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八章 长官让她累着了

这个突然到的小家伙,让杨光惊喜,也让杨光惊吓,它可能是觉得它妈妈太舒服了,成心给她找麻烦。

杨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反应会那么大,几乎是闻着腥味就会吐,就连鸡蛋也一样。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虚弱的时候,所以为了不让眼毒的长官发现什么端倪,她尽量减少了在外闲晃的时间,关紧房门在宿舍“养伤”。

“一定是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你才来这么折磨我。”虚脱的杨光躺在床上自言自语。说完她又觉得不对,上辈子她都没把长官追到呢,也没做什么坏事,就是和赵传奇一不小心把邻居的狗淹死了,一不小心把院子不知哪家的车玻璃咂了等等,其它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在杨光游想这些的时候,放在床头的私人手机响了。

别问她为什么会有手机,因为她老爸,因为她老公,有台手机似乎没多大问题?

杨光枯槁的伸手拿起手机,看到上面是谁发的短信后,精神立即一振。

是刘强!

那个对英雄有股莫名崇拜的大哥。

刘强:红狼,最近你还好吗?

红狼:一切如故。

刘强:你现在没在出任务吧?

红狼:没有。

杨光很想揪住他问余江的事,可是她现在不是“英雄”么?英雄就要高冷,就要让人觉得遥远,所以她硬生生忍着。

刘强似乎有些犹豫,他隔了几分钟才发来条信息。

刘强:听说组长拒绝把人交给你们,我想问,你们现在还负责这事吗?

当然负责啊!他们还要从阿尔法那里得到关于地狱天使的信息呢。

杨光让自己保持冷静,想了想才说:负责的。

刘强: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们,我实在憋不住了!

红强:你说。

快说啊快说啊,我也憋不住想向你问情况了。

刘强:组长早已得到阿尔法毛司尚的所在位置,今天已经派出两队特警,准备今晚将他捉拿归案。我一直觉得很不安,所以冒着违反纪律的把事情告诉你们声,如果可以,希望你们能够一起去抓捕毛司尚。

杨光反复看了两遍,看他严谨的措词,想他拿着手机紧张又忐忑的打下这些字时,不禁没那么生气了。

路荣想吞下这个大蛋糕的野心她早就知晓,只是对他这知情不报的事做的,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

红狼:这事不是我能决定的,一切行动都要将军的签名批准,你们组长既然会这么做,就一定有自己的计划,你别太担心。

杨光回完唰的从床上跳起来,匆匆往外跑。

“嗨阳光,你是来接我们的吗?”

在杨光要跑上楼梯时,从下面正上楼的韩冬叫住她。

看到韩冬和他身后的厉剑、徐骅、刘猛虎、陈航四人都安全无详,只是脸带倦容,匆匆扔下句“队长你们好好休息”就跑去指挥室。

韩冬看她一遛烟的跑掉,走上最后一个台阶,对后面的厉剑他们讲:“还是和以前一样,风风火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稳重些。”

“队长,她本来就还小。”陈航不同意,他觉得这样挺好的。

确实小,过几个月才十九呢。

“行了,大家都放下背囊去洗澡,接着好好睡一觉。”

“是!”

杨光冲到指挥室门外,本来想直接进去,但想起朗睿那句好好表现,硬生生停下来喊报告。

正在和朗睿讨论什么的靳成锐微微扬眉,看向门口。

这些天不知道是她的雷达感应到了什么,一下变得相当安分,在基地碰见的次数直线下降,他正因为没有想到合适的法子弄走她,也没主动去找她,今天她这正儿八百的跑来是有什么事?摊牌?还是迫不及待的想出任务?

“进来。”不管是什么,都得让人先进来。

杨光正步进去,向他和指导员敬礼。

朗睿扬了扬下巴,对她的表现很满意。

靳成锐坐着没动,示意她说。

“长官,我刚得到消息,路荣路组长已经让特警去抓捕阿尔法毛司尚了。”杨光保证的讲:“信息绝对可靠。”

“看来和我们想的差不多。”靳成锐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看着桌上的坐标对指导员讲:“朗睿,你说会是在哪儿?”

“应该是在运输车队这一带。”朗睿看着地图研究起来。“除了这里,另外还有一个地方也极有可能。”

“哪里?”

“这儿,虹发物流公司。”

“这些地方都是藏东西的好地方,可毕竟都是人流较为密集的地方,毛司尚没那么蠢。”靳成锐说的笃定。

朗睿有些不服。“那你说是哪里?”

“不知道。”

杨光:……

长官,我还站在这里呢!

杨光看他们两个漠不在意的讨论,急切的讲:“长官,指导员,我们不应该马上采取行动吗?”刘强的担心不是凭空出来的,毛司尚要是那么好对付,还会让他做几十年的军火生意?

听她恨不得马上拿起装备赶赴战场的语气,朗睿和靳成锐都看向她。

朗睿在她面前也不装什么指导员的架子,坐到椅上就把腿搁在桌上。“杨光,你到是说说我们应该采取什么行动?”

“立即向上面申请出战!”

“哦,原因呢?”朗睿不紧不慢的讲:“理由是你这个大兵在珠三角的警察局里有眼线?这个上面可不会表扬你聪明。”

“但我们总不能什么不管吧?”杨光有点儿心虚,着急的问他们解决办法。

“他们在广州我们在帝都,抄家伙就上?我们对那里一无所知,要怎么打?怎么部署?”朗睿把利害关系一一告诉她。“路荣不配合,他逞能就让他去逞。”

可是……总不能看着他们去冒险吧?

其实面对阿尔法毛司尚这个人,他们又何尝不是去冒险。指导员这些话说的没错,他们不可能冒然请战,并且珠三角那边没有传来消息,他们这么急着去反而被人认为是想去抢功劳。

这该死的功劳,谁想去抢!杨光想明白后点头,出去时小心翼翼的瞅了眼长官才走。

看她恋恋不舍的离开,朗睿放下腿打趣的看着靳成锐。“成锐,你晾她几天了吧?怎么?新婚夫人娶来当摆设的?”

靳成锐黑眸冷冷的扫了他眼,继续看着广州市的地图。“中情局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已经将范围缩小到茂名那一带,预计详细结果还要等到明天早上。”

“明天早上战斗都结束了。”靳成锐微微有些不悦。“去跟上面勾通下,阿尔法的案子我们是一定要管。”

“我马上去市里一趟。”朗睿拿了几份文件和帽子就走,片刻没有停留。

在朗睿去市里的时候,靳成锐给人打了个电话,让他帮着说句话。

余江的事战狼不想管,一直被路荣打压着,阿尔法毛司尚的事,那个路荣最好别给他捅出什么事,不然让他组长也当不了。

两位长官都亲自出手了,结果已经没有多大悬念,只是一番程序走下来,等将军签完字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

朗睿拿着文件赶回基地,已是凌晨。

在他们忙碌的时候,杨光比之前活跃多了,晚上和队长、厉剑他们吃完饭就一起玩牌和聊天,连孕吐那点不适都消失了。

杨光想,这就是为什么要有一颗积极向上的心吧,心情好了,那什么都将不是问题。

玩了会儿牌,杨光说他们刚出任务回来,要多休息,就拍拍屁股回了宿舍。

韩冬他们几个纳闷。

“杨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乖了?这才八点零五分呢。”徐骅看了下时间。“难道变成熟了?”

“成熟和乖有半毛钱关系?”陈航猜测的讲:“一定是长官让她累着了。”

“哟航航啊,看不出你这豆芽似的身躯里还藏着颗如此放荡的心啊!”

“你才豆芽!我这叫美少年!”

“呕……”

杨光这么早回去,真是被长官累到的,肚子里的小家伙总不是她一个人的吧?

自有了它之后,杨光就变得特别能睡,以前晚上睡两小时或不睡,第二天都是精神满满的,现她从晚上九点睡到早上七点,中午还能睡两个小时,她想会不会哪天她睡着睡着就睡过去了?呸呸,她还是想些吉利点的事。

这晚上也是托杨光的福,没事可干的韩冬他们睡了个早觉,因此当紧急集合号响起时,他们反应灵敏一点不受上个任务影响的跑出去集合。

杨光在等这一刻已经等很久了,磕睡什么的也阻挡不了她激情澎湃的心。

凌晨零点三十分,战狼所有队员在红旗下集合完毕。

战士们个个精神抖擞,整齐列队的目视前方,就希望周副官能点到他们的名字。

之前出任务的高博他们也都回来了,受了点小伤,让杨光一只半手给处理好了,现在还有沈炎一个小分队在外执行任务,算时间好像出去好几天了。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杨光在周副官上台后,心里一阵激荡。会有她的名字吧?她都这么久没参加过任务了,如是阿尔法的任务就最好了。

“现在请念到名字的留下来,其余人回去继续睡觉。”周斌军装整齐,手里拿着份名单,他看了眼下面的大兵,便照着名单喊起来。“刘猛虎!徐骅!陈航!厉剑!韩冬!……”

叫我叫我!杨光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他,殷切的期盼他会喊出自己的名字。

周斌叫到韩冬时顿了下,看了眼眉头都要皱一起的军医,才缓缓有力的喊:“杨光!出列!”

唰的一下,六人整齐划一的向前一步,没有被先中的人,在副官说解散后就各自回了宿舍。

高博没有急着进去,他趴在阳台上看回来拿装备的韩冬他们,在他们快走到他这层才进房。

这个时候出发,一定是什么紧急任务,如果可以,他想跟他们再一起执行任务。想到初次实战的场景,高博有些怀念。不过也可能正是因为第一次,他才会觉得那么刺激吧?

杨光和韩冬他们有十分钟的准备时间,但他们回宿舍拿了装备就走,根本没有什么要准备的,就连遗书他们都改为每次结束任务后写了,因为总会是发生像现在这样的情况。战友们正在拼命,他们可不能因为写遗书而晚去。

杨光手上的伤已经好了,身体不适也因为可以出任务而好的不得了,现在她正跟着才执行任务回来的队长及战友跑去机场。

开着灯的机库里,除了朗睿还有他们的长官靳成锐。

看到他,几人心里都紧崩起来。一般的送行都是指导员一个人,如果在这个时候看到长官,那就表示他要亲自参加战役。

“登机。”靳成锐看到他们,向后边的武直—20挑下颔。

韩冬立正,便无声的带着杨光他们上直升机,陈航跑去驾室位。

进入机舱的杨光坐到长椅上,规规矩矩的把安全带绑好。她没有韩冬他们那么大疑惑,她想这次任务百分之九十是关于阿尔法的,不然长官不会叫刚回来的韩冬他们。

当她想着是去运输公司还是快递公司,或是去一个未知的地方时,韩冬和厉剑他们都望着她。

杨光收到视线一愣,接着摸了摸腰上的安全带笑呵呵的讲:“太久没坐了,绑着安全些。”

安全?这里恐怕最不怕死的就是她了。想到伊格娜恩依诺村里,她拿着重机枪扫射的情景,韩冬他们在看到长官上来才收回视线,各自坐好。

靳成锐关上机门,在直升机起飞后把一叠资料给韩冬,面色凝沉的讲:“我们这次的目标不是阿尔法毛司尚,是营救被困的珠三角特警队员。”

营救?这么快就需要用到营救这个词?杨光想到刘强发给自己的信息,心不禁往下沉。

韩冬看完资料后脸色也沉下来。

这次任务是由靳成锐带队,所以任务内容是由他来讲解。

“目标地点在路边园的村庄里,那里几乎都是阿尔法毛司尚的人,在昨天下午四点,珠三角第五师的特警发动进攻,原本计划天黑之后将目标抓捕归案,结果被困在村庄无法撤退,现正在拼命抵抗,据无线电最后得到的消息,他们已经牺牲了五人,重伤两人,能战斗的仅两个班的兵力。”

这是一个惨痛的数字,它背负着五条年青士兵的命,并且这个数字还不是最终的。

杨光捏眉握拳。如果不是那个狂妄自大的路荣,如果他们可以早一点行动,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靳成锐沉声讲:“现在那里仍交火激烈,死伤人数还在增加,我们在到达那里后,首要任务是将特警队员救出来,是否明确!”

“明确!”

救缓行动刻不容缓,杨光和韩光他们都没有再发出置疑或说话,他们都在等待着,想快点到战场,同时根据照片上的地形想要采取什么样的进攻方式,都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预演,因为一但到达那里,他们就必须迅速、不停歇的射击、进攻、前进,有时往往身体做出的反应比大脑还快,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要有战地照片的原因,当然如果没有,他们也能做出正确的反应。

当直升机快飞到目的地时,陈航在前面提醒他们。“还有三分钟。”

这次他们是要索降到路边园的村中,也就是战火中枢,他们要在敌人的子弹和炮弹下到达地面,从而再以最快的速度与特警队员汇合,把他们的伤员、遗体弄上直升机。

在这次战役中,陈航担任运送工作,他不用参与地面作战,但有时必须得在子弹横飞,随时有迫击炮的情况下着陆,是项同样无比危险的活,而他们哪次任务不危险呢?

“还有六十秒到达路边园中枢。”陈航再次提醒。

这时韩冬和杨光他们起来走到机舱边,做好索降准备。

现在他们还是在高空上,看不到路边园里的情景,可随着直升机的下降,他们渐渐听到炮弹和枪声。听到这些声音,她想到痛呼大叫的中弹者,骂娘说要打对方的战友,还有在慌乱中维持秩序的大队长。

这些都是她的想像,却是与地面情况十分相近。

每次战役都是差不多的,只是结果不同罢了。

到达战区中心,陈航在无线电里喊:“倒数十秒。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跳!”

------题外话------

昨天收到很多条评论,名字也许多许多,都很好,可是香瓜看着没特别的感觉,像是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TAT~

香瓜抱头滚走>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