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四章 长官陪伴

杨光胜利的朝韩冬眨下眼睛,就把他交给特警队。

特警也个个面色不好看,他们把人提去审问的时候多看了眼女孩,想他们都是魔鬼,魔鬼!

顺利得到接头暗号,杨光他们把钓鱼者打晕再绑起来,便埋伏四周,在夜里静静的等待着。

他们似乎很喜欢这种宁静。杨光坐在地上闲情逸致的抬头看月亮,吹着夜里冰冷的风,内心也觉一片平静。

韩冬坐在她旁边,看看她,又看看不远处的长官,暗想怎么他们两个跟没结婚之前差不多呢?

在大家都想些有的没的时候,刘猛虎小声的讲:“阳光,你刚才说得我都害怕了,我这枪真这么恐怖?”

“不然那个被打掉半边肚子的人,是谁打的?”阳光往后一靠,靠在刘猛虎宽阔的背上,像在讲儿童故事。“美军和苏军他们很喜欢用这种枪,所以敌方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谁是谁,他们便有把自己的名字刻在身上的习惯。”

特警队员们:……

他以为自己很牛逼,执行任务,杀人,杀了很多该杀的人,可是对比他们,跟小孩过家家似的。

当然他们也很厉害,只是杨光说的,都不在正常情况的行列,听起来挺悬乎的,不过都是真的!真的!真的!

尤英铭是个传统的、严格的、对事认真负责的大队长,他觉得他们这群人背负着国家的安全使命,既委以重任,就应该严格执行,认真对待,他们都隐藏在障碍物后面,紧张的看着海上,等待毒枭的接头信号,可是战狼那些人就像是来野营一样,居然还谈起心讲起故事来,这让他有些不满。

而杨光他们这么松散,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个任务太没挑战性了,而且现在不是在等接头信号?那信号怎么说也是几十英水路之外发送来的,等看到信号再做调整也不迟,因此他们是能放松就放松,那么紧张干什么?

所以说,联合作战有好也有不好的,像和快速反应部队的那次合作,也存在一些问题,而与血刺的合作,那么大的任务他们也没出现过一点毛病,不是说谁瞧不起谁,而是他们处理的方式不一样,就像是文化差异。

不过尤英铭想法是有想法,但是他们刚才救了自己兄弟的命,还让他们赢得一次胜利,更重要的是问出了接头暗号,还是很佩服他们的,所以两个部队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分歧。

当海上亮起个鸡蛋大的白光一闪一灭时,尤英铭立即让部下发出暗号。

一个特警跑到码头上,用手遮住手电筒,一合一闭的打了个二长三短的暗号。

看到信号的杨光他们已经迅速就位,握住枪,听到由远而近的马达声。

“黄鼠狼,这声音好像不对劲吧?”杨光注视着大海,听到气笛声和引擎声,觉得这不是一般的渔般或是船支发出的。

陈航凝神听了会儿,脸色大变。“是巡洋舰!”

卧操!

在大家震惊的时候,陈航肯定的讲:“我在068巡洋舰的机动室听过这种推进器的声音。”

陈航猜测的说中了一半,那就是这不是巡洋舰,而是运输舰。

运输舰是专为陆上基地或岛屿运送人员、武器装备和军需物资的勤务舰船,配有防御武器。

“莫不是我们搞错了?”杨光惊诧的问。

对这个大家伙,狼群们是相当意外的,刚才的松散劲全没了,他们屏息的看着舰船开向码头。

尤英铭他们看清是什么家伙后,立即上报路荣,请求派出直升机和海上警力。

出现视线的黑影没有想像中的大,但是也不小。

尤英铭怕他们跑掉,在他们停到码头边上,放下舷梯的时候就带着人冲出去,强光手电筒齐唰照着运输舰,并大喊:“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你们的武器,抱头走上来。”

尤英铭带了二十多个人,他站在码头的马路上面,部下们拿着盾牌挡在他前面,他则拿着个喇叭在那里大喊。

杨光和韩冬他们想把自己的耳朵堵起来。这种时候还喊个屁,他们一看就不是能被你几句话唬住的软脚虾,他们是专业贩毒几十年的大毒枭,还有装备优良的运输舰,虽然不知道这是哪个舰长用它在赚“外快”,但如果他还想继续当舰长,就得把他们全杀了,一个活口不留。

果然,舰上的人知道自己的计划败露后,有人扛着个炮筒跑到甲上,后面有个人在装弹。

在高处的杨光瞄准那名弹炮手,等命令。

“射击!”韩冬没有犹豫,他看到他们正在把舷梯收回去,喊了声就扣下板机,把企图收起舷梯的水手打死。

而杨光和厉剑也同时将那两名炮手击毙。

战争一打响,运输舰上的子弹就嗖嗖飞了出来。

尤英铭抱头躲在部下的盾牌后面,迅速移到障碍物后举枪反击。

杨光在开完一枪后,枪口移动,将罐桶后面的打手击毙,然后把一颗子弹送进一个人的额头上。

战狼这边的打法都很精准,可以说鲜少有浪费子弹的,但他们有着高超的枪法和精良装备的同时,他们也很有分寸。穿制服的都是打他们握枪的手,武装分子直接击毙。

很快,运输舰的火力有些减弱,韩冬担心他们打不过就跑,一边开枪一边大声的问陈航。“有没有办法让它跑不动?”

他们用的都是装有消音器的枪,可特警和运输舰上的人不是,因此枪声特别大,一定要用喊的。

陈航也吼回去。“我有办法!你们掩护我!”说完拿起枪往左边跑。

见他飞也似的跑出去,杨光和厉剑负责掩护陈航,徐骅和刘猛虎掩护杨光和厉剑。

杨光他们托尤英铭的福,因为他们枪声巨大,而且喜欢到处乱跑,运输舰上的人似乎都在追着他们打,没有发现战狼他们。

陈航从山坡上滑下去,在离码头大约五十米的距离跳进海里,在冰冷刺骨的海水里奋力朝水中的巨大怪物游去。

见他沉入海里,杨光和厉剑便将枪口对准运输舰边上的人,以防他们发现什么。

双方交火七八分钟后,运输航上的火力减少了一半,杨光他们开始移动位置,和尤英铭他们汇合。

韩冬和尤英铭躲在后面吼着交谈。

韩冬:“我们必须冲上运输舰,路组长他们什么时候到!”

尤英铭:“他说正在调派人手,还要至少五分钟才能到!”

韩冬:“啊,什么?!”

尤英铭:“还要五分钟,五分钟!”

韩冬听到回答,探头看外面局势,大声讲:“五分钟太久了,他们已经开始准备逃了。”

杨光把冲向舰边准备跳海的武装分子击毙,余光看到顺着锚绳往上爬的陈航,为他掩护的同时急切讲:“队长,我们冲上去!”

韩冬也看到吊在绳索上的陈航,对尤英铭讲:“你们在这里掩护我们!掩护我们!我们登陆运输舰!”

“好!”

陈航两腿紧紧夹住小孩手臂粗的绳索往上爬,其中多次抬头看到有敌人跑到边上,看到他们朝自己的战友射击,他害怕他们发现自己的同时,又加快速度往上爬。他已经破坏了运输舰的推进器,现在想要结束战争,就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占领整艘舰船,而离运输舰最近的就是他,所以他必须上去。

但当他爬到一半时,他看到被人用一支大口径枪口瞄准,那黑漆漆的枪管像是个宣判者,被它瞄准的人都得认输

陈航看着那个水手,想是要跳下去再接着爬,还是赌他的枪法不好。就在他决定还是保险起见,决定要跳下去重新爬时,便见那个水手往下栽倒,掉进大海里。

想到是战友在掩护自己,陈航不再有顾虑,他握紧绳索用力往上爬,即使看到有敌人朝他这边跑来,看到有敌人发现他而起举枪都没慢下动作。他相信他的战友们能够为他提供保护。

望着越来越近的护栏,陈航摸出颗闪光弹,把它丢上甲板便迅速翻上运输舰,快速、精准的将武装分子击毙。

而也向运输舰冲来的杨光他们,因为陈航那颗闪光弹的原因,一下变得容易了很多。

韩冬是第一个跑上舷梯的,杨光和徐骅还有刘猛虎在码头上掩护,但他们能做的,是在有敌人冒出来的时候将其爆头。

长长的舷梯韩冬是跑着上去的,只用了二十几秒的时间。他在快跑到上面去时,反手从头上扔了颗烟雾弹就快速滚上甲板,在敌人痛哭流涕的时候击毙他们。

在他们没有先前部署却完美配合的情况下,杨光和徐骅、刘猛虎三人成功安全登陆。

他们开始清除武装分子,甲板、驾驶室、舰长房。

看到他们进入舱内搜索,靳成锐淡漠的讲:“尤队长,你们要在这里打蚊子吗?”

尽管是冬天,但山里的蚊子还是必不可少的。

尤英铭完全被他们刚才的战术震惊到,用一句很贴切的话就是:他们像强盗一样冲进运输舰,然后疯狂的射杀。

他听到靳成锐冷酷的声音,惊愕的回神,羞愧的大吼:“登舰!”便带着他还完好的十多个部下冲上运输舰。

厉剑看到他们上舰,想:希望他们今晚能睡得着。

舰上真的可以用尸横遍野、惨不忍睹来形容。那些被打伤的水手在痛苦的呻吟,被刘猛虎重狙击毙的人,真的是肢体和内脏都飞了出来,再加上未完全散开的烟雾把一切胧罩的模糊。

因此当尤英铭带着人冲上去时,几乎要以为进了地狱,那让人难受的烟雾和扑面而来的血腥让他们作呕,但他们都想起自己是名特警,不是钓鱼者那个瘪三,硬是强忍着不适跟着进入舱内,清除一些躲在里面的武装分子。

杨光跟着队长进入舰舱,就和刘猛虎走一个方向。

她粗喘着气,端着枪,一路在钢铁筑建的通道里前进,她踹开门搜索每个房间,看到活着的确认没威胁后,会把他们重新锁在房间里面,然后在无线电里说声。

“C4房里面两个水手。”

“C8房里有个水手长。”杨光看到吓得瘫坐地上的水手长,说完就“碰”的关上门,继续往下一个房间。

在杨光检查房间的时候,刘猛虎则是为她提供掩护,以防角落或突然冲出个敌人。

他们两人检查完第三层,就顺着楼梯往下走,进入下一层。

军舰里面其实都是差不多的,只是会根据不同的军舰属性备什么样的装备,因此去过064巡洋舰的杨光他们,知道要以什么样的方式进入才是最安全又能迅速攻击的。

负四层是个货物间,里面放着许多集装箱,整整齐齐码放着。

这些集装箱有红色、橙色、蓝色和褐色,数量之多,像运输码头一样壮观。

杨光看到这么多箱子,问刘猛虎。“虎狼,你说这里面都是些什么?不可能都是毒品吧?”

“不知道,或许还有枪。”刘猛虎摇头,他现在一门心思都在戒备上,就怕哪个地方冒出个持枪的敌人。

“那也太多了,都可以堆两座小山了。”杨光摇头,搞不懂那些人在想什么,架着枪往里面走就讲:“我们联系一下队长,他应该也在这一层。”

第四层的这种仓库,一共有三个,按照常规的运输舰,是这样布局的。一个是散装干货仓,一个是液货仓,一个是军用物资和起吊设备、索具等货仓,但是现在这里面装着什么,就要等打开才能知道了。

杨光检查完第一个仓库,和刘猛虎找到打开大门的按钮,在匣门缓缓往上升时,蹲在集装箱后面戒备的盯着第二仓库。

“咚”的一声,匣门升到顶,发一声空旷低沉的巨响和回音,可见这三个仓库是有多大。

杨光一边走一边联系。“饿狼饿狼,我是红狼,你们现在在哪里?”

“饿狼收到,在负四仓库。”

“我在二号仓库。”

“马上过来。”韩冬说完,看徐骅找到开关,便让他打开匣门。

杨光和刘猛虎又听到“咚”一声响,想是队长和徐骅也进来了。

他们四个都是在同一个仓库,但是都看不到对方,全部整齐码放的集装箱挡住了视线,而这里又那么大,找起来相当不容易。

在杨光走进集装箱中间仅两人宽的主通道时,里面有两个握着枪的人迅速往另边跑。

仓库里没有灯,杨光他们是戴着夜视仪,能比肉眼看得还要清晰,所以不存在障碍,到是那两个躲在这里的武装分子,那是两眼一抹黑。

他们害怕的到处跑,最后跑到最边上看到发着灾绿光的东西,直接按了下去。他们希望那是开启缷货匣门的开关,因为如果是那样,他们就可以跳海逃生。

只是很可惜,那个不是,是灯的开关而已。

看到突然亮起的灯,杨光和刘猛虎还有另外边的韩冬和徐骅都警戒起来。

他们都戴着一百二十度的夜视仪,这玩意儿比眼睛好使,还开什么灯啊。

杨光和刘猛虎迅速展开搜索的时候故意大声的问。“队长,是不是你们开的灯啊。”

韩冬:“刚才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开关。”

杨光:“小心点,这里面的东西我们不熟,别乱动。”

韩冬:“收到。”

这仓库是封闭式的,说话有回音,嗡嗡的让人很难分辨方向。

两个武装人员以为他们还安全,在听到他们声音似乎变近时,他们决定分开跑。

在他们分开跑时,杨光和刘猛虎也分开了。

现在是战狼多一倍的人数,找到敌方的机率也多了一半。

杨光跑过一排集装箱的时候听到了脚步声,不是作战靴的硬坚声音,是软鞋底的。不是战友那就只能是敌人。

杨光绕过去追的时候,那人也听到了她的脚步声,便飞快跑起来。

在这复杂的通道里,随便拐个弯就看不见对方了。

追丢的杨光靠在折角处的集装箱上,平息呼吸的同时想要怎么轻松找到他们,不然这样穿来穿去,就跟迷宫一样,太消耗体力了。

杨光深吐口气,往上看。

因为是海上运输,这些箱子都叠得整齐又满,尽可能把空间塞满,所以上面只有六十厘米高的空间,有的少放一个两个箱的空间更大。

六十厘米,对只有一米六五的杨光来讲,把她塞进去足够了。

她凝神听了会儿,确定周边安全就把枪挂脖子上,找到个只叠了一个集装箱地方开始爬。

在她往上走的时候,韩冬和徐骅几次看到敌人,可每当他们扣下板机时,人便又闪进了另条通道。

杨光起初不知道底下什么情况,可当她爬到集装箱上面,看了后不尽想笑。

下面五人乱成一团,你追我跑的,有时就隔了一排箱子。

杨光看他们都累得不行,架起枪瞄准其中一个武装分子,一颗子弹打中他的手臂。

那人啊的一声惨叫,吓到另外一个人,还完好的武装份子变得更加慌乱,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杨光很难瞄准,再加上空间有限,她得弯腰行走,追起来有点困难。

追了会儿的杨光,在那个人跑快到队长和刘猛虎的身边时,指挥的讲:“灰狼,你往左走两个通道,虎狼,你往右走四个,队长你站在那里不要动,我要赶鼠进笼了。”

灰狼徐骅和虎狼刘猛虎都按照她的话,跑到相应的位置。

杨光猫腰前进,瞅着那个慌了头东张西望的武装分子。

武装分子也没跑了,因为刚才还很大动静的仓库,突然一下安静下来,他紧张的到处望,在原地转圈。

杨光本想悄悄走到可射范围,再一举将他拿下,但在她跨越一个集装箱时,踩在铁皮顶上发出咚的一声响,惊动了他。

没办法的杨光迅速跳到地上,追上去就朝他开枪。

这一枪杨光打中了他的屁股,她完全没有瞄准,怕再慢零点一秒他又转弯了。

脚下一软往前扑倒的武装分子又惊又惧,拿着枪到处乱开枪。

杨光滚到旁边,躲过他的射击,却被一颗回弹的子弹击中右臂。

顿时一股火辣辣的疼从手臂上蔓延开来,她疼得满头大汗,无力握枪。

有些人被子弹打中并不怎么疼,那是因为麻木或是直接打断了疼神经,杨光的这个不一样,因为是回弹的子弹,威力没有原来那大,它钻进皮肤里就像有人拿钻头钻进肉里一样。

她忍着疼喘息的讲:“饿狼,红狼中枪,敌人在你们的附近通道,中了一枪,他的子弹也用光了。”

听到枪声的韩冬和徐骅、刘猛虎三人本来就在靠近,听到她的话就立即冲过去,看到倒在走道里还想爬走的武装分子,和另条走道上的杨光。

韩冬让刘猛虎看着那人,走到杨光身边察看她伤势。

杨光忍痛的讲:“是回弹,没什么大事,就是要麻烦队长帮我止下血。”

听她这么说,韩冬稍微放心,拿出止血贴把她的手臂包扎好,就架起她往回走。“灰狼、虎狼,收队。”

“是!”

等杨光他们回到甲板上,路组长已经带人到了。

他带了一个特警大队的人,浩浩荡荡准备来大干一场,结果一来却是扫尾的。

不过也不是全无用处,下面那些集装箱还是要有人搬的,还要把活着的船员押回去审问。

陈航他是留在舰长室看守这艘舰的舰长,还有一名油头肥耳看起来像主犯的人物。

当警员们进来,他的事也就完了,抱着枪出去看到手臂被吊起来的杨光非常讶异。这好像是她第一次中弹。

在他们忙着缷货清理尸体及忙着押人的时候,靳成锐看到萎了的杨光,向她招了招手。

疼得呲牙咧嘴的杨光看到长官的召唤,屁颠屁颠的跑过去。

靳成锐扫了眼她的手,并搂住她的肩膀,不让她再到处乱走。

杨光靠在长官身上,似乎感觉没那么疼了?难道长官还有自带麻药的功能?

在忙碌的甲板上,路荣和尤英铭都在忙碌,唯有战狼小分队站在一边静静看着。

路荣看到他们那阵容,没好意思叫他们来帮忙。他们是特种部队的,不归他管,而且他们都负责前锋了,又怎么好意思叫他们来扫尾呢?

而在他们把所有的尸体都清理出来时,另艘运输舰也到了,它要负责把里面的集装箱都吊出来。除此之外,这事还惊动了上面,珠三角的书记和政委带着大批人赶来,在他们这些人都到的时候,救护车也刚好姗姗来迟。

尤英铭把自己的伤员都送上车后,回到甲板边上问战狼的人。“这位少尉也去下医院吧。”看他们一副好像很不友善的样子,尤英铭气势都弱了些。

其实他们也没有很凶恶,只是刚才的激战让他们消耗了体力,以及他们的宝贝军医中弹了,他们有的在自责没保护好她,有的想这些军部的人太黑了,居然用运输舰走私,应该把他们再杀一遍。

韩冬听到他的话,看了眼围满人的路,想这里一时半会也完不了,便看向被长官抱着的杨光。“红狼,我送你去医院。”

杨光抬头看长官。她想要他陪。

靳成锐没看她,直接带着她就下去。“我送她,你们留在这里。”

“是!”

看长官和杨光两人走远,刘猛虎伸长脖子瞧,问旁边的陈航。“黄鼠狼,有没有觉得长官变温柔了?”

“反正又不是对你,你这么上心干嘛?”黄鼠狼给了他一个白眼。要是长官对他们也这么温柔,呃……想到那个画面,陈航觉得还是严厉点吧,这让他们觉得踏实!

抛去战友的议论声,杨光还是很开心的,虽然这么做可能有点自私。“长官……”

“韩冬能处理好,我在那里也没事做。”靳成锐打断她的话,侧头看到另艘运输舰把第一个集装箱吊上岸,停了下来。

杨光也望着那里。

特警人员用铁棍把集装箱凿开,露出许多稻草,把稻草拿开里面全是白色的透明包装袋。

杨光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看到这么多毒品,还是很惊讶。“如果里面的都是,这得有多少吨?”

“等你从医院回来就知道。”靳成锐带她上车。

军区医院的同志一看到他们上来,就动作迅速的关上车门,然后立即发动了引擎,效率之快超出人意。

这是要出大事的前奏,在这个节骨眼上谁也没敢偷懒,所有的医务人员和警察、特警、政员都崩紧了皮,凡是被这风暴扫到的人,都别想好过。

杨光被送到广州军区医院广州总部,一下救护车就被几个护士送进手术室。

手术中的几个字亮起来后,靳成锐坐到旁边的长椅上。他看着刚才沾到女孩血的手,面无表情的脸上,剑眉微微皱了起来。

在战争中受伤是难免的,他应该习惯。可是一想到她受伤时自己不在她身边,他便很恐怖,但如果让女孩别去,这似乎又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靳成锐脱下头盔抱在手里,静静的等她出来。

杨光进去的时候就对医生讲:“给我手部麻醉,我等下还有事。”这次她受伤,战友及长官的情绪都不对,她可不想在这种时候睡过去。

“这里是医院,你就乖乖听医生的话。”主刀医生似乎不太喜欢这么任性的病人。

杨光腰杆一用力坐起来,坚决的看着他们。“我是军医,我说只要局部麻醉,不行我就去其它医院。”

看她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主刀医生看向麻醉师,向她点了点头。

见他们答应,杨光才重新躺回去。

细长的针头扎进手臂里,冰冰凉凉的液体流进身体。杨光望着头上刺眼的白光想:这似乎真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中枪。

回想中弹的瞬间,杨光只想到了长官,想到要是自己先牺牲了他怎么办?他们是军人,他们都尽可能的避开这个问题不去想,但是现在她中枪了,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却足够让他们正视问题。

可是有什么解决办法吗?没有,没有解决办法,他们只能这么硬扛着,在每次出任务的时候都想着:一定要活着回来。除此之处别无他法。

东想西想的杨光,感到医生拿手术刀划破她的皮肤,像她做手术那样,仿佛肉是豆腐做的,那锋利的手术刀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刺破,然后无数鲜血涌出。

杨光很奇怪,按理来说她是感觉不到的,可现在她知道医生在对她做什么,可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

很快,习惯做这种手术的军医,在十几分钟内就把子弹取出来,虽然这对杨光来说是非常慢的了。

“好了,已经给你处理好了,现在要吊两瓶水,你刚才失血过多,不宜马上下地。”主刀医生告诉她这些,希望她能配合一下。

结果当然不会如他意。

看到坐起来就下床的病人,主刀医生无奈,让两个护士去扶她。这种人他见的太多了,就是死犟,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杨光没他们看起来那么弱,倒比他们强多了,他们能在零下三十度的河里洗澡吗?能在四十度的高温下晒两小时吗?所以她完全不需要休息。想厉剑腿中了枪还坚持了整场战役,她这伤能有这么专业的设备手术,算是VIP级的待遇了。

杨光垂着右手无事般的走出去,到门前刚伸起左手,门便被两个护士拉开。

“谢谢。”杨光向她们点头道歉,看到坐在长椅上等的长官。

她是主动走出来的,因此手术中的灯还亮着。靳成锐在门打开才抬头,看到脸色微有些苍白的女孩站在门口,然后看起来什么事也没有的朝他走来。

杨光扬起笑轻松的讲:“长官,我们回去吧,我可不想我们辛苦抓住的人,全被其他人瓜分了。”

上一章
下一章