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五章 杨光出手

“我们直接回警察局。”靳成锐没有多说,起身走在前面。

杨光快步追上去,像狗皮膏药似的用左手抱住他手臂。

靳成锐没有抽出来,由她抱着。

两人走出军区总院,就有车来接他们。

这车是路荣路组长给他们配的,司机就是负责这案件的组员,叫刘强,一个大众得不能再大众的名字。

刘强能说会道,他从尤英铭那里听了大概事情后,对他们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恐怕让他喊他们超级英雄都会干。

“好可惜呀,可惜当时我不在,不然一定把那一幕拍下来。”

“啧,那么激烈的战斗,我还从来没有碰到过。”

“英铭说你们就像是美国大片里的超级英雄,来拯救世界和平的。”

“好遗憾啊!我就这么与我的英雄梦擦肩而过了。”

“那个……”刘强叽里呱啦一阵后,突然也结巴起来。他从中后视镜,有些紧张的看他们,小心翼翼的问:“两位英雄,能否告知大名?”

杨光被他丰富真实的表情逗乐,也文绉绉的说了句。“兄弟,我们萍水相逢,还是勿空留念想。”

“失之我命,我命呀!”刘强拉长着音调,像在唱山歌。

一路上有这位大哥在,气氛缓解了不少。

靳成锐看还有心情和刘强吵嘴的女孩,想应该没什么大事。

不过……看她和别人*,他又想把她嘴巴封起来,然后把她抱在怀里谁也不让瞧个正面。

杨光毫不知道她男人的心胸一下变得狭窄,还在强哥强哥的叫,聊得正欢。

“红狼,你先等等,我来给你开车门。”刘强被她左一句强哥右一句强哥给喊的,心里那个乐啊。他们可是他心目中的英雄,现在见她手伤不方便,立即殷情的跑下去开车门。

杨光被当做坐上宾的下车,里面的靳成锐面无表情,下车后扫了眼刘强就搂着女孩,在他惊讶的视线下走进警察局。

啊啊啊,谁来告诉他,这是什么情况?

刘强惊愕,进去后都是战战兢兢的,直到组长和特种部队的其他成员回来,偷偷凑上去打听才知道,自己当着人家老公的面,说那些低级玩笑的话,顿时感觉眼前一片黑暗。

路荣一回来,叫人打印几份资料,就叫相关人员开会。

战狼做为这次联合作战人员,也在其中。

按以往战狼的作风就是:打完就走。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留在这里,听他们开这神劳子的鬼会。

警察局的专案组空间有限,平常的组员也只有十来个,核心成员也就那么几个,所以会议室不是特别大。

杨光和长官还有战友们被挤在最里面,可能是之前那一战的原因,他们受到相当好的待遇,那就是他们有位置坐,像刘强他们这些组员一率全站着。

“我现在跟大家汇报一下今晚行动的情况。”路荣很严肃的坐在正上方,像主席开大会一样。“据尤队长讲述,今晚我们能一举抓获毒枭余某,多亏了与我们联合作战的特种队员们,他们……”

“路组长。”韩冬顶着张油彩脸,打断路荣的表杨大会。“这些我们不需要知道,我们想知道具体情况如何。”

路荣听到这话有点不乐意。这是表扬你们,你们咋还那么多要求?不过不快归不快,他们是特种队员,上面说过他们只是来配合行动,所有功劳还是他们的,便挑了后面的重点讲。

“这次涉事运输舰所属第二海军编制,它此次所运输的毒品重达1。3万磅,价值高达两亿美元,另外还有军火,里面共查获一百多种枪支型号及重火力武器,共计两万三千一百零五件……”

“对不起。”韩冬礼貌的再次打断。

这次不仅路荣不爽,其他人都疑惑了起来。这些数字他们听着很爽啊,这可是今年所侦破的最大一起毒品和军火走私案件了。

韩冬对他们的不满熟视无睹,挺直腰杆坐着的他,直视路荣的眼睛,礼貌中带着一定胁迫性的讲:“我们想知道那个毒枭关在哪里,按照约定,我们要第一个审问他。”如果不是为了得到阿尔法的信息,他们才不会坐在这里浪费大好的睡觉时间。

让战狼第一个审问,话虽然是这么说,可那个毒枭是他们最重要的犯人,他们破了此案,还想再挖出点什么,路荣怕那个余江被他们逼急了,打算抱石头沉大海,那他们可要怎么办?

路荣想了想,有些为难的搓着手。“韩队长,你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不然你们先回去休息,明天再来问他们?”

就给他们订了一间房,让他们回哪里去休息?

听出他不愿给人的意思,韩冬语气一下变得强硬的起来,配上他的造型,可畏是杀气十足。“我们现在就要审问余江,路组长你给个痛快话,给还是不给。”

“给,当然给,韩队长你太着急了。”“这样吧,你们先去审一轮,要是审出来就是好事,要是审不出来,就交给我们怎么样?我们一有阿尔法的消息便告诉你们。”

审一轮也就是两小时。

韩冬知道再多说无意,点头讲:“路组长请让个人给我们带路。”

“强子,带韩队长去余江的关押室。”路荣冲门边的刘强喊。

刘强立即应着,非常热情的请他们出去。他觉得组长做得太过份了,但他是组长,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就在带他们去的时候帮路荣讲话。

“我们老大跟这个案子跟得最久了,他肯定是想第一个审问余江,你们别往心里去啊。”

杨光哼了哼。这个路荣根本是想抢功,占了余江这个功还不满足,还想占着阿尔法的功,如果他再把那个军火商的案也给破了,相信他很快就会被提为副局长。如果事情是这么简单,战狼才不会想趟这潭浑水,而是地狱天使这个军火走私集团,哪是他一个组长吞得下的?到时别把部下们的命都搭了进去。

刘强听到她的哼哼,心里凉了半截,想这下肯定是被他们彻底讨厌了。

不好说话的刘强,把他们带到审问室,打开门就讲:“就是这里,你们请进。”

徐骅和刘猛虎、陈航、厉剑四人都没进去,进去的是他们的长官和队长,还是擅长此道的杨光。

刘强见他们都站在外边,伸手示意旁边的长椅。“几位可以坐下来等,你们口渴吗?我去给你们倒水。”说着就要去倒水。

厉剑叫住他,内敛的讲:“我们不渴,你可以回去继续开会了。”

他说到开会时,刘猛虎和陈航都意味不明的笑了下。

刘强有点无地自容。组长拿着别人的功劳在那里夸夸其谈,最后却连个犯人都不让他们审问,真是……羞愧呀。

看他走掉,陈航耸肩,靠在墙壁上随意的讲:“他看起来挺大的了,没想到英雄情结还这么重。”

“管他呢,个人喜好吧。”

而走远的刘强:……

他才不大!明明才二十五岁!只是长得着急了点!有点遗传的秃头而已!

余江是个四十多岁的胖肥男人,光头,看着有点像弥勒佛,尤其是在他笑的时候。

他似乎不怕事儿,手臂搭在椅子上一副大老爷们的样。

杨光想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横,是他以为还能出去,还是吓傻了?不过以他毒枭的身份,应该不是后者。杨光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其它因素,走进去就站在椅子旁边。

这里只有三张椅子,犯人一张,另外两张是两位审问人的,现在多出一个人,杨光这个大头兵当然只有站着的份。

韩冬慢一步,他想把位置让给杨光。

靳成锐则直接把杨光带到里面一张椅子上,自己站在旁边。

意思很明显,韩冬为了不在犯人面前露出端倪,坐到空出的椅上。

现在是靳成锐站着,意思就是这场审问由他们两个人来。

杨光一坐下就低头想事儿。

韩冬犀利的一个接一个问他问题,他采取的是单刀直入的方法,很老式,但由于他老辣的语气和言词,让人会不自觉感到害怕和紧张,从而在犯人的神色中抓住什么,再个个击破。

可是他这招对其他或许还有用,用在余江身上却没多大效果。

余江就像是个老狐狸,嘴皮子溜得跟什么似的,尽说大堆没用的话。

“余江,你以为你还能逃得了吗?我告诉你,单你今晚的罪行都可以把你枪毙十次。”韩冬见久无成效,语气气愤的拔高,怒瞪着他的视线像锋利的刀子,紧贴着对方脖子,让人难以呼吸。

余江轻挑的脸色一滞,接着坐正身,敲着桌面霸气的讲:“小子,你多大了,敢这么跟江哥说话,信不信我就算进了监狱,也能叫人弄死你。”

韩冬听了就想给他一枪。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不过这恐怕也是中国那句古话:有钱能使鬼推磨。肯定是他之前试过多次,并且屡试不爽,才会让他到现在还这么镇定。

在韩冬要崩不住他的高冷时,杨光懒懒的开口,像在和朋友聊天。“江哥,以你这么些年经历过的事来看,你觉得这次的事算不算大?”

“小鬼,你想干什么?”余江靠到椅子上,不以为然,却又有些戒备。他们这些人从青年的时候开始,进警察局跟吃饭一样常见,对那些动不动就放狠话、威胁、暴力的事见多了,因此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小儿科,反而像她这么和平的审问,还是第一次见。

杨光笑了下,表示友好和崇拜。“不想干什么,就是想跟江哥聊聊天。运输舰耶,啧啧,从没有见过真实的,没想到江哥居然能让它来走私。”

“哼,运输舰有什么了不起,是你们太小见多怪了。”

“所以这还不是江哥遇到的最严重的事咯?”

余江不说话,虽然他不知道她有什么意图,但他直觉不能再跟她好好的聊天。

杨光左手肘撑到桌上,身子向他倾斜,像是在跟他说悄悄话。“这次涉事的人很多,我想这应该是江哥遇到的不算小的事儿吧?”

“这事惊动了书记,你觉得它算不算大?”余江听她声音最多十七八岁,他一个四十多的老爷们还怕她不成。“这是我遇到的最大事儿,不过那又怎么样?大不了要死一起死。”

这么看来警察局内部和这里的政府还有很多驻虫,但这些不是战狼关心的事儿。

听到他这么说,杨光抽回身往后靠,笑容加大。“不愧是江哥,有魄力。”

韩冬不高兴了,这个余江现在就是一个好死不如赖活着,死了也没损失的人,她还跟他浪费这么多唇舌,还夸他,简直是没天理了。

而靳成锐没什么情绪的站在那里,对她的审问没有抱有质疑,像个合格的大兵。

“江哥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你的财富能让一些人心动,也可以保住你的命,或是来个替罪羊。”杨光在他稍露嚣张之色时话锋一转,变得严肃及担忧。“也许所有人都可能被你收卖,但有一个人是你一定收卖不了,并且他也想要你死的人。”

余江脸色一变。“谁?”

“你自己想想。毒品是你的,武器是谁的?你垄断了整个珠三角的毒品交易,没人敢跟你过不去,而你的另位合作伙伴可就不同了。他现在还在消遥自在地抱的美女、喝着美酒,他最想要的是你早点死,这样以他的势力,他完全可以全盘接手你打下来的基础,然后毒武双行,成为最大的赢家。”

杨光这番话是完全站在余江的角度去想的,非常能被他接受,缷去他的敌意。

余江果然沉思起来,他频繁的看杨光,又看韩冬,迟迟没有开口。

要让他和自己成为朋友,光刚才那些话是不够的。

杨光分析的讲:“江哥,这次用运输舰走私,你不是第一次吧?”不等他回答,杨光接着说:“你想想,为什么那么多次走私,偏偏这次就被我们抓到了?我们不仅没被那些武装分子打死,还攻上了你的运输舰,把你生擒,这其中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你是说他出卖了我?”

“这我可不知道,仅是我的推断罢了。”杨光没有给出肯定答案,只是说了句:“但是太多的巧合碰在一起,那就不算巧合。”

“那算什么?”

“看过话剧没有?如是没看过,那你总有追过女孩吧?就算没有也总见过别人追女孩子吧?”杨光总是不把话往正题上引,故意吊着他,让他自己去想,这人一但进入设好的思维方向里面,就会一发不可收拾。“追女孩无非分为三种,写纸条、表白、送礼物,这些都太低级了,高级一点的,故意在路上遇见,故意在图书馆碰到,故意忘记带书等等,这一切的故意可以称之为巧合,碰巧遇见、碰巧碰到、碰巧忘记带书。”

看余江变化的脸色,韩冬想她不仅是战狼的王牌军医,现在还是他们的王牌审问师了。

“毛司尚,我只能告诉你们他的名字。”余江被她绕进去了,但还没到丧失理智的地步,怎么说他也是珠三角这里的大哥,他可能有点怀疑,却没有完全相信。超出自己的预期,杨光心里很震奋,终于知道这个阿尔法的名字了。“江哥……”

“已经到时间了韩队长。”正在杨光还想再问的时候,刘强敲门进来提醒他们。“我们老大说要请客,庆祝我们大破此案。韩队长你们可是今天的主角,可不能缺席啊。”

听这话,那个路荣是想要他们现在就离开,还找了这么个借口。

韩冬有点不快。正问到点上,说不定杨光能把所有事情都趁机问出来。可他现在是队长,他的行为代表着战狼,因此他权衡后答应了。

杨光也是一样,她是极为不爽的,像是自己辛辛苦苦把路铺好,结果冒出个人说你不准走这条路一样,特么的想掐死他,而且还要陪笑脸去吃饭?吃他个头!

明白队长不好拒绝,杨光故意夸张的往后倒,靠进长官怀里虚弱的讲:“强哥,我突然感觉有些头晕,可能是失血过多引起的,你帮我跟路组长说下,我就不去了。”

“红狼你怎么了?不舒服干嘛不说,硬撑什么。”刘猛虎和陈航很紧张的走进去,一脸的担忧。

他们两个很单纯,很好骗,不过正因为他们两个的反应,增加了不少的说服力。

刘强是去医院接的她,现在看她脸色苍白,关心的问。“要不要我再送你去医院,受了伤就在医院好好休息,真不知道那些医生是怎么做事的,还让你出院。”

“也不是很严重,别去医院浪费资源了,我回去睡一觉就好。”杨光被长官扶着往外走,看到在外面等他们的一群人,瞬间更娇弱了。

韩冬瞧了眼杨光,对路荣歉意的讲:“真是不好意思路组长,我们的一个战友身体不舒服,这聚餐就算了,你们去玩得开心。”

“韩队长,我让两个人送这位战士回去,别扫兴啊。”路荣极力游说,似他们非去不可,其实吃饭不过是想让他们离开而已,不去更好,为他省钱。

韩冬懒得跟他打太极,直接了当的说:“我们是不会抛下战友的,路组长你们去吧,我们先走一步。”说完错过他往外走。

当出了警察局,杨光跟韩冬他们几个吹着夜里的冷风,打了个寒颤。

现在是凌晨三点二十五分,在这大冬天里,可不是散步的好时候。

不过管它呢,习惯这样生活的他们还没有睡意,被风越吹越精神,思绪越清晰。

杨光望着暖黄色的路灯讲:“还是我们部队好,这些什么警察局的太糟心了。”整天正事不干,肠子跟山路十八弯一样复杂。

大家都没有说话

靳成锐也没解释。

人心确实难懂,他们只是一群单纯的热血青年,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也有着钢铁一样的心,对这些弯弯道道怎么可能在行?

在回到房间后,靳成锐对他们讲:“明天回基地。”

“可是我们才知道阿尔法的名字,这查起来范围太大了。”杨光把头盔摘下来,听到他的话很惊讶。

“之后的事宜会由指导员跟进。”

嗯,有指导员那妖孽在,肯定比他们这群人都有用。

一想到明天就可以回去,大家伙都很高兴,吃了点压缩饼干喝了点水,便拿出防寒被囫囵的睡觉。

只有一张床,给军医、给女士、给伤员,怎么说都轮不到韩冬他们这些大老爷们。

杨光大刺刺的躺床上,闭着眼睛讲:“做女生真好。”

听她说不出的满足,韩冬、厉剑他们无奈摇头,抱着被子便靠着床睡了。

靳成锐看他们横七竖八的睡姿,从他们身上跨过去,坐到床上问女孩。“手臂感觉如何?”

杨光没有张开眼睛,可眉头却紧紧皱了起来。“长官,你不说我还没想到,你一说我就感觉它开始疼了!”卧操,是真的越来越疼了。算下时间,也差不多是麻醉失效的时候。

杨光跳起来,从医药包里找出止疼药扔了两颗在嘴里,随便拿了个水壶喝了口水。

这药是吃了,可见效没那么快,杨光疼得五官都皱到一起去了。她掐住伤口上方的手臂,想阻止这种钻入骨髓的疼痛,却没有一点效果

为了不打扰战友休息,杨光死死咬着牙,额头上很快冒出细密的汗珠。

靳成锐蹙眉,叫她过来,把她的防弹背心和作战服脱掉,又给她脱掉靴子。

杨光面孔扭曲,看到长官低头给她脱鞋,心里别扭起来,可她现在连口都开不了,她怕一张嘴就叫出来,吓着她的小伙伴。

“进去。”靳成锐拉开被子。

杨光听从的钻进去。

一群大兵出差,政府可不会配五星级酒店,所以这里是没有暖气的。

被脱掉衣服的杨光冷啊,她不上床还出去裸奔不成。

靳成锐给她盖上被子,坐在床头将她抱在怀里,什么没说。

现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徒劳,也不会减轻她的痛苦。

而被长官抱着的杨光,手臂还是一样的疼,但却不像刚才那般难以忍受。

他们都没有交谈,整个房间一室安静,只有偶尔传来杨光粗喘的呼吸声。

渐渐的,止疼药的药效开始发挥作用,没有那么疼的杨光放松的靠在长官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靳成锐看她睡着,又等了会儿才把她放回枕头上,拿出自己的防寒被靠床头坐了下来。

任务结束,没有了危险,都睡觉的狼群们在黎明的晨光中,最先醒来的是杨光。

她被痛醒来的。

她一下床靳成锐就醒了,看她又吃了两颗止疼药就讲:“叫他们起来,准备回去。”

“是。”杨光应下,腿一张就踢中了睡倒地上的刘猛虎。“起床了起床了,起床回家了。”

他们来的时候很郁闷,在警察局的时候很憋屈,现在要回去了他们异常开心,即使杨光挂了点彩,这都阻止不了他们脸上的喜悦。

没有和路组长他们道别,只是在取直升机的时候碰到刘强,跟他说了句。

刘强这么早来,是因为今天他值班,而且昨晚那么大的事,上面随时会派人下来,所以才在宿醉中硬爬起来。

“你们要走了吗?”刘强对他们有些不舍,真心挽留的讲:“我们组长估计还没那么快来,不然我带你们去见那个余江?”

“不用了强哥,那是你们组长的意思,小心他知道了给你小鞋穿。”杨光看他一脸为难的样,想至少这个组里还是有个不错的警察,他心里对英雄的崇拜可以让他走向正确的路,不会被他所处的环境同化。

杨光想了想,对他讲:“你记下我号码吧,有空我们常联系。”

“真的可以吗?!”刘强十分惊喜,不敢确定。他知道他们这些特种队员都是有保密规定的,就像他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他们的真实名字,只知道他们的队长姓韩,现在突然可以拿到其中一员的联系方式,这跟掉掐饼差不多。

杨光笑了起来,拿过他的手机输入码号扔回给他,然后潇洒的转身朝直升机走去。

后面手忙脚乱接住手机的刘强,看他们一个个背着巨大的背囊,步履坚定的走向那架超霸气的直升机,真想说:哇噻,简直是太棒了!帅呆了!

当直升机起飞,离开警察局,看到珠三角的代表性建筑时,韩冬问杨光。“你真把手机号给他了?”说着偷瞄了眼对面的靳成锐。

由于人少机舱宽松,韩冬、厉剑、徐骅、刘猛虎、陈航、杨光六人是坐一边的,他们的长官独自、孤零零的坐一边,看起来他像是被同学排斥的怪孩子,有点落寂和萧瑟。

当然,这是在旁人眼里,至少在战狼里没有一个敢这么想。把整个长椅留给他一个人坐,这是他们对长官的尊敬,才不是因为怕他才不和他一起坐。

其实靳成锐是不介意和他们一起坐的,不过这个问题他永远都不会说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