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一个大麻烦!

熟悉的声音传来,炼药师身体一僵,后背阵阵发凉。

他刚刚进来的时候,没有注意看两边,知道两边有人,却不知道是什么人,不会这么巧,就是那个少年吧!?

想到这里,鲁超稍稍转身,身体僵硬的呆木往最偏远的位置看去。

当熟悉的少年笑盈盈坐在面前,一颗心脏剧烈颤抖了一下。

是他!真的是他!

南门紫竹看到这一幕,不禁捂脸,这炼药师脸上的伤,不会是北宫离夜留下的吧!

凌剑锋暗暗一叹,他就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紫竹的话白说了,这人虽不是日月殿的,可好歹也是一名炼药师啊。

看到炼药师呆木,司南是稍稍挪动步伐,走到离夜身边俯身。

“公子,他……您揍的?”啧啧,这一脸的伤。

离夜没有回答司南,稍稍往后倒,靠在椅背上,脸上的笑容完美到了极点。

“怎么,说不出来了吗?”她说齐暮的坏话,是个不错的理由,高级炼药师听到自己被辱,肯定会生气的。

鲁超全身打了冷颤,急忙转身指着离夜,惊慌叫道:“齐暮大人,他……他……”

他了半天,齐鲁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一颗心宛若掉进了冰窖。

齐暮看向鲁超指着的地方,眼中闪过不悦,心里轻哼。

在老夫面前,竟然敢说我坏话,先不说自己不信师父会说,就算师父说了又怎么样!轮到他说三道四了!

“老夫的贵客!”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鲁超心里咯吱一响,注视着不远处淡淡轻笑,一脸无害的少年。

他是……齐暮大人的贵客!

双腿一软,鲁超直直跌倒在地,全身打颤。

就算他是炼药师,但是在齐暮面前,完全不算什么,还有,能成为齐暮的贵客,那真的就是贵客!

离夜站起身,走到鲁超面前,居高临下看着瘫软在地的人。

“说出来吧,告诉齐暮,小爷都说他什么了。”离夜脸上的笑容越发邪魅,四周危险的气息同时也在急速下降。

鲁超注视着面前,脸上始终带着微笑的少年,心里阵阵寒战,他无法想象自己得罪的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不对!鲁超猛地惊醒,他是炼药师,是少有的炼药师,有什么可怕的。

想到这里,失神的鲁超又有了底气,慢慢从地上爬起来。

“小子,把金滴子还给我!”他何曾受过那样的侮辱,在那么多人面前,被人当靶子打!

他是炼药师,没有人能对他不敬,即便是皇亲贵族看到他,都要礼让三分,这个少年,这个少年好大胆子!

鲁超想的没错,他的确是个炼药师,是大陆上最吃香的一种职业,谁见到炼药师都会礼让,毕竟得罪谁也不可能去得罪,一个号召不少高手强者的人。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得罪的炼药师,品级比他高太多,甚至在一个他无法攀爬的高度。

离夜目光看向齐暮,指了指鲁超,“司南,人我就交给你了,这个世上多一个炼药师,少一个炼药师,没差别。”

多一个炼药师,少一个炼药师没差别!

凌剑锋和南门紫竹倒吸了口凉气,他们知道北宫离夜什么事都敢做,可对待炼药师也如此,他就不担心吗?

毕竟是炼药师,即便北宫离夜认识齐暮大人,也难保这个鲁超的炼药师不会做出什么。

“你,小子,我是炼药师,尊敬的炼药师,你要是对我做什么,我必定不会放过你。”鲁超恼羞成怒道,完全没有看到,离夜在对齐暮说话时,齐暮的态度。

若他看到,连齐暮这样的炼药师,都要恭敬听从少年的吩咐,不知道他还敢不敢说这样的说。

离夜恍然大悟点点头,应和道:“没错,你可是炼药师,所以,不用客气。”

对待一个炼药师,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杀了他,要么放他走,不过放他走显然是不可能的,放他离开,等待他随时回来的报复么,没有谁会这么傻。

司南愣愣看着离夜,见离夜叫是他的名字,看着的却是齐暮,慢悠悠点点头。

这话应该是公子对大人说的,只是太子和南门少主在这里,才会叫他。

也是,堂堂齐暮大人,什么都听一个少年的,这也说不过去。

“我先回去了。”离夜转身匆匆离开,要不是迟早要见凌剑锋和南门紫竹,她现在应该已经发现了矿石的秘密。

齐暮笑呵呵看着离夜的背影,师父吩咐的事情,他一定会办好了,放一个炼药师走,跟放虎归山没什么区别,他怎么会让鲁超离开。

凌剑锋和南门紫竹一头雾水,不明所以,听着离夜的话是阵阵冷汗。

在齐暮大人面前,吩咐他的下人做事,还是杀人的事……

可貌似齐暮大人没生气,为什么?

鲁超诧异的站在一旁,他突然发现,到齐暮大人这里来告状,一件什么好事,也许就是把自己送入虎口!

匆匆离开客厅的离夜,直接竹屋,关上门,把红莲叫了出来。

“这东西你见过吗?”是要用火炼制,还是用刀直接切开?

离夜拿着两个拇指大的矿石,表面镀着一层黑亮,形状有些怪异,看起来极为普通,要不是刚才那微妙的波动,她也不会注意到这块石头。

红莲凑到矿石面前,仔细端详了一下,“怎么看都像是普通的石头,也有点不对劲。”

离夜白了一眼红莲,叹了口气,白问了。

一人一火,一双眼睛,紧盯着矿石,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离夜盘腿坐在床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就像是被点了穴似的,一动也不动。

“不管了!”离夜从袖子里拿出匕首,起身走到竹子制成的桌子旁,坐在竹椅上。

红莲被突然的举动,吓了一条,差点掉落在地上。

不过幸好没掉落,不然这竹屋肯定会烧的连渣都不会剩下。

“离夜,这是要做什么?”红莲急忙问道,她把匕首拿出来了?

离夜指了指矿石,“很明显,切开。”

不切开,谁知道里面是什么。

红莲点动了一下身体,应和道:“切吧。”

他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弄,切开也是一种办法,反正这又不是用钱买来的,用不着心疼。

离夜抬起手,正要落下的时候,脑中顿时一个激灵,对了!

居然忘了便宜师父给她的那一本书,除了兵器记载,玄机城的大概结构和简单的功法灵诀,貌似还有一些采矿石的方法。

“试试!”

把萧水寒给的那本老旧秘籍放在桌上,翻开的一页正是记录采集矿石的。

离夜拿起匕首,照着上面的办法,把所有心思放在矿石上。

削铁如泥的匕首,层层刮动着矿石,层层黑色脱落,两个拇指大小的矿石,一下子减少了一半。

随着时间流逝,矿石越来越小,不到小指的一节大小。

离夜却不再动,满头黑线,嘴角抽搐看着面前矿石,不会是忽悠她的吧,现在都这样了,她都没找到半点什么东西来,再刮下去,什么对没了!

她记得上次的神灵石,呈现乳白色的神灵石,只是刚刚靠近,就能感觉到很大能量,现在这颗石头都快没了,怎么还一点感觉都没有。

忽悠她的吧!

离夜随手把匕首扔在桌上,真心郁闷,她还以为捡到个好东西,结果还不如金滴子。

“这还有,怎么不刮了?”红莲动了动身体,飞回到离夜面前。

离夜睨视了一眼桌上的小石子,咬咬牙,“我就不信了!”

刚刚明明感觉到一丝波动的,一定有什么,现在她就翻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

拿起匕首,离夜继续刮着那一层黑岩石,每一下都非常小心,每刮掉一层,就减弱一分力度,这样才不会破坏矿石,让它完美呈现。

最后,两个拇指大小的石头,被离夜刮的,不过一颗莲子大小,她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在继续轻轻刮下一刀。

熟悉的气息瞬间溢出来,乳白色液体随着划破的痕迹,随时就要滴落。

看到乳白色的液体,已经逐渐放弃的离夜,猛地睁大双眼,脸上划过惊喜,随即她立刻从储物手镯拿出拇指大小的透明玉瓶。

液体随着缝隙,慢慢从瓶口流进瓶内,离夜每一步都非常小心,就担心手一抖,就洒出一滴来。

这东西她不知道为什么是液体,可散发出来的气息,她可以肯定和闪神灵石的一模一样,不对,应该说更加精纯!

离夜小心翼翼将莲子大小的乳液全部倒进玉瓶内,可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三滴。

乳白色液体在玉瓶内流动,瓶口散发出浓郁的味道,沁人心脾,涤洗着身体的疲惫,吸收着四周灵气。

“幸好没扔!”离夜松了口气,脸上咧开笑容,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应该和神灵石有莫大关系。

这东西的味道,比神灵石更浓郁,应该效果更好。

不过上次的神灵石有那么大,在加上家里有很多帮助爷爷晋升的丹药,以及灵药灵草,爷爷应该很快就会晋升了!

“呜呜!”

“主人。”

两声灵魂之声在脑海中响起,离夜微微一愣,两道光束从她身上闪过,小白狗和迷你的千寂就出现在了面前。

“你们这是?”离夜一头雾水看着同时出现的两头玄兽,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呜呜呜!”小白欢快跳到桌上,眼睛闪烁出光芒,紧盯着离夜手里的小瓶子。

千寂轻咳一声,注视着离夜,嘴巴没有张开,声音却从离夜脑海中响起。

“小白说,这东西它认识,它叫神源液,比你上次得到的神灵石,更珍贵的东西。”千寂淡淡解释道,提起小白,语气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尊敬。

嘎?离夜看了看千寂,看了看小白,他们什么时候可以沟通的?

“属下能知道它说什么,只是暂时的,呃,不过这不是重点,时间不能太长,主人,属下现在就把小白说的,告诉你,这东西对主人很有用,等主人晋升神化的时候,若是喝上一滴,必定能够顺利晋升。”神化,主人晋升了神化,它们应该也能晋升了。

千寂眼中闪过疑惑,不明所以看向小白,为什么它会对一只品种不明的小白狗有畏惧?

一滴就能够顺利晋升!?

离夜眸光大亮,这可是好东西,等等,她记得从哪本书上听说过神源两个字来着。

不记得了,也忘了有什么作用,该死的,关键时候居然忘记了。

“那拿它炼药,多分出几份呢?”这东西可是好东西,可惜只有三滴,那不知能促就三个神化。

“呜呜!”小白摇摇头。

离夜:“……”

关键时候掉链子的,这里还有一只。

千寂身影闪过,消失在离夜面前,等再出现,又回到了契约空间里,这次小白没跟着回去。

“算了,三滴就三滴吧,等看看丹神诀里面有没有用神源液炼制丹药的药方。”离夜喃喃自语道,拿过玉瓶,把它封好,放进储物手镯中。

离夜伸了伸懒腰,有点累了,她扭头看了一眼外面,发现已经很晚了。

“又到晚上了,睡觉。”离夜站起身往床边走去。

几道身影从齐府上空掠过,看起来是前后追逐,像是发生了什么,从空气中的波动,以及他们的速度来看,实力绝不会弱!

刚走到床边,立刻感觉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波动,她立刻站直身体,面带警惕。

“离夜!”

“呜呜!”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小白和红莲都感觉到了这一阵波动。

离夜走到门口,打开房门,看了看四周,灯火通明的齐府,再没了动静。

“你们都感觉到了?”离夜走出房间,抬头看了看空中,她一个人感觉到可能是错觉,现在红莲和小白都感觉到了。

“嗯。”红莲紧张应道,那一丝波动,它竟然会有几分恐惧。

小白急忙点点头,眼中带着着急。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看了看周围,转身往院子外走去。

“你们两个留在这里,不要跟出来,我去看看怎么回事。”从波动看来,肯定是高手,实力不亚于宗师,而且每一个都是,最起码有四五个人。

这么多宗师,难道是日月殿的?

少年一袭黑衣,没入先黑夜中,与黑夜融为一体。

红莲飘落身体和小白“平站”,喃喃道:“离夜不会有事的,你说是不是。”

小白扭头看了一眼红莲,圆碌碌黑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担忧。

离夜不过巅峰先天天阶,对方实力不低于宗师之下,尽管巅峰先天天阶和宗师只有一步之遥,看其中相差的,绝对是个天大的鸿沟。

一个还好,以离夜怪异的身法,还有那些招式,说不定能够抵挡,不能抵挡还能顺利逃走,可现在是好几个!

红莲和小白“相视一看”,猛地往前追去!

黑夜中,离夜从气息波动中,慢慢往前找去,慢慢微弱的气息,逐渐变得清晰,眼红唇瓣微微上扬。

就在不远处!离夜看了看四周,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走出了玄凤国的帝都。

“怎么样,找到没有?”

微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离夜隐藏住气息,屏住呼吸步步靠近,可是始终看不到人。

黑亮的眸光看了看四周,发现几步外有一棵伞状的大树,鬼魅身影悄无声息跳上去,宛若一股清风,不曾的惊扰任何人。

蹲在树干上,不远处四个人映入眼帘,其中三个是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个年纪稍大,有五十左右,他们正在看着周围,像是在寻找什么。

离夜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试着平稳呼吸,全身进入戒备,看着面前四人的反应。

四个不低于宗师实力的人,离夜自己清楚知道,现在还不是对手,一个还能勉强逃走,四个,只能呵呵了。

呼吸慢慢呼出,不远处的几个人并没发现,离夜才松了口气,静静蹲在树上,继续听着他们的谈话。

“不能让他回去,就让他死在这个小小的四国,哼,一群井底之蛙。”三个中年男子中第一个,不屑轻哼,蔑视看了看四周。

“没找到就算了,先回去吧,即便是小小的四国,其中不缺精神力强劲之人,要是他们感觉到我们的存在,就暴露了。”年纪最大的那个,警惕看了看周围,不敢放松。

“您多虑了,就这么一个小地方,能有多少人探知到我们的存在!”另外一个中年男人笑呵呵道,也不相信有人能发现他们的行踪。

您?尊称啊,离夜心里暗暗轻啧,看来起来是领头的。

老者看了一眼露出不屑目光的三个人,沉声道:“别忘了,若不是那个地方,他们岂会不知道我们的存在,还有就是,四国,不缺少一些经历过几百年的家族,他们依然知道我们的存在!”

三个中年男人脸色一僵,这才收起了不屑笑容,眼中却还是没有那般小心警惕。

那个地方?离夜脸上露出疑惑,她知道天穹之地,可是不知道那个一股势力,还是一个地方,她知道这块大陆还有不少神秘的地方,不知道那些地方在哪,只知道那里高手云集。

小小的四国,离夜郁闷了,四国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加起来一辈子也未必能走完,在这些人嘴里,竟然都是小小的!

“先找到他再说,然后把他带回去,这是命令!”老者沉声道。

“是!”

四个人继续往前走去,黑夜中不停探索,继续寻找。

“啧,看来知道的还是有点少,不过这次玄凤国之行,好像有意外的收获,不过纳兰清羽上次只告诉我天穹之地,还没说其它的……”看着远去的人,离夜眼中露出一丝深沉。

她不知道这片大陆还有多宽多大,但是她要站在最高处,只有这样,她才能保护北宫家族,保护心中在乎的人和事。

前世或许她没有什么可在乎的,可她那个时候本就是强者,现在,她有了这些东西,就要变得更强大!

两道身影从空中闪过一道弧度,一个停在离夜面前,一个稳稳落在离夜怀里。

“发生什么事了?”红莲疑惑问道,怎么离夜会有这么严肃的表情?

离夜目光依旧落在远去四人的方向,喃喃问道:“红莲,你知道风启大陆有多大吗?”

井底之蛙,貌似是的呢,这里的人好像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以为四国就是最大的,日月殿就是最强的,天下就这么大而已。

风启大陆有多大?

红莲想了想,红莲花瓣抖了抖,“不知道,反正我知道,在这个世上,不止只有我一种异火,不过貌似……”

“貌似从天龙国走到玄凤国,都没发现它们存在过是么?”离夜接着红莲的话说下去,说完,舔了舔干燥的唇瓣。

“嗯。”是这样的,它知道这个世上不止它一种异火,在这片大陆,却从没见过其它异火。

“那小白呢?”离夜笑看着怀里的小白,把它举到面前。

小白轻哼一声,看了看四周,再次扭头看向离夜,眼中露出一抹欣慰,那表情好像在无声的说,它很高兴,离夜终于意识到了这点,这片大陆,远远不止是看到的这么简单。

离夜脸上重新露出笑容,她跳下树干,稳稳落在地上。

“安啦安啦,要是这个大陆真的不止我们看到那么大,我们迟早是会去的,难道你们还怕看不到同类么。”这么点的小事,肯定会有的,同类总会找到的。

红莲惊讶看着离夜,看着平静脸上那隐约跳动的气势,它好像从离夜感觉到了什么。

她又有了更强,更远的目标了!

刚走动两步,离夜突然停下脚步,嘴角笑意加深。

“阁下,你偷看了那么长时间,是不是该现身了?”大家都是偷听的人,都已经发现对方的存在了,就不用再躲躲藏藏了。

还有人!?

红莲猛地看了看四周,它怎么没发现有人?

暗处身影微微一怔,眼中流出一丝诧异,迟疑了一会,他慢慢站起身,从草丛中走出。

看到走出来的人,红莲立刻就想躲进离夜身体里面。

“别躲了,他已经看了很久了。”离夜白了一眼红莲,现在才想着躲,好像有点晚了。

黑亮双眼看着走出来的人,离夜眼中露出一抹光亮,她就说偷听者有通道中人。

“咳咳。”粗重的咳嗽声响起,走来的人猛地停下,捂住胸口。

受伤了啊?

离夜慢慢走过去,天上的月光此时也避开了乌云,洒落一层银白,光芒尽管微弱,也足够让他们看清楚对方。

身穿黑袍的男人脸色苍白,脸色透着疲惫,眼眸警惕注视着离夜,垂在身侧手稍稍握紧,如刀削的轮廓,仿佛上天的杰出作品,一看就是个美男子,不过比起纳兰清羽,还差那么一点。

但是他全身上上下下,就只是一件简单的衣袍,除了手指上戴着一枚银色戒指,就没有其它了,从这些上面,看不他的身份。

离夜打量对方,对方也在看着离夜,当他看到那张稚嫩精致俊美的脸,眼中微微闪过惊讶,然而接下来让他最惊讶的不只是离夜的容貌。

劲装少年,仿若与黑夜想形成一体,他身上完全没有半点气息,就连想探测是什么等级,总有一股力量在抵挡,那双黑亮的眸子,宛若星辰,深邃不可见底,却锋芒展现,宛若出鞘的宝剑,嘴角含着笑容,自信的表情,仿佛有种天下尽在我手的错觉!

能追到这个地方,还能不被刚才的几个人发现,男人就知道,眼前的人,不容小窥!

“啧啧,受伤了,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各回各家好了,我不想惹祸上身。”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说着往前走去。

她只是想看看,那几个人追的是什么人,现在看到了,可以回家洗洗睡了。

男人见离夜要离开,眸光一沉,忍住身上的伤,眨眼他的身影已经让出现在了离夜面前。

“只要你帮我,我必定会重谢!”他现在受了重伤,必须要找个地方好好治疗,既然遇上了这个少年,自然不能错过。

离夜舔了舔唇瓣,脸上出现精明的笑容,然后摇摇头。

“我不会让自己惹祸上身,你就是祸。”她还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就随随便便救人,这是不可能的。

男人没料到离夜的防备这么重,先是一愣,随即扯出笑容。

“只要你给我一个能够疗伤的地方,其他一切我都不会打扰到你,甚至他们来了,也不会把你的事情透露半句。”他只想快点疗伤,然后离开这里。

这个地方也不能就留,他们迟早会找到的!

“离夜……”红莲担忧叫道,它感觉到眼前的家伙不寻常,离夜要帮忙吗?

“诱惑力挺大的。”只是找个地方给他住,然后就有重谢,不过……她北宫离夜可不会受这种诱惑,“你还是自己找吧。”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然后一阵无奈,这个少年没想到会这么警惕,看来只能自己找住的地方了。

先避他们,才能好好静养。

离夜见男人不再说话,点点头,打了个哈欠,往回走去。

今晚发现的事情,不少,不过她还没能明白,看来这个大陆,真的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

没走几步,远处传来的缥缈声音,让两个人同时怔住,离夜更是猛地转身,看着刚才几个人离开的方向。

靠!他们不是走了吗?

男人苦笑道:“他们没感觉到我的气息,自然会找回来。”

看来今天是逃不掉了,但是大不了一死,他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离夜咬咬牙,看着不远处走来的几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越来越进,不禁爆粗口,“这都他妈的什么破事!”

眼角余光看到身边男人视死如归的表情,离夜闪过一丝不满,伸出手,迅速拉过身边的人。

男人错愕看着拉自己走的少年,不是不救他的吗?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别以为小爷不知道,你要是死在这里,对小爷肯定没好处!”离夜忿忿道,瞪了男人一眼,他想死,自己还想好好活着。

今天他要是暴露了自己,说不定就等于把她一起暴露了,在四个实力不低于宗师级别的人面前,必须滴水不漏,才会万无一失!

男人表情愣住,然后无奈扯出一抹笑容,这个少年,做事情还真是滴水不漏。

不过他想的倒是没错,今天自己要是死在这里,那四个人肯定会知道他的存在。

离夜拉着男人迅速往前走去,看着身边这个大麻烦,她就一阵郁闷。

刚刚就不该叫他出来,给自己叫了一个大麻烦!

四道身影从天而落,四人稳稳站在地上,如猎鹰一般的眸光扫视着周围。

“有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现。”

“该死的,他究竟去了什么地方,竟然隐藏的这么深!”

“受了那么重的伤,他走不远的,继续找!”

四人立刻又迅速往另外一个方向找去,却没想过重回玄凤国帝都。

离夜带着男人回到玄凤国帝都,看了看寂静的街道,她是不会把这个一个人,带进起齐府的。

那齐暮好歹叫了她那么多声师父,就算她不想收徒弟,总不能连累到他。

“真是麻烦!”离夜狠狠啐,拉着身边的人,扫视着周围。

她在玄凤国帝都认识的人也没几个,一个南门紫竹,一个凌剑锋,一个齐暮,然后就没了,这三个都不什么好去处。

“喂,我带你回帝都了,你能自己找到疗伤的地方吗?”离夜睨视了一眼身边的男人,要不是为了自己,她才不会带着这个男人回来。

这不是自找麻烦,麻烦貌似还不小,真是该死!

男人走在离夜身边,先到她嫌弃的表情,脸部阵阵抽搐。

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嫌弃。

“可以,不过……”男人抬起手,手掌朝上,一道光束从戒指中闪出,一宗密卷出现在他手上。

“这就当是我答应你的重谢。”他能带自己回到城里,已经是最大的帮助了。

离夜耸耸肩,转身朝身后摆了摆手,“我不是帮你。”

谁知道你给小爷的是什么,什么东西都要,死的最快!

黑衣少年逐渐走远,男人收回目光,若是换做在那个地方,人家想要他的东西,他还未必会给,现在竟然会被一个小少年嫌弃了。

准确的说,自己又被嫌弃了!

男人叹了口气,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离这个少年远点,希望他们不会再遇到。

离夜匆匆回到齐府,远远就看着齐暮站在门口,脸上露出着急。

“他在做什么?”离夜疑惑问道,迈步走过去,“齐暮,你等谁啊?”

“师……公子,你去哪里了?我刚刚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你没事吧?”他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就立马出来了,然后就去找师父,结果发现他不在。

离夜稍稍愣住,看着齐暮脸上的担心,脸上露出淡笑。

“放心,我没事,只是出去散散心,你说的不寻常气息,那是什么?”离夜故作不知,今晚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谁知道就会和麻烦扯上关系。

她不会相信今晚那几个人会简单,尽管没留下什么破绽和气息,但是还是小心一点。

齐暮皱了皱眉头,摇摇头,“可能是日月殿的人吧,能拥有那么强的气息,除了日月殿,想不出第二个地方。”

“哦。”离夜点点头,含笑走进齐府。

他以为是日月殿就好,以为是日月殿这就足够了,不过这些人,貌似和日月殿没什么关系。

日月殿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彰显自己的身份,那一件证明他们身份的外袍,他们从不离身,今晚那五个人,不会是日月殿的。

不是因为那个地方,她现在倒是越来越好奇,他们是什么人了。

齐暮回过神,立刻跟着走进去。

“齐暮,明天帮我找找,看看玄凤国帝都,有没有冰焰寒泉和红莲子这两样东西。”离夜知道齐暮跟上来,淡淡开口道。

冰焰寒泉,血莲蕊!

齐暮全身微微一怔,这两样东西,都是珍贵的灵药,烈焰冰泉,那是一种蓝色的泉水,表面上燃烧着蓝色的火焰,温度极高,让人不能靠近,可泉水却是冰冷的,一滴就能让人结冰那种。

血莲蕊,那是极热之地,才能开出的一种莲花,叫血莲,大片血莲中,可能只有一朵血莲才能的有那么一个血莲蕊,更何况,血莲还不是大片大片的!

“这两样东西……”齐暮迟疑道,这两样东西,都是极难得到的,就跟子午麒麟子一样,不,可能说比子午麒麟子更难得到。

“很难找到。”她就是知道这两样难找,才要找的,冰火两极丹,要这两样才能找齐药材。

在风南城离夜之所以那么想要得到子午麒麟子,就是炼制冰火两极丹,需要这一种药材,再加上王者朽木,四种药材才能炼制出冰火两极丹。

冰火两极丹,顾名思义,一颗药丸两重天,冰火两重,离夜想要炼制这一枚丹药,完全是那该死的丹神诀。

造化诀是由离夜的实力提升,慢慢开启上面的禁锢,然后能够看到后面的记录,学习到更强的招式和看到更多的记载,所以这点离夜不担心,只要实力提升,就能够看到。

可丹神诀就个毛病,实力提升的同时,每开启一道禁锢,都要一颗它规定好的丹药,而且必须炼制出来,才能够看到。

这本来没什么,丹药,连两颗丹药是小事,可当离夜看到药方的时候,差点没抓狂。

王者朽木,子午麒麟子,烈焰冰泉,还有那什么血莲蕊!

一样一样她都没听说过,然后只能一页有一页翻丹神诀,看看上面有没有记载,可当她知道上面的东西之时,差点把丹神诀直接毁了。

这每一样都能要老命的那种,贵的可怕,少的可怜,最重要的,有些可能都没有!

当时离夜就郁闷了,竟然还有这么变态的药方和丹药,她还不知道这丹药有什么用处就要炼制,说是等打开这一道禁锢才能知道用处!

齐暮扯出笑容点点头,的确是难找,而且这两样,幸好他当年在一本复杂的古籍中看过,不然都不知道是什么。

“你就找找吧,没有就算了。”没有还是得找,她想打开接下里的禁锢,前面那些丹药,已经不适合神品了。

离夜发现,“扭转乾坤”里面的两本灵诀,就跟她的等级一样,每晋升一阶级,就会解开一道禁锢,好像永远无穷无尽,看不到尽头。

黑亮眸光闪过一丝坚定,她一定要全部学完,不然,如何走出这片天地,去那片更大更广的天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