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六章 欲求不满

“不真给还假给?”杨光没有队长他们的担忧,神秘的笑着讲:“鬼知道这个路组长会耍什么花样,有个单纯对我们又崇拜的内应,不是很好吗?”

狼群们:……

果然、不愧是他们机灵、睿智的军医,所做的每件事都看似平常,内里却大有玄机。

杨光看他们一副甘拜下风的样子,表面轻松,暗里在大喊:卧操,什么时候到基地,她快疼死了!

战狼部队不比警察局,他们有特效药,且无副作用,这就是靳成锐为什么决定一早回来的主要原因。

拆掉棉制纱布,喷了止痛药剂的杨光舒服多了。

这种止痛药剂是外用喷射式的,非常方便,里面除了吗啡还有高科成份,立马见效。

感觉不到疼的杨光找出细胞增活剂,再找出一次性注射器,像个苦逼在自给自足的医生。

只是这样就算了,当她准备把一支增活剂敲破时,它被人拿走了。

靳成锐把手指大的玻璃瓶放回到冰冻箱里,对不解的女孩讲:“这个月的增活剂急缺,留给有需要的同志。”

长官,我现在就是有需要的同志啊!不把伤口治疗好,她怎么参加下一个任务?

靳成锐若无其事的扫了她眼往外走,将她的愤慨留在身后。

这么快好做什么?呆在基地好好休养。

由于长官的话,半信半疑的杨光看着冰冻箱会儿,便找出药和纱布,给伤口包扎,以免感染。

处理好手上的伤,杨光抱着背囊回宿舍,穿过操场还未上楼,看到豆豆从训练场的那边如飞射的利箭般冲过来。

杨光扔掉背囊蹲下去抱住它,使劲的揉了揉它脑袋。“豆豆,有没有想我啊,我可想死你了。”说着在它头上亲了口。

“汪汪。”豆豆摇着尾巴,不住的往她身上蹭。

算起来他们这一人一犬,也有快一个月没见着了,难免热情了点。

杨光跟它玩闹了会儿,把它往外推。“豆豆你自己玩去,我还有事要做。”

豆豆后退些,吐着舌头“哈哈”的看着她。

成为杨过的杨光,看到它黑亮的眼睛,想起婚礼路上被自己接生的小孩,心生感叹。她这一世救了一犬一人,犬被自己养着,那个小孩却不知现在如何了。

杨光左手提着背囊上楼,在楼梯间碰到拿着脸盆下去的刘猛虎。

看到她,刘猛虎似是才想起有个伤员。“阳光,你手不方便就叫一声。”说着拧过她的背囊往上走。

见他像拧个空包的“杨过”,暗暗的想:又不是做不到,那么矫情做什么?

刘猛虎把背囊放她宿舍里,问她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杨光唰唰摇头他才走。

可事实是,她自认为是小伤,没什么大碍,不需要人照顾,实际操作起来却困难重重。

把衣服找齐的杨光走进浴室,脱掉外套时想到个很严重的问题。

衣服外套够大,她可以扭一扭把它们套进去,但内衣呢?杨过不穿内衣,她要,而这项技术活不管多简单,都需要两只手。

杨光捏着眉想了想,拿着衣服偷偷摸摸往外跑,弯腰走到楼梯时,探头往操场那边看,见没有人就唰的迅速往上跑,然后一口气冲进长官房里。

靳成锐正在写关于这次行动的报告,他写完后要给朗睿,而接手珠三角事情的朗睿,唯一能获得最全面最深入的情报就是他这份报告,所以十分重要,他连澡都没洗就开始写了。

在聚精会神握着笔杆的靳成锐,听到巨大的推门声,镇定的没有跳起来,他望着似有老虎在后追她的女孩挑眉。

杨光冲进房看到里面没有其他人,做贼似的关上门,呵呵傻笑。“长官,刚才有点急,希望没有吓着你。”

“我想你应该有个不错的解释。”

“这个,真有。”杨光甩了甩右臂。“我成杨过了,有些事儿一个人没法做。”

靳成锐示意她继续说。

“我衣服不好穿。”被他黑沉的眼睛望着,杨光一下扭捏起来。虽然更亲密的事都做过了,但还是会害羞呀。

靳成锐扫了眼她手里的衣服,下颌微扬,向里边偏了下。“去吧。”

“是!”杨光立正,还给他敬了个礼才进去。

看她屁颠屁颠的跑去浴室,靳成锐回想她刚才进来的一幕,莞尔一笑,摇摇头又继续写报告。

可是,新婚燕尔的夫人就在五米外的地方洗澡,水声刺激着耳膜,想像变得不受控制。

靳成锐微微慼眉,握起笔继续写,让自己将心思放在珠三角及阿尔法的事情上。

不过这似乎很难?

管它呢,这份报告也不急在这一两小时。

靳成锐搁下笔,正打算朝浴室走,就听到周斌嘶吼的报告声。

听到他的声音,靳成锐更不悦了。他居然没发现有人来了。

“什么事?”靳成锐打开门,没有将不悦表现出来。

不过周斌看他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又听到浴室里的水声,直奔主题的讲:“长官,炊事班的战友今晚做了大餐,想邀请您和夫人前去一同共进晚餐。”

“你去告诉方班长,我们会准时参加。”

“是!”周斌无比严谨的敬礼,然后正步转身,跑!

看他迅速跑掉的背影,靳成锐关上门,听到浴室的水声已经停止了。

里面杨光听到周副官的那声报告,吓得小心肝儿都乱颤,同时有些气馁。还是被发现了。

啊,他们明明结婚了,为什么整得跟偷情似的?他们又没有秀恩爱。

杨光一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一边加快速度。在她刚把裤子穿好,就看长官碰的声推门而入,顿时结巴的讲:“还没有叫……叫你,你进来做什么?”

“帮你穿衣服。”看她一副遇到色狼的样,靳成锐脸色更黑。“放心,吃不了你,乖乖的过来。”

当靳成锐帮夫人更衣的时候,在食堂聚集的狼群们,那可是谈论开了。

徐骅拍着周斌的肩膀,安慰的讲:“周副官你别担心,长官一定不会吃了你的,你还不够他塞牙缝。”

周斌低沉着眉,想:就不该告诉韩冬,谁知还没几分钟就传开来了。这事得记住,他们这些人没一个靠得住。

“周副官,我觉得长官大人有大量,不会让你去垦荒一个月的。”沈炎是跟着他进来战狼的,关系更亲密,说起话来愈加放肆。“不过我觉得比起垦荒,长官可能这一年都不会批你外出假,晚上自己动手撸吧。哈哈!”

“周副官,要我帮你向长官夫人要瓶擦手霜吗?把自己的手保养得懒懒的,撸起来滋味更好哟。”聂勋百无禁忌。

“你们别瞎扯,说不定阳光是手不方便,才去的长官那里。”陈航看他们说得绘声绘色,为周斌讲话,也维护长官在他们心目中的形像。

刘猛虎赞同的讲:“你们别兴风起浪,小心被长官知道了,我们都没好日子过。”

“已经听到了。”面无表情的靳成锐走进去,锐利的视线扫了眼所有人,最后望着也知道害怕的周斌身上。“周副官,如果他们还有闲情聊这些,你应该给他们制定更严格的训练方案。”

“是长官!下官今晚便去做调整!”周斌唰的站起,目光如炬,大义凛然。

徐骅、沈炎等人哀嚎。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们?

而韩冬默默的想。他也没有故意传播出去,就告诉了厉剑而已。厉剑那性格不应该这么八卦才对啊?

厉剑他不八卦,并且对这样的事感到很正常。算起来长官和阳光还是在蜜月期,新婚燕尔什么的可以理解,所以在徐骅问阳光去哪里的时候,便回答了句:在长官宿舍,刚才周副官看到了。

于是……就变成刚才那样了。

在一边笑呵呵听着的炊事班班长方柱,看到他们都僵住了,立即带着五个手下端来五个锅,放到桌上的煤气炉上拍拍手对靳成锐讲:“长官,开始吃饭吧,别把他们饿坏了。”

靳成锐不说开始,也没说不开始。

刚才听得红了脸的杨光,咳嗽一声,详装镇定的讲:“大家都坐吧,今天除了方班长的美味晚餐,还有额外礼物哦。”

“是什么?”晨曦好奇的问。“是吃的吗?”

杨光想了下。“算是吧。”

“比晚餐还好吃?如果是这样,我们是应该先要礼物还是先吃饭?”

大家被晨曦这么一搞,都没了刚才的紧张。

做为他的队长,高博拍着他肩膀,让他坐下。“先吃了饭再吃礼物。”

“都坐都坐,开火了啊,今天我们提前过年。”方柱吆喝的一句话,让大家都热闹起来。

他们都快忘了,现在离大年只有半个月不到的时间。

炊事员在班长的这句话下,同时打开煤气炉的开关。顿时蓝色的火焰烧烤着大锅,而大锅里有猪大骨和枸杞红枣,还有驱寒的生姜,真是看着都流口水。

晚餐是吃火锅,几十个人围坐一起,无比的欢乐。

方柱没闲着,在他们烫着青菜吃时,和部下进厨房搬食材,每个桌有个小推车,上中下三层都放着满满的食物,保准每个人都能吃到撑。

战狼在今年两轮的严格筛选下,已经有将近四十人的规模了,现在他们八人一桌,从开始吃就没消停过,有隔着几个桌都在对话的,有跑到隔壁桌吃肉的,等等,可以说是人声鼎沸,一片乐融融的欢声笑语。

杨光坐在长官身边,和周斌朗睿、韩冬、厉剑、徐骅、刘猛虎、陈航一桌,她见大家都吃的非常开心,便让方柱把礼物拿出发给大家。

方柱不仅会做饭,还有做主持人的天赋,他听到杨光的话笑眯了眼睛,对他们大声讲:“长官夫人说要发礼物咯,你们谁要来搭把手的?”

“我来我来!”

“我来!”

“你丫的滚一边去!……”

所有人都挤成了一团,争着往厨房里钻。

方柱和几个部下挡住他们,大吼:“刘猛虎,你进来!”

慢半拍落在最后面的刘猛虎摸头,嘿嘿笑得露出两排白牙,在战友的目光下走进厨房,去到后院。

后院的帐篷里叠放着四个大纸箱,刘猛虎以为很重,起了很大的劲,结果差点翻了个跟斗。

方柱见他轻轻松松抱起一个纸箱,夸赞他力气真大,然后指挥四个部下两人抬一个纸箱子进去。

“你在我上面再垒一个。”这样他们就能一次性把箱子都搬完。里面那群饿狼,可是迫不及待想收到礼物了。

“成,你蹲下一点。”方柱让他蹲下,又给他垒了个。

这箱子有点大,说重不重,说轻不轻,里面的东西只有等打开才知道是什么。

杨光在他们把箱搬进来时,已经吃得满头大汗,并且停不下来。

刘猛虎把箱放食堂上方,帮着拆箱子,帮着发礼物,人手一份。

“你觉得这里面会是什么?”第一个拿到礼物的陈航,打量面前红色的盒子问队长。

盒盖的左上角有只可爱的小蝴蝶结和剪纸花朵,合盖中间是烫金英文字,根本看不懂。

韩冬把筷子上的菜吃完就讲:“你直接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说的也是。”在陈航纠结这个的时候,后边已经有人打开盒子了。

“卧操,居然是巧克力!”

“巧克力啊!我的个娘呀,我居然也收到巧克力了!”

“从没女生送过我这个,得好好留着。”

杨光见他们一副少男模样,想只是份小礼物,能让他们这么开心,真有点超乎他们意料。她以为:这些糙老爷们才不会喜欢巧克力呢。

刘猛虎发完回到桌上,最后一个拆开自己的礼物盒。他一打开,掉出两张硬卡纸。

“这是什么东西?”纸掉到了地上,刘猛虎弯腰去捡。

杨光在他疑惑时笑起来。付出就会有回报,这句话果然没错。

“我们结婚啦。”刘猛虎拿着粉红色很可爱的卡片,很认真的念出那句话,惹来战友们一阵哄堂大笑。

杨光也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这还有张。”刘猛虎翻看小纸,在看清内容后唰的瞪大双目。

徐骅和陈航他们发现他异样,都好奇的凑过去。“婚礼策划全程免费?”

“这是特别礼物哦,谁拿到就是谁的。”杨光给他们解释。“所以要是猛虎以后结婚,我和长官会帮着策划,婚礼所需要花费全包。”

“我没听错吧?!”

“卧操,这不可能!”

“猛虎你真是走狗屎运了!”

大家伙都坐不住了,纷纷围上刘猛虎,对他又是逼问又是审讯,说他是不是在后面都看过。

而中大奖的刘猛虎,还维持刚才动作怔在原地,任战友又摇又拍都没动。他看向笑容满面的阳光和同样看着他的长官,喃喃的问:“房子包么?”

听到这话,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说起来。

“猛虎你胃口真大啊!”

“小心撑死你。”

“没见过你这么黑的。”

“长官不要给他!”

“长官夫人,我最穷,给我吧!”

杨光对他们的喊叫充耳不闻,没想多久就答应了。“婚房,算婚礼的一部份。”

沈炎和聂勋他们鬼叫起来,什么在帝都买房多贵等等,总之就是羡慕嫉妒恨了。

本来是不包含房子的,杨光之所以答应他,是知道他退伍后没地方回,她不希望曾经共患难的战友,最后到无家可归的地步。

只是听到她的话,刘猛虎却黯然失色,他叹了口气。“我可以只要房不要婚礼,但前提是我得有个女朋友。”

“女朋友会有的,等到五十年之后!”

“哈哈,我就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猛虎,我祝你永远也找不到女朋友。”

“世界上女人那么少,猛虎你就别跟我们这些高富帅争了。”

“滚你们的,这里谁比我高?都给我滚开。”一下收到这么多的“祝福”,刘猛虎恼火的把围着自己的战友都挥开,气呼呼的讲:“我一定会找到女朋友的!”

韩冬、厉剑笑着安慰他。

朗睿浅笑,想小阳光这招可真是出其不意。

有了杨光这一出,大家这顿饭吃的有滋有味,简直跟过年一样满足。

其实大家对刘猛虎中得头奖,是跟着一起开心的,之前那些话都是反话,不过是闹着玩的罢了。

杨光见他们开心,自己更开心,晚上回宿舍的时候还在笑。

“阳光。”在回宿舍的路上,朗睿叫住前头乐不思蜀的女孩,在她转过身时将一个红色小盒子扔给她。

杨光轻松的接住,见是一个方形的精致锦盒,调侃的讲:“指导员,该不会是戒指吧?我可是嫁人的主了。”

“我看你是嫁人的猪。”说完便上楼。“这是份子钱。”

你才猪,你全家都是猪。杨光一边吐槽一边拆开盒子。

当打开盒盖时,静静躺在红色鹅绒布上的玉坠,在月亮的光线下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像是吸收天地之灵一样。杨光知道这有点玄,可她光看着就觉得它肯定不一般。

指导员送她玉做什么?难道是保平安?杨光盒上盖子想:管它呢,有礼物干嘛不收。

这玉还真是保平安的,是朗睿找做玉石生意的朋友,从他那里花高价买的。至于这价有多高,按市场价应该和帝都郊区一栋房子差不多。

不得不说,杨光这个纨绔大小姐,眼光还是挺毒辣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