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二章 别对长官提要求

靳成锐在里面找到杰克。

杰克没等他说话就拉着他坐下来。

没会儿,海豹六队的指挥官进来做了简单部署,总体意思是大兵们先上,如果还不行他们再去。

在这里驻军的除了常规军和海豹特种队,另外还有一支三角洲部队。

海豹队和三角洲部队,那是积怨已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连指挥官都是,他们总是在暗中较劲,而这导致他们变得相当谨慎,反而变成了一件好事。

现在情况可能还没多危险,常规部队已经大炮、坦克、大兵准备齐全,准备浩浩荡荡开进城去营救他们的战友,海豹队员和三角洲部队接到的命令就是待命,同时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

靳成锐他们得到的消息比较慢,等他了解情况后部队已经出发,他们没能来得及跟着进城,只能看后面的情况,如果需要海豹队的话,战狼将随他们一起行动。

杨光往回走看到都跑出来的战友们,对他们讲:“长官已经去打探情况了,我们原地等候。”

韩冬他们点头,都趴在阳台上看下面集合的士兵,在看到他们的武器装备时咂舌。

“你看他们的装甲车,看起似乎很酷。”陈航瞧着那些大家伙,想不知道坐进去是什么感觉。

杨光斜了他眼,看他越越欲试的样,残酷的讲:“航航,想知道坐在里面的人是什么感受么?”

陈航诚实的摇头。

韩冬和厉剑、徐骅、高博看着她,想她又要整什么妖娥子。

杨光嘿嘿的笑。“航航,这装甲车最大的好处在于防子弹,能装很多人,但是车箱里面只有几个透气的孔,以现在这样的温度加上他们消耗的热量,一定跟蒸桑拿一样,脚臭、汗臭那滋味,想想都是醉了。”

被她这么一说,韩冬他们都觉得有点热。他们是穿着冬装的,在这个可以穿夏装的国度里,穿得确实有点多。

以为这就结束了?怎么可能呢!

“而且你想想啊,这装的人多,目标就大了,敌人一枚火箭弹打过来,不是被炸飞就是烤熟,你说哪种死法会愉快些呢?”

呃……好像都不怎么愉快。

“杨光,又在危言耸听了?”靳成锐走来,叫那个说得眉飞色舞的女孩。

杨光反头看到他,笑容加大,拒不认罪。“长官,我才没有危言耸听,不信你问他们。”

韩冬他们只笑不答。

她说得跟真得似的,大家觉得那不是瞎掰,可是长官明明就是这么认为的,难道他们还要说:杨光说的对极了,长官你也来听听吧。那他们肯定得走路回国。

靳成锐扫了眼没敢吭声的部下们,没再追究此事,对韩冬讲:“收拾下,随时准备出发。”

“是!”韩冬应下,带着杨光他们回房收拾东西,等待最后的命令。

美军大部队出去莫约半小时,不知道里面情况的战狼和海豹队员,在到五点半便准时去食堂吃饭。

只要行动指令没下来,他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再说肚子都照顾不好,何以奋勇当先?

杨光他们去食堂的时候,又碰到那个认识长官的上士,就热情的喊:“零蛋。”

零蛋走在前面,和战友在聊什么正说得起劲,突然听到这道脆生悦耳的呼唤,立即转过头到处看。

杨光背着双手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肩膀。“嗨,是我在叫你。”

西蒙子看靳成锐,又低头看她,挠了挠头。“抱歉,你太矮了,没有看到你。”

杨光:!

她又不是小矮人!

卧操,谁也别拦着她,她要揍死他!

靳成锐抱住张牙舞爪的女孩,把她放到身后由韩冬他们看着,对西蒙子讲:“当上队长了。”

西蒙子刚才那么说,完全是幽默罢了,他是觉得这个女孩挺可爱的想逗她玩玩,可在看到靳成锐把人抱到身后,又听他似冷嘲的话,立即笑着勾住他肩膀往食堂走。“我就一破队长,靳你回家后怎么样?听说你不仅升官还结婚了?”

“嗯,不是什么大官,只是个准将,夫人就刚才你说没看见的那个。”

石化的零蛋!

妈蛋!一来就撞枪口上。

美国大兵们的营养餐,跟中国的有点不一样,他们的全是泥?就是把食物研磨而成,品种有很多,有玉米泥、土豆泥、胡萝卜等等,另外还有听起来似乎很不错的,比如蘑菇牛排杂豆、鸡肉和黄油面条,可是等杨光打了之后,却有点想拍死自己的冲动。

这里的食物不管是营养餐还是什么,看起来都是“软趴趴”的。

零蛋看她捏着眉毛不说话,笑着讲:“夫人,就把这当做是你们中方的儿童餐好了。”

“不,没什么,我认为它看起来虽然很讨厌,但是味道一定很美味。”杨光笑着回答,一点也不牵强。开玩笑,他们可是来蹭吃蹭喝的,有的吃就别嫌弃。

她端着餐盘跟着队长坐到一个绘着迷彩图的桌上。

这桌除了战狼的人,还有零蛋和那个杰克。

杰克的盘子里全是像芥末的那种东西,有红有黄有绿,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但这让习惯吃大米的战狼来说,偶尔还好,天天这么吃估计得出事。

“人员到齐,我们开吃吧。”零蛋很欢乐,把勺子叉子刮得叮当响。

杨光看他这么热情,初来这里的拘谨慢慢消去,瞅了眼似什么也没发生过的美国大兵问西蒙子。“零蛋,我怎么觉得你们一点不紧张?”

现在前往蒂瓦派发食物的大兵正在水深火热,这里的人却吃喝打闹,一副事不关已的样,让杨光怀疑自己先前得到的消息的真假。那消息肯定是真的,因为她亲眼看到大部队出的发。

零蛋挖了大勺玉米泥,把整个勺子伸进嘴里一口吃个干净,瞧了眼旁边说笑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的战友们,耸了耸肩,似这很平常。“夫人,我们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紧张,上次我伤着大腿,还跟他们说要在战地撸一管呢。”

零蛋说这话的时候没有隐晦,后边桌的大兵听了拍桌大笑,戏谑的问:“零蛋,最后撸了没有啊?”

“没呢,实在太疼了,撸不出来。”

“要是当时这位夫人在,你一定能让你的子孙多遍布一个地方。”

本来还在跟他们开着玩笑的零蛋听到这话,头皮一麻,连忙说:“下士,给我老实吃饭!”他们不知道,作为与靳成锐共事一年的享德里克·西蒙子,他可十分了解他的性格,曾经因为他们偷看他的照片,被教训的刻骨铭心啊,现在这个不是照片,可是他货真价实的夫人,给他五个胆都不敢对她半分儿戏。

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杨光耸肩示意没什么。在男人堆里混的,哪会在意这些个黄色笑话。

零蛋见此松口气,可在看到靳斜了他眼后,立即崩紧皮往杰克那边移。

杰克推了他把,嫌弃的讲:“瞧你这点出息,给我老实坐着吃饭!”

听到杰克的话,刚才被零蛋吼的下士和战友们哈哈笑起来。

被他们这一闹,本来还准备随时奔赴战场的心逐渐放松下来,不时的插上一两句或私下讨论。

脸上痘痘全好了的高博,又变成了俊秀书生。他学富五车,主攻军事、政治,对美方的海豹六队和三角洲部队颇有了解,可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这还是第一次。

他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零蛋和杰克,想他们原来也和战狼差不多,并且一样都怕长官,不知道长官以前对这个零蛋做了什么。

要说高博和晨曦、聂勋这批大兵为什么如此怕靳成锐,全是因为最后的那一项考核。

那次选拔,通过忠诚度考核的他们,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去密室解救一个人质,而人质已经晕了过去,所以要求人工呼吸把人救过来。

第一个进去的是高博,看到人质是个女的,暗想自己这不是占便宜么?后来看到脸,心想丑点就丑点,好歹是个女的。于是他没有犹豫的迅速展开急救,人工呼吸及按压心肺,很快把人救过来,得到通过考核的白条时,他看到那个人质摘下假发和墨镜,吓得直接跑到角落吐。

其实给男的做人工呼吸没什么,他们是军人,救人第一,问题是转了这么一圈,心境不一样了。

后来他被带到一个小房间里,看到晨曦他们步他的后尘,越看越堵得慌,直到多看几个才平静下来。但即使如此,这事给他们留下的阴影,仍是无比巨大的。

晨曦没高博想的多,而且对于他来说,那些记忆最好永远埋在角落里。他现在拿着勺子和叉子,看着盘里的食物,微皱着眉问高博。“博士,你说这食物都是软的,要叉子做什么?”

“他们习惯吃西餐了,你就当盘里的鸡肉泥是牛排吧。”高博心不在焉,随意回了他。

晨曦点头,用叉子叉起指甲那么大的鸡肉放嘴里,品尝了下眉头又皱起来。

高博看他表情连忙说:“老实吃你的饭,别那么多为什么。”

晨曦看了他眼,便忧郁的继续吃,似有点委屈的样子。

而对完全吃不惯的晨曦,聂勋这个娃子一点没影响,哗哗几下就把食物解决完毕,末了还打个嗝,感叹的讲:“我终于知道他们吃饭为什么可以那么快了,这些东西根本都不用嚼。”

杨光看了眼餐盘。好像确实如此。

等他们用极短的时间吃完晚饭时,天还没有黑,橙色的夕阳挂在天边,将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走在操场上的杨光不时的回头看大门,希望那些大兵能够快点回来,如果需要帮助的话,她也可以去贡献一点微薄力量。

只是她最终等来的不是帮助伤员,而是前往蒂瓦的消息。

一支装甲车队载着两个连的步兵,他们进城没多久被武装分子的炮弹打中头车,导致整个车队瘫痪,步兵们不得不下车攻进,可伤亡惨重,他们与派送食物的大兵汇合后,竟只有不到一个排的可作战兵力。单靠那三四十人根本别想冲出蒂瓦,因此美方不得不出动直升机及海豹六队和三角洲部队。

这次情况危急,指挥室的各个频道不断传来求救,指挥官稳住他们,同时告诉他们海豹六队和三角洲部队正在前往,叫他们再坚持会儿。

杨光他们不知道具体情况,在长官的命令下,他们迅速背上装备跑去地下集合。

操场上海豹六队的二十五名队员已经准备出发,杰克看到他们,挥手让他们跟上。

杨光抱着枪,在夕阳的斜照下,跟着队长跑。

海豹六队的二十五人,统共有五个队长,杰克是这场战役的指军官。

跟在海豹六队后面的杨光他们,穿过操场和铁皮屋,来到前不久降落的机场。

杨光眼睛忍不住看向那些停放整齐的作战机,暗想他们是会坐阿曼奇还是黑鹰?其实这两个都挺好的。

在杨光不知道该选哪个时,杰克带着人登上了一架CH—47支奴干中型运输直升机。这个由美国波音公司研发并制造的多功能、双引擎,双螺旋桨的中型运输直升机,能把他们所有人都塞下。

看到他们一个个跑进机舱,被两个螺旋桨轰炸得耳鸣的杨光心想:这架也不错,就是看起来造型比较奇怪。

想着这些事的杨光跑上舷梯,看到里面随地坐着的海豹队员,找了个离长官近的空位置坐下来。

部队里的直升机内部都差不多,这架CH—47支奴干直升机就是空间够大,加之海豹队员把坐椅拆了下来,所以看起来像个小形校车。

杰克看人到齐,便让飞行员起飞,然后开始作战部署。

杨光老实的坐着,由于直升机空间有限,她曲起双腿,双手抱着双膝,而她的头盔刚才上机时不小心撞了下,有些遮住眼睛,因此看起来她像在睡觉。

她还好一点,是坐在里边,最后上机的韩冬坐在机门前,机门上的玻璃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飞机一飞上天空,他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拽他的头,似要把他从窗口给吸出去。

比起韩冬,这里最苦逼的是晨曦。

他不知怎么的跑到杰克那些人当中去了,现在他左边是个体魄雄壮的大兵,右边也是一样,他一个小小的亚洲人身板夹在中间,真是左右为难,再加上杰克要说话,他们那些人凑得更近,似恨不得把他夹扁。

被他们几天没洗澡的体味给薰的差点晕过去的晨曦,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想到底往哪边挪要好点。

其实两边都差不多,这让有点小忧郁和纠结的晨曦,思考了大半天还没想好。

“到达地面后,我们首先营救伤员,然后坚守那里直到大部队的到来。”杰克用着北美腔的英文讲着战略部署,在说完后他加了句:“别让三角洲那些小子比我们快,知道吗?!”

“YES,长官!”

杨光在螺旋桨的嗡嗡声里,勉强听到了杰克的几句话,顿时明白他们为什么选择CH—47支奴干运输直升机了,因为这里的空间够大,可以装下更多的伤员或遗体。

只是前面好好的,怎么最后话风有点不对呢?三角洲部队应该是和他们同时行动的,要快也快不到哪里去。

“靳准将。”杰克和自己的队员说完话后,看向战狼的指挥官。“现在局势很乱,我希望你们可以跟着我们的步伐,你要知道,我们同样想干掉伊尔,可是现在不是时候。”干掉伊尔,他相信在强大的美国政府帮助下,这座城市能够有秩序的重新运转起来,市民们也能过上健康的好日子。

杰克这是怕他们乱来,给他们添麻烦吧?可是他们来这里,又不是跟着他们来打仗的,如是没有收获,他们何必来冒险?杨光扭头看长官,等着他回答。

靳成锐嗯了声,算是知道了。

杰克知道让他们安分的可能性不大,而且看他不配合的样子,微微皱眉。能与战狼联手,长官似乎捡着个大便宜,再三叮嘱多与他们勾通勾通,可他们似乎看起来很难勾通。

这要怎么办?虽然说战场上生死有命,可是万一他们出了什么事,美方不好交代,而且据长官透露,批准这次中美联盟的是总统阁下直接接手的。

在杰克想要怎么办时,靳成锐平静的补充了句。“我们尽力做到。”

得,有这句话很难得了。杰克点头,双方算是达成初步意识。

杨光对长官的决定没有置疑,她相信在任何时候,他的决定都是正确的,那么接下来就是投入战斗?

杨光看了下时间。

现在是五点五十九分,距离六点还有一分钟,距离天黑还有二十九分钟。

看着云层尽头的橙色,杨光想这里的夕阳真漂亮,但此时能这么欣赏它的又有多少人?

“已到达蒂瓦上空,三分钟准备。”飞行员提醒他们,同时开始往下飞。

杨光动了动脚,看到直升机穿过一片片云层,她慢慢的看到了大山,然后是蒂瓦城市,那里多处着了火,浓烟正往上冒,像是被外星人袭击了一样,实际不过是汽车被燃烧了而已。

CH—47支奴干直升机持续下降,杨光看到下面到处乱跑如蚂蚁大的人,然后是高楼大厦,混泥土建筑群,妇人的惨叫、孩子的啼哭、士兵的咆哮等等声音,在他们一下直升机便扑面而来。

杨光甚至觉得这些声音比螺旋桨的声音还要吵,吵得让人心烦。

在子弹从头顶、手臂、脚下飞过,杨光抛弃眼前的痛苦呻吟、如墨泼开的红色血液、破碎的尸体,据起枪投入战斗。

她一枪快速、精准的把探出墙头的武装分子击毙,跟着队长和海豹他们往后撤。

他们得到隔壁那条街与被困的美方友军汇合。

杨光边打边退,与厉剑、陈航三人形成个扇形,再加上前面有海豹队的人开路,他们前面五分钟进行的很顺利,就是时间有点慢。

杰克带队在前走,看到一个拿着M3冲锋枪的卢希亚人,反应敏捷的将其击毙。

那个头上绑着红色布的卢希亚人后退两步倒地,眼睛瞪得大大的,已无生命迹象,可枪还被他紧紧的握在手里。

他就倒在路中间,倒退走的杨光差点被他拌倒,幸运的是她因为肚里的小家伙变得格外小心,仅踉跄了下便稳定下来。而在她注意脚下的这两秒时间内,替补她位置的厉剑打死了两个卢希亚人。

在有杨光刚才虚惊一场的事后,前面的海豹队员们若有时间,他们都会把尸体踢到路边。

这么做对死者有点不敬,可为了战友他们觉得这是应该的。

他们下到地面到第六分钟时,聚集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前进的速度也越来越缓慢。

杨光躲在一个土堆后面,看不断涌出的武装分子,着急的想还要多久才能到。他们这里每拖延一秒钟,美方友军便不知有多少人中枪,有多少人牺牲,所以他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

前面的杰克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打死一个卢希亚人后,枪口一转看向街道尽头,又看旁边的房屋,在无线电里讲:“这条该死的街道都到白宫了,我们得翻墙过去。”

“长官,你说怎么干就怎么干。”零蛋是三队的队长,他带着他的人防守右侧,听到杰克的话立即表示认同。

“零蛋,带着你的人过来搭手,一队、二队、四队掩护,五队先上。”杰克很快做出决定,在一栋房子突出,路口变得窄小一些的地方停下来。

这个位置因为折角不好进攻,却利防守,在十几把枪口下,别说是进来个人,就算是进来只苍蝇都能第一时间被击毙。

蹲姿据枪的杨光看着后面的路,缓缓的吐气平息呼吸,同时眼睛都不眨的盯着路口,一看到有人冲出来便迅速扣下板机。她自己算了下,最快的一次是那个卢希亚人才刚伸出腿,就被她打了一枪,在他疼得往外栽倒时,被厉剑在脑门上补了枪。

海豹六队的第五小分队,在战友如此严密的防守下,把枪挂脖子上就往后退两步,助跑小段踩着三队战友的膝盖往上翻。

这道围墙有将近三米高,最上面的混泥土里插着玻璃碎片。这些小把戏防小偷还差不多,但在戴着作战手套、护膝装备,同时还穿着防弹衣的特种队员来讲,根本不是个事儿。

第五小分队是同时上去两个人,他们分别是罗伊斯和享利。

他们翻进去跳到院子里,脚下一动似乎拌到了什么东西。

罗伊斯大叫:“趴下。”他冲过去把享利扑倒,巨大的冲力把他们两人甩回了墙上,然后又重重摔在地上。

听到爆炸声,杨光心里一片凛然,她很想反过头去看情况,也想冲进去查看他们的伤势,可她现在必须守在自己的位置,这让她很无力。

爆炸后杰克呼叫他们两个几次,都没得到回应。

零蛋说:“长官,我去。”

杰克犹豫了几秒,批准了。

看到杰克安全进入院内,杨光看向长官。

靳成锐没有回应她,在无线电里对前面的杰克讲:“你们都进去。”

杰克不可能扔下自己的兵,听到靳成锐的话没多想,挥手让一队、二队、四队的人先后上去。

等所的海豹队员都上去后,杰克趴在墙壁上没下去,在几位部下的掩护下向靳成锐伸手。

靳成锐看了他眼,向狼群打手势,便握着枪继续前进。

杨光走过杰克时,看到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很想说:别对长官提要求,因为根本就不管用。

这次靳成锐走在前面,在过折角时他一枪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把前面的卢希亚人击毙。

从他枪口里飞射出的金色弹头击穿突出的墙壁边沿,在尘粉飞扬中毫无偏差的急射进武装分子的胸口,武装分子扭动抽搐了下倒在地上。

看到这幕的高博和晨曦嘴吧大张,直到杨光的枪声响起,才如梦初醒的迅速投入战斗。

靳成锐带着他们跑过折角,迎着太阳最后一点余光前进。

杨光仍旧是和厉剑负责后方,她看到自己和战友被拉长的影子,高度警惕后方的时候,看到地面右侧突然多出的影子,想也未想,拔出手枪给了翻墙过来的武装分子一枪。

那人从围墙上栽倒过来,鲜血瞬时染红了小片土地,M3冲锋枪掉在地上滚了几个圈。

厉剑看了眼倒地的尸体,向杨光坚了下大拇指。

杨光歪了歪头,示意:小意思。

战狼十人顺利通过街道,最前头的靳成锐望着完全落到山后的太阳,握拳举手,在他们警戒的停下后讲:“戴上夜视仪。”

听到长官的命令,杨光没有疑问为什么现在还能看见,就要戴上夜视仪,因为很快她便知道了原因。

把头盔上的四个镜头翻下来,握枪开始绕过小巷的杨光,一进入狭窄的巷子里,光线顿时暗了许多,而没多久便影响了视力。

靳成锐把一个想要跑进屋子里的卢希亚人击毙,正想用最快的速度找到美方友军时,两面的窗户哗的伸了十机把枪,对着他们就是一阵扫射。

战狼们反应敏捷的各自寻找掩体,朝窗户开枪。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靳成锐提醒他们。“这些人当中可能有妇人和孩子,我们得另外找条路过去。”

刚才靳成锐击毙的是个成年男人,现在屋里开枪的正是他的老婆、孩子和亲戚。仇恨能使人变得疯狂,愤怒的他们恨不得把他们都炸死。

在靳成锐他们决定另外找路时,一个美国友军从巷子的那头跑出来,他似乎落单了,或是特意出来接友军的。

等长官先走的杨光看到跑来的大兵,正要大声提醒他,可她嘴张得大大的,第一个字已经到了喉咙里,就见那个士兵被连续的扫射打得像跳舞般抖动,直到枪声渐渐消停才倒下。

杨光看到那个大兵一脸痛苦,和大瞪着眼睛望着他们。

“长官,请求射击!”杨光咬牙的吼,像受伤的野兽发出的咆哮。

这里的妇人和小孩有可能是无辜的,但现在他们的丈夫或父亲都在攻击他们,在道德与生命的面前,杨光选择保护自己的战友及友军。

“长官,请求射击!”高博跟着大喊。

“长官,请求射击!”纠结的晨曦异常坚定。

“长官,请求射击!”生性直率的聂勋像匹快要脱缰的野马,怒吼的随时暴走。

韩冬和厉剑、徐骅、刘猛虎、陈航没有说话,他们在一个安全的位置看着他们的长官。

这些窗户里面不知道有些什么人,可能有武装分子,可能有孩童和妇女,但前面不远就是美方友军的临时驻守点,那里有许多人伤口在淌血,疼痛让他们呻吟,或是彼此交换着遗书,嘱托战友照顾父母和孩子,而仅有的少数兵力在拼死抵抗,他们宣泄着枪里的子弹,拼命拖延时间等待他们的营救。

战狼如果绕路,美方友军的死伤就会更大,而藏在屋子里的武装分子则继续肆无忌惮的伤害友军威胁自己。

靳成锐犹豫片刻,没有同意他们的请求。“另外找路!”

他是他们的长官,不仅要为这场战役负责,还要为他们负责。不是因为要营救的是友军而选择绕路,而是因为他们自己。他们还太年轻,此时被愤怒冲动主导思想,认为这些人都该死,可是等这场战争结束之后,当他们知道自己射杀了无辜的市民,或是跟随大人开枪的孩童,那时他们便会懊悔,同时心里也会蒙上层阴影,这是靳成锐最不想见到的。

杨光看他态度坚决,双眼似要冒火般,可她压抑着心里的叛逆因子,狠狠的转头跟着往后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