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三章 抱好你的腿

在战狼另外找路,不知又要面对多少危险时,杰克带着人穿过院子,跑到对面的街道,在无线电里大声的喊:“CH—47呼叫指挥中心CH—47呼叫指挥中心!我们需要具体的路线!”

“指挥中心收到,你们再往前走两百米,乌胡鲁队长就在右边用石头砌成的围墙里。”

“CH—47收到。”

杰克得到具体位置,带着三队和一队冲出大门,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们将左右两边的敌人击毙,让二队、四队、五队的人带着罗伊斯和亨利出来。

罗伊斯伤得最严重,他被冲击波撞得到现在还在昏迷,而亨利则被炸断了一条腿。

他们两个由五队的战友背着,准备与乌胡鲁队长汇合后,和他的伤员一同被送出去。

享利的大腿在淌着血,身上、脸上、手上都有流血的小伤口,而那条断腿被他无法用力的手压在胸口和战友的背中间。

背着亨利的大兵叫科尔文,他走多远,享利腿上的血便滴多远,他想快点到乌胡鲁那里,然后让他的兄弟早点离开这里,可是不断涌出的卢希亚人就像讨厌的苍蝇,怎么打也打不绝。

杰克也很着急,他们来到这条巷子应该有五六分钟了,可他们才前进不到六十米。他决定派一支小分队前去开路,加速进程。

“零蛋!”

“长官,我在这儿!”

“去前面扫路。”

“YES长官。”享德里克·西蒙子,也就是零蛋调转枪口,带着他的五个部下往前冲,他们走位错综复杂,行成一个类似五角的点,多方位射击及掩护。

他们一路朝前冲,完全没有理会后面的战友或敌人,如一群视死如归的勇者。

零蛋拿着枪不断开枪,他们没战狼那么温柔,在这种高反应、高快速的进攻下,他们喜欢在一具尸体上多打几个洞,这样能准保敌人死的干净。

打完一个弹夹的零蛋大吼:“换弹!”

他的部下们便会掩护他。

可在这个当儿,两层楼的平楼上,一个武装分子正单膝跪地,把一个绿色的桶状物扛在肩上。

杨光他们在长官的带领下,没有绕多少路,炸破一堵快被风化掉的墙壁,他们直接从原住民的房里穿过来。

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有情绪的杨光,可能是因为有了小家伙的原因,脾气变得比以前更犟,虽然身体一直服从命令,并且做出正确的反应,可心里却唱起反调来。

她在冲出建筑物的时候,不打右不打左,就挑着上面打。

对她的突然转变战术,厉剑和陈航他们只好跟着调整。

负责后方的韩冬看到向他们跑来的零蛋,微微松口气的讲:“长官,海豹六队的人也来了。”

“来了我们也没那么快走。”杨光左手呈勾状抬起,架着野狼瞄准屋顶上的敌人。

在夜风中,那个人的衣服被吹得飞起来,像披风似的衣服拉扯着他,让他总是不好瞄准。

杨光看他重复那个动作好几次,想这么可爱的敌人,应该让他死得痛快一点。这么想着,她把十字图标对准他的脑袋,在他准备发射时用力扣下板机。

子弹“嗖”的一下,仅零点零几秒的时间便击中他。

脑袋被子弹打穿的敌人扑倒地上,滚到地上的火箭筒不知怎么的暴炸了。

“碰”的一声,一朵火红色的蘑菇云在夜色里炸开。

杨光感到地下一震,似发生地震般。

然而结果也差不多,那栋两层楼的屋子哗啦的倒塌,又引起一场震动。

后面的杰克他们差点被埋了。

倒塌的屋子激起一阵尘土飞扬,这有利于特种队员,因为他们都带着夜视仪,而那些武装分子则被灰尘迷了眼。

趁着这个当,杰克与靳成锐汇合,再次配合良好的快速前进,顺利找到那栋用石头砌成的院墙。

杨光跟着杰克他们进去,看到里面躺满了尸体和伤员,粗略一看至少有二十几个,而能战斗的只有三个半人,因为还有一个屁股上中了一枪,只能趴着。

看到杰克他们的乌胡鲁和大兵们几乎要哭起来,有些已经嚎啕大哭,叫着上帝和妈妈。

“杰克,谢天谢地你们终于来了。”乌胡鲁是步兵第十排的队长,他们跟着一连长进来蒂瓦,在刚进城没多久就遭到猛烈袭击,他们不得不弃车步行进去救人,可却没想到,人没救到反把一个排的兄弟全搭上了。

杰克安慰似的拍着乌胡鲁的手臂,看了圈伤亡就对他讲:“你们能带多少具遗体?直升机进不来这里,我们得想办法冲出去。”

“我想我们还能带三具。”

“你让还能走的伤员携助一下,你们带六具,剩下的交给我们。”

“好。”

他们说到遗体,杨光想到那个被打成筛子的美方友军,拿起枪就往外跑。

外面有海豹一队和三队在防守,她出去短时间内还算安全,零蛋会为她提供援助。

杨光没有孤军做战,她也没有个人英雄主义情节,跑出门她对享德里克·西蒙子讲:“零蛋掩护我,我要去前面大约八十米的地方搬个东西。”

“我叫个人和你一起去。”零蛋没有问是什么东西。

这时厉剑走出来讲:“我和她一起去。”

杨光没拒绝,和他一起往前走,途中还跟他轻松交谈。“青狼,你说享利的腿还有救吗?”

“从这里到基地,最快也要半小时,美方科技应该还没先进到这个程度。”厉剑握着枪看似随意,实则周围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不过我觉得,他不会退出海豹队。”

“嗯。”

他们两个的对话有点奇特,一个说断了条腿的还可以留在特种部队里,一个居然认同了。

可是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都是一定的,谁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

杨光在看到地上的大兵时戒备起来,眼睛扫了圈,便轻松解决如何跑到屋内射击范围去夺遗体了。

把枪口对向一扇紧闭的铁门,杨光从窗口往里检查了遍,确认没人便对着活动扣的地方连射两枪,把铁门拆下来。

掩护她的厉剑看她像巨人似乎把门扯下来,抽了抽眉。“红狼,这种粗活你应该让我来。”

“我需要你的保护。”杨光拿着铁门门闩,反头冲他抛了个媚眼。“你可要看着我啊。”

“嗯,我会看着你的。”厉剑内敛平静的点头,半蹲地上,据枪看着她一点点走近那名大兵。

拿铁门挡着的杨光在要走进射击范围内时,深吸了口气,回头看了下厉剑,便蹲下身缓慢朝前移动。

希望这门能挡两下子弹。杨光幸运的想:最好是那些屋里的人都去睡觉了,反正他们这些无业游民,在这个毒品盛行的地方,每晚肯定都是在享受中度过。

不过想像毕竟是想像,杨光在把这个横尸街头的大兵挡在门内时,巷子里就响起震耳欲聋的枪声。

子弹打在铁门上的噼里啪啦声,就像一斤豆子倒在锅里的效果再乘以万倍。

没一下震得手麻的杨光扛起大兵就往回跑,比小时候和赵传奇放炮竹还跑得快。

等安全回到厉剑身边,杨光扔掉被钉了无数子弹的门,把遗体给了厉剑。这个大兵有一百五六十斤,她扛着负担太大,她还得留着体力来继续下面的任务。

厉剑扛着人,回去时杰克正好带着人出来。

零蛋看到他们冒着危险,是去抢回自己战友的遗体,马上从他们手中接过。

杰克看了下又新多出来的遗体,对一队和、二队讲:“前面扫路。”

在海豹队和战狼部队往最近的街道撤离时,上方等待他们的CH—47支奴干直升机往最近点降停,而旁边的黑鹰直升机为他们提供火力援助。

因为三角洲部队那边似乎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海豹六队他们很成功的将伤员和遗体送到CH—47支奴干直升机上。

罗伊斯不知是否还能挺到基地,科尔文最后一个把享利放到直升机上,摇了摇快要晕过去的兄弟。“享利,你和罗伊斯马上就要回去了,嗨别睡了行吗?你等看到国旗再睡。”

享利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科尔文,动了动干燥苍白的唇,艰难的讲:“科尔文,你还欠我一次饭,别给我耍赖啊。”

“等你伤好了就请你去吃,还有美女看。”“好了,抱好你的腿,别把它弄丢了。”

享利抱着自己的腿,看着走开的科尔文想:兄弟,你可要回来请我吃饭。

所有伤员和遗体全部抬上直升机,确认OK的飞行员便开始起飞。

乌胡鲁看着慢慢升高的直升机很想说:嗨,把我带上吧,我不想留在这个该死的地方,他想回旧金山看美女。可他最终没有说出来,他知道自己是名战士,而且还是队长,他应该留下来和海豹队员继续寻找其他战友。

杨光在螺旋桨带起的沙尘、垃圾飞舞中紧闭嘴,在空中掩护撤去一些后,她跟着队长跑到墙壁和障碍物旁边。

一直没说话的靳成锐看向杰克,对他讲:“我们得去办点事。”

他面无表情,似刚才长达三十五分钟的战斗没对他造成影响,而平静的语气则是告诉他一声。

杰克明白他有他的任务,不可能跟着他们一直救人,想了想就点头。“这里贝拉克是伊尔的心腹之一,他负责蒂瓦的毒品事物,我想他会对你们有用的。”

“能告诉我他的地址吗?”

“马比特52号街04栋。”

“谢谢。”靳成锐和他道完谢,带着韩冬他们率先离开。

杰克看着他们的背影,心想:祝你们好运,勇士们。

“全体都有,我们得去东大道!”杰克往下一个救营点赶时,向上面联系,要了具体的地址后便直奔那里,想赶在三角洲部队前面把战友救出来。

跟着长官走的杨光他们,因为不熟悉这里又没有指引的情况下,很悲剧的迷路了。

杨光看到走过一次的路,很想说:长官,我们迷路了,还是向友军求助吧。

可靳成锐一脸镇定,似什么也未发生,他看着地图转了三圈,才在危险重重随时会冒出武装分子的街道里转出去。

马比特街道离他们有点离,有多远不知道,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他们还没来得及做到如此详细的调查,而这个重要的情报,也是杰克给战狼帮助他们成功救出战友的回报,所以接下来的一切,他们要靠的全是平日里的训练和反应能力。

杨光在把枪声和喧嚣声抛出耳朵时,抬头看黑漆漆的空夜。

这座城市已被污染的连星空都看不到,回国前她得为战友们做个全身检查,以防携带未知病毒进国。

可是她怎么感觉离回去还要很久?!

**

离开马林大道,杨光他们在夜色的掩护下往西边走,一路上还算平静,偶尔看到一两个当地居民都会绕过他们,以能不发生争执就不发生争执为目的,他们很快离开战区,顺着条长满小草的小路离开。

此时正值初春,万物初生之际,晚上的蒂瓦温度却没有下降,杨光跟着队长走在小道上,和战友们一样,即使是在这种平静人烟稀少的时候都没放下警惕和戒备。她看着四周随风飘扬的草丛和长满杂草的田园,听到远远的有水流动的声音。本以为星空看不到,有条田间小溪也不错,可她还没走近,远远就闻到一股酸臭味,简直让人很不愉快。

莫约三米高的河床底下淌着潺潺水声,杨光没有一点去看的兴致,握着枪想享利和罗伊斯怎么样了,还有杰克和零蛋他们,现在这个时候,他们也该结束了吧?还有贝拉克,长官没有他的资料和照片,去到马比特街道后要怎么找到他?

她想了许多,脑袋几乎从没停止过运转。

前面走的靳成锐没有跟他们说任何有关接下来行动的事,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条路是否正确。

只有一个人名和地名,在没详细地图的带领下,他靠的全是感觉,如果没走对便得继续走,继续找。做为一名特种队员碰到这种情况很少,因为事先都有充足准备,可也不是没有。当他们行动失败,无法按计划撤回时,他们便会在陌生的国家迷失方向,可能几天都见不到人,荒僻的地方连地图都没有记载,所以这个时候要靠特种队员们的方向感来救他们,不然他们可能不是死于敌人的手里,而是伤口感染没有得到救治、恶劣天气和食物等问题让他们无法回去。

靳成锐沉默的带着他们穿过田园小路,再翻过一座山,居高临下远远的看到城市灯火才讲:“进入城市以少开枪和平共处的原则前进,活着的贝拉克比死的更有用。”

“是!”

长官说句话,意思就是不能冲进去就打,现在他们可能要温柔的对待敌人,至少在没有接近伊尔之前别动粗。

杨光深吸口气,想趁着山里空气还不错多吸两口,去到城市里可就没这么好的享受了。

跟着队长迅速下山的时候,杨光开玩笑的讲:“我觉得我们应该戴防毒面具。”

寂静那么久终于有人说话了,而且还是长官夫人。紧崩的高博、晨曦和聂勋微微松口气,刚才简直是太压抑了,紧握着枪的右手都有点酸。

聂勋不懂她的幽默。“就是有点气味,习惯就好了,你看这里的人们都一切如常。”

“我什么都没闻到,红狼,是你鼻子太厉害了,一定是跟豆豆呆久的原因。”刘猛虎心直口快,比方打得很欠抽。

杨光牙尖嘴利的反击。“虎狼,是你感冒了吧?快来给我瞧瞧。”

“我才没有感冒,我鼻子好的很。”

“别客气,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就算是小感冒也不能掉以轻心。”

“我说不用。”

韩冬、厉剑他们看军医又和人杠起来了,都笑笑在一边看,想最后谁能占着上风。

这种事情本来很常见,杨光在战狼交际花的名头可不是白来的,她最能调节这种让人沉重的气氛,而她有时幽默有时肯定认真的语气总是能让人信服。

只是这次聂勋这个小子笑得有点过,他笑出了声来,那么问题来了。

杨光转过头挑眉看他,微扬下颔挑衅似的讲:“白狼,你刚才在笑什么?我们很好笑吗?”

“是纽芬兰白狼!”聂勋强调。“多洋气的代号。”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的代号土鳖?”

“这话我可没说。”

“哟,不错嘛,敢跟我顶嘴了。”杨光手臂一伸,勾住他脖子拉近,哥两好的笑眯眯讲:“说说看,你刚才在笑什么?”

看到她诡异的笑,韩冬和厉剑他们抖了下,心想聂勋这小子肯定没好下场。

聂勋刚才看杨光和刘猛虎你追我跑,想到了美女追野兽,所以没忍住笑了出来,现在他面对杨光的再三“友好”寻问,便如实的说了。

听到他的话,跟她久了的韩冬、厉剑、徐骅、陈航都咬着牙,高博和晨曦却都扑哧笑起来。

这下杨光脸更黑了,在夜色里露出排白牙,似下一刻她就会化身野兽把他们都给吃掉。

看到她笑的聂勋终于有了点危险意识,他立即打掉她搭在肩膀上的手往前跑。

杨光正想追,便感到一道强劲的风从脸颊擦过。

她一顿,接着大喊:“隐蔽隐蔽!有敌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