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一章 我怕死你信吗?

自路边园任务后,杨光他们似乎很闲,因为接连十天没动静了,倒是沈炎和高博陆续出过几次任务,就连豆豆都有过一次。

渐渐的杨光和韩冬发了不对劲,想着他们没犯大错,所以一定是在等待一件大事,于是他们愈加勤奋积极的训练,随时做好被召唤的准备。

训练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是难事,如跑步般简单,可杨光现在却不这么想了。

看到那个战术动作,一个战士从后方冲上来直接把人撂倒,而被撂的人直挺挺以最小的冲力扑到地上。这动作在以前对杨光来说,只是件很简单的事,但现在她可不敢这么做。

“队长,我有点不舒服,想休息一下。”杨光看到指挥战友如何面对偷袭的周斌,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小家伙虽然还很小,激烈动作应该是没问题的,可是也不能没事就去摔两下啊!

正准备被人攻击的韩冬,听到她的话正想问哪里不舒服,就被刘猛虎从后一个猛扑,摔得满嘴泥,下巴还被撞了下。

“呸!”韩冬把泥吐出来,也没责备刘猛虎,拍掉身上的土走向杨光,上下打量她。“杨光你怎么了?”刚才看她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不舒服了?

杨光捏起眉,想要怎么编这个谎。

这时刘猛虎大大咧咧的讲:“队长你问这么多干啥,女孩家的总有那么几天,你挖这个根做什么。”

连刘猛虎都知道这些事,韩冬也不好多问,直接挥手。“你去休息吧,我去跟副官说声。”

看他跑去找周斌,杨光朝刘猛虎笑了笑。

刘猛虎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和陈航一起训练。

就这样,拥有特仅的杨光有几天没出现训练场,但跑步的时候都有参加,本以为日子就会这么平静的过去,可觉得她不对劲的韩冬又发现了问题。

“杨光,你是不是胖了?”吃晚饭的时候,韩冬疑惑的问她。

听到队长的话,厉剑、徐骅、刘猛虎、陈航他们都看向杨光。

正在大口吃饭的杨光停下筷子,讪笑。“没有吧?应该是我衣服穿多了。”

“不是,你瞧你这小下巴都圆润了些。”

“呵呵,那一定是我太久没锻炼的原因。队长,明天我就跟你们一起训练。”

“嗯,也好。”韩冬点头,也认为是她这些天过得太舒服了,想着明天拉她好好练练。

糊弄过去的杨光暗里松口气,看着碗里的饭犹豫不决。最近她的食量加大了,她要不要从现在开始少吃点?

嗯,不管它,吃饱了再说。

饭后杨光没有和韩冬他们去鬼混,回宿舍就愁明天的事。现在肚子还没大起来,这种运动应该是没问题的,只要稍微注意点……

“真的胖了吗?”杨光对这事很在意,自言自语拿出镜子瞅里面的自己。

脸上好像是有点肉,但不怎么明显,队长的眼睛真是太毒了!

“军医,你在吗?”一个新兵跑来找她。

杨光立即把镜子收起来。“我在,有什么事吗?”

“长官叫你去趟指挥室。”

“知道了。”

听他跑远的脚步声,杨光整了整衣服,开门出去。

在去指挥室的途中,杨光想着长官找自己有什么事。该不会是觉得自己请假太多,要找自己谈话吧?

指挥室里只有长官一个人,杨光喊了报告进去,战战兢兢的看着他,生怕他发现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

靳成锐来回仔细的打量她,让她再过来些。

他的视线就像X光,被他扫视的杨光吓得半死,听到他让自己过去,犹豫了下才磨磨蹭蹭的过去。

靳成锐把她抱进怀里,来回摸了摸她的脸,认同的讲:“确实胖了些。”!长官,你找我过来不会就是要批评我变胖了这事吧!

“我明天就参加训练,长官,我会努力减下来的!”

“不用。”

“啊?”

靳成锐好心情的重复。“我说不用去参加训练,胖点正好,你以前太瘦了。”最好再胖一圈,这样就没法出任务了。

杨光丝毫没发觉长官的险恶心思,只想是自己胖了点他好对父亲交差。“长官,这算特权?”

“你说是那就是。”靳成锐把她的脸蹂躏了番才松手。“回去吧,早点休息。”

这次面谈,两人都皆大欢喜,杨光可以不去参加训练,靳成锐可以把人养胖,然后让她以身体为由退出战狼,被这个想法占据大脑的他,丝毫没怀疑平日喜欢争强好胜的女孩,怎么突然不想参加训练的原因。

但没容他们多想,两天后乔回复了靳成锐的信息,三天后,他排出时间与靳成锐进行视频面谈,四天后,他们便踏上了征途,在三千英尺的高空,前往黑三角。

这次参加战役的除了韩冬、厉剑、徐骅、杨光、刘猛虎、陈航六人外,还有高博、晨曦和聂勋,以及他们的指挥官靳成锐。

对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战狼来讲,这次他们几个不再是试水,老兵带着新兵去涨见识,而是一次豪华阵容,是战狼鲜少有的盛大行动之一。

在飞上蓝天后,靳成锐把黑三角的详细资料给他们,并开始讲解和部署。

“这次我们将会和美军联合作战,到达那边后,一切听令行事,不得私自行动,明白吗?”

“明白!”

靳成锐锋利的视线扫过他们每一个人,看到他们一张张年青的面孔,更加严厉的讲:“黑三角是一个被腐蚀、遗忘的国家,我们可能要与整座城的人为敌,在这次行动中,你们要自行判断对错,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也要保证那里市民的安全,是否明确!”

“明确!”

杨光看着黑三角的资料,想那里真是犯罪的天堂。

在一个没有秩序的国家,他们同样也不能用正常的细维去思考。

杨光靠在机舱上,暗想把地狱天使这个任务完成掉,她就暂时离开战狼,回家休养。

此时此刻,杨光想的更多的是休假后的事,怎么生小家伙也是件未知充满挑战的事。

而韩冬他们则没觉得有什么,一切如常,他们只是去海外执行一次任务,和以往没什么两样。

这里最激动最兴奋的,要属高博和晨曦、聂勋他们三个。

前不久高博还在想要是能跟他们一起行动就好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愿望实现。

他们三个拿到资料,像个热血的毛头青年,内心激荡的像是初恋般喜悦、期待和忐忑,他们很想说些什么,可是看韩冬他们一张张平静的脸,只得压抑住心情,想着这次任务的事,想黑三角的情况,想和美方合作的事,这些事尽管他们想也是白想,可思绪就是迅速转动起来,他们也没办法。

当陈航提示他们已离开中方时,杨光抽回神,把精力都集中在这次的任务上。她看向对面的高博他们,笑着问。“博士,再次和我们执行任务,感觉如何?”

高博想了想,用了最朴实的两字。“激动。”那次惊险的山车,那次完美的行动,都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到现在他都还记得在那辆失控汽车里的感想,回想起来仍然让人惊心动魄。

“希望这次也不会让你们失望。”年青人都喜欢刺激的事,这次与强大的美军合作,应该能体验更多不一样的事。

而这场战役,最后确实如杨光所讲的那般,没有让高博他们失望,因为他们永生难忘,在如此多的大型战役里,这无疑是最刺激、最惊险、最恐怖、最记忆犹新的任务,他们所有人之中没有谁可以遗忘它,因为它实在……让人想忘都忘不掉。

当直升机通过各国,进入黑三角时,暂做休息的杨光他们被陈航叫醒,一睁开眼睛便进入作战状态。

杨光扭头看低下的情况,第一眼不是美丽的罂粟花和贫困瘦柴如骨的市民,而是一个大型的军事基地。

在直升机往下飞时,杨光看到被风吹得飘扬的美方旗帜,和底下如蚂蚁般走动的美国大兵,不禁心生敬佩,是对他们的,同时还有那些在世界各地维和的中*人。

陈航和该基地人员取得联系,表明了身份,便在他们的友好欢迎与指引下,飞进他们基地里的机场,然后配合他们把直升机停在规定的位置上。

这个机场里停着一列列歼灭机,和RAH—66科曼奇、AH—1眼镜蛇等直升机,战狼的这架武直—20算是部队里比较不错的,可是放到这里来,差距可不是一点点。

杨光从上往下时就盯着那些飞机看,口水流了一地。

陈航他们也不例外。

没有哪个士兵不喜欢牛逼的、先进的武器装备,他们这反应属于正常范围。

靳成锐扫了眼看得眼珠都要掉出来的部下们,冷冷的讲:“你们要看到什么时候?”

杨光他们唰的回神,看到已经在地面的长官,匆忙拿上背囊冲出去。

当站在广阔仿佛望不到边的机场,杨光再一次感叹自己的渺小。

这个机场是露天的,杨光也不知道有多大,因为这属于军事机密,只知道她跟着长官一直走,一直走,走了大约十分钟才看到美国大兵,他们穿着数字迷彩作战服,有的在给飞行员做引导,有的在做起飞反回记录,他们各司其职,没有看他们这几个外来客,直到他们快走到大门,才有一个少尉出来迎接他们。

“你好,我是杰克,在接下来的任务中,你们将与我一起和作。”杰克是个标准的美国大兵,金发碧眼,身体高壮,讲着北美腔调的英语。

“你好,我是靳成锐。”靳成锐礼貌的跟他握手,看了眼他胸前的标志平静讲:“杰克少尉,如何允许,我们想现在就去了解情况。”

“这边请。”杰克让开身,请他们进去。

杨光跟在队长身后,压抑不住内心的激荡,忍不住四处打量。这就是美军的军事基地,实在好奇这个先进国家会有什么不同,还能给她带来什么样的惊讶。

很可惜,这位杰克似乎不想带他们去参观基地,带他们穿过铁皮搭建的屋子,再穿过若大的操场就上了楼。

在要上楼时,杨光看到一支车队往外开,上面坐满了大兵,他们浩浩荡荡像是要去哪里打仗一样。她疑惑,却没有问出来,跟着那名杰克进了情报室。现在他们可是在别人的地盘,别人能给他们提供帮助就不错了,再去打听这些是不上道,万一人家还以为他们是间谍就死定了。

事实也确实是,杰克一路上都没跟他们交谈,而情报室也是临时建立的,想是这些情报是可给他们看的。

靳成锐没有说什么,信息共享连同国家部队都很难做到,更何况是这种跨国联合作战。不过他们有这些基础的就够了,剩下的他们会自己去搜集。

可单他们愿意共享的信息,就已经亮瞎杨光他们的眼,暗想果然不愧是科技先进国家,卧操,太牛逼了!

这个情报室很简单,一个黑板和一张地图,另外就是一张看起来似乎很特别的桌子。

桌子是黑色的,长两米宽一米五。

杨光想刚好可以当张床,吃完饭后直接在上面睡觉应该很不错。

韩冬他们疑惑,想他们不会就是来看地图的吧?

靳成锐则站在房间中没做表示。

杰克将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让他看了会儿后才按了下桌子下方的按钮,打开全息设备的开关。

顿时四周的窗户暗了下来,桌上空出现一副四维立体图。这些图有线条表示也有实体表示,能让人看的很清晰很全面,仿佛置身其中。

“这是黑三角的中枢城市,也是毒枭伊尔的老巢。”杰克跟他们讲解起来,包括哪里哪些人有可能是武装分子,以及一些注意事项。“你们进去后要小心这些卢希亚人和妇人,我们的人几次都栽在她们手里。”

杨光看着超极透视图,指着一栋金色的建筑好奇的问。“杰克少尉,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是伊尔的住处,这栋房子是黑三角最出色的建筑,同时能进出那里的人,必须是伊尔的亲信或是有他的副官带路才可以进去,戒备非常森严。”杰克解释的讲:“如果你们没有万全把握,千万别靠近这栋建筑,这四周都有电子眼监视周围的安全和可疑人员,一但被发现,伊尔不管那人是否真有逆反想法,都会直接将其杀害。”

“这也太武断了吧?难道这么久他们都没有杀过原住民?”杨光觉得很不可思议,像这种野蛮的做法,只有古代的昏君才做得出来,现在是新世纪,怎么还会存在这种事情。

“原住民也被他杀过很多,有时他还会让手下拖着尸体游行,但是没人制止得了他们,一些原住民甚至还支持他的做法,因为伊尔掌管这座城市所有人的口粮,他们不必工作,全靠伊尔的救济过活,所以在他们眼里伊尔做的事都是对的。”

以伊尔所做生意的财富,要养活这些人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他这么做不仅收拢人心,还让他们*堕落,变成依靠他生活的奴隶,现在看来这座城市都是归他掌管,所有人员受他支配。

杨光觉得这有些荒唐,如果是在以前谁这么跟她说:有个牛逼轰轰的人统领了一座城市,把那里的人都变成奴隶受他差遣。她肯定会把垃圾桶扣他头上,再把他踹开大吼:你他爷爷的,敢在老娘面前说这些话是活腻了,信不信我让爸爸弄死你。

但现在她真实的站在这座城市里,在个还算安全的地方看着这座城市的四维图,再过不久他们就要进入这里,设法把居住在大金屋里的主犯伊尔杀掉,想想……似乎都是很困难的事。

“你们什么时候进城?”靳成锐看着四维图问伊尔。“是在这里吗?”

“不是。”杰克用手划了下,把从上往下的俯视四图拉高,放大,指着一个仿佛到处都是垃圾的地方。“我们是在这里,纳库鲁发放食物。今天他们已经去了,下次发放食物是三天后。”

“没有特殊时候?”

“没有,如果我们打破规则,会引起伊尔的注意。”

靳成锐没再说话,把四维图略做调整,再次把街道拉大。

看到突然一比一的大小,杨光几乎要以为自己就在那条散发恶臭的街道上。

视野里除了白皮墙和黄土路,便是到处倒堆积的垃圾、飞起的塑料、燃烧物升起的黑烟等等,这个破烂的地方比漠河还不如,真让人怀疑这里是否还有人居住。

很快,不知长官做了什么,杨光看到一些卢希亚人和卡伦金人走来,他们在交谈什么,两句话不对就打了起来,而旁边的孩子光着上身无聊的看着他们。

肯尼亚的气温高,现在即使是刚入春,温度也都在二十多度以上,大多孩子都喜欢光着上身,有些就穿条大裤叉,走两步拉一下,走两步拉一下。

杰克见他会控制这个四维图,有些惊讶的讲:“没想到靳准将回去这么久了,还记得这些东西。”

“简单到难以忘记。”靳成锐看向他。“杰克,我们的房间在哪里?”

“已经给你们按排好了。”杰克往门口伸手。

杨光跟着长官离开情报室,瞧着背脊挺拔的男人,想他在这里混得如鱼得水,为什么会想要回到祖国?中方和美方的科技水平,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杰克自情报室后便没那么高冷了,在带他们去宿舍的途中还偶尔跟他们聊天,尤其是跟靳成锐,似乎他们以前认识,又好像不认识,让杨光等人很凌乱。

在到宿舍后杰克告诉他们。“我们的吃饭时候是五点半,现在距离晚饭时间还有三个半小时,希望你们不会忘记自己的晚餐。”

“我们不会为你们节省粮食,请告诉你们的指挥官,谢谢他的招待。”靳成锐客气的话听不出他是在调侃还是认真。

杰克点头走了,没有废话的让他们好好休息。在他们海豹六队的眼里,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负责,所以这些事情不用再三叮嘱。

靳成锐等他走掉,准备进宿舍时见他们都望着自己,不禁微微挑眉。“如果你们要以这样的状态参与这次任务,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可以给我滚回去了。”

“长官。”杨光在队长的怂恿下,凑过去腆着脸笑嘻嘻的问:“长官,你能跟我们说说在美军时候的事么?”

把背囊放下的靳成锐看到她亮晶晶的眼睛,又看迅速各做各事的部下,用手把她脑袋推开。“去整理内务。”

长官,你这是不正视问题!杨光没得到答案,郁闷了阵便过去了。他们除了要面对这座被上帝遗忘的城市,还有美国大兵呢,现在可是在他们的军营里,等晚上吃饭的时候,她再去施展“个人魅力”,去找他们友好聊天。

飞了一天,又有时差的问题,杨光他们整理完内务都休息了,靳成锐也不例外。

在这里他不需要跟友军太多交涉,因为彼此都很熟,而杰克的那句:最好不要接近伊尔住处。的话也给靳成锐提了醒。

海豹六队是多么优秀及骄傲的一群人,连他们都这么说,自是不用去置疑。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好好适应这里的生活,等三天后随车队进城看看,再做详细部署。

只是战狼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来这里的第一天就出事了。

杨光很累,她最早睡着,可是她很饿,也是最早一个醒的。

她打了个哈欠,看到窗外无比大的咸蛋黄,无聊的想它跟海边别墅的鸭蛋黄挺像的,便从背囊里找出块压缩饼干缓解饥饿。

靳成锐睡在靠门的上铺,她一起身他就醒了,看她悉悉索索翻出东西吃起来,有些疑惑。“你最近吃的多,怎么不见有多胖?”

正在吃东西的杨光听到这话差点噎到,她匆匆灌了口水把饼干吞下去,瞧着上铺的长官傻笑。“可能是运动量大了。”

“出去吃。”靳成锐下床,把衣服披上就走出门。

杨光看看饼干又看看他,拿着东西转移地方。

等他们两个出去,韩冬悄悄睁开眼睛,厉剑悄悄睁开眼睛,徐骅……

八人都醒来,他们抬头看门口,然后很识趣的缩回脑袋继续睡,睡不着也睡。

杨光出门看到走廊上的长官,便过去把东西放在阳台上,眺望着被咸蛋黄照耀的美军驻地,看到下面若大操场跑过来跑过去的大兵,老实的一声不吭的吃东西。

靳成锐也没有说话,他看着远处的青山,似在怀念和回忆什么。

杨光看四下无人,又见长官好像心情不错,硬着头皮问。“长官,你怎么会想到要离开美方?”在美军当中校可是很了不得的事,并且他离开时美方还用升衔的巨大诱惑留他。

如果是从大校级别退下来,那他在美方的政治都占得一席之地,去竞选个什么官员是再容易不过的。他还这么年青,只要他想,在美国的政坛都可以博得一席之地。

靳成锐垂下眼帘,尔后看她好奇渴望的目光,沉吟许久才讲:“如果我说我怕死你信吗?”

呃……长官,你忽悠我呢。杨光错愕,讪笑。“我也怕死,这没什么好丢人的。”

靳成锐重新眺望远处。“我怕有一天死在他国的领土,由美方将我的遗体送回祖国,而我什么都没为祖国做过,却要占用它的土地来埋葬我的躯体,这让我像个强占别人东西的恶霸。”

杨光突然一点都不想知道原因了。

“所以我回到祖国,让自己变得理所当然些。”靳成锐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瓜。“很多事只要自己觉得值就行了,美军不一定是天下无敌,至少他们对这个城市就束手无策。”

杨光靠在他怀里,正想说两句感性的话,就看到一些美国大兵匆匆跑出来,接着响起了紧急集合的钟声。

看到越来越多的大兵跑向操场,整齐的列队,杨光直觉这次肯定不是演习,而是真发生了什么事。

靳成锐看到从这边楼上跑下去的海豹队员,抓住一个问他们情况。

他好巧不巧,正好抓住一个以前共事的战友。

匆匆忙忙往一楼跑的上士看到靳成锐惊喜的讲:“嗨靳,我们又见面了,噢真庆幸我们还能活着见到彼此。”

“西蒙子,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靳成锐看到他有些意外,但没他那么夸张。

西蒙子全名是享德里克·西蒙子,外号叫零蛋,因为他的数学非常不好,有次去酒吧玩多给了钱,别人以为是他大方给的小费,给果是他自己算错了。

“零蛋,快走,慢了小心被扒皮!”这时一个上士匆匆忙忙跑下来,催促了下就跑了。

西蒙子也急了,说了句:进城的弟兄遭到攻击,我们要去救援。便也跟着跑了。

靳成锐让杨光留下,他跟了上去。

西蒙子他们是往一楼的指挥室跑的,他们是海豹队员,外面集合的是美国大兵,所受的指挥和所执行的任务是不同性质的。

指挥室里有六七个人,这些人都是每个小队的队长,他们将在这里接收到长官最直接的部署命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