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七章 突来的惊喜

第二天一早,阳光这个伤员就早上跑了十公里越野,回来吃早餐后还跟着他们一起去训练场,只是她就看看,不参与,有点儿像领导来审查似的。

在单杠、双杠上挥散汗水的战友们,看到坐在背风处的一人一犬,想她呆在这里做什么,外面风大,伤员该在宿舍里好好休养。

韩冬注意她很久了,在下午见她还跟他们一起就讲:“杨光,你回去休息,别跟着我们瞎跑了。”

“回去也没事可做。”杨光低头看豆豆。“豆豆是吧?”

“汪汪。”

“看到没?豆豆也说是了。”

韩冬:……

劝没用,韩冬他们知道她性子,也不再多说什么,便跟周斌商量了下,接下来的训练改为室内,这样她既能跟他们一起,又能不吹风。

在室内训练容易出汗,一出汗他们这群年青的大男孩们就脱衣服,脱到最后只剩一件短袖T恤才停止。

看他们一个个露出衣袖肌肉鼓涨的手臂,杨光摸了摸自己的。怎么她的肌肉才这么一点?明明都是一起训练的。

“徐骅,我们来比比怎么样?”刚来不久的于名是个十九岁的帅小伙,刚出过一次实战的他,现身体里的血正热着,便找自己身边的老狼较量。

听到他发出的挑战,徐骅心想:你小子撞枪口了,就别想着怎么活。面上却不露山色的点头。“你想比什么?”

这间室内训练场,是举重、哑铃、臂力棒这些运动器材,要比也是比体能。

看他们两个杠起来,杨光和韩冬几人都凑过去看热闹。

现在是没任务时期,训练比较宽松,像这种战友间的较量,周副官不会制止,韩冬更是巴不得他们惹出些事,这样才好玩嘛。

在他们两个眼神相对,火花四射时,杨光这些损友已经围成圈坐地上,准备看好戏了。

于名生得沈眉大眼,一看就是浑身正能量的小伙子。他扫了遍室内的器材,指着二十斤重的哑铃讲:“我们先从这个开始,每个器材做五十下,谁坚持的最久,就算谁赢。”

“没问题。”徐骅下颔微扬,狭长的眼睛瞧着他,有股说不出的自信和贵气。

于名哼唧一声,想:我等下一定虐死你。

“你们两个准备好了吗?”负责当这次比赛裁判的周斌,站在中间问他们两个。

“准备好了。”根本不需要准备的徐骅。

“准备好了。”准备已久的于名。

周斌看表,手放在他们中间重重一挥。“开始!”

他一喊开始,徐骅和于名同时拿起两个哑铃,手臂上青筋暴露的上下举托。

杨光瞧得目瞪口呆,看他们飞快的举托,旁边战友在一二三四五的喊,那完全是一秒一个。

看来战友们比她想像中的还要厉害!想到这里,杨光也跟着起哄,大喊:“骅骅加油!骅骅加油!”

“于名加油!于名加油!”

一时间,整个室内训练场被分成两派,一派是觉得于名这位新战友肯定能给他们个不一样的惊喜,他们这波人是纯粹寻找刺激的。另一波到底是战友情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徐骅。

他们这两波人的口号声、鼓励力声和加油声,那叫一个声声不息,似整个战狼基地都可以听到。

徐骅听到战友们的呐喊助威,速度越来越快,他率先做完五十个哑铃,转向臂力棒。

杨光看把臂力棒掰弯的徐骅,动作轻轻松松,好像这根棒子是橡皮泥做的。

看到徐骅超过于名,于名的拉拉队更加卖力,整齐、大声的喊着:于名加油。

于名余光撇了眼徐骅,也快速做完哑铃,转战臂力棒。

而徐骅在他做臂力棒的时候,又进行到了下一项。

虽然于名落后徐骅一些,可他没有放弃,两个谁也不服谁,比赛途中不时看对方做到哪里了。

较量了一阵,满头大汗的徐骅和于名速度慢了下来,从开挂回复的正常,再从正常变成健身教练,然后再变成优秀健身者的速度。他们一减再减,同志们的热情可没减。

杨光喊得嗓子似都要冒火了,但她还是兴致勃勃的给徐骅助威,还不时的看于名,想骅骅怎么样也不能被这个小子超越了啊。

又比了几样器材,徐骅的速度已经下降到初学者,脸色也越来越紧崩。

而于名还落后他一样器材,不过他速度比徐骅要快些,神情也没他那么疲惫。

渐渐的,他在他拉拉队的呐喊声中,做完五十个仰卧起坐,从仰卧板上起来接着做腹肌轮。

现在徐骅也是在做这个,他已经做到第三十九个,但由于体力消耗太大,他停在半空稍做休息。

于名看了下徐骅,拿起腹肌轮便做起来,轻轻松松。

见他这游刃有余的样,徐骅有了危机感。他甩掉头上的汗就用力收腰,然后再让自己往前滑。

这项运动是用来练腰的,按理来说他们的身材已经很好,不需要再锻炼,但他们练这个可不是保持八块腹肌和细腰,而是让他们练平衡,这能让他们在任何地形,找到合适的位置来架起他们手中的枪,并且命中目标。

现在于名做了二十个了,徐骅是四十五个。

杨光和韩冬他们也紧张起来。

杨光大喊:“骅骅,”韩冬他们喊“加油。”两种声音非常有节奏,让人听着都想参与进来。

徐骅在战友们的呐喊声中,终于做完五十个,他瘫在地上大口喘息,然后坐起来接过厉剑递来的水猛灌两口,看还在坚难做的于名。

于名做到了第三十三个,他体力渐渐不支,紧握住腹肌轮的双手颤抖,手背青筋凸显,他俊帅的脸也扭曲了,像是在便秘。

做到这一轮,他们两个都已经是精疲力竭,再比下去就是玩真的了,没这必要,并且周斌也不会让他们这么玩。

徐骅拿毛巾擦汗,对于名讲:“于名,做不了就算了吧,输给哥哥也没什么好丢脸的。”

做这种事杨光最在行,蹲到他面前抱着手臂讲:“名名啊,我们战狼也就这么几十个人,大家都知道你,你赢了也只有这么多人认识你,你输了我们还是认识你,何必呢?别硬挺了,快起来喝口水吧。”

于名躬起身,大张着嘴喘息,他腥红的眼睛看了下杨光,深呼口气接着做起来。在女孩面前,一定不能说不行!就算她是长官夫人也一样!

站他那一边的方柱见他还要坚持,很有魄力的带动士气,带着支持他的战友为他加油。

在一个比一个坚难的起、伏下,于名在大家的期待与期望中,做到了四十七个。

到这里,刚开始极力游说他放弃的杨光和徐骅他们,都为他加起油来。

“四十七,四十八!四十八!”“名名,你离成功还差两步,只差两步了,加油!”杨光趴在地上,看着他脸喊:“起来,别放弃,只差两步了!”

于名看到她着急的脸,咬着牙起来。可是起来后,他没把握能做完最后一个。

他看着殷切望着自己的女孩,侧头在手臂上把脸上的汗水擦干,几个深呼吸后,慢慢往下滑,整个身体都拉开,仅用脚尖和手中的腹肌轮支撑。

他感到轮子在一点点前行,似要将他整个人拉断。

感到他的虚脱,杨光还是没放弃,并不停的提醒他。“名名,你只要起来就成功了,就差这最后半步,输掉这半步你甘心么?”

听到她不断的鼓励和别放弃的话,于名大吼:“我不甘心!”接着他唰的往回收。

所有人都露出惊喜的样,想他做到了,这个年青的大兵战胜了自己。可是……

“碰!”的一声,除了门被打开的声音,还有人体摔在地上的声音。

神经紧崩成一条线的于名,被这一声吓得如断了线的风筝,直挺摔在地上。他躺在地上看着模糊不清的天花板,身体脱虚干渴,但他现在却不能休息,他听到有人进来了。

朗睿扫了他们眼,对周斌讲:“周副官,出来一下。”

周斌说了句继续训练就跟了出去。

杨光和韩冬看到周副官离开,几人对视一眼。

有任务了!

他们不愧是老狼,鼻子比豆豆还灵。

确实是有任务,可这次任务好像没杨光什么事。

她微微有些遗憾,但在看到被周斌叫走的战友后,心里又平衡了。因为……

去的是高博、晨曦、聂勋他们那几个,队长、厉剑他们还是要窝在基地里陪她!

不过也没陪多久,他们也被派去执行另外一个任务了。

基地里同时出去两个小分队,人一下子少了许多,不好玩的杨光在没有队长、厉剑他们后,也不太常去看他们训练了,整天与豆豆为舞。

这天一早,朗睿走进指挥室,对在想什么的靳成锐讲:“成锐,现在她整天就溜溜狗,看看训练,日子也太舒心了吧?”

靳成锐挑眉,斜了他眼又继续看着电脑。“我还想要她更舒心,你觉得如何?”

“别,她走了战狼可少了许多乐趣。”

“难道她的存在就是个笑话?”

“成锐,你这话怎么带上刺了呢?”朗睿皱起眉来,困惑不解。“我这不是怕她闷坏了?放着高效药不用,她这样养伤,没个十天半个月的别想拿枪。”

“就是不让她拿。”

“你……”朗睿看他一脸严肃,面无表情的样,正视起来。“成锐,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要让她离开战狼吧?”

靳成锐挑起眼帘看他,没有明确告诉他答案。“在考虑,容我想想。”

“杨光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你觉得她会同意?”

“我在想。”想看有什么办法让她主动退出,回去当她的全职夫人。

朗睿哼笑。“你想吧,想破脑袋都没用。”

事实确实是这样,因为靳成锐自她受伤起便开始想,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好的法子。

在靳成锐想着把杨光怎么弄出去时,溜完狗的杨光就回宿舍睡觉去了,这小日子过的,真的是非常不错。

杨光左手枕着枕头,想着不知在世界哪个角落的队长们,担心他们是不是又碰到什么棘手的事,或是小伤小磕的也要重视,越想她越觉得自己有点像指导员了。

想着想着就睡着的杨光,到午饭的时间醒来,还不是很清醒的她在走廊上碰到了朗睿。

朗睿看她不在状态的样,关心的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啊?不是!”杨光立马摇头。

“不是就好,你这段时间要好好表现,别犯什么错误知道吗?”朗睿怕靳成锐最后办法想不出,挑她刺儿。

杨光似懂非懂的点头。“指导员,是上面要来人么?”不然怎么叫她好好表现?

“没有的事。”朗睿说这话的时候,看了眼也下来的靳成锐。

看到他,杨光又看朗睿,这下似乎真明白了什么。

长官……该不会是想让她走吧?杨光心里一跳,唰的立正,恭敬喊了声:“长官。”

靳成锐对她突来的礼遇没有特别反应,看了她眼就往下走,对朗睿讲:“指导员,珠三角的事情跟进得怎么样了。”

“那个路荣说人正在被上面的人审问,我们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

“我们已经等一个月了……”

他们两个的谈话声越来越远,杨光的心却慢慢往下沉。

自中枪一事,长官就一直在想要她走了吗?杨光垂下脸,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明白长官的感受,可是她真的不想离开这里,离开她的战友,在她还合适这里的年纪离开。

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似乎连老天都不帮她。

这天早上杨光睡过头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冬阳高照,看光景至少有九点钟了。

杨光是伤员,没有强制要早起跑步,所以她缺席也没有人来叫她,可是她从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睡过懒觉,应该说她自当兵后就很少睡到这个时候,除结婚那几天外。

她匆匆起来,艰难的穿好衣服出去,正好看到周斌带人去训练场。

杨光看了下时间。

现在是上午十点,还有两个小时吃午饭。

两个小时,可她现在就饿了,并且肚子抗议的叫了起来。

杨光犹豫着,忍了会儿,没忍住,下楼往食堂跑,打算把方班长哄开心了,让他给自己再做份早餐。

方柱本来就喜欢她这个小姑娘的,而且又是长官的夫人,尽管她还是如以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这都是抹不去的事实。

“阳光你等着,班长给你做面吃。”方班长把土豆扔盘子里,卷起袖子就走进厨房。

杨光垂涎的笑着讲:“谢谢班长。”

“别光谢班长啊,阳光你对我说两句好听的,我就给你加餐。”炊事班的一名同志—小宋,抓起条活蹦乱跳的大鲤鱼跳下车,走到杨光面前逗她。“要不要?新鲜的哟,今天刚从溏里捞出来的,让班长给你炒一炒,再配上他的拿手面,绝对是人间美味啊!”

小宋还在自愉自乐的说怎么做它,没看到杨光已经抿嘴皱眉,一副崩溃边缘。

“呕……”终于,她没忍住,跑到一边呕吐起来。

小宋看她这反应愣在原地,讪讪的讲:“阳光,对我说好话那么因难吗?”

听到动静跑出来的方柱也问:“阳光,你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杨光吐了阵,向他们摇手,接过方班长递来的水漱口后,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班长,我可能是饿过头了,你的面啥时候好?”

“那你快去外面坐着,面很快就好。”

“嗯。班长,你给我快点啊,我现在浑身没力。”杨光边说边进去,故意摧的急,就是想让他别放那鱼。

“好勒,班长马上给你端出来。”厨房里的声音由远而近。

杨光是军医,方柱听她这么说自然是深信不疑,很快速的把面煮好给她送去。

看到碗里有肉有青菜的面,杨光食欲大振。“谢谢班长,我就不客气了!”说完拿起筷子吃起来。

见她吃的愉快,方柱也很有成就感,让她慢慢吃,吃完还有便去做他的事了。

杨光看他走掉,脸上的笑渐渐暗淡下来。面是真的好吃,她也真的很想吃,可她心里同样还装着事。

她迅速吃掉大腕面,就回宿舍给自己号脉。

号脉她以前没学过,高科的医疗技术已经抛弃了这个古老的医术,她是从老军人送的那本百草集上看到的。

摸了半天,她总算摸到自己的脉,然后脸上露出不知是惊还是喜的表情。

算算结婚到现在也有两个月,她的好朋友也一直没来,之前还以为是紊乱的生活引起的推迟,现在看来不是这个可能。

杨光复杂的摸着肚子,想起之前朗睿跟她说的话,她想长官只要一知道她怀孕的事,肯定会让她立即、马上、现在就滚出战狼,然后回家窝着。

想想杨光都觉得头大。她不想就这么离开战狼,所以这件事绝对不能让长官知道。

杨光摸着肚子发誓的想: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题外话------

小包纸来了,现在还不造是男是女,亲爱的们可以为小包纸想个霸气侧漏的名字(男女都要),如果香瓜选中了,有奖励的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