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三十七章 这点绝不会改变!

离夜急匆匆回到齐府,想到刚才矿石,她迫不及待想要探寻,是不是神灵石。

矿石气息微弱,要不是有造化诀,她甚至感觉不到那一丝气息,也难怪会有人把它当成是普通的矿石看待。

“离夜,你真的把金滴子给那个人了?”这也太不像离夜的作风了,离夜绝不可能会这么做的。

要知道,她可是从来不吃亏的主,只有她坑别人,没有人能坑到她。

“不然呢,人家可是炼药师。”离夜笑道,语气中带着嘲讽。

炼药师,就看他还能不能高兴的起来,两万两,买了一场空,他们现在应该在呕血了。

听到离夜的语气,红莲摇晃了一下,这语气,太危险,离夜肯定做了什么!

总之,它是不会相信离夜是善茬的!

“能稍微透露一下,那块矿石会发生什么事情吗?”好歹也让它知道,它在离夜身体里,才看不到她手里的动作,不然一定能知道离夜做了什么。

离夜随意笑道:“没什么,只是放了一点灵力进去。”

红莲不自觉吞了吞口水,只是放了一点灵力进去,这还是只是!?

把灵力注入到金滴子里面,金滴子就会形成一道微弱的力量,这道力量本来没什么,也不会影响到金滴子,但是,要是没有把这点灵力吸出来,就用灵力探测金滴子的品级,整块金滴子就会从里面开始破碎,金滴子会消失,晶石碎成渣!

刚才那个炼药师,肯定拿到金滴子,就会迫不及待想要知道金滴子的品级,他只要一探测,金滴子就会彻底在他手上碎裂!

这还没什么,那什么才是有什么!?

离夜果然可怕,什么炼药师这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说了,还是先回去,发现了个好东西。”离夜嘴角勾起弧度,眼中溢出笑容。

爷爷已经有一块神灵石了,这一块要是真的神灵石,给奇叔或者是北宫药,他们两个也会晋升的,这样北宫家又多了一份保障!

红莲头上冒出偌大的问号,什么好东西,刚刚她拿的不就是一块普通的破石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离夜又加快了速度,可刚走两步,身后脚步声急速响起,一行人追来,气势汹汹,凶神恶煞的模样,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把这小子抓起来!”呵斥声音响起。

“是!”

手拿着兵器的十几个人立刻冲上去,挡住离夜面前,拦住她的去路。

着急想要回齐府的离夜,停下步伐,扫视了一眼围住她的人,转身看向身后。

王力和刚才的那位炼药师,面带怒火,怒瞪着离夜。

这个时间,金滴子也应该碎了,这个炼药师不会忍到回去了,才探测金滴子的品级。

红唇无声勾起弧线,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走过来的两个人。

“金滴子已经给你们了,这算什么意思?”离夜指了指周围,他们几个要是找打,她绝对奉陪到底。

离夜不说金滴子还好,刚刚说到金滴子,王力和炼药师两个人脸上的怒火,蹭蹭蹭又上身了不少。

“你还有脸提金滴子!”肯定是他做了什么手脚,不然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金滴子硬生生碎在了他手上,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炼药师阵阵肉疼,想到刚才碎掉的金滴子,落入了尘埃,模样就变得狰狞可憎。

“为什么不能提金滴子,你说是炼药师,需要金滴子,小爷把金滴子让给你们了,有什么不能提。”离夜双手摊开,随意笑道,笑容却没有一丝温度。

看到动静停下围观的人,脸上露出激动,看着王力身边的男人。

这个人是尊敬的炼药师大人!

就说最近帝都来了不少炼药师,看来这是真的,现在又出现一个炼药师。

众人心里一阵热切,渴望,崇敬不言而喻。

“小子,你老实交代,到底做了什么,否则我王家不会放过你的,要知道,我们王家的背后,可是有人的!”王力下巴抬起,不屑看着离夜,得罪他,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什么身份!

离夜眼皮垂下,斜视了一眼王力,呵呵道:“不会放过我,背后有人,你可知道,小爷背后也是有人的。”

背后有人,玄凤国帝都她才刚来,不知道他背后有什么人,就算知道,又能如何!

王力睨视了一眼离夜,嗤之以鼻讥讽狂笑道:“你背后有人,哈哈,你背后有人,能比的上日月殿吗?告诉你,本少爷的家族和日月殿可是有关系的!”

他背后有人,再怎么去厉害的人,能比得上日月殿么?

炼药师听到王力的话,眼中闪过光亮。

他之所以会在王家,就是知道日月殿和王家的这层关系,他想要去日月殿,就必须要好好利用王家才能成事。

“王家还真是嚣张,不就是运气好点,抱住了日月殿这条大腿,有什么好得意的。”酸溜溜的语气从人群传来,那人明显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有本事你也去抱抱,日月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抱得住的。”

“不过他娘的王力是不是傻了啊,莫名其妙就带着人来了,老子听了半天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把日月殿搬出来!要不要脸。”

……

日月殿谁都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凌驾于四国之上的势力,是只能仰望的存在,多少人挣破脑袋想要进日月殿。

“日月殿。”轻如鸿毛的声音响起,仿若一片细腻柔顺的羽毛从心里划过。

王力昂头挺胸,抖了抖身体,“怎么样,怕了吧!”

怕了吗?离夜抬起眼皮,把玩着手指,神情露出几分慵懒。

“日月殿,呵,不就是日月殿吗?日月殿远在北部之巅,等他们来,你都下地狱了。”黑亮的眸中闪过冰冷,离夜冷冷注视着王力。

他不说日月殿还好,说到日月殿,这绝对是火上浇油。

刚才还在得意的王力,后背突然涌起一阵寒意,他浑身一抖,目光惊悚看着面前的少年。

下地狱,难道他还敢杀自己!这里是玄凤国帝都!

“小子,你也听见了,王家和日月殿有关系,我也是炼药师,你现在是得罪了我们。”炼药师得意洋洋说道。

今天就算那金滴子上面的手脚,不是他做的,那他也必须背黑锅。

自己可是高高在上的炼药师,不能对外界的人说,是他眼拙看错了,才白白浪费两万两白银,如此,他脸面何存,只能找个人背黑锅。

“噢~日月殿,炼药师。”离夜迈步走近两人,嘴角含着笑意的她,眼中冰冷寒霜没有一丝温度。

“如何!”炼药师轻哼一声。

离夜眉头一挑,空气中瞬间闪过一丝波动,粗暴声音响起。

“去你妈的炼药师,日月殿,找小爷茬,算什么东西!”空中中拳头急速冲过,宛若一层透明的纱幔,横空划破。

“砰!砰!”

两拳砸在王力和炼药师脸上,两人脸上立刻出现了两个拳印。

只见离夜凌空跃起,一脚狠狠踹在两人肚子上,两个人立刻往后倒去,摔了个四脚朝天。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两个人就倒下了,把离夜围住的护卫,手拿兵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到眼前极其暴力的少年,脚步稍稍往后挪动了几分。

太危险了,这个少年真是太危险了!

“炼药师?”离夜走到炼药师面前,揪起衣领,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俊美轮廓露出完美微笑。

炼药师心里还是一片呆木,无法回神,不敢相信自己被揍的事实。

“你要金滴子,小爷给了,现在你敢来找小爷,问小爷做了什么手脚!”离夜甩手又是一拳砸下去,炼药师直接倒地。

王力看到又倒回来的炼药师,被打的到现在还没清醒,他猛地惊醒,急忙想要爬起来,软靴却抢先他一步。

离夜一脚狠狠踩在王力肚子上,头和双脚立刻抬起,痛的他脸部都扭曲了。

“日月殿是吗?你现在就叫日月殿的人来,信不信小爷当着他们的面,直接送你上西天!”日月殿,还别提日月殿,就那群人,和她的梁子可是不少。

王力看到离夜凶残的表情,全身一颤,抱拳求饶,“我错了,我错了。”

他一定不会放过这小子的!

“今天,小爷没空杀你们,下次……”

四周温度急速下降,众人一阵寒颤,惊悚看着面前的他。

离夜冷冷一笑,移步转身,目光扫视了一眼周围,优雅的声音传出,“是我请你们让开,还是你们自己让开?”

十几个护卫脸部一抽,迅速挪开步伐,这还用得着问吗?他们现在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拦住他啊。

“靠!这少年会不会太牛叉了,日月殿,炼药师,他怎么知道还直接暴揍!?”得罪日月殿的人,日月殿肯定会记仇,那不是什么好事,得罪炼药师……

得罪炼药师,那可是天下最可怕的事情,以炼药师的号召力,他们能召集很多高手帮他们做事,什么先天天阶,宗师,都有可能帮助炼药师,到时候就算这个少年再厉害,也顶不住那么多人的轮番攻击吧!

“真想问问,他知不知道炼药师的厉害。”

这个人这么年轻,看起来不够二十岁,可怎么样,也应该知道炼药师了,毕竟这么厉害的职业,没有几个人是不会知道的,同样的,也没有几个人能成为炼药师。

“离夜,你就这么放过他们,跟这些人说的,你把炼药师放回去,到时候他找机会报复你怎么办?”红莲不解问道,离夜想做什么?

它可没见过离夜会手下留情,对这些人,也用不着手下留情。

离夜嘴角勾起弧度,“报复?他们敢,小爷就能灭了王家,把这个炼药师挫骨扬灰!”

日月殿,炼药师,她北宫离夜从来没怕过谁!

听到离夜的话,红莲顿时一个冷颤,好吧,它就知道离夜不会是什么善茬。

不过这两个人也真是的,离夜这么着急回去,就是想看看那东西是不是神灵石,他们还要挡离夜的路,这不是成心找打。

他们两个能活命,也应该谢谢那快矿石,不然现在都变成尸体了。

离夜匆匆离去,看到不远处的齐府,她迅速走进去,刚走到门口却豁然发现身后的马车。

步伐停下,她若有所思摩擦着下巴,看着华丽不逊于齐暮专用马车两辆马车,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这是谁来了?”离夜淡淡问道。

门口侍卫听到离夜的声音,立刻走向前,面带微笑。

“公子,这是太子和南门少主的马车。”齐暮大人都要礼让的人,他们必须得小心伺候着。

太子,少主,凌剑锋,南门紫竹,他们来做什么?

“齐暮……大人回来了?”离夜轻咳一声,还是加上大人两个字。

叫习惯了齐暮,突然加两个字还真有点不习惯。

“是的,齐暮大人说了,公子若是回来,问起来人,让小的们的如实回答,若是不想见太子和南门少主,回竹园休息就可以了。”他可从来没有看到齐暮大人对谁这么上心过,这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离夜眉头微扬,嘴角含着淡笑,这齐暮倒是细心,凌剑锋和南门紫竹,见见也没什么。

“知道了。”离夜直径走进齐府,身后又传来护卫的声音。

“齐暮大人他们在前院的客厅。”护卫是操碎了心,不知道离夜会不会去,还是要面面俱到提醒,不然到时候受罚的就是他!

齐府客厅,齐暮坐在上座,就算是凌剑锋和南门紫竹,也没有资格和齐暮平起平坐。

这就是炼药师的尊贵,便是皇子和南门家的少主,也得礼让三分。

“齐暮大人,知道你回来,紫竹就立刻来看你了。”南门紫竹活泼俏皮,走到齐暮身边,拽起他的衣袍,摇晃撒娇。

齐暮呵呵一笑,看到南门紫竹这小可爱样,也不忍扯回衣袍。

“紫竹,你是想我回来,然后到我这里来拿丹药的吧?”这小妮子,以为他老人家那么好忽悠的吗?

也不知道用这小嘴,从他这里拿走多少丹药了。

在整个玄凤国,能让齐暮心甘情愿,又乐呵拿出丹药的人,也就南门紫竹能够做到了。

“明明就是紫竹想你了。”南门紫竹嘟了嘟嘴巴,虽然丹药也是其中之一,那东西谁也不会嫌多的。

齐暮笑着点点头,“好好好。”

想就想吧,不过师父出去了那么长时间,怎么还没有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

眼中划过一丝担忧,出声叫道:“司南。”

司南急忙从外面走进来,站到齐暮面前,“大人,我现在就去找公子。”

大人不说他也知道是什么事情,那可是大人的师父,大人担心公子也是应该的。

“嗯。”齐暮点点头。

南门紫竹目光疑惑从齐暮和司南之间来回扫视,好奇问道:“公子,就是昨天司南在城门口接的少年吗?”

到底是什么人,齐暮会派出自己的专车,还让司南亲自去接。

齐暮笑呵呵点点头,不就是他了!

“他是谁啊?紫竹能见见吗?”天真无邪眼中露出一抹狡黠,什么人能有这么高的待遇?

齐暮迟疑了一会,然后脸上爬满笑容,绽放的笑容跟朵菊花死似的。

凌剑锋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看到齐暮脸上的笑容,脸上也露出了疑惑。

他从没见过,齐暮大人提起谁,会有这样的笑容,这个人是谁?

“他就是我……”

“是我。”

清冷声音从门外传来,打断了齐暮的话,白衣少年走进客厅,淡然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凌剑锋,最后目光落在南门紫竹身上。

当凌剑锋和南门紫竹看到来人,脸上立刻露出惊讶和错愕。

北宫……北宫离夜!

怎么会是他!

他竟然会是齐暮大人的客人,这怎么会,北宫离夜怎么到玄凤国帝都了,他不是刚刚灭了邵家不久,不是应该留在天龙国帝都,等事情平静下来再说吗?

可他出现在这里了,和天龙国帝都相差十万八千离的玄凤国帝都。

齐暮注意到两人脸上的惊讶,疑惑走到离夜面前,张开嘴巴,正想叫师父,随即想到离夜不想暴露自己神品炼药师的身份,立刻改口。

“公子,你们认识?”不然他们两个怎么会有这种表情。

凌剑锋和南门紫竹傻眼了,看向齐暮的目光露出诧异,不会齐暮大人到现在,还不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北宫离夜吧!

“当然认识,在天龙国帝都的皇宫之内,被太子和少主偷袭的事情,小爷到现在可还不敢忘记。”离夜淡笑随意道,云清风淡的语气,好像说一件极小的事情。

什么,天龙国,帝都,皇宫!偷袭!

司南目瞪口呆,瞳孔缩紧,心里每闪过一个字,就紧张一分。

难道公子是天龙国的皇家炼药师!不对啊,他们也没听说过,天龙国皇家炼药师这么年轻,当初他还跟着大人见过那个炼药师,不是公子这样的。

再说,公子是神品炼药师,还这么年轻,天龙国要是有这么一个炼药师,一定会大肆宣传,不会这么低调的。

司南想到的事情,齐暮当然比他早想到,现在他也对这个师父的身份充满了好奇。

好像一路下来,他都没有见师父说过身份,就是名字也是家假的!

“北宫少主,你就别提那件事了。”南门紫竹捂脸道,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她和剑锋两个人联手,竟然都不是北宫离夜的对手。

也不对,当时她先被打倒,后面就没出过手了,所以不算两个人联手!

南门紫竹稍稍得到一点安慰,不过,还是改变不了她和凌剑锋偷袭,然后输了,还被人家祖孙两鄙视了一顿的事实。

凌剑锋站起来,双手抱了抱拳,沉稳的气势若有若无散发出来。

“北宫少主,上次是我得罪了。”他不知道是紫竹先动的手,还是偷袭,否则一定不会出手帮忙的。

离夜目光来回在两人之间扫视,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顿时,四周一片黯淡无关。

“算了,过去了,就过去了。”输的又不是她。

两人立刻点点头,过去了就不用再提了!

站在离夜面前,感觉不到她身上半点灵力波动,南门紫竹又好奇了。

上次貌似也是这样,她感觉不到北宫离夜身上半点灵力,但是却拥有那样的实力,整个邵家,她用了十七个人,就全灭了!

这样的事情,她想都不敢想,现在让她带着南门家族十七个人,去灭帝都有这就足轻重的家族,她真的做不到。

能随意隐藏自己的实力,北宫离夜这到底是怎样变态的一个人,居然能做到如此了!

离夜和他们两个是相聊甚欢,但是身边的齐暮和司南,已然呆木。

北宫……少主!北宫家族的少主!

就是他们眼前的少年,就是北宫家族的少主!?

天龙国的事情,其它三国可能知道的少之又少,但是北宫离夜的事情,他们这些皇亲贵胄,多少知道一点,齐暮身份也不低,知道也不奇怪。

北宫离夜,天生废材,还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那种,全身筋脉堵塞,任何办法都不能改变他的体质……

一串串关于北宫离夜的事情,在脑海中回荡,两人呆呆看着离夜。

天生废材!全身筋脉堵塞!没办法改变体质!

这他娘谁说的,这么变态一个人,不到二十岁,就已经是神品了,他们这个年纪,都还在识别药草,炼制神品的事情,想都不敢想!

感觉到身边气息的僵硬,三人扭头看去,就看到齐暮和司南呆滞的表情。

南门紫竹囧了,齐暮的人不会真的不知道北宫离夜身份吧?那他们是怎么认识的,还让司南去的城门口迎接!

不用怀疑,南门紫竹看到离夜,就立刻能确定,他就是司南迎接回来的客人。

“太子,少主,我到玄凤国的事情,不想让谁知道,你们也不用告诉凌皇我来了。”离夜看了一眼齐暮脸上的呆滞,一阵无语。

他就没叫人查查自己的身份吗?这么糊里糊涂的认师父,真的好么?

“这个人居然不知道你的身份。”红莲想到着,差点醉过去。

不知道离夜是北宫离夜,就随便叫师父。

离夜汗颜,喃喃道:“我也没想到。”

以齐暮的地位,看到她的真正模样,要查到她的身份,非常容易,可他居然都没查过自己的身份。

“不过这说明,他真的很相信你。”这老头……唔,貌似也不错。

不想人知道自己到玄凤国,这是为什么,他反正都来了,渐渐凌皇是应该的,尽管他们四家交际不深,怎么样还是得见见凌皇吧?

“我会到这里,只是找两样东西,找到了就会离开,要是让凌皇知道,你们知道有多麻烦。”到时候她还要去一趟皇宫,说不定还要准备什么礼物。

还是算了吧,尽管被他们发现了存在,她还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

红莲听到离夜的话,不禁一啧,离夜永远都是这么低调,所以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也总觉得离夜年纪小,最容易欺负。

只可惜,等他们知道,离夜才是最不好招惹的时候,都已经晚了,他们已经被离夜记上了。

南门紫竹和凌剑锋不约而同点点头,简单的历练,他们也有过,当然知道要是让他国皇帝知道自己来了,会有多麻烦的事情发生。

他们也不想麻烦,不说就不说吧。

见他们两个点头,离夜淡淡笑道:“谢谢。”

“北宫少主客气了,要是有什么,随时到南门家主找我,还有就是,北宫少主,玄凤国的帝都,有好几家人是日月殿的势力,你能避则避。”不然身份说不定也会暴露的。

除了天龙国,其它三国帝都,都有日月殿的势力,帝都都如此,其它地方就更不用多说了。

日月殿这么明目张胆,他们也管不了,有多少人巴不得和日月殿攀上关系,再说天龙国,他们表面上帝都没有日月殿的势力,谁知道暗地里会是什么样子的。

这种事,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但是也不会任由他们壮大!

夜嘴角微抽,低头摸了摸鼻子,这个还真不行,避不了了,好像已经碰上了。

看到离夜的表情,凌剑锋和南门紫竹呆住了。

他昨天才来帝都,今天就碰上日月殿的人了!?没这么巧吧!

“咳咳,太子,紫竹,老夫和公子有几句话要说,等会。”说着,齐暮拉着离夜走出客厅。

离夜也不反抗,任由齐暮拉着,眼中含着笑意。

知道她的身份以后,齐暮应该不会再一口一个师父的叫了吧,这样也好。

在凌剑锋和南门紫竹的不解的目光下,两人走出客厅。

“你北宫离夜?”齐暮握紧双手,脸上表情有点隐忍抽动。

离夜点点头,她就是北宫离夜。

“北宫家族那个?”齐暮再次问道,双手又握紧了一分。

她又点点头,风启大陆不会有第二个北宫离夜。

齐暮深吸口气,郑重看着离夜,面带认真严肃,“师父,你放心,我叫了师父,你就永远是师父,不管你是北宫离夜,还是宫夜,这点绝不会改变!”

嘎?离夜傻眼了,齐暮还决定叫她这个师父!

“呃……”离夜正要说什么,齐暮的声音又继续响起了。

“你永远是!”齐暮坚定道,四国,甚至是日月殿,他是唯一的一个神品炼药师。

这么珍贵,是什么身份又有什么关系,反正这是他师父!

离夜莫不做声,双手环胸,注视着齐暮,嘴角勾起淡淡弧度,眼睛深处是闪烁着璀璨光芒。

两人就这么看着,谁也没有先出声,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客厅的三个人伸长了脖子,好奇出去的两个人走了这么长时间,是在说什么。

司南更是在天人交战中,师父,北宫离夜,师父是北宫离夜,北宫家族的人,齐暮大人还能拜师吗?可是就这么一个神品炼药师,要是不拜师,那不就很可惜了!

他想的那叫一个纠结,想了半天,也能想出一个办法来。

“司南,齐暮大人和北宫离夜是怎么认识的?”紫竹看了看外面,好奇问道。

这么半天,她都还不知道是怎么认识的,而且齐暮大人还那么看重北宫离夜,她还没见谁在齐暮大人面前,有过这样待遇。

司南张了张嘴,想了想才道:“风南城认识的。”

“可齐暮大人为什么对北宫离夜那么特别?”这也太特别了。

司南张了张嘴,露出一抹笑容,抿着嘴巴,讪讪轻笑,缓缓吐出三个字:“不能说。”

他总不能说,这北宫公子是齐暮大人的师父吧!?

这件事情说出去也没人信啊,哪怕这是真的,也不会有人会相信这个事实!

凌剑锋目光一沉,摆出威严,“本太子命令你呢?”

司南额角落下一滴冷汗,他继续保持着笑容,摇摇头,“还是不能说。”

说了就惨了,别说齐暮大人不会放过他,公子也不会放过他,更重要的公子还是神品炼药师,貌似实力还挺恐怖的!

“你好样的!”凌剑锋指了指司南,就更加疑惑了。

但是这件事情,以后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知道,但是现在,是一定不会知道,也没有人会告诉他们。

知道离夜是神品炼药师的,就那么几个,他们都有过保证,绝对不透露半句,否则下场凄惨,没有谁会愿意去得罪炼药师,还是一个神品炼药师。

司南欲哭无泪,他这是想说不能说啊,他这个人平常有什么说什么,能想象憋着一件事不说是什么感觉吗?

过了一会,走出去的离夜和齐暮才走进来,齐暮脸上又是那种笑呵呵的表情。

看到齐暮脸上的笑容,司南一阵诧异,齐暮大人还这么开心?

“太子,少主,还没走?”离夜笑道,看着形影不离的两个人,嘴角弧度加深。

在南门家族,继承少主之位的,必定是女人,而且是天赋最高的女人,这里面没有嫡庶之分,只看天赋,即便是没有任何血缘的旁系,也具有资格。

只要天赋好,到了南门家族以后,家族就会给新的身份,等到了一定年纪,就会继承少主之位,也正是成为未来的太子妃。

南门家这点规矩,一直没有变过,被选成少主的人,就是太子妃,也是玄凤国未来的皇后。

凌皇现在的皇后也就是南门家族的族长,也就是家主,然而历代凌皇,永远只会有一个女人,那就是南门家的家主。

没有谁敢和南门家主抢男人,即便这个男人是皇帝,那些女人也不敢,而凌皇和皇后,他们之间也非常相爱,不会有人能插足他们之间的感情。

凌剑锋和南门紫竹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眼里只有对方,只是这样也奇怪,玄凤国每个皇帝,都能有一儿一女,从不间断,而南门家族这边选出的少主和太子,说是表亲,其实没有任何血缘。

“北宫少主这么快就下逐客令了?”南门紫竹嘟了嘟嘴巴,其实她还想知道内幕,不过应该不会有人会说。

离夜点点头,应道:“是。”

这么直白!

凌剑锋和南门紫竹相视一看,哭笑不得,北宫离夜的回答,永远在他们的意料之外。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北宫少主要是离开,记得要告诉我们,我们去送送你。”南门紫竹笑道,要是他顺便透露去哪里,她也没意见。

离夜睨视了一眼南门紫竹,“不用了。”

告诉她,告诉她就平静不了了。

南门紫竹一阵无奈,没办法了,她奈何不了这个北宫离夜。

“走吧。”凌剑锋环住南门紫竹的腰,往外走去。

离夜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然而他们才刚走到门口,一道身影匆匆走来,面上露出着急。

“什么事?”齐暮问道,没看到这里有客人,冒冒失失的。

来人一阵紧张,想到门口的人,还是开口道:“齐暮大人,门口有位炼药师大人找您。”

看那炼药师怒火冲冲的样子,应该是来者不善,而且脸上还挂着伤,挺重的。

“炼药师,找我?”齐暮疑惑了,除了师父大人,他没有跟什么炼药师有过交际,就连这次比试的都没有什么交际,怎么会有炼药师想见他?

“是。”那人应道。

南门紫竹扭头,嘴角勾起戏谑,“齐暮大人,不会是想拜你为师的吧?”

目光有意无意看向离夜,她可是听说了,司南迎接的,可是齐暮大人的徒弟。

“拜师?”齐暮汗颜看向身边的离夜,传言不可信,传言不可信,要不是师父不想人知道他的身份,他一定大告天下!

离夜嘴角含笑,脑海中闪过一道身影,“不如就见见,看看是来拜师的,还是有别的事情。”

她刚刚揍了一个炼药师,现在又来了个炼药师,帝都进行炼药师比试,来的炼药师看起来还不少。

“让他进来。”齐暮摆了摆手,一阵不耐烦。

拜师,当什么人都能来拜师的,他都才刚刚拜师!

看到齐暮的举动,南门紫竹和凌剑锋瞬间石化,嘴巴直接变成“O”型,目瞪口呆看着离夜。

他们没看错吧,明明齐暮大人从来不见这些拜师的人的,怎么北宫离夜说了一句,不如见见,齐暮大人就见了!

这简直是太神奇了,齐暮大人竟然会听北宫离夜的!

“请。”齐暮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指着上座。

离夜无声看了一眼齐暮,他自己坐上座就行了,让她坐上去,天下人都知道她的身份了。

“你坐那,我随便找个地方坐就行了。”离夜转身往最靠门口的椅子上走去。

齐暮迟疑了一会,然后点点头,这样也好,师父大人想要低调。

凌剑锋和南门紫竹傻傻在站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直到门外传来动静,他们又退了回来,坐在木椅上。

一道身影怒火滔滔走近门口,当他看到上座上的人,急忙收起怒火,脸上堆起笑容,昂首挺胸走进客厅。

“齐暮大人,在下鲁超,是一名炼药师。”鲁超双手抱拳,恭敬道。

齐暮在炼药师里面,有这超高的地位,他能炼制圣品,而且几率是百分百,这在炼药师里,无法是最炙手可热的,能将圣品炼制出百分百,那炼制神品的几率就很高很高!

所以即便是炼药师的看到齐暮,也得尊称一声大人,必须是客客气气的。

“你来有什么事?”齐暮不耐烦问道,要是没事,别怪他不客气!

鲁超眼前一亮,立刻站直身体,一脸人神共愤的表情,“今天我买了一颗金滴子,可是被一个少年做了手脚,他竟然还出言侮辱,甚至对我动手动脚!”

他留着脸上的伤,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受伤了,那个少年干的!

“噢?”齐暮淡淡应道。

“那个少年还出言侮辱您!”鲁超添油加醋继续说道。

“不知道怎么侮辱齐暮大人的?”清冷声音从身后传来,透着无尽的危险。

------题外话------

咳咳,有人要倒霉了…飘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