的靶子。

用他来试最新的招式,到最后还死的那么惨,这要是他知道了,会不会气的直接跳起来,再找离夜算账。

“现在我们是要去找血莲蕊吗?”到帝都都好几天了,才找到烈焰寒泉,还是抢来的。

红莲不知道,几天时间能找到烈焰寒泉,已经是多么好的一种机遇了,有些人穷极一生也找不到。

“等等齐暮的消息吧,他这几天在皇宫应该就是打听消息,这两天我们先别出去,就在齐府炼药吧。”齐暮有那么多好药材,说过可以随便用,她怎么能浪费。

身为玄凤国首席炼药师,要什么,去问凌皇要就行了,她就不行,要不自己去采,要么去买。

关键是那些高级药材,还很贵,一般人根本买不起。

“离夜,你不是拍卖会还有钱没拿回来吗?”红莲提醒道,它虽然知道离夜会炼药,但是好歹把钱拿回来,那也是它一部分的辛苦成果。

离夜点点头,“是该去拿,不过不急,等帝都皇城过两天平静点再说。”

王莽死了,王家人指不定怎么疯狂,她杀的人,没必要躲,王家的人可以随时找她,可毕竟最近出了王家,还有其它一件什么事来着。

红莲轻咳一声,暗暗嘀咕道,过两天帝都皇城平静了,然后又会接着不平静的。

“今天还是炼药好了。”离夜笑着点点头,有些丹药快没了,尽管是神品以下,多少还是要炼制一点。

总不能一拿出手,就是神品,这样太引人注目,甚至就是在告诉别人,自己是炼药师,还能炼制出神品丹药。

红莲点点头,尽管它已经习惯炼药,多少还是有点排斥,红连异火,可不是炼药的火焰啊!

齐暮的炼药房内,房门紧闭,少年坐在其中,挑选着药材,然后一一炼制,药材越来越少,离夜面前的药瓶却越来越多。

离夜把丹药装进玉瓶,几乎每个都是玉瓶保存,丹神诀上注明,玉器能更好保存丹药药性。

以前她用来装丹药的瓷瓶是市场上,用特殊方法,以晶石炼制的瓷瓶,也能很好保存丹药,却没有玉器的效果好。

所以从那以后,她基本上就是用玉器保存,储物手镯中,多多少少都有点玉器,然而也这种行径,在其他炼药师眼里,那是绝对的奢侈!

玉器在风启大陆本来就不多见,价格也是异常贵,竟然用玉器来装丹药!

齐暮在齐府转了一圈,他从皇宫回来都快一天了,这一天里,他没听说师父出去过,也没见师父在竹屋里。

“这是去哪了?”齐暮疑惑问道。

“大人,咱们还有炼药房没找。”司南提醒道,貌似他记得两天前公子回来以后,就不见了人,不会这两天都在炼药房里吧,连续两天炼药!

司南眼中露出惊讶,他好像记得,大人炼药,每次是几个时辰就要休息一次,公子都不需要休息的吗?

齐暮眼前一亮,他差点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两道身影匆匆走过,刚刚靠近炼药房,一阵清香立刻扑面而来。

齐暮精神大怔,脸上扬起笑容,急忙走过去,阵阵清香扑鼻而来,那叫一个舒畅。

“师父果然在炼药。”齐暮笑着点点头,想到炼药,他一点都不心疼里面的药材,那些都是从皇宫里搬出来的,没有了,再去皇宫拿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

司南兴奋点点头,这么浓郁的药香,不愧是神品炼药师!

“师父在炼药,咱们就在这里等着,不许出声!”齐暮瞪了司南一眼,炼药这么重要的事情,要是被人打断,就会很危险,平常他炼药的时候,都是不让人靠近的。

“是。”司南点点头,压低声音。

齐暮大人炼药不让人靠近,他就知道很危险了,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离夜坐在炼药房内,早就听到外面的动静,可这一炉丹药正要出炉,不能有任何分心,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红莲缓缓在药炉下燃烧,极好的控制火的温度大小,有红莲帮忙,离夜要轻松不少。

尽管如此,在丹药凝聚成形之时,离夜额上还是冒出了汗珠,脸色也有点苍白。

在离夜完美的饥控制下,火焰炼制,不成形的丹药,逐渐成形,慢慢变得圆润,香味散发出来,充斥在炼药房内。

此时的炼药房,香味浓郁,到处都是药香。

“收!”

离夜冷声呵斥,灵力吸收着从药鼎中飞出来的丹药,一把全部抓住,十几颗丹药圆润光滑,大小一致,静静躺在离夜手上,折射着光芒。

“红莲,可以了,就炼制这么多吧。”离夜又拿出一个玉瓶,把丹药放进去,封好口,摆在地上。

红莲这才松了口气,然后飞进离夜身体。

这两天除了偶尔休息一下,它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这次一定要睡够本!

点了点地上玉瓶,离夜看了一眼门外,“你们进来吧。”

齐暮在闻到突然浓郁香味后,就知道丹药炼制成功了,还在犹豫要不要开口,离夜已经先出声了。

他慢慢推开门,看着背对着门口坐着的背影,笑呵呵走进去。

“师父。”

对于齐暮的称呼,离夜已经不打算纠正了,不是因为她决定收徒弟,是她发现,不管她怎么纠正,齐暮就是不听,一口一个师父,好像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说了浪费口水,还不如就这样吧,反正已经这样了,能有什么办法。

“你挑十瓶自己留着吧。”离夜指了指地上玉瓶,玉瓶大大小小加起来有三四十瓶之多。

当齐暮和司南看到地上摆着的玉瓶,惊讶的下巴都快脱臼了,哪怕齐暮是炼药师,看到这些,还是忍不住惊叹。

他还从来没见过有谁能两天的时间,炼制出这么多丹药!

“不要吗?”看到齐暮脸上呆滞的表情,离夜挑眉道。

齐暮猛地回神,严肃而又郑重看着离夜,吐出一个字,“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