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九章 飓风营救

在直升机的劲风压制下,原本跑在路上的敌人躲进障碍物后,杨光他们趁着这个当兵贵神速的索降到路面,据枪低头冲向路边,在陈航的短暂掩护下迅速朝前跑,一路所向披靡,在敌人的子弹缝隙里将对方击毙。

在这么多的敌人以及精良的火力下,战狼分成三组,韩冬和徐骅一组,杨光和厉剑一组,刘猛虎和他们的长官靳成锐一组,三组左右攻进,精准的枪法和快速的反应不知道救了他们多少次。

负责后边的杨光将一个拿着MP—9冲锋枪的敌人击毙,紧接着枪口一转,瞄准铁箱后面拿着迫击炮正在校准的敌人,将一颗子弹精准送进他额头。

这次狙击的距离非常近,野狼强劲的力道把他打得后翻,脑浆溅出。

面对这样的场面,杨光没有停留哪怕一秒。她打完之后又将枪口瞄向下一个。

而厉剑负责他们的上方,他抬着枪,干掉几个在屋顶上乱跑的敌人时,一颗子弹嗖的钻进他腿边的土里,溅起尘土飞扬。

“有狙击手,红狼掩护我。”厉剑说完和杨光加快脚步,在移动间找到那名狙击手。

杨光站在厉剑的背后,给了垃圾堆里的敌人一枪后调侃的讲:“放心上,我会保护你的。”

厉剑本来想抬枪给那个狙击手一下的,可半途看到二楼的敌人,那人已经把枪伸出了窗户,临时变道的厉剑这枪没打准,把那个人的耳朵打了去,顿时房里传出呼天喊地的嚎叫。

二楼的敌人倒在地上,捂着血流不止的耳朵哇哇大叫,惊动了趴在他上面的狙击手。

那名狙击手为防暴露位置,他趴在屋顶上往后退,可在下去的时候他微微抬了下头。就在这一瞬间,一颗金属弹头的子弹朝他疾驰而去,从他的左脑穿过右脑,血花四溅。

“碰!”的一声,那名狙击手从屋顶滚落,掉到地上。

杨光倒着后退想:那个人真惨。

他们一行六人安全通过空旷的路面,跑进小巷子里。

靳成锐确认方向后,带着他们一路往特警队员的地方跑去。

陆面的枪声仍没消减,空中的陆航保持一定的高度在他们头上盘旋。

头上有架嗡嗡叫的直升机,毛司尚的人总觉得不安,好像头顶有块悬空的大石头,随时有可能滚下来咂死人。

毛司尚是个三十七八的中年男人,面容周正,放在外面肯定是受欢迎的大叔,并且看他从容淡薄的气质,应该是个脾气不错的人。

他在听到手下的报告后,起身走出大楼,看着到处充斥的枪声和迫击炮的轰炸声。

他这栋大楼是最新的,并且七层楼,站屋顶属于鸟瞰路边园的状态。看了会儿,在注意到枪声在哪一块后,对副手讲:“往那里增派人手,我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是。”满脸横肉的副手带着人走了。

看他亲自带人去,一个长像阴柔的男人冷笑了声。“没大脑的东西。”说着看向毛司尚。“司尚,我们快走吧,反正这里已经被发现了,没有再留在这里的必要。”

“走。”“但不是现在。”毛司尚转过身看着阴柔的男人,困扰的讲:“头上的直升机吵着我心烦,汶丰,你给我想个办法把它弄下来。”

他这是用着商量的口吻说着命令的话。

阴柔的男人微顿,望着他不像开玩笑的脸,点头。

汶丰全名叫胡汶丰,曾经是一名特种兵,因一些事被强制退役,在一些巧合下,他和毛司尚成为了朋友,慢慢的就跟着他干了。

他望着毛司尚进屋,便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精心保养的M24狙击枪,熟练的将它组装好,拿了一个弹夹就出去。

在暗夜潜行的陈航,仗着直升机的夜视功能,他看到地面上的一切,而地面却看不到他这一优势,成为路边园村庄的强有力压制。

现在他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带着几个扛着火箭筒的人朝长官他们跑去,便朝他们飞去,想给颗炸弹把他们炸飞。

像这种村庄做战,里面说不定有平民,并且他们离自己的战友们也不远,为确保安全的陈航飞得很低,几乎是贴着房屋飞过。

直升机的巨大轰鸣由远而近在头顶响起,胡汶丰拿着枪,穿着伪装服在草丛里迅速奔跑,他跑到横肉男人的附近,趴在草丛里架枪瞄准。

他是毛司尚的左膀右臂,装备自然都是顶好的,拥有夜视仪的他看到飞过来的直升机,将枪口瞄准它的油箱。那是直升机最脆弱地方,只要打中那里,直升机就会漏油或爆炸。

刚好,陈航并不喜欢这遍空旷的草地,他飞得悄微有些高,在感到微震和金属划过的声音时,知道地面有人在对他开枪,并且还不是简单人物。

他立即拉高直升机改变道路,往旁边的平地飞去。

看到他逃跑的胡汶丰,收起枪立即离开那里。

在陈航和那名狙击手纠缠时,杨光他们已经杀出重围,离特警只有十来米的距离,她甚至还看到黑暗中从窗户里吐出的火苗。

杨光撞了下厉剑,低吼。“掩护我!”便抱着枪直冲向那间土坯屋。

她撞门而入时大喊着:狼群狼群。

特警队员们的老大是尤英铭,他在向上面请求缓助后,知道来救他们的将是那群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三岁的年青小伙,便告诉战友们,来救他们的是狼群。

听到她的大叫和破门而入的声音,在院子里戒守的四个特警都反过头,看到她滚了个跟斗站起就往屋里冲,脸上不禁大松口气,但他们听到外面没有停止的枪声,没有完全松懈下来,他们跑到门边想把门关起来,可在看到离他们不过十几米的战狼们,不知哪来的勇气,四人轮流架起枪朝敌人射击,只是他们的枪法不是很精准,有时明明打中敌人,对方还能跑出许远,导致他们对同一个目标时不得不多开几枪。

在他们的帮助下,战狼小组前进的更快。

靳成锐把街道上最后一个敌人击毙,对韩冬讲:“进屋。”

而前面冲进去的杨光直奔黑暗的房间,她一进去就闻到浓重的血腥味和汗臭味,这让她有点作呕,可她硬逼着自己忍下来,在绿色的视野下找到队长尤英铭,见他伤着手臂,丢给他一包止血贴便走向最为严重的伤员。

伤员的枪口血流不止,他在抱怨的喊:“队长太疼了,我忍不住了!”

旁边的战友在安慰他,一些也中枪无法战斗的特警大吼:我们离不开这里了,我们都要死在这里!被尤英铭一石头打得老实下来。

杨光顾不得所有人,按着他大腿上的弹洞安抚他。“再疼也得忍着,你是名战士。”

听到她镇定老成的话,伤员扭过头看到她,惊喜的大叫。“是你!是你!”这名特警就是在码头上被她救过一次的金丁。

“是我。”杨光抽空应着,把药箱放在地上打开,拿出手术刀对他讲:“这是我第二次救你,但我得告诉你这次情况比上次糟糕多了。”

“我相信你,有你们在一定不会有事!”金丁像看到他们离开这个鬼地方那幕似的,他紧紧的抓住杨光的手臂,兴奋的不得了。

杨光没再说话,她把麻药粉散在伤口上,神情严肃的把情况告诉他。“子弹打中了主血管,现在我必须找到那根血管把它打个结。”这会很痛,十分的痛。

她说完不等金丁变脸色,用手术刀划破他伤口周围的裤子,又划破他浸了血的皮肉,割断他的肌理破坏他的细胞组织,在他惊恐的大吼大叫、哭爹喊娘下把手指伸进去,去找他的主血管。

屋内的所有人听到他惨烈的叫声,个个都纠起心来,有两名战友爬到他身边,紧紧的握住金丁的手。

“丁子你忍住,等军医给你包扎好了我们就离开这里,千万要挺住啊!”

金丁在杨光进来前就流了一滩血,现在他的血流更快,皮下组织的毛细血管所流的血,与主血管相比要小的多,可忽略不计,现最主要是找到断开的主血管。

杨光让那两名特警队员压住他,以免他乱动造成血流更快。她在摸索一阵后终于找到那条血管,只是它随着金丁的抽搐而不断的往里缩。

杨光抽出手,拿压脉带的时候拿出两包血浆。“你们谁是军医,快给他挂上!”再不给他补充血浆,他非得流干不可。

“我来了!”一个灰头土脸的特警队员从窗户边撤下来,迅速把血浆给金丁挂上。

现在是紧急时刻,杨光没空质问他一个军医是应该先救人,而不是去保护人!在部队里每个人的职责都非常明细,稍有差错后果便不堪设想。

在杨光给金丁大腿上紧紧捆住压脉带后,再次把手指伸进他大腿,夹出血管将它打结,然后再迅速的用止血带捆住他长长的伤口,紧紧绑死。

刚等她做好这些,外面便有了动静,听脚步声是长官和战友的。杨光没有理会他们,在长官和尤英铭交谈时转向其他伤员。

“我们来晚了。”靳成锐向尤英铭伸手。

尤英铭跟他握手,诚恳的讲:“不,你们来得很及时,再晚半小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靳成锐点头,没跟他太过热络,扫了圈房间和院外问他这里的情况。

尤英铭事无巨细的告诉他。“我们总共来了两个大队的人,共五十名特警队员,中队长谢昊和八名队员牺牲,另外二十二名重伤无法战斗,我这里可以战斗的还有六人。”

“另外那些战友在哪里?”

“我们在战斗中被冲散了,他们现在应该在村庄的南面某间屋子里。”

“我们现在先把伤员和牺牲的战士送出去,你有意见吗?”

“不,我有意见!”尤英铭冷静的坚决的讲:“我还可以战斗,我必须留下!”

“你得留下来带领他们。”靳成锐没有在这事上和他浪费时间。

确实谁走谁留问题后,靳成锐在无线电里呼叫陈航,要他把直升机停到这间房左侧五十米外的主干道上。

靳成锐在进来的时候就观察过地形,这里最近的可降落的地方只有那里。

五十米不远,但在子弹的时速下,那是个非常远且困难的距离,再加上他们还要带着伤员及战友们的遗体。

陈航在收到长官的命令时,还在跟那个狙击手周旋,他想扔下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长官说的接应点,可这个狙击手不解决,他心里总不踏实。

回了句“收到”,陈航决定放弃寻找,前去接应他们。那里有十几个伤员在等着他的帮助,如果去晚了,可能会造成更大的牺牲,他不可以这么任性的一意孤行。

陈航拉高直升机,在那名狙击手近乎气急败坏的枪声下,将他狠狠甩在身后,朝新的目标地飞去。

靳成锐说的那个接应点也很窄,直升机想要在那里降落须得万分小心,避开周围的电线和房屋,同时还要注意敌人的子弹和炮弹,是件相当相当危险的事情。

和长官再次联系的陈航,没有急着降落,他在周围盘旋,看见在遇到狙击手之前想要去炸掉的敌人在长官的附近,立刻把这事告诉他们。

收到陈航的提醒时,靳成锐正带着杨光和特警队员们离开房间,他们刚跑出去没多远,就感到一股强大的劲流朝他们飞来。

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杨光他们,迅速分散寻找掩体。

一枚火箭炮在他们的前方爆炸,冲天的火光照亮了大半个村庄。

靳成锐等震感停止,对尤英铭大声讲:“带伤员朝前跑,快!”

尤英铭闻言带着部下和伤员迅速往目标地跑,在跑到路口才反头看了眼和敌人浴血奋战的特种队员们。这一刻尤英铭心里很平静,他只想着怎么把兄弟们送离这里,让那些受了伤的战友尽早得到医治。

他带着两名可以战斗的部下冲在前头,看到周围有拿着枪出现视线的人就将他们击毙。他们如果动作慢了,不是自己就是战友被打死,在这种危机的时刻,他们变得比平常更加的强悍,像谁也无法将他们打倒的勇士。

躺在担架上的金丁,听到抬着他的战友们的喘息、队长宣泄似的吼叫、战争无法阻止的枪炮声,还有……直升机桨叶的旋转声。他看着黑漆漆的天空,露出个笑容来。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真是太好了!

在他们快跑到目标地时,陈航也驾驶直升机降落地面。

尤英铭用没受伤的手用力拉开机门,挥手让他们快点,再快点!

此时他们的吼声全淹没在直升机的巨大噪音里,可是他们仍嘶吼着,咆哮着。

几名特警队员带着伤员上直升机,把他们放下就去接应其他伤员。

当他们把最后一个伤员金丁,高举抬上直升机时,“呯”的一声,一颗子弹带着刺耳的呼啸声穿过几名特警队员,从金丁的脑袋穿透,咚的一声打在机舱壁上。所有特警队员都惊在原地,他们没想到自己会害死战友,他们只是想举高一点把他送进去。

陈航操骂了句,对他们大喊。“快点!都上来!”

尤英铭大吼让他们快进去,在他们着急的喊叫下用力关上门,带着两个人往掩体跑。

看他们跑开,陈航没办法,驾驶直升机飞高,桨叶打断了空中的电线,顿时整个路边园村庄陷入一片黑暗。

黑暗对杨光他们造成不了多大影响,反而为他们造成了优势。

她现在是被那个满脸横肉的高大敌人,用机枪扫得躲在破烂的门后面。

这门根本替她挡不了子弹,但有这么块东西总比没有好。

就在杨光想转移到一个好点的掩体后面时,街道上的路灯哗的下全灭,立即反身就瞄准那个大个子。

第一枪杨光失手了,打中他的胸口,在野狼如此大的冲力下,那人仅是顿了下,接着仿佛无事般朝她那个方响“砰砰砰”的连环扫射,同样强劲的子弹打在墙壁上,激起无数粉尘和碎石。

杨光的脸被飞贱的碎石擦破了皮,微微的痛感让她根本没注意到。她被子弹追着打了个滚,狼狈的爬到路对面,坐起来便左手架枪,瞄准大个子的脑门。

手指狠狠扣下板机,子弹毫无悬念的飞进想移动的大个子脑袋里。

这次子弹没有飞出去,杨光没有看到那让人惊悚、恶心的一幕。

这边杨光解决了大个子,那边韩冬他们也解决了其余人,在长官重新联络陈航时,他们几个回院子里把遗体搬出来。

陈航没有走,他还在空中盘旋,看到战友们的战斗短暂结束便讲:“黄鼠狼呼叫狼头黄鼠狼呼叫狼头。”

“狼头收到。”

“发现一名穿着伪装服的狙击手,他刚才击毙了金丁,现在尤队长正带着两个人在追杀他。”说完后凝沉的加了句:“从手法和战术上来看是行内人。”

行内人是指自己,这些人一般是退伍军人、特种兵。

靳成锐没有在意那个行内人,在听到金丁死了后,他看向抱着枪和韩冬说什么的女孩。她救过他两次,现在她全身上下都沾着他的血,而在出发时她还对金丁说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陈航听到那边沉默,刚想请示下一步时,就听到长官平静冷沉的声音。

“继续待命,我们马上将遗体送出去。”

“是!”

靳成锐让韩冬他们每人背一具遗体,便带着他们往外面空旷的地方跑,同时重新告诉了陈航新的接应点。

陈航再次和他们汇合,直升机里加上那五具遗体已堆满了人,再也坐不下才起飞暂时离开这里,往最近的军事基地飞去,在那里放了人又继续飞回路边园村庄。

而在全村断电后不久,毛司尚便乘坐直升机离开了这里,正在激战中的战狼和特警队员们谁也没有发现,只有胡汶丰发现了。

他望着黑漆漆的天空,看着全村最高的那栋楼,知道自己被他利用的胡汶丰没有生气,做为一名合格的狙击手,不管发生任何事都可以冷静面对。

分析过当下局势后,他没有攻击那架直升机,而是击毙那个伤员。

他要让他们愤怒,让他们把这些愤火都对向逃跑掉的毛司尚,却又不对他们造成足够大的伤害,这可能是几年的军旅生涯让他没有下得去这个手。

往村庄外撤离的胡汶丰想:毛司尚,这笔帐我们还有的算!

杨光不知道金丁牺牲的事,和韩冬他们找到那些被冲散的特警队员,为几名重伤队员医治包扎后就送上直升机,由陈航以最快的速度将他们送出去接受更好的治疗。

直升机空间有限,二十多个人已属于超员。

杨光他们没有上去,在等待警察和武警来接手这里的时候,听到远处有枪声,便立即赶往那里。

尤英铭带着两个兵杀了五个敌人,可是他都觉得他们不是杀害丁子的凶手,于是一直在村庄里寻找,看到武装分子就击毙,样子有点疯狂。

看他们都杀红了眼,杨光挑眉。“尤队长,这是怎么了?还好这里没有小孩妇人,不然怕是要被你吓死。”

“我在找杀害丁子的凶手!”尤英铭咬牙切齿的讲:“我一定要找到他为丁子报仇!”

丁子是跟他一起进的特警队,整整八年生死与共,再加上他就在自己的身边,甚至他还搭了一把手将金丁送向那颗子弹。他此时已经被愤怒蒙蔽了双眼,只想把那个该死的混蛋找出来,然后杀了他!

“丁子死了?”杨光意外、惊愕,不过她很快恢复平静,并安慰他。“尤队长,别再找了,这里的人都死得差不多,能跑的也都跑了。”

她的反应有些出乎靳成锐意料,同时又在意料之中。现在战斗还没结束,还不是伤感的时候。

杨光对于与自己无关的人是不会在意的,她救了金丁两次,这感情自然是有,先不论无人码头那次,单这次她可是花了许多精力,好不容易才把他救过来,没想到转眼间就没了,做为一个正常人是应该难过的,可她现在不是个正常人,她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不仅要照顾护着它,还要执行任务,并且死亡对她来说真的不陌生,因此她没有激烈的反应。

尤英铭有些气恼,坐到旁边的石桩上神情落寂,像个沧桑的老头。

杨光没再说什么。

靳成锐则问他情况。“尤队长,你确定毛司尚在这里?”

“我确定。”尤英铭蔫蔫的点头。“我们在潜伏时看到过他。”

“看到他?”

“对,他刚从外面回来,身边还跟着两个人,一个小白脸一个长得像野兽,很好记。”他说这话时有点情绪,说的很用力。

韩冬听到这个小白脸,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杨光是女生,心思敏锐些,发现队长的细小变化,想队长躺着也中枪。

“你现在还能想起那个小白脸的样子吗?”靳成锐怀疑那个人,就是陈航说的内行狙击手。陈航发现了他而没解决掉他,这说明他身手不错,对于这样的人军部都有档案记录,如果有线索更利于寻找。

尤英铭仔细回想,摇头。“他们坐在车里,我只匆匆看了眼,当时就是觉得他长得太漂亮了,像个娘们似的。”

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杀害金丁的凶手,但这些事靳成锐即使有了确定答案也不会告诉他。

望着黑暗里的高楼,靳成锐再次问他:“毛司尚就住在这栋楼里?”

“我想应该是。”

得到答案,靳成锐下令。“全体都有!目标左侧大楼。”

“是!”

韩冬带着徐骅和刘猛虎跑在前面开路,他们一行人直奔大楼。

进入大楼,他们里外搜索一翻便迅速展开搜查,最后找到毛司尚生活过的房间和办公桌。

办公桌上的资料有些凌乱,抽屉大开,想是对方走得匆忙。

杨光和厉剑、韩冬三人负责查看,用相机将零散的资料一张张拍摄下来,而刘猛虎和尤英铭他们戒备四周,以防有个什么漏网之鱼。

在他们忙着拍照时,靳成锐扫视一圈卧室和办公室,最后视线停在桌下的碎纸机上。

碎纸机在办公室很常见,并没什么稀奇。

靳成锐望着闪着红色显示灯的碎纸机,走过去把插头拔掉,用军刀从拼合隙中将它撬开。

看到他动作,杨光凑过去好奇的问。“长官,难道我们要玩拼图吗?”这工作量可不是一般的巨大。

靳成锐没看她,撬开一些用手掰开。

哗啦一响,塑料做的碎纸机被他掰破,里面的碎纸泄了一地。

在像雪花一样的碎纸片上,还有一桑碎了三分之二的纸。

看到这个杨光惊讶的去拿,却晚了一步。

靳成锐捡起那打纸,抖了下便给韩冬。“拍照,原件带回。”

------题外话------

香瓜加了个班,来个大章,各位妹子们情人节快乐,单着的瓜滚去工作TA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