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三十九章 烈焰寒泉

齐暮蹙了蹙眉头,疑惑道:“这两种灵药,是炼制什么丹药的?”

好吧,这些他还真不知道,能知道这两种药材就不错了。

不过师父就是师父,连这两样药,竟然能用这两样药才炼药,换做他们,就算把这这两样东西放到面前,也不知道怎么处置。

离夜收回心思,停下步伐,转身面向齐暮,没有回答,眸光落在他身上,平常淡然。

看到离夜的神情,齐暮额角滑下一滴冷汗,心里暗暗紧张。

这不会是不能问的事情吧,不然师父怎么这么看着他?

齐暮眼中的紧张一闪而过,离夜却尽收眼底,看到他的神色紧张,玫瑰红唇稍稍勾起。

轻启道:“冰火两极丹。”

丹神诀上的东西,她还不知道药效和作用,要炼制出来才能知道。

冰火两极丹?

齐暮愣在当场,这是什么丹药,他怎么连听说都没听说过?

“呃……这个……”齐暮双颊阵阵绯红,师父告诉他,他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丹药。

离夜继续往前走去,“这东西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不用多想,先回去休息吧,还有……”

声音顿住,离夜停下身影,想了想,还是别多说了。

“没什么了。”齐暮以为是日月殿的人,这样就好,多说什么,说不定他还会觉得不对劲,不如不说。

齐暮站在原地,看着离夜远去的背影,露出疑惑了目光,随即扬起笑容,甩了甩头,应该没什么事的,倒是师父那两样东西……

看到皇宫能不能找到了,师父要找,做徒弟的当然要帮忙!

离夜刚回到竹屋,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寒意,在竹屋内,多了一股气息。

“出来!”红唇轻启呵斥!

清新气息从身后笼罩而来,离夜迅速转身,双臂立刻将她纳入怀中。

“夜儿的警惕还是这么高。”纳兰清羽眉宇含笑,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这个世上想要潜伏偷袭夜儿的人,没有几个。

四周笼罩着熟悉味道,离夜用力吸了吸,没有推开,依靠他胸前。

“警惕再高,你不是照样偷袭成功。”离夜无声叹息,这个男人是越来越神出鬼没了。

什么时候就冒出来了,什么时候就不见了,难怪风启大陆的人除了在实力上那么畏惧他,还有他的神出鬼没。

的确,风启大陆的人想要找到纳兰清羽,可以说比登天还难。

“只能是我!”霸道的话语响起在离夜耳边。

离夜眼角一抽,站直身体,稍稍往后退,抬头注视着眼前的人,然后摇摇头。

“你也不行。”

“这就要看看夜儿的能不能做到了。”想让他不偷袭到,难!

霸道自信的笑容映入眼中,离夜忍住扶额的冲动,好吧,她知道这件事不是一般的难。

“这么晚,去哪了?”纳兰清羽拉着离夜走进竹屋,大半夜穿成这样。

离夜白了一眼纳兰清羽,拿起桌上杯子给自己倒了杯水,还没拿起来,骨节分明,修长手指就把它端走。

看到某人脸上的笑容,离夜忍住抽动的眼角,又再给自己倒了一杯。

“去看了一场好戏,知道了一点不知道的事情,对天穹之地有了新的好奇。”天穹之地不是一个地方就是一股势力,这些不知道没关系,不过出现了那几个人……

这件事她问了纳兰清羽也不会说,要是说,他早就说了天穹之地的事情了,不用等到现在。

清冷眸光微变,纳兰清羽放下杯子,看着离夜脸上的笑意,四周温度逐渐下降,后背阵阵发凉。

“夜儿,有些事,你可知,现在的你,还不适合知道。”若是能告诉她,早在帝都就已经说了,不用等到现在。

她知道天穹之地,尽管知道的不多,可是已经知道这个世上不只是风启大陆这么一点地方,其它的,她现在还不适合知道。

现在的夜儿,知道太对,对她没什么好处。

离夜抬起头,直视着纳兰清羽,红唇轻启:“太弱了。”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没多问,她知道,眼前的男人,不告诉她,是为了她好,再说,若是她真的想知道,想要让他说出来,不是很难,但是那样就没意思了。

纳兰清羽点点头,薄唇轻启,充满磁性优雅的声音传出,“是。”

“我知道了。”也很明白这点。

纳兰清羽定定注视着离夜,双手搭在她肩上,认真而又严肃,柔和而又霸道。

“夜儿,你要记住,这片大路,绝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不能拘泥在这一片天地之中。”要是没有那个地方,这片天地也不会是现在这样,夜儿也需要更强。

“我知道。”离夜顿了顿,继续道:“在肉弱强食的世界,用实力说话的世界,什么都有可能。”

她又怎么会拘泥在这一片天地,就算没看到今晚的事情,也不会这样

“那我们就睡觉吧。”说着,纳兰清羽站起来,脸上哪里还有半点刚才严肃霸道的样子,拉起离夜,就往床边走去。

离夜双拳握紧,想要挣开,却没料到纳兰清羽早有准备。

“你……”

“睡觉。”纳兰清羽点点头,稍稍用力,两道身影滚入床幔之中,床幔之后,两道身影紧紧贴合。

相拥而眠的两人,紧紧靠在一起,离夜舔了舔微微红肿的唇瓣,抬头看着双眼紧闭的男人,顿时满头黑线。

这个男人,一来就占她便宜!

在熟悉的怀中,离夜一阵气恼,单手眼皮越来越沉,慢慢合起,逐渐遮住那双明亮璀璨的眸子。

怀中人儿逐渐沉睡,原本已经“熟睡”的男人,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手指轻抚上怀中人儿精致五官,薄唇露出难得的笑容。

“要变强起来,这样才能好好的保护北宫家族。”

低喃的声音久久不能散去,他紧紧搂住怀中的人,再次闭上双眼。

夜,悄然逝去!

等离夜再次睁开双眼,天已经大亮了,身边的那人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要不是身上的衣服,她都怀疑昨晚的事情根本没发生过。

红莲慢悠悠从离夜身体里晃出来,看上去昏昏沉沉的。

“离夜,昨晚来的人是不是那个男人!”红莲有气无力道,又把它震晕了,这个世上会震晕它的人,只有一个!

离夜耸耸肩,不是他还有谁,看红莲的样子,又被清羽震晕了。

看到离夜的神情,红莲一阵无奈呻吟,“我就知道是他!”

它要跟这个男人势不两立!哼哼,它要是个男人,一定要跟纳兰清羽抢离夜,而且要把离夜抢到手!气死他!

可惜,某火的“雄图大志”,注定没有结果,身为红莲火,还想变成男人。

“走吧,今天再出去逛逛,看看玄凤国帝都有没有我要找的东西。”帝都说起来挺大的,要找也的确是不容易,也只能慢慢找,帝都城内找不到,就去帝都城领域的镇子找找。

实在是不行,就离开这里,现在找不到,总有找的到的时候,再不行去极热之地找找看有没有血莲蕊,至于烈焰寒泉,她目前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好。”红莲打起精神,飞进离夜身体。

梳洗完毕,换下一身黑衣,风度翩翩的蓝衣少年走出去,三千墨丝束成马尾,精致五官含着淡淡笑意,所到之处,万物皆为暗淡。

离夜来了齐府两天,府上的人基本上都认识她,也知道放齐暮对她如何的客气,她想去哪,没有人阻止,也没有人敢出声询问。

小巧活跃的身影从身边走过,离夜叫道:“司南。”

司南立刻停了下来,扭头看去,当看到不远处的离夜,急忙走过去,笑嘿嘿叫道:“公子。”

“齐暮呢?”眸光看了看四周,平常这个时候齐暮应该在这附近,今天没看到。

“大人?他去皇宫了啊,今天早上一大早就去了,小的也不知道他怎么这么着急。”司南不解道,他还没见过大人那么着急。

一大早去皇宫的大人,更是没有过,大人去皇宫,除非是皇帝请他,而且一定是大事,他才会去,很少会这么主动。

白皙手指摩擦下巴,齐暮去皇宫了,难道是去找烈焰寒泉和血莲蕊了。

“你先去吧。”离夜点点头,不管是不是,她还是要去找找,这两样东西可遇不可求,说不定连皇宫都没有。

司南正要离开,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笑嘿嘿继续道:“公子,我能去院子整理一下那些药材吗?”

他已经两天没有去搭理了,平常都是每天去看,那么好的一片药材,大人偶尔也会用上的。

“当然可以。”离夜点点头,他还是可以每天去的,她只是住在那而已。

司南咧嘴大笑,带着一股子傻劲,却很是可爱,“谢谢公子。”

“不用,那本是你的地方。”离夜直接往门口走去。

见离夜要出门,司南脸上露出一抹紧张,赶紧追上去,“公子,你要去哪里啊?”

“随便看看,齐暮要是回来,你告诉他,我会在天黑之前回来的。”随便走走看看而已,又不会走远。

“是。”司南停了下来。

离夜直接走出齐府,往帝都市集方向走去,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齐府护卫眼前。

红莲在离夜身体里看着帝都,疑惑问道:“离夜,天龙国帝都有玄凤国帝都大吗?”

听到这个问题,离夜嘴角一抽,这还用得着问吗?

四国帝都可能只有天龙国帝都最大,帝都城周边的小镇,还有不少小镇什么的,那都属于帝都,只是他们平常都是直接穿断魂山脉出去,没有去过那些地方而已。

见离夜不说话,红莲也知道自己问了个傻问题,人类都喜欢面子,皇帝更甚,怎么会小呢!

远远看到不远处有一家药铺,药铺外偌大三个大字映入眼帘——万药斋!

“进去看看。”离夜喃喃道,二话不说走了进去。

万药斋内平静冷清,只有寥寥几个客人,但是里面的药材的齐全,让离夜也不禁惊叹。

“掌柜,最近不是说有炼药师比试吗?咱们生意怎么还是这么冷静?”

“什么比试,能不能比还不知道,突然消失了一个炼药师,齐暮大人又不参加,你能让人家炼药师一个人比?”可怎么会突然有炼药师失踪呢?

“一个人还用得着比么。”

细小声音从角落处响起,离夜走进店内,就听到这样的一段对话,她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两个人站在墙角,愁眉苦脸,一声声叹息,看样子是想趁着炼药师比试大赚一笔,结果少了一个炼药师,来比试的人又不是很多,想的事情都落空了。

离夜没多看他们,直接往四周摆列的药材看去,看到上面标记的价格,额角一阵抽动。

比市场上的价格要贵一成,难怪没人买。

看到又有客人上门,掌柜急忙推了推身边的人,那人立刻迎出来。

“客官,你要什么药材,小的可以帮你介绍。”店小二笑盈盈点头哈腰,目光上下打量着离夜,露出一丝不屑。

这么一个年轻人,懂什么药材,一看就是好奇随便看看的。

店小二眼中的不屑没有逃过离夜的眼睛,离夜收回目光当做没看到,有些人狗眼看人低,谁会跟狗去计较。

“不用了。”说完,离夜转身走出去,这里没有她要的东西。

蓝衣少年走出店门,店小二不屑轻哼,“不懂还来看,浪费老子时间。”

微弱声音传来,红莲差点气炸了,“离夜,你怎么不好好教训那个人,狗眼看人低!”

太可恶了,就那些东西,离夜储物手镯里面多的是!

“你都说是狗了,难道狗咬你一口,你要咬回去?”离夜冷淡反问道,慢慢走在人群中看着周围。

呃……

红莲顿时语塞,好吧,的确是这样。

“还是想想去哪里能找到烈焰寒泉和血莲蕊吧。”离夜四处慢慢转悠,然而在市集找了一大圈,也没找到任何一样,甚至连相近的都没有。

这点离夜也早就猜到了,要是能那么容易找到的,就不是珍贵的东西了。

找了一上午,没有任何收获,倒是找了一堆其它药材,不常见,价格也算是合适,离夜就都买下来了。

“离夜,人类世界不是有什么拍卖的地方么,天龙国帝都有,玄凤国帝都应该也有。”红莲提醒道,这点离夜没想到了吧。

离夜皮笑肉不笑勾起嘴角,指了指身边的酒楼,“这个早就想到了,所以,等吃了饭,下午再去!”

“好吧,你们人类要吃饭的。”红莲点点头。

大大凤栖楼三个字映入眼帘,凤栖楼不只是在天龙国有,玄凤国也有,反正都是一个老板,在哪里挣钱都是挣,商人当然不会放过任何挣钱的机会。

蓝衣少年走进凤栖楼,酒楼里的摆设和天龙国的一模一样,走进去就有种回到天龙国的错觉。

“客官,里面请。”酒楼小二立刻迎上来。

“有单独的房间吗?”清冷声音传出。

小二眼前一亮,听到这话,他就知道眼前的人是凤栖楼的常客,毕竟四国之中想找到和凤栖楼这样的酒楼,是没有的。

“客官运气真好,刚好有一间,一位客官突然把预定的时间延迟了。”小二急忙回答。

离夜点点头,这的确也算是运气,在凤栖楼能遇上这么件事,算是幸运的了。

“就这间。”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是离夜的,一个是从她身后传来的。

四道气息笼罩直逼而来,熟悉气息充斥着身体,离夜脸色一僵,慢慢转身。

昨晚四个人此时竟然出现在身后,离夜不动声色看着他们,眼睛深处露出一丝疑惑,他们不是离开了,怎么又回来了?

小二看到来人,表情有点为难,却也感觉到面前的四个人不寻常。

“这……”先来后到,可这四个人,擦了擦额上冷汗,小二鼓起勇气,“四位客官,这位公子先来的。”

“你说什么?”三人个中年男子中的其中一个,立刻横眉怒瞪,渗人的压迫笼罩而下。

离夜静静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举动,在感觉到那压迫之时,表情皱了皱,暗暗深吸一口气,才平稳住了气息。

好强!

“索图,只是吃饭罢了。”那位老者突然说话,眼睛来回在离夜身上扫视,然后不留痕迹收回。

对于老者的打量,离夜看在眼里,却故作不知。

这几个人不知道来历,实力还格外强,尽管他们身上灵力波动是宗师级别,但是她总觉得他们四个不是宗师那么简单,特别是这个老者,他的实力是四个里面最强的,甚至超过了宗师。

离夜庆幸自己有造化诀,不然也不能这么随心所欲探究他们的实力。

“不如就让给他们四位吧。”离夜扯出一抹笑容,目光没有再在他们几个人身上多留,看向身边小二。

索图,这个叫索图的是四个人里最弱的,可那气息,却还是让人不容小窥,至少在初级宗师。

小二眼中闪过一丝光亮,这两边都在让,他……

“既然你们都不要,不如就给本公主吧!”粉色身影走进酒楼,身后跟着好几个护卫。

小二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再看看面前四个人,要不是凤栖楼每天进进出出那么多高手强者,现在他只怕已经被吓晕过去了。

“公主。”小二笑呵呵叫道,小心翼翼瞄着身边的五个人。

离夜早就见过这个玄凤国公主,看到她来,表情没有什么变化,静静站在原地,好像一切都和她无关。

而对面的四个人,听到“公主”两个字,眼中同时露出一丝不屑,却也没说什么。

“五位,你们……”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我随意。”

吃顿饭而已,有位置就行,不一定是要单独的房间,她刚刚只是想看看买来的药材,既然他们都想要,让给他们也没什么。

“随意。”老者淡淡点头,显然是不想在这个地方闹出太大的动静。

粉衣少女讥讽看了他们一眼,得意一哼,“还不带路。”

在看到离夜之时,眼中露出惊讶,她记得这个少年……“是你!”

他就是两天前,让齐暮大人强送她回去的少年,害她被父皇罚面壁两天的少年!

离夜皱了皱眉头,转身往酒楼里面走去,她可不想这顿饭还没吃,就开始糟心了,早知道就不应该来放凤栖楼。

“这个公主还真是任性。”红莲不满轻哼。

离夜淡淡回答,“任性的不一定是公主。”

四道目光猛地看向离夜,刚才空气中的一丝波动,他们明显感觉到了。

身后传来灼热的目光,离夜立刻运起造化诀,将红莲的气息隐藏,稳住步伐继续往前走。

该死的,看来在这四个人面前,什么都要万分小心,不然还真是不小心就会栽在他们手上了。

红莲感觉到四道气息同时探究,立刻屏住气息,在离夜身体里动也不敢动。

这四个人类,居然也感觉到了它的存在!

四个人在离夜身上探寻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收回目光相视一看,摇了摇头,然后才走进酒楼。

最后离夜和那四个神秘人都没有去那个单独的房间,在酒楼众人注视下,某公主大摇大摆走上去,极为得意。

凤栖楼二楼靠窗的位置,蓝衣少年靠在窗边,双手环胸,翘起二郎腿慵懒等待着饭菜上桌。

而刚才的那四个人就坐在她身边,同样在等待着。

“他真的会在帝都城吗?”索图的男人疑惑问道,不相信已经走出去的人,还会再回到帝都。

“找了一晚上,每个方向,都没他的气息,只能是这玄凤国帝都了。”另外一个男人淡笑回答,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他们是累了一晚上,也没找到,还真是狡猾。

“勒历,你喝点。”第三个男人夺下那个叫勒历男人手上的酒杯,不满道。

勒历一把夺回酒杯,瞪了那男人一眼,“柏广,老子要做什么,你管不着!”

“你……”

“够了!现在不是争执的时候,先找到他再说,不然我们都别想回去。”老者瞪了三人一眼,要不是他坐镇,人还没找到,他们自己已经先打起来了!

三人怔了怔,都立刻收起了声音,不再多说。

旁边桌的离夜暗暗轻啧,昨晚那个人还真是神秘,不过算漏了一招,这三个人会找回来,当时应该在哪个方向留下点什么才对的。

这么快找来了,不过幸好她没管昨晚的事情,不然的话,还真的会有麻烦上身。

倒是刚才差点暴露了红莲,真是的,得想个办法,不能让红莲一直呆在她身体里,这样实力稍稍高一点的人,就会发现它的存在,到时候免不了一场恶斗。

“客官,你的菜。”小二走到离夜面前,把盘上菜摆到桌上。

“谢谢。”离夜淡淡道。

而另一桌四个人,也有一个人端着菜放在桌上,两边几乎是同时上菜。

这就是凤栖楼的规矩,不管是什么身份,先来先上菜。

那边四个人听到清冷的声音,相视一看,目光又落在离夜身上,眼中露出疑惑。

刚才他们竟然在这个小少年身上,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息,从灼热的温度来看,好像是什么火焰,可是去探究,又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应该是错觉,这个少年不可能知道他们在探究他,倒是他的实力,初级先天天阶,不到二十岁的人,在这个地方有这种天赋,是比较少见的了。

离夜心里微微一紧,对于四人的注视,尽管清楚知道,却只能装作不知道。

她用造化诀,将自己的实力压制到初级的先天天阶,从刚刚他们看不出红莲后,造化诀应该是有用的,能瞒过他们的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四个的目光才收回去,专注在饭菜之上。

“听说了没有,好像有一个炼药师失踪了。”

“失踪了怎么样,谁规定炼药师就不能失踪,说不定是得罪了谁,被咔嚓了。”

“反正我听说齐暮大人是去皇宫了,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

“齐暮大人都去了,看来这什么炼药师比试,应该就是这样了,不会再比了。”

……

酒楼里,基本上都是在议论炼药师失踪的事情,毕竟一个炼药师失踪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不引起重视。

离夜挑挑眉头,齐暮去皇宫是为了这件事?

算了,不管什么事,赶紧吃完饭赶紧走,离这四个人越远越好,尽管他们有意收敛自己,让外人看不出来,她可是清楚知道这四个人是什么样的实力。

不再去听酒楼里的吵杂,离夜专心吃着饭,吃得差不多了,她立刻走下楼去。

饭菜钱在定好位置的时候,就已经给了,吃完就可以走。

离夜离开,似乎也没引起旁边桌四个人多大的反应,只是随意看了一眼,又埋头吃了起来。

他们这次来的目的,不是这个少年,尽管有几分天赋,终究是这个地方的人。

走出酒楼,看到他们四个人没有什么动静,离夜彻底松了口气。

“吓死我了。”红莲叹息道,它差点就被那四个人发现了。

“看来遇到他们还是要小心点,不能让他们发现任何事。”小白,红莲,这些都不能让他们发现。

红莲是异火,异火人人都想得到,他们四个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可是肯定也会想要,至于小白,尽管她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可它能轻易吓退别的玄兽,说不定他们看一眼就能知道了。

“我们赶紧去拍卖行吧,然后立刻回去。”红莲着急提议道,那四个人太危险了,幸好昨晚等他们离开了,它才靠近离夜。

离夜点点头,看了看四周,立刻找路边的人询问拍卖行的在什么方向。

在路人的指引下,离夜迅速离开凤栖楼,匆匆离开。

偌大三个字高高挂起,玄凤国帝都的拍卖行,有玄凤国首富支持,还有不少势力扶持,就和天龙国的差不多,反正一般人是不敢在拍卖行撒野。

蓝衣青年,长相有几分俊朗,并不是特别出彩,他走进拍卖行,身穿制服男人立刻迎上来,容颜柔美,却有又几分属于男人的刚强,算是个美男子。

“公子,这边请。”男人指了指旁边的休息间。

来人点点头,两人走了进去。

“公子,请问是来拍卖物品,还是鉴定物品?”走进休息间后,美男子微笑问道。

“后者。”他正是吃了易颜丹的离夜。

离夜要找的两种药材,都是比较少有的,要是直接去问人家,人家当然不会回答,所以想了想,还是用炼药师的身份,拍卖两瓶丹药,然后再问烈焰寒泉和血莲蕊的事情。

“不知道您……”男人继续问道。

离夜拿出一瓶丹药,递到男人面前,“圣品破厄丹。”

男人不自觉倒吸了口凉气,然而发现自己失态,又立刻扬起笑容,接过瓷瓶。

“尊敬的炼药师大人,这个得让我们鉴定师鉴定一下。”男人额角流下一滴冷汗,这样虽然是对炼药师的不敬,可这是规矩。

圣品,在玄凤国,他就听说了齐暮大人能炼制出圣品,没想到这个人如此年轻就能炼制出圣品的破厄丹!

离夜想了想,点点头:“可以。”

“请稍后。”男人捧着药瓶,急忙走出去。

离夜看着走出的男人,收回目光,看了看四周,其实她现在的样子,在二十岁多那样,不然刚才那个人就不会以为离夜是炼药师,说不定就还会以为他是偷来的。

静静等待着,离夜没有出声,在她身体里的红莲也不敢轻易开口。

拍卖行这种地方,最不缺的就是高手了,随便说一句话,要是像刚才那样,就真的是悲剧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离夜蹙了蹙眉头,脸上露出一抹不耐烦。

这也太慢了!

就在此时,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耳畔,“鉴定师大人,那位炼药师大人就在里面,请。”

离夜听到声音皱了皱眉头,居然是鉴定师亲自来了。

白衣书生走进休息厅,脸上露出温文儒雅的笑容,手上紧紧握住瓷瓶,眼中的光芒闪烁不寻常的意味。

坐在椅子上的离夜,当看到那个炼药师走进来,嘴角不禁抽搐,额上顿时满头黑线。

怎么会是他!

“炼药师大人,在下温如玉!”温如玉双手抱拳,礼貌客套,身上卷染着书卷笔墨的气息,还掺杂着淡淡药香味。

离夜忍住扶额的冲动,心里嘀咕道:她当然知道他是温如玉。

“嗯。”离夜轻轻点点头,算了,为了别暴露身份,就这样吧,温如玉还不知道她是炼药师。

可他不是在天龙国好好呆着,怎么会到玄凤国来了,偏偏自己还遇上了他!

今天出门一定是没看黄历,不然怎么先是遇上昨天晚上那四个,现在又遇上了温如玉。

“炼药师大人,您就是去年出现在天龙国那位吧?”温如玉走到离夜面前,抱了抱拳,笑呵呵问道。

没想到去年见到的炼药师,竟然会这么年轻,这次又是圣品丹药。

离夜心里咯吱一响,看着温如玉手里的瓷瓶,暗暗叹了口气,不愧是丹药鉴定师,从丹药上就能知道是她。

“是。”离夜淡淡应道。

温如玉听到这个回答,差点热泪盈眶,这真的是上次的炼药师大人,就是他啊!

“炼药师大人,您这次来是……”

“既然认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血莲蕊,烈焰寒泉,我想要这两样东西。”离夜打断温如玉的话,居然又在这里遇到了他。

温如玉听到这两个名字,脸色大变,呆呆注视着离夜。

果然是圣品炼药师,竟然知道这两种东西,这两种都是极难得到,用来炼制丹药,那可是珍品!

见温如玉呆滞,离夜蹙了蹙眉头,“没有么?”

连这里都没有,那要到什么地方去找?

“呃……不瞒公子,血莲蕊的确是没有,倒是这烈焰寒泉,今天的拍卖会上,会有一小瓶,那是刚刚才到的拍卖品。”温如玉见是“熟人”,也就没有任何隐瞒。

只有一小瓶而已,不是很多,但是价值不菲。

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光亮,这里竟然有愤还烈焰寒泉,不愧是拍卖行,还真是什么东西都有。

“底价呢?”她身上带的钱也不多,只能靠拍卖丹药,看够不够了。

“咳咳,五十万两黄金。”温如玉轻咳一声。

离夜忍住爆粗口的冲动,吸了一口凉气,可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一声:靠!

上次她给温如玉的丹药,要不是夙凌云故意抬价,去坑李珏,哪里有到那么多钱,一瓶小小的烈焰寒泉,竟然要五十万两黄金起价!

“炼药师大人……”

“圣品破厄丹,预估能拍卖多钱?”看来还是得拍卖啊,不然还真是……离夜发现自己还真是穷。

“这里有三颗,底价是三十万两黄金,预估不出来。”三颗,运气好,可能像上次一样,要是运气不好,最多在百多万就拍卖出去了。

离夜皱了皱眉头算了算,她刚刚买了很多药材,用了不少钱,不然也够了。

“这里还有三颗,一起拍卖了吧。”离夜从袖子里拿出三颗丹药,那紫元丹和灵元丹太平常,但是其它丹药飞又太引人注目,只能是破厄丹了。

齐暮此时要是在这里,听到离夜的话,一定会暴走。

圣品破厄丹已经够人引人注目的了!

温如玉眼中闪烁出光芒,如饥似渴看着离夜手上的瓷瓶,小心翼翼接过。

他就知道这位大人,出手必是大手笔,六颗极品的破厄丹,他一定要卖个好价钱,不然都对不起炼药师大人!

“放心,在下一定会像上次那样!尽心尽力!”可不能得罪这位炼药师,否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离夜点点头,温如玉在药痴方面,她是绝对相信的。

“这是贵宾座的牌号,请收好。”温如玉递出一块玉牌给离夜。

离夜接过玉牌,往外走去,她对烈焰寒泉是势在必得,所以得有完全的准备。

走出休息厅,立刻就有人带领离夜往拍卖会会场走去,刚刚走到拍卖会会场,扑面而来的就是吵杂的热潮。

“公子,这边请。”带领离夜的不再是刚才那个人,换成了一个少女,所以她不知道离夜是炼药师,还以为是和平常那些来拍卖的人一样。

跟着少女走上二楼,少女自行离去,离夜走到二楼之上,俯瞰着下方,四周早已经坐满了人,就等待拍卖品拿上来。

“这和天龙国相比,倒还有几分相似。”看到四周的布置,离夜淡淡笑道。

眸光看到人群中那个高大的男人,璀璨眸光闪过一丝疑惑,“他怎么会在这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